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十六1「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裡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臘人。」

「提摩太」:字義是「榮耀神」的意思。很可能是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時信耶穌的( 提前2林前17 )
    「是」希利尼人:動詞型態是「過去不完成式」,表達提摩太的父親應該是已經過世了。──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1事實上,保羅把提摩太作為猶太人接待,他正表示他對猶太思想多麼脫俗。提摩太是異族通婚者的兒子。嚴格的猶太人根本不會承認這樣的婚姻;事實上,如果一個猶太女子嫁給一個外邦男子,或是一個猶太男子娶一個外邦女子,他會視那猶太男子或女子為死了,有時還真正舉行喪禮。保羅接受由這種婚姻而來的兒子,表示出他多麼確實地打破了一切種族的壁壘。──《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六1~3割禮是每一個猶太男人必須接受的。根據猶太人的規條,若父親是猶太人,母親是外邦人,生下來的孩子算是外邦人;若母親是猶太人,父親是外邦人,生下來的孩子算是猶太人。提摩太的父親雖是希利尼人,母親卻是猶太人,因此他算是猶太人,保羅也就給他行了割禮。―― 沈保羅《真知灼見――歌羅西書講解》

 

【徒十六15保羅自從在特庇與路司得宣道,至今已經歷時五年,但是當他回到這地方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為他所十分疼愛的青年,他的內心一定為此歡欣快樂。保羅要找一個人替補馬可,是很自然的事。他總是注意到訓練新的一代去從事那擺在前頭的工作的必要。他發現青年提摩太正是他所要的那樣的人。保羅為提摩太行割禮,顯然有點問題,因為他才贏了一仗,宣佈割禮並非必要。然而提摩太是猶太人,而保羅從未說過猶太人不必行割禮。不必行猶太人生活方式中的禮儀的,乃是外邦人。

事實上,保羅把提摩太作為猶太人接待,他正表示他對猶太思想多麼脫俗。提摩太是異族通婚者的兒子。嚴格的猶太人根本不會承認這樣的婚姻;事實上,如果一個猶太女子嫁給一個外邦男子,或是一個猶太男子娶一個外邦女子,他會視那猶太男子或女子為死了,有時還真正舉行喪禮。保羅接受由這種婚姻而來的兒子,表示出他多麼確實地打破了一切種族的壁壘。

    提摩太是個先天很好的孩子。他的母親和外祖母都好(提後一5)。在以後的日子,他每每作了保羅的信差(林前四17;帖前三26)。當保羅坐牢的時候,提摩太與他同在羅馬。(腓一1;二19;西一1;門1)提摩太與保羅的關係非常特殊。保羅寫信給哥林多教會時,稱他為我所親愛的兒子(林前四17)。他寫信給腓立比教會時,說沒有別人像提摩太那樣與他同心(腓二1920)。保羅很可能視提摩太為他放下工作時的繼承人。一個人能以見到他訓練的人,在他放下擔子時能以挑起,該是多麼高興呢?──《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六6「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

    從以哥念向西的旅途,記載得很令人不解,說他們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參十八23)。

    希臘文法結構表示,這個詞是指一個地區,弗呂家加拉太地區,弗呂家一部份位於羅馬亞西亞省內,一部份位於加拉太省內。前者本稱為弗呂家亞西亞,而藍賽說後者可能被稱為弗呂家加拉太。該區在以哥念以西,保羅往每西亞必經的地方。依這一個觀點來看,保羅就沒有進過加拉太當地民族的地域,當時是塞爾特人(Celtic)住在那裡。

  雷克(BCV. pp.231237)和赫肯(p.483)認為(兩人稍有差異),路加指的是兩個地區,弗呂家和加拉太。依這個看法,保羅經過這一帶塞爾特人的地方,傳福音給他們,後來就寫加拉太書給他們。可是這看法從這區的地理角度看來很有問題,正如布魯斯所指出的。

  最可能的,是保羅並沒有向加拉太這一區傳福音。因此,加拉太書就不是寫給加拉太省北部的塞爾特族,而是寫給該省南部的以哥念及其它市鎮的居民。從路加的敘述中,看不出這一段旅程中有沒有佈道。無論如何,宣教士們被引導離開原本想在亞西亞作工的目標,不得不向北走。這段敘述很符合一種旅途,就是向北走亞西亞的邊界,朝向小亞西亞西北角的每西亞。聖靈到底怎樣攔阻他們依原意進行,我們不知道;這裡或是指一種內心的催促,或是透過一位同工受聖靈感動所說的話。──《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 6「聖靈....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

   在聖經中研究聖靈怎樣引導十字架的先鋒,是很有趣的一回事。因為他們很容易走錯誤的路,所以聖靈的引導大半是用「禁止」。

   親愛的,當你要走前面的路的時候,你應該完全讓聖靈替你定規,求祂封閉一切的岔路,開啟唯一的正路。你該說:「神阿,我把選擇的責任完全交託給你,求你不讓我的腳步走在一切不是你命定的路上。當我偏左偏右的時候,求你讓我聽見你的聲音。」

   同時,在你沒有清楚聖靈的指引之先,你應當繼續站在你原來的路上,守在你原有的呼召中,除非你得了新的清楚的呼召。親愛的旅客,耶穌的靈今日等著要啟示你,好似當日啟示保羅一樣。在你這方面,只須小心順服,連一個頂小的禁止也須順服;信心的禱告之後,如果聖靈沒有攔阻,你只管放膽前進。如果聖靈的答應乃是禁止,那你也不要驚奇。若是左右的路是關閉的,前面的路是開啟的,那條路頂清楚是通到特羅亞去的。在那埵陴孜H會指引我們當走的路,在那埵部u敞開的門」和機會,在那堣]有忠心的朋友路加等著。─ 梅爾

 

【徒十六7「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每西亞在羅馬亞西亞省的西北部,亞西亞省延展及于小亞西亞整個西岸,每西亞的東部和北部,是庇推尼另一個羅馬省份,其東部與本都省接壤。聖靈再一次阻止他們繼續向這方向走。這裡用很獨特的名字稱聖靈為耶穌的靈,強調是耶穌自己透過聖靈,引導福音的進展;至於引導的方式,也沒有明說。──《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8「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

    他們經過了每西亞(不是 RSV所說越過,和合本亦同),就來到了羅馬殖民地特羅亞,是通往馬其頓的海港。亞歷山大特羅亞是此城的正名,它是個重要的中心,後來當地成立了一所教會(林後二12)。──《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9「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保羅從特羅亞原可以向幾個方向航行,但是一個馬其頓人的異象,決定了他們的取向,那人催他過去幫助他們。古時以為夢是從神來的指引(見九1012;十317,十八9,廿二17),保羅和同伴立即覺得這夢是神的呼聲,叫他們傳福音到馬其頓去。他們深知這一種幫助是他們可以給那地之人的。保羅從夢中人所講的話,可以知道他是馬其頓人。──《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0「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聽。」

    「我們」,顯示作者路加在此時加入宣教團隊。──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見了這異象之後,他們隨即想過馬其頓去。但此時記敘的語氣卻突然改用我們決定怎樣做,這第一人稱複數形式一直沿用到十六17,又從二十5再用。最明顯的解釋,就是敘述者這時記述他本身所參與的部份。另一可能性,就是敘述者開始借用另一個人以第一人稱的憶述,但卻忘記更正文法。──《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1「於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亞坡裡。」

    「一直行」:航海術語,「順風而行」的意思。──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保羅和同伴取海道從特羅亞起行,旅程迅速,經過一個島叫做撒摩特喇(也許在那裡過了一夜),兩日之間來到尼亞波利。一百二十五哩(200公里)的旅程,若風向順,在這樣的時間之內,是可以到達的,只是在二十6那趟回程,卻花了五天。尼亞波利即現今的卡發拉(Kavalla),是腓立比的港口,約離城十哩(16公里)。──《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2「從那裡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裡住了幾天。」

    「駐防城」:原文是拉丁文,「殖民地」的意思。事實上羅馬將腓立比城當成是軍事用途的殖民城市。──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12腓立比是個古城,西元前約三六年由馬其頓的腓利取了這個名字。謀害凱撒大帝的布魯特斯和開西雅(Brutus & Cassius),就是西元前四二年在這地被安東尼和奧大維(後來的奧古士督大帝)所敗。這城於是成為羅馬的駐防城,就是羅馬退伍軍人定居的地方;在羅馬法律下,他們有自治權,且可免納稅。西元前三一年,安東尼和奇利奧百得拉(Antony & Cleopatra)在艾克丁(Actium)敗亡以後,就另有一批退伍軍人集居在那裡。根據RSV譯本,它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和合本亦同),依字面來看,這是毫無意思的一句話。馬其頓是羅馬省份中很特別的一個,它分成四個次級省份,而腓立比則屬於第一個,但該省的省城是安腓波立(Amphipolis)。此句的希臘原文相當混淆,抄本有好幾種不同的句法,明顯在早期就已經遭竄改;GNBTNT寫作馬其頓頭一區的城市,則可能更貼切原意。路加的描述透露出他對當地的認識(舒溫桓 p.93),用意在為以下的記述鋪路,說明保羅第一回在羅馬境域內的遭遇,和與羅馬官員的接觸。──《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3「當安息日,我們出城門,到了河邊,知道那裡有一個禱告的地方,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

    「知道」:「相信」、「假設」、「假定」。表示保羅一行也不是完全確知猶太人聚會的地點。──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13保羅一向的宣教作法,是先到會堂去向猶太人及歸化猶太籍的人,宣告彌賽亞已來臨(十三4{\LinkToBook:TopicID=157,Name=二 居比路的福音工作(十三412})。因此,他等到安息日,才到猶太人的聚會地方去。RSV譯本說,我們假定那裡有禱告的地方,表示保羅和同伴並不肯定知道猶太人在那裡聚集,而且他們也不曾與猶太人同住。若當地的猶太人聚會祇有幾個婦女參加,而且其中至少有一個是歸化者,這一點就不足為奇了,宣教士祇能仰仗當地人所提供不甚明確的資料。然而這節經文也甚含糊,可能本來的意思是經常禱告的地方,因而沒有說找這個地方有任何困難。會堂的設立必須至少有十個男人,這裡既沒有提及男人,所謂禱告的地方可能祇是婦女們慣常聚集禱告的地方(可能在屋裡);不過,這一辭也可以指會堂的建築。這地方可能是在城外,因為政府不許猶太人在城內集會。那地方近河邊甘閘河(Gaugites)或克理耐河(Crenides),一條小溪,是離城約安息日可走的距離,可能原因是猶太人潔淨的儀式中,需要有水。──《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4「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名叫呂底亞,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來敬拜神。她聽見了,主就開導她的心,叫她留心聽保羅所講的話。」

    「賣紫色布疋的婦人」:有人指出這一行的婦女,很多原本都是奴僕,而後被主人釋放成自由人。

「呂底亞」:一個很平常的名字,「辛勤勞動」的意思。這應該是一位外邦婦女,而非猶太人。

    「素來敬拜神」:原文無「素來」,「敬拜」特指皈依猶太教的外邦人。──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14聚集禱告的婦人中,有一個來自推雅推喇(啟二1819),該城位於小亞西亞稱為呂底亞地區,那婦女的名字即是原居地之名;她是賣紫色布疋的,呂底亞地以紫色染料著稱。推雅推喇有猶太人的社團,呂底亞就是在那裡,或其它地方,歸化了猶太教。這時,她對保羅的信息有所回應,他的信息必然是論及耶穌就是彌賽亞(參十七3)。她信主,這裡說是主開導她的心(同是路廿四45;瑪喀比二書一4);這樣,主印證了宣教士順服祂的命令,過到馬其頓來的行動。

  路加強調人信主是神的工作,祂開啟人的心,就是開導人的心思去接受祂的話。這個觀點,正與保羅的見解相合,他說人不信主,是被今世的神弄瞎了心眼(林後四4);而人若信主,是因福音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並充足的信心(帖前一6)。這種說法,並沒有減輕宣教士勸導說服人接受主道的責任(林後五20;六1),也沒有免除聽者悔改接受福音的本份。──《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41624如果呂底亞來自社會的最上層,而使女來自最下層,則羅馬禁卒屬於構成羅馬文官的中等階級。這一來,這三者使社會的全範圍都齊備了。──《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六141624呂底亞來自社會的最上層;她是個賣紫色布疋的人。紫色染料要一滴一滴地從某種甲殼類動物蒐集而得,非常珍貴,染一磅的羊毛要費大約相當於一百五十金鎊的價值。呂底亞,是個富有的婦人,是商場巨擘,卻被贏歸基督了。──《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六1427「有一個婦人名叫呂底亞……禁卒。」】

這些是典型的情形,成為信徒歷代的教訓與安慰,每個人都需要主,每個人都會帶到真光之中,但是每個人都是在不同的情況。呂底亞的心開放,好像花卉在陽光之觸摸下,逐漸地,無可覺察地開放了,都不能說出她新生的確實的時間,禁卒到主面前卻很突然,在地震的時候,十分驚人。前者受愛的感召,後者因懼怕所驅使,呂底亞的心歸向主,所以主以愛吻她醒來。主對那禁卒,好似跳向他的猛獅一般。

呂底亞——不看外在的表像及情況,沒有顯著的經驗,我們經過生命的汪洋,並不注意經緯的度數,你雖沒有體驗,品格卻在改變的過程中,自己還不知道,神的工作卻在你心中。波浪掀起,潮汛日日在上漲,但是退潮也與漲潮一般,不要以經驗來量進度,只依靠神,讓祂作成。

那禁卒——不要過分低估懼怕的影響,有時內心卻不能覺醒,一直到人必須面對罪的後果,才驚醒過來。有時人未必有最高的動機,但必有所感動。信主不只是相信主受死與復活的事,而是信祂是永活的主,能救我們脫離罪惡的權勢與刑罰,當信主耶穌,祂是活的主,現在就信靠祂!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十六15「她和她一家既領了洗,便求我們說:“你們若以為我是真信主的(注:或作“你們若以為我是忠心侍主的”),請到我家裡來住。”於是強留我們。」

呂底亞是否與保羅首次談道後,立即受洗,我們不清楚。不過,應該不會隔很長的時日,這樣她的洗禮才真正成為她接受救恩的外在表示,也顯明出她的信心。洗禮之舉也包括了她一家的人。主張嬰兒洗的人,很容易抓住這節經文,及其它類似的經文(十一14,十六33,十八8;林前一16),爭論說一家人之中有嬰兒的可能性很高。反對的人則指出,經文中從未明文提及小孩子,尤其是嬰兒。呂底亞既然從事生意,極可能她是獨身的,或是寡婦,她家裡的人大概包括僕人或她供養的人。

    呂底亞一信主,立刻接待保羅和他同行的人;因此,她不但很快就遵從早期信徒接待人的作風(羅十二13;提前三2;來十三2;彼前四9;約三58),而且能將自己的財物與教導神話語的人分享、共用物質(加六6;參林前九14)。──《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6「後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術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

「巫鬼」:原文是「一個靈,Python」,Python是「蛇」的意思。原指希臘神話中的一條蛇,守護德爾飛(Delphi)的神諭,後被阿波羅所殺此字也可以解釋成「腹語者」或「占卜者」。
    「用法術」:指「在情緒激昂下說的預言」,在此也就是「占卜」的意思。──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16保羅後來再去禱告的地方,就碰見一個有法術的使女,她藉占卜替主人賺了許多錢。路加說她的能力是從巫鬼來的,字面意思是一個靈,庇通(Python庇通原是蛇的意思,特別是指衛護供奉在德爾斐(Delphi)的文告的那蛇,牠結果被亞波羅(Apollo)所殺。這個字又可解作腹語者。腹語者也是占卜者,因為他們所發出的奇特聲音,產生一種神秘的效果;別人很可能以為他們有邪鬼附身。這裡的使女可能講話也像腹語者,有巫術的能力,所以路加說她有一個靈附著(邪惡的靈),就是指她會用腹語。──《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7「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

    「至高神」:猶太人用這個希臘字表達「耶和華神」,但希臘人用此自稱乎「宙斯神」。這裡沒有多少猶太人,所以聽眾聽見的領會是「保羅一行是宙斯神的僕人」,而非「保羅一行是耶和華的僕人」。──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17使女在街上碰見保羅及他的同伴,就跟在後面大聲喊說,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傳說救人的道。這樣形容至高神,在別的地方也曾出自異教徒的口(路八28),但是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也有這種講法,也許異教徒仿效猶太人的用法,如此稱呼他們的神。救恩是基督教信息的統稱(四12,十三2627)。使女的呼叫,可能祇是根據一般人對宣教士在腓立比工作的瞭解;不過,這故事的寫法,很像福音書中趕鬼的故事,其中被鬼附的人宣告他們知道耶穌的真正身份(路四3441,八28),似乎誇耀他們將淩駕於祂之上。路加很可能把使女的知識,視為由邪靈附身而來。新約其它經文中,對於鬼附、精神不平衡與江湖術士,界線也同樣難以劃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8「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

    使女一連多日,見了保羅就這樣呼喊,給他們帶來意外的宣傳作用。保羅一開始並沒有立刻處理這事,原因不明。使女的呼喊可能最初似乎沒有危險性,事實上也看不出她對宣教士有任何敵意。但後來保羅看出她是被邪鬼所支配,就奉耶穌的名趕它出來。故事並沒有說使女有沒有信主;路加的注意力單集中在保羅及他同伴因這事後而經歷的一切。因此,我們就不能憑這一件事,來作今日教會對趕鬼的結論。這次趕鬼明顯的果效,就是那使女失去了預卜吉凶的能力或意願。──《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8神在現在,不願意叫靈鬼傳道。―― 倪柝聲

 

【徒十六19「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

    不管使女的主人們當時在不在場,他們很快就發現不但邪靈離開了她,而且他們得利的途徑也沒有了(路加在1819節用同一個動詞,是有意的幽默),他們知道是什麼人幹的。正如後來在以弗所一樣,福音的效果破壞了靠迷信和邪惡行徑取利的行業。於是那些主人,加上朋友和路人的助力,立刻便採取行動,捉住保羅和西拉,拖到市上去見首領,要控告他們。同行的其它人(提摩太和路加)並沒有牽連在內(我們的寫法到第17節起便終止了),也許由於他們不是主力,也許他們當時是在別處(還是如布魯斯,Book p.335所提議,當時祇捉拿了其中的純猶太人?)市中心廣場是貿易中心,考古學家已發掘出來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19「主人們?」其實撒但是在後面。牠雖然沒法,應當離開那使女(18節),但牠卻另從一個地方,興波作浪,與使徒們為難。撒但是何等的殷勤作工。―― 倪柝聲

 

【徒十六20「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

    「官長」:羅馬殖民城最高行政長官的官銜,此處是複數,因為羅馬的都市都由兩位最高首長管理。──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202119節把審判官泛稱為首領;這裡卻給他特別的稱號。他們正確的頭銜叫做duoviri,已有碑文可證實。這兒的希臘字strategoi可能是最接近這個字的希臘字了(舒溫桓 p.92f),但它也可以翻譯一個更堂皇的頭銜praetores。較舊的注譯認為此處的審判官可能有這個頭銜(正如西元前一世紀在迦普亞(Capua)的審判官一樣;布魯斯 Bookp.335);不過,這種古老的用法似乎不大可能在當時仍然通行。值得留意的,是當控告者提出控訴時,謀利的因素退隱到幕後,其它藉口出現了。罪名其實分為兩部份:其一就是保羅和西拉掀起了民間騷動;這一點更以他們是猶太人作為支撐,好利用當時很普遍的反猶太情緒(見十八21217)。第二部份罪名,就是保羅和西拉傳不合羅馬人的規矩。這樣,便將趕鬼事件擴大為整個宣教運動。這裡可以明顯看出該殖民地的羅馬人意識。按照規定,羅馬人是不准奉外國異教的,但在事實上,祇要不冒犯羅馬風俗,他們信什麼都不成問題。這個原則顯然彈性很大,有需要時可以隨時訴諸於此。第一世紀之後,若異教引至犯罪行徑時,就動用此原則。這裡的控訴是古調重彈,說此種異教不合羅馬的規矩。曾有人認為他們不許禁止猶太人傳教,不過這件事似乎並非如此(舒溫桓 p.7883)。──《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2「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

    「吩咐」:原文時態是表達「不斷的吩咐」,這也可能是保羅沒有表明他是羅馬人身分的原因,因為在群情激憤下,市長不斷的要求屬下責打犯人,犯人恐怕連辯白的機會都沒有。──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22當時圍觀的群眾站在使女主人的一方,顯然是被控訴的激昂陳辭搧動了。那些人控訴之後,下一步便是由官長把被告者逮捕監禁,等候巡撫審詢。當時不但逮捕,還把犯人鞭打了。犯人的衣服先被剝除(這也是依羅馬慣例),然後由官長的侍從用棍打(十六35作差役,他們帶看一束棍子(拉丁文作 fasces),作為審判官權柄的標誌)。這一次被打,無疑是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一25所列使徒的艱辛,三次被打之中的一次了。本來羅馬公民是不應被打的,祇是當時官方並未知道保羅的身份。這樣施行棍打,表示審判官假定了宣教士有罪,又利用群眾反猶太人的情緒,就當場執法;可能他們根本就祇是想扣留犯人一夜,就打發他們離境。──《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324這次棍打很凶,且隨即把他們監禁起來。囑咐禁卒嚴緊看守一語,有戲劇性的作用,為後面宣教士的神奇逃脫作準備,使讀者看出,不管人怎樣嚴緊捆鎖,神都可以釋放他們。從歷史角度來看,官員可能怕這些囚犯有超然的能力,因此必須留意監管才成。於是禁卒把他們下在最嚴密的內監,用木狗栓住兩腳,加倍防範。──《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5「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唱詩讚美」:原文的時態表示他們是不斷的唱詩讚美神。──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25宣教士一夜無眠,得歸功於身上的痛楚和不舒服的姿勢。在這樣的苦難中,他們藉禱告唱詩讚美神,表現他們對神的信賴和喜樂。在此得見信徒患難中能喜樂的實例(羅五3;雅一2;彼前五6)。他們的祈禱可能祇是讚美神,並沒有提及求神釋放他們;不過,其它囚犯側耳而聽,可能表示他們也認為後來奇妙地的開釋,是神聽了宣教的祈禱。──《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5此地而有此聲!難怪眾囚側耳而聽。―― 倪柝聲

 

【徒十六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

    宣教士歡樂的尊崇神,帶來突然的地震,監牢大為震動,監門全開,鎖住犯人的鏈子也從牆上鬆開了,因此囚犯大可逃脫,祇是可能腳鐐手煉仍未除去。不過,故事的焦點是犯人並沒有打算逃走,神跡另有它的目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6他們不為地上權力所搖動,所以他們能震動大地。―― 倪柝聲

 

【徒十六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

    現在注意力從囚犯轉移到禁卒身上。他被地震吵醒了,一見監門大開,就以為囚犯都必定逃走,因此要自殺。他這樣的舉動似乎無法合理的解釋,為什麼他不先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當然,他若因疏忽而讓囚犯逃脫,必遭死刑,但若因天災而出事的,又何須怕什麼刑罰呢?不過,這人知道保羅西拉的超然能力,在神奇的現象面前,他神志混亂,手足無措(參可九6,和在耶穌墳前婦人們極度的恐慌,可十六8)。──《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

    保羅的聲音從監內傳出,攔阻了他的行動,告訴他囚犯都安全無恙。解經家不明白保羅怎會知道囚犯都沒有逃走,又知道禁卒想要自盡,因為根據29節,禁卒必須提燈來,才能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不是超然知覺的例子,還是記述的人沒有想到這問題?但是,保羅豈不可以從身邊周圍的聲音知道事態,或者也可能微弱的光線,足以讓他觀察事態?我們所讀的,往往是很濃縮的記敘,重點祇放在作者的主要用心上,他不太注意繁瑣的細節,而日後的歷史家卻對這些有興趣,一心想要重演當時場面。──《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2930禁卒叫人拿火炬來,沖進監牢,直奔到保羅、西拉跟前,他認定這驚天動地的事,必然是他們引起的。依當時的場合來說,他的問話相當突兀,唯一的解釋是:保羅和西拉在腓立比已有傳揚救恩之道的名聲(17節)。既有超然能力印證他們是神的使者,可見他們的信息也是從神來的,因此禁卒就以尊崇天使的禮儀來崇敬他們(29節),並且尋求他們所傳揚的救恩。他的問題,不可能是因剛才發生的事怕上司刑罰,而問如何可得拯救以免於受罰,因為囚犯全部無恙。這件事不必以另一層屬靈意義來重新解釋(比較一下約四1015可照字面解,也可從屬靈層面解;又如福音書中拯救可從肉身與屬靈兩方面看,路七50,八48)。反之,禁卒是因見超然的能力印證了保羅和西拉的信息,而體會到自己必須與他們所傳揚的神和好。──《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原文是「你和你一家都當信主耶穌,必得救」。──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十六31宣教士的答覆,是得救的正宗用語,當信主耶穌。這話反映出早期信徒的信仰告白:耶穌是主(羅十9;林前十二3;腓二11),並且特別指出必須完全信靠耶穌是主,委身於祂(參九42,十一17)。對那些以耶穌為主的人,祂就是救主。同時,這句話清楚表示,要進到至高神(十六17)面前的救恩之途,唯有透過相信耶穌。救恩不單賜給禁卒,也賜給他一家。新約對家庭的合一十分看重,救恩若臨到一家之主,就必然臨到全家(包括親屬和僕人)(參十六15)。不過,他們的條件也是一樣,要聆聽真道(十六31),相信,並受洗。禁卒自己的信心,並不能庇護他們。──《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31這並不是說,一個家堙A只要有一個人相信,就全家都得救了。這乃是說,『你和你一家當信主耶穌,就必得救。』── 何曉東《新約聖經難題探討》

                                            

【徒十六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

    可是這一切不是一句簡短的公式可以解說明白的,於是他們就在那時候對禁卒一家講解主的道。囚犯們把自己的安舒放在次要,以福音為當務之急。順便一提的,就是祇將福音經文告訴人是不夠的,一般而言,需要就個別情況,加以細心教導,又必須有個別的牧養工夫,福音的功效才能長存(帖前二78)。──《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3334禁卒心的改變,可從他對宣教士肉身需要的照顧看出來,他盡所能的療治他們前一天所受的棍傷(參太廿五36;十34)。接著,他和家人就立刻在監牢裡受了洗。注意,雖然保羅和西拉將傳福音放在自己的舒適之前,禁卒卻先照料他們才受洗。他又再進一步的照料,把他們帶回家去,為他們擺上飯,這舉動也同時表現出信徒的相交與喜樂,同慶他們一家歸主。這頓飯可能包括主的晚餐,不過路加沒有明說。然後,宣教士理應再被帶回監牢去。其它囚犯也必然已重新鎖好。不過,路加沒有把這些無關的細節寫出來(有早期文士在西方抄本第30節加上這些附注)。──《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34撒但以為叫他們下獄,治死他們;那知是神差遣他們入獄,拯救獄卒一家。撒但失算的地方,真是多哩!牠那能與神相算呢?獄卒全家受洗,其中並無嬰孩,因為他「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知因信神而喜樂,不是嬰孩了。―― 倪柝聲

 

【徒十六35「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

    天亮之時,官長就打發差役來到監牢,要釋放囚犯。他們一定認為打了一場,又監禁了一夜,已夠向這鬧事的人施以威嚴,若因這等小事鬧上高級法庭,就讓自己成為笑柄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36「禁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官長打發人來叫釋放你們。如今可以出監,平平安安地去吧!”」

禁卒一得到釋放的消息,就告訴監牢裡的囚犯,禁卒親自囑咐宣教士平平安安的去罷,這句猶太人祝福的方式,成了信徒的用語(路八48)。──《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3840差役傳訊給官長,登時令他們慌張異常,因為知道這消息一旦傳到上層人士,麻煩就大了。於是他們祇有儘量補救,親自來對宣教士說好話(RSV譯作道歉似乎過份一點)。不過,他們仍要求宣教士離城,也許怕繼續生事;他們不但怕宣教士對非法下監的抗議,也怕當地人,如那使女的主人們,會重新掀起糾紛。官長到底有沒有合法的權利驅逐宣教士出境,我們不大清楚;但他們顯然有能力這麼做(舒溫桓 p.77f)。故事圓滿結束,宣教士得釋放,最後去探望呂底亞和初生教會的其它會友,然後離開。路加則似乎留了下來(見二十56)。──《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六40「勸慰」不是「受慰」。―― 倪柝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