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二十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二十四1「過了五天,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幾個長老和一個辯士帖土羅下來,向巡撫控告保羅。」

    「帖土羅」:字義是「三倍堅強」的意思,是一個很普通的拉丁文名字。不過這人也有可能是猶太人,只是取了拉丁名字。因為二十四3他用「我們」來描述他和猶太人之間的關係。──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四1保羅到達該撒利亞後五天,猶太人已準備好向他採取攻擊,他們沒料到這人竟一時逃脫了他們控制之下。來到巡撫面前控告保羅的,有大祭司亞拿尼亞(廿三2),和幾個公會的成員。他們由一位辯士帖土羅代表發言,像今日的律師一樣。他大概是個猶太人,熟習猶太及羅馬律法;當然也不一定如此:由於他代表猶太人,所以就好像屬於他們一方,為他們說話。──《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24保羅被提了來(這是正確的法律辭句),帖土羅就替猶太人發言,記載很簡短,我們看這是路加的撮要。講辭中的開場白,竟占了一半篇幅,且對保羅的控辭如此無力,就是這個原因。路加要表示這控案不堪一擊,就用一番沒有層次的虛話來顯示出來;第五節隱藏了粗糙的破格文體(譯文看不出來)表示帕土羅語無倫次。他一開始就依慣例奉承一番,為討巡撫歡心。他頌揚腓力斯帶來通省的太平,又推行革新。不錯,羅馬政府的銀幣中,的確有這樣的宣稱,但其實只是宣傳而已,實際上腓力斯的政績充滿動亂不安,羅馬和猶太人的關係也日益破裂,無論如何,帖土羅是按他的職責發言,同時也為攻擊保羅鋪路,說他搞亂羅馬太平。此外,法庭上發言通常都求簡短,向法官呼求從寬發落,也必簡短。──《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5「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眾猶太人生亂的,又是拿撒勒教黨裡的一個頭目,」

    「拿撒勒教黨」:就是指「基督教」。──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四67帕土羅開頭的話完了,就作正式的指控:保羅連聖殿也想要玷污,聖殿是猶太人敬拜的中心,是猶太民族的標誌,猶太人捉拿他就未遂其願了。他的指控表示,保羅的企圖因這樣的講法,是猶太人在巡撫面前最有利的了。另有一個譯本帕土羅繼續說猶太人本想自己審查保羅,但呂西亞來把他硬搶過去了(AVRSV譯本)。雖然譯本的證據不強,且對修葺者把經文澄清。一事會有爭論,但這譯本可能是正確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8「你自己究問他,就可以知道我們告他的一切事了。

    講詞結束得相當突兀,末了請巡撫親自審查證據。RSV譯本的意思是他要審問保羅,等他自己招供控罪。這程式實在不大合理,因為犯人必然否認控罪的。若依 RSV譯本,巡撫就要查問呂西亞,證實所提的控訴。這看法的困難,在究問一字,一般用在查問犯人(十二19,廿八18),而不是對見證人的,當然也並非不可能。後來,腓力斯把案件押後,等他有機會與呂西亞談論,因呂西亞當時並不在場。──《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9「眾猶太人也隨著告他說:事情誠然是這樣。

    在場的猶太人同聲應和帖土羅的話,但當時似乎並沒有正式召見證人出來;這叫人希奇,猶太人沒有任何確鑿的證據,怎會指望成立控狀呢?──《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10「巡撫點頭叫保羅說話。他就說:我知道你在這國裡斷事多年,所以我樂意為自己分訴。」

    巡撫沒有查問保羅(看這是他該作的),反而叫他自己申訴;點頭是合宜的做法,因為巡撫的身份不需要開口吩咐的。保羅就自己作答了;他沒有別的發言人,反而猶太人有代言人,這似乎是有意的對比,路加一意要渲染保羅的口才;不過,帖土羅作發言人,是由於這麼一大群人,自然需要一個代表發言的人了。保羅像控方一樣,先來一番好話,為得巡撫好感。他說巡撫多年在國中斷事,他樂於在他面前分訴。多年可能只是言辭的修飾,不必考究;腓力斯在猶大約兩三年(見廿三24{\LinkToBook:TopicID=185,Name=五 保羅解往該撒利亞(廿三1135}與廿四27注)。──《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11「你查問就可以知道,從我上耶路撒冷禮拜到今日,不過有十二天。」

    「今日」:原文中沒有「今日」,保羅的意思是他在耶路撒冷待了12天。──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四1112保羅一開始就針對帕土羅最後的指控,說他到來耶路撒冷不過十二天。這樣短的日子,不足以煽動多少騷動,而且事過不久,找證人並不困難,人們記憶猶新。

  保羅宣稱這段日子裡,並沒有任何擾亂耶路撒冷太平的行徑。他們控告他鼓動普天下(廿四5)的話,實不對證他在耶路撒冷的活動。他到那裡去是要敬拜,不是去傳福音;依加二79的協議,他不會在耶路撒冷傳福音,除非耶路撒冷教會邀請他。敬拜的意思,是在聖殿向神獻上感恩。前面的記載說得很清楚,不必引起什麼歷史神學的疑難;耶路撒冷教會似乎繼續用聖殿事奉,正如基督徒一般都仍在會堂敬拜,直到真不受歡迎為止。──《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13「他們現在所告我的事並不能對你證實了。」

    至於指控他污穢聖殿,他直截否認了,說根本拿不出證據來。可是,腓力斯並沒有宣告他無罪且釋放他,他收到了呂西亞的詳細報告後(假設他終於做好了),也沒有放他。保羅仍是個囚犯,問題是他為什麼仍被拘留呢?答案可能是腓力斯懷疑,他的罪名不單是聖殿和平的破壞者,可能保羅是個危害公眾太平的危險份子。羅馬政府對於任何猶太人動亂反叛的線索,都必會十分警覺。因為當時正是形勢日趨緊張的年日,至終引致猶太叛變爆發;因此羅馬巡撫對於這個可疑的危險囚犯,自然採取保險的措施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14「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認,就是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書上一切所記載的,」

    保羅下面的話也許更加強這個印象,他承認他敬拜神與其它大部份猶太人不同,他們視他為猶太教中的一派;但保羅及同道的信徒,卻喜歡自稱為按那道事奉的人(見九1{\LinkToBook:TopicID=148,Name=八 保羅悔改的蒙召(九119a})。路加在此帶點反諷意味,因羅馬當初會逼迫行這道的人。也許可以這樣說:這道就是真正事奉敬拜神的途徑。基督徒相信他們敬拜猶太人祖宗的神,是按正規的。他們對於真正信仰的觀念,是根據舊約聖經的。認為其中蘊涵基督教信仰與實踐的要素。教會在此宣稱,舊約是基督教的經典。──《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14「他們稱為異端的道,我正按著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

當時基督教沒有合適的名稱,無論對同情的或反對的都只當作一種新道理,稱之為道。

掃羅求文書給大馬色的各會堂,若是找著信奉這道的人,准他捆綁帶到耶路撒冷(使徒行傳九章二節)。在以弗所有些人心裡剛硬不信,在眾人面前譭謗這道(十九章九節),這道的擾亂不小(十九章二十三節)。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二十四章二十二節)。保羅說他曾逼迫奉這道的人(二十二章四節)。

這是很有意義的用詞,基督自己就是道,祂開了道路通往神,在天上祂升高之後,留下祂每一步腳蹤,使我們可以跟從,一直到我們在錫安朝見神。在基督裡,我們找到通路到父那裡,所以我已經學了生活的準則。衛斯理就以一種方法(Method)教導信徒,所以他創立的衛理公會(Methodist)就是以那方法護衛真理的了。

奉這道的人當時指基督徒,他們是苦旅,在地上無永存的城,必須向前行,走在正確的道上。他們是朝聖者,每年上去守節,那走在錫安大道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力上加力(詩篇八十四篇五節)。先知以賽亞也說:「在那裡必有一條大道,成為聖路。」(三十五章八至十節)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二十四15「並且靠著神,盼望死人,無論善惡,都要復活,就是他們自己也有這個盼望。」

    保羅特別指出,由於對神的盼望,他深信死人復活,包括義人惡人在內。這個盼望與猶太人是共通的,至少與法利賽人如此,有舊約經文如(但十二2f)為根據。保羅明白地宣告人人都有復活,這是唯一的一處經文;其它地方說及義人的復活,或信基督的人的復活(林前十五22f;帖前四1416)。這些經文中,復活的觀念包括了更新和最後福份的意味。不過,新約其它經文提及萬人都要起來,面對神的審判(太廿五31ff;約五28f;啟二十12;參路十12;羅二5;林後五10;提後四1)。保羅在此是指這個意思,為後來保羅向腓力斯談將來審判鋪路(廿四25)。──《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四16無虧良心「我因此自己勉勵,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人的心是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179),但在人心裡另有一個東西,叫作良心。雖然名稱差不多,卻是兩個不同的東西,良心是人內裡的一種功用,也叫作是非之心(羅215),是神放在人裡面的,另一種無形的律法,也有人稱作良知,良能等,不過聖經中一貫稱作良心,或天良(來1022)。有時人說某人良心惡,那是說錯了,應當說那人的心惡,而那人的良心 並不惡,不過已經失去功用了,似乎喪失淨盡了(弗419),有的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樣(提前42),有人故意將良心丟棄(提前119),不聽良心的聲音,不理良心的責備,不管良心的勸告。

然而,如果不聽他的勸告和責備,將來就要被定罪、受刑罰,良心就是見證人之一,顯明你的罪惡。所以今天能聽良心的聲音,聽從良心的判斷,使良心無虧,將來才可以在神面前坦然無懼,也對得起任何人。如果良心有虧欠是非常痛苦的事,有時一件事作錯了對不起人,良心在裡面責備起來是擔當不起的。如果所得罪之人已經不在了,無法道歉、賠償、挽回,而良心一直不安,感到非常懊悔,那痛苦是如劍刺心。我們得罪神也是如此,趁著今日趕快認罪悔改,求主寶血洗淨良心的虧欠,有聖靈的見證,良心才可以平安。良心如果有虧欠,就是有罪的證據,將來一定要受虧損。──《每日天糧》

 

【徒二十四18「正獻的時候,他們看見我在殿裡已經潔淨了,並沒有聚眾,也沒有吵嚷,惟有幾個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

    保羅既行了這些敬虔的禮儀,又行了潔淨之禮,才被反對他的人發現。其實,一個人在行這些宗教禮儀──從聖殿當事人就可以輕易證實的了──決不可能同時又玷污聖殿的。事實上當時並沒有找到什麼錯處,沒有群眾聚集,也沒有引起騷動。──《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2021不過,還有一個可能性。公會已經舉行過審詢,在場的長老大可以將當時對保羅的判定說出來。只是保羅知道,當時並沒有成立任何罪狀。那次審詢突發的一件事,就是保羅宣稱他是為相信復活而受審的。正如布魯斯(Book p.47)說,這是個神學問題,猶太人各集團見解紛紜,且羅馬法庭無能判斷人的宗教邪正。無論如何,這是案情中引發的疑點,已不是原先逮捕他的原因了。不過保羅末了的話把焦點帶入真正的根本問題,就是他對復活的信念(見廿五19,廿六23,就是耶穌的復活)。這樣就為下次的審查,鋪好了路,再討論這個問題。──《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22「腓力斯本是詳細曉得這道,就支吾他們說:且等千夫長呂西亞下來,我要審斷你們的事。

    「詳細曉得」:原文的意思表示腓力斯比公會一群人或者比一般人更詳細知道基督教信仰。不過聖經並沒有記載他為何詳細知道這個信仰。── 蔡哲民等《使徒行傳查經資料》

 

【徒二十四22腓力斯的反應,就是把案件押後,有兩個原因:腓力斯宣佈他要等呂西亞進一步的報告,他對巡撫的疑問,必能作更詳盡的事態闡析。腓力斯另一個押後的原因,是他本是詳細曉得這道的。他從何認識這道,不得而知,布魯斯認為可能是從他妻子土西拉來的。依記載上看來,他似乎是偏護基督徒,或至少不想他們被猶太當局惡待。可是他後來的行動卻未證實印象。他本該釋放保羅的。不過,他也沒有代猶太當事人處決保羅。──《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二十四23「於是吩咐百夫長看守保羅,並且寬待他,也不攔阻他的親友來供給他。」

    保羅受著羅馬公民該得的待遇,是個未經證實犯案的公民。他也許並未十足享受亞基帕在羅馬的優待,亞基帕曾被手鐐與一個心地仁慈的兵士扣在一起,每天沐浴,有舒服的床,朋友可以探望他,供他各種食物和日用所需(見 Jos., Ant.十八204);不過這經文的描述,也表示保羅的待遇從優。他的親友當然是指信徒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四24~27腓力斯對保羅並非不好,只是保羅一些教訓卻使他心中發生恐懼。他的妻子土西拉本是希律亞基帕一世的女兒。她原來是嫁給以麥撒王亞西撒,但是腓力斯藉著術士阿陶摩司(Atomos)的幫助,勾引了她,並且勸服她嫁他。當保羅向他提出上帝所要求的高度道德時,他當然害怕起來。

         保羅在獄中有兩年之久。後來腓力斯多次做事越份,便被撤職。該撒利亞究竟是猶太城市還是希臘城市是長期的爭辯,而猶太人與希臘人則是勢不兩立的。一場暴亂爆發了,結果是猶太人佔了上風。腓力斯派了他的部隊去幫助外邦人,殺害了上千的猶太人,而他的部隊得了腓力斯的同意和鼓勵,把城中最有錢的猶太人家洗劫一空。

         猶太人像所有羅馬地方的人樣,有權把他們的巡撫告到羅馬去。這就是腓力斯雖然明知保羅應當得到釋放,卻仍要留他在監堛滬鴞]。他要設法討好猶太人,可惜徒勞無功。他丟了巡撫的官職,還好他的弟兄巴拉斯的勢力救他免掉死刑。──《每日研經叢書》

 

【徒二十四25「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吧!等我得便再叫你來。

    可是他從保羅口中所聽的道理,卻決不膚淺。保羅不留餘地的議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正是他和妻子需要聽的道理。他的良心:足以使他對基督的訊息產生警覺,但很快就受不了,把保羅押解出去,留待日後再談。他沒有悔改的意願。──《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四25「恐懼」而推得救問題於來日,失去機會了!現今最便;現今不便,永無「得便」。非今即永不。―― 倪柝聲

 

【徒二十四26「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所以屢次叫他來,和他談論。」

    事實上,他想保羅會得暗示而賄賂他求釋放。羅馬巡撫有權置留像這樣未確定的案件,使他也可以使司法的輪子急轉事成,只要他立心如此。可是保羅沒有供給他眼見的有利動機,足叫他採取行動,屢次談論都沒有結果。受賄賂固然為羅馬律法所禁,但巡撫犯規難以查控,這風氣已習以為常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四26前日不愛納主話,今則望得銀錢了!他真再叫保羅來,然而求道之心已死了。―― 倪柝聲

 

【徒二十四27「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裡。」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保羅並未得釋放。羅馬巡撫離職之前,當然該清理積壓的案件才是,但也並不儘然。腓力斯必然不想觸犯猶太人,把保羅放了(這是他唯一合法的行動)。他若放保羅,會使自己更加不受歡迎,更會招致被控告上羅馬去。這個可能就是他一直不對保羅採取行動的背後主要因由。他對這個不受歡迎的人物,施以稍為不合法的措施,為的是討猶太人的歡心(看他的其它舉動,實在不能不這樣做呢!);他離開該省,的確是為了免受猶太人的彈劾(除了該撒利亞一集團,但他們的投訴也撤銷了)。

  路加似乎指兩年是保羅坐監的年日,但也有學者認為是指腓力斯在任的年日。兩者孰是孰非,則要看腓力斯當巡撫的任期了。主張前者的,接受他任期很長,直至西元五八;主張後者的,認為他西元五五年已不再任巡撫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廿四27波求非斯都是何等人?】

答:波求非斯都——是豬的快樂意思,他約於主後五十九年接腓力斯的職務,其行事為人教腓力斯公義。到任三天以後,便從省府所在地該撒利亞上耶路撒冷去,會晤大祭司長和猶太公會,猶太人欲求將保羅從該撒利亞提到耶路撒冷來,好在中途埋伏將之殺害,非斯都沒有允諾,住了八天十天,就回該撒利亞去,次日坐堂提訊保羅,對猶太人所控告之罪都不能證實,保羅逐一予以駁斥,非斯都為討猶太人的喜歡,即問保羅願否上耶路撒冷去,保羅深知此中詭異,即恐怕非斯都願從猶太人之請,而任他們謀害之,是以作了一次遠大的決定,利用自己以羅馬公民的特權身份,向非斯都請求上訴於該撒(參七十題),非斯都為免左右為難,就有這個理由允許保羅所請了(徒廿四27-廿五12)。未幾,亞基帕王偕百尼基來到該撒利亞,非斯都據情以告,遂提審保羅于王之法庭,使王聽訟,藉此得了真相,于解往羅馬時有所陳奏,此番庭案審訊,經過保羅有力的分訴,被非斯都稱為他學問太大,斥為癲狂,總因亞基帕與他所訊查明保羅未犯有該死之罪,於是就決定要把保羅釋放了(徒廿五13-廿六32),非斯都巡撫任期非常短促,不過兩年死于他的任所,其時約在主後六十一年。——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