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翰福音第十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約十一3這姊妹兩人可愛的地方是,她們的報信並沒有要求耶穌到伯大尼來。她們知道這是不必要的,她們相信耶穌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來看他們。奧古斯丁也說,耶穌聽到這個消息已經夠了,因為一個人既愛他的朋友,同時卻又遺棄他,這是不可能的。安德魯斯(C. F. Andrews)說,有兩個朋友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其中的一個在偏僻之地負傷倒地,另一個立刻冒戎糽R的危險,匍匐過去救他。一靠近他,負傷的朋友就望忖捋﹛G「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世人在急難中,只要一眨眼,耶穌就會立刻來到身邊。──《每日研經叢書》

 

【約十一16多馬在這時表現出大無畏的勇氣。正如施德增(R. H. Strachan)所說:「多馬的心堥S有預期的信心;雖然是畏懼,卻是至死忠心。」多馬的決定是──不論任何遭遇,他決不退縮。

佛蘭高(Gilbert Frankau)說他有一個朋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擔任砲兵觀測官。職責是坐在一只被控制住的汽球,在半空中向砲手指示砲彈未臻或是超過所要攻擊的目標。這項任務是最危險的,因為汽球既被控制著,無法逃逸;換句話說,他是敵軍飛機和砲火攻擊的對象。佛蘭高說他的朋友,「每次坐上那只汽球,就緊張萬分,然而他決不畏縮。」這乃是最高形式的勇氣。──《每日研經叢書》


十一25勝過墳墓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死亡會從我們身邊偷走我們的人,但是對跟隨主耶穌的人來說,分離只是暫時的,主耶穌的復活使我們得到一個確據,就是死亡不能抓住他,所以墳墓也不能圈住在我們之前死的孩子們、父母們、朋友們以及同伴們。主耶穌的復活是我們希望的基石。
佈道家慕迪(D.L.Moody,1837~1899),曾說到一位在英克曼(Inkerman)戰役(克裡米亞戰爭,1854年)被擊中後仍能爬回營地的士兵。當人們發現他面孔朝下地躺在那裡的時候,在他的前面的聖經是打開著的。他的手被他的血黏在那一頁上。當人們舉起他手時,他們清楚地看到那一段話。這節經文是: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1125)慕迪說:我想要的就是這樣的信仰,這種信仰即使在死亡中也能給我安慰,甚至能將我和我所摯愛的人聯在一起。在復活的榮耀中,停留在世上的黑暗與悲哀將不存在。
你正處在深深的悲痛之中嗎?如果是的,請從下面的句子中尋找安慰:因為主耶穌的復活,我們也必能復活!
他勝過死亡權勢,
他實為生命之王;
為了他所拯救的,
他戰勝所有爭端。
復活是神帶給在絕望中哭泣的人類的希望。
──《生命語》

 

【約十一25美國的一位教授勞勃布朗(Robert McAfee Brown),舉一個實例來說明這個神蹟。他曾任美國的軍中牧師;戰後,戰艦從日本護送一千五百名海軍陸戰隊的健兒返回美國退役。途中,在船上的好幾位年輕人竟要求他帶領他們查經。他很欣喜地答應所請。在航程快結束之前,他們讀到這一章。過不多久,有一個陸戰隊員來對他說:「這一章所說的一切,都是指著我說的。」他說在以往的六個月中,像是在地獄中度過。大學畢業後,他就直接進入海軍陸戰隊服役並立刻被分發到日本。他覺得生活十分無聊;於是就在外面逢場作戲,幹了許多不好的事。除了上帝之外,並沒有人知道。然而在他內心有罪惡感,覺得他的一生都毀了;雖然家人都不知道他做了甚麼,可是他覺得沒有臉再見家人。他覺得把自己謀殺了,已經死了。這個年輕人說,「然而讀了這一章聖經,我又活了過來。我知道復活的主在這堜珨〞漪O絕對真實的,因為他已經使我從死奡_活過來。」這個年輕人的罪還沒有了結;前面還有一段艱難的路要走。然而在罪惡當中,他發現主耶穌乃是復活和生命。──《每日研經叢書》


十一25~26永活的朋友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
有位常寫信給我的朋友,信尾總以永活的朋友署名。約翰福音1126節記載: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因此,他深信神會讓他一直活到耶穌再來的日子。距今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再也沒有收到他的信,我想他大概已死了。如果他死了,現在他正在天堂,我想此時他一定明白那段聖經的真正意義,並知道他的解釋是錯誤的。
耶穌所指的死亡有兩種意思:一種是肉體的死亡,也就是靈魂與肉體的分離;另一種死亡是指靈命的死亡,亦即與永生的主隔絕。當我們還未接受耶穌成為個人的救主時,我們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弗21);但當我們相信耶穌為我們的救主時,我們的靈命就得到復蘇。耶穌說,凡信他的已出死入生(約524)。信主的人雖死,但與神的關係確仍長存,因屬靈的生命是永活的。
信主的人可確信,一旦我們接受耶穌基督為個人的救主,我們就不致與神永遠隔絕。就此而言,我們用永活的朋友作署名是合適的。
因我屬主,他是我的福分,
我必不怕任何災難,
在他裡面,我得著生命,
他是永活及公義的主!
生一次,死兩次;生兩次,死一次。
──《生命語》

 

【約十一26「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麼?」

         主耶穌來賜人生命。在閱讀約翰福音時,請你一直把這個思想放在心裡。凡相信祂的人就有永生。祂是生命的水,也是生命的糧。祂來是要賜給我們「更豐盛」的生命。由於祂首先願意代我們死,所以祂也是我們的復活和生命。

         在危急和災難的時候,我們所要持定的就是生命,因為在那存亡的關頭,生命的重要性是高過一切的。當中日戰爭日軍空襲南京時,那死亡和破壞的情況,真是令人驚駭!先前多少美麗的房屋,現在轉瞬竟成瓦礫廢墟!「有誰在裡面呢?」每一個人心裡都在問這問題,驟然間,一堆廢物開始移動,一根棟樑挪開,接著有一個人爬出來,將他身上的灰塵和碎瓦抖掉。他所以能這樣做,是因他裡面還有生命!

我們是借著主耶穌的生命而活著,這生命曾經過死亡的考驗。祂宣告說:「我……又是那存活的……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118)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是最安全而又最穩妥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約十一39主樂意我們與祂同工】「你們把石頭挪開!」。在拉撒路從墳墓中站起來之前,門徒得先挪開石頭。事實上,對基督來說,用一句話吩咐石頭輥開是很簡單的事。拉撒路如何聽祂的命令從死亡中復活,石頭也會照樣聽耶穌的命令從墓口輥開。然而耶穌要祂的門徒學一個功課,就是有份於拉撒路的死奡_活。門徒們不僅挪開石頭,並在主耶穌使拉撒路復活之後,也幫他解開裹屍巾,讓他離去。神可以不藉著我們,祂自己就能夠很容易地使人歸向祂,可是祂並不這樣做。每當神偉大的事工要展開之前,所必須我們先挪開的石頭,往往是可悲的「偏見之石」。─ 慕迪《有福的盼望》

 

【約十一44不要期望過高】

我們往往說:「天助自助者」。這雖然不是一句聖經上的話,但它確實含有幾分真理。我們真不該要求上帝幫我們做那些我們自己能夠動手的事。耶穌站在拉撒路的墓前吩咐人把墓石挪開。其實祂說一句話就能移動墓口的,但祂並不這樣做,因為那些人有能力做這件事。在那些人做完他們的工作後,耶穌才叫拉撒路復活,因為這只有上帝所能做的事。耶穌又說,把布條解開讓他走。這又是眾人能做的事。凡是我們自己能夠動手的事,不要指望上帝來替我們成全。上帝可以教一塊地豐收——但農人如果不耕作、不挖地、不除草、不撒種、不施肥,那地只能長出野草。

再拿彼得在監獄的實例來說。彼得不能自己出來,上帝便差天使把他救出。天使沒有為彼得穿衣服,彼得要自己穿。天使把獄門打開(這是彼得辦不到的事),彼得出獄就到了馬利亞的家參加禱告會。彼得認得路,因此天使沒有一路伴著他。

我們的人生就像自助餐,食物都準備好了,你必須自己去拿菜。——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十一50為蜜蜂所蜇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
大祭師該亞法在談到耶穌時,無意中說中了後來發生的事情。他說:最好是一個人為百姓死,免得全國滅亡(約1150~52)。這使我想起了一個被人遺忘的真理;當耶穌在十字架上時,他承擔了我們應承擔的懲罰,他把別人的利益放在他自己的利益前。
那麼,在教會裡我們應以耶穌為榜樣,應明白教會比任何個人都重要,教會的工作比我們自己的個人權利和個人欲望更重要。我們應該問:我的行動會影響教會和基督的計畫嗎?而不應該支持自己的權利,固守己見,明知這樣做會分離教會,阻止教會的進步。
有一年夏天,我在靠近蜜蜂窩的地方采豆子,有些蜜蜂發現了我,認為我是它們的敵人。在攻擊我的時候,有兩隻蜜蜂蜇了我,為保衛它們的蜂窩而死。它們唯一的目的就是保衛蜂窩裡的其它蜜蜂。它們為了其它的蜜蜂而放棄自己的生命。
我毫不生氣,且羡慕這些蜜蜂,祈願我們也能像蜜蜂那樣,不為自己的舒適和安全,而為基督的教會的肢體而生活!
把愛你自己放在最後,你的靈性就會增長
你將會得到神的祝福,
你也會得到神所帶來的歡樂。
當我們能幫助他人時,我們對神也最有用。
──《生命語》

 

【約十一50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也是一個勇者,他不受眾人的勸阻,「不顧樞機主教,教宗,君王,和地獄鬼魔」,奮不顧身地做他所認為對的事。他在沃木斯(Worms)為批評羅馬天主教替自己辯護時,有人警告他這樣做太危險。他回答:「儘管沃木斯的惡魔和當地屋頂的瓦片一樣多,我也要去。」有人告訴他喬治公爵(Duke George)準備逮捕他時,他說:「即使喬治公爵多如牛毛,我也不怕。」馬丁路得本身不是不畏懼,他常常在發表重要宣言時,聲音和兩膝都一起顫抖;然而他有克服恐懼的勇氣。基督徒做一件對的事,絕不懼怕它的後果;所怕的乃是不敢做一件對的事所產生的後果。──《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