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馬可福音第二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僕人救主的服事】

    一、醫治癱子(1~12)

    二、呼召利未,與稅吏和罪人一同坐席(13~17)

    三、論禁食和新舊難合的比喻(18~22)

    四、論人子是安息日的主(23~28)

 

貳、逐節詳解

 

【可二1「過了些日子,耶穌又進了迦百農;人聽見祂在房子堙A」

    ﹝文意註解﹞「過了些日子,」指經過幾天後。

          「人聽見祂在房子堙A」這個房子大概是彼得的家(參一29)

 

【可二2「就有許多人聚集,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耶穌就對他們講道。」

    ﹝文意註解﹞「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指連門外也沒有留下容納人的空間;意即擠得水泄不通。

          「耶穌就對他們講道,」『講』字在原文含有不斷地進行的意思。

 

【可二3「有人帶著一個癱子來見耶穌,是用四個人抬來的。」

    ﹝原文字義﹞「帶著」攜帶,搬運,負荷;「抬」舉起。

    ﹝文意註解﹞「一個癱子,」指四肢癱瘓不能自由行動的人。

    ﹝話中之光﹞()我們應當常為軟弱的信徒(「癱子」)代禱,藉著禱告把他們帶到主面前(「來見耶穌」);凡有信心的代禱,祂必垂聽。

          ()人所注重的是身體的醫治,主耶穌所注重的是靈魂的醫治。我們應顧念靈魂過於身體,顧念那永存的過於暫時的(林後四16~18)

          ()我們傳福音時,也要用各種工具(如計程車、自用轎車等)把福音朋友帶來(抬癱子),使他們能享受福音的好處。

 

【可二4「因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穌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頂,既拆通了,就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來。」

    ﹝原文字義﹞「褥子」臥榻,睡墊。

    ﹝背景註解﹞「拆了房頂,」典型的巴勒斯坦房子,乃為平頂,人可以從房外的石階拾級而上。房頂通常是用樹枝編成的蓆子橫排在木梁上支撐著,在其上鋪一層很厚的黏土,經石輪壓過;這種房頂易於拆開。

    ﹝靈意註解﹞「癱子,」知道如何行走,但卻無力行走,故象徵在宗教堶悸漱H『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光景。

          癱子是躺在褥子上,「褥子」象徵安息;這說出在宗教堶悸漱H只有安息的外表,卻沒有安息的實際。

    ﹝話中之光﹞()當人覺得需要主耶穌而就近祂的時候,往往會遭遇障礙,而這障礙又常常是那些好似與主很接近的人;但我們千萬不要因為人的攔阻而灰心,反而要有超越攔阻、排除萬難的決心。

          ()我們要蒙主的恩典,應當不怕艱難,努力追求,必蒙主記念。

          ()他們越過人群的包圍,把癱子從房頂上縋下;這說出他們尋求主,是超越過人對主的包圍──人為的組織、天然頭腦的意見、對聖經的傳統解釋、對事奉上『奉行故事』的作法等等,而走『上面』的路,超脫的路,屬天的路。這樣,自然會蒙恩。

          ()我們的禱告要能拆通房頂,而達到天上寶座前;許多信徒的禱告,往往可有可無,透不過房頂,難怪沒有功效。

 

【可二5「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

    ﹝原文字義﹞「罪」罪行(複數)

    ﹝文意註解﹞「他們的信心,」『他們』是指抬癱子的人,可能也包括那個癱子本人;無論如何,這也表示代禱的信心,相當有功效。

          「你的罪赦了,」癱子不能行走乃是外面的症狀,實際上他的堶惘雩o乃是他的病因;主在這娷I出罪惡的問題,一語道破一般人生病的癥結所在。

    ﹝話中之光﹞()「耶穌見他們的信心,」信心是可以看見的。

          ()「他們的信心,」抬癱子之人的信心,一面是『團體的信心』,一面又是『行動的信心』。

          ()當我們遭遇難處時,正是要我們顯出信心的時候;活的信心,能夠叫我們的主看見並且讚賞。

          ()罪是人基本的難處,凡被罪惡捆綁的人,雖有向善的心,卻無行善的力量(參羅七18),故消除罪惡是人得醫治的條件。

          ()宗教教導人為善,它的堶掘侉﹞F道理,但卻缺乏付諸實行的原動力(癱子所代表的);在宗教堶情A一切都是癱瘓的,是爬不起來的,因為宗教缺少生命和活力。

          ()疾病雖不一定是出於人犯罪的結果(約九1~3),但仍有此可能,故我們生病時應當到主面前求問,是否有甚麼事得罪了主。

          ()他們的禱告是『病得醫治』,但主的答應是『罪得赦免』,附帶『病得醫治』(12);主雖然不直接答應我們的禱告,但祂知道甚麼是我們真實的需要。

          ()主先赦免他的罪,然後才醫治他的病;我們尋求病得醫治,必先對付我們的罪(參雅五16)

 

【可二6「有幾個文士坐在那堙A心媊魚袘﹛G」

    ﹝靈意註解﹞「文士,」代表宗教界埵釭壅悕M地位的人士;他們只知定罪別人,卻不知自己是在罪惡堙C

 

【可二7「『這個人為甚麼這樣說呢?祂說僭妄的話了;除了神以外,誰能赦罪呢?』」

    ﹝文意註解﹞「祂說僭妄的話了,」猶太人認為,除了神自己之外,任何人都沒有赦罪的權柄;『僭妄的話』意即說話越過本分,竊奪神所專有的赦罪權柄。

    ﹝話中之光﹞()我們聽道要存謙虛、溫柔的心。人若存抵擋、敵對、尋隙的心態聽道,縱使聽主耶穌講道,也不能受益,反而招損。

          ()文士們因為心埵釵捔穠瘋[念,所以不能接受主耶穌的話;我們每一次來到主面前,應該倒空一切,才能領受主嶄新的話語(參路一53)

 

【可二8「耶穌心中知道他們心堻o樣議論,就說:『你們心堿鬲し繷o樣議論呢?」

    ﹝原文直譯﹞「耶穌立刻在祂的靈堛器D,他們在他們自己堶惇O如此的議論,就對他們說,為甚麼在你們的心媊魚袕o些事呢?」

    ﹝文意註解﹞「耶穌心中知道他們心堻o樣議論,」主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啟二23),祂知道人心堜狾s的意念。

          「你們心堿鬲し繷o樣議論呢?」文士是對主耶穌存不信和批判的意念;在主看來,這是不該有的。

    ﹝話中之光﹞()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林前二15),願主賞給我們屬靈的眼光。

          ()主不輕看我們心堛熒N念,所以應當求主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得以在祂面前蒙悅納(詩十九14)

 

【可二9「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那一樣容易呢?」

    ﹝文意註解﹞主在這堥疇撒﹛y那一樣難呢?』因為在祂並沒有難成的事(耶卅二17)。『赦罪』是權柄的問題,『行走』是能力的問題。權柄和能力都是祂的(啟十二10)

          在人看,「你的罪赦了,」只是口婸◆’茪w,誰也看不見神真的赦免了沒有,而叫人「起來...行走」則立即能辨明其果效,故前者較後者容易。

    ﹝話中之光﹞()人是看外表的後果──「行走」;主是看屬靈的實際──『赦罪』。必須先求屬靈的實際,再求外表的後果,才能避免人工、假冒;但也要以外表的後果來證實堶悸犒篕琚A才不致落於空談。

          ()「行走」是能力問題,『赦罪』是權柄問題。沒有能力,權柄是空洞的;沒有權柄,能力是不法的。

          ()人的難處不在於怎樣『說』,乃在於憑甚麼『說』;沒有屬靈的權柄,話中就沒有屬靈的能力。

 

【可二10「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就對癱子說:」

    ﹝文意註解﹞「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人子』是指主耶穌,祂以人子自稱,含有二意:(1)祂具有完全的人性;(2)祂就是先知但以理所豫言的彌賽亞(參但七13~14)

                主赦免人的罪,原只是祂和當事人(癱子)之間的事,外人無從「知道」,但主在這堶n藉人們所認為比較難的事,即癱子的得醫治,來顯明祂有赦罪的權柄。

    ﹝話中之光﹞()人肉身上的病症,往往起因於心靈上有毛病;亦即許多人的生病,是因得罪了神,故須先解決罪的問題,病才能痊癒。

          ()癱子的得醫治,是因為罪得著赦免;而罪的得赦免,是因著信心(5),不是因著行為。這說出注重行為的宗教,在神面前一無是處。

 

【可二11「『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罷。』」

 

【可二12「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眾人面前出去了;以致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

    ﹝原文字義﹞「驚奇」害怕和驚訝。

    ﹝文意註解﹞「那人就起來,」那人起來行走,證明他已得著醫治;而他的得醫治,又證明他的罪已蒙赦免。由此可見,主耶穌確實有赦罪的權柄(徒五31)

    ﹝話中之光﹞()福音最大的原則是赦罪在先,行走在後;不是罪人走到主那堙A乃是從主那堥咱X來。舊約是行而活,新約是活而行;前者是行為,後是是恩典。

          ()那人先前是由別人抬著來,現在是自己起來走路;我們在教會中服事幼稚的信徒,要服事到使他們能自己走路為止。

          ()所有蒙主拯救的人,都有力量管治自己的欲好(褥子),不作肉體的奴僕,而有在生命中作王的經驗(羅五17)

          ()先前是褥子『托住』他,現在是他『拿起』褥子;主生命的救恩,能使信的人從堶捲ㄔ肵鄐O,作從前所不能作的事。

          ()主叫癱子起來行走,可見主所說的,都是靠得住的;看得見的如果是實在的,則看不見的也是實在的。

          ()屬靈的事,一面好像是人眼所看不見、人手所摸不著的,但另一面卻能在信的人身上顯為實際。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見過神;若我們在生活中常常遇見神,也就會不斷地看見從來沒有見過的事。

 

【可二13「耶穌又出到海邊去,眾人都就了祂來,祂便教訓他們。」

 

【可二14「耶穌經過的時候,看見亞勒腓的兒子利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起來跟從了耶穌。」

    ﹝文意註解﹞「亞勒腓的兒子利未,」他又名馬太(參太九9),原是替羅馬政府徵收稅款的,當時像他這樣的稅吏,一面壓榨同族的人,一面侵吞稅款,所以猶太人對他們極度憎惡,視他們如同罪人。

          「坐在稅關上,」『稅關』即街上的稅銀徵收所,通常稅吏們是坐在堶接平啎H來繳稅。

          「你跟從我來,」主不說『相信我』,而說『跟從我』;因為相信主是包括在跟從主堶情C基督徒的生活,就是跟從主的生活。

    ﹝靈意註解﹞「坐在稅關上,」象徵正在犯罪作惡的時候。

    ﹝話中之光﹞()不是我們尋找主,乃是主來尋找我們;主的呼召,使我們能離棄罪惡跟從祂。

          ()主竟來呼召一個正「坐在稅關」上的稅吏──正在犯罪的罪人;這說出豐滿的基督向人施恩,決不受人光景敗壞的限制。

          ()人若沒有聽見主的呼召,就沒有法子跟從主;呼召一來,人非聽從不可。利未不講理由,沒有說賬還沒有結清,立刻就跟從了主,這在不信的人看來,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主若吸引,我們就快跑跟隨祂(歌一4)

          ()主所要求我們的,不只是相信祂,還要跟從祂;跟從主,就是在十字架的道路上遵行神的旨意。只信主而不跟從主的人,神用不著他。

          ()基督徒的生活,就是『跟從主』;跟從主,就是有分於主的患難、忍耐、國度(啟一9)

          ()利未丟掉了優閒的差事,卻找到了依歸;丟掉了可觀的收入,卻找到了尊榮;丟掉了舒適的保障,卻找到了夢想不到的經歷。

 

【可二15「耶穌在利未家塈亢u的時候,有好些稅吏和罪人,與耶穌並門徒一同坐席;因為這樣的人多,他們也跟隨耶穌。」

    ﹝文意註解﹞「一同坐席,」『坐席』表明吃喝享受;與人一同吃飯是友誼的表示。

                這一個筵席是由利未擺設的,他藉此表示對主耶穌的尊崇(路五29),但他當時所能找的陪客,除了主的門徒之外,就是和他有來往、被一般猶太人所不齒的稅吏們和罪人。

    ﹝話中之光﹞()主之於我們,親近到一個地步,可以一同坐席,彼此分享快樂(歌一12)

          ()我們信了主之後,也應當邀請親朋好友,把我們從主所領受的喜樂,與他們一同分享。

          ()利未先跟從了耶穌(14),然後他的朋友和同事「也跟隨耶穌」;一個人信主之後只要生活有見證,他身邊的人也必受感。

          ()稅吏容易帶領稅吏歸主,罪人容易帶領罪人歸主;我們傳福音,要從朋友、同伴中間先作起。

 

【可二16「法利賽人中的文士(有古卷作文士和法利賽人),看見耶穌和罪人並稅吏一同喫飯,就對祂門徒說:『祂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喫喝麼?』」

    ﹝背景註解﹞「法利賽人中的文士,」『法利賽人』是猶太教中最嚴謹的教派,自誇有高度聖潔的生活、對神敬虔、並具豐富的聖經知識。文士大多數屬於法利賽人,但並非所有的文士都是法利賽人。

    ﹝文意註解﹞『法利賽人』代表傳統的宗教徒,他們認為神是以公義對待人,所以凡是屬神的人應該潔身自愛,不可和罪人交接來往。但主耶穌卻一反人們的宗教觀念。

    ﹝話中之光﹞()法利賽人以傳統的宗教觀念來衡量主,就跟不上主的行動;我們若執迷於老舊的聖經觀念,也會跟不上主嶄新的帶領。

          ()人雖自己不義,卻喜歡見神用公義待人。人因不知神的恩典,就怪神施恩與人,所以恩典的態度是受人非議見怪的。

          ()「祂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喫喝,」這話一面說出主是多麼俯就,一面也說出祂的救恩何等豐滿;我們都是罪人蒙主恩!

          ()主雖與罪人來往,但是聖經說,祂遠離罪(來七26);也只有遠離罪的,才能親近罪人。

 

【可二17「耶穌聽見,就對他們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

    ﹝文意註解﹞「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主啟示祂是『醫生』,表明祂是以醫生醫治病人的態度,而不是以法官審判犯人的態度來對待世人。換句話說,祂對待世人不是根據公義,乃是根據憐憫和恩典(羅九15)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義人』在此是指自義的人。事實上,這世上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三10)。所以我們若秉持傳統的宗教觀念,而自以為義,就要失去得著恩典的機會,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五5)

    ﹝話中之光﹞()主是我們的醫生,祂要使我們的生命恢復正常。

          ()病人必須承認自己有病,才會去接受醫生的幫助;罪人必須承認自己有罪,才能接受主的救恩。那些自以為「康健的人」、是「義人」的,反而與主的救恩無份!

          ()世人的基本難處,不在於對主的認識,乃在於不認識自己──不認識自己的人,對於主覺得可有可無;認識自己的人,則對於主覺得非常寶貴。

          ()要作基督徒,得先以病人的資格進來,然後才能以護士的資格去幫助人。

          ()在神眼中,外表虔誠而內心充滿嫉妒、自私的人,與稅吏和罪人並無分別。

          ()「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自義的人不以為自己需要救恩,故這種人絕對不會蒙神呼召,因為召了也是白費工夫。

          ()神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林前一28~29)

 

【可二18「當下,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禁食;他們來問耶穌說:『約翰的門徒和法利賽人的門徒禁食,你的門徒倒不禁食,這是為甚麼呢?』」

    ﹝文意註解﹞「你的門徒...」法利賽人一面對主的門徒批評『祂怎樣怎樣』(16),一面又對主批評『你的門徒怎樣怎樣』;他們一直在主和祂的門徒之間作挑撥離間、吹毛求疵的工作。

    ﹝靈意註解﹞「約翰的門徒,」代表新宗教徒。

          「法利賽人的門徒,」代表老宗教徒。

                宗教意即『有所宗而施教』,原意是要教導人敬畏神,可惜竟流於外表形式,甚至置神和祂兒子於不顧。禁食就是宗教徒所奉行的儀文規條之一。

    ﹝話中之光﹞()禁食原是真虔誠、真悔改的表露,但若演變成按慣例而禁食,就失去其意義。禁食本身並非目的,禁食只應在適宜的環境下才作。

          ()謹守規條、遵照儀文的(「法利賽人的門徒」),和不夠蒙恩的(「約翰的門徒」),都需要禁食;離開基督的人,心靈都得不著滿足。

 

【可二19「耶穌對他們說:『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時候,陪伴之人豈能禁食呢?新郎還同在,他們不能禁食。」

    ﹝背景註解﹞古時中東地方的人在婚禮以前,新郎有年輕親友作『陪伴的人』,和他一起飲酒歡鬧,持續數日(有時達一週),然後才起程前往迎娶新娘,那時陪伴的人就要感到寂寞了。

    ﹝靈意註解﹞「新郎,」指主自己。

          「陪伴之人,」指祂的門徒。

          「同在的時候,」指主在肉身婸P門徒們同在的時候。

    ﹝話中之光﹞()惟有與主同行同止的人(新郎的陪伴),可以常享豐美的筵席;有主同在,就有豐滿的享受,一旦失去了主的同在,靈奡N要忍饑挨餓了。

          ()主是我們的新郎,祂一直是常新不舊的,我們甚麼時候遇見祂,甚麼時候堶探N會滿了甜美、新鮮、喜樂的感覺。

          ()跟從主之人的生活、行動,不該由道理知識來推動,只該由主自己和祂的同在來規範並指引。

          ()新約聖徒的屬靈生活,不是苦修禁慾,而是有聖靈中的喜樂(參羅十四17)

 

【可二20「但日子將到,新郎要離開他們,那日他們就要禁食。」

    ﹝文意註解﹞「新郎要離開他們,」『離開』在原文含有被人用強力帶走的意思。

    ﹝靈意註解﹞「但日子將到,」指祂被釘十字架的日子就快來臨。

          「新郎要離開他們,」指主離世歸父的時候(參約十三1),祂就要離開祂的門徒。

    ﹝話中之光﹞()信徒為著與主同心負軛,有時需要禁食禱告。

          ()對於等候主這位新郎再來的人們,禁食等候乃是合宜的操練。

 

【可二21「沒有人把新布縫在舊衣服上;恐怕所補上的新布,帶壞了舊衣服,破的就更大了。」

    ﹝原文字義﹞「新布」未縮過水的布,尚未製作完成的布。

    ﹝文意註解﹞新布因未縮過水,若用來「縫在舊衣服上」,當洗衣後晾乾時,因新布會收縮,就會把舊衣撕裂、爛得無法補救。

    ﹝靈意註解﹞『衣服』象徵我們在神面前的義行(啟十九8)

          「舊衣服,」是指宗教徒靠著老舊的天然生命而有的好行為,它們總是破綻百出,所以宗教徒一直在作修補、改善的工作。

          「新布」象徵主耶穌活在地上時的行事為人。

          宗教徒的作法是「把新布縫在舊衣服上」──他們只想學習主耶穌生活為人的榜樣,而沒有接受主耶穌在十字架所成功的救恩。

          「所補上的新布,帶壞了舊衣服,破的就更大了,」我們若只模仿主耶穌在地上時的行事為人,反而會更顯出我們行為上的缺陷,根本於事無補。

    ﹝話中之光﹞()沒有人能將神的恩典,拿來補我們舊行為的破綻。

          ()我們不能把恩典和律法混在一起;二者一混雜,恩典就失去了它的甘甜,律法也失去了它的可怕,就要變成非恩典非律法了。

          ()基督教不是用『新約』來補充『舊約』,乃是以『新約』來取代『舊約』。凡是想遵行舊約律法的,反會敗壞新約的信仰。

          ()在新約之下,外面的作法並沒有成規,乃是完全跟隨堶掘t靈的引領;我們服事主,要按著心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羅七6)

          ()基督徒要討神的喜悅,不在於效法基督在地上時的為人生活,乃在於以信心接受基督所完成的救贖大工,穿上祂作我們的義袍。

          ()主為教會作的衣服是全新的,祂的工作乃是『新造』,一切的舊造祂都要了結得乾乾淨淨。所以我們不可把天然的東西、世界的作法,帶到教會堶惆荂C

          ()主從不以新的恩典來補救並維持破舊的局面;當我們的事工陷進老舊的光景中時,不要去作修補的工作,而應求主另賜新衣。

 

【可二22「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堙F恐怕酒把皮袋裂開,酒和皮袋就都壞了;惟把新酒裝在新皮袋堙C』」

    ﹝原文字義﹞「新酒」新近釀造的酒;「新皮袋」全新的皮袋,尚未使用的皮袋。

    ﹝文意註解﹞「皮袋,」是猶太人用來盛裝飲料的羊皮袋。

          「舊皮袋,」指因陳舊而缺乏伸張力的皮袋。

          「新酒,」它的醱酵力量較大,舊皮袋比較不耐酒發酵膨脹所產生的壓力,而容易爆裂。

    ﹝靈意註解﹞「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堙A」『新酒』象徵基督那復活、新鮮的生命,能使人喜樂、高昂、並有力。『舊皮袋』象徵我們的舊人,也象徵宗教式的作法。『把新酒裝在舊皮袋堙z,意思就是只把基督接受到我們舊人()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堶情C宗教徒只憑天然的理智研究基督,用天然的感情對待基督,用天然的意志下決心事奉基督,亦即完全以天然的人來承裝基督。

          「酒把皮袋裂開,酒和皮袋就都壞了,」基督不是我們的頭腦所能清楚瞭解的。許多時候,我們的情感在某些所謂屬靈的事上,因為興奮過度,整個人就崩潰了。此外,凡只用意志來跟隨主的,也常因著遭遇患難或逼迫,立刻就跌倒了(參太十三21)

          「惟把新酒裝在新皮袋堙A」『新皮袋』象徵我們的新人,就是我們得著重生的靈和得著更新的魂(多三5;弗四23~24;西三10;羅十二2)。惟獨操練運用我們的靈,以及經十字架對付過的心思、情感和意志,來承裝基督,才有功效。

    ﹝話中之光﹞()基督這新的生命(「新酒」),滿有活力,能激動、剛強、加力給我們,但它只可裝在更新過的器皿(「新皮袋」)堙C

          ()『新布』(21)指外面的生活,「新酒」指堶悸漸糽R;衣服是在外面顯露的,酒是在堶接o酵的;一是生活,一是生命。新約福音所給人堶悸漸糽R是新酒,給人在外面的生活行為是新布。

          ()新派的基督徒只接受基督作『新布』(21);基要派基督徒接受基督作『新衣』;真實的基督徒接受基督作「新酒」,但一般多缺少「新皮袋」;惟有正常的基督徒以「新皮袋」來承裝「新酒」。

          ()聖靈在我們堶(新酒),要破除舊的生活、行為、習慣(舊皮袋);必須有新的生活、行為、習慣(新皮袋),才能作一個基督徒。

          ()「皮袋」一面指個別的基督徒,一面也指團體的基督徒──就是教會;人意的組織是「舊皮袋」,若用來盛裝「新酒」,遲早要破裂,會把酒漏掉,不能保守基督的同在。

 

【可二23「耶穌當安息日,從麥地經過;祂門徒行路的時候,掐了麥穗。」

    ﹝背景註解﹞「安息日,」即一週的第七日,等於現在的星期六,自星期五日落時分開始,至次日日落時分結束。神定此日為聖日(創二3),不准以色列人作工,以記念神完成創造之工(出廿8~11)

    ﹝話中之光﹞()人得不著飽足,就沒有安息;人要得安息,就須享受基督作我們生命的糧(約六35)

          ()「麥穗」豫表基督;基督為我們經過苦難和折磨(「掐」),才成為我們的享受。

          ()饑餓的人才能得飽美食(路一53);我們需要有屬靈的饑渴,才能從主得著飽足。

          ()主耶穌是第一粒麥子,我們蒙恩的人是許多子粒(約十二24),所以教會乃是「麥地」。如果教會只注重規條、儀式,就恐怕大家都要挨餓;在教會中,最重要的是基督自己,祂怎樣帶領,我們就怎樣跟從。

 

【可二24「法利賽人對耶穌說:『看哪,他們在安息日為甚麼作不可作的事呢?』」

    ﹝背景註解﹞法利賽人非常注重遵守安息日,甚至到吹毛求疵的地步。他們給安息日加上許多摩西律法所沒有的繁文縟節,勉強人遵守。根據摩西律法,用手摘麥穗吃是可以的(申廿三25),但在安息日可否摘麥穗,並無明文規定。故有一說,法利賽人所反對的,並不是在安息日摘麥穗吃,而是反對主的門徒用手『搓麥穗』,因這算是作工,觸犯安息日的規條。

    ﹝靈意註解﹞『法利賽人』代表遵守聖經規條的宗教徒。他們注重那些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等類的規條(西二21),卻忽略了神頒給他們這些禮儀的實際用意。

    ﹝話中之光﹞()對於在饑餓中的門徒來說,『安息日不可作工』的規條乃是一個重擔;他們即使遵守了安息日的外表形式,卻失去了安息日的實際。

          ()法利賽人只注意人是否遵守安息日的規條,卻不顧人在安息日有無安息;今天注重外面形式的基督徒,仍多於注重堶措篕琲滌繴徒。

          ()法利賽人為著規條而質問主耶穌──人甚麼時候落在注重外面的規條堙A甚麼時候就會站在抵擋主的立場上。

 

【可二25「耶穌對他們說:『經上記著大衛和跟從他的人,缺乏饑餓之時所作的事,你們沒有念過麼?」

    ﹝靈意註解﹞『大衛』豫表基督,『跟從他的人』豫表主的門徒。

          『大衛』是舊約歷史上,從祭司時代轉為君王時代的關鍵人物。主藉此表明祂是『真大衛』,祂這位真大衛來了,時代也就改變了。

    ﹝話中之光﹞()我們讀聖經,要注意聖經堶惟畛|事物的『時代性』,例如舊約堶悸瘧m祭條例和祭司服裝,我們新約時代的信徒便毋須遵行(羅馬天主教的許多作法,乃是把舊約帶到新約堶惆)

          ()新約初期盛行『說方言』和『神醫』等靈恩,但到使徒時代末期,便幾乎沒有記載,可見此類靈恩有其時代性(dispensational)的需要,我們末世的信徒若倒回去追求此類靈恩,就是漠視了屬靈事物的『時代』意義。(編者註:這並不是說今日不再有靈恩,乃是說不必強求靈恩,因靈恩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參林前十二11)

 

【可二26「他當亞比亞他作大祭司的時候,怎麼進了神的殿,喫了陳設餅,又給跟從他的人喫;這餅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喫。』」

    ﹝背景註解﹞根據摩西律法的規定,神殿內的『陳設餅』只有祭司才可以吃(出廿九32~33)。當大衛在逃避掃羅王的追殺時,他和跟從他的人吃了陳設餅(撒上廿一1~6)

    ﹝文意註解﹞「他當亞比亞他作大祭司的時候,」這句話顯然與舊約的記載不符。大衛和跟從的人進入聖殿吃陳設餅,當時的祭司是亞希米勒(參撒上廿一1~6),而他的兒子名叫亞比亞他(參撒上廿二20),後來才成為大祭司(參代上十八16);故有聖經學者認為這句話是後人抄寫聖經時所附加的敗筆。

    ﹝靈意註解﹞大衛和跟從他的人吃了陳設餅,並沒有被神定罪,這是因為大衛改變了時代,現在是從祭司時代改為君王時代了。

          本節是說,主這位『真大衛』來了,時代也改變了,從舊約律法時代,改為新約恩典時代。在新約的時代堙A可以不必守安息日。

          『陳設餅』豫表基督做我們生命的享受。

    ﹝話中之光﹞()舊約律法上的禮儀規條,具有時代過渡的性質,它們不過是後事的影兒,那實體是基督(西二17);我們在新約堛澈H徒,既已得著基督,就沒有遵守禮儀規條的必要。

          ()在不犯罪、不違犯道德的前提下,信徒在跟從主、事奉主的事上,遇有需要時,是可以有權宜應變的措施的。

          ()信徒行事為人,要緊的是時刻不離開主(跟從主),只要有主同在與同行,就沒有甚麼能束縛我們。

          ()真實的安息,不在遵守死的規條,乃在得著活的基督豐滿的供應──吃飽了,自然就安息了。

 

【可二27「又對他們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

    ﹝話中之光﹞()安息日是要給人安息,不是要給人受束縛捆綁。

          ()舊約的禮儀規條,原是要帶領人認識那要來的基督(參西二16~17;加三23~24),並不是要帶給人捆綁和重擔。

 

【可二28「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文意註解﹞主耶穌是『安息日的主』,表明祂是有權柄管理安息日的,祂也是賜給人安息的。祂喜歡賜給人安息,而不喜歡人受安息日規條的束縛。

    ﹝話中之光﹞()祂既然是「安息日的主」,祂說可以就可以,祂說不可以就不可以;在安息日該作不該作,全都在乎祂。

          ()為「安息日的主」工作的人,不在安息日律法之下。

          ()基督是「安息日的主」,我們有了祂,就有真安息,可以說每天都是安息日,所以不需要再去遵守安息日的規條了。

          ()今天的問題是在乎要主不要主,不是安息日不安息日。

 

叁、靈訓要義

 

【五種聽道的人】

    一、甘心奉獻給主的人──房主人(1~2)

    二、關心別人又對主有信心的人──四個抬的人(3~4)

    三、蒙主赦罪又經歷主生命大能的人──癱子(511~12)

    四、冷眼旁觀又心中議論的人──幾個文士(6~10)

    五、目睹主恩又歸榮耀給神的人──眾人(12)

 

【稅吏利未的特點】

    一、他是在罪中──坐在稅關上──遇見主(14)

    二、他一聽見主的話,立即悔改──就起來跟從耶穌(14)

    三、他一悔改,就接待主和門徒──耶穌在利未家坐席(15)

    四、他請朋友、同事們來聽福音──有好些稅吏和罪人...一同坐席(15)

 

【主的心與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心】

    一、主的心憐憫癱子的疾苦──文士的心不顧癱子的疾苦,反而定罪主說僭妄的話(1~12)

    二、主的心感覺罪人的需要──文士的心不顧罪人的需要,反而定罪主與罪人同席(13~17)

    三、主的心願意門徒與祂同有享受──法利賽人的心不顧新郎同在的事實,反而定罪主的門徒不禁食(18~22)

    四、主的心同情祂門徒在安息日饑餓──法利賽人的心不顧主的門徒的饑餓,反而定罪他們不守安息日

 

【僕人救主的服事是要拯救人脫離宗教】

    一、拯救人脫離宗教的無能(1~12)

          1.宗教不能幫助癱子──在人生的道路上無力行走

          2.宗教徒表面上尊敬神,卻不認識神的兒子

          3.惟相信主,才能蒙赦罪,並得著生命的能力

    二、拯救人脫離宗教的自義(13~17)

          1.宗教只會定罪別人──輕看稅吏和罪人

          2.宗教徒不瞭解主憐憫的心腸

          3.惟承認自己有病(有罪),才能得著主的醫治(赦罪)

    三、拯救人脫離宗教的觀念(18~22)

          1.宗教叫人刻苦己心

          2.宗教徒不明白與主同在的喜樂

          3.惟有藉新觀念和新作法(新衣服和新皮袋),才能享受新約的救恩(新酒)

    四、拯救人脫離宗教的束縛(23~28)

          1.宗教使人受到規條的束縛──在安息日『不可作』事

          2.宗教徒顛倒本末,不知道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

          3.惟有認識安息日的主(人子),才能得到釋放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馬可福音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馬可福音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