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二十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二十二1「“諸位父兄請聽,我現在對你們分訴。”」

    「諸位父兄」:表明保羅與猶太教的傳統認同,即使這些人是逼迫他的,他還是認為這些人是他的「骨肉之親」。──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二1保羅對群眾的稱呼,與司提反所用的一樣。我們假設在場的,有些祭司和公會的成員,大概也不會錯到那兒了,因此用父兄的稱呼;雖然保羅對公會說話時(廿三1)只簡稱弟兄。也許父兄不過是一種對年長者的尊稱而已。分訴一詞一出,就引出主旨來(希臘文作 Apologia),這字在使徒行傳這一大段中,重複出現多次(廿四10,廿五8,廿六1f24;參十九33)。這字的意思,不單是指法庭上對控罪的答辯,依耶穌在路十二11f.,廿一1215的用法,包括了為祂作見證的觀念在內。因此,辯詞中並沒有按控罪逐一解釋,保羅反用這機會,為主作證,說明按著主的命令,他的行為是有道理的。這樣,保羅的講辭就成了傳福音的講道,呼籲聽眾要信從主。──《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二1分訴一詞一出,就引出主旨來(希臘文作 Apologia),這字在使徒行傳這一大段中,重複出現多次(廿四10,廿五8,廿六1f24;參十九33)。這字的意思,不單是指法庭上對控罪的答辯,依耶穌在路十二11f.,廿一1215的用法,包括了為祂作見證的觀念在內。因此,辯詞中並沒有按控罪逐一解釋,保羅反用這機會,為主作證,說明按著主的命令,他的行為是有道理的。這樣,保羅的講辭就成了傳福音的講道,呼籲聽眾要信從主。──《丁道爾聖經註釋》

 

【徒二十二2「眾人聽他說的是希伯來話,就更加安靜了。」

    路加說聽眾一見保羅開口,就更加留神了。不少分散各地的猶太人,不會說希伯來話,也不懂亞蘭語,甚至一世紀最偉大的猶太學者亞歷山大的斐羅(Philo),也不會念希伯來文的摩西五經(他卻寫了許多五經的注釋)。保羅這時用他們本土的話來發言,是引人注意的妙法──甚至會帶來一點同情。這細節寫出來,更指證保羅是如假包換的猶太人了(腓三5)。──《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二227保羅原是猶太人,何以又是羅馬人呢?】

答:保羅原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長在這城裡,且在教法師迦瑪列門下接受其祖宗嚴謹的律法教育,基利家是屬於羅馬帝國所統治之一省,人若入了羅馬民籍,就有公民的特權,須有三種方式取得:①父母神為羅馬公民的,其子女生下來就成為羅馬的公民。②因對國家服務有功而給他的公民權。③用金錢買來的,起先要花很多金錢,後來才容易得到入了羅馬民籍。如當時的千夫長就是用了這種方法,保羅說,我生來就是羅馬人(徒廿二28),可能是他的父母在大數早已獲得了羅馬公民權利,所以保羅當然也就是羅馬公民了,這可以說是神的計畫中為保羅安排的,使保羅在此後四年中,受到羅馬官吏特別的優待和照顧,以致在他的傳道工作上得了很多的方便。——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徒二十二3「保羅說:“我原是猶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長在這城裡,在迦瑪列門下,按著我們祖宗嚴緊的律法受教,熱心事奉神,像你們眾人今日一樣。」

「這城裡」:指「耶路撒冷城」。法利賽人的培育,都在耶路撒冷城。
「迦瑪列」:此人的祖父Hillel是法利賽兩大門派之一的創始人,家學淵博。他也是保羅的老師,後來成為公會的領導人。──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二3保羅首先建立他是個忠貞的猶大人身份。他的自我介紹分三面:他的出生、早年父母的教養(尤其是母親),然後是他受的教育(父親及其它教師)。這敘述方式十分重要,為要使人明白他下面說的話。他生在大數,卻在這城生長,就是指耶路撒冷城。因此保羅很年幼就被帶到耶路撒冷來了,他並不如一般人以為,童年及二十年在大數生長。但雖然他年幼離開大數,卻必然保持與家庭聯絡,日後漫長的宣教士生涯中,第一次出陣就是到大數去(九30,十一25;加一21∼二1)。他以作大數公民為榮。他成長的第三部就是教育,這裡 RSV的譯法是錯的,要重新把句子分開來:“……長在這城裡,在迦瑪列門下受教。這樣,迦瑪列(五34)是保羅的老師,他是來自較自由傳統的 Hillel派系下,首屈一指的法利賽教師。下面一句按著我們祖宗嚴緊的律法受教,一般認為是描述保羅作為拉比的教育,但也可以與下一句熱心事奉神相連;宗教熱誠的表現,在嚴守律法(廿一20;羅十2;加一14;腓三6)。有人說保羅不是迦瑪列的門生,但證據不足;J. Jeremias指出保羅不但按拉比的形式引用聖經,而且循正宗的 Hillel派路線呢。──《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4「我也曾逼迫奉這道的人直到死地,無論男女都鎖拿下監。」

    保羅的話,使他與聽眾們同一陣線,熱心守護律法。這時他繼續解釋,他怎樣更進一步,在宗教熱心上超越聽眾們。他一向逼迫基督教會(這兒稱為這道,參九2),甚至直到死地(九1)。這裡保羅心目中想起司提反,在廿六10則指另指其它好些死刑。有的信徒被下在監裡,意下是後來被釋放了的。從林前十五9;加一13;腓三6;提後一13,都證實這情勢。──《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5「這是大祭司和眾長老都可以給我作見證的。我又領了他們達與 弟兄的書信,往大馬士革去,要把在那裡奉這道的人鎖拿,帶到耶路撒冷受刑。」

    保羅這樣的宣稱,有猶太官員的引證,是他們授權保羅執行這任務的,特別是從大馬色緝捕信徒(九1f)。當時大祭司已轉換了人(亞拿尼亞,見廿三2),與保羅上大馬色的不同(該亞法),因此保羅的申訴,是要當時的公會追溯當日在任者的行政。該亞法可能仍活著,不過已下了台。──《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6「我將到大馬士革,正走的時候,約在晌午,忽然從天上發大光,四面照著我。」

    保羅這時自述大馬色路上發生的事。這次記述補充了前面的記載(九3),說這行程是在正午(廿六13)。因此他見大光,不是夜間的幻影,這光比正午的烈日更猛烈,這也許是申廿八28f.的迴響。──《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78保羅倒在地上,聽見天上有聲音對他說話。字句與九4f所記完全一樣,只改了一處,耶穌自稱拿撒勒人。加上這一點,可能是要猶太聽眾清楚知道說話的人到底是誰(路廿四19);就是耶穌,祂仍活著,是保羅逼迫的真正物件。況且耶穌從天上說話,表示神已叫祂復活了,因此分析到最後,保羅其實在攻擊神。──《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8「我回答說:‘主啊,你是誰?’他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

    「主」阿:猶太人一般不稱耶穌為主,而稱基督。因為主通常是稱呼耶和華的。──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二9「與我同行的人看見了那光,卻沒有聽明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

    保羅加插了一句似乎不相干的話,說同行的人聽不明說話的聲音,只看見大光。他們知道事態不尋常,但只有保羅才經歷這從神來的啟示。他們看見光,卻沒有看為耶穌榮耀的顯現。他們聽見聲音,但只是一種響聲,不知道是說什麼話。──《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0「我說:‘主啊,我當做什麼?’主說:‘起來!進大馬士革去,在那裡,要將所派你做的一切事告訴你。’」

    這段記載奇怪之處,在保羅加插一句問話主阿,我當作什麼?這表示出保羅在知道了自己一向的行徑,又知道今後必須改換方向之時的驚慌失措。這裡的主較之第8節的主,對保羅是否有更深厚的含義,並不清楚,不過,下面他繼續說明主吩咐他該作什麼,就必須有了不同的意義了。聽眾當然不會體認耶穌是,但保羅已習慣了基督徒的說法,用字上也顯出他自這次經歷後,對耶穌的新看法。主的答話基本上與九6一樣,對他至終的方向,只吩咐他該取的下一步而已(對比廿六16)。──《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1「我因那光的榮耀不能看見,同行的人就拉著我手進了大馬士革。」

    被強光照射,眼睛失明,保羅要同伴把他領進大馬色去。同伴雖然也見大光倒地(廿六13f),卻顯然立即復原了(九7);他們只暫時見了大光,並沒有見異象。──《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2「那裡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按著律法是虔誠人,為一切住在那裡的猶太人所稱讚。」

    保羅追述的第二部份,寫亞拿尼亞在他被召中的角色(九1019)。這次,保羅對聽眾強調,亞拿尼亞按律法是個虔誠人(參路一6),他的敬虔為大馬色人所公認的。不過,亞拿尼亞已成為信徒(九10),卻緘默不提。──《丁道爾聖經注釋》──《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3「他來見我,站在旁邊對我說:‘兄弟掃羅,你可以看見。’我當時往上一看,就看見了他。」

    亞拿尼亞的部份記得較簡略,因這時是以保羅的角度敘述的。因此,這裡沒提亞拿尼亞見異象,只說保羅怎樣被他訪尋。下面的記載分開兩部份,首先記述亞拿尼亞恢復保羅的視力(徒九17b18)然後,為強調起見分開來記述亞拿尼亞傳遞主對保羅的任命,叫他受浸以示順服;在徒九15f,這番話是主對亞拿尼亞的吩咐,而不是亞拿尼亞對保羅述說他的使命。──《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4「他又說:‘我們祖宗的神揀選了你,叫你明白他的旨意,又得見那義者,聽他口中所出的聲音。」

    「那義者」:指耶穌,這個稱呼有彌賽亞的意涵。──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二14保羅視力得以恢復,印證亞拿尼亞對他說的話,確實是從主來的。字眼上強調我們祖宗的神呼召保羅,是向聽眾強調神舊約的啟示,與透過耶穌的新啟示的一貫性,這位神早已揀選保羅為僕人,祂的揀選和呼召,早在保羅應召以先(三20,廿六16)。為此,神向保羅顯示了那義者,這字眼指耶穌是彌賽亞(三14,七52)。──《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4第十四節不只是保羅生活的撮要,也是基督徒生活的撮要。其中包括三點。(一)知道上帝的旨意,基督徒的第一個目標是要知道上帝的旨意,並且遵行。(二)注目那義者。基督徒的目標是天天在復活主的臨在中行走。(三)聽上帝的聲音。據說有一個偉大的講道者在講道中,一而再地停下來像要聽一個聲音。基督徒要常常在世界的眾多聲音之上,聽上帝的聲音告訴他往那堨h,並且作甚麼。──《每日研經叢書》

 

【徒二十二15「因為你要將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對著萬人為他作見證。」

    這啟示的目的,是要保羅作見證人,將所見所聽的向人傳述,萬人指猶太人及外邦人(九15,廿二21,廿六17,加一16)。因此,保羅這時受審,不只是被控污穢聖殿,破壞猶太教(廿一28),更重要的,是作為耶穌的見證人。──《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6「現在你為什麼耽延呢?起來!求告他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

    亞拿尼亞略帶責備的話,現在你為什麼耽延呢?似乎有點突兀。希臘文這句可能只是說:你打算怎樣呢?保羅要起來,就是立刻採取行動,接受洗禮。正如二38(參二21),浸禮表示,求告衪的名,相信耶穌,又象徵罪得赦免──這裡特別指逼迫的罪。保羅刪去了接受聖靈一句(九17),在這段裡並不需要提及。──《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二17;十10{\Section:TopicID=318}魂遊象外

問:使徒行傳十章十節:「……彼得魂遊象外。」又二十二章十七節:「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在殿媄咩i的時候,魂遊象外。」問魂遊象外何意?

答:魂遊象外,就是聖靈叫聖徒暫時離開身體,而入靈的境界中,使他們接受超乎天然之外的異象。約翰之得啟示,就是如此。―― 倪柝聲

 

【徒二十二1718下面是保羅經歷中的第三段,是這次記述中特有的。保羅回到耶路撒冷(九2630),就進入聖殿禱告。在此我們留意,信徒仍到聖殿去禱告,也是耶穌基督向他們說話的所在。E. Lohmeyer說得對,耶穌是聖殿的主(Edinburgh 1961)。保羅禱告之中,又見異象(十10;參啟一10),耶穌再向他顯現,吩咐他離開耶路撒冷,以保安全,因為人們不接受他為耶穌作見證。這次吩咐的歷史背景,可參九29f;不過,也許這裡是要表示歷史在重演。──《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1920保羅卻分辯說,他正是猶太人應該聽信的人,那曾經在會堂裡監禁鞭打信徒的人,他們一定會肯聽的。(RSV的所有會堂在希臘文中,是沒有根據的,這字是指一個又一個會堂)。不但如此,保羅在司提反被殺一事上的角色,是眾所周知的。這裡見證人一詞,已開始有殉道者含義的用法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21「並且你的見證人司提反被害流血的時候,我也站在旁邊歡喜,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

    雖然有抗議,主的吩咐仍然特定,保羅離開,不只是為保守他自身的安全,更是達成神早先的心意,要差他到萬人那裡去,尤其是外邦人。徒九30提及有關保羅離開的人之因素──《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22「眾人聽他說到這句話,就高聲說:“這樣的人,從世上除掉他吧!他是不當活著的!”」

    保羅的講話這時被打岔,群眾不再想聽下去了。事實上,他還未請到當前的問題核心,就是他污穢聖殿的控罪,上面已分析過,這根本只是引出基本問題的前題而已(參廿一28a)。保羅這番話的後果,產生了新的重點,觸犯了猶太人的憤怒,就是提到外邦人問題,於是群眾再度要求把他處死,這樣的人不當活著。──《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23「眾人喧嚷,摔掉衣裳,把塵土向空中揚起來。」

    人們揚起塵土,摔掉衣服,加強他們要求的激情。他們這種行動的背景,不大清楚。布魯斯(Book p.445)說是興奮所致。使徒行傳其它經文提及跺下腳上的塵埃(十三51),是猶太人排斥外邦人的舉動,也是信徒排斥猶太人的舉動,因為他們拒絕基督,就從真以色列人中隔絕了。保羅在十八6抖下衣服的塵埃,也是同樣道理。這樣在這裡人們摔掉衣服,為揮掉塵埃,也是表示視保羅為褻瀆者,不再是真猶太人。還有另一可能性,就是以這舉動代替了用石頭把他打死,當時若不是兵丁在場,保羅必已遭此下場。──《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24「千夫長就吩咐將保羅帶進營樓去,叫人用鞭子拷問他,要知道他們向他這樣喧嚷是為什麼緣故。」

「拷問」:一法律用詞,意思是「盤問嫌疑犯,以獲得實情」。

    「鞭打」:用鑲有金屬或骨頭的皮鞭鞭打,這種刑罰只能用在奴隸和非羅馬人身上,羅馬公民不能被鞭打。──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二24不論情況怎樣,千夫長決定唯有把囚犯帶進營樓,才可以查明真相。也可能他的亞蘭語不足以全明白保羅這番話的大意;又即或明白了字句說什麼,也弄不出所以然來。於是他吩咐把保羅用刑拷問。羅馬審問奴隸及其它疑犯的作法,是用一條帶刺的皮鞭拷打,其上附有尖牙和尖刺;打在受刑者背上的可怖情況,就不難想像了。這種經驗,比猶太式拷打和羅馬的棍打(十六22,林後十一24f.),更兇殘難當。──《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25~30保羅是猶太人,何以自稱為羅馬人?】

    保羅是猶太人,但他生在猶太地以外的大數,大數屬基利家省(聖經地圖第6,徒二十三章34節),是羅馬帝國領土之一。

    當時取得羅馬籍的方法大概有三種:

    一、父母生在羅馬直屬領土,已有公民權者,其子女即為羅馬籍人士。可能保羅的父母在大數已獲得羅馬籍權利,所以保羅說:“我生來就是羅馬人”。但他在另外場合,則強調他是猶太人(十二章3節),並且說“我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腓三章4節),這就是說,他與他父親是希伯來“族”,猶太“國”人,但也是羅馬籍“公民”。

    二、非羅馬帝國直屬領土人士,如對國家服務,為國家作戰有功,均可申請人羅馬籍而獲得公民權。

    三、用金錢購買,其方法不一,正如今日許多人也用此種方法獲得某一國的護照相同。當時那位千夫長也是用這種方法獲得為羅馬公民。根據他的全名為革老丟·呂西亞(徒二十三章33節),證明他是在革老丟為該撒時入籍的(徒十一章28節)。

    神要大大使用保羅,老早安排一切計畫,連這件事也在神的計畫中,使保羅在傳道事業上獲得許多便利。

    據說,保羅為主殉道時是被斬首的,彼得則被釘十字架。按照羅馬帝國律法規定,羅馬公民不受釘十字架的刑,因為那是為奴隸及帝國屬土的犯人而設。――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徒二十二2628負責拷打的百夫長立刻通知他的上司,上司便親自來查詢保羅。保羅自稱是公民,引起千夫長的嘲諷。他花了許多錢才買得公民的資格。問題不是千夫長懷疑保羅的宣稱,而是暗示此時此地人人都可搖身成公民!這權利已失去它的威風了。這裡的銀子不是指獲取這權利的收費(其實並無費用),而是向各類官員賄賂的花費(SherwinWhite p.154f.)。保羅卻更勝一籌,說他生來是羅馬人,不是用花錢買的。至於保羅的家庭怎樣獲得公民資格,臆測是無益的,因此至今未有任何線索。──《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29「於是那些要拷問保羅的人,就離開他去了。千夫長既知道他是羅馬人,又因為捆綁了他,也害怕了。」

    於是那準備拷問保羅的兵丁,立刻停止行動(當然是千夫長吩咐的了),而千夫長本人也恐慌起來,怕自己違例行事傳到上級耳中。路加藉此機會暗示羅馬籍的信徒,也可以行使這項權利。──《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二30「第二天,千夫長為要知道猶太人控告保羅的實情,便解開他,吩咐祭司長和全公會的人都聚集,將保羅帶下來,叫他站在他們面前。」

    羅馬人拘留了猶太人控告嚴重罪狀的人,又查不出控告罪的名堂來,就必須再加以詳細的審查。千夫長要知道實情297,就把保羅解開了,好使他在審詢大會中出庭。他的實際情況不大清楚,因為雖然路加知道羅馬公民不能無故被綁。但記載中說他只被拘留了一夜,就解了捆鎖。可見,保羅明明被拘留了,而且上了鎖煉(廿六29),因此我們要假定即或羅馬人受拘留,也可以受綁的。布魯斯(Ants p.408)的看法大概不錯,這一節就只是說保羅被提出監,上猶太公庭受審,別無其它含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二章;大馬色的異象是頭和身體】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看見了一個大的異象。在那一個異象中,他看見了死而復活,升上了高天,榮耀的主耶穌基督。這一位主耶穌基督,一面是萬有的元首,一面也是他的主。所以當保羅看見這一位主的時候,就仆倒在祂面前,把自己完全降服下來,稱祂為主。另外,他自己曾作見證說:神樂意將訑的兒子啟示在他心堙C這就是告訴我們說:他在大馬色路上所看見的,不但是一位在天上掌權,支配一切的主,並且也是神的兒子,住在他的堶情C換句話說:祂把神的豐富都帶了來,供應他一切的需要。

保羅還看見,這位榮耀的基督乃是教會的頭,教會是訑的身體。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是看見了一個極大極大的人,乃是一個宇宙的人。這個宇宙的人,頭是在天上,身體卻佈滿了全地。在耶路撒冷你能碰到他,在大馬色你也能碰到他,在世界各處你都能碰到他。這是許多蒙恩的人所合成的一個身體,不是許多個的人,乃是一個人。這是保羅所看見異象的第二點。――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這個活的教會是是可以經歷的】因為這一個人是活的,所以這一個人是有行動的,是有作為的。他不是一個死的像。死的像只能客觀的擺在那堥悀H觀看,並不能主觀的給人經歷。但他乃是一個活的人,是人在主觀上可以經歷的。他是有活動,有動作的,並且是能與我們來往,交通的。這一個活的人,元首是基督,是我們今天在生活中可以經歷的;身體是教會,也是我們在生活中可以經歷,可以接觸的。基督不是一個道理,只可以被人傳講,叫人欣賞,觀察而已。基督乃是位活的主,是一位活的元首,是我們能夠親身經歷的。同樣,教會也不是一個道理,或是一種教訓,教會乃是基督一個活的身體,也是我們可以活在其中,親身經歷的。――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看見教會異象的人,會從主動變成被動】我們記得:當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被大光照住,仆倒在地上,聽見了主的聲音以後,就問主說:「主阿!我當作甚麼?」我想當保羅說這句話的時候,那就是說,他投降了,他把自己交在主的手堣F。他從此承認,這一位耶穌乃是他的主了。我們知道,這對於保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保羅在從前的時候,是一個很有作為的人,他知道他要作的是甚麼。他作任何事情都不是被動的,都是主動的。連他逼迫基督徒,也是主動的,並不是祭司長下一道命令給掃羅說:「掃羅!你替我到大馬色去逼迫基督徒。」祭司長並沒有下這一道命令,乃是保羅自己要求祭司長的。所以你看見,這個人是一個主動的人,是一個處處作主,事事支配別人,很有主張的人。但是到了那一天,當他遇見主的時候,他說:「主阿!我當作甚麼?」他能這樣問,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不是遇見主,他絕對不會稱別人為主。我們因著他這一句話,就能認定說,他實在是看見了異象。他若沒有看見異象,就不會說這樣的話。──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主不直接告訴保羅『該作甚麼』的用意】「主阿!我當作甚麼?」保羅說這句話,意思就是對主說:「主阿!我現在認諡陞D了,我現在自己不出主意了,我現在不走自己的道路了,我現在作諈漸隸,諝i以支配我的一生。主阿!請諤i訴我:我應當作甚麼?」但主卻對他說:「你起來,進城去,你所當作的事,必有人來告訴你。」

   為甚麼主在那一天沒有直接行使祂的主權呢?為甚麼主在那一天不直接作主,而是間接的作主呢?我們要看見這是一件大事。如果那一天主在異象中,直接的告訴保羅,要揀選他作主的器皿,要他為主在外邦人和以色列人中作見證,你知道像保羅這樣的人,他會馬上起來願意作這個器皿;他會不顧一切的對猶太人,也對外邦人作見證。但是弟兄姊妹!這樣就會在保羅的身上,產生一個難處。他會變成一個單槍匹馬獨來獨往的人。像保羅這樣有才幹,有恩賜的人,那是最容易看不起別人,而成為一個單獨的人。

在大馬色的異象中,主並沒有直接的告訴保羅說:我要怎樣怎樣的用你。主是把祂的旨意間接的藉著另外一個肢體告訴他。這就是主要保羅在一開始跟從祂的時候,就學的一個很厲害的功課。主要保羅一開頭就不走單獨的路,而是學習在這一個宇宙的大人堶惕@肢體。――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有關教會的工作需要身體的交通】在許多重大個人的事上,我們需要直接從主那堜白祂的旨意,這是沒有問題的。我們不可以作一個人,樣樣事情都是間接的從別人來領受。我們今天在這婺繸q主,在神面前有一個責任,就是要在凡事上明白神的旨意。我們需要常到主的面前親近祂,與祂交通,領受祂直接的話語。

但是另外一方面,關乎教會和主的工作,神的旨意要顯明給我們知道,所用的方法卻多是間接的,不是直接的。許多的時候,神是藉著弟兄姊妹,叫我們明白神在我們身上的旨意。許多的時候,乃是當我們與弟兄姊妹交通的時候,在那個交通堙A元首的權柄才通到我們的身上。――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要在身體媔隍A元首的權柄】我們要看見,天上的異象並不是留在天上的,乃是我們今天可以生活在其中的,也是應當生活在其中的。異象和生活這兩方面是不能脫節的。老實說,凡不懂得怎樣在身體堶捷隍A元首權柄的人,根本不懂得甚麼叫作「權柄」。凡是不會在身體堶惆禸元首豐富的人,也根本不懂得甚麼叫作「豐富」。――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亞拿尼亞代表教會】保羅在這個大異象中,看見了一個大的人;但是等到他進到城堙A要實際的與這一個大人接觸的時候,這一個大人就縮小了。縮到怎樣的小呢?縮到成了一個亞拿尼亞。哦!因著這一個大人縮小成為一個亞拿尼亞,所以他能按手在保羅的身上,使保羅可以與他有交通。亞拿尼亞不過是大馬色教會堛漱@個弟兄,最多不過是一個負責的弟兄。所以這堣ㄛO亞拿尼亞一個人的問題,他在這堣D是代表教會。你在底下看見他能為保羅按手,就是一個代表教會的故事。

我們應當在異象堿搢˙﹛G「教會是大的,也是超過時間和空間的。」就著今天而論:我們還帶著肉體,還在地上,還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在耶路撒冷,就不能在大馬色;在第一世紀,就不能在二十世紀,為了這一個緣故,你看見說,這一個大的人,當他要活出來的時候,就縮小了,一直縮小到成為一個人,使我們可以接觸他,可以具體的和他來往。――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必須活在主面前並順服主才能把基督的豐富交通出去】亞拿尼亞也是一個活在主面前的人。當我們的主向他顯現,呼召他的時候,他說:「主阿!我在這堙C」如果你肯這樣,站在自己的地位上,當這個元首的權柄和豐富,當這個生命之靈的流在身體堿y通的時候,就能經過你這個肢體,流到別的肢體堶情C如果亞拿尼亞不肯去見掃羅的話,元首的豐富就在亞拿尼亞身上受到攔阻。

所以你要看見,元首的權柄和豐富必須是藉著順服的肢體流出來的。我們自己不是權柄,也不是豐富,我們不過是傅遞權柄,傳遞豐富的人。不要以為說:今天神給你權柄,就是叫你作權柄,叫你成為權柄,你成為權柄,你就是權柄了,沒有這件事。當元首的權柄顯在你身上,能從你身上流出去的時候,你自己仍不過是個傳遞權柄的人。也不要以為說,今天主把祂的豐富賜給你,為的是叫你富足,沒有這件事。如果你把基督的豐富扣在你的堶情A不肯把它交通出去的話,你自己也失去了這個豐富。――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交通是身體堛漱@個原則】「按手」的意思就是「聯合」、就是「交通」。亞拿尼亞在這奡N是代表在大馬色的教會,接納掃羅到身體的交通堙C雖然你從前是我們的仇敵,但是現在你蒙了主的拯救,所以我們打開我們的心來歡迎你。基督所接納的,也是我們所接納的,你是我的弟兄,你成了我們中間的一個肢體。

請記得:身體堣@個基本的原則就是交通。保羅在大馬色城堛熔孜H中,看見了這個在身體堛漸瘜q。在這個異象堙A他先看見亞拿尼亞,又看見亞拿尼亞前來按手。然後在實際的行動堙A他經歷了這個按手,經歷了在基督徒實際生活中的甘甜。我常常覺得,在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此基督徒的交通更甘甜的了。但是如果基督徒彼此交不通的話,也就沒有一件事比這個更苦的了。――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

 

徒廿二章;交通的果效】那一次的交通帶來甚麼結果呢?你可以看見發生了兩件事。第一件,藉著這個交通,神的旨意就顯明了。藉著這個交通,元首的權柄就顯明了。運用權柄不是高高在上,發號施令,叫你來命你去。權柄的運用,乃是藉著交通的方式。

第二件,藉著這個交通,帶進了基督的豐富。保羅是一個瞎了眼的人,但是因著這個交通,保羅的眼睛就看見了。他不但眼睛能看見,而且又被聖靈充滿了。為甚麼按手會叫他眼睛看見,又叫他被聖靈充滿呢?因為這一位聖靈是充滿在身體堶悸滿C所以當一個肢體與身體聯合的時候,聖膏油就塗到這個肢體上,元首的豐富就流到這個肢體上,生命就供應了這個肢體,聖靈就充滿了這個肢體。―― 江守道《地方教會――元首權柄與豐富的傳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