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翰福音第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約四114並未連結】

美聯社從美國中西部某城報導稱,有一家醫院的防火設施被發現並未與水源連結。在過去卅五年,醫護人員和病患所相信、所依賴,在緊急情況下的消防設備,竟是只把水管理設在土裡四尺而停留在那裡,根本就沒有接上水源。多年來,院方人士以為一旦發生火警,他們就可以藉附近的消防栓能迅速將火撲滅,現在他們才知道,他們的安全竟是如此不可靠。雖然消防設施擺設在正確的位置上,並且銅環也擦得雪亮,可惜它們缺少最重要的因素——水!

這個事例正刻繪出許多人與救恩的情況,他們未連結於耶穌基督——活水的泉源!儘管人在道德上正直、表現虔誠、參加教會聚會,卻不照著腓立比書三章九節所指示的去「完全跟基督連結,把一切都當作垃圾丟棄了。我不再有那種因遵守律法而有的義。我現在有的義,是因信基督而有的,是上帝所賜的,是以信為根據的。」那麼,一切便都是空的。那些在醫院裡的人的安全雖然是靠不住的,然而那些不肯悔改的罪人,他們面對著永遠的刑罰,其危險性豈不千百倍於它嗎?

朋友,你已經真實接受耶穌為你的救主了嗎?只有「因信基督而有的,是上帝所賜的,是以信為根據的。」才是救恩的保證。你當確實知道你和基督相連結,因為只有祂能赦免你的罪,能不斷的賜給你「生命的水」!——P.R.V.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約四9何以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

    這件事是有歷史背景的。以色列國本來有十二支派,自從所羅門之子羅波安王登位後,十二支派便分為南北二國,北國稱為“以色列”,南國稱為“猶大”。北國國民在紀元前721年被擄於亞述,亞述王將巴比倫等地百姓遷居於北國以色列,代替以色列人。年代日久,北國以色列地區變成一個混雜的地方,那些遷來以色列久居的巴比倫人們變成混血兒。他們以撒瑪利亞為首都,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王下十七章33節)。在主耶穌時代,他們便被稱為“撒瑪利亞人”,他們只有摩西五經為經典,有許多生活方法與猶太人相同,但又有許多異教的奇怪習慣。所以猶太人視他們為“不潔的族類”,不與他們來往。撒瑪利亞人也不願與猶太人來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古撒瑪利亞地區被聯合國劃分與約但王國,居民多為阿拉伯人,古“撒瑪利亞人”早已同化於阿拉伯民族中(1967年六日之戰中,以色列軍隊收復古撒瑪利亞地區)。

有關北國以色列滅亡及被擄的事,可詳閱列王紀下十七章。――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約四29據說有一次有個小女孩聽司布真講道,在結束時她小聲對她母親說:「媽媽,他怎能知道發生在我們家堛漕ヾH」在基督的凝視之下沒有什麼是可以遮蔽的。他的能力能看透人心的深處,他不單看邪惡的一面,他更看見每個人靈魂堶捱著的英雄。他像個外科醫生,看見敗壞的有病的部分,但也看見當那敗壞的部分被割去以後接著而來的健康。──《每日研經叢書》

 

【約四34遵行神旨就必飽足】人們靠食物以養生,耶穌則靠遵行神命以過活(約四34)。這是我們所當效法的。現說一故事,使我們可多得點亮光。兄弟有半年時間,在山東做遊行奮興佈道工作。有兩位弟兄同工。一次預備往一鄉間教會去,早上八時行路,那時正是陰曆新年,天下大雪,沿途沒有食物店子,直至是日下午六時纔到一小鎮,不料那教會傳道先生不在那堙A沒人招呼,乃即往外面購買食物,以充飢腸。其後好不容易的購得些幾乎發霉的饅頭回來。因為肚子很餓,顯不得講求狴矷A然喫之卻津津有味。肚子飽了,開堂佈道,格外有力。因而聯想到主以遵行神旨為食物,神旨有時甘甜,令你得有葝痋A格外有力,勇往直前;但神旨有時很苦,令你灰心失望,不肯前進。但無論如何,必須接受,像我們在肚子餓的時候,喜歡接受食物一般。我們要有一個飢渴慕義的心,虛空自己,接受神的管教。── 李既岸《約翰貳書的信息》

 

【約四35耶穌如此說,是引用一句俗語。猶太人將農業的年度分成六節,每一節是兩個月──播種、冬天、春天、收割、夏天、和極熱的季節。耶穌是說:「你們有一句格言,如果你播種,你就要等候至少四個月,才能開始收割。」然後耶穌抬頭看,敘加是在一個出產五榖著名的區中央。農田在多石的巴勒斯坦是很有限的,根本再沒有另一個地方能使人看見一片金黃的五榖,於是耶穌指著那熟了的莊稼說:「看哪,田野已白,可以收割了。雖然要用四個月去生長,但現在撒瑪利亞有莊稼等著去收割了。」──《每日研經叢書》

 

【約四3536以言行作見證】

靈魂最大的收割必須使用仁慈作成的鐮刀來收割。如果我們慈善的行為,配上適宜的見證(言語),則效果尤佳。

有一位名叫約翰的男孩,在某一個主日看見一群衣服襤褸的孩子在街上玩耍,他就想向他們傳福音,邀請他們去參加主日學。無奈那些孩子異口同聲的說:「不去!」其中只有一位猶豫不決,他說:「我穿得實在太破了,如果我有一件完好的衣服,我就同你一起去主日學。」約翰就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讓他穿。於是兩人並肩走向教堂。幾年後,那個約翰帶領的孩子繼續上教堂,不但歸主了,還當了查經班的老師。他作見證說:「從前我衣服襤褸。有一位好心的朋友把衣服借給我穿,他就是南海群島的宣教師約翰·巴頓博士。」

美國偉大的講道家李門畢奇博士年邁時,有人問他:「人生當以何事為重?」他答:「帶人歸主!」他說,在他一生中值得一提的,不是他那雄辯的口才,深奧的神學,乃是他領人歸主的熱忱。——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約四39穿針引線】

戴德生牧師有一次說到某些教會的領袖爭取最高權威的事。他說:「這些領袖以使徒的繼承人姿態出現,顯得十分驕榮。但我寧願當一個撒瑪利亞婦人的繼承者,因為她為了別人靈魂的得救而忘卻了自己的水壺。」戴牧師的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可說觀察入微。時常教會裡有些人為了爭奪權利地位,致使他們忽略了對將亡的世界作見證的重要任務。那位撒瑪利亞婦人並不是一個神學家,不過她和耶穌的際遇使她情不自禁地要向世界宣佈。由於她熱心的推薦,使得許多人也與她一起信了耶穌。奇怪的是,使徒的人數雖然多達十二位,然卻沒有一人的工作成績可足與那婦人相比。聖經上說,「因耶穌的話,信的人就更多了」。這是那撒瑪利亞人作了穿針引線的工作。

我們個人為主作見證正像做穿針的工作:①我們一次只釘住一個人;②對準針眼,確知針眼開著;③取一條線來對針眼——意即你談話的內容必須使人聽懂;④把線尾弄尖;⑤使兩者相遇,產生人際關係;⑥弄清楚線已穿過;⑦把線頭拉過來,並打上一個結——意即,用一節聖經來扣住對方的心。記住這些原則,配合上一些經文,然後出去尋找你的「針頭」,你必可以碰上千千萬萬的人;有的魚網是不能用來捕魚的,因為網本身還必須清理修補。——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