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十四17關心我們的事】

要向罪人見證救主往往是難而又難的。即使大使徒保羅也要求在以弗所的信徒為他代禱,好叫他放膽開口「把福音的奧秘宣講出來。」

美國佈道家慕迪有晚在回家的路上,見到一個人靠在電燈杆旁,他就伸手搭在他的肩上,問那人是不是基督徒。那人抓起拳頭兇狠的對慕迪說,「你少管閒事!」慕迪說,「很抱歉干犯了你,老實說,我並沒有多管閒事,其實這正是我的事!」說完,他就靜靜地走了。

約莫過了三個月後,有一天晚上,這位佈道家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他問:「誰啊?」有人答話。但他還是認不出回話的人的聲音。他又問:「你要什麼?」門外的人答說,「我要作一個基督徒。」於是慕迪開了門請他進來,那人正是以前怒目對他的那一位,他見證說,自從那一晚見到慕迪後,心中便總是不平安。於是慕迪帶領他歸主,後來那人成為一個主日學老師,熱心到處見證他歸主的經過。

耶穌希望我們作祂的見證,因為當我們向罪人見證恩主時,我們不是管人閒事,事實上,這正是我們的事。——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徒十四3「主藉著他們的手施行神跡奇事。」】

聖靈與他們同作見證,而且同工合作,是有極大的鼓勵最大的果效,凡被聖靈充滿的,必進入神的相交裡,在工作中與祂合作,他們在外面工作,祂的工作在裡面。他們撒種,聖靈就澆灌。我們必須十分謹慎,祂與我們合作,我們的手必須潔淨,祂就使我們施行神跡奇事。當我們與祂同工,結果必定超過我們的期望,有意外驚人的成效。

有一位在邊遠的地方從事傳道工作的,曾寫出他的經歷來:「我們來這裡已經有七年了,在這長久的年月中,一直是受著忍耐的試煉……一切似乎都很徒然,有人以為宣教士工作毫無功效,於是自己點著了火,不僅抓住一個個人,而且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村落,到處有人問:我們怎麼可以得救,這些地方都變成基督的環境了。」

神有一定的時間,祂的遲延有原因的。我們不能立即看到撒種、勞苦。眼淚的果效,但是我們的工作是為我們的神,我們的請求必蒙應允,也必在指望中有喜樂,我們必須常發恩言,神的恩惠竟使我們反叛者成為祂的兒女,從罪汙中得著潔淨,也蒙祂回復、保守與成聖。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徒十四8~18保羅與巴拿巴在路司得碰上一件奇特的事。他們被當為神,這一件事的解釋在呂高尼傳奇性的歷史。路司得附近的人有一個故事,說丟斯和希耳米神有一次化裝來到地上,沒有人接待他。後來有兩個老農人,就是腓利門和他的妻子葆茜(Baucis),他們倆請兩位神進去。結果全地的人都被神所減,只餘腓利門與葆茜二人,作了一座宏偉廟宇的守牷C他們死了以後,變作兩棵大樹。所以當保羅醫好了那瘸腿的人時,路司得的人決意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巴拿巴必然是個風采高雅的人,因此他們才把他當作神中之王──丟斯,希耳米是眾神的傳訊者,而保羅是個講者,他們便稱他為希耳米。──《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四1114路加這裡用的說話領首,與一份異教文獻的說法很接近;而且,這兩位神祇同時出現的時候,希耳米作發言人,也並非不可能。一首俄維丟(Ovid)寫的拉丁詩,保存了這一段希耳米與宙斯降臨這地區的傳說。他用了這兩位神祇的羅馬名字:天神(Jupiter)和商業之神(Mercury);有一對老邁的夫妻腓利門和包西施接待他們,但對兩位訪客的身份全不知情。因此,考古學家考證,現在路司得附近,有將這兩位神祇並列的教派,日期約為西元二五年。赫肯否定這教派可能早已存在的論調,全無確實的證據,無以立足。雖然,在路斯得尚未發現丟斯廟,在城前面(即城外)卻有一類似的廟,在哥勞地奧波利斯(Claudiopolis),離路司得不遠(見布魯斯,Acts, pp.281f)。依這些證據看來,若說人們原來是以當地呂高尼人的神名來稱呼宣教士,而路加用希臘神祗的名字來取代,因為讀者對它們更熟悉,這講法是極不可能的。不過,也可能呂高尼人早已把自己的神,與希臘的神祇融合起來了。

    我們在此得一瞥亞拿突宗教的禮儀,他們從城中把牛牽到廟裡去,以毛線花圈裝飾著,準備宰來獻祭。使徒們一看見這種形勢,迅速地制止他們,撕裂衣裳,跳進眾人中間。在猶滴書(Judith)十四1617有一段很相似的記載,用詞也相同,描寫猶滴謀殺何羅弗尼斯(Holophernes)時,巴歌亞(Bagoas)的悲痛情景。不過這裡的重點不同;撕裂衣裳是對以人為神的褻瀆行徑一種猛烈的反應;使徒快快跳進眾人中間,是避免被尊為師,招致頂撞神的罪。又有人認為,當地的祭司斷不會誤認兩個行神跡的遊行猶太人為神祇。不過韓森(p.148)提出類似的例子,表示這樣的題材完全可信。使徒一詞(十四4{\LinkToBook:TopicID=159,Name=四 以哥念的爭端(十四17})意思可能是強調巴拿巴和保羅的身份,不過是神的使者。──《丁道爾聖經注釋》

 

【徒十四20主的道理,雖受逼迫,還會「起來」。廿個世紀以來,世人多少時候「以為祂是死了」呢!―― 倪柝聲

         這故事的突出特色乃是保羅的絕對勇敢。他清醒過來,第一個行動便是逕直回到他被石擊的城市去。約翰衛斯理的忠告是,『常常大膽面對暴民』。保羅逕直回到那些企圖殺害他的人當中去,可說是絕頂大膽的事。這樣的一個舉動,其效果勝似一百篇講道。人們必然會自問,一個人那堥茠澈i氣,使他敢於這樣作呢。──《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四22「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

         人生最佳美的東西,都是從苦難中得來。麥子必須磨碎,纔能作成麵包。聖香必須經火,纔能發出濃郁的香氣。泥土必須耕鬆,纔能適於下種。照樣,一個破碎的心,纔會得到神的喜悅。人生最甜蜜的歡樂,都是憂傷的果子。我們必須親身經歷許多艱難,然後纔會去安慰別人。

         如果你渴望作一個安慰使者,如果你願意有分於憐恤的恩賜,如果你想從你身上流出新鮮的慰語,來扶持受試煉的弟兄姊妹,如果你要在日常過著光潤的生活,不叫別人感到你的酸辣,你必須甘心樂意的付上一筆代價─你必須像主那樣受苦。─ 勞勃生

 

【徒十四22~23他表示他確信基督教必須在團契中活出來,正如一位偉大的教父說過的,『人如果沒有教會作他的母親,上帝就不能作他的父親』。約翰衛斯理說過,『沒有人能獨自上天堂去;他一定要找朋友或集合朋友同去。』保羅從起初便不只以栽培個別基督徒為目標,卻要使這些個別基督徒進入基督徒團契之中。──《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四27保羅與巴拿巴絕不以為是他們自己的力量成就了任何事情。他們說到上帝用他們所成就的事。他們只把自己當作上帝的同工。在阿金科(Agincourt一四一五年十月廿五日英軍於此地大敗法軍。編者注)大捷之後,英王亨利五世禁止製作歌曲紀功,卻命將一切榮耀歸於上帝。我們工作時,不以為是為我們自己的榮耀,而是由於以我們為上帝手中的工具這一信念,我們便開始對於基督教服務有正確的觀念了。──《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