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使徒行傳第十六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徒十六15教會的需要】

保羅和西拉是熱心傳福音的同工。凡他們所到之處都有許多人悔改信主。「他們經過那些村鎮、把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長老們所定下的規章交給他們,吩咐他們遵守。因此,各教會在信心方面得以堅固,人數也一天比一天多起來」(徒十六45)今天的基督徒對出去救靈的工作顯得十分冷漠。立志傳福音和肯做見證的人實在少得可憐。有人甚至說,今日美國最壯觀的事莫過於主日早晨的崇拜了。所有的人坐在那兒就好像是海綿一般——把一切的道理都吸收進去了——卻很少人肯在那一個星期中把海綿裡吸進的真道壓出一點來。據統計,百分之七十五的信徒完全不做教會的工作,百分之九十五的信徒不曾向未信主的人作過見證!除非信徒主動地把他們所獲主恩的好處去與人分享,否則基督教便顯不出它的活力來,現在是停止觀望,應當採取行動的時刻了。

約翰貝比洛裡(John Barbirolli)指揮的百人交響樂團在星期六晚上借一個教堂舉行演奏時,聽眾擠得水泄不通。會後有一位弟兄問該堂牧師約翰杜威(John Dowell):「什麼時候你能使星期日晚間的聚會也擠滿了這樣多的人?」杜威博士答得很妙:「只要我有一百位經過良好訓練的同工幫助我,我便能和約翰貝比洛裡一樣吸引這樣眾多的人!」

你在教會中有些什麼服事呢?你曾經向未信主的人談基督耶穌的事嗎?——H.G.B.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徒十六7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這是一個多麼奇怪的禁止!這些人想要往庇推尼去,目的是作主的工,但是主自己反把工作的門關起來。我自己也曾有這樣的經歷。有時候我自以為成功的路徑,反受到了許多攔阻;反對進來催逼我回去,疾病進來強迫我退到荒野去。

   有時工作尚未作完;聖靈要我把它放下,這實在是非常困難的事。但是神給我看見,工作是事奉神,等候也是事奉神。要我活動的是神,禁止我活動的也是神。感謝神,我現在知道,多少時候荒野原是最有益的地方。我感謝神,許多我所愛去的庇推尼,我都沒有去。

   主啊,雖然我的前途常遭挫折,我仍然願意揀選你靈的引導。今天工作的門似乎開了,明天當我正要進去的時候又忽然關了,這都是你的事情。

   求你教導我在等候中看見前面的路徑,使我在禁止中尋見事奉你

的新路,並教導我在不作工的時候盡忠──用安靜來作工,用等候來事奉。─ 馬得勝

 

【徒十六8~10有一個最富吸引力的說法。有一個征服世界的人,他是亞力山大大帝。似乎整個情境乃是專門要叫保羅記起亞力山大的。特羅亞的全名是為了紀念亞力山大而稱為亞力山大特羅亞的。過了海便是腓立比,是紀念亞力山大的父親的。更遠的便是帖撒羅尼迦,是紀念亞力山大的異母姊妹的。這地區充滿對亞力山大的紀念,而亞力山大曾經說過,他的目的是「使東西聯婚」,以求四海一家。很可能是保羅在異象中見到亞力山大,就是那征服世界的人,而這異象給保羅一個新的衝力,要使世界全歸基督。──《每日研經叢書》

 

【徒十六37「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裡,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

    若保羅和西拉就這樣離開,會成為日後對待宣教士的危險先例,同時也會使腓立比的信徒,遭受官長任意的苛待。官長們實在有差錯,他們不但打了他們,收入監裡,沒有查明所控的罪名,而且也沒有問明他們是不是羅馬公民。當時明文規定,羅馬公民不可以受刑,當然,天高皇帝遠,地方官越權誰也管不了。很可能前一天保羅並沒有機會提出他是羅馬公民的抗議。從前有一著名的案件,說一名羅馬公民被惡名昭彰的西西里總督弗瑞斯(Verres)下令鞭打,他一邊喊我是羅馬公民,也無濟於事。但這樣的不公是不容忽視的。保羅要求公開道歉:要那判他入獄的官長親自了結這事。──《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