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十23認真嚴正的猶太人不與外邦人接觸,甚或不與不守律法的猶太人接觸,尤其不會接待這樣的客人,甚或在不守律法的人那塈@客。彼得到了該撒利亞、哥尼流迎接他;無可置疑的,彼得跨過了門檻,進去了(第27節)。阻障就這樣奇妙地開始撤除了。

         這是基督的典型作為。一位傳教士說,他有一次在非洲主持聖餐禮。坐在他旁邊的是一位長老,他是俄尼(Ngoni)族的偤長,稱為孟理荷(Manlyheart)。這位老偤長可以記得當年俄尼族的年青戰士撇下一堆戰後的廢墟,帶著敵血染的矛戟和被俘的婦女回來的情景。他們當時所破壞蹂躪的是那些部落呢?是森格(Sengn)和譚北卡(Tumbuka)。現在坐在這婸漈t餐的是誰呢?俄尼、森格、譚北卡,並肩坐在一起,他們的敵意已經在耶穌基督的愛塈悗o了。早期基督教的特徵是撤除障壁;而今天有機會時它仍然能一樣作到。──《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48在使徒行傳中多次題及使徒們為信主的人施洗,到底他們如何為人施洗?】

    對於施洗的方式,教會內一向有不同的兩派,一派人士認為要全身浸入水中,另一派人士則認為只要用水淋在額上便夠了。這兩種說法往往有水火不容之勢。聖經中根本沒有詳細說明施洗的方式,浸禮派與淋禮派各有一百零一個理由說他們的方式才合聖經。如果兩者之中有一個是對的,另外一個一定是不對的,既然兩者都存在,兩者都有人採用,亦有些教會兩者兼用,任由信者選擇。那麼,兩派人士實無爭執之必要,各人施行各人認為合的便是了。

    到底使徒時代的使徒採用什麼方式來為信的人施洗呢?使徒行傳也未詳細說明,這就表示“洗禮的方式”不被重視,但信的人一定要“受洗”。

    1966年我在聖地旅行時發現一件有趣的遺物,那就是在該撒利亞城遺址中,考古家發現十字軍東征時代(紀元後10991250年)曾用過各種不同的印鑒,其中有一個是刻有彼得為哥尼流施洗的圖書(見附圖)。哥尼流是浸在一支大水桶中,露出頭與上部,彼得則由桶中取水淋在他的頭上。印鑒四周刻有彼得為哥尼流施洗的拉丁文:PETRUS BAPTIZANs COBNELIUM等字樣。哥尼流是在該撒利亞為羅馬駐兵的百夫長,所以這印鑒用在該撒利亞。

    看過這幅有趣的圖書,便知教會內的“浸”“淋”之爭,實屬多餘,相信使徒施洗的方式是自由的,隨環境與需要而定。

    另外一幅在英國博物院珍藏的那穌受洗圖,為米蘭天主教會所贈,圖中的施洗約翰站在河邊石上,那穌則站在水中,水淹至膝。約翰從河中取水淋在那穌頭上。旁邊許多人參觀。這樣,主那穌以雙腳“浸”在水中,所以,聖經說他從水堣W來,約翰則用水“淋”在他頭上,浸淋二者兼而有之。該圖下有拉丁文OMNIPOTENS一字,意即“全能者”。――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