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翰福音第五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約五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

    「羊門」:位於聖殿的東北角,獻祭用的羊都由此門牽入。

「畢士大」:「憐憫之屋」之意。

「畢士大池」:新近掘出的考古遺跡顯示此池是一人工蓄水池,長96公尺,一頭寬67公尺、另一頭寬50公尺。池在畢士大區聖安妮堂地下。

    「五個廊子」:水池四邊都有廊子,另有一廊將水池分為兩半。──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2畢士大池子的水有天使攪動能治疾病麼?】

答:畢士大意即「憐憫之家」該水池在耶路撒冷聖殿之北面,池長十丈寬一丈,深約二丈,成字形,想必是慈善家所建築,池邊有五個廊子,為供病人躺臥休息,等候水動,「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什麼病,就痊癒了。」(約五4)這一節是小字印的,表示在有些古卷中是有的,但在最完善的古抄本中,均付闕如,因此可能為後世抄經者所添補進去的,用以說明七節水動的緣故。然究竟是否真有天使按時下來攪動池水,病人下去就得痊癒,聖經未有明示,不過猶太人是相信這水能有潔淨病人的功效(參王下五10-14,約九7),至於水動大概是因天使的作為而致。惟據解經家之研究,認為這些池子是有硫磺的,從間歇湧流出來的水,可能是一種醫治疾病的溫泉,而不是天使攪動水池,但不論怎麼樣解法,我們對於那些躺臥在畢士大池邊等候水動治疾病 的事實,是深信無疑的,尤其是那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患者,從遺傳說,是成了殘廢的癱瘓病,他的等候希望最為明顯(約五5-7),但卻因他能遵行主命,主顯神跡在他的身上,使他立刻痊癒而能起來行走了(8,參可二9,三5)。——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約五2畢士大池如果是四方的,只可能有四個走廊,何以聖經記載有五個走廊?】

    畢士大(BETHEsDA)意即“憐憫之家”,或可譯為“善堂”,意即該處為可憐那些有病的人而設立的慈善場所。該水池在耶路撒冷東北,在聖殿之北。所謂“五個走廊”,有人以為是蓋在水池之外的五條長廊,上有上蓋,以便有病的人在該處躺臥,等候醫治。但查該池遺跡現仍存在(筆者于1962年曾在耶路撒冷古城參觀該水池)。該水地為“日字形”建築物,池分南北兩部分,稱為北池與南池,兩池中有一道橋。因此池的四邊與中間的一道橋,共有五條走廊,供求醫的人們等候醫治(見下圖)。

    現在池水已幹,但北池之北的地底下仍有水流出。我曾從池中石級走下幹池中參觀,池相當深,約有二十公尺,南北合計約有五十公尺長,寬約五公尺。天主教人士在池右側建有神學院一所。

    畢士大地,據專家研究,是有硫黃的間歇噴泉,每隔幾分鐘(或若干時候)噴射一次,並非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池水(因此,中文聖經將第四節的話用較小的字印出,表示並非原有經文,乃抄經者所加進去的解釋)。硫黃泉水有醫病功能,所以許多病人到此求醫。

    1986年筆者到該處參觀時,發現該地已被考古家發掘到面目全非了。――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約五3「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注:有古卷在此有等候水動,」

這些人都是殘缺不全的,他們在那裡等候一個希望,因為傳說有天使按時來攪動池水,水動的時候,誰先到池子裡去,誰就可得醫治。究竟這傳說是否真實的,聖經沒有明說,但這傳說卻是吸引了一大堆這些可憐的人,聚在那裡等候機會。──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五5~9那病了三十八年的老病人患什麼病?】

    聖經並未宣佈這患病三十八年的老病人患什麼病。這老病人等了三十八年仍然未得醫治,相信病情十分嚴重。可是等到主耶穌用神跡把他的頑症醫好之後,對他這樣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14節)。這就證明他的病和罪有密切關係,他的病是從他的罪來的,雖然有許多病與罪並無關係。

    請注意這人患病的時候主耶穌仍未降世為人。

    又,他病了三十八年,很可作以色列人因犯罪而在曠野漂流三十八年的寫照(申二章14節)。一切犯罪的人,都時常過著漂流的痛苦生活,等到認罪悔改後,內心才有真正的平安。――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約五6「耶穌看見他躺著,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癒嗎?

   這是神對人的體恤,神的兒子把這體恤顯在人的身上,要叫受捆綁的人得釋放。

    解開了罪的捆綁,人才能有真正的安息。要解開罪的捆綁,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聽從神的話,尼哥底母所接受的帶領是“信”,敘加的婦人和城裡的人所接受的帶領也是“信”,這個病人所接受的帶領仍然是信,信神的兒子所作的和所說的。不要問有沒有可能性,也不要問是甚麼理由,只要是神的兒子說的,就毫不猶豫的跟上去。──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五6~8{\Section:TopicID=311}浸禮與治病

   問:約翰福音五章六至八節:「耶穌看見他躺式A知道他病了許久,就問他說:你要痊愈麼?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堙A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耶穌對他說:起來,拿你的褥走吧。」這堛漱繻O否專指浸禮的水?

  答:不只不是專指浸禮的水,並且連和浸禮的水一點兒相干也沒有。這堥癡S有絲毫端倪,可以叫我們想到浸禮的水。近來有一般人以為浸禮的水是可以治病的,也許就是以這堿乾睅琚C這完全是一種邪說,我們警告神的兒女應當離開這個。聖經中從來沒有一處以為浸禮的水是能治病的。沒有這樣的記載、沒有這樣的教訓、沒有這樣的榜樣,完全沒有!一種治病的道,就是以一節誤解的聖經為根據,豈不是太靠不住麼?―― 倪柝聲

 

【約五7「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

    那就是說,他永遠不可能得著他所盼望的。這不單是他的病況的寫照,也是人的生命殘缺的寫照。人不能解決生命上的難處,人自己也不能救自己,曆世歷代的人都對自己存著希望,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理想的等待中,但是每一個都不例外的,全是帶同他自己的希望與理想進到墳墓裡去。──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五9「那人立刻痊癒,就拿起褥子來走了。」

   神兒子說的話是帶著權柄的,那人聽從了,順服了主所吩咐的,原來他不能作的,要作也作不來的,如今能作了。神樂意作一切叫人得釋放的事,但人必須順從神的吩咐,接受神所要作的,人的捆綁就脫落了。神的兒子是樂意釋放人的主,祂要使人從弱變為剛強,從受轄制得了釋放。──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五10「那天是安息日,所以猶太人對那醫好的人說:今天是安息日,你拿褥子是不可的!

    「今天是安息日」:原文是「那天有安息」(指節期的安息,非每週的安息)。──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14「後來耶穌在殿裡遇見他,對他說:你已經痊癒了,不要再犯罪,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

    罪是他的病的主要原因,也是使人生命弱的主因。罪引進病來是許多人都知道的,但又是給許多人故意去忽略的,或是存著僥倖的心去犯罪。不管人怎樣想,罪一發生,病就有機會進來,生命的弱就亮不留情的現在人的身上。發病的原因一天不除去,生命的弱就天天成了人的纏累。──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五16「所以猶太人逼迫耶穌,因為他在安息日做了這事。」

    「做了這事」:原文的動詞時態有繼續進行動作的含意,意味不只一次事件。──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17「耶穌就對他們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父」:此字有「同質」,「所從出」的意義。因此猶太人由此字察覺到耶穌有把自己當成神的意味。(可參考18節中猶太人的反應)而一般猶太人並不稱上帝為「我父」,而只稱「我們的父」,因此這種宣告是表達耶穌與上帝有極親密的關係,並將自己與上帝當成同等。──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17神是作工的神,祂在這末世所要作的工,沒有別的,就是恢復基督豐滿的見證。――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約五17耶穌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是指何事?】

答:這是耶穌因在安息日為人治病,受到猶太人的逼迫反對的時候(參申五14,可二2324),所說的一句話,意思是指我父從創世以來,無論是否在安息日,祂是常用權柄作工,統管萬有,萬物在祂所使日曝,風吹,雨降,繁衍綿延,滋生不息的生長,直到如今,且因人犯了罪(創三),神還要完成救贖之工,耶穌也作這事(參來一3,路十九10),在安息日行善事是可以的,如此顯明祂是與父同等同工,祂所行的善事,是不受安息日,時間,或其他任何限制的,何況祂也是安息日主呢(可二2728)。——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約五17耶穌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到底天父在創造事工完畢後,還作什麼事,而且一直作到如今呢?】

    天父雖然已完成了他的“創造之工”,但對宇宙仍負責“護理之工”與“統治之工”,使萬有在他的權能護理之下,有條不紊地進行。此外,他還要完成“救贖之工”,正如“創造之工”一樣,是父、子、靈三位一元神分工合作的。在創造與救贖這兩種事工上,聖父與聖子是同工的,因此主耶穌說: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

    主耶穌當時在安息日醫好了那三十八年老病人,猶太人反對他在安息日醫病,但耶穌認為在安息日行善是可以的。正如天父作事並沒有“休息”,直到如今,在安息日一樣地出太陽或下雨,他所護理的五穀百果在安息日也一樣在生長著。

    主耶穌的意思是行善不受時、地、以及任何限制。――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約五19「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惟有看見父所作的,子纔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樣作。」

   多少人的工作,是出於自己的喜好、自己的興奮、自己的熱心,不是出於主的引導和愛的催促。出於自己的喜好、興奮、熱心的工作,是叫自己有所得著,有所享受;且只能作那些我們所高興作的。惟有出於愛的催促,而又順著聖靈引導而行的人,纔能作那些我們不高興作的工作,且叫主有所得著、有所享受。主是要我們這個人先讓祂得著,而後纔藉著我們作祂的工作。多少人去作工、去熱鬧,是頂喜歡的;多少人在人面前講道,是頂高興的;但到底有多少人能在至聖所媬邞騏咿O?多少人真是怕在黑暗的房間堙A真是受不住一個人被關在那堙C多少時候我們人雖在房間,而心卻早已出去了;不能親近主,不能安靜的、孤單的在神面前學習禱告。這就表明,我們的事奉,不過是一種興趣式的事奉,並不是真實事奉神。弟兄姊妹,興趣式的事奉只能滿足人,惟有愛主、親近主的事奉纔能滿足神。─ 選

  

【約五20「父愛子,將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給祂看。」】

我的主啊,在這些深切而神聖的話中,天向我開了。從這敞開的門我看見金光的來源,從你地上的生命中照射的光。我也聽見這音樂在你的路徑響起,是亞倫經過的金鈴的音樂。

父神愛你,不僅因為你是祂的愛子,在祂的懷中。你也是祂順命的僕人。我也要承受祂相同的愛,嗣子的愛,僕人的愛,你說過,「若有人愛我,必遵守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

父神向你啟示祂在未見的深處所作的工。你確實專心看那未見的事,多於顧念可見的事。你的眼睛在永恆的日晷上,耳朵聽那海岸的潮汛,你從未不作那些未曾蒙神在山上指示的樣式,你只遵行神所指示的。求你也教導我也這樣活著。

父神領你作最大的工作,先救睚魯的女兒,然後救拉撒路;先講山上的寶訓,然後末日的預言;先是變像山,,然後是升天山,我被引領從迦南到各各他,從伯利琩鴔B大尼,從耶路撒冷到地極。還有更大的事,更深的謙卑,更深的見解。明白你受死的意義,所以我更接近你的十字架,更深更高的經歷。

── 邁爾《珍貴的片刻》

 

【約五2425這話所指的死人是指那些死在罪惡過犯中的人,他們聽信主的話,就得著生命活過來。因為父自己是生命,子自己也同樣是生命,生命就是在祂裡頭,接上了祂就得著生命。──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五25「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死人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聽見的人就要活了。」

    「死人」:看上下文應是指靈性死亡的人。──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2829這裡的死人是指那些已經埋葬了在墳墓裡的人,到了那日子,都要復活受子的審判。接受定罪的都是沒有得著生命的,得著生命都不會給定罪,因為若有人的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啟二十15)。── 王國顯《叫父因兒子得榮耀──約翰福音讀經劄記》

 

【約翰音五28-29如何能與恩典的福音相稱?】

     約翰福音五28-29有如下記載:「你們不要把這事看作希奇,時候到了,凡在墳墓裡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就出來,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假如不考慮上文下理,這節經文似乎帶出一個原則——人類因自己的行善而得救,仍伏在律法之下,卻不是透過信心蒙神赦罪。但當我們參閱上文下理,就會發覺耶穌在這裡的意思,並非靠善行得救;剛剛相反,耶穌是為靠思得救立下準則。在同一章經文的24節,耶穌言明:「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人類希望得救,就必須小心聆聽基督的說話,並且相信神;因為神已派下他的兒子到世間來,拯救罪人脫離死亡。

    耶穌在這段經文論及行善與行惡,並非由人來衡量,而是由神下判斷。假若人是為滿足自己的欲望、搏取稱讚榮耀才做善事,那麼,無論他做的事是如何美善,又或者旁人如何欣賞,但在神看來,仍不是真正的美善。羅馬書八78指出:「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屬肉體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歡。」在神的角度看來,未悔改的人永不能行善,因為他們無法行善。唯有聖靈內住,指揮信徒的心意、頭腦與手腳,信徒才能真正行善。信徒之所以能行善,只因為是神自己的工作;是神藉信徒來進行自己的工作(羅六12-14)。

    在此必需指出,純正信心所結出的果子就是善行;當然不是為求功勳的善行,而是要彰顯基督、榮耀基督。正如雅各書指出,假冒為善的信心,在神眼裡並沒有價值。然而,真正的信心必有良善的行為:「這樣,信心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雅二1718

    綜覽四福音,基督的教訓都透露出上列原則。登山寶訓亦以兩種人的對比作結。聰明人聽基督的教訓就實行,愚拙人聽基督的教訓卻不在生活中實踐。在此之前,耶穌描述最後審判時的情況,有些人在他面前,以曾行善為理由要求進天堂;他們說這些善功是奉基督的名而行的。然而,因為他們沒有「遵行我父旨意」(21節),並沒有全心全意歸入基督;故此,耶穌對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罷。」(23節)這些人奉基督的名字而作的工,都只是為要立自己的義(羅十3),卻沒有「將肢體作義的器皿具獻給神」(羅六13)。

    換句話說,耶穌在約翰福音五2829的意思,是要強調真正而活潑的信心會自然流露出愛心,並且在聖靈引導下行義。耶穌曾在馬太福音二十五31-46指出,他自己將會坐在寶座上,面對由各國各族信徒所合成的教會,(「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當然不是指審判各國各族,而是來自各方的信徒本身。)將有信心的,在聖靈引導下行善的信徒分別出來。在耶穌面前的人,都自認相信他,因為他們都稱耶穌為「主」,以為耶穌會認他們是屬他的。然而,只有那些流露源自神的愛的信徒,曾經使饑餓的得飽、乾渴的得滋潤、以恩慈款待異鄉人、使赤身露體的有衣蔽體,並且為公義的緣故探望囚犯(3536節);唯獨這等信徒才流露出對主的至誠的愛,因著愛神的緣故而愛弟兄。但那些口稱耶穌為主,卻沒有遵行神的旨意畢生以恩慈待人的信徒(特別是沒有憐憫主內弟兄;「弟兄中一個最小的」),卻只流露出虛假的信仰。故此,他們必被投入永刑裡,和那些不信的人在一起(參太二十四51,二十五46)。

    依循這個角度,我們能夠更深入地瞭解哥林多後書五10:「因為我們眾人,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至於哥林多後書這節經文,卻不是針對口稱耶穌為主而信心虛假的信徒來說的。這節經文指出,基督會衡量每個重新得救的信徒是否忠於其管家職份;要查察信徒是否結果繁多,並且盡忠於神。於是,基督便會按信徒的忠心與熱心,來分配獎賞天上的榮耀。

    根據啟示錄二十12所記,白色大寶座的審判亦有著同一原則。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將會在千禧年完結時進行,故此,在千禧年期間出生的,也需接受審判。在千禧年期間,全地均由基督管理;然而,其中有一些口稱基督為主,服從基督教的倫理,卻仍未重生的人。因此,在基督的眼中,這些人根本沒有良善的表現。每一個靈魂來到基督面前受審判時,天上的案卷都會打開,看看上面所記關於這個靈魂的事情。這個案卷記載著每個未得救的靈魂的罪行;另外,還有「生命冊」(12節)記載著千禧年期間每個真信徒的名字。毫無疑問,任何人都會「照他們所行的受審」,但那些真正重生,跟隨基督的,天上的案卷才會記載他們的功績;這些果真是善功,因為是神自己親自成就而藉信徒實行出來。正如耶穌在馬太十九17向那年青富官說:「只有一位是善的」;因此,唯獨由神藉信徒而成就的,才算是「行善」。

    根據上述各段經文,我們可以得出結論:約翰福音五28-29或其他相類似的經文,都沒有與憑著信心而靠思得救的原則相衝突;問題只是真信心與假信心的不同下場罷了。── 艾基斯《新約聖經難題彙編》

  

【約五32「另有一位給我作見證,我也知道他給我作的見證是真的。」

    「另有一位」(五32 ):原文是指「同質的另一位」,就是指「天父上帝」而非指「施洗約翰」。──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35「約翰是點著的明燈,你們情願暫時喜歡他的光。」

    「燈」:原文指中東一帶使用的「油燈」,須要依賴不斷的添油才能發光。這種燈雖可照明,卻無法自力長久發光。──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五35他說約翰是點著的明燈,這是對約翰的完美稱讚。(1)一盞燈是借來的火。它不會自動著火,它要被點著。(2)約翰有溫暖。他俴的不是冰冷理智的信息,而是從火熱的心燃燒出來的信息。(3)約翰有亮光。光的作用是引導,而約翰引導人走上悔改通向上帝的道路。(4)一盞燈要燃燒自己,它一面發光,一面消耗自己。約翰要衰微,耶穌要興旺,那真見證者為上帝燃燒自己。──《每日研經叢書》

  

【約五36「但我有比約翰更大的見證,因為父交給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這便見證我是父所差來的。」

    「事」:此字也可以譯做「神跡」。──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