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加福音第七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路七1~10太八5~13

{\Section:TopicID=280}經文記載何故不同

問:馬太福音八章五至十三節與路加福音七章一至十節所記百夫長求醫故事;何以一為直接的,一為間接的?

答:這堜珧O的,並非兩件事,也非一件事有了相反的記載。事實乃是如下:百夫長先遣人去見主;後來,他自己也來了。秩序如下:路加福音七章三、四、五節;馬太福音八章八、六、七節;他回去;路加福音七章六節上半;路加福音七章六節下半,七、八節;他又來;馬太福音八章八、九節。

這樣的記載,和馬太福音、路加福音的性質,是完全相合的。馬太福音除去百夫長差遣猶太人的記載;路加福音則反之。馬太福音除去凡足以使猶太人驕傲的;路加福音寫給外邦人,藉朴S太人的口,叫他們知道這個百夫長之善,是與他們有益的。―― 倪柝聲

 

【路七2有一個百夫長所寶貴的僕人,害病快要死了。

    「百夫長」:指領導一百人以下的軍官。

    「所寶貴的」:所尊重、所珍惜、所親愛的。──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2~11;太八5~13百夫長所寶貴的僕人患病了,是誰求助於耶穌?百夫長(太八)抑或那僕人自己(路七)?】

     馬太八5指出:「耶穌進了迦百農,有一個百夫長進前來,求他說」,這段經文清楚顯示,是百夫長往見耶穌。那時候,他的僕人病得要死,躺在床上,當然不可親自前往求耶穌。

    路七2則指出:「有一個百夫長所寶貴的僕人,害病快要死了」。從上文下理看來,第三節的主詞應是百夫長(中文和合本清楚道出),經文是這樣說:「百夫長風聞耶穌的事,就托猶太人的幾個長老,去求耶穌來救他的僕人。」這節經文可算是明確的證據,清楚指明並非正在生病的僕人往見耶穌。在希臘文聖經中,分詞「聽,hearing(akousas)及動詞「托,he sent(apesteilen)的先行詞都是「他,by him」(auto)。由此看來,馬太與路加關於這件事的記載,是互相吻合的。

在此或可以指出,路加記述了事件的詳情。百夫長首先托幾個猶太長老往見耶穌,向耶穌解釋百夫長是何等尊敬他,之後,百夫長才親自求耶穌。耶穌已開始前往百夫長的家,走了一半路,就遇上了百夫長,於是,二人就在街上談起話來。── 艾基斯《新約聖經難題彙編》

 
【路七3百夫長風聞耶穌的事,就托猶太人的幾個長老去求耶穌來救他的僕人。

「長老」:在此指「鄉紳」、「民間領袖」。

    「救」:此字強調產生的果效(即不是try to save,而是真正的拯救),意思是「帶人經過風暴到達安全之地」──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4他們到了耶穌那裡,就切切地求他說:“你給他行這事是他所配得的,

    「切切的」:表示迫切的、渴望的、誠摯的求。
    「你給他行這事」:原文有預期必然會實現的意思(即預期耶穌應該會答應)。──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5因為他愛我們的百姓,給我們建造會堂。”

    「他....建造會堂」:原文表示百夫長自己出錢為猶太人建造會堂。──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6耶穌就和他們同去。離那家不遠,百夫長托幾個朋友去見耶穌,對他說:“主啊,不要勞動,因你到我捨下,我不敢當!

「勞動」:原意是「剝皮、把表面磨光」,後來引申為「掛慮、煩心、不舒服」。這裡是指百夫長認為不應該為他自己使耶穌煩心禮儀的問題。
    「敢當」:適合、達到。──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7我也自以為不配去見你,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

    這裡的“配”和猶太人長老所說他配得的“配”是同一個字。他們說他“配”,他對耶穌說,我“不配”,我配小上去招待你,我自以為不配。這是他對自己的評語。──《摩根解經叢書》

    「僕人」:這裡用的是「孩子」,是僕人的昵稱。──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12將近城門,有一個死人被抬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他母親又是寡婦,有城裡的許多人同著寡婦送殯。

    「被抬出來」:意思是把屍體抬出去埋葬。──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13「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說,不要哭。」】

當寡婦站在獨子的棺木旁、母親在嬰孩小床空著的情況下,家人在幼童美麗生命正褪去時,人子卻在榮耀中看顧、關懷、觸摸,以極大的同摸,以極大的同情、最溫柔的聲音說:不要哭!

不要哭,愛是永恆的,你不記得嗎?有三件事是常存的,其中最大的是愛。我們有福的連結可以被死解除,但是死只是身體的,不是心靈的。神的愛會改變、會過去嗎?不!也許你眼睛看不見,親愛的人雖然離去,卻仍是你的。他們不會忘記你,仍繼續地愛你;他們若沒有我們,必不完全。

不要哭,離世的人可以認識,馬利亞與婦女們,彼得與五百多人不是在耶穌復活後仍認識祂嗎?祂仍舊完全一樣。我們都要像祂。抹大拉馬利亞甚至認都祂的聲音,即刻呼喚拉波尼, 他們雖然已經淨化,臉上必會微笑,那聲音會同樣對你發出,不要哭!

不要哭!復活後不再分離,耶穌使寡婦的兒子復活,以後母子中任何一位離世,仍將分離,但是你與親愛的主一經聯合,便永不分離。你與祂必永在一起,不再離去!

── 邁爾《珍貴的片刻》

 

【路七14於是進前按著杠,抬的人就站住了。耶穌說:“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

    「杠」:本指「骨灰甕」,後來用來指「棺材」,最後演變為指抬棺材的「杠」或「架子」。──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15那死人就坐起,並且說話。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

    「坐起來」:醫學用語,用來指「病人坐在床上」。──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16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 ”又說:“神眷顧了他的百姓!”

    「驚奇」:原文是「恐懼」、「敬畏」。

    「眾人都驚奇」:直譯如「恐懼立刻抓住眾人」或「敬畏立刻抓住眾人」。──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19他便叫了兩個門徒來,打發他們到主那裡去,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別人」:「另外一個人」或「另外一種人」。──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21正當那時候,耶穌治好了許多有疾病的,受災患的,被惡鬼附著的,又開恩叫好些瞎子能看見。

    「開恩」:顯示這裡的瞎子能看見是耶穌賜給他們的恩典。──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23「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施洗約翰不喜歡,也可以說是不明白主工作的方式。他曾期待以色列國另一次的新復興,正如舊約裡以利亞所見證的那一次。而現在他卻被關在監牢裡,接近死亡的邊沿。他既不能再有任何偉大的工作和成就,那麼主耶穌為何不採取一些行動,來證明這第二位以利亞的職事?

         當神沒有按著我們的期望去進行祂的工作時,我們是否因此就跌倒呢?我們曾尋求認識祂的旨意,並只求祂得著榮耀,然而祂的道路,卻多令我們大感失望。我們曾遭遇絕境而毫無出路,我們病了,期待祂來醫治,但卻得不到醫治。我們短缺金錢,但經濟的供應卻遲遲不來。或者比這些更糟的就是:在某些工作或事情中,神自己的尊榮似乎受到危險的威脅。祂必須為自己的名,親自出來干預——然而神卻不下手。其它還有:不利的情勢全無改變,監牢的門戶仍然緊閉,罪人的硬心猶未溶化,也沒有人喊說:「先生,我當怎樣行纔可以得救?」等等。

         但總有一天,一切事情都會解釋明白。當我們站在審判台前的時候,不但我們要受審判,神還要將一切事情向我們闡述。我們將在好些事情上被證明是錯了。但也有許多的事情,主要對我們說:「我是對的,但你們也是對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路七24約翰所差來的人既走了,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去到曠野,是要看什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

    「風吹動的蘆葦」:或指曠野的植物,或指心志不堅定的人。耶穌用反諷法激勵聽眾思考約翰的工作。──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25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什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華麗衣服 、宴樂度日的人是在王宮裡。

    「宴樂度日」:原意是「敗壞」、「失去力量」,後引伸為「奢華的生活」。──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29眾百姓和稅吏既受過約翰的洗,聽見這話,就以神為義;

    「以神為義」:他們認為上帝向他們要求這一些是公平的。約翰的洗禮是表明自己以前的行為像外邦人一樣,需要悔改接受洗禮重新向上帝表明效忠。──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30但法利賽人和律法師沒有受過約翰的洗,竟為自己廢棄了神的旨意。(注:2930兩節或作“眾百姓和稅吏聽見了約翰的話,就受了他的洗,便以 神為義;但法利賽人和律法師不受約翰的洗,竟為自己廢棄了 神的旨意”)。

    「為自己廢棄了....」:這些人以為自己的行為是公義的,不需要悔改,就廢棄了上帝要他們悔改的旨意。──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36~50路加福音七章所記請耶穌吃飯的西門,和用香膏膏耶穌的女人,是否與馬太福音二十六章的西門和那女人相同?】

    不少人因為對於聖經不熟悉,所以時常張冠李戴,把不同的人物與故事,當作相同的人物與故事來講說。這堛漲隤讞M膏那穌的女人,便是一例。

    路加福音七章的西門是一個不以禮貌待那穌的法利賽人(3644節)。馬太福音二十六章的西門是曾長大麻瘋的,並沒有說明他是否法利賽人,也沒有說他對那穌無禮。路加所記那個女人是一個罪人(3739節),那穌曾赦免她的罪(48節)。馬太福音二十六章的

女人是在伯大尼家,與約翰福音十二章的馬利亞同一人,那穌曾讚美她所作的是一件美事,並不是赦免她的罪。

    還有,路加所載的西門和女人是那穌第二次在加利利傳道時的事,馬太所記乃是最後一個禮拜在耶路撤冷對面的伯大尼的事,顯見是完全不同的。

    因此,人物、地點、時間都不同,不能混為一談,假如把這個故事混為一個故事來講說,會鬧出很大的笑話。這就等於“兩個拉撒路”的笑話一樣,“馬大、馬利亞的弟弟拉撒路死後復活,復活後因為家境困難,結果流為乞丐,在那財主門口求乞,也渾身生瘡,後來又死了,被天使帶到亞伯拉罕懷中”。

    要分辨兩個故事是否相同的方法乃是,人物是否相同?地點與時間是否相同?故事的上下文的前因後果是否相同?――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路七38站在耶穌背後,挨著他的腳哭,眼淚濕了耶穌的腳,就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他的腳,把香膏抹上。

「罪人」:意思是「獻身於犯罪的人」,很可能是妓女。

    「用頭髮擦乾」:大概是這女人因為用眼淚哭濕耶穌的腳覺得不好意思,所以用頭髮擦乾耶穌的腳。──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39請耶穌的法利賽人看見這事,心裡說:“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誰,是個怎樣的女人,乃是個罪人。”

    「這人」:一種輕蔑的稱呼,或作「這傢伙」。

    「若是先知」:原文句型表示與事實相反的假設,意思是這法利賽人認為耶穌不是先知。──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

 

【路七41耶穌說:“一個債主有兩個人欠他的債:一個欠五十兩銀子,一個欠五兩銀子,

    「債主」:指「放款取利的人」。── 蔡哲民等《路加福音資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