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九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九2「求文書給大馬士革的各會堂,若是找著信奉這道的人,無論男女,都准他捆綁帶到耶路撒冷。」

    「文書」:「信件」、「書信」、「信函」。原文是複數,指多封書信。既然是由大祭司發出,等於是猶太公會的公函。──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九2這道一詞,顯然是指基督教的信仰(九923,廿二4,廿四1422)。這個詞的背後有一觀念:主的道(十八2526),就是救人的道(十六17)。神已經定規,人若要得救,就要以這道為生活方式(參考十二14);信徒認定他們所走的道路,就是這條神唯一的道,以致這個詞有特定的用法。──《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由耶路撒冷到大馬色大約有一百四十哩,步行需時約一週。與保羅同行的旅伴只有公會的官員,一些類似警察的人物。

         大馬色,世界最古舊的一個城市。在將到大馬色時,要爬登黑門山,而大馬色則在其下,正是綠色平原中的一個可愛的白色城市,『翡翠杯中的一些珍珠』。──《每日研經叢書》

 

【徒九34保羅將到大馬色的路途中,忽遭阻礙。約正午時分(廿二6),一道強烈的光突如其來地把他包圍,又有聲音對他說話。這是神啟示顯現的兩種徵兆。大光是神的榮耀的表現,又因一般人都知道沒有人能看見神,難怪這光的能力會導致眼瞎。當彼得在監裡的時候,天使的顯現也同樣帶有大光(十二7;參太十七5)。聲音也是神啟示的特徵(出三16;賽六8;路三22,九35),不過這一次是耶穌自己的聲音。因此,可以說保羅曾與復活的耶穌相遇,聽見過祂的聲音。在其它經文,保羅提及神將祂兒子顯現給他(加一16),又更進一步說見過耶穌(林前九1;參十五8)。從九27;廿二1415及廿六16三處經文看來,這一節的解釋也是如此。路加並沒有說明耶穌以什麼形象顯現給保羅看;保羅必須問說話的是誰,是有很特殊的涵義。這兒記載的,是耶穌從天上的顯現,而不是祂升天之前的顯現,因此我們不能當祂以普通的形象顯現,以致人會將祂與一般旅客混淆(路廿四15)。這一段記敘的重點,全落在對保羅所說的話上。你為什麼逼迫我?這話直接針對保羅當前的任務而發;他以為要去攻擊的是一群以異端方式敬拜神的人,其實他乃是攻擊一個在天上有代言人的團體;攻擊信徒,就是攻擊這位屬天的人物。──《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56保羅的回答充滿胡疑困惑,主啊,你是誰?這話並不一定表示他認出那發言人的身份;先生(即主啊),這稱呼是對任何屬天人物理所當然的尊稱(十4)。他所得的回答,明明說是耶穌對他說話,正是他所逼迫的那一位。因此,這異象對保羅的作用,就是告訴他,逼迫信徒就等於逼迫耶穌(路一16);更重要的,就是他所逼迫的耶穌已經有了屬天的位份,證明祂已被神悅納高舉。這樣,保羅向神的熱心,卻變為攻擊神,因為是神叫耶穌從死裡復活。這種生活方式必須終止,他要起來往城裡去,接受未來工作的新指示。這個帶權威的命令,保羅若真心事奉神,就必然順從。在幾段類同記載中,這些對話似乎稍有出入,但是每次記載的整個情景,內容上並沒有基本上的偏差。這段記載中後來由亞拿尼亞向保羅說的話,在廿六1617卻正是在大馬色的路上主對他說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7「同行的人站在那裡,說不出話來,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人。」

    當時的啟示祇有保羅看見,同伴並沒有份兒。不過,他們也看見不尋常的景象(孔瑟曼 p.58)。他們停步,說不出話;聽見聲音,卻看不見人。根據廿六14,他們看見光,就僕倒在地,又根據廿二9,他們看見光,卻聽不見聲音。布魯斯(Book p.197)認為這段經文中的聲音,是指保羅的聲音,同伴所困惑的,是保羅與一個看不見的人說話。不過,這似乎不大可能,因為這句說明是緊接著耶穌的話,而且用字與廿三9相似。──《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7在大馬色路上,保羅的同伴也聽聞那從天上來的聲音嗎?】

     使徒行傳首次記載保羅于大馬色路上遇主是九7,第二次記載在二十二9;關於與保羅隨行的人,第一與第二次記載顯然有衝突。究竟他們是否聽聞從天上來的聲音呢?使徒行傳九7記載:「同行的人站在那裡,說不出話來,聽見聲音(akouontes men tes phones),卻看不見人。」但使徒行傳二十二9卻指出:「與我同行的人,看見了那光,卻沒有聽明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ten de phonen ouk ekousan)。」

    希臘原文的意思根本沒有衝突。若只聞聲音而不懂其含義,希臘文的「聽」用所有格動詞;若聞聲並懂其義,則用賓格動詞。因此,將使徒行傳九7及二十二9放在一起,可知當時隨行的人只聞聲音(就像約翰福音十二28,天父向聖子說話,群眾還以為是打雷),唯獨保羅才瞭解聲音的含義(九7ekousen phonen,乃賓格)。聲音初響起來時,保羅也還不瞭解其意義;徒二十二7;「我就僕倒在地,聽見有聲音(ekousa phones)我說」。但無論九7或二十二7,都未有用賓格動詞指隨行的人聽見聲音。

同時參閱前後兩段記載可知,隨行的人聞聲但不解其義,也看不見復活主的榮光,卻只見一團光。使徒行傳二十二9說他們看見光,而九7指明他們看不見在光中的聖子。兩段經文清楚顯出保羅與隨眾在同一事件的不同理解。── 艾基斯《新約聖經難題彙編》

 

【徒九89保羅被烈光刺激的本能反應,自然是閉起眼晴。等到他開張雙眼時,卻仍然看不見東西。這現象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尋常,可是從他得治癒的方式看來,這卻是一種超自然的作為造成的。他軟弱無力,要他的同伴領著,來到大馬色。在那裡他禁食三天,必然仍在震驚中,尚未復原,也可能逐漸體會自己的罪孽深重,而滿心懊悔。──《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1012同時,主已為他的呼召作下一步的行動。一位叫亞拿尼亞的信徒(參廿二12論及他的品德),作了一個夢,主對他說話;這情景叫人想起撒母耳記上第三章,撒母耳聽見神呼喚他,不過這裡的主一定是指耶穌。亞拿尼亞要到直街一間屋子那裡去,他會見到一個大數人叫掃羅。掃羅正在期待他到訪,因為他在祈禱中也得一異象,見一個叫亞拿尼亞的人來替他按手,醫治他。因此,這個安排有雙重異夢的印證(參哥尼流和彼得的故事,十123)。──《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11上帝給亞拿尼亞的信息,叫他一定要去幫助保羅;而指示他去『直』街。這不只是大馬色從東到西的直街,更是大街。這街分三部,中間的一部是給車馬交通用的,兩邊的人行道則是步行的人熙來攘往,商人坐在他們的小攤位上做買賣的所在。──《每日研經叢書》

 

【徒九12「又看見了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進來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見。”」

    「又看見」:原文是第三人稱單數,是指掃羅禱告中「看見」異象。──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九13「亞拿尼亞回答說:“主啊,我聽見許多人說,這人怎樣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聖徒,」

 

【徒九1314亞拿尼亞對掃羅這名字並不陌生,他抗議說,照他所知道的,這個人是教會的勁敵。多方消息傳來,說他在耶路撒冷大施毒手;他到大馬色之行的目的,也很快傳開了。這句話的效果,刻畫出保羅悔改的奇妙,同時將他昔日的生活形態,與他行將投身的新使命,作了強烈的對比。這裡還有兩個描寫信徒的新字眼。聖徒(九3241,廿六10,參二32,廿六18)是保羅常用的字,表示信徒是分別出來事奉神的,必須有合宜的品格。一切求告禰名的人回應了二21(珥二32),又在廿二16再度出現,吩咐保羅要受洗(再閱林前一2)。──《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14「並且他在這裡有從祭司長得來的權柄,捆綁一切求告你名的人。” 」

    「祭司長」:原文是複數,指的是祭司長那一夥人。──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九1516或許有人覺得亞拿尼亞這話,表示他對神不順服,他應該知道神比他更清楚!可是他這樣說是十分自然的,而且在這一段話裡;更引入神選召保羅作僕人的宣告。廿二1416同樣事件的記載中,這句話是由亞拿尼亞向保羅說的,論及神對他未來角色的指示。神已立意呼召保羅作祂的工人,他的任務是要在外邦人、君王和以色列人面前,宣揚神的名。這兒神選召的觀念,與廿二14,及廿六16相符合,也與保羅在加拉太書一15所表白的相合。宣揚我的名(to carry my name)是個很特別的用法,表示為耶穌作見證(參九27)。外邦人,君王,和以色列人,代表了三大類人,保羅後來果真在他們面前作見證;這些字的排列次序很特別,強調出保羅奉派去外邦人中間作工。宣揚神的名並非易事,包括要為耶穌受許多苦難,這與當初他加害信徒成了尖銳的對比(九13)。忠心為主作見證的代價極重,傳福音的人因此多受苦難;對於這一點,使徒行傳仍絲毫沒有掩飾。──《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17「亞拿尼亞就去了,進入那家,把手按在掃羅身上說:“兄弟掃羅,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主,就是耶穌,打發我來,叫你能看見,又被聖靈充滿。”」

    把「手」按在:是複數型態,表示「用雙手」按在掃羅身上。──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九17「兄弟掃羅,在你來的路上,向你顯現的主,就是耶穌,打發我來。」

         我們往往能從一些我們本來可能很輕視的人身上得著幫助!當那位眼睛失明的掃羅到達大馬色時,他所知道的,就是有一位神所差遣的使者要將所該做的事告訴他。最初沒有人來看他,直到經過了三天的黑暗日子,終於有人來了,但那人不過是一位「門徒」。從路加所採用那簡單的稱呼,我們斷定亞拿尼亞雖是一個可敬的虔誠人,但也不過是一位普通的弟兄而已。他沒有任何特點,叫他夠資格去幫助那位神所定規賜給教會的大使徒。

         至於亞拿尼亞這一方面,他早已知道這位有名的大數人掃羅,也很有理由對他感到懼怕,但他現在既奉差遣,就必須把心中所感的恩典奇跡,以實際行動表現出來。從他簡單問安的話中,他明顯承認保羅是基督裡的一個肢體。因此,他們兩人在同一個靈裡(現在都是弟兄了),彼此供應,從而產生震動全世界的屬靈果效,這一切都是神所命定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徒九1719於是亞拿尼亞照神所吩咐的做了。他把自己的疑竇放開,親切地稱保羅為兄弟,並按手在他身上。這個舉動必然是醫治的表徵(路四40)並傳遞神的祝福。這段經文中,是否包括了賜聖靈給保羅,並不清楚;似乎沒有,因為這是在洗禮之前的舉動,而一般來說,受聖靈多半與洗禮相連。當時,亞拿尼亞向他表示,差他來的主,正是向他顯現的主,要叫他得醫治,並受聖靈。保羅恢復視力,眼睛上有鱗片般的東西掉下來(正如多比雅〔Tobit〕的故事一樣,Tobit 17;十一13)。他受了亞拿尼亞的洗(無需由使徒到這裡),然後便結束了禁食。──《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2122當時聽保羅講道的人,一定大大震驚,因為他們知道他上大馬色的原意。猶太人口中的話,無疑是路加撰寫的,為要表明他們的態度;留意他用殘害來描寫保羅的活動,與保羅自己在加拉太書一1323所用的字一樣(這字在新約別處並沒有再用過)。求告這名一辭是基督徒的口吻(九14),猶太人顯然已沿用了。他們的敵對態度,祇有叫保羅這新歸正的人更加迫切,令他們無法駁倒他說耶穌是彌賽亞的道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23~24路加說在大馬色過了好些日子便發生這些事。這句短語所指的時間至少三年(加一18)。保羅在大馬色工作和講道三年之久,猶太人決心要殺害他,其至在城門設立監守的人,以防他逃走。但是古代的城市都有城牆,而這些牆通常都相當寬廣,足以供車輛行駛其上。在這些牆上有房子,而這些房子的窗都伸過牆外。深夜堙A保羅被送到這樣的一所房子堙A用筐子把他從城牆上縋下去,他就這樣偷偷地走出了大馬色,走上了去耶路撒冷的路。保羅此時才在為基督冒死的入門之處,可是這堨L仍然是僅以身免。──《每日研經叢書》

 

【徒九2325路加所記過了好些日子可能相當於保羅在加拉太書一18所提,他上耶路撒冷之前的那段日子。那兒過了三年的說法,可能是一種把前後算在內的講法,可能實際的時間不超過兩年。保羅往亞拉伯的期間,應該就插入這裡,然後他才回到大馬色。根據使徒行傳,猶太人商議要殺保羅,在城門守候不讓他逃脫。可是他們的計謀不得逞,保羅被人用筐子從城牆上的房子視窗縋出去。然而依保羅自己的記述,把守城門的是大馬色亞哩達王手下的提督,屬拿巴田亞拉伯王國。這段與哥林多後書十一3233的記載很配合,因為既然保羅剛從亞拉伯回來,很可能他傳的道已挑起那裡猶太人的不滿。當然大馬色的猶太人與提督同謀,甚至招攬他支持迫害保羅,也有可能。──《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26「掃羅到了耶路撒冷,想與門徒結交。他們卻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

    保羅安全逃出了,但他視這樣走避為一種恥辱(林後十一30)。他來到耶路撒冷,嘗試與信徒們相交。可是,根據路加,他們對他有防避,懷疑他是奸細。解經家對這情況甚為不解,因為保羅戲劇性的悔改,以及後來四處傳道的消息,在時間上顯然足夠傳回耶路撒冷的了。他們難道以為保羅這樣明顯的悔改,是深謀遠慮的佈局?──《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27「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領去見使徒,把他在路上怎麼看見主,主怎麼向他說話,他在大馬士革怎麼奉耶穌的名放膽傳道,都述說出來。」

    無論如何,巴拿巴當時的反應,正切合使徒行傳對他個性的介紹,他能接待一個人人都未能接納的人,而教會對保羅過往的逼迫,卻緩於寬恕,對他仍疑懼不安。巴拿巴領保羅去見使徒,又陳述他自己所深信的事,若信徒領袖接納這些事,就會改變保羅在他們心目中的形像。巴拿巴特別提出保羅怎樣放膽為耶穌發言,甚至不顧自身安危。從路加的角度來看,保羅與耶路撒冷的教會領袖所以有聯絡,這是很重要的一點;但對保羅來說,他寫信給加拉太信徒,講到自己初信的過程時,卻很想強調他自己的獨立性。他堅持說,他的信仰不是從人來的,而且強調他往耶路撒冷之行甚匆促,僅有十五天,祇見過彼得和雅各兩使徙(加一1820)。──《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27當甚他的人懷疑保羅是探子時,巴拿巴卻相信他誠實無偽。世人大致可以分成信人為善與信人為惡兩類;而人生一個奇怪的事,就是通常我們把對別人的想法,便把他們當作那樣的人。如果我們堅持懷疑一個人,結果會使他作出那可猜疑的事來。如果我們堅持信任一個人,結果會使他證明那信任是對的。『愛不計算人的惡』。如果有人像耶穌那樣的相信人;他就足以成為像主的門徒。──《每日研經叢書》

 

【徒九2829在這段短促的逗留中,保羅與使徒們密切來往(同一辭參一21),並繼續公開奉主耶穌的名講道。對路加來說,保羅能與使徒同列作見證,因為他也是被復活的主所召出來服事祂的。不過,不管使徒曾有什麼行動,保羅卻有感動要追隨司提反的步履,向說希利尼話的人作見證。他也和司提反一樣,被他們追逼而必須逃亡。這段保羅傳道的記載,似乎很難與保羅自己在加拉太書一22的見證切合,那時猶太信基督的各教會都沒有見過我的面。,我們不能肯定猶太各教會是否包括耶路撒冷的信徒,還是祇指周圍的村莊。答案要視加拉太書一1819是不是說保羅祇見過彼得、雅各,而沒有去拜訪任何教會的聚會;若他去過教會,則不必見過其它使徒,除非他們都不在耶路撒冷。不過,很可能保羅在加拉太書中乃是要對付一項指控,說他在猶太時參加了一次宣教工作,而那時他樂意堅持守割禮(加五11)。賴特福說:所以,耶路撒冷大部份信徒可能未見過保羅,而猶太全地的信徒,則必然未親眼見過他了。不過,雖然兩處記載並不矛盾,路加的記載給人的印象,實在需要用保羅自己更準確的記述來調整。根據使徒行傳,保羅的工作是在說希利尼話的人中間,就是從分散的各地回歸耶路撒冷定居的猶太人;這樣,他就顯然沒有在猶太村莊地區做傳道的工作了(參廿六1920{\LinkToBook:TopicID=188,Name=八 保羅在非斯都及亞基帕面前受審(廿五13∼廿六32})。──《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0「弟兄們知道了,就送他下凱撒利亞,打發他往大數去。」

    由於保羅的性命受到威脅,朋友就把他先送到該撒利亞海港,然後送回大數他的本鄉去。這裡也切合保羅自己的記述,說他到了利亞和基利家境內167。大數是基利家的首都,是地位很高的學術中心。關於保羅與它的關係,參閱廿二3和廿一39。──《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1「那時,猶太、加利利、撒瑪利亞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

    至此保羅暫時退場,直到十一2526才再出現。可是,路加的故事至此已完成一個重點。一切的預備都已完工,教會下一步的宣教工作即將邁向外邦人。於是路加停下來,將當時的狀況作個總結。雖然當時對保羅的逼迫興起,但由於他離開了現場,教會所受的迫害便停頓了,暫時教會可享受一段平安的日子。這時教會已遍佈整個巴勒斯坦,雖然路加並沒有提及在加利利的佈道活動,但他一定認為,耶穌在世時的門徒已經成為教會的成員,並在自己的家鄉傳福音了。路加提到教會(譯注:單數)遍佈整個地帶,頗值得注意。教會視自己為一有機體,各地的小組聯合成一體(參加一22;帖前二14)。由於敬畏神,又得聖靈的能力扶持就得以堅固,人數不斷增多。──《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1「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人數就增多了。」】

教會增長不只是算術相加,而應是幾何倍增。三加三是六,但乘起來就成九了,這是五旬節增長的比率。教會增長有以下的條件。

首先,教會須有平安——我們要在平安的連結中保持聖靈的合一,只要在我們力量的範圍之內,要盡力與眾人平安相處。讓一切惡毒、惱怒、爭競等,都從我們心中除去,我們要彼此和睦、溫良,學習神,祂是使人和睦的。

其次,教會要被建立——我們必須被建立在至聖的真道上。當聖靈除去一切不宜的事,必使人在主的恩典與知識上長進。當基礎奠定在公義與和平之上,神的城必在純淨的情況中興起。

這樣的教會必行事敬畏神,在日常平凡的生活,心存敬畏的心,不敢得罪十字架被釘受死的主,傷祂的心,我們也要受聖靈的安慰——受安慰師的安慰。聖靈是我們的中保、教師與引導者,我們要常居住在祂榮美的環境中。海草與海中的花卉在岩石周圍生長是不同的,它如果取出來放在空氣中又是一樣。聖靈的施恩,也使人迥然不同。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九3241在這段埵酗@個很有趣的字。在呂大的基督徒兩次被稱為聖徒(第32節與41節)。在本章較早的地方,亞拿尼亞用同一個字(聖徒)形容耶路撒冷的基督徒(第13節)。這是保羅常常用來形容教友的字眼,因為他常常寫信給在某處的聖徒。

         希臘字是hagios,這字意義深遠。有時這字譯作聖潔,但是它的根本意義乃是不同。基本上,基督徒乃是那與世上的一般人不同的人。但是那不同在甚麼地方呢?以色列人用hagios這字有特別的意思。他們是特別聖潔的民族,不同的民族。其不同之處乃是上帝從萬族中揀選他們去從事祂的工作。以色列卻並未達成任務;她背逆了,而因她的行動,她失去了她的特權。教會成了真以色列族;而基督徒就變成了不同的民族,他們的不同乃在於事實上,他們是為上帝的特殊目的而被揀選的。──《每日研經叢書》

 

【徒九34「彼得對他說:“以尼雅,耶穌基督醫好你了!起來,收拾你的褥子!”他就立刻起來了。」

    這裡譯作收拾你的褥子的吩咐,一般認為是叫以尼雅把褥子卷起來;不過英文收拾床褥的意思是起床後把床弄好,而希臘文的意思本來是弄好床準備躺下。可是,這話又可以解作把椅墊弄好,準備坐席吃飯。這樣就與路八55相呼應。無論如何,這行動都表示他真的痊癒了。有人會用心理因素來解釋他得醫治,因為的確有些癱瘓是歇斯底里式的。不過,重點是他因耶穌的名得到醫治,而當地不少人因見他得痊癒就信了主。──《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5「凡住呂大和沙侖的人都看見了他,就歸服主。」

    路加用凡住……的人,是表示人數很多的寫法。當地人可能包括非猶太人在內,因為這是個半外邦的地域,不過這裡並沒有直接提及。沙侖是由呂大向北至迦蜜的沿海平原。──《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638約帕(現代的雅法〔Jaffa〕)在海邊離呂大有十二哩(十九公里),那裡也有一班信徒,其中一位婦女叫做大比大(亞蘭語)。路加告訴我們,這名字的意思與希臘文多加相同,而 RSV英譯表明這兩個名字都解作羚羊。她廣行善事,多施賙濟,這些都是猶太人極推崇的美德,信徒也一直承襲履行。彼得正在附近的時候,她患病死了。她的朋友(希臘文用一個含糊的他們,與一般英文用法相似,中文作有人)照一般慣例把她洗淨,但沒有膏抹埋葬,卻停在樓上,在沒有人干擾之處。這樣做表示他們指望大比大會復活;路加的讀者一定會想起舊約中類似的記載,說到人把屍體停放在樓上(王上十七19;王下四1021)。這事或可證明,有些早期教會信徒相信,主再來之前信徒不會死,必然會復活。無論如何,約帕的信徒有足夠的信心,相信她會復活,於是差人請彼得立即前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39「彼得就起身和他們同去。到了,便有人領他上樓。眾寡婦都站在彼得旁邊哭,拿多加與她們同在時所做的裡衣外衣給他看。」

    「拿....看」:原文的型式顯示這是多加為這些寡婦做的衣服。──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九3942彼得一到,就被帶至大比大躺臥的所在。當時屋裡坐滿了哀喪的人,其中有一班寡婦把大比大做給她們的衣服給彼得看,希臘文可以指她們當時穿在身上的衣服。照顧寡婦貧困者,是一個團體必然的責任,信徒圈子中,自然承繼了猶太人的慣例,照料孤寡。這些表現,可能用意在催使彼得行神跡。他仿照耶穌在類似環境下的榜樣,把所有的人從房間中打發出去(可五40,這細節在路加記載同一故事中沒有提及,路八54),然後禱告(王下四33)。接著他呼叫那死了的婦人,大比大起來。在亞蘭語,這句話是 Tabitha cumi,與耶穌叫耶魯的女兒起來的 Talitha cumi(可五41),只差一個字母。這巧合引起揣測,說這個故事是從另一故事編撰出來的,不過這種講法並沒有可靠的證據。這位已死的婦人回應了彼得的話,睜開眼睛,坐起來了。這時,彼得才伸手扶她站起來。這神跡純粹是出於禱告和命令的話語。最後,彼得把信徒和寡婦們叫來,這句話的意思為:信徒,包括寡婦,不過,我們不必強說大比大祇幫助信主的寡婦。同樣,像以尼雅得醫治一樣,這神跡的消息傳遍那地,就有許多人信了主。──《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九43「此後,彼得在約帕一個硝皮匠西門的家裡住了多日。」

群眾的反應良好,彼得自然會留在那一帶,好作栽培的工夫(他在呂大本來也是要這樣做)。有意思的是,他住在一個硝皮匠家裡,這一細節所以記下來,是為了指出下面的故事,彼得因此有位址可尋(十6)。解經家指出,硝皮匠是不潔的職業,是法利賽人所顧忌,並儘量避免與之接近的人。不過,彼得曾否有這種顧忌,我們不得而知,因此不知道路加是否特意記這一點,表明他從顧忌中解脫出來。──《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