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馬太福音第七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太七1文學的評論常有錯誤】在一八一四年十一月份的愛丁堡日報中,傑佛雷(Lord Jeffrey)寫了一篇關於窩爾咨窩特(Wordsworth)新出版的詩集遠足的評論,其中他引用當今聞名或無名的評語:『簡直就是不行。』凱茲(Keats)所寫的現在盡人皆知的安戴門(Endymion),該季刊中傲慢的評論說:『其中表示忖@點點的天份,但仍需要適當的加以處理。』──《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不識真才】佛蘭開尤(Gilbert Frankau)在他的自傳中,述及在維多利亞女王時代,他母親的房子是社會顯要集會的沙龍,一切款待貴賓的節目均由他的母親妥為安排。有一次她邀請一位年輕的澳洲的女高音獨唱,她唱完以後,佛蘭開尤的母親說:『多可怕的聲音!她應當戴上口罩,再也不淮歌唱纔是。』這位年輕的歌手名叫奈麗梅爾巴(Nellie Melba)。佛蘭開尤自己想要演出一齣戲,他請一位戲院經紀人找一位年輕的男演員擔任主角。經過口試與試演之後,佛蘭開尤打電話給經紀人說:『這個人絕對不行!他不會演戲,永遠也演不來,你最好勸他去找別的職業,免致挨餓。不過請你再把他的名字告訴我,讓我可以從名單中刪除他的名字。』那位演員名叫勞納.柯爾曼(Ronald Colman),後來他成為電影界最負盛名的演員。──《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英雄被誤以為懦弱】諾克斯(Collie Knox)提到他跟他朋友的一段遭遇。諾克斯在皇家飛行隊工作的時候,由於一次飛行的意外,曾經被撞重傷。同那一日他的朋友在白金漢宮得到勇敢的勳章。他們脫下了制服,換上平民的服裝,到一家倫敦著名的飯店用餐,有一位女孩走過來,交給他們每人一根白色羽毛──懦弱的標誌。──《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因環境遭遇而有不同的表現】許久以前著名的拉比希列曾說:『在你沒有經歷他人的環境和遭遇以前,不要論斷這個人。』一個人在一種環境中也許既不可愛,又欠文雅;在另一種環境之下,這同一個人可能活力充沛,溫文爾雅。羅斯福特(Mark Rutherford)在他所寫的一本小說中提到一位結婚第二次的男人,他的妻子也曾經結過婚,有一個十多歲的女兒。這孩子乖戾可惡,一點也不給人好感;這位繼父真是對她毫無辦法。後來想不到母親生病了,這個女兒馬上轉變過來。她變成標準的護士,成為永無休止的服務和永不疲倦者的化身。她的乖戾竟發出異樣的光彩,在她身上的表現,簡直是別人連做夢也想不到的。──《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角度不同】有一種水晶稱作萊雷多石(Labrador Spor),初看的時候暗淡無光,可是如果把它轉了又轉,放在一個角度,又放在另一個角度,突然在某一個位置發出燦爛奪目的光彩;因光線的作用使它熠熠的發放,美麗無比。有的人就是像這個樣子,他們看來似乎並不可愛,因為我們並不認識他整個的人。──《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成見影響判斷】據說希臘人審問特別重要與困難的案件時,是在黑暗中進行,法官與陪審員都看不見受審者。這樣除了案件的實情之外,就不至受到其他的影響。孟天(Montaigne)在他的一篇論文中提到一則陰森恐怖的故事。一個波斯的法官因接收賄賂,不公平地判決一件案子。凱布斯王(Cambysses)發覺此事,下令將法官處以死刑,並將屍體的皮剝下來,包裹法庭中法官的座椅,作為對於以後的法官嚴酷的提醒,使他們不敢再以成見影響他們的判決。──《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一般人自己不行卻喜歡批評別人】只有那沒有錯誤的人,才有權在別人的身上找差錯。人若自己無準備,或至少在批評的事上有比別人更好的表現,就沒有批評別人的權利。每一個星期六,足球場四周坐滿了激烈批評的人們;如果由他們自己上場,可能踢得更糟。每一個社團或教會,常常充滿了一些對在位者的批評,可是他們從來也不會夢想親自來擔任這個職位。──《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5猶太拉比的古訓】拉比們曾多次在論斷他人的事上警戒猶太人,他們說:『凡以善論斷鄰居的,必蒙上帝的善待。』他們定下了六件可以使人在今生和來世蒙福祉的工作:『勤讀,探訪病人,好客,虔誠祈求,教導子女律法,想到別人的長處。』猶太人早已知道正確、厚道的論斷,是一種神聖的責任。──《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18堅毅致勝】

在我們事奉上帝的工作上,時常會感到氣餒,有些人開始「祈求」、「尋找」,但——當難題依然如故時,他們就已經懶得再繼續努力了,可惜他們竟然忘記還有一種辦法:「敲門」。A.B.Simpson說得好:「上帝真是奇妙,祂總是把最貴重的東西,賞賜給勤奮努力的人,而把失望留下給怠惰的人。珍珠深藏在海濤之下,黃金藏匿在多岩的山中。」上帝最珍貴的寶物乃是為堅忍、信實的人預備的——因為「敲門的,門就為他而開了」。

許多年以前,在蘇格蘭的一個鎮上,一位年經姊妹教主日學的一個班級,全班學生都是窮苦家庭的孩子,其中最可憐的是一個名叫羅勃特的的男孩。接連有二、三個主日他都缺席,於是老師到他家訪問。校長雖然送過他一件新衣,但現在已經又髒又破了。主日學校又送他一件新的,請他繼續去上課,可是他去了一、二次之後又不去了。老師再到他家訪問,發現他的第二件衣服又破了,老師決心放棄這個孩子。校長說,「請你不要作這樣的決定,告訴他假使他肯來,我願意再送一件衣服。」羅勃特果然從那次以後,沒有再缺席過。他終於成為一個極敬虔的基督徒,也當起主日學老師。最後他還到中國大陸傳教,把聖經翻譯為中文,他就是馬禮遜牧師。主日學校長的堅毅造出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2麵包和黃油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
一個小鎮的麵包師總是從一個當地的農民那裡買牛油。有一天,他把買回來的牛油稱了一下,他發現那個農民減少了牛油的量,但讓他付了同樣的錢。因而這個麵包師控告農民欺騙罪。
在法庭上,法官問農民:你稱過牛油的重量嗎?
先生,我沒有秤。農民回答說。
那你是如何知道你所賣的麵包和牛油的重量的呢?
農民答:當麵包師開始從我這裡買牛油時,我就想,我最好也從他那裡買麵包。我一直用他一磅的麵包作為我出售牛油的稱量標準。如果牛油的重量錯了,那只能怪他自己。
以陰暗的心和不公正的標準去判斷別人是一種罪。耶穌時代的法利賽人往往就是如此,他們試圖以毀壞和責備他人的人格的方式來高抬自己。這是一種驕傲和自我滿足的標誌,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肯定也會以相似的方式被判斷。耶穌說: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太72)。
你用什麼方式去衡量?
不要對人過於苛刻,
你用於衡量別人的尺規,
有一天也會被用於衡量你;
噢,我的兄弟,仁慈一點,不要判斷別人。
我們在他人身上所見的缺點,
可能正是我們自己也有的。
──《生命語》

 

【太七3掩飾自己】"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太七:3)

  一個萬籟俱寂之月夜,天使進入動物園,問他們是否滿意自己的面貌,如果不滿意可以改造得漂亮些。先問猴子,它說:我不覺得自己難看,但大象的鼻真醜。象大聲叫道:我肥頭大耳多體面,只是馬弟兄的面未免太長呀!馬聽了恨不得踢象一腳,立即說:我臉雖長,卻很清秀,熊的臉和眼睛多難看呀!熊低了頭,似乎很鎮靜,心裡卻氣極了,忽然一隻兔子跑了過,它指著兔說:兔子尖咀尖臉真不漂亮。兔子怒道:誰不說我小巧伶俐,你們都瞎了眼嗎?這只野豬才是世上最醜的呢!野豬對天使說:我們中間算猴子的臉最怪,她為何不要整容呢,天使說:你們既都滿意自己,都見別人醜,我就不替你們改容了。說完就走。
  我們容易指責挑剔別人,自己即使犯了翻天大罪,也會加以掩飾。就無法改正錯誤。大衛對拿單說,取窮人羊羔給客人吃的人,沒有憐恤的心,必賠償四倍,想不到他就是這人。──《為甚麼要用比喻》

5圓木與灰塵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
耶穌有時會用幽默的方法來講述真理。想想今日讀經中,他幽默的形容詞裡嚴肅的一面。他指責那些宗教領袖,像一個眼中有大樑木的人,卻想要去掉他的弟兄眼中的一根小刺(太71~6),真是可笑啊!
我們對自己的錯誤是如此的盲目,我們卻自認為能偵測出別人最微小的矛盾失誤。我們帶著兩種度量標準,一種給我們自己,一種給其他人。
我們有兩套說詞,來說明我們的行為。說別人是壞脾氣,說自己就是義憤。同樣的事,別人做就是吝嗇,我們就是節儉
還有,我們常會把我們的錯推到別人身上。有一對結婚20年的夫妻,一天他們開著車,妻子突然提到,約翰,你知道,你不像我們剛結婚時那麼羅曼蒂克,充滿愛和熱情。以前我們開車時都緊靠在一起,現在你卻坐得離我那麼遠。丈夫溫柔地回答她說:我親愛的瑪莉,我現在坐的位置,正是我開車時一向坐的地方啊。
讓我們小心批評論斷的態度。這不只使我們看不見自己的錯誤,也常招致反效果。
讓我多一點恩慈,對別人的錯誤少一份苛刻,
讓我的讚美多一點,
讓我走在完全的降服中,像耶穌一樣溫柔
祝福所有走過我門口的人。
真有基督徒精神的人,不會為別人的錯誤高興。
──《生命語》

 

【太七6聖物和珍珠】早期的教會對於接納人來到主的桌前,特別地小心;這節經文與主的桌子相連在一起。在聖餐開始前宣佈:『聖潔之物,為聖潔之人而有。』提阿多熱托(Theodoret)說他引證一句未經記載的耶穌的話:『我的奧秘是單為我自己與我的百姓。』使徒憲典(The Apostolic Constitutions)規定在聖餐開始以前,執事要說:『唯願留在這堛滿A沒有一個是接受教理問答者(即仍在慕道班受教者),聽道者(即對基督教有興趣而來聚會者),不信者,或異端者。』環圍這桌子的只是那些立過誓約的基督徒。Didache{正式的名稱就是十二使遺訓,是主後一百年基督教會最早的崇拜秩序,其中規定:『除了奉主名受洗者以外,無人可喫喝祝謝餐,因為主對此事曾說:「不要將聖物給狗。」』特土良抱怨異端者竟讓所有的人,甚至連外邦人士也領受聖餐,這樣做就成為『將聖物給狗,把珍珠(雖不是真的)丟在豬前』(駁斥異端書De Praescriptione 41)。──《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6傳講真理須視對象】拉比有一句格言說:『律法的言語猶如財寶,若非在適當的人面前,決不能輕易提及。』一套醫學的影片對一個人可能是開他的眼界,是一種有啟示,有價值、有益處的經驗;但是對另一個人,可能同等地產生色情或猥褻的行徑。據說有一次,強生(Johnson)博士跟一顗B友正在高談闊論,並像老朋友一樣地開玩笑,強生看到一位不愉快的人走快的人走進來,他說:『我們不要作聲,一個傻瓜進來了。』──《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7~11猶太拉比論禱告】猶太的拉比論及禱告的最可愛之處:『上帝接近祂所造之物,如同耳與口一樣的親近』,『人不能在同時聽見兩個人說話,但全世界的人若在同一時候向上帝呼求,上帝仍聽見他們的呼聲。』『人因他朋友的請求而煩惱、憂愁,但對上帝來說,人只要把他的需求放在祂面前,祂會更加愛他。』──《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712得不到所要的,是因為——】

超級市場有一個牌示:「如果你找不到你所要的——請向我們的服務人員查詢。」不錯,最迅速的求知方法,就是去問那些已經知道的人。雅各書說,「我們得不到所要的,是因為我們沒有向上帝求。」聖經常邀請我們大膽地走到主的施恩座前來討我們所要的。「我的上帝會照著他在基督裡的豐富,把你們所需要的一切賜給你們。」(腓四19

有一個乞丐帶著一個空碗走到一個人家的後門,主人聽到敲門的聲音,把門打開,乞丐提出很簡單的要求:「太太,請你借一根針和一些灰色線給我好嗎?」好心的太太打量這個乞丐說:「你要做什麼?」「我的衣服破了,我想補一補。如果你給我一塊舊布,那就更好不過了。」那位太太果真去找了一塊舊布來,乞丐看了一眼說,「這塊布和我的衣服顏色並不相稱,你如果送給我一件你丈夫穿過已經不要的舊衣,也許好些。」那位太太聽到這話暗自好笑,她說,「你這個人倒蠻聰明的,好吧,我就去拿。」乞丐看看那位太太送他的衣服說,「這件衣服稍微大了一點,如果你送一碗飯給我吃,穿大一點的衣服也無所謂。」果然他享用了一餐美食。這個乞丐假如一開口就向人討一件衣服,可能他會吃閉門羹。然而上帝不像世人,祂不希望我們拐彎抹角使用一些手腕,祂要我們大膽地、直接地向祂求討,「因為天父在我們祈求以前,已經知道我們所需要的。」(太六8)——M.R.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太七12孝思不匱】"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七:12)

  從前有位姓張的農夫,娶妻王氏,只生一子,還有年已老邁的寡母在堂,因家中工作需人,就為兒子娶了一個養媳,好幫理家務。王氏性情兇悍,對這能婉承其意的養媳還不太虐待,但對婆婆則非常不孝,不僅在吃穿方面吝嗇苛刻,日常相處時更是常常疾言厲色相向,婆婆年老拿碗不穩,有時打碎好碗,她就為婆婆預備一隻破碗。一天老婆婆拿著破碗滑倒了,破碗也跌碎了,戰戰兢兢的,爬又爬不起來,王氏見狀正要怒駡時,養媳大聲喊著說:俺的老媽媽啊!您把這破碗打碎了,將來俺用什麼給俺的婆婆盛飯?一面說著,一面將老嫣嫣扶到屋子裡。王氏聽後反復思想,到我年老時如果她這樣待我,我怎麼辦呢?於是痛悔前非,對婆婆比自己的獨生兒子還好,待媳婦也象對親生女兒一般,一家人陶陶融融,非常快樂。──《為甚麼要用比喻》

【太七1523天堂不分宗派】

衛斯理約翰有一次夢見他走到天堂。他問看守的天使:「你們這裡有長老會信徒麼?」天使回答說:「一個也沒有。」衛斯理覺得很意外,他心想至少該有一些。「你們這裡有浸信會信徒麼?」天使很迅速地答:「一個也沒有」。衛斯理大吃一驚,停了一會兒,他鼓起勇氣追問:「那麼有衛理公會信徒麼?」天使說:「沒有。」這位衛理宗的創始者幾乎暈了過去。天使說:「我們這裡不清楚地上的分門別類,這些事都不能帶進天堂來。」衛斯理又問:「那麼在天堂裡究竟是什麼人?」天使說:「只是一大群愛主的人。」

衛斯理約翰又被帶到地獄繼續參觀。他問:「這裡頭有長老會信徒麼?」他急於知道地獄裡關了些什麼人。守門者回答說:「多得很!」他又問:「有沒有浸信會信徒呢?」守門者說:「多得很!」衛斯理決定作最壞的打算,提出了第三問:「那麼有沒有衛理公會信徒呢?」墜落的天使回答說:「太多了!」衛斯理一時不知所措,後來他才明白,得救不在於參加世上的教誨團體,而在於與基督的身體相結合。天堂的國民只有一類,他們都是真正「重生」的人。——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太七20就像一棵樹】「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馬太七20

    聖經說過好人像一棵樹。人怎麼會像樹呢?他又不像樹那麼高大,可以活那麼久,或是有漂亮的綠葉子衣裳、或是在寒冬可以供人取暖。

    聖經是說:「義人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結果子。」是呀!按時結果子,這很重要呢!而且好的樹才結得出好果子喲!當然人是不會長出水果來的。葡萄呀、橄欖呀又不會從頭根長出來,四肢也不會結出蘋果、檸檬來。聖經教訓我們義人要像樹結出什麼樹的果子呢?「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些才是美好人生所結的果子。

好人還在其他方面像一棵樹的,聖經上說:「園裡的樹都要鼓掌作樂。」印度的菩提樹就會這樣,在一個強風的晚上,菩提樹葉鼓掌發出沙沙的聲音,嚇跑了一個做案的強盜哩!聖經上也說:「義人要發旺像棕櫚樹,像黎巴嫩的香柏樹,這些樹都是終年長青的。」在日本文化裡,樹以它們特有的語言,給人們很多啟示。竹象徵茂盛,松代表長壽,梅花象徵勇氣——因為它在天寒地凍時開花。而櫻桃——他們最喜歡的植物——代表犧牲,因為花落了才結成果。

我曾經看過一棵人造的聖誕樹,種在育樂箱裡,不時傳出「平安夜」的曲調。但是那只是一棵假的樹,不會長大,也不結果子。只有上帝能夠創造有生命的樹。也只有他能夠使小男孩和小女孩長大成人。—— 修·提·卡爾《聖經真道故事》

 

【太七21~23行為勝於言語】基督教的教訓傳不開的地方,基督徒的行為可以行得通。人可能對於用字句表達的基督徒辯論盲目,無動於衷,但他對於基督徒在生活上的表現卻是無話可說。諾斯柯脫(Cecil Northcott)在一個現代的顯現(A Modern Epiphany)之書中,提到來自各國生活在一起的青年營堙A代表們的一次討論。『在一個潮濕的夜晚,露營者正在討論傳揚基督的各國的方法。他們對一位來自非洲的女孩說:「馬利亞,你在你們的國家作些甚麼?」馬利亞說:「啊!我們沒有宣道會,也沒有單張送人,我們只有派一兩個基督徒家庭,在一個村子堜~住並工作,人們看到基督徒是甚麼樣子了,他們便也願意作基督徒。」』到最,唯一征服其他辯論的,就是一個基督徒生活的辯論。──《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24尊 嚴“把房子蓋在磐石上。”

  在耶路撒冷,有一個名叫“芬克斯”的西餐酒吧,它只有30平方米,5張桌子,但卻三年被評為世界最佳酒吧的前15名內。這裡有一段尊嚴的故事:

  70年代,基辛格來到耶路撒冷,他打電話給“芬克斯”,剛好店主羅斯恰爾斯接電話。

   基辛格自我介紹是美國國務卿,然後說自己有10個隨從,要到他店中用餐,到時希望他謝絕其他顧客。
   可是出於基辛格意料之外的是,他聽到回答:“您能光顧本店,我感到莫大榮幸。但是,因此而謝絕其他客人,是我所不能做的。”

   基辛格被激怒了,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傍晚,基辛格又一次打電話,他真不愧是一位外交家,先向店主道歉,說這一次只有三個隨從,明天預訂一桌,也不必謝絕其他客人。但是結果又令基辛格失望。
  “非常感謝你的誠意,但我還是不能接受你明天的預約。”

  “為什麼?”

  “因為明天是安息日,本店例休。”

  “但是,我後天就要離開此地,你不能為我破一次例嗎?”

  “不,作為猶太後裔的您也應該知道,對我們猶太人來說,安息日是個神聖的日子,干犯它,就是對上帝的褻瀆。”

   基辛格聽後,什麼也沒有說,掛斷了電話。── 佚名《喻道小品》

 

【太七24~27有甚麼字可以把這兩個字綜合來呢?的確有這樣的字,就是順服。耶穌要求我們絕對的順服。學習順服是生命最重要的事。

         不久以前,有一篇皇家海軍的海員犯規受到嚴重的處分的新聞報導。某些平民住宅區的人們認為這樣的處分過於嚴肅。一間報社就所給的刑罰徵詢讀者的意見。有一位皇家海軍服役多年的先生認為,這樣的處分並不算太過嚴重,因為軍人的紀律是絕對重要的。紀律的目的是訓練人自覺地,毫無疑問地遵從命令。人的生命就是靠賴這樣的順服而生存。他引證了他自己的一段經歷:他的汽艇拖著一隻噸數比它大的船,在風浪起伏的海洋中前進。那隻船是用一根大鐵索繫著。突然在風浪聲中傳來了汽艇上的長官所發出的簡單而堅決的命令。他大聲喊著說:『臥下!』所有的現場的海員全部臥下。就在那個時刻,大鐵索斷了,折斷的部分像一條瘋狂的鋼蛇鞭打過來;若有人被打中,一定會當場斃命。幸而所有海員自動的服從,竟沒有一個人受到傷害。若有人停下來辯論,或查問原因,他就非死不可。順服救了性命。──《每日研經叢書》

 

【太七29一個人當教師不久,我們就可以知道他是否適宜於教學的工作。權威就好像是一種環繞在人四周的氣氛。他用不著加以申說,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在指揮大師托斯卡尼尼(Toscanini)領導之下的管弦樂隊隊員說:當他呶起嘴唇表示演奉即將開始,他們就感受到從他身上所流露的權威的波浪,不斷地向他們湧來。德喀特(Julian duguid)述及有一次他與喀倫弗兒爵士(Sir Wilfred Grenfell)同乘一船橫渡大西洋的故事,他說喀倫弗兒走進船艙的公共場所時,他甚至也不必向四圍觀看便知道他已經進來,因為從這人身上會發出能力與權威的波浪。這種情形在耶穌身上更是如此。──《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