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四512不變的醫治】

世人發明了許多藥物醫治身體的疾病,可是就發明不出一種專門對付犯罪的處方。

許多年以前,醫生的處方是很古怪的,衛斯理約翰在其日記中曾經透露:「我採了石南葉敷在刀割的傷口,試了兩次,都沒有好轉。另外一回,我買了一些硫磺請人搗成粉末,混在蛋白之內,然後勻置於棕色紙上,當作膏藥。」一位患肋膜炎朋友告訴他說,「醫生給她一種很便宜、簡便的處方:將一把蕁蔴煮幾分鐘後,趁熱敷在肋旁。」由於近代醫藥的進步,不禁使我們懷疑以前藥方的治療效力,甚至覺得有點滑稽。

上帝對世人犯罪的治法是永遠不變的,不像一般的醫藥經常在改變。上帝的療法,不須改進,因為它的美、善無以復加。祂所預備唯一的救法,就是藉著基督的死與復活。這個處方是唯一能醫治世人的罪行和墮落的心。牛頓約翰說,「美哉,耶穌的名,它能安慰憂傷者,醫治受傷的,並除去一切的恐懼。」

你是否信靠救主呢?祂有不變的治療能力,是你心靈的病痛所需要的。犯罪是心病,這病只有大醫生耶穌能夠治好。——P.R.V.——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徒四13勇敢有兩種。血氣之勇很少知道他要面對的危險。另外一種卻是高超得多的,冷靜的勇氣,知道要遭遇的危險卻不肯畏縮。彼得所表示的乃是第二種勇敢。當人告訴希臘的大勇士亞溪理(Achilles譯註:荷馬所著敘事詩伊里亞特中的英雄Achilles),如果他上陣去,他一定會死,他卻用了不朽的名句回答說:『可是我一定要去』。當時彼得知道他要遭受的危難,然而他一定要去。──《每日研經叢書》

 

【徒四1314令庭上的人驚愕不已的,是彼得說話的膽量。彼得和約翰整個人的舉止態度,充滿信心,毫不羞愧,面對聽眾的恐嚇,仍能放膽直言。這正是後來門徒禱告所求的品質(四2931),也成為他們公開言論的特色(九2728,十三46,十四3,十八26,十九8,廿六26、參弗六20;帖前二2)。庭上的人更感驚奇的,就是使徒並沒有受過什麼神學或修辭學的訓練。沒有學問可解作文盲,譯作小民的字(希臘文 idiotes),是指對公眾事務沒有興趣的平民。鐸德則認為這兩個希臘字是一個希伯來片語的翻譯,指對猶太人律例一竅不通的人,這裡正是這個意思。其含意是,使徒的口才,乃出於聖靈的感動。使徒曾與耶穌同行,現在又傳講祂,庭上的人瞭解到這個事實(這是認明這字所強調的,布魯斯 Book, p.102),可能也想起當日耶穌亦有同樣的作為(參約七14)。這節並不是說,因使徒的口才橫溢,使庭上(第一次)認出他們與耶穌有關係。猶太領袖大概記起當日與耶穌爭辯,難以取勝的場面。此刻他們又面對同樣的難題,再加上被治好的人也在場,眾人有目共睹,更不容易處理。我們不知道那人為什麼會在那裡,是否他也被捉拿?還是他們在公眾場所開庭?路加沒有花筆墨告訴我們,關鍵在於當時庭上無話可駁。路加的讀者也許還記得路加福音廿一15的應許,這時就應驗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四19正如威爾斯(譯註:英國作家Herbert George Wells 1866-1946)說過的,『許多人的不幸乃是因為鄰人的聲音在他們的耳朵堙A大於上帝的聲音』。基督教的真正秘密在於一度有人給諾克斯(John Knox)的頌辭:『他極其敬畏上帝,從不怕人。』──《每日研經叢書》

 

【徒四24他們對上帝的大能有信心。與他們同在的乃是創造萬物,覆育萬物的主。有一次,教皇的使者恐嚇馬丁路德,如果他堅持目前的路線下去,後果將是如何,便警告他,他將會被他的一切擁護者所唾棄。那使者問他,『那時你的處境將如何呢?』路德說,『就像現在一樣,在上帝的手中。』對基督徒來說,幫助我們的,常常比敵擋我們的多。──《每日研經叢書》

 

【徒四31「他們都被聖靈充滿。」】

在五旬節他們已經被充滿,但彼得與工會的人辯論,又再被充滿(第八節)。現在他們在禱告與讚美的時候,又都被充滿,可見聖靈充滿是繼續不斷的事。

我們要知道屬天的恩惠來到,未必要有震動的地基,或有五旬節外在的景象或氣氛,我們可以讓主輕柔地來到幫助我們,祂可以使我們進入溫柔的深處。也許我們好像乃幔一樣滿有偏見,我們希望五旬節的靈恩會立即來到,而且有聲有色,這原是那個敘利亞將軍所尋求的,這種想法常被保惠師糾正。我們想是巨風,祂來得好似微風一樣。我們希望激流沖走、充滿那井,祂卻以點滴的流水來充滿。

但是結果是一樣的——大膽見證,自由禱告歌頌,完美的德性,捨己的愛,與復活的主聯合而有大的能力,如果本書第二章的原稿失去了,我們仍舊可以看見好似五旬節的景況。我們看見那些跟隨主的人有奇妙的改變,他們脫離原有的怯弱與偏見。我們也應有類似的經驗,這經驗是我們所有的人都可有的。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四31~33「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使徒大有能力,見證主耶穌復活。」

   伊文思在他的日記中告訴我們:一天下午,他行經一條很荒僻的道路去出席一個聚會,他自己覺得他那時候的心是冰冷的。他說:「我繫住了我的馬,步行到一處僻靜的地方,在那塈瓻傿h苦的走來走去,檢查我自己的生活。我在神面前等候了三小時,我的心被悲哀壓制著。最後,一個甘甜仁慈的愛的感覺溫暖了我的心,在那塈畯奐s受了一次聖靈的澆灌。日頭平西的時候,我回到原路上,騎上了我的馬,向前馳去。次日,我在山坡上對一大群眾講道,覺得自己充滿了新的能力,以致全威爾斯城的人民,在那天都得到一個極大的復興。」

   當你遇見一個重生的人,第一個問題你應當問他的就是:「你...信的時候,受了聖靈沒有?」(徒十九2)─ 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