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六1「那時,門徒增多,有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向希伯來人發怨言,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

「天天的供給」:原文是「每天的服事」,由後文看來,就是指「每天的食物供應」這件事。
    「寡婦」:基本上猶太社會有制度與系統會去照顧社會上無依無靠的人。但這群寡婦很可能因為是以希臘文為主要語言,被當地以亞蘭文為主要語言的社會所忽略,甚至在教會中這群人也可能因為語言的關係成為少數族群,以致需要被忽略。──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六1路加指出,這次教會問題的來由,是由於人數逐漸增多。希伯來希利尼(九29∼十一20)顯然是一個對比。經過許多研究,大部份人都同意希伯來人是指說閃族語系的猶太人,他們也懂一些希臘語。我們大可以肯定,幾乎每一個猶太人都至少懂一點希臘語,因為這是地中海以東世界的通用語。他們所用的閃族語系,大概是亞蘭語,不是希伯來語。相對之下,希利尼人則是說希臘語的猶太人,他們完全不懂亞蘭語,或祇懂一點點。這兩班猶太人很可能是用自己的語言敬拜,他們信了主之後,也仍然這樣行。前者主要是巴勒斯坦原籍的人,後者則主要是分散各地的猶太人,後來定居在耶路撒冷。後者比前者更易於接受各方面的影響,但我們必須強調,他們仍十分重視自己猶太人的身份。希利尼猶太人對聖殿有很強的親切感。希利尼人的怨言,就是教會在供給窮人的事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那時分散各地的猶太人,不少寡婦回耶路撒冷終老。她們不能工作自給,一旦用盡所有的,或錢財施贈完了,就會陷入困境。──《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六1在基督教會埵釣熇媯S太人。在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他們說古代傳下來的亞蘭語,而以他們的生命中未有外族混入為榮。又有一些從外國來的猶太人,他們為五旬節上來,卻發現了基督。這些人,許多離開巴勒斯坦已經許多年;他們忘了他們的希伯來語,只說希臘語。其結果自然是那些說亞蘭語的,在靈性上自負不凡的猶太人,鄙視那些由外國回來的猶太人。這種輕蔑的態度影響了每天的供給,說希臘語(希利尼語)的猶太寡婦便埋怨,說他們忽略了──可能是故意的──她們。──《每日研經叢書》

 

【徒六2「十二使徒叫眾門徒來,對他們說:“我們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

    「管理飯食」:原文是「服侍桌子」,可能是「管理食物」或「管理財務」的意思。──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六24路加在這裡才開始把使徒稱作十二使徒(見一26,二14),可能是與下面的七人相對照。他們回答這批評其實是指向他們的,他們承認同時教導和濟貧,擔子太沉重。事實上,他們兩樣都未能做得完善。一方面照顧窮人的事遭受批評,一方面自己也覺得在禱告和傳道的事工上,未能專心。這不是說管理飲食比禱告傳道低一級,乃是說十二使徒被選召的本意,是見證和傳道。解決的辦法,就是另選一批領袖來管理飲食。雖然管理一字與譯為執事的一字為同一字根,注意路加並沒有稱這七人為執事;他們的工作並沒有正式的名稱。七人的選派,正合猶太人的慣例,特別的職務多選出七位委員負責。這七人特出之處,就是具有智慧(六10,七1022)和聖靈,也就是有聖靈所啟發的智慧,這點與約書亞蒙選召相似。──《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六3「所以,弟兄們,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們管理這事。」

    「被聖靈充滿」:原文是形容詞,應該翻譯成「聖靈充滿的」或「滿有聖靈」,用來描述這人日常的的特質,而不是特殊的經歷。──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六4「但是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

在服事的工作上,有些是十分重要,如照顧寡婦等的事,但是這些工作仍會耽誤繼續代禱的職事。他們這群使徒一定十分著重禱告的氣氛與精神,也會感到在這一方面似嫌不足,所以他們需要分工,有的管理飯食事務,照顧教會的慈善工作,有的就可以專心在王座前祈求,從天上得著能力與福分,而有智慧與力量,盡重大的責任。

我們在這世上都有許多用處,我們只能揀選一項,是最適合我們的,我們可以好好作的,為幫助這世代的人。在我們忙碌的工作中,我們可能忽略,是我們最能貢獻給神國的事。注意我們該專心,祈禱的靈常找最純潔,最熱切的心靈使祂可將自己交托給他們。你要將自己這樣獻上!

「到那日,」主是指五旬節,「你們可奉我的名祈求。」只有當我們被聖靈充滿,才會感到那真正的能力向神求,領受最豐富的福分,不但為我們自己,也為別的人。多有禱告,就多有福分,缺少禱告,必缺少福分,沒有禱告,必沒有福分。

「神的道興旺起來。」(第七節)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六56十二使徒的建議,是在教會的一個聚會中提出,得著大家的贊同。七個候選人是由教會會友提出來的,不是使徒所提。七人的名字全是希臘文,表示他們全都不是巴勒斯坦的猶太人,當然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也有用希臘名字的(安得烈、腓力),但除了腓利之外,這些名字都不像巴勒斯坦人會取的。司提反和腓利列在名單最前頭,原因是他們在後面故事中地位重要;作者更讓我們多認識司提反,描寫他是大有信心的人。最後的一位是個進猶太教的人,他也可以算作正宗的猶太人。這裡的腓利不是作使徒的腓力(見八5,廿一89)。人既選定了,就帶到十二使徒面前,把工作委託他們,為他們禱告並按手在他們頭上。整個故事叫人聯想起選馬提亞時的情形(一1526),但最接近的故事,就是摩西的助手約書亞被按手委任,記在民數記廿七1523。這儀式代表了權力的委任,伴隨的禱告就是求聖靈充滿受託的人(參申卅四9)。委任拉比時也用同樣的儀式,不過我們不清楚這儀式可否追溯自第一世紀。參八17,十三3,十九6。──《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六6「叫他們站在使徒面前。使徒禱告了,就按手在他們頭上。」

    「禱告了,就按手在他們頭上」:原文沒有「使徒」,所以也有可能禱告按手設立執事的是眾門徒而不是使徒。不過門徒人數眾多,而此時這七人是站在使徒面前 ,所以使徒按手還是比較可能。──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六6使徒按手在人的頭上有何用意?】

答:關於按手之事,在聖經中記載甚多,其關係各異,如在舊約聖經內第一次提到按手,是雅各按手在以法蓮,瑪拿西兩人的頭上,用於祝福時(創四八14)。以後有亞倫及其子孫祭司等按手在祭牲的頭上,用於獻祭時(出廿九101519,利一4,三2813)。有眾人按手在咒詛聖名犯罪的人身上,用於行刑時(利廿四14)。有以色列人按手在利未人的頭上,以示設立繼承首領聖職時(民廿七1823,申卅四9)。在新約聖經內提到按手的事,如主耶穌按手在孩童的頭上祝福(太十九1315)。按手在病人身上醫病(可五23,六5)。又如使徒按手在信主的人頭上,使受聖靈(徒八1819,十九6)。按手在七人頭上,以示專司飲食供給之事(徒十三2-4),以及為提摩太按手接受聖職之事,皆常行按手之禮(提前四14,提後一6,參三四七題)。按手常與祈禱並舉(徒六6,八1517,十三3),以期求神賜下需要的恩賜來,但這按手之禮,聖經並無明文必行之禮也(提前五22,來六2)。——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徒六7「神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

    他用一個慣用辭句(十二24,十九20):神的道興旺起來;傳揚的工作興旺,得人歸主的果效也興旺。因此門徒的人數繼續增加,甚至有些祭司也信了,可見使徒在希伯來人中的工作大為擴展,跟著在8節之後,又提到在希利尼人中的工作。祭司大概是指屬於耶路撒冷聖殿的祭司,那時為數甚多(估計有一萬八千祭司和利未人;他們每年輪值兩個禮拜,路一8)。有一理論說,這些祭司屬於昆蘭集團,是被聖殿解職的,這種說法不大可能。信從了這道,就是順從了福音中信心的呼召(參帖後一8)。──《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六8「司提反滿得恩惠能力,在民間行了大奇事和神跡。」

    「行了」:原文的時態表示這是「持續的行」。──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六8說司提反滿得恩惠能力,也許用意在把他和使徒們平列(四33)。他是恩賜是由於他被聖靈充滿──留意這是他未被立為七人之一以前,已經具備的了。恩惠的意思不甚明確,但正如四33,可能是指神恩惠的大能。──《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六1011耶穌應許門徒,當他們要為自己辯護的時候,祂會賜下聖靈(路十二12),及智慧(路廿一15)。早期教會證實了這個應許。他們有能力持守信仰立場,不被駁倒。司提反的對手敵擋不住,就挑唆一些人當眾控告他,說聽見他謗讟摩西和神。雖然後期謗讟的用法是指妄稱神的名,新約此處的用法則較為廣泛,指任何冒犯神的大能與威嚴的事。──《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六1314說希臘語的猶太人聳動了百姓和公會的人,他們就下手捉拿司提反,要查究這件事。很奇怪,這裡沒有把祭司列在公會的成員中。說希臘語的猶太人就在議會中,設下見證攻擊司提反。他們一口咬定(依路加看是虛構的)司提反不住的蹧踏聖所和律法。更明確點,就是宣耶穌要毀壞聖殿,又要改變摩西所傳的規條。規條一定是指口傳的解說,是文士對律法的注釋,他們看這些是從摩西來的,正如用文字記載的律法一樣。因此,攻擊口傳的律例,等於攻擊全部律例。我們不知道,司提反是否已開始按照耶穌在這方面的教訓來教導;而這是十分可能的事。至於攻擊聖殿,我們也知道耶穌預言它的毀滅(路廿一56),祂受審時,控辭之一是祂說祂要毀壞聖殿,另建一座(可十四58,十五29,參約二19)。約翰對這段話的說明,就是用門徒屬靈的敬拜,代替在聖殿中物質化的敬拜。在這經文的背後,有一個歷史核心,即耶穌曾評論聖殿,教導說它會被祂自己取代。祂就是與神相交的新途徑,要取代舊的宗教儀式。消極的說,這教訓是對當時的聖殿和敬拜尖刻的批判;積極來說,這教訓是指出與神新的相交集中在祂身上,取代了聖殿。如果司提反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不難瞭解他的教訓可能被敵人解作消極、表面的意思,而成為控告他攻擊聖殿的根據,這樣,赫肯(p.274)認為路加把耶穌被審時所受的假控告,轉移到這段經文上,就成為無須有的解釋了。神命定教會代替聖殿這個觀念,從十五1618可見。──《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