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十1「在凱撒利亞有一個人,名叫哥尼流,是義大利營的百夫長。」

    該撒利亞是希律大帝新建的城,成為羅馬政府統治猶大地的行政中心。這裡住了一位叫哥尼流的百夫長。這個名字十分普遍,無數奴隸在西元前八二年被哥尼流蘇拉(p. Cornelius Sulla)釋放,獲得自由,便以此為名。舒溫桓(p.160f)指出,取用羅馬名字三個字中之一為名,是當時軍隊中常見的。百夫長在現今的軍階,相當於 NCO(中士)。他所屬的義大利營,原是從義大利招募來的軍隊。又因猶大地沒有羅馬的兵團,祇有所謂輔助軍隊,所以這營一定是後者的一部份,履行守衛的職責。──《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1哥尼流是羅馬駐紮在該撒利亞的一個百夫長。該撒利亞乃是巴勒斯坦政府的總部所在。譯作字的希臘原文乃是『大隊』(譯註:約步兵三百至六百人)。羅馬的軍事編制,第一是軍團,有六千人之眾,所以約莫等於一個「師」。每一軍團有十個大隊,所以每一大隊有六百人,也接近一營的人數。每一營分作若干百人隊,每一隊之上,設一百夫長。所以百人隊約莫相等於一『連』。在我們(譯註:指蘇格蘭)的軍事組織上,與百夫長相當的乃是連部曹長。這些百夫長乃是羅馬軍隊中的中堅份子。一位古代史學者敘百夫長的資格是,『百夫長不要血氣之勇,不要鹵莽,要作良好的領袖,有穩定而又謹慎的心理,不輕易採取攻勢,不隨便發動戰事,但當挫敗和艱難來臨時,能以站立在他們的崗位上堅定不搖』。所以哥尼流是早已了解勇敢和忠誠的人。──《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2「他是個虔誠人,他和全家都敬畏神,多多周濟百姓,常常禱告神。 」

    哥尼流一家是敬畏神的人,比他的軍階更重要。他歸服神的表現,並不祇是表面的;從他賙濟窮人,常常禱告,就可以看出來。不過,哥尼流並沒有受割禮,從十一3可知。他不是個歸服猶太教者,遵行猶太教者,是完全接受猶太宗教,履行割禮;他祇是個敬畏神的人(參十三162643,十六14,十七417,十八7);這種人在巴勒斯坦的猶太人眼中,仍然是異教徒,但分散各地的猶太人,對他們的態度卻較為開放。因此,可能哥尼流來巴勒斯坦之前,已經是個敬畏神的人。耶路撒冷初期教會對這些敬畏神的人,表現出猶太人的態度;不過信徒的態度逐漸改變了。路加顯然看出,從異教徒到悔改信耶穌,這是很重要的一步。請注意哥尼流與路七110(尤其是第5節)的無名百夫長相似的地方。──《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36這段故事哥尼流看見天使的異象啟幕,那時正是申初(下午三時)。這個時候是耶路撒冷聖殿的禱告時刻,可能路加認為哥尼流在禱告;此外也許另有一個用意: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現的異象,不會是他想像出來的幻覺。天使叫他的名字(參路一13;使九4),哥尼流表現的驚怕,是人對超然事物自然的反應,也是這一類故事中必然出現的情況。其實,並沒有什麼可怕的,天使來對他保證,神已經聽見他的禱告,紀念他的善行。這裡的字句是形容祭物的煙上升到神面前。布魯斯(Book p.216)認為,哥尼流的禱告在神面前有獻祭的功效。這個句法早已成了傳統(詩一四一2;多比雅書十二12;腓四18;來十三15),因此,這裡的用法大概是傳統的用法,而不是直接引用利未記二2的意思(像布魯斯的看法)。其含義是,神會回應哥尼流的禱告。不過,這時回應的實質尚未透露。哥尼流要打發人去約帕,找一個叫西門的人來,注意這裡用他的猶太名字。依從這個命令,是信心與順服的表現。──《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5~6在哥尼流未受歡迎加入教會之先,彼得要先學習一個功課。嚴正的猶太人以為上帝對外邦人沒有關係。有時他們甚且極端的說,外邦女人生育時,切勿給她幫忙,因為幫忙她便是多帶一個外邦人進世界來,在哥尼流進入以先,彼得必須忘掉這些事。

         有一點表示出彼得已經在忘掉他一向受教的一些嚴峻性質。他和一個名叫西門的硝皮匠同住(九43;十5)。硝皮匠的工作對象乃是動物的屍體,所以他經常不潔淨(民十九11-13)。嚴正的猶太人絕對不會接受硝皮匠的款待。西門所以要住在海邊上,離開市區,就是因為他的不潔。無疑地這位硝皮匠是一個基督徒,而彼得已經開始明白基督教廢止了這些無聊的規矩和禁忌。──《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6「他住在一個硝皮匠西門的家裡。」】

這地方必有極重的氣味,使徒住著不會很舒服,由於皮革的臭味,並且可能皮革還帶著血,對敬虔的猶太人也在禮儀上不潔,彼得一定也不會很自在。可能他是在不得已的狀況下居住的。他當時是教會中最主要的使徒,最近可能從一個很重要的旅行回來,突然他與門徒好似都隔離了,而在硝皮匠的家裡住了多日(九章四十三節)。

主對待祂的僕人並不難解釋。我們喜歡作工,卻不願與主交往,我們靠自己的力量好似很剛強,又有成功,又受友人的照顧。但我們需要從人群中退避,從發達的事業中出來。當太陽光遮去,我們的自信十分低落,現在只有一個退避之處,藏在箭袋中,在曠野度過四十天。我們自己生命的衝動逐漸過去,也許我們得投靠撒勒法的寡婦,或道亞拉伯曠野,在硝皮匠西門家中。

當彼得等候的時候,他仍保持禱告的習慣,他的心仍仰賴聖靈的教導,等下次雲柱的運轉。他就這樣得著功課,從以往的經驗,對以後的生命作出反應,他退居之後,新的時代就開始了。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十78哥尼流順命差了三個人去,兩個是家僕,一個是虔誠的兵士,有相同的信仰,可以向彼得解釋真情。兩地的距離有三十哩(四十八公里),他們大概是騎牲口去的;司達林(p.151)說,他們可能另外多帶了一頭牲口給彼得。──《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9房頂是平的,因為房子小,堶惜]擁擠,人們為了私隱,往往走到房頂去。──《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910彼得魂遊象外是什麼意思?】

答:彼得住在約帕(耶路撒冷西北之海口),約在一日午正上房頂去禱告的時候,他「魂遊象外」,看見了異象(徒十11-17),保羅在耶路撒冷聖殿裡禱告的時候,也有這樣魂遊象外的經歷(徒廿11-1718.這裡「魂遊象外」一詞,中文譯得非常美好,英文聖經是He fell into a trance,意思是說「他陷入昏眠狀態」,按希臘文()這一字的願意,亦即有陷入睡眠狀態之意,換言之,是一種超越自己之外的精神狀態,就是指著人的靈魂離開自己的身子,站在一旁,五官失守,然而仍有知覺和思想,與五官未失之前無異,似乎進入在夢幻之中,所以彼得在禱告時,他的靈魂好像是一時離開他的身體,便能看見特殊的異象,當他看完之後,靈魂又恢復回到身上了(()一字與可五42,十六8所譯為驚奇二字原文同字,既是有出奇,驚動,詫異等意思)。——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徒十10「覺得餓了,想要吃。那家的人正預備飯的時候,彼得魂遊象外,」

    「覺得餓了」:原文是「變成餓了」,這個「餓」只出現在醫學文獻中,意思是「非常饑餓」,而非普通的肚子餓。而且這個時間並非是猶太人正常的吃飯時間,猶太人通常是早上十吃早餐,下午再吃一餐,所以中午是預備下午餐的時候。──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10,廿二17{\Section:TopicID=318}魂遊象外

問:使徒行傳十章十節:「……彼得魂遊象外。」又二十二章十七節:「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媄咩i的時候,魂遊象外。」問魂遊象外何意?

答:魂遊象外,就是聖靈叫聖徒暫時離開身體,而入靈的境界中,使他們接受超乎天然之外的異象。約翰之得啟示,就是如此。―― 倪柝聲

 

徒十10 “魂遊象外”一詞如何解釋?】

    “魂遊象外”一語,英文為FELL INTO A TRANCE,意即“陷入半昏迷狀態”。但希臘文則為“一種HEKSTAsIS跌在他之上”。這HEKSTASISeOmoTQ可音譯為“赫死他希死”,原意為“站出來”,意即“自己的靈魂站在自己外邊”,好像有些人做夢看見自己躺在那埵漱F一般,一個“自己”是旁觀者,另一個“自己”則是死者。

    所以英文的口氣與原文的口氣不同。中文譯為“魂遊象外”,譯得很美。當彼得禱告時,他的靈魂好像暫時離開他的身體,他的第二視力被運用,便看見特殊景象,看完後,靈魂又回到身上。

    保羅也有這種在禱告時魂遊象外的經驗(徒二十二章1718節),當時也是用第二視力看見主對他說話。

    這個HEKSTASIS在聖經別處則譯為“驚奇”,驚奇到神不守舍,參閱馬可福音五章42節,十六章8節。

    教會歷史中有些虔誠人也有這種“自己站在自己外邊”的屬靈經驗,因此可能所見所聞有難以使平常人相信的報導。――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徒十14「彼得卻說:“主啊,這是不可的!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我從來沒有吃過。”」

    主啊,「這是不可的」:原文是「不可」,這是很強烈的抗議用字,不單只是拒絕的意思而已。可以想見彼得身為猶太人受其文化背景的影響有多深。即便他知道發言的是神,稱之為主,並且感受到身體的需要,還是拒絕命令。──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14原來利未記第十一章記載了猶太人所有的,關於食物的嚴格條例。大致說來,猶太人可以吃的只是反芻的和分蹄的動物,其他的一概不潔,也是禁吃的。──《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1720彼得正清醒過來,在猜疑這意外的夢到底是什麼意思,哥尼流所差的人就已經來到這棟可能相當簡陋的房子,在門口詢問他是否在內。他們這時恰巧的到來,顯然是要表示這乃是出於神的安排。他們還在門前,彼得就從聖靈獲得內在的引導。這種引導的方式,與異象完全不同,也許是暗示他內心的信念漸長。聖靈告誡他說,有三個人在門前找他,他要跟他們去,因為是神差他們來的(聖靈用字為神說話)。從這裡就可看出,彼得的異夢是為要預備他而出現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2123a於是彼得下去,接待差來的人,作自我介紹。他們就複述口信,著意要給彼得一個好印象,說他們的主人是個敬畏神的人,由於天使的吩咐,差派他們來找他,為要聽他的話。最後這一點就讀者來說,是新的資料。路加為加強文字的戲劇性,刻意把這一點留到如今;我們可以意會,起初天使對哥尼流的話裡,已包含這一點在內。那時天色已晚,無法動身回該撒利亞,彼得就接待他們過一夜。這做法並沒有越過守律法的猶太人的規範。彼得雖然本身是客人,仍可以充當主人。硝皮匠西門必然也是個信徒,而必以使徒之尊待彼得。──《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23b29第二天,彼得和一些約帕的信徒動身到該撒利亞去,從廿一12可知,與彼得同去的有六個人,後來他們成為整件事的見證人(十4546),雖然當時他們可能祇是為好奇而去。這一行人走了一天才到該撒利亞。哥尼流已經召聚了親屬密友在等候他們。哥尼流必定對西門彼得以及這個傳遍各地的新宗教略有所知,所以他召聚了家人朋友來聽彼得的話。哥尼流大概預測到他在什麼時候會抵達。他見彼得的第一個舉動,就是俯伏在他腳前拜他,以示尊崇。但正如新約一貫所載,彼得拒絕這樣的尊崇,祇有神可以受這樣的敬拜(十四1415;啟十九10,廿二9)。於是兩人走進屋裡,像同等的人一般談著話,彼得發現眾人已聚集要聽他了。彼得一開口就公開聲明,解釋他願意與外邦人交往的新轉變,同時請他們解釋請他來的因由。從他的話可以知道他對自己異象的解說;他體會到食物既不可分俗的和不潔淨的,人就更不可看作俗而不潔淨的。他體會到神已經用新的命令,取替了猶太人的疑忌。這裡表示,彼得對他的異象,有了新的實際應用。──《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3033第三節的天使改為穿著光明的衣裳的人(參一10),是為使文字多點變化。兩段記載中,天使的話稍有用字的出入,並不重要,同時亦再度反映出,新約作者並不在意于逐字記載對話或講章。最後,哥尼流感謝彼得的光臨,並請他說話。其中有一句形容他們的聚集是在神面前,這句穿插的說明表示,人們聚集來聽福音(或信徒會眾聚集),都是在神面前的。新約如此用這句話,似乎祇此一次,但人一切行動均在神面前的觀念,則很普遍。至於同樣的思想以其它方式表達,則可參閱馬太福音十八20;哥林多前書五4──《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3435彼得表示,他如今明白,神接納一切敬畏祂又行公義的人,不分種族。神並不看人的情面。這不偏待人的原文,是第一次在新約中出現,為翻譯希伯來文抬起(某人的)臉的成語,就是偏待偏袒之意。神不偏心這樣,一方面惡人不能指望神在審判時會偏袒他們(羅二11;弗六9;西三25;彼前十17;申十17);而另一方面,沒有一個人需要擔心神會偏心而不接納他。信徒也要表現出同樣的態度(雅二19)。神這種態度,與舊約強調以色列是神特殊的選民,兩者之間怎樣協調,彼得並沒有過問。然而,神揀選以色列人,純粹是出於祂的心意,絲毫不是因為他們有何善德;所以,這與神同樣接納各種民族的人,並不矛盾。人若敬畏神,行義(參彌六8),就蒙祂悅納。保羅在羅馬書第二章,也是這樣教導,猶太教中也有同樣態度的跡象。這並不是說,人可以在耶穌基督的代贖以外得救,而是基於祂的死與復活,凡是願意接受,又承認自己有需要的人,都可以有份于這福音。若哥尼流說:我的善行足以賺取神的悅納,不需要福音(這正是路十八11法利賽人所說的),這樣,不用說,他必不蒙神接納。善行惟有在叫人自知不足,並願意接受福音的情況下(或者若一個人有機會聽福音,他的善行會產生這種功效的話),始為神所悅納,而哥尼流要聽福音。──《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35義人蒙悅「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

神造人的時候,曾將良心,也就是是非之心放在人裡面,自古在人們中間都有一種道德觀念,雖然標準,細節不同,但基本的原理是一致的。因為人與人之間相互的關係是很顯然的,如果以為別人那樣對待自己是不對的,自己那樣對待人自然也是不對的,眾人認為好的事,對人有益的事,是對的好的;而使人受害受苦的事則是錯的,壞的。所謂公道自在人心,人都有正義感;好人、壞人、善人、惡人、義人、罪人,是眾人所能分別的。

因此,自古以來,雖然許多人丟棄良心、不顧道義、專求利己、任意犯罪。但也有人願意上無愧於天,下無愧於人,內無愧於心。因而樂天知命,心安理得,一生行義為善,安分守己,不貪不爭,敬神愛人,這種人生活雖然可能艱苦,平淡,沒有什麼物質的享受快樂,但內心平安快樂,沒有人間的榮華富貴,卻是坦然無愧,可以立在光天化日之中,放在任何地方,在神在人面前都無可指摘。

而那些違背良心、不顧道德、自私自利、犯罪作惡的人卻是心中有愧,毫無平安,永無滿足,必受報應的,因為他違反神在人心中所設的律法,損害與人的基本關係,越乎自己當守的本分,罪的結果總是死,但敬畏主行義的人卻為主所悅納,並以永生報應那些恆心行善的人。(羅26~16──《每日天糧》

 

【徒十36383638節句子結構的繁複(英文譯本把它簡化了)177。第36節的用字,包含了兩處舊約的引用,詩篇一20他發命醫治他們(譯注:原文等於等於),以賽亞書五十二那報佳音,傳平安……這人的腳……”(譯注:報佳音等於傳福音平安等於和平)。這樣,信息一開始就確定了耶穌是對舊約應許的實現,要把平安帶給祂的子民以色列;和平一字在此含有最深的意思,與救恩是同義詞(路一79,二14;羅五1;弗二17,六15),不但是指神與人之間的爭鬥敵對消除了,而且也指雙方在和好的狀況下所開展的積極祝福。不過,這信息並不祇局限於猶太人中,雖然是賜給以色列人,卻是為萬民的,因為,正如彼得所加強語氣的批註,耶穌,這位平安的主,是萬有的主。這個詞彙外邦作者與猶太作者都通用,因此很適合用來指出這一點。──《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38「神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神與他同在。」

    「周流四方」:原文是「去到各處」的意思。──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38這裡用的動詞行善,值得留意,那時的統治者,喜歡用這字的名詞行善者來自稱。所以,這裡無形中把耶穌與他們相比,顯出祂才真正有助於人。這裡所流露對魔鬼敵對的觀念,也十分重要。這觀念出自神的權柄勝過與祂敵對的邪惡勢力;而耶穌來,就是要建立神的統治。(路十一1720)。這裡不再提耶穌的講道,第36節已經提過了,可見門徒認為,講道與行奇事二者,都是耶穌代表神而行的工作。──《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3941對耶穌在猶太人手下受死,他似乎祇輕描淡寫地帶過,不過重點則放在舊約早已預言這件事;掛在木頭上一句,顯然是申命記廿一2223的迴響(五30也有引用),保羅認為這段經文在耶穌身上是一應驗(加三13)。這位被猶太人釘十字架的耶穌,神卻叫祂第三天從死裡復活了。然後,神讓一批特選的見證人,目睹祂的復活,這些人是特為這目的而蒙選召的。復活的顯現,並非人人得見。原因似乎是,得見耶穌的人,有特殊的見證人身份,他們要向許多未得見祂的人作見證。這責任不會加在一些不適合的人身上,惟獨託付給那些長期與耶穌交往,又在祂的使命上有份的人。和祂同吃同喝一句,加強了他們與主共處的真實性(一4;路廿四3043)。──《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4243耶穌復活以後,吩咐門徒傳道給眾人(指猶太人),信息包括證明耶穌是神所立的,要作審判活人死人的主。耶穌這一職份,在提摩太后書四1及彼得前書四5亦有印證,不過在幾處復活的耶穌所吩咐門徒傳揚的總綱之中,都沒有提及。因此,這一點可能是從祂先前的教導中引伸出來的,就是說人子要坐在神的右邊,與神同擔審判的工作(參約五2227)。最後,彼得宣告說,根據先知的見證,凡信的人必因耶穌的名得蒙赦罪(參路廿四4647)。我們無法知道彼得心中指的是哪些預言,可能的經文有以賽亞書卅三24,五十三4611;耶利米書卅一34;但以理書九24──《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43「眾先知也為他作見證,說:‘凡信他的人,必因他的名得蒙赦罪。’ ”」

    眾先知也為「他」作見證:可能是「他」指「耶穌」,或「它」指著「這件事」。彼得不是直接引述某個先知的話,而是撮要的說明多位先知的含意(五十三11十二10-十三1──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44「彼得還說這話的時候,聖靈降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

    彼得在43節說凡信的人,可能祇是指凡信的以色列人,但從3435節來看,他所指的範圍卻可能更大。無論如何,他還未有機會多說,聖靈已降臨在聽的人身上了。由於在其它地方,聖靈是賜給那些悔改相信的人(參十一1718),所以這裡的含義有二:第一,在場的外邦人用信心接受所聽的信息;第二,神悅納他們,賜下聖靈作為印記。外邦人一旦有機會聽福音,就有所回應,於是神便接納他們。這一節經文結束了宗教偏袒主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44「彼得還說這話的時候,聖靈降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

         神常常打斷彼得的話!在變化山上,當他正說話的時候,父神就說話了,「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祂!」後來回到迦百農的房子裡,當他剛替他的主答應要納丁稅,且正要告訴主時,「耶穌先向他說,」為要改正彼得對這事的錯誤觀念。而今在該撒利亞哥尼流家裡,當彼得還在講話的時候,聖靈用祂大能的作為,打斷了他的講道,因而他的六個同伴「就都希奇!」所以當他們回到耶路撒冷時,他們支持他的見證,而向教會報導。聖父,聖子,聖靈,曾各自干涉並打斷過彼得的講話。當神自己來截斷我們滔滔不絕的話語時,我們應該歡迎這樣的打岔!――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徒十44~48 聖靈之於哥尼流】問:啟者,接到『聖靈的工作』與『天堂何在』二書,所云,五旬節聖靈的浸禮,與哥尼流家相同;竊以為不甚合式。蓋五旬節百二十人受主三年教育,早被『聖靈重生,』復活日更得『聖靈自己,』此時急需聖靈能力,作主聖工;故聖靈應時施浸,以驗父之應許。若哥尼流,雖然敬畏神,然對於主之救恩,尚未入門,焉能如此躐等而進?縱使哥尼流個人或一家早有豫備,(徒十2,)然行傳十章二十四節明言『他的親屬密友,』十章四十四節又言『一切聽道的人。』則此許多人皆早豫備好,恐無是理。因此,行傳十一章十五節所言『當初』二字,恐係彼得初受聖靈重生之時。況十一章十七節云:『在信主耶穌的時候,』豈有彼得在五旬節時,始信主耶穌乎?再者,十一章十八節眾人之言,亦云哥尼流家所受之聖靈,乃『悔改得生命』之聖靈。可見為初步之聖靈重生無疑。愚昧之見,未知是否?(安徽宋)
答:我真不願意在甚麼事上,和神的兒女辯論。對於聖靈的工作,最緊要的點,就是把牠分為重生、成聖、能力三段落而已。該書原意就是要指明給少年的信徒看:聖靈工作的層次,好叫他們知道如何按著步數尋求祂。我們若真得著祂的重生、成聖、和能力,就足意了。至於細點,如哥尼流所得者究竟是聖靈那一步的工作,實無大關緊要。我們儘可自由相信,勿生辯論為愈。
但,我也知你的意思不是辯論。不過,我們要杜漸防微,恐怕在我們中間生起甚麼間隔。持著這種的心,或者不至被邪靈所利用。既是這樣,我們就可謹慎一談。哥尼流全家所受的確實是聖靈的浸禮。因為(一)『聖靈降在一切聽道的人身上,』(十44,)(二)『聖靈澆在外邦人身上,』(45,)(三)他們『受了聖靈,』(47,)(四)彼得稱之為『聖靈的浸,』(十一16,)(五)和神的『恩賜』(17)等,都是講論五旬節聖靈浸禮的光景;這些名辭既不是重生,又不是成聖的工作所用的;牠們是靈浸所用的。你若比較哥尼流家與五旬節的光景,就要見得此二者是相同的。(十44與一8,十45與二1733,十37與二4,十一16與一5,十一17與二38。)並且他們的結果也是相同的同說方言。(二4,十46。)『當初』二字,彼得明是指著五旬節說的。你若看本節(十15)的『降在,』並將十六至十七節連起來讀,你就要見得他指五旬節而言。『像在我們信主耶穌基督的時候』有兩個意思:(一)這堿O主耶穌基督,不是『耶穌;』這是主完全的名號。復活日,和五旬節之前,使徒們雖然信主,然而,是很糢糊的,還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這是我們讀福音時所見的。)也許到了五旬節,他們纔真正明白相信,所以,彼得不說『信耶穌;』而說『信主耶穌基督。』(二)彼得此時是對奉割禮的門徒講說。(2。)他們在五旬節悔改接受所賜的聖靈。真的,哥尼流家此時所接受的乃是聖靈的浸禮;但是,在經歷上,他們所得的乃是悔改得生命。你說他是重生,乃是就他的經歷而說,是不錯的。但在事實上他所得的卻是聖靈的浸禮。當我寫聖靈的工作時,就是怕讀者不明白哥尼流這一點;所以,纔在末了一頁綴了幾句註語;但因這書篇幅不多,並因後來尚要再論聖靈的問題,故簡而不詳;那知這幾句太簡,致更加使人誤會。近日蒙神加增亮光給我,且有此問,故趁著機會,再說幾句。
有兩件事是我們所當分別的:(一)神的事實;(二)人的經歷。神的事實,就是神所替人成功的,如十字架的救恩、聖靈的降臨等等。人的經歷,就是我們在經驗上實驗過神所替我們成功的。聖靈的浸禮在神的事實上,是逐一信徒所共有的,但在人的經歷,則不盡然。照林前十二章十三節,當所有信徒重生時,就都已在聖靈堥浸了;這是神的事實。但信徒的經歷呢?則不一定都有。哥尼流家聖靈的浸禮是開外邦人的門,乃是神為一切古今外邦的信者所成功的事實。神借用哥尼流家成功祂的事實,是因為他們豫備最好。你說得不錯,哥尼流當時所受的(在經歷上)只是重生。然而,就是那時聖靈已經把他們受浸合為基督的身體,如林前十二章十三節所說的了。所以,我們看見在事實上,哥尼流家的事是個聖靈的浸禮;在經歷上,他們只得重生而已。我所以在篇末註語堙A以哥尼流家為『特別經歷』者,就是因為他們說方言這是經歷。但,當我多次讀過,再在主前等候之後,我就明白了:哥尼流家的事是特別的;神在那堙]合同五旬節)為教會成就了靈浸的事實,叫他們得了重生。究竟,這也不是大特別的,因為我們重生時,也就在聖靈堥浸合為基督的身體,一如哥尼流然。願主賜給渴慕成聖和能力的心!願我們多得著祂。── 倪柝聲《基督徒報》

 

【徒十4546a這時彼得的同伴有所參與了。不管當時彼得對所發生的事驚訝與否,這些人卻當真吃了一驚。試圖向外邦人傳福音是一回事;但講道被打斷,看見他們悔改,清楚接受了神恩賜的印證,卻又是另一回事了。當時發生的情景絕無荒謬可言。猶太人怎樣在五旬節接受聖靈,又用方言讚美神,這時外邦人也接受了完全相同的恩賜,聖靈降臨是否必然有方言的恩賜相隨,我們無法確定;不過,由於它時常被提及,保羅又認為它是一種特別的恩賜,並不是賜給每個信徒的,那麼,方言就不會是悔改的必然表徵了。在這場合裡,他們接受了這恩賜,強調出外邦人悔改的真確性,叫人無可置疑(不錯,方言可以偽裝,但真誠的讚美神則不容易假冒。這裡整段內容排除了所有疑竇)。──《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46十九6{\Section:TopicID=321}聖靈的浸禮

問:聖靈浸禮以何為憑據?有人以使徒行傳十章四十六節和十九章六節的說方言為憑據。聖靈的浸禮,一派以方言為證,一派以靈果為證,這兩派誰對?

答:聖靈浸禮,聖經並沒有記載有甚麼憑據。這都是人的造作。使徒行傳堸O載人被聖靈充滿的甚多,然而,只有三數次說到方言,這證明被聖靈充滿的人,不一定都有方言。並且,方言自是聖靈許多恩賜中之一(林前十二4~10),是「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11)所以,不能每一個信徒,都得忖閮央C靈果證明我們到底有沒有接受聖靈的浸禮。勉強的尋求方言,就要引起邪靈的假冒,我們應當小心。―― 倪柝聲

 

【徒十46b48若神尚且接納外邦人,教會就祇有同樣接納了。洗禮是接納人成為神子民的外在表記,表明滌淨罪惡與得蒙赦免(二38);同時,它也是內裡受聖靈之洗的外在標誌;但內在的靈洗,並不取代水禮。外邦人既已蒙聖靈所洗,當然就有資格接受水禮。於是彼得詢問與他同來,代表教會的猶太信徒的意見。這裡禁止一字(八36)埃提阿伯太監的故事中也用過,很可能反映出洗禮中的一種慣用語。當時沒有人反對,於是彼得就吩咐替信主的人施洗,布魯斯(Acts p.228)認為,這吩咐是針對悔改的人受洗(參二38,廿二16);不過,更可能他是吩咐在場的信徒,為他們施洗。我們可以保羅作比較,雖然他是創立哥林多教會的傳道人,卻通常很少替人施洗(林前一1417);洗禮不必一定要使徒才可以施行。更要留意的,就是這段故事中,並沒有暗示哥尼流和親友們受了割禮,反而積極地把這事一筆勾消了(參十一3)。最後,猶太人與外邦人新的團契得以堅固,因彼得在哥尼流家住了幾天。同時,這段時間足以讓消息在彼得回去之前,先傳到耶路撒冷。──《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