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加福音第十八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路十八1尋找上帝才是上策】

基督徒不但要常常讀經,也要不斷禱告。沒有人能剝奪我們這份禱告的權利。如果我們在屋頂上,我們可以和彼得就地禱告;如果我們在深海之中,我們就和約拿一齊禱告;如果在麥田上,我們就和以撒一齊禱告;先知尼希米在餐桌上服侍,他可以向上帝默然禱告,別人絕對聽不見。

美國南方有一家紡織廠掛著一個告示:「如果遇到線糾纏在一起,趕快通知領班。」有一天,一個新來的工人,發現紡線纏結在一起,她就盡一切可能把線分開,結果越弄越糟。最後她去報告領班。「你是不是自己想辦法把這些線分開?」「是的,領班。」「你為什麼不遵照廠方的指示?」「我已經盡一切的力量了!」她回答。「沒有,你最大的責任就是馬上通知我!」當然,在我們生活上遭遇到難題時,我們首先要尋找上帝來幫助我們!——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路十八18你常在開會嗎?】

你常在公司開會嗎?你曾花費時間在禱告中祈求主指引你嗎?我們並不只在遭遇困難或希望得著什麼時才跪下禱告。我們清早起來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禱告,求主指引我們在那一天所當走的路。聖經對這事亦曾明確規定,基督徒必須以禱告的心情從聖經中尋求神的旨意之後才「敢」開始從事他一天的工作。「假使我們不在禱告中把一切問題都交托給主,那麼我們便得不到平安,常常要承受那不必要的痛苦。」

曾有一間大工廠的老闆要和廠內的經理談一件急事,但經理的秘書卻阻擋他:「經理每天在這個時候開會,不要別人去打擾他。」老闆一聽顯得有點不耐煩,

「你告訴他我有事找他。」秘書堅持說:「老闆,經理交待過,當他在開會時任何人都不許打擾他。」那人聽後大為光火,把秘書推到一邊就沖進經理的辦公室。但瞄了一眼,他很快地就退了出來——小心翼翼地把門關上,說:「對不起,這就是他每天參加的『會議』嗎?」「是的,他每天花一刻鐘的時間參加這項會議。」那位老闆看到經理跪在攤開的聖經之前的那一幕,心裡深受感動。

你今天曾與上帝開過會了嗎?本文的目的在激勵你經常定期和那位萬王之王有一個親蜜晤談的機會。每天我們都應該有新的指引。祂為每一個人安排著每一天,我們不去找祂還去找誰呢?——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路十八5寡婦象徵所有貧而無助的人。她一無所有,很明顯的她沒有可能從這法官身上,取得任何援助。但她擁有一項武器──堅忍。法官在最後所恐懼的,可能是怕挨揍。免得她常纏磨我,這句話可翻成,免她給我一記黑眼圈。要一個人閉上眼睛,有兩個方法──一是叫他睡覺,一是打他一拳!總而言之,婦人鍥而不舍的精神叫她最後終於得勝。──《每日研經叢書》

 

【路十八6~8「你們聽這不義之官所說的話。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我告訴你們,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

         神的時候是不能聽你指揮的。如果第一擊不能叫火石發出火來,你就當再擊一次。神聽了我們的禱告,不一定按照我們所指定的時候答應我們。我們尋找祂,祂必向我們顯現,不過不一定照我們所希望、所定規的時間和地點。在遠古時代,人想要取得一點火,必須把火石一擊再擊,擊數十次纔能得到;只要能得到的話,就已經滿心感激了。對於屬天的事情,我們為甚麼不能這樣堅忍呢?屬天的事情比擊石取火更有成功的把握,因為我們後面站著神的應許。信徒啊,不要絕望!神賜憐憫的時候快到了。你當用不移的信心呼求,不要因為王的耽擱而停止呼籲。再擊一次火石罷!這一次你就會得到了。─ 司布真

 

【路十八7「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

         假定有一個人未經許可就佔用你的房屋,你將怎麼辦呢?你會到地方官那裡,請求法律上的保障,並取得一張定罪他的判決書。你帶著法庭的公文回來,便能將那霸佔者驅逐出去。那時他如果能身免縲絏,就已是他的僥倖了!目前這世界的光景也是如此。神的「判決書」已經宣佈要趕出這世界非法的霸佔者(撒但),它必須出去!雖然天國的法律,對於撒但是一個受反對的法律,但這又何妨呢?加略山上的得勝,已將天國超越的權勢建立於地上。在十字架上,基督已將撒但在地上的法律地位完全取消了。教會現在的職責,是要將那另一個律法(天國的律法)執行在地上。教會像那一位在比喻中的寡婦,向神不斷的呼籲:「我有一個對頭,求你給我伸冤!」(路183)至終教會要從神那裡取得那驅逐撒但的命令,並將撒但趕出去!神正在等候這種的呼籲。――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路十八8神是聽禱告公義的主】聖經記載所羅門曾經向神求智慧,判定爭活兒子的案件,後來隔了兩千多年,有一件類似奇案在德國發生。
  那是在三百多年前,柏林有位青年女子被人暗殺,當時有兩個嫌疑犯,一名亞力非,一名威廉。法官經四次審問都得不到真相。沒有辦法,最後就把兩個骰子擲在皮鼓上,看誰擲的點數多就釋放誰。先由亞力非擲,他的心情十分慌亂不安,想不到當兩粒骰子向下一擲,竟是十二點,他的臉容轉憂為喜,驕氣逼人地對威廉說:難道你能擲得比我更多嗎?威廉立即跪下禱告:主耶穌阿!禰是鑒察人心之主,禰知我真心愛這位女子,也在前幾天與她訂婚,現在法官無法破案,而亞力非的骰子又是十二點,我不知怎麼辦?願禰顯公義。禱告完畢,他把骰子一擲,兩骰雖仍是十二點,想不到骰子破了一片,多一點向上,一共十三點。這時法官受感動,當場釋放威廉,確定亞力非是暗殺者。現在這兩粒骰子和皮鼓還放在柏林博物院以警戒後人。
  耶穌應許禱告之人,神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路十八:8) ──《為甚麼要用比喻》

【路十八11~12他整個態度正好是法利賽主義最乖謬的典型。有某位拉比的禱辭被記錄下來,內容是這樣的,『我感謝你,主啊,我的上帝,你為我在學院媕Y安排一席之地,而不是與街頭巷尾的人同列。因為我一早便起來,雖則他們也一早起來;我早起研讀律法,他們早起只為虛妄之事;我作工,而他們也作工;我作工可得獎賞,但他們作工卻不得獎賞。我奔跑,他們也奔跑;我奔跑是奔向來世的生命,而他們卻朝向滅亡之地獄。』在記錄上拉比西門(Rabbi Simeon ben Jocai)曾經說過:『如果這世界只有兩個義人,那就是我和我的兒子;如果只有一人,那就是我了!』──《每日研經叢書》

 

【路十八13真正的禱告,要把自己的生命與上帝的生命作一對比。沒錯,法利賽人所說的全屬事實。他的確禁食;他一絲不苟地獻十一捐;他的操守勝於常人;更遑論把稅吏與他相比。但問題並不是在,『我是否像我的同胞那樣好?』問題是,『我是否如上帝一般善?』有一次,我乘火車到英格蘭旅行。正當我們經過約克郡(Yorkshire)的荒原,我看見一所塗上白灰的小村舍,這白色在我來說真個是白光四耀。數日後我轉回蘇格蘭去。雪剛下過,四周積雪頗深。我們再度經過這小白屋,但這一次它的白色看起來不單乏味,並且還有點髒,把它與飄下來的白雪之白相比,簡直要變成灰色了。

一切要看我們所比較的對象而言。當我們拿自己的生命與耶穌的生命,和上帝的聖潔相比,我們只有說:『上帝啊!開恩憐憫我──這個罪人罷。』──《每日研經叢書》

 

【路十八1830上帝的複利】

假使我要留一句話給孩子,我會告訴他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更重要的,不僅是種什麼得什麼,而且所得到的遠比所種的還要多得多!撒一把種籽在沃土上,到了秋天,就收割一大車的稻穀!許多人在年輕時胡為,種下了罪惡的種籽,年紀老時就遭遇不幸;但也有些人種了仁慈的種籽,終於豐收了愛心的報償!

以上的話,德國的洛斯邱先生有親身的經驗。他在年輕時,不像現在這般富裕,一度經濟拮据,有位朋友拿一點錢出來借他周轉,因為瞭解他的情況,故不要求他拿什麼來作擔保。後來他搬得很遠,也經過了許多歲月。將近五十年以後,他的朋友到他所經營的慈善院來找他,雖然他的朋友已不認得他,但他卻一眼就認出他的朋友,發現他的朋友身體衰弱,窮困不堪。於是他開了一張金額極大的支票給他的朋友,對他說:「你也許不記得許多年前,我曾經向你借過錢,現在我按複利以五十年計算償還給你,你拿著,不要當作是我送給你的!」這張支票使他的朋友驚奇得不得了。

同樣,我們奉主的名行了善事,或說了什麼安慰人的話,主耶穌都要報答我們,當然也會按複計利算!上帝的複利也必然高過世界的複利!—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路十八25駱駝的希臘文是Kamelos。當時的希臘語文有一種趨向,便是把母音念起來彼此接近。有另一個字念起來與駱駝一字幾乎完全一致──那就是Kamilos一字,意思是船上的鏈錨。可能耶穌所說的,是指以鏈錨穿過針眼,也要比財主進天國容易。

為甚麼會如此呢?因為財富可以把人的思想桎梏於這個世界。他擁有的賭注既然是這樣大,他永不會放棄,也不會想到其他的事情。富有並不是罪──但對靈魂來說則是一大威脅,也是一大責任。──《每日研經叢書》

 

【路十八28~29有一次有人想到李文斯頓(David Livingstone)所受的試煉,所含忍的憂傷,亡妻之痛,和健康的受損,曾對他說:『你的犧牲實在太大!』李文斯頓回答謂:『犧牲?我一生人從未曾有所犧牲。』

基督徒所走的路,世界或會認為艱辛,但是,在這一切之外和穿越這一切,有一種平安是世界所無的,也不能挪去;當中的喜樂沒有人可以奪去。──《每日研經叢書》

 

【路十八31~32在一本小說媕Y,一位作家描繪出一幅圖畫,有兩個小孩子邊走邊玩著他們孩子的遊戲。其中一個說:『當你走路的時候,你曾否假裝在前面轉角處,有一些可怕的事情等待著你;而你又必須面對它呢?這是多麼刺激的一回事。』在耶穌並沒有假裝這一類的遊戲,而只有無情的現實等待在前頭。祂明白釘十字架是甚麼一回事;祂曾目睹這一切;但祂仍在高視潤步。──《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