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羅馬書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羅二1「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

         英文聖經在二章開始時有『所以』這字,把保羅在一章末的話連到第二章去(書信原文並沒有章節之分)

 

【羅二3「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

         一個假敬虔的人,雖然有自顯為義的外表,又責別人的惡行,但必不能逃脫神的審判。

 

【羅二4「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

    衪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參智慧書十一23:“你向萬人廣施憐憫,因為你凡事都能作,你不察究人的過犯,讓他們能悔改。”亦見羅馬書十一22。——《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4『藐視』基本的意義是『看不起』。有些譯本翻作『錯用』、『輕蔑』和『低估』等。

 

【羅二5「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

         『剛硬』在原文是醫學名詞『動脈硬化』這字後半的『硬化』。

 

【羅二6「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

    衪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舊約中曾提到這個原則,參約伯記卅四11,詩篇六十二12,箴言廿四12,耶利米書十七10,卅二19;新約中亦提及,見馬太福音十六27,哥林多前書三8,哥林多後書五10,啟示錄二23,廿12,廿二12,亦見羅馬書十四12。——《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7「凡琱艀瘚翩A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

    凡琱艀瘚翩A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保羅在這裡不是教導靠行為稱義,而是強調神對猶太人和外邦人同樣公平。參使徒行傳十3435,彼得吃驚的承認: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這些話是對哥尼流──那位外邦人──說的;神打發彼得到他那裡,傳救恩的信息給他和他的全家,顯明神已經接納他(徒十一14)。——《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8「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

    結黨。NEB譯為:“被自私的野心轄制的人”,是對eritheia的本意比較公允的譯法,因其字根為erithos(“專為金錢而工作的人”)。然而,這個字的意思在古代就已被視為與eris相同,即“爭競”(“結黨”,“爭”)。——《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11「因為神不偏待人。」

    神不偏待人。參申命記十17,歷代志下十九7,約伯記卅四19,使徒行傳十34,加拉太書二6,以弗所書六9,歌羅西書三25,彼得前書一17。主曾以極生動的說法描述這個原則,說天父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太五45)。——《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11神對世人的審判是無私的。神沒有寵兒,也不岐視。一些會影想人類公正裁判的因素――種族、宗教、社會地位、文化、世故程度等,都不會介入神的決定。

 

【羅二12「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

    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外邦人的罪,雖然未經數點,但也總必導致滅亡,但他們卻不會因沒有遵守律法的規條而被定罪,因為他們無法知曉律法。人受審判的原則,是按他們所知的亮光,不是按他們所不知道的亮光。——《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12~13罪就罪。有沒有律法的條文不是最重要(12),重要的是人能否達到律法所要求的(13)。猶太人雖然有聽到神律法的特殊地位,但除非他們能順服,按著律法的要求去生活,不然,這地位對他們是毫無意義的。

 

【羅二12~14有許多民族(或說許多人)沒有機會聽福音,他們死了以後,靈魂是否會滅亡?】

    羅馬書二章12節首句的中文,有許多人念起來,覺得意義不夠清楚,該節首二句如此說:

    “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到底是“必不滅亡”還是“必滅亡”?問過好幾位傳道人,他們一下子不知所對。這句話如果改為下文這樣譯,便不會使人覺得不清楚:

    “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就不按律法而滅亡”。原文是說“滅亡”,不是“不滅亡”。

    許多人一生都沒有機會聽聞福音,也有許多地方根本無人傳福音,住在那些國家或地區的人便沒有機會聽道。也有許多民族仍未開化,也沒有機會相信那穌為救主,他們只是憑著良心行事,“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14節)。這些人死後是得救呢,還是會滅亡呢?神學家對此爭論不一:

    一、主張滅亡的人認為:既然只有信那穌為救主的人纔能得救,則任何人不相信那穌,必然滅亡,這些沒有機會聽信那穌的人,只能說他們是不幸的人。

    舊約時代也只有敬畏耶和華的猶太人纔能因那穌的救贖而被神拯救,因為主那穌救恩的功效,是包括在他以前一切的人(由亞當起),都因敬畏神而同被拯救。

    二、主張不滅亡的人認為:沒有機會聽信那穌的人,都要滅亡,神便不是公義的了。那些有機會聽信那穌而拒絕相信,則一定滅亡,但許多人從來沒有機會聽信那穌,他們憑良心行事,正如保羅在這堜珓示的原則,外邦人“順本性”(即憑良心)行事,不願犯罪,他們也應有得救的可能。

         但保羅很清楚指出,他們如果犯罪,就必滅亡(12節)。

         基督教傳至東方只有一百五十多年,在一百五十多年前的東方人如果憑良心行善,也必蒙神憐憫而得救。

    正如未懂犯罪的兩三歲嬰兒,如果夭折,也應得救,同一理由也。

    第一派人士的人認為,第二派人士的理論會減少基督徒傳道救人的熱誠,但第二派人士則謂,我們的責任乃是加緊傳道及加派多人出去傳道,使福音早日傳遍全球每一處有人住之處,包括未開化的野人區在內。

    第二派人士的說法,較被多人採用。――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羅二12~15人類若未聞福音,真會滅亡嗎?】

     羅馬書二12這樣說:「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這節經文中的律法,似乎是指摩西的律法而言。)羅馬書二1415繼而將上述原則應用於外邦人,使他們有別于猶太子民:「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另一方面,羅馬書三19卻這樣說:「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

    根據上述數節經文,我們有如下推論:第一,人類(保羅所言肯定包括未聞福音的外邦人)均有是非之心,認識道德律;這樣,雖然有些人從未接觸聖經,未聞神的話語,但他們在神面前仍需守道德律。從他們的日常行為看來,他們有是非之心,瞭解基本的道德律,就像明白舊約聖經的十條誡命一樣。放眼世界,相信沒有那個社會會寬待完全違反十誡的罪犯;社會大眾都認為這等罪犯是社會公敵。

    第二,外邦人「就是自己的律法」,意即外邦人明辨是非,知道有道德標準要遵守;「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二15)換言之,外邦人有是非之心,也就明白自己有罪,因為他們清楚自己比不上既有的標準。外邦人或許埋沒良心,為自己辯護;但他們既自辯,也就等於承認有更高的權力監察一切。外邦人雖則不懂聖經,故此只能約略又模糊地知道自己的罪,然而外邦人既有是非之心,也就必須站在神面前交帳。

    羅馬書三19總結上文,十分清楚指出:人類在神面前均閉口不言;無論猶太或外邦人,普世人在神面前都有罪。人類都失落了,所以需要一位救主。沒有大能的代贖主,人類無望越過神的審判。約翰福音三18說得好:「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

   「罪已經定了」,這句話是向全人類說的。除非大能的君王格外開恩,人類則難逃審判。約翰福音三18僅在三16的兩節之後,這個安排挺有意思。三16指出,神愛全人類,他的獨生子代贖死亡,也就是給予全人類的白白恩典,叫一切相信的人不用承受他們當得的永死。在約翰福音第三章,這節經文最明白不過——除卻基督,別無拯救。耶穌自己也曾對多馬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十四)

人類未聞福音,是沒有盼望的,不會得救。但有些人不敢直陳這道理,反而畏首畏尾地指出,在基督以外,還有上天堂的另一辦法——人類若未聞福音,但仍靠著自己僅有的是非之心,誠懇尋求神,這樣,雖則福音未傳到他們那裡,這等人仍不會落入永刑裡。從聖經教訓可知,上述說法不能成立。下文陳述幾點論據:

1       上述說話暗示:福音一旦傳至某些人耳中,神就有責任立刻令普世人類同時聽聞福音,而毋須透過任何個人方法。基督的門徒接受自己的主就是救贖主,或者猶太人於五旬節得聞基督福音,神必須令全世界聽聞福音,他責無旁貸。除非世界各地同時知道主耶穌就是救主,否則神也是不公平的。上述暗示,豈非褻瀆神?未聞福音的人能逃過審判,這個意見必須詳加審察。

究竟福音是白白的恩典,抑或是神的責任呢?聖經已斷言福音純屬恩典。「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弗二8)福音既是恩典,神也就沒有虧欠任何人。那麼,又怎能說神有責任同時令全人類得聞救贖福音呢?羅馬書豈不清楚說:「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十13)?這樣,凡信耶穌的人,都有責任傳福音,而羅馬書十1415亦接著說:「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這段經文指出基督徒的偉大使命。若人類僅憑是非之心,從神的自然啟示中認識神,就可得救;那麼,羅馬書十13-15之間的邏輯絕不能成立,而羅馬書第十章就只是虛假的教訓,全無權柄可言。

2       人類憑神的自然啟示認識他,靠此得救;那麼,人類也不就可以靠著善功得救了嗎?果真如此,基督死在十字架上豈不是多此一舉!他說:「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豈不也錯誤了!

3       人類若靠誠懇尋求神,照自己所知道最高的標準行事為人,就能得救;也就只是靠著善功得贖的一種新形式罷了,神的恩典卻淪為多餘的手段。然而,除非聖經有重大錯誤,否則世界上沒有人能靠著善功得救。羅馬書三10-11引述詩篇十四1-3及傳道書七20而指出:「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世人之中,既然沒有一個是至誠地尋求神的,我們也就毋須為上述論據煩惱,不用以為未聞福音不得進天堂是不公平的。神自己說,古往今來沒有真心尋求他的人,縱使有這等人,善功及尋找神的心意亦不能救他,只有主能夠。

4       人之所以下地獄,不因為缺乏傳福音作見證的人,卻因為他自己的罪。人類只求利己,將自己置於神之上;人類重複又重複夏娃的抉擇——為求取悅自己,為自己及丈夫圖利,卻不倚靠神,也不依循他的旨意。夏娃的後裔,一旦有能力作取捨抉擇,必犯上與夏娃抉擇相同的錯誤——所有人都一樣,只除卻耶穌!人之所以定罪,不因為未聞福音,卻因為觸犯第一條誡命——「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申六5及太二十二37

    跟隨上述四個論點,我們肯定未聞福音的人必然失喪,否則聖經在這方面犯了大錯,需要那些更有屬靈洞察力的人糾正。約翰福音三18、八24、十四6及羅馬書二、三、十章已斷言人類只能靠基督得救,但仍然有多段經文被人誤解,用以支持未聞福音的人仍有希望。其中一段是彌迦書六8:「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參考上文下理,可知先知這番話是向以色列信眾說的,他們已與主耶和華有立約的關係,主耶和華就是聖經所言的神。彌迦書六8提醒以色列信眾,口稱相信神敬奉神,必須藉良善的生活才可彰顯這份信心。彌迦書六8的對象絕非外邦人,他們根本不認識耶和華神,又豈能「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呢!

    瑪拉基書一11這樣說:「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這段經文強調外邦人認識並尊重耶和華,已暗示了他們必先聽聞聖經的教訓又誠心相信,否則他也不可能知道這個偉大的名字,以及耶和華拯救的能力。

    我們再看看彼得在哥尼流家客廳所說的一番話:「我真看出神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徒十3435)彼得並非說行為良好的外邦人能靠善行得救,那番話只表明彼得領悟到原來神也接納外邦人,他們和猶太人一樣,也藉信耶穌得救贖。若外邦人靠善行得救,彼得說完這番話後大可離開,因為訪客知道自己已得救贖就足夠了。但當時的情況剛剛相反,彼得繼續教導各人,講述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事蹟,耶穌如何行神跡奇事,愛人類,甚至不惜為人類死在十字架上,後來在榮耀中復活(參徒十36-41)。

    最後,彼得呼籲聽眾悔改信耶穌,接受耶穌為救主。在這裡,我們再次看見彼得用「天國的鑰匙」(太十六19)開啟通往天國的門閂,讓失喪者得救贖。使徒行傳第二章所記五旬節事蹟,性質也相同。同樣,所有信徒均應靠賴神的恩典,學效彼得傳道的熱誠。聖經早已指出,若不藉著基督,所有人都失喪;除非得聞福音,人無法相信基督並他的話語,信徒果真相信又遵守聖經教訓,豈不更應熱心傳道。      (至於嬰孩夭折這方面,可參看下文關於羅馬書五14「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的討論。)── 艾基斯《新約聖經難題彙編》

 

【羅二12~16人未聽過福音要受審判麼?可憑良心得救嗎?】

答:1、我們知道神是公義的神,因為祂不偏待人(約壹一9;羅二11;徒十34),祂對於受審判的人,在使徒保羅論到這事時,把它分為兩類人來:

①是「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羅二12上)——意思是說,凡在律法以外犯了罪的,也必在律法以外去滅亡(呂振中譯),所以這等人是不能因為他們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推諉說沒有罪,而不受報應,但因為「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羅二14)其意思就是憑著良心行事,「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的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原文()意良知,良心如英譯Consicience,呂振中譯作良知,新譯本作良心,九1,十三5同)同作見證,並且他們是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呂振中譯,他們的思想互相控告為有罪,或者自己辯護為無罪)。」(羅二15)「就在神藉著耶穌基督審判的日子,照著我的福音所言。」(羅二16)可知此處斷定是以保羅所傳的基督福音為中心,人雖屬於沒有律法而犯罪的,或在他擁有刻在心裡天然律法的,也都要伏在神的公義審判之下(羅三19)。

②是「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羅二12下)——這等人是指著猶太人說的,他們也不能因擁有摩西的律法,就靠律法誇口(羅二17),「原來在神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羅二13,呂振中譯,稱律法的算為無罪)他們雖然從律法中受了教訓,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但卻不能遵著律法去行(羅二18-32),所以保羅說:「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羅三20)如此看來,在律法以下的猶太人是無可自誇,心驕氣傲,同樣也要接受神的審判。

         2、從前面所說的兩等人情形,可知不論有律法都是無關緊要,緊要的乃是我們人的生活動作,將成為神所審判的準則,人人都有一顆是非之心,這是一種道德的自覺,是一種行為與道德價值之間的有關知識,無論是猶太人也好,外邦人也好,各人必要照著他們的行為受報應(羅二6-10;加六78),至於有人說,那些沒有機會聽過福音未信耶穌的人,都要受審判而滅亡,這便是神的不公義了,須知保羅在這裡所指示的原則,是「順著本性」(即憑良心)行事,不願犯罪而行義的人,他們也應有得救的可能(徒十35),這是神學家的一種看法,但保羅也很清楚的指出,他們如果犯罪,就必滅亡(羅二12)。總而言之,就如經上所記:「沒有一個義人,連一個也每沒有,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三1012;詩十四12;參傳七20),「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三23)。如今我們既然明白這些,豈不更加緊傳道的責任,使福音早日傳遍世界每個角落,使人人得聽真道悔改歸主,則當主再來之日,一切問題都得解決了。 ——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羅二13「(原來,在神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

乃是行律法的稱義。保羅可能想到利未記十八5:“所以你們要守我的律例、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著”──這段經文他後來引用於十5。他以下的論證指出,雖然行律法的人可以稱義,但是,因為沒有人能全守律法,所以這條路無法使人稱義,聽律法與行律法的對比,在雅各書一2225解說得更詳盡。——《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14「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

    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這句話原文字的順序顯示,“順著本性”(physei)最可能是指“行”(RSV與和合本均如此譯);但是,因為這個字是在兩個子句中間,所以它可能是指前一個字,換句話說,外邦人“生來”沒有律法的知識,但當他們信了基督,他們就能行“律法上的事”,不是按“本性”,乃是按聖靈(參八4;參Cranfie1d之注釋)。但是這種文法結構比較不可能。保羅和他的讀者都知道,雖然上述的黑暗面是事實(一1832),但也有一些異教徒是憑良心過生活的(只是他們並不能因此在神面前稱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15「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

    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裡。這句話與耶利米書卅一33新約的預言相互呼應(參詮譯:“C 脫離死亡(八139{\LinkToBook:TopicID=150,Name=C.脫離死亡(八139}”)。巴特認為,這裡是指外邦信徒(Cranfield亦如此解),但是這種解釋與上下文不符。

  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古典希臘文中沒有“是非之心”(syneidesis)一字。它本來是算口語土話,直到基督教時期開始之前不久,才被文學界接受。它的本意是“對錯行為的知覺”,但是保羅用它來指人內在獨立的見證(恐怕他是第一個如此定義的人),它鑒察並判斷人的行為。對信徒而言,在聖靈的光照之下,是非之心的鑒察與判斷尤其準確(參九1)。——《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15保羅曾用過二十次左右的『良心』這字,在希臘原文的意思是『一同看見』或『同一觀點』。意思是說,一個人的動作或意念背後,都有認為它是對或錯的感覺。然而良知不是對錯的最後仲裁者。一個人的良知會被抑止、歪曲、麻木或過分審慎。但在沒有對錯的清楚顯示之情況下,人應該注意良知的提醒。

 

【羅二16「就在神藉耶穌基督審判人隱秘事的日子,照著我的福音所言。」

         人在思想上和行為上所作的一切,無論是公然的抑或隱藏的,都讓神看見;在祂面前沒有可掩藏的事(路八17)

 

【羅二18「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就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注:或作“也喜愛那美好的事”);」

    曉得神的旨意。直譯為“曉得心意”;神的旨意是最好的“心意”。參馬克比前書三60RV:“他所行的,正像屬天的心意。”

    喜愛那美好的事(分別是非)。diapheronta一字主要的意思是“不同的事”,因此可指“不同而超越其它事物的事”,即“最好的事”。RSV採取後者,NEB卻採取前者(“你們能分別是非”)。此句在腓立比書一10再度出現(“使你們能喜愛那美好的事”,NEB:“因此帶給你他們分別是非的恩賜”)。——《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21「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嗎?」

         那些認識神又明白神話語的人是何等容易把自己看為神的『寵兒』,以為神會寬待他們過於其他人。

 

【羅二24「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

    神的名在外邦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此處所引經文為以賽亞書五十二5:“我的名整天受褻瀆。”猶太人被擄的淒慘下場,使外邦人藐視他們的神,以為祂無力幫助祂的子民。但在這裡,外邦人瞧不起他們的神,原因不是他們的遭遇,而是他們的行為。昆蘭集團警告成員,與外邦人相處要小心,“免得他們褻瀆神”。——《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25「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禮固然于你有益;若是犯律法的,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

    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禮固然與你有益。參加拉太書五3:“凡受割禮的人……是欠著行全律法的債。”按照律法的要求受割禮的人,就有義務要遵守律法一切的要求,不論是猶太嬰兒(保羅在此所指的人),或歸化猶太教的成年人(在加拉太書中所指的人)。可是這兩種受割禮的人,都不能全守律法,總有違背犯錯之時,所以保羅又說:若是犯律法,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25~29人類的通病,似乎是不能善用生命中的好東西,通常只會誤用或誤解。

         保羅時代的猶太律法主義者誤解了割禮真正的意義。他們吧它看為是拯個民族與神之關係的記號,完全忽略了割禮原本在他們個別生命中的影響。

 

【那些企圖建立以人為中心的道德標準之人的基本謬誤】一、他們沒有認明這宇宙不是永存的。二、他們認為人自給自足,不需要神;但實際上,人是神創造的。三、他們不知道人所作的一切,最終要受神的審判。

 

【羅二27「而且那本來未受割禮的,若能全守律法,豈不是要審判你這有儀文和割禮竟犯律法的人嗎?」

    那本來未受割禮的,若能全守律法,豈不是要審判你。換句話說,一個沒有猶太人獨特恩典的外邦人,卻能討神喜悅,就顯出一個有虧身份的猶太人,缺失是何等嚴重了。——《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