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馬可福音第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可四1耶穌準備用新的教導方法,在空曠地方向普通的平民說教,傳統式的會堂解經方法在那時是很難吸引會眾的。猶記得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多年來仍保持自己是聖公會的一位忠實信徒,當時他的一位同工威特菲特(George Whitefield)在英國的布里斯托向礦工們講道;在一次空曠地方的講道聚會中,竟有兩萬多人來聽;歸主的亦數以百計。當時威特菲特希望衛斯理也能到來傳道,初時衛斯理回答說:『我倒喜歡寬敞的房子柔軟的椅枕和美麗的講道台。』衛斯理認為在空曠地方講道是一件困難的事。他自己曾說:『我當初的感覺真是很奇異的,因為我生平的講道經驗都是習慣有條不紊的,也講究場面的;我常以為只有在禮拜堂講道,才可以拯救人的靈魂。』但後來,他見證了一件事,就是在空曠地方講道收效極大,於是他說:『事實擺在眼前,不容你不相信了。』──《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18聖經的乘法】

主耶穌曾把上帝的話比喻作撒在這個世界的優良種子。播種的目的在於增加收成,播種以後的期望乃在於豐收。而種子本身帶著繁殖的生命力,因此,可望收穫到三十倍、六十倍、乃至於一百倍。

威廉布萊安有一次抓起一把西瓜子來作實驗,他把這些種子秤了一下,發現五千個西瓜子只一磅重!可是一個西瓜子被種在地下,能結出五十磅重的大西瓜——換句話說,結出來的西瓜是原來西瓜種子的二十五萬倍!在陽光和雨水的影響下,一粒直徑才四分之一吋的種子,慢慢的長成五十磅重的西瓜,而這大西瓜是實實在在地由種子長成的。

上帝的話和西瓜種子具有異曲同工之妙,上帝的話所蘊含的生命力是超過我們粗淺的想像之外的。可是上帝的話,就像種子一樣,是必須種植的,普天之下大概只有雜草是不用你去費心!保羅說,上帝要增加你所種植的種子,上帝會供給陽光和雨水,因為這是人所辦不到的;然而我們必須盡我們撒種的責任!上帝答應過我們,祂的話必不徒然返回。

你是一位播種者嗎?假如不是的話,你也不可能成為收割者,因為撒種在先,收割在後。你願意在今天就播種一些上帝的道嗎?——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可四2耶穌希望用比喻的方法刺激群眾聽道的興趣。當時的群眾並不像會堂的崇拜,他們在空曠地方隨處逛蕩,時來時去,若講道的內容不能吸引他們的興趣,他們很容易分散注意力而離開的。薛特耐爵士(Sir Philip Sidney)講出一個詩人的秘密:「作一個好詩人必須有一個很動聽的故事,叫孩童們在玩耍中也能停下來;叫掃煙囪的人也停下來,側耳而聽你的故事。」故事是提起聽眾興趣的最好方法,耶穌是清楚知道這點的。──《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2耶穌所用的比喻方法,其實也是猶太人拉比老師們所慣用的,聽眾並不會覺得陌生的。在舊約中也見到描寫比喻的地方,其中最耳熟能詳的,便是拿單知道大衛用毒辣的手段,剪除烏利亞,娶他的妻子拔示巴時,講出一隻小母羊的比喻(撒下十二1-7)。拉比時常用比喻去教訓人的。有一位誨人不倦的拉比,名叫梅爾(Rabbi Meir),他的一生中,三分一的講解是關於律法的判斷;三分一的教訓是關於釋經;另外的三分一是用比喻去教訓人。──《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3湯樸威廉(William Temple)曾說:『耶穌教人是用簡單的條理和正常的自然界事物,日出,下雨和植物的生長可以幫助人看見上帝的作為。』許久之前,保羅也說過,上帝在那些看見的事物中,把那看不見的上帝啟示出來(羅一20)。耶穌認為這個世界不是一個失落和罪的世界;這個世界是活的上帝所穿的衣裳。列恩爵士(Sir Christopher Wren),死後是埋葬在聖保羅大教堂之內的,而他也是該大禮拜堂的偉大設計建築家。在他的墓碑上用拉丁文寫上一句話:『舉目週圍觀看,便看見杞念他的事物了!』同樣耶穌也說:『舉目週圍觀看,便看見上帝本身了。』只要我們肯正確的去看,在普通日常生活當中,實在有無數的象徵記號,引導人見到上帝的。──《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5~6人往往做事的時候,開始時覺得很容易,但堅持忍耐到底是十分艱難的。有一個著名的佈道家說過:『用百分之五的力量便可以使人歸主;但必須用百分之九十五的力量才能使他們慢慢生長,在教會堙A成為一個成熟的基督徒。』許多人都肯在開始時做基督徒,但慢慢地便在路邊跌倒而失落了。──《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7人通常都很容易受其他有興趣的事物所吸引,而對基督忽視,正如一個詩人說過,人的心很容易被日常生活的顧慮,如同泥麈,閉塞了自己的心,於是『我們忘記了上帝,人的善忘是因為自己的疏忽,而不是必須的。』當生活越複雜時,我們就必須越發注意甚麼才是首選應做的事,我們必須把基督高舉,放祂在我們生活中的首位。──《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21~22真理是要讓人看見;而不應收藏起來。許多時候;當人講出真理的說話,便會招致危險的,對自己引來迫害和麻煩。但一位真實的基督徒,或者一個有正義感的人必須站在真理的一邊,面對一切的沖擊而無所畏懼的。

當馬丁路德決定了揭露當時羅馬天主教的腐敗,他首先攻擊購買贖罪券的錯誤制度。當時信徒以為在犯罪後,可以用金錢向教士們買贖罪券,希望自己的罪獲得饒恕。馬丁路德於是寫了九十五條文告,批評這個制度。他怎樣把這九十五條向人宣示呢?他知道威丁堡(Wittenberg)的諸聖大禮拜堂是與大學相連的;大學的文告通常都是貼在禮拜堂的佈告板上,這塊告示板便是貼那九十五條文告的地方了。他在甚麼時候貼上這些文告呢!他揀了十一月一日『諸聖日』當人們群集守禮拜和舉行紀念獻堂典禮的一天,讓所有聚會的人都知道他的舉動。倘若他是一個審慎的人,便決不會寫出這九十五條文告;倘若他顧及自己的安全,便決不會貼在禮拜堂的佈告板上;倘若他一定要如此做的話,為免生是非,他也不應該揀選『諸聖日』那天而行事。但是馬丁路德發現了真理之後,便一心一志要服從真理,從不計較自己的安危,要把真理告諸世人。──《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22難以隱藏的事】因為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的﹔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可四﹕22
  有位老先生﹐在家裡教了十幾個學生。一天﹐他因有事要出門﹐便再三叮囑學生不可外出游玩。他出去未久﹐這些學生都跑出去玩﹐一名學生更爬到樹上捕到鳴蟬帶回來。過一會兒﹐先生回來便問﹕你們出去玩了沒有﹖大家異口同音的回答﹕沒有﹗他們剛回答完﹐那個學生手中的蟬就叫起來﹐他握得愈緊﹐它叫得愈響﹐先生遂發現他們的秘密。
  我們的罪也是這樣﹐你越想遮掩﹐罪的控告聲音便越大。
  聖經說﹕遮掩自己罪過的﹐必不亨通﹐承認離棄罪過的﹐必蒙憐恤。(箴廿八﹕13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可四24學習的經驗來說,這是十分真確的。人對一種學問越下苦功,必定會越明白它的內容。古時的帕提亞人(Parthians)規定國內的青年,必須先做流汗的工作然後可以吃飯;努力多少,便吃多少飯!一切學習都是隨著這個原則而進行的。當人的學習興趣加深時,自然會產生滿足和快樂的感覺。研究聖經也是一樣的道理,有些時候,當我們遇到一些自己不熟悉,或自己不贊同的經句;我們若能再下苦功研究下去的話,必定會有很大的收穫的。膚淺的學習一定是枯燥乏味;肯深入研究做學問的工夫,便會獲得無窮的滋味,能激發起好奇心,這就是學問能引人入勝的地方了。──《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25知識越豊富的人,他所知道的事反越多,人若不先從希臘文的基本文法學識下苦功,那就根本沒有別的方法欣賞希臘文學,當他學識了文法之後,學識自然便會加增起來。人若不先認識管弦樂隊的結構,那就很難領略深奧的音樂;但當他知道了那些基本上的知識時,他自然會認識更多美妙的音樂了。同樣人若不在知識上下苦功時,原有的學識也會隨著時間而失去的。許多人在學童的時候都學習過法文,但日久生疏而沒有繼續再鑽研下去的話,於是很快的便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人的學識越多,自然會能夠越發加增自己的學問。但倘他不努力上進時,自然會退步的。猶太人有一個教訓,喻學生為一隻小牝牛──每天都需要加強牠所負的重量。所以學無止境,不進則退,此乃千古不易的道理啊!──《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25人越能鍛鍊體魄,身體則越強壯,越能擔當體能的負荷。相反的話,人若不理會鍛鍊自己的身體,肌肉自然收縮,體能也孱弱起來。有時我們也應該注意自己的身體,如同靈性一樣,因為身體也是上帝賜給我們的。許多人不能擔負重要的工作責任,往往是因為受了自己身體軟弱的限制,這是多麼的可惜啊!──《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26自然界的生長是肉眼不能察覺的。當費萊(Elizabeth Fry)在一八一七年往倫敦的著名監獄Newgate Prison去探訪時,看見三百多個女犯人和無數的兒童,擁擠在兩個細小的監房內,住宿和煮食都在同一個地方。看守的獄卒是一個老人和他的兒子。在這群人堆中,情景非常可憐,衣衫襤褸半赤身露體,如同野獸般的蠕動著;不住的揮手向探監的人求乞,希望施捨得來的金錢,在獄中的酒吧買醉。當中有一個童犯,年紀只有九歲,因為撬開人家的窗門偷了價值兩角錢的油漆而等待著死刑的來臨。在一八五三年,波爾敦(Bolton)的織造工人為爭取一天賺七便士半的工資而罷工;同樣在史達福(Stafford)的礦工為爭取一星期兩先令半的薪金而罷工。今天看來,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啊!為甚麼呢?這都是因為上帝國拓展而發生改變的。人每天去量度和比較,是不會找到它的分別,但用一個或兩個世紀的時間去看時,就發現它的增長了。──《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33~34為什麼要用比喻 】經文:耶穌用許多這樣的比喻,照他們所能聽的,對他們講道,若不用比喻,就不對他們講。……”(433-34)
  "門徒進前來,問耶穌說:對眾人講話,為什麼用比喻呢?”(太 13:10)

     《說苑》裡有這樣一個故事:
  有個人譭謗惠子。他在梁王面前說:惠子說話,愛用比喻,假使不用比喻,他就沒法把事情說明白了。
  第二天惠子去見梁王。梁王對他說:請你以後講話,就直截了當地說,不要再用比喻了。
  惠子回答說:現在有個人,不知道彈是怎樣的一種東西。如果他問你彈的形狀是怎樣的?而你告訴他:彈的形狀就像彈。那個人聽了會明白嗎?
  梁王問:那怎麼才能使他明白呢?
  惠子說:如果告訴他,彈的形狀像把弓,它是用竹子做的,是一件射具。這樣說,他聽了能不能明白呢?
  梁王說:可以明白了。
  惠子說:用別人懂得的事物,來比喻不懂得的事物,目的是要使他懂得。你叫我說話不用比喻怎麼辦得到?
  梁王點點頭說:你說得對。
  這則寓言,把比喻的作用說得非常明白透徹。用了比喻、陌生的可以變成熟識的,抽象的可以變成具體的,深奧的可以變成淺顯的,複雜的可以變成簡潔,使人容易理解,不僅如此,比喻還能給人帶來生動鮮明耐人尋味深刻的印象。
  筆者聯想到我主耶穌在世上講道時,也是最能善用比喻作為教訓的內容。無怪乎連當日的門徒也奇怪問主對眾人講話為什麼用比喻呢?我們不說別的,單從馬太十三章就可以看到主耶穌一連用七個比喻闡明天國的奧秘。天國在當時的宗教界人,心目中認為是玄而又玄,諱莫如深,難以理解。可是主耶穌採取日常生活所常見為一般人所熟識的事物,例如撒種,稗子,芥菜種,面酵,尋珠,撒網等作為天國深奧的解釋。我們若把這些比喻連接起來,可以清楚看到福音與本時代在世上進展的結果。這時期包括著我們的主,個人的工作作為撒種的起頭,直到末了收割的時候,分清稗子與麥子、好魚與不好的魚。這就是把抽象的變成具體,深奧變為淺顯。既生動又深刻。難怪,主在哪裡講道,不但有學問的知識份子,喜歡聽祂的訓迪,就是那些目不識丁的婦孺,也是聽得津津有味,甚至有一次三日之久廢寢忘食。(太 15:32)

  記得有位著名佈道家說過這樣的話:講道若不用比喻,就如同建築樓房;四壁不留窗戶一樣,既不透亮也不通氣。信哉斯言。
  當我們查考大衛王的生平時,在他一生中曾經被兩個故事,深深所打動。甚至因而轉變了自己的觀點和作風。一次是記載在撒母耳記下十二章一至十三節先知拿單對大衛王講到有一富戶和一窮人。富戶有無數的牛羊。窮人僅僅只有一隻小羊羔與他同吃同喝同住,親如女兒一般。一天富戶來了一位客人,捨不得在自己的牛羊群中取一隻請客;而是到窮人家把他僅有的一隻羊羔強取來殺了敬客。大衛聽後,無名火直冒三丈說:行這事的該死,他必償還四倍,因他行這事沒有憐恤的心。拿單說:你就是那人。大衛立刻承認我得罪耶和華了。他以責人之心責己,以定人之罪定己,他痛悔了。另一次是記載在撒母耳記下十四章四至廿一節有一位提哥亞婦人,她對大衛王說:我是個寡婦,只有兩個兒子,一日在田間爭鬥,大兒打死小兒,大兒逃亡在外,但全家人起來攻擊我,要我交出打死兄弟的,好治死他以償命、這就無異要將我剩下的炭火滅盡。大衛聽了甚為同情應許她的兒子連根頭髮也不落在地上。婦人趁機對王說:你為何不使逃亡的回來,說明王這話就是自證己錯了。王因此回心轉意准許逃亡在外的兒子押沙龍回來。
  由此可見,精警的譬喻,真是不可少,它一出現,往往使人精神為之一振,它具有一種奇特的力量,可以使事物突然清晰起來,複雜的道理突然簡潔明瞭,而且形象生動,耐人尋味。美妙的比喻,有如一把兩刃利劍,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 4:12)。它又像是童話中的魔棒,碰到那兒,那兒就產生奇特的變化。它像是一種什麼化學藥劑把它投在濁水裡面,頃刻之間,一切雜質都沉澱了,水也澄清了。
  但是還得說回來,比喻(包括故事,寓言,童話等)並非是萬能的,它有其局限性,我們應善於利用,既要防止牽強附會,也要避免以偏概全,或喧賓奪主。千萬應注意勿要為講比喻而講比喻。比喻只不過是一種手段。惟有通過它,以達到闡明永生之道,吸引眾人來歸在耶穌基督名下;這才是唯一的真正目的。──《為甚麼要用比喻》

 

【可四33~34講學的內容若超過學生的理解水準,也不是一件好事,正如有人笑那些學射擊的人:『人的射擊,常常超越了靶子,這只能證明他是一個很差勁的槍手而已。』同樣,好教師當愛所教導的科目,超過愛惜自己的風采!──《每日研經叢書》

 

【可四37「忽然起了暴風雨。」(直譯)

   在信徒的生活中,有許多風雨都是突然之間起的:像憂患、失望、失敗、病痛等等。無論怎樣,這些風雨都是神所許可的,為要我們得益處。神願意有橡樹,祂就栽了一棵,祂讓它在風雨中飄搖,纔能使它根深幹高,成為林中之王。照樣,神願意造就一個可用之材,神就把他放在風雨之中,讓他經過風雨的生活。世上許多的偉人都是經過艱難和痛苦的,神國中的偉人也是如此。── 選


39主啊,你不管嗎?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
在新約聖經中,有兩個家喻戶曉的問題,都是那些最愛耶穌的人提出來的。在加利利的海上狂風大浪快要把船掀翻時,他的門徒問道: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可438)在另外一個場合,當悠閒的馬利亞聽耶穌講道時,忙亂的馬大從廚房出來說: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個人伺候,你不在意嗎?(路1040
問這個問題的人都知道耶穌的權柄,並且希望他介入他們的生活,同時解除他們的焦慮。可是當主耶穌似乎無視他們的處境時,一種惱怒的成分就油然而生:你都不管嗎?
聖經沒有告訴我們當時耶穌說話的音調如何,不過我猜他的回答是溫柔並且充滿關懷的:為什么膽怯?(可440);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路1041)。
當我們覺得孤單或為無力招架各種狀況煩惱時,經常會呼喊:主啊,你不管嗎?可是當耶穌平息我們的風浪,並叫出我們的名字時,我們才知道他對我們的愛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我喜歡沉浸在耶穌
關心我的思想當中;
不論生命將會如何,
他總是溫柔地愛我。
神的看顧超過我們的想像。
──《生命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