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七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保羅在希臘傳道】

    一、在帖撒羅尼迦:

          1.利用安息日在會堂傳道,有些人附從(1~4)

          2.有些人因嫉妒,假藉名義向官府控訴(5~9)

    二、在庇哩亞:

          1.賢明的庇哩亞人多有相信的(10~12)

          2.但因受帖撒羅尼迦猶太人的攪擾,被迫離開(13~15)

    三、在雅典:

          1.因見滿城偶像,心媯菻獢A到處與人辯論(16~18)

          2.被帶到亞略巴古(19~21)

          3.保羅在亞略巴古的信息:

                (1)從『未識之神』講起(22~23)

                (2)真神乃是創造萬物並賞賜一切的主宰(24~26)

                (3)神要人尋求而認識祂(27~28)

                (4)人因無知而拜錯神,如今神要人悔改(29~30)

                (5)神已定了日子,要藉基督審判世人(31)

          4.眾人聽了,有譏誚的,有敷衍的,但也有幾個信的(32~34)

 

貳、逐節詳解

 

【徒十七1「保羅和西拉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在那埵陬S太人的會堂。」

    〔原文字義〕「暗妃波里」雙城;「亞波羅尼亞」亞波羅的屬地。

    〔文意註解〕「保羅和西拉經過暗妃波里、亞波羅尼亞,」從腓立比到暗妃波里,約距五十公里;再從暗妃波里到亞波羅尼亞,約距四十五公里。

          「來到帖撒羅尼迦,」『帖撒羅尼迦』是馬其頓的首府,位於腓立比西南方約一百六十公里處,境內有一個猶太人集居區。

          當保羅和西拉到帖撒羅尼迦開闢新工場的時候,本書的作者路加可能留在腓立比,所以一直到《使徒行傳》第二十章,才又恢復以複數第一人稱『我們』來稱呼保羅的同工團(徒廿5~6),在此之前,均用複數第三人稱『他們』。

 

【徒十七2「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一連三個安息日,本次t經與他們辯論,」

    〔原文字義〕「本著」從,基於,依據(out of)

    〔文意註解〕「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這個規矩,不是指他有守安息日的規矩,而是指他每到一個地方,便會『習慣地』利用猶太人在安息日聚集於會堂聽人講解聖經的機會,對猶太人傳福音。

          「一連三個安息日,」此話並不是說保羅也守安息日,因為他深悉安息日的屬靈意義,不受律例、規條的束縛(西二14~1721);若是保羅為的是守安息日,就不只一連三個安息日,乃是每一個安息日了。

                『三個安息日』在原文又有『三個七天』的意思;這句話也不是說他在帖撒羅尼迦僅僅停留了一連三個星期,因為他在此地曾不只一次收到腓立比教會送來的禮物(腓四16),還需親手作工供養自己(帖前二9);並且已經得著了一些弟兄們(610),建立了一個新的教會(帖前一1;三1~2)。所以在這事件以前,想必已經停留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本次t經與他們辯論,」『本著聖經』指根據舊約聖經,因為當時還沒有新約聖經;『辯論』就是據理爭論;傳福音時有時候免不了與人辯論,但辯論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能讓其餘旁聽的人認識真偽,得到造就;壞處是對爭辯的對方最多能叫他口服,卻不能叫他心服,往往辯贏了對方,卻使對方更加心硬。保羅在本章有兩次辯論(17),但兩次似乎都沒有得到預期的好結果。因此,若是可能的話,宜儘可能避免與人辯論。

    〔話中之光〕()我們也要學習保羅的榜樣,不輕易放過傳福音的良好場所(會堂)和時機(安息日)

          ()我們與人談福音和講道,總要以聖經為主要內容和根據。

          ()基督徒的信仰,乃是完全根據聖經;如果不是根據聖經,任何有關信仰真理的爭辯,就絲毫沒有意義。

          ()聖經是我們最高的指導原則,我們的言行和為人,都須以聖經為準則。

          ()馬丁路德對審問他的人說:『如果你們能從聖經中指出我所說的是違反聖經的教訓,那我就承認我錯了!否則,我站在這堙A願神與我同在。』

 

【徒十七3「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奡_活;又說:『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就是基督。』」

    〔文意註解〕「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講解陳明』即展開聖經的先知預言,將新近發生應驗這些預言的事實一一陳明;『基督必須受苦』即按著預言強調基督受苦的必要。

          保羅信息的主題是聖經早已預告彌賽亞要來,並要受苦、受死,然後復活;既然耶穌的一生應驗了這些預言,祂當然就是這位彌賽亞。

    〔話中之光〕()保羅不僅傳講基督受苦的信息,他自己也交通於基督的受苦(西一24);他所傳講的,就是他所經歷的。

          ()基督是聖經描述和預言的中心對象和內容;我們讀聖經,必須讀出聖經堶悸滌繴(約五39~40)

 

【徒十七4「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並有許多虔敬的希利尼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

    〔文意註解〕「就附從保羅和西拉,」『附從』指從一般立場中分別出來,轉依附在某特定的立場上;『附從保羅和西拉』指附從保羅和西拉所傳的耶穌基督。

          「並有許多虔敬的希利尼人,」『虔敬的希利尼人』指敬畏神的外邦人(徒十2)

          「尊貴的婦女也不少,」『尊貴的婦女』也許是指該城領導人物的妻子們,但她們本身也很有地位,值得尊重(徒十二12)

 

【徒十七5「但那不信的猶太人心媔妒,招聚了些市井匪類,搭夥成鞳A聳動合城的人闖進耶孫的家,要將保羅、西拉帶到百姓那堙C」

    〔原文字義〕「招聚」接受,帶在旁邊;「市井匪類」在公共場合為非作歹的人;「搭夥成群」聚集在一起;「聳動」煽動,引起騷亂。

    〔文意註解〕「聳動合城的人闖進耶孫的家,」『耶孫』想必是那些聽信保羅所傳福音者之中的一人(4),並且給保羅和西拉提供住宿(7)。也許他把家打開作為教會聚會之用,所以當時有幾個弟兄在那(6)

    〔話中之光〕()「嫉妒」是人際關係的致命傷;任何人若容許心中有一點點的嫉妒,就會作出極可怕的事來。

          ()同工之間若存有「嫉妒」之心,往往會演變成聚眾興師問罪,在教會中造成分門別類。

 

【徒十七6「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幾個弟兄拉到地方官那堙A喊叫說:『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堥茪F,』

    〔文意註解〕「天下」居人之地。

    〔文意註解〕「就把耶孫和幾個弟兄,」可見他們一歸信了主,就在耶孫的家中開始聚會(5)

          「拉到地方官那堙A」『地方官』原文是『城市統治者』(8)

          「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堥茪F,」『攪亂天下』意即煽動顛覆政府的革命(7)

    〔話中之光〕()宗教常會利用屬地的權勢,來阻撓基督福音的傳播。

          ()福音的來到,乃是要在我們的心中、家庭、社會,建立一個新的關係、新的秩序;真是一個天翻地覆的改變。所以從這方面的意義來看,信徒應當發揮「攪亂天下」的作用。

 

【徒十七7「『耶孫收留他們。這些人都違背該撒的命令,說另有一個王耶穌。』」

    〔文意註解〕「這些人都違背該撒的命令,」據說當時曾有詔令,禁止百姓預言皇位的更迭。

          「說另有一個王耶穌,」保羅可能在傳講中提到主耶穌還要再來(帖前一10),那時祂要作王(啟十一15),不信的猶太人就以此為把柄,誣告保羅圖謀推翻羅馬皇帝。叛亂罪在羅馬帝國是最嚴重的指控。

    〔話中之光〕()耶穌是王。對接待祂的,就作撒冷王,叫他們得著平安;對拒絕祂的,就作公義王,叫他們不安(太二2~3)、驚慌(8)

          ()人最大的問題,乃是心不尊主為大(路一46),不讓祂在心中作王掌權。

          ()人不尊主為王,常想要以自己為王,自己爭不過,就找一位『該撒』來與主相爭;你的『該撒』究竟是誰――瑪門?權慾?學問?

 

【徒十七8「眾人和地方官聽見這話,就驚慌了;」

    〔話中之光〕()屬世的人和屬地的權勢對於『另有一個王耶穌』(7)並不瞭解,總是「驚慌」失措,以為基督教對他們有害無益。

          ()主真實見證人的見證,具有震撼人心的能力。

 

【徒十七9「於是取了耶孫和其餘之人的保狀,就釋放了他們。」

    〔文意註解〕「於是取了耶孫和其餘之人的保狀,」『保狀』指保證書,具保人以身家擔保不再收留保羅等人,以維護社區的安寧。保羅後來對帖撒羅尼迦信徒說『撒但阻擋了我們』(帖前二18),可能指的是此事。

 

【徒十七10「弟兄們隨即在夜間打發保羅和西拉往庇哩亞去。二人到了,就進入猶太人的會堂。」

    〔文意註解〕「往庇哩亞去,」『庇哩亞』是馬其頓省境內的另一座城,位於帖撒羅尼迦西南方約八十公里處。

    〔話中之光〕保羅遇逼迫卻沒有氣餒,勇往直前,到處為主作見證。名佈道家李文斯頓曾說:『無論甚麼地方,我都願意去,只要不是退後而是向前便可。』

 

【徒十七11「這地方的人賢於帖撒羅尼迦的人,甘心領受這道,天天考查聖經,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

    〔原文字義〕「賢於」尊貴,高尚,優生;「考查」查問,搜尋,看透。

    〔文意註解〕「這地方的人賢於帖撒羅尼迦的人,」『賢於』意指較為開明,沒有偏見;全句是說當地的猶太人比在帖撒羅尼加的猶太人較易理喻。

          「天天考查聖經,」『考查』在原文的意思是『搜尋』,好像丟了一件東西,要翻箱倒篋地去搜尋那一件東西;考查聖經,就是不急地、慢慢地、仔細地來讀聖經。我們對於聖經要用搜尋的態度來讀它,每一句話都要讀到領會了才算數。讀的時候要問:這句話是甚麼時候寫的?是誰寫的?是寫給誰的?是在甚麼情景媦g的?有甚麼感覺?為甚麼寫這句話?寫這句話是要達到甚麼目的?我們把這些問題慢慢地在那堸搳A仔細地在那塈鉾狙蛂A一直等我們找到了我們所要的才可以。

    〔話中之光〕()賢明的人不固執己見;換句話說,頑固的人乃是愚蠢的人。

          ()被神的話誇獎為『賢明』的條件:(1)甘心領受――渴慕的心;(2)天天考查――殷勤追求;(3)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慎思明辨。

          ()我們對於主的道,應該:(1)存心領受;(2)殷勤追求;(3)慎思明辨。

          ()英國解經王子摩根說:『解經的秘訣無他,乃是用功讀聖經,用功再用功。』

          ()我們若要「曉得這道是與不是」,便須「考查聖經」;聖經乃是辨明真理的惟一根據。

          ()基督徒若想提昇我們信仰的內涵,乃要從研讀聖經入門。

          ()神的話不是昨天說的是一樣,今天說的又是另一樣;神的話從來沒有改變。舊約和新約乃是一貫的啟示,所以我們若要瞭解任何一部分的聖經,便須考查全部的聖經,才能得著正確的認識。

          ()所有話語的執事,都是倚靠神所已經說的話,沒有一個人能夠在聖經之外得啟示。有誰得的啟示是在聖經之外的,那一個啟示就是異端,決不可以相信。

 

【徒十七12「所以他們中間多有相信的,又有希臘尊貴的婦女,男子也不少。」

    〔話中之光〕聖經能使人有得救的智慧(提後三15);人越考查聖經(11),就越能相信主。

 

【徒十七13「但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知道保羅又在庇哩亞傳神的道,也就往那堨h,聳動攪擾眾人。」

    〔文意註解〕「聳動攪擾眾人,」這些猶太人重複他們在帖撒羅尼迦對保羅的壓力。

    〔話中之光〕()福音事工在那埵言\,撒但就在那媬陸_反對和破壞;所以我們不可因一時的成功,而在靈媄P懈下來。

          ()福音事工的拓展,並不是一件簡單、愉快的事;傳福音的人必須準備好,隨時會遭遇到人們的反對。

 

【徒十七14「當時弟兄們便打發保羅往海邊去,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亞。」

    〔文意註解〕「當時弟兄們便打發保羅往海邊去,」『弟兄們』指庇哩亞的信徒;『往海邊去』不一定是為著乘船,因為從庇哩亞到雅典(15)的公路也是沿著海邊。

 

【徒十七15「送保羅的人帶他到了雅典,既領了保羅的命,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這堥荂A就回去了。」

    〔文意註解〕「送保羅的人帶他到了雅典,」『雅典』是亞該亞省的重要城市,但非首府(首府是哥林多);它是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大哲學家的家鄉,為希臘文學、藝術、哲學的中心。

          「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這堥荂A」提摩太可能先被保羅差遣返回帖撒羅尼迦去堅固信徒(帖前三1~6),然後和西拉一同到哥林多與保羅會合(徒十八5)

 

【徒十七16「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看見滿城都是偶像,就心媯菻獢F」

    〔原文字義〕「心」靈;「著急」激動,激憤。

    〔背景註解〕「看見滿城都是偶像,」雅典城中廟宇林立,且率皆巍峨宏敞,極壯觀瞻;又在街頭巷尾和公園各角落,豎立無數的偶像,其雕刻之精,舉世無匹。據說雅典城內的偶像,比希臘其他各地的總合還多;因此有人說:『在雅典城尋找神(指假神偶像),比尋找人更容易。』

    〔文意註解〕「就心媯菻獢A」指保羅的心靈被滿城的偶像激動起來,堶惘釩雰I重的負擔。

    〔話中之光〕()保羅所到之地,乃是以神的眼光去觀察週遭的人事物;求主也給我們有這樣的眼光。

          ()凡是屬於偶像,屬於迷信和邪教的東西,被人跪拜或尊敬的,基督徒的心都當憎惡。

 

【徒十七17「於是在會堂婸P猶太人和虔敬的人,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

    〔文意註解〕「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辯論,」『市上』並不是指買賣的街市,而是指市民言語論壇所在地。

 

【徒十七18「還有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爭論。有的說:『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有的說:『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

    〔背景註解〕「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它們是古代希臘最負盛名的兩大哲學學派。『以彼古羅派』是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Epicurus,主前341~270)所創的學派,它教導人『快樂』乃人生最高的美德,但不是指轉瞬間的快感或短暫的滿足,而是從互愛、勇敢、中庸之道中獲得的快樂和滿足;不過到了保羅的時代,這種哲學已淪為『享樂主義』,強調滿足肉慾的思想體系。『斯多亞派』則是同一時期另一位希臘哲學家哲諾(Zeno,主前340~265)所創,它教導人『自足』(self-sufficiency)乃人生最高的美德,人應該順應理性而活,克己制慾,使自己能完全不為情感因素所左右;在保羅的時代,這種哲學已變為『禁慾主義』,並且狂妄自負的思想體系。以上這兩派哲學各走極端,常有爭論。

    〔文意註解〕「還有以彼古羅和斯多亞兩門的學士,」『學士』原義是哲學士,意指喜愛智慧者。

          「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胡言亂語的』原文意思是『撿拾種子者』,指像一隻雀鳥在街道上隨處啄食種子;其後轉義為市井中遊手好閒、不求甚解之輩,他們撿拾別人的牙彗――即零碎的學問,自己尚未將其融會貫通,就到處亂說一通。當時有許多辯士,就這樣靠著一張嘴巴亂講話來餬口。

          「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有些解經家認為,雅典的人可能以為保羅是在傳講兩位新近流行的神祇――耶穌(男神)與復活(女神)

 

【徒十七19「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說:『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

    〔文意註解〕「他們就把他帶到亞略巴古,」『亞略巴古』原文意思是『亞里斯山』;亞里斯是希臘的雷神和戰神。亞略巴古位於雅典上城正西及市集南面,是一個離開地面約十公尺的突起小山丘,該處曾一度設有議會(亞略巴古院),在宗教和教育方面頗具權威,他們自視為引進新宗教與異邦神祇的監管人,也審查周遊講學人士的資格。

          「你所講的這新道,我們也可以知道嗎?」雅典人喜歡將新聞說說聽聽(21),初聽到主的道還覺得是『新道』,就出於好奇心想知道更多。

    〔話中之光〕主的道是永遠常新的,對於領受的人具有新生的能力。

 

【徒十七20「『因為你有些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我們願意知道這些事是甚麼意思。』」

    〔原文直譯〕「因為你把一些令人奇怪的事傳到我們耳中,所以我們想要知道這些事的究竟。」

 

【徒十七21(雅典人和住在那堛澈人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

    〔文意註解〕「只將新聞說說聽聽,」直到幾個世紀之前,仍有雅典的政治家曾經譴責雅典人喜歡聽聽最近的新聞,而不留心較急切、較重要的事。

    〔話中之光〕許多信徒對於聽道的態度,也好像雅典人一樣,只將道理當作「新聞說說聽聽」,一點也沒有渴慕尋求的存心,難怪聽道聽了多年,仍看不出屬靈的長進來。

 

【徒十七22「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眾位雅典人哪,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

    〔文意註解〕「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此處的『亞略巴古』應是指一個團體(34),而不是指一個地方(19)

          「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敬畏鬼神』原文意即『迷信』;這個字可用來恭維或批評人,端視使用這個字的人是否連自己也包括在內,所以需要聽畢全部的話,才能斷定說者的用意何在。

    〔話中之光〕「敬畏鬼神」的思想乃是與生俱來的,與人們的文化水準無關。並非知識低落、野蠻未開化的人,才會迷信;事實上,許多高知識分子的行徑,證明他們的內心深處也有「敬畏鬼神」的傾向。

 

【徒十七23「我遊行的時候,觀看你們所敬拜的,遇見一座壇,上面寫“未識之神”。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告訴你們。」

    〔背景註解〕古時希臘人怕因疏忽而開罪任何神祇,所以供奉一個『未識之神』的神牌,以防掛萬漏一。

    〔文意註解〕「上面寫“未識之神”,」『未識之神』這四個字表明了兩件事實:(1)他們在冥冥之中知道有神存在;(2)但他們卻不認識這位神。

    〔話中之光〕()雅典雖然出產舉世聞名的大哲學家如蘇格拉底、柏拉圖等,但雅典人卻不認識真神;世人憑自己的智慧不能認識神(林前一21)

          ()無知的世人雖然不認識神,但內心深處有著一種敬拜神的傾向,這正如一條沒有定向的溪流,我們基督徒有責任傳福音把這溪流疏導歸入正途。

 

【徒十七24「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

    〔文意註解〕「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表示這位神乃是一位有位格的創造主宰,與泛神論的斯多亞哲學觀點成對比。

          「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司提反也講過此話(徒七48)

    〔話中之光〕()我們若要引導異教徒認識神,最好從神的創造說起。

          ()神乃是超越宇宙萬物的神,天地之大,也不足以容祂――何其無限無量!因此祂絕「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受到人工的限制,固定在某一處所,或某一班人中間。

          ()「人手所造的殿」,不是神安息的地方;所以我們敬拜神、和神交通來往,必須離開物質的層面,而進到心靈的層面,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四23~24)

          ()服事神的人最大的危機,就是常會不知不覺地將神『關住』、『限制』在自己手中的工作,將「天地的主」變成自己事工的僕人。

 

【徒十七25「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

    〔文意註解〕「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神無需人的供給,這個言論與以彼古羅派的觀點相符。

          「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神是一切生命之源,這個言論與斯多亞派的觀點相符。

    〔話中之光〕()神不是靠人的支持才生存的,祂是那位支持人類生存的神。祂乃是將人類所賴以生存的萬物,甚至生命賜給人類。

          ()神是一切「生命、氣息、萬物」的本源,祂不但豐滿無缺,並且樂意將祂的豐滿賞「賜給萬人」;所以我們親近神,不但不致有所虧損,反而『恩上加恩』(約一16),源源得著供應。

          ()我們服事主,表面看好像是我們給了主甚麼好處,實際上是讓主有機會賞賜好處給我們。

 

【徒十七26「祂從一本(本:有古卷是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文意註解〕「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一本』指一個先祖、血統、家系、種族(stock)。這話指明萬族均同出一源,就是亞當(創二7);這個說法與雅典人的迷信相違,他們相信他們的祖先是由雅提迦(Attica)的土壤而生。

          「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列國的興衰和各族定居的區域,乃出於神預先的策劃(申卅二8)。以彼古羅派認為萬事萬物均隨機遇,故與聖經的觀念相反。

    〔話中之光〕()「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沒有一個種族不是屬於神的;作為基督徒,千萬不可存著種族的優越感,在神面前沒有人能自負。

          ()主曾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啟五9);任何人都可以親近神。

          ()猶太人和希利尼人並沒有分別;因為眾人同有一位主,祂也厚待一切求告祂的人(羅十12)

          ()神在導演歷史。在過去,祂是萬國興亡的幕後主導者;如今,祂的手仍在控制著一切。

 

【徒十七27「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

    〔原文字義〕「揣摩」觸摸。

    〔文意註解〕「或者可以揣摩而得,」『揣摩』意指有如人在暗中摸物,靠著觸感來體會其真相。

          「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暗示祂是無所不在的靈。

    〔話中之光〕()神造人的時候,便賞賜給我們一種尋求祂的本能,使我們本能地渴慕神,雖在黑暗中仍不斷摸索找神。

          ()神對我們人惟一所要求的,就是「尋求」「而得」著祂,也就是以祂為至寶、為目的。尋求神的人有福了,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太七8)

          ()「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祂正在我們的口堙A在我們的心(羅十8)

          ()神雖然偉大到『不住人手所造的殿』(24),但祂並非遠在人所不能及的地方,祂總是與我們信徒同在,和我們一同生活、行動。

 

【徒十七28「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祂所生的。”」

    〔原文字義〕「所生的」種,族,類。

    〔文意註解〕「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此句引自革哩底詩人伊庇麥尼德(Epimenides,約主前六百年)所著之《革哩底家》詩。伊氏在該詩中如此寫著:『聖潔至高者阿!他們為你造了一個墳墓,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然而你不是死的;你永遠興起,永遠活著,因為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你。』保羅在別處也曾引用了這段詩的另一句(多一12)。據說伊氏曾勸勉雅典人在雅典城並它的周圍設立『無名神壇』。

          「就如你們作詩的,」『作詩的』原文為複數詞。

          「我們也是祂所生的,」此句引自基利家詩人亞拉塔士(Aratus,約主前270)所著之《費諾緬那》詩;或克林特斯(Cleanthes,約主前300)所著之《丟斯頌》,也寫過同樣的話。

                『所生的』這字在聖經都是譯作『種類、族、列國』;惟有在此譯作『所生的』。這字與『兒子』大有分別;惟像『兒子』一樣,也是一個名詞。所以這堨u說到世人是神的族類,並不以世人作神靈性上的兒子。並且看上下文,更明白保羅所說的,是指著人是神『所造的』。

          保羅的聽眾都是研究哲學的外邦人,因此從他們能同意的地方講起,然後指出異教思想與基督信仰不同處。

    〔話中之光〕()我們一切的一切,莫不都是出自神的,也是仰賴於神的;因此我們該好好敬愛祂,信靠祂,也可安息於祂。

          ()若沒有這位又真又活的神,我們就連一刻也不能生存;我們若離開了神,就是雖生猶死――有如行屍走肉。

 

【徒十七29「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

    〔原文直譯〕「我們既是神的族類,就不應當以為那用人的手藝和想像所雕刻的金、銀、石頭,彷彿成了那神聖的。」

    〔原文字義〕「神性」神聖的;「心思」想像,意匠。

    〔文意註解〕「我們既是神所生的,」保羅這句話只不過指明人的生命乃是出於神,他在此並沒有意思說,不信的人堶惜]有神的生命。只有信徒才真正是由神而生――重生――堶惘陳囿漸糽R和性情(約壹五12;彼後一4)

          「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刻的金、銀、石,」換一句話說,我們不應當用具體的死物,來代表那位賜生命氣息與萬人的活神。

    〔話中之光〕()人們常常在不知不覺中敬拜了人手所造的東西――如果我們把全部的時間、思想與精力都獻給某些事物,這便是在敬拜人造之物了。

          ()我們不但無法用「手藝、心思」來表達神,連我們的言語、文字也無法充分的表達祂,所以認識神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我們的心靈媟q拜祂、與祂交通來往,實際地經歷祂。

 

【徒十七30「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

    〔文意註解〕「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神並不監察,」意指在此之前,神寬容了世人因無知所犯的罪(羅三25)

          「如今卻吩咐各處的人都要悔改,」『如今』就是現在。『悔改』原文意思是『改換一個心思』;指對神、對人、對己、對罪等看法的徹底改變,在思想上更新。悔改不能獨立於信心之外,使人得救的信心包括了悔改在內。

    〔話中之光〕()凡悔改相信的,都可得救;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後六2)

          ()人無知與摸索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如今認識神的知識,已經在基督塈馴揭露出來了。我們應當趁著還有今天,趕快來就近祂。

 

【徒十七31「因為祂已經定了日子,要藉糸◣珜]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叫祂從死奡_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

    〔文意註解〕「要藉糸◣珜]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祂所設立的人』指耶穌基督;當基督再來的時候,祂要按公義審判萬民(太廿五31~46;詩九十六13)

          「並且叫祂從死奡_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可信的憑據』意指確實的證據。基督的復活給了我們一個確實的證據,表明神已經承認了基督在十字架上流血受死的功效,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使我們得以在神面前稱義(羅四25)。基督從死奡_活,也是我們確信祂還要再來審判世人的憑據。

    〔話中之光〕()父不審判甚麼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與子(約五22);因為必須是『人子』,才堪作人類的審判主(約五27)

          ()審判的日子即將來臨。生命是到基督審判臺前的旅程,也許有的人生命尚未到達終點,還活著的時候,審判的主就來臨了。

          ()復活的基督,是我們可信的憑據;根據我們對主復活生命的經歷,我們有肯定的把握,神對我們不再是『未識之神』(23),而是又真又活的神(帖前一9)

          ()人若要認識並相信神,惟一的途徑乃是藉著那「從死奡_活」的基督,因為祂是我們「可信的憑據」。

          ()我們對這位復活的基督,是漠視無知呢?還是珍惜追求呢?我們對祂的態度相當緊要,因為這是神將來審判我們的準則和依據。

          ()神接受基督的死,我們接受基督的復活。我們不但要相信基督為我們而死,也要相信基督為我們而復活。

 

【徒十七32「眾人聽見從死奡_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又有人說:『我們再聽你講這個吧!』」

    〔文意註解〕「眾人聽見從死奡_活的話,就有譏誚他的,」根據希臘人的哲學思想,他們雖然相信靈魂不滅,但不相信死人復活。

    〔話中之光〕()直到如今,復活的道理仍是許多自命有頭腦學識之人的絆腳石,但它乃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堅。

          ()知識分子對福音的反應很冷淡,可見古今皆然。

          ()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世人憑自己的智慧,不能認識神的救恩。我們所以能相信主,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一1821;二5)

 

【徒十七33「於是保羅從他們當中出去了。」

 

【徒十七34「但有幾個人貼近他,信了主,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還有別人一同信從。」

    〔文意註解〕「但有幾個人貼近他,」『貼近』原文意即堅定地握著某些事物或人;這堿O指他們不但接受保羅的教訓,而且堅持。

          「其中有亞略巴古的官丟尼修,」『亞略巴古的官』大概是指議會的成員;『丟尼修』據傳說他後來成了雅典的監督,但無法證實。

          「並一個婦人,名叫大馬哩,」『大馬哩』身為一個婦人,能夠參與亞略巴古的集會,必然是一個受過教育、頗有社會地位的外邦婦女。

 

叁、靈訓要義

 

【保羅的講道法】

    一、本著聖經講(2)

    二、由舊約預言中講明基督必須受害、復活(3)

    三、由新約事實說明耶穌已經受害並復活(3)

    四、結論,耶穌就是基督(3)

 

【保羅的傳福音方式】

    一、辯論(217)

    二、講解(3)

    三、陳明(3)

    四、宣傳(313)

    五、傳講(18)

 

【基督福音的三大阻力】

    一、猶太的宗教(513)――對祖傳宗教規條的熱心

    二、羅馬的政治(6~9)――對自己既得權勢可能有害的戒心

    三、希臘的哲學(18~2132)――對外來新道理的輕視與不關心

 

【抵擋主見證者的描繪】

    一、反對的動機――心媔妒(5)

    二、反對的核心人物――招聚了些市井匪類,搭夥成群(5)

    三、反對的外圍――聳動合城的人(5)

    四、反對的作法――拉到地方官那(6)――藉助政治力量

    五、反對的口實――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堥茪F(6~7)

 

【對知識分子講道的範例】

    一、從聽者已知的事說起(22~23)

    二、糾正世人對神的錯誤觀念(24~2529)

    三、解明神之所以為神的道理(24~28)

    四、陳述神與我們人的關係(27~28)

    五、引用聽者所明白的哲理來證明(28~29)

    六、勸勉眾人務要把握機會悔改(30)

    七、指明將來必有公義的審判(31)

 

【『未識之神』的描繪之一】

    一、祂是造物的主(24)

    二、祂是天地的主(24)

    三、祂是賜恩的主(25)

    四、祂是生命的主(2628)

    五、祂是可得的主(27)

    六、祂是監察的主(30)

    七、祂是審判的主(31)

    八、祂是可信的主(31)

 

【『未識之神』的描繪之二】

    一、大能的造物者(24)

    二、天地的統治者(24)

    三、豐富的賞賜者(25)

    四、人類的管理者(26)

    五、看不見的靈(27~28)

    六、慈愛的父親(28~30)

    七、公義的審判官(31)

 

【真神與人類的關係】

    一、祂給人類創造可居住的宇宙,祂不住人手所造的殿(24)

    二、祂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人類,祂不用人手服事、供應祂(25)

    三、祂創造人類(26),祂不是人類所能用手藝、心思製造的(29)

    四、祂預定人類的年限和疆界(26),祂卻是永活並無所不在的(27)

    五、祂供給人類生命的本能(28),祂要我們人藉此本能來尋求、揣摩而得著祂(27)

    六、人類是祂所生的(28~29)的活物,所以不可將祂當作死物(29)

    七、祂寬容人類的期限已過,祂要人趁著還活著的時候悔改(30)

    八、祂為人類設立了基督,我們人必須藉著基督才能通過祂公義的審判(31)

    九、祂叫基督從死奡_活,給人類作可信的憑據(31)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使徒行傳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使徒行傳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