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五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十五1「有幾個人從猶太下來,教訓弟兄們說:“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不能得救。”」

    「教訓」:原文的時態是「未完成式」,表達開始並且繼續教訓。──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1在安提阿教會裡,猶太與外邦信徒和平共處,顯然一向相安;可是從猶太下來的信徒爭辯說,必須受割禮才能得救,融洽的情況便遭到破壞。他們並不是說外邦人不能得救,而是堅持他們必須受割禮。我們很容易會以為這次事件,就是保羅在加拉太書二12所記,從雅各那裡來的人到了安提阿。不錯,加拉太書二章的問題核心,是與未受割禮的外邦人同桌吃飯的問題;但從保羅在那一章下半的論點,可以看出,他認為這一事件與守律法才能得救的問題有關。況且,使徒行傳並沒有提及彼得上安提阿去,如加拉太書二11所載。還有一個困難,加拉太書二章的訪客被稱為從雅各來的人,似乎保羅把他們當作代表雅各觀點的人。另一方面,使徒行傳十五章則暗示,到訪的人超越了他們的立場(十五24),而雅各是站在保羅這一方。這就是說,雅各可能在耶路撒冷大會中態度有所改變;同時,到安提阿的訪客,看法與十五5法利賽派信徒相同,他們宣稱得到雅各的支持,其實雅各本身的態度並不那麼強硬。──《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2「保羅、巴拿巴與他們大大地紛爭辯論;眾門徒就定規,叫保羅、巴拿巴和本會中幾個人,為所辯論的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

    「眾門徒」:原文只是「他們」,意思應該是指「安提阿的弟兄們」。──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2分爭辯論」,因為這是關乎得救的。―― 倪柝聲

   耶路撒冷和安提阿的教會是各自為政的,他們有交通,但不聯合。此次,所以遣人到耶路撒冷者,乃因傳割禮的人是從那堥荂]1-24節)。在這章堙A我們找不出一個地方,說這兩個教會是像現今所謂的教會聯合的。―― 倪柝聲

 

【徒十五23保羅、巴拿巴反對這個新的要求,他們的宣教工作特別會受到這項要求的影響。若巴拿巴在加拉太書二13曾怕事逃避,現在他卻又站在保羅這一邊了。這件事關係太大,不能祇在當地決定,尤其是那些人說耶路撒冷教會要求外邦人受割禮。於是決定派代表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就是現在大家公認的教會領袖人物。往耶路撒冷的行程中,他們沿路向各地信徒報告外邦人歸主的事。路加說眾弟兄都甚歡喜,表示那些教會似乎都同意保羅對割禮的態度。這些會眾可能都是猶太信徒(十一19),可見他們比耶路撒冷的信徒思想更加開通。──《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3「歡喜」,不是嫉妒。―― 倪柝聲

 

【徒十五45他們到了耶路撒冷,教會就召開聚會;他們再一次述說外邦人歸主的事。他們的重點是神所行的一切事:外邦人歸主是神親手的工作,表示這件事既有神的祝福,自然是合祂心意的了。可是,某些信主前屬法利賽教門的人,卻不能接納這一點,他們說外邦信徒必須受割禮並遵守猶太律法。法利賽人會信主並不稀奇──保羅自己便是,他們仍持守昔日的觀點也不足為奇。一個根深柢固的猶太律法主義者,要接受新的思想,這一步之艱巨,恐怕我們往往會低估了。況且,可能當時猶太民族主義的壓力日增,信徒必須審慎行事,免得被誤以為對猶太傳統不忠。──《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412「他們就述說。」】

這兩處的說法是不同的,卻是十分相合,各有重點。在第四節,聖靈與每個信實的僕人同工,工人既由聖靈所差遣,他們所講的,不僅使人們聽到,而且有主同時向人心說話。在第十二節,我們有聖靈的工作,藉著奉獻的心成為神純正的導管,神的出口,這是聖靈的雙重職事。

神與我們同作見證——當我們傳基督釘死、復活升天,聖靈使人知罪,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在見證信實的話,有深切的認可,神大能而隱藏地工作,我們宣佈: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使人罪孽的。」如果祂加上的話,我們說:祂在軟弱中死了,聖靈說:「祂在大能中復活。」我們若說:當悔改信福音,祂就加上:「現在是悅納的時候。」聖靈說今日。新婦說來:聖靈也加入祂的聲音。

祂藉我們作出見證——我們的主說:你們所聽的話不是我的,而是差我的父說出來的,祂的榮耀也是我們的榮耀,我們不為自己說什麼。這是多結果實的人生秘訣:只作順服的導管、潔淨的器皿。我們是堡壘門前的號手,宣佈王的呼召。我們是琴弦,神的手要來彈奏;我們要像保羅那樣說,我們只誇基督,祂藉我們使眾人信服福音。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十五6「使徒和長老聚會商議這事。」

    使徒和長老的聚會,似乎與第4節的聚會不同,雖然兩者都有全教會在場(12節)。不過,也可能第4節是概括性的序言,陳明所爭辯的事項。──《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711這裡的要點非指律法是重擔、是壓制,而是猶太人無法憑律法得救;因此救恩與律法毫無牽連。反之,彼得說,連猶太人也要信,才能憑神的恩典得救,(參 GNB我們相信,就因神的恩得救了),與外邦人完全一樣。RSV譯作我們相信我們會得救(第11節)並不正確,因為彼得所指的,是那份引至得救的對神的信心(參第7節)。若猶太人和外邦人都靠同樣的方法得救,則顯然神沒有要求外邦人守律法。同樣,我們可以加一句,猶太人也不必靠守律法而得救(加五6)。有些學者認為,這樣的推斷太激進了,很難以相信會出自一個猶太信徒彼得的口中;有人問道,既然如此,何以猶太信徒自己不放棄割禮呢?根據路加,不少猶太信徒仍繼續守律法。猶太信徒不覺得需要除去肉體的割禮印證(對照瑪喀比一書一15),他們繼續持守律法,不過,從福音書中可見,他們已逐漸放下法利賽式的外表儀節,開始體會摩西律法在某方面,已被神透過耶穌的新啟示所取代了。不過猶太信徒並非都體會到這一點,對許多人而言,活在嚴謹的猶太巴勒斯坦環境中,習俗的勢力仍十分強大。彼得在此所辯論的,是關於是否守律法才可得救,至於猶太人守律法的其它原因,乃是次要的事。──《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10「現在為什麼試探神,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

    「軛」:形容「重擔」的意思。──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12「眾人都默默無聲,聽巴拿巴和保羅述說神藉他們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跡奇事。」

    彼得的話,叫反對的人啞口無言;當時他所講的當然不會祇有這麼短。經過這一席話,會眾已預備好心,可以聆聽保羅、巴拿巴報告,神怎樣藉神跡奇事用他們在外邦人中間工作。這裡所指的是十四3那一類的事(參來二4);這樣,安提阿教會的宣教工作,就與哥尼流信主的地位相同,證明神的祝福同樣臨到這件事。神跡的見證功能為大家所接受,不過早期教會也知道神跡要經過試驗,看是否出自撒但的假冒(參林後十一14;約壹四1;尤見帖後二910)。──《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1315大會中決定性的意見,不是出自彼得,也不是出自安提阿的代表,而是由雅各提出。這可能是由於他已逐漸處於教會最高領袖的地位(十二17),同時也由於他被認為是傳統猶太觀念的佼佼者。後期的文獻將他刻劃為典型奉守律法的猶太信徒,而且他早期必然有些態度引至保羅寫加拉太書二12的評論。因此,他在這裡的意見,可能已表示他的觀點有了改變。他的論點是,彼得所說的正合乎預言的應驗。他用彼得的猶太名字西門稱呼他(彼後一1──很合於本地色彩,又用神眷顧來描寫哥尼流事件。這一辭是指神的干預,或在拯救方面或在審判方面(前者見路一6878,七16)。神的目的是從外邦人中選取百姓歸於自己的名下。這裡外邦人(或萬國)與百姓是極強烈的對照,因為過去百姓多半是指猶太人為神的子民,與外邦人有別;如今這裡卻鼓吹神的子民包括外邦人。在舊約裡,以色列是神的百姓,外邦人卻不是(出十九5,廿三22,申七6,十四2,廿六1819),如今外邦人也有份了。況且,所發生的事正與預言相合。雅各祇引了一處經文,但他心目中所想的也許不止一處(如亞二1l)。因為他提到眾先知,無論如何,他乃是指十二先知書,即小先知書(見七42),所引的阿摩司書九1112就是出自其中。──《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14「方才西門述說神當初怎樣眷顧外邦人,從他們中間選取百姓歸於自己的名下;」

    「西門」:就是指「彼得」。──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16「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

    「重新修造....起來」:雅各的意思是,彌賽亞的來到、教會的設立,正是這預言的應驗。──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1618這預言說到神怎樣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叫餘剩的人(即猶太人以外),可以尋求主,也就是指稱為祂名下的外邦人。重修帳幕的意思,也許是指教會的興起,成為代替聖殿的敬拜所在(參六1314{\LinkToBook:TopicID=142,Name=二 司提反之爭(六815})。於是教會就是外邦人得以認識主的地方了;這裡提到神的名,可能是指在洗禮時的運用(雅二7;其它地方用其動詞,就如徒二21,歸主的人求告神的名)。不過,這段引文引起了一些疑難。其中所用的字受耶利米書十二15我必轉過來,譯注:我要回來──不過一個字不足以表示他引用耶利米書),和以賽亞書四五21的影響從上古指明,譯注:等於從創世以來顯明這事。而且,這裡是引七十士譯本,不是馬索拉(Masoretic)希伯來經文,兩者的差異相當大。阿摩司書九12說:使以色列得以東所剩餘的,和所有稱為我名下的國。因此,希伯來經文所指的,是大衛百姓的復興,征服以東及其它民族。──《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19~21舊約堶情A有很多宗教上的規條,我們基督徒都不必去遵守的,但是惟有這幾條,是基督徒們所必須要遵守的。── 何曉東《新約聖經難題探討》

 

【徒十五20「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牲畜和血。」

偶像的「污穢」:此字在七十士譯本是指「食物上的污穢」,特別指祭拜偶像的食物。
「偶像的污穢」:指「外邦人祭拜偶像所獻上的食物」。這應該不是指任何拜過偶像的食物,因為當時(現在也是)市場上賣的食物大多祭拜過偶像,外邦信徒無從買到完全沒有祭拜過的食物。而是指在節期時擺設的筵席。
    「姦淫」:「淫亂」,除了敬拜偶像時與廟妓行淫的事外,也泛指一切不道德、不正常的性行為。──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20基督徒可以吃血麼?】

請注意使徒們在耶路撒冷首次“大公會議”中,所規定外邦人要禁戒的事共有四項,即:“偶像的汙穢和好淫,並勒死的畜牲和血”。假如這四件事是同等應禁戒的話,則任何人不能遵守了其中三樣而忽視其中一樣。這就是說,有些人不吃血,但偷偷的吃勒死的畜牲之肉(狗肉),那麼禁吃血又有何益?

關於能不能吃血的問題,一向有兩派人士的不同解釋:

    一、禁止吃血的人們,其理由如下:

    使徒們明言禁止,基督徒應該遵命。

    神在舊約時代亦嚴厲地禁止,“只是你要心意堅定不可吃血,因為血是生命,不可將血與肉同吃”(申十二章23節)。又說;“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然後又說:“若吃什麼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利十七章10節)。

    血中有生命,所以如果一個人吃了某一種動物的血,他的血便不純粹,人的血與牲畜的血一同在他生命中迴圈,這是神所不喜歡的事。神不喜歡以色列人用牛驢一同耕地,也不喜歡他們將羊毛與細麻一同織衣(申二十二章10節),他要以色列人學習作純潔無瑕的人。所以,人不可吃血,免得血中有牲畜的血。

    二、第二派人士認為:

    聖經中所謂禁止人們吃血,乃是禁止吃“生血”,並非指熟血而言。生血中有生命,人們吃了豬血,雞血甚至狗血,都是生血的話,人體中便有豬、雞與狗的生命在其中,對於人體當然有損害,亦使人血不純粹,人性亦會受影響。

    古時野蠻人喜歡吃生血以壯膽,羅馬兵出征前均飲生血隊增加作戰的勇氣。在今日的太空時代堙A仍有不少民族以飲生血為一種享受。神禁止以色列人學習外邦人這種吃生血的行為,使徒們也希望外邦信徒戒除從前吃生血的惡習。但不是指煮過的血而言,羅馬人及古時人並非吃熟血,故應禁止。

    不過,有許多基督徒是不願吃血的,生血與熟血一樣。――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徒十五2029信徒要禁吃勒死的畜牲和血麼?】

答:使徒們在耶路撒冷首次的會議中,規定外邦人要禁戒不犯的有四件事,就是「偶像的污穢和姦淫,並勒死的畜牲和血。」這裡提到勒死的畜牲和血是有相連的關係,在舊約聖經中,當初神與挪亞立約的時候,就曾說過:「惟獨肉帶著血,那就是他的生命,你們不可吃。」(創九4),可知血是被視為神聖的,如勒死的畜牲的肉,是未經過放血的,為猶太人所禁食,這在律法的教訓中,又有嚴厲的禁止說:「只是你要心意堅定不可吃血,因為血是生命,不可將血與肉同吃。」(申十二23)又說:「若吃什麼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你們,可以在壇上為你們的生命贖罪……若打獵得了可吃的禽獸必放出他的血來,用土掩蓋」(利十七10-13;參申十二24)。這樣看來,可以使我們明白禁止吃血的理由,知道血對生命的寶貴與贖罪的功效(參弗一7;來十12;約壹一7),以及對血處理之方法,因此在今日教會的信徒們,大都是不願吃血或未經放血之物的。——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徒十五21「因為從古以來,摩西的書在各城有人傳講,每逢安息日在會堂裡誦讀。”」

    雅各的結語令人甚為不解。也許可以這樣解釋,既然各地都有猶太人,經常在會堂聆聽摩西的律法,外邦信徒就該尊重他們的禁忌,以免令教會遭他們輕蔑。另一個看法是,外邦信徒若要認識猶太律法,在各地會堂都大有機會,不必耶路撒冷教會大費周章。──《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22「那時,使徒和長老並全教會定意從他們中間揀選人,差他們和保羅、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所揀選的就是稱呼巴撒巴的猶大和西拉;這兩個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領的。」

「定意」:「設想」、「考慮」、「認為好」。這詞很可能是銜接前面,表達教會一致認可、通過雅各的意見。
    「巴撒巴的猶大」:  1:23 有一位「叫作巴撒巴的約瑟」,這兩人可能是兄弟。「巴撒巴」的意思是「撒巴的兒子」。
    「西拉」:字義是「多樹木的」,具羅馬公民身份,是使徒保羅佈道旅行上的同伴。──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2235教會既已作了決定,便採取有效率而又有禮貌行動,把決定的專案放在一封信裡。但是這信不用普通的信差送去;卻交托給猶大和西拉,他們與保羅和巴拿巴同往。要是保羅與巴拿巴單獨回來,仇人們可能懷疑他們帶回來的是否正確的信息;猶大和西拉卻是正式的特使,也是對這決定的實在性的保證人。教會送出信件,更差派人去,這是明智的。一個古代基督教作家說,他從活生生的和持久不變的聲音所到的,比任何數量的閱讀為多。一封信可能有點冷酷的官樣文章;但是猶大和西拉的話所增添的友情的溫暖,卻是僅僅收到一封信所絕不能有的。許多時候,如果不以送出一封信為己足,而能親自去一趟,便可以避免任何困擾。──《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五24「我們聽說有幾個人從我們這裡出去,用言語攪擾你們,惑亂你們的心。(注:有古卷在此有“你們必須受割禮,守摩西的律法。”)其實我們並沒有吩咐他們。」

    「惑亂」:原意是「拆除」,意思是「顛覆」、「騷亂」。──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29「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並勒死的牲畜和姦淫。這幾件你們若能自己禁戒不犯就好了。願你們平安!”」

    「禁戒不犯」:「持守自己」的意思。──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36「過了些日子,保羅對巴拿巴說:“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

    巴拿巴和保羅在安提阿逗留的日子,可能是冬天;到了春天,海陸旅途都再度開放,保羅也就起意展開新的活動。這裡並沒有提及聖靈對將來的指引。或許可以說,這是因為路加不想把聖靈牽涉在宣教士對前程的爭執上,但(從十三、十四章可見)路加雖然沒有時時提出聖靈,卻顯然認定祂仍然在作工。保羅提議回去探望先前傳道的地方,從加拉太書的亮光,我們可以瞭解他建議這麼作的原因之一。──《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3739巴拿巴想帶馬可回去,顯然是想再給這青年人一次機會,來肯定他自己。原因可能源于他們的親屬關係,這一點路加並沒有提及(西四10);但最主要的因素,是巴拿巴富同情心的個性,這一點路加已向讀者清楚交代過了(九27)保羅則一心以使命為重,不願再帶一個不可靠的同工。到底應先考慮個人的好處,還是整體的事工,這個自古以來的難題,此處就是典型的例子,其實並沒有一成不變的金科玉律。在當時的情況下,結局算是圓滿,保羅親自挑選同工,進行他的一份工作,而巴拿巴則帶了馬可,扶掖他成為宣教士。巴拿巴的舉動十分正確,因為後來保羅也承認馬可的價值,以他為同工(西四10,尤其是提後四11;參彼前五12)。可惜,當時保羅和巴拿巴之間卻掀起一場尖銳的爭執;路加沒有嘗試遮掩它,但也似乎沒有把全部理由告訴讀者。──《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39「於是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賽普勒斯去;」

    「爭論」:原文指「激烈的爭論」。──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五4041西拉先前既已離開了安提阿,我們祇有假設他或許當時已經回來,或是保羅派人把他從耶路撒冷召了來。他是羅馬公民(十六21),像保羅一樣;同時,也與耶路撒冷教會有關連,這兩個身份對他宣教士的新角色都大有用場。我們祇知他日後與保羅密切的關係,和果效昭著的工作(十五2229注)此外就一無所知了。這兩人蒙弟兄們差派,帶著教會的認同與祝福(參十四26),向北取陸路進發,經過敘利亞到了基利家。──《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五41「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

    「走遍」:原文就是八4的「經過」,路加慣常用來指「宣教旅程」的用字。──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