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羅馬書第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羅六1「這樣,怎麼說呢?我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

         本節的問答,有如下幾種翻譯:

『斷乎不可!』

『絕不可以!』

『行不通的!』

『多糟糕的想法呀!』── Raymond C. Ortlund《穿上新人》

 

【羅六1~11這段經文說到神拯救我們的方法,乃是把我們包括在基督堙G首先祂把我們取消;其次祂賜給我們新生命。這拯救的方法乃是叫我們死而復活。拯救的起點乃是看見我與亞當的關係,看見我是出於亞當,且在亞當堛滿A是無望的罪人。我的所是就是罪,我的所能就是犯罪。我在亞當堜茖他一切所有的、所是的。這樣看見自己與亞當的關係,看見自己無望的事實,乃是拯救的起點。另外一面,拯救的實現乃是看見我與基督的關係,看見神將信徒「接」在基督堙A藉受浸「接」在主的死堙A並藉復活「接」在基督的復活堙C好像果樹的嫁接,賤木接在珍樹上。賤木首先要被砍下來,再接在珍樹上。這樣賤木就與珍樹合在一起,接收了珍樹的性情。「接」乃是取其新性情。「治死」乃是把已經鋸去的枯木丟棄,並且不讓舊枝子再長出來。我們接在基督堙A因看我們聯合在基督的死堙A我們的舊性情就被治死;我們聯合在基督堙A乃是因復活,因生命的聯合,我們的舊性情就因死而脫離。所以我們要算自己向罪是死的,我們脫離罪乃是真的。―― 倪柝聲《羅馬書五至八章講經》

 

【羅六2~4我們如何得知能從罪中蒙拯救呢?我們的『舊人』是如何釘十字架呢?秘訣還是不在於行,乃在於坐;不在於作甚麼,乃在於安息在所完成的事實上。『我們向罪死了』,我們『已經受浸…歸入祂的死』,『我們已經與祂一同埋葬』。所有這些敘述都是過去式的。因為兩千年前主耶穌在耶路撒冷城外被釘十字架,而我是和祂一同被釘的。這是個偉大的歷史事實。藉此祂的經歷現在已經成為我的屬靈歷史,神能說我已經『和祂』得著每一件事。

 

【羅六3「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受洗歸入基督耶穌。參加拉太書三27:“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亦即,你們已經併入祂裡面,成為祂的肢體了(參林前十二13),借著因信與祂聯合,你們也分享了祂在歷史上的經歷:祂的釘死與埋葬,祂的復活與升天。保羅對洗禮的教導,哥林多前書十2提到另外一點,說出埃及的以色列人是“在雲裡海裡受洗,歸了摩西”。因此,洗禮成了信徒“出埃及”的印記,表明他已脫離罪的捆綁,進入自由的新生命中。——《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4「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一樣。」

    借著洗禮歸入死,和衪一同埋葬。參歌羅西書二12:“受洗與祂一同埋葬。”埋葬是死亡的印記;因此信徒的洗禮是埋葬的象徵,表明犯罪的舊生命已告結束,在基督裡的新生命將取而代之。

  基督借著父的榮耀從死裡復活。這裡的“榮耀”尤其是指神榮耀的大能──“祂……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祂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弗一1920;參西二12)。

  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英譯:我們也應行在新的生命中)這是指因基督復活的能力臨及信徒,他們能有新的生命模式(或品質)。保羅與其它新約作者常用動詞“行”,來描寫生活樣式(參八4,十三13,十四15)。——《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4我們怎能不在罪中生活,怎能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呢?在祂的新生命裡活著,就自然地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就如一個生活在中國的中國人,不必去設法使自己像一個中國人,他的一舉一動,思想情感,自然地都像一個中國人。

 

【羅六4「有新生的樣式」以次數說是重生,以本質說是從神生的,以樣式說是新生的。―― 牛述光

         「…歸入死…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死是為生,因為天然的不死,屬靈的就不生;在死娷k入的越多,在生上長出來的也越多。―― 謝模善

 

【羅六4我們受浸是歸入基督的死,和祂一同埋葬,結束了拯個舊人的生活;當我們從浸水中一起來,就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因此我們這些已經受過浸的人,就不當再回到往日的生活中,反該靠著住在堶悸漸D,活出新的生活。――《讀經指引》

 

【羅六5「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

    在衪死的形狀上與衪聯合。直譯為:“在祂死的模式上與祂一同栽種”(參林前十五3644“種植”的比喻,不過該處是論及信徒個人的死,此處則是論及與基督同死)。

  在衪復活的形狀上與衪聯合。這是論到基督子民的未來復活大收成,將按著“初熟的果子……基督”的復活樣式(林前十五23)。——《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5「死的形狀」是釘十字架、戴荊棘冕、受鞭打的樣式。「聯合」原文是接上,如接樹一樣,接在一起,二者就同化了。―― 牛述光

 

【羅六5~6 “藉著洗禮歸人他的死和他一同埋葬”一語,往往是“浸禮派”人士用以駁斥“灑禮派”人士所用的灑禮為不合聖經,到底此語應如何解釋?】

    一、浸禮派人士主張全身入水,才算是“受洗”,才合聖經教訓,因為保羅明言與他一同埋葬,是全身入土,灑禮如何能表示“埋葬”?因此受洗禮應全身入水。

    二、灑禮派人士則認為保羅在此所闡明的真理乃是“靈意”,不管用什麼方式受洗(灑或浸),都是表示與主同死同葬。保羅在此並不是告訴信徒“受洗的方式”,乃是“受洗所表示的真理”。

    如果說死一定是躺下來,全身入土,才算是“死”,那麼主那穌死的時候乃是“站”起來的,他的身體掛在十字架上死去的。又有許多人死在海中,身體被大魚吃掉,他們的死是被咬碎人魚腹的,並非完整的身體墜人海底。還有些人火葬,或在大火中被焚斃,他們的身體不復存在,只剩得一把骨灰,他們也不是躺下來埋葬的。

    洗禮並非得救的方法,乃是得救的表示。注重洗禮的真理較注重洗禮的儀式更佳。

    三、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章會說以色列入過紅海時“都在雲堥洗歸了摩西”(2節),那些以色列入經過紅海“受洗”,根本沒有“濕身”,乃是“乾洗”。證明洗禮在乎靈意,不在水之多寡與有無。至於埃及的軍隊卻“浸”在紅海中,一浸不起了,但他們並不得救(出十四章2728節)。所以教會內也有完全不用水的洗禮(救世軍即其一例,他們使信主者在救世軍旗下經過,便已表示歸主),可見洗禮不在注重儀式,各行其是,不必辯論,也不必輕視他人。(參閱徒十章40節的難題研究並插圖)――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羅六6「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

    我們的舊人和衪同釘十字架。這個“釘十字架”不是現在的經歷,乃是過去的事件,希臘文用過去式表達。憑信心與基督聯合的人,在祂被釘十字架之時,就算與祂同釘了。參加拉太書二20:“我已經(完成式)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同樣,在加拉太書六14,保羅以基督的十字架誇口:“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完成式)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後面這段經文的動詞“釘十字架”(stauroo)有另外一個解釋,是“圍籬隔絕”,此處可能也兼有此意。現在的我(“在基督裡”)已經以十字架為籬,與從前的我(“在亞當裡”),就是屬於世界的我,完全隔絕了。(這兩段加拉太經文中的完成式,都表明目前的情況是由過去的事件造成,即羅馬書六6的事件。)至於“舊人”(anthropos),請參西三9與弗四22

  使罪身滅絕,NEB作:“使有罪的已毀滅”;“罪身”直譯為“罪的身體”──亦即,使“肉體”,就是未重生、有墮落傾向的本性,對罪一呼即應的從犯,可以被完全壓制,不再活動。“罪身”不僅是個人的事,而且是“我們在亞當裡降服于罪的本性”(巴刻,J. I. Packer),是從前死的集團,基督已經借著死將它粉碎,為要創造一個新的生命集團,使信徒都成為“在基督裡”的一份子。要滅絕或壓制的,並不是人的身體;洗禮沒有這種作用。(參七24:“取死的身體”;八3:“罪身”。)——《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6這堣ㄛO我們自己去釘,乃是基督死的時候,我們的舊人已經和祂同釘了。這是客觀的真理。你的眼必須看主。信徒頂大的錯,就是看自己,頂壞頂不好,就要和祂同釘,可是越弄越不死。這是錯了,因你是從你這個人來起頭。應當記得,每一個真的起頭都是基督。

         在這塈畯怓搢ㄧo和身體的關係。人之所以『作罪的奴僕』的原因,就是因為『罪的身體』沒有『滅絕』。罪所有的勢力都在這身體堙C罪的地盤和堅壘就是身體。身體若未經過十字架的對付,就全人還要受罪的捆綁。

         使徒在這塈i訴我們,主如何拯救我們脫離身體的轄制。『滅絕』的意思,在原文就是使之無能、使滯、痿痺。主耶穌藉著十字架所成功的,使我們罪惡的身體變作無能,變作痿痺,好叫我們不作罪的奴僕。身體仍是存在的,並非謂『滅絕』,就化為烏有了。不過一切因著生理構造而發生的情慾,主都要使之變為痿痺無能。我們個人都有我們天然的弱點,就是受著生理之賜的,我們可以藉著十字架完全得勝。

         六節告訴我們三件事:一個事實,一個目的,一個結果。同死是一個事實,滅絕是同死的目的,勝罪是最終的結果。

         保羅所說『我們的舊人』,乃是就著我們從『第一個人――亞當』所承受的一切而言。

         務要記得,十字架並不是釘死堶悸爾o的。聖經告訴我們,不是罪被釘死,乃是我們的舊人被釘死。不是那有勢力的罪被釘死,乃是這個喜歡聽罪指揮的舊人被釘死。並不是罪根――那作根的罪――拔出來了,乃是舊人――那與罪根親愛的人――被主釘在十字架上了。

         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是已過的事實。新約塈鉹ㄔX一節聖經,說到我們的釘十字架是將來的事。在希臘文堶情A說到釘十字架所用的一個字,在時間上是永遠過去式(加二20;五24;六14)。神沒有要我們把自己釘在十字架上。

         「罪身」就是所說的罪,也就是肉體;「滅絕」是廢除、下工、失效等義。―― 牛述光

         保羅所說『我們的舊人』,乃是就著我們從『第一個人――亞當』所承受的一切而言。

         務要記得,十字架並不是釘死堶悸爾o的。聖經告訴我們,不是罪被釘死,乃是我們的舊人被釘死。不是那有勢力的罪被釘死,乃是這個喜歡聽罪指揮的舊人被釘死。並不是罪根――那作根的罪――拔出來了,乃是舊人――那與罪根親愛的人――被主釘在十字架上了。

         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是已過的事實。新約塈鉹ㄔX一節聖經,說到我們的釘十字架是將來的事。在希臘文堶情A說到釘十字架所用的一個字,在時間上是永遠過去式(加二20;五24;六14)。神沒有要我們把自己釘在十字架上。

 

【羅六6~7「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罪的被解決,是因著基督十字架上的『替死』;舊人的被解決,是因著基督十字架上的『同死』。

         在這一節堙A我們看見三個東西:()舊人,()罪身――犯罪的身體,()罪。這一節聖經告訴我們三件頂要緊的事:()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上;()目的是叫罪身滅絕;()結果使我這個人不在作罪的奴僕。舊人釘死了,我就無法再犯罪,就不再犯罪了。但是罪本身並沒有死,罪還是活著。比方罪好像是主人,舊人好像是管家,身體好像是傀儡。罪沒有權柄和能力來使用這個罪的身體,使之犯罪,罪主使舊人,當舊人贊成的時候,身體就作傀儡了。現在主拯救我們,並不是把我們身體殺死,也不是把罪根消滅,乃是把我們的舊人釘死。

         舊人釘死的目的是使『罪身滅絕』。在原文『滅絕』意即『失業』。這就是說,罪身沒有了舊人,就不會作甚麼。從前舊人活著的時候,罪身天天以犯罪為職業、為工作。現在舊人釘死了,犯罪的身體也失業了。

 

【羅六6~7「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同釘十字架就是同死。死了的人,自然就脫離了罪。主十字架的代死,叫我們脫離罪的刑罰;主十字架的同死,叫我們脫離罪的轄制。

 

【羅六67因死脫罪「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使罪身滅絕……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

律法是叫人知罪,可以證明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023),只有被定罪,沉淪滅亡。但神愛世人,差祂的獨生子降世,為要拯救罪人(約316;提前115),藉著基督耶穌的寶血,使人得蒙赦罪,稱義(羅324;弗17),神的目的更是叫人脫離罪惡,從罪惡裡出來與罪完全隔絕,這怎麼辦呢?那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藉著死才能脫離罪,我們的舊人肉體有罪性就是要犯罪的,沒有法子改好,只有死才行,這就是主釘十架的目的。祂代替我們被釘死,也是將我們肉體和祂一同釘死了,受洗歸主就是表明歸入祂的死和祂一同埋葬。見證舊人已經和主同釘死,罪身滅絕了,不再是犯罪的工具了。

這樣,每一個信徒都當向罪看自己是死的,不再作罪的奴僕,不欠罪的債,罪就不能對自己再有什麼權柄和要求了。因為我們這個人已經死了,正如不能叫一個已死在墳墓裡的人,起來重新犯任何的罪,作任何壞事一樣。世界不能再吸引他,情欲不能再抓住他,他因著死已經脫離了那一切。照樣,我們就得天天向罪看自己是死的,宣告已經與主同釘死了,今天活著只能向神活著是主救贖的生命,是屬神的,不屬罪了,不屬自己了,不是舊人了。什麼時候,信徒一站在與主同死的地位上就脫離了罪,一離開這個死的地位,就要被罪抓住,仍去犯罪,只有死才能脫離罪。──《每日天糧》

 

【羅六611必須先有六節之『同死』的看見,十一節之『算』才能有效。

既然六節說我們的罪身失業了,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了,但是,許多人在經歷上卻完全不對。他們仍舊是犯罪,還是脫不了罪的管轄,身體還是一樣忙碌被罪驅使。這是因為主雖然為我們成功了完全的救法,但是我們並沒有接受祂的工作,相信祂所成功的,並沒有用信心支取祂的得勝。所以六節將事實告訴我們之後,十一節就將我們所當作的告訴我們。十一節的看字,原文是算字。算自己是死的意思,並非說,我們自己並沒有死,姑且把牠看作死,當作死,以為牠是死的。算就是說,神算我已經釘死,在神方面算數了,所以我也算我自己是死了。神說我死了,我也承認自己是死了。這樣,無論甚麼罪,沒有一個是不能勝過的。

 

【羅六7「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

    因為已死的人,是脫離了罪。(直譯為:“已經離罪稱義了”)。NEB以譯意指出了這句話的意思:“人死了就不再對他的罪負責。”死足以償清一切的債,因此,與基督同死的人,往日的行為可以一筆勾消,從此與基督一同開始步入新生命,不再受過去所纏累。——《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8「我們若是與基督同死,就信必與他同活,」

    必與衪同活。目前在“新生的樣式”裡同活(參第4節),將來則在復活的時代裡同活。——《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0「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

    衪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譯作“只有一次”的副詞(ephapax),在希伯來書中再三出現,強調基督獻己為祭是完結性的。藉著祂的死,祂徹底擊潰了罪,贏得最後的勝利,“不需第二次戰役,不存第二名敵人”。——《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1「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裡,卻當看自己是活的。」

    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裡,卻當看自己是活的。這不是“假裝”的遊戲;信徒對自己的看法,應當符合神實際上已經在他們身上做成的工。這種操練不會落空,必會結出美德之果,因為聖靈已經降臨,在他們裡面實現基督已經為他們作成的事,使他們在目前必朽的身體之中,每一日都能經歷到他們已經“在基督裡的實際,並且預嘗在復活生命中會有的光景。(這是八127的主題。)——《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1「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堙A卻當算自己的活的。」(原文)這個算,就像算算術的算,就像二加二等於四的算。我們甚麼時候看自己,仍是活的;但我們一在基督媞滮@下,就是死的。所以我們不要在自己身上看,只要在基督媞漶C我們若看自己身上活著的情形,就必受罪的轄制而犯罪;我們若算在基督埵漱F的事實,就必脫離罪的權勢而不犯罪。

         算我們自己是死的意思,並非說,我們自己並沒有死,姑且把它看作死,當作死,以為它是死的,或者把它『譬如昨日死』;乃是因為舊人死這件事,是神所已經作了的,所以,我就算其為真。算就是說,神算我已經死,在神方面算數了,所以我也算我自己是死的。神說,我是釘死了;我信這話,承認說,我是死了。

         十一節將如何實行六節的方法教導我們。這方法就是算主耶穌所作的是實在的,接受主十字架對付我們身體的工作。

         「看」就是三、四章中的『算』;神算我們在罪上是死了的人,這是事實,神這樣算了,也需要我們算。―― 牛述光

         我們必須要先知道主所成就的事,知道了才能算。算是根據事實,一加一等於二,這就是算;我摸摸扣袋埵酗Q塊錢,有這個事實我才敢說:我算我有十塊錢。

 

【羅六11~13「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堳o當算自己是活的。所以不要讓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慾;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降服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奡_活的人,將自己降服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降服神」(原文)。全新約給我們看見,基督徒生活的原則只有兩個,一是信心,一是順服。無論甚麼好的果子,都是從這兩個原則結出的。我們和主來往,天天需要信而順服。十一節的『算』是信心,十三節的『降服』是順服。十一節說信心,是對於基督所成功的;十三節是說將肢體降服神,能保守我們從信心所得的地位。信心與順服這兩個原則,能保守平均,就所有屬靈的經歷都擺在面前,很可以自由進去。凡在基督堣@切已成功了的客觀的真理,應當相信;凡在聖靈埵b現在和將來所要成功的主觀的真理,需要順服。

 

【羅六12「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欲。」

    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欲。參十三14:“去放縱私欲”{\LinkToBook:TopicID=172,Name=Ⅵ 面對關鍵時刻(十三1114}。——《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2~13「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這個奉獻,就是我們向罪表示不合作,而向神表示合作;就是我們將我們的全人從罪的轄制取回來,而交給神,讓神來管理並使用,讓神來完全佔有並得著。

         這段經文說,從今以後,信徒必須奉獻。奉獻的意思是說,從今以後,我不再是自己;奉獻乃是因為我死而復活了。奉獻不是把原來的自己奉獻給神,奉獻乃是把神在我身上所成功的,拿來奉獻給神。這樣奉獻的結局,就是結出成聖的果子。奉獻乃是說,從今以後,我不再管我自己,我讓神來管;從今以後,我不再活,我讓基督來替我活。如果我們讓神來管理,讓基督來替我活,這樣,新的生命就要長大,新的性情就要彰顯出來,這是何等的美麗!―― 倪柝生《羅馬書五至八章講經》

 

【羅六12~13十二節的『不要』是關乎身體的;十三節的『不要』是關乎肢體的。第一個的不要是指全部說的;第二個的不要是指局部說的。第一個的不要是拒絕罪在全身上的地位;第二個的不要是拒絕一肢一體之為罪所使令。在這塈畯抶o和人的身體並肢體是何等的關係。罪需要身體作牠的居所;也需要肢體作牠的工具。沒有了身體和肢體,罪就沒有發表的地方。信徒若要勝過身體的罪,就是不許牠有主體;若要勝過肢體的罪,就是不作其工具。

         使徒先啟示出與基督聯合的榮耀事實,然後才根據這事實勸勉說,『所以不要容罪…作王…也不要獻給罪…倒要…將自己獻給神。』我們也是先看見了與基督聯合的榮耀啟示,然後就必跟上奉獻,以承認這事實。先啟示,後經歷,總是一定的次序;無論帶領別人,還是自己追求,都不能出乎此。――《讀經指引》

 

【羅六13「將自己獻給神。」】

我們必須選擇。在一方面會有罪,在市場上有許多吸引;在另一方面有神在聖子裡救贖我們。我們歸服誰,就成為誰的僕人。罪要我們,不僅使我們承受後果,也咒詛並毀壞我們,神卻祝福,給我們以永生。

我們也許不能在生活中預先安排許多事。起初我們不知自己的態度與行動。最首要的問題我們需要立時解決,就是我們是否將頭腦、聲音、手足以及心靈獻給神,神可試用這些作成祂美好的目的。

使徒說我們脫離了罪與死,在基督耶穌裡我們就在復活的那邊。他說這樣奇妙的拯救只有一個回應,將自己獻給神,成為救主的奴僕。我們應該有知恩報答的心。

我們就這樣脫離了罪,不只抗拒罪,更要尋求充分的自由。如果我們歸向神,心中有充分的目的,讓祂佔有,我們必不再受罪惡的控制,因為我們自由的責任與成全的工作都在於祂,我們只有將身心靈完全歸順祂,由祂來掌管。

── 邁爾《珍貴的片刻》

 

【羅六13「倒要像從死裡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許多人以為「獻給」二字的涵義是奉獻,而沒有留心注意它的內容。當然它的意思是奉獻,但卻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個意思。不是將我們自己的「舊人」,連同「舊人」的本能、資源、天然的智慧、能力和其它恩賜等,奉獻給神使用。從上面經文「倒要像從死裡復活的人」那句話,我們可以清楚瞭解奉獻的真意。奉獻的起點,是開始於「從死裡復活」。因為我們所獻上的,不是屬乎舊造的東西,乃是那經過死亡而復活的。這裡所說的「獻給」,乃是我知道我的舊人已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並算自己「在基督耶穌裡向神是活著」而產生的結果。先是「知道」,然後「算」,末了「獻給」,這三者是一項神聖的次序。――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倒要像從死奡_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在這埵陶貍顯的一件事,人若沒有死而復活,就不能奉獻。是已經死、已經復活的人才能奉獻。否則,你就是奉獻,神也不要。因為神不要屬乎亞當、屬乎死亡的。另一面,出乎自己的奉獻,就是奉獻了,也是靠不住的。今天奉獻,明天就忘了。――《得勝的生命》

 

【羅六13「要像從死奡_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我們所獻給主的,不是我們原來的舊人,乃是我們在基督奡_活的新人。

         「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我們不只要攏統的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羅十二1),並且要詳細的將肢體獻給神,作義的器具。我們要藉著奉獻將所有的肢體從罪和世界收回,歸給神用,或作義的事,或作事奉神的事,在我們的肢體上,也就是身體上,榮耀神。

         兩個奉獻:一是奉獻『自己』,一是奉獻肢體。十二節的二個不要是消極的,本節的二個奉獻是積極的。奉獻自己就是奉獻全身,將自己的全身用意志完全奉獻給神,讓神作一切的主。奉獻肢體,就是將一肢一體奉獻給神來行義。這些的奉獻都要在復活的境地堙A根據主的復活,將自己獻給神,使用自己的肢體在積極方面來行義。相信自己是與主一同復活的。在積極堛漫^獻,乃是勝過身體最緊要的一步工夫。積極的進前,保守消極的退後。

         「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澳大利亞有一位弟兄,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主了。有一次在火車上,有幾個朋友要打牌,三缺一,就要他加入。他回答朋友說,對不起,因我是沒有手的人。這雙手不是我自己的,乃是別人的,不過擺在我身上,所以我不敢用。――《得勝的生命》

 

【羅六13「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奉獻先是將自己全人獻上,然後更具體的將每一個肢體,就如眼、耳、口、手、腳,以及聰明、智慧、才幹等,都作為義的器具,完全歸給神使用。――《讀經指引》

 

【羅六13~14不奉獻,生活沒有死與復活的經歷,還是地上人,一直失敗的。將自己獻給神,才能經歷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

「獻」原文是放在旁邊,如祭牲栓在祭壇角,準備隨時擺上,這樣,罪必不能作我們的主。―― 牛述光

 

【羅六1319奉獻是將肢體當作義的器具獻給神,是沒有自己的選擇、活動,乃作器具完全交在神手堙A叫神使用;奉獻是作器皿,也是作奴僕,就是完全順服神,完全求神的喜悅。―― 謝模善

 

【羅六14「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律法要求順服,但恩典供應順服的意願與能力;因此恩典能勝過罪的轄制,而律法卻辦不到。(參“C 脫離死亡(八139{\LinkToBook:TopicID=150,Name=C.脫離死亡(八139}”)。——《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4「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當神的光頭一次照進我的心裡時,我惟一的呼求就是求赦免,因我看見自己在祂面前犯了許多罪。但當我得蒙赦罪以後,我便有一個新的發現,那就是我仍然有罪人的天性。有一個內在犯罪的傾向,有一個犯罪的力量在推動我。當那力量發生時,我就犯罪。我可以尋求赦免,並得著赦免,但不久我又再犯罪了。犯罪得蒙赦免,又再犯罪,我的生活就是這麼一個惡性的迴圈。我寶貴神赦罪的蒙福事實,但我有迫切蒙更深拯救的需要!因著我所蒙的赦罪,我歡喜快樂。但我也需要從這個會犯罪之「我」的裡面被拯救出來。我需要基督的十字架,來擊打我犯罪能力的根。基督的寶血對付了我的罪,但只有祂死而復活的能力,才足夠對付我的己與罪性。――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在律法之下,是人用自己的力量來拒絕罪惡,所以就不能脫離罪的轄制,而不犯罪。但在恩典之下,是神的恩典,就是神在基督堛漸糽R,也就是神自己,在我們堶惕@我們的能力,所以就使我們能脫離罪的轄制,而不犯罪。

如果我們按著神的次序專一將自己並肢體奉獻給祂,就那呼召我們奉獻的神,必定接納我們這樣的奉獻,將祂的自己充滿了我們,使我們在凡事上能以遵行祂的旨意。這樣作的結果,就是:『罪比不能作你們的主』。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這是神的話。如果你過的是一個失敗的生活,就罪還是作你的主。我們必須承認說,錯是錯在我身上,不是在神的話語上。《得勝的生命》

         在律法之下,就是說,神要人替神作事情;在恩典之下,就是說,神替人作事情。如果是我們替神作事情,罪必定作我們的主。我們作工的工價,就是罪作我們的主。如果是神替我們作事情,罪作主就辦不到。在律法之下,是我作工;在恩典之下,是神作工。神作工,罪必不能作我們的主。是神作,這是得勝。一切花工夫作出來的,定規不是得勝。得勝是白得來的。――《得勝的生命》

 

【羅六14「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意即不是罪的債戶,而是恩典的債戶了。―― 牛述光

         「在恩典之下」意思是在恩典的權下;我們不但接受恩典,也要受恩典的管束,叫恩典在我們身上作王。―― 牛述光

 

【羅六14「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可見所有活在律法原則之下的,就是以罪作主,實在就是活在罪的權勢之下。因此越想遵行律法的,就越難脫離罪,也越得罪神,結果就成為罪的奴隸,『以至於不法』,『以至於死』。經歷證明,甚麼時候我們活在律法的原則――注重怎麼作、怎麼行等,我們就必落入屬靈的死亡中。――《讀經指引》

 

【羅六15「這卻怎麼樣呢?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

    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這裡順著14節的用詞,重提第一節廢棄道德論的說法。保羅重複前面的斷不可乎!意思就是,說這類話的人,對神的恩典毫無概念。“在恩典之下”的人有基督的生命。基督生命的特色,就是主動樂意順服父的旨意,因此凡“在基督裡”的人,生命中也有同樣順服的特色。“愛,然後可以隨心所欲”這個格言,對心裡充滿了聖靈所澆灌神之愛的人而言,結果只會使他們去作神所喜悅的事。若以“在恩典之下”為犯罪的藉口,則表明那個人根本不在“恩典之下”。——《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5~23感謝主,我們是『在恩典之下』,不必向律法負責,乃是享受神兒女的自由(參加四4~7)。但這絕非放縱肉體,任意犯罪――『我們在恩典之下…就可以犯罪麼?斷乎不可』(15);因為凡真認識恩典,活在恩典之下的,必是根據與基督聯合的事實,『從心堙z將自己獻給神,作『義的奴僕』,作神『順命的奴僕』;在每一個『肢體』中,受義的『約束』,『以至於成聖』,『那結局就是永遠的生命』。――《讀經指引》

 

【羅六16「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嗎?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至成義。」

    順命……以至成義。我們可能以為這裡會說“……以至得生命”,以與前面“罪……以至於死”成平衡句;但成義(稱義)與生命,是同一銅板的兩面(參五1821)。——《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6「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麼?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至成義。」

         本處經文所用「奴僕」這兩個字,實在是指著奴隸而說的。關於這個解釋,對於我們是很重要的,因為這兩個字在羅馬書六章的下半段曾多次使用,保羅在這裡引述我們對神的用處。奴僕和奴隸有什麼分別呢?一個奴僕可以服事一位主人,但他的「自主權」並沒有交給那個人。如果他喜歡他的主人,他就可以服事他,如果他不喜歡,他也可以辭職而另尋雇主。但奴隸卻不能這樣做。他不僅是他主人的奴僕,更是他的所有物。我是怎樣成了主耶穌的奴隸呢?在祂那一方面,祂曾捨棄了祂的生命作贖價買我,在我這一方面,我曾甘心樂意的把自己完全奉獻歸於祂。讓我們不要忽略後者這一方面,因著神的救贖的權利,我已是神的產業。但如果我要做祂有用處的奴隸,我就得甘心樂意將自己全獻給祂,因祂從來是不勉強人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麼?」這堿O說到奉獻一個頂寶貝的原則。雖然我們是神買的,我們是屬乎神的,但是,神並不強制我們,神等我們甘心樂意肯作祂的奴僕。以律法來說,當神救贖我們的那一天,我們就是神的奴僕了。以經歷來說,是當我們奉獻的那一天,才作了神的奴僕。所以,沒有一個作神僕人的人,是他自己不知道的。你總得奉獻,才是作神的奴僕。這一個奉獻,完全是你自己揀選的。―― 倪柝聲《得勝的生命》

 

【羅六17順服真道「感謝神,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

基督徒最大的和基本的改變,也是神救恩的主要目的和效果,就是從罪裡得到釋放,不再作罪的奴僕。因此就將信徒從世人墜落的情況中救出來。因為罪是自從神創造以來最大的難題,使受造之物都面臨十字路口。撒但和亞當都是因著罪而悖逆創造主。主耶穌來到世上最大的使命,就是要將人從罪惡裡救出來。凡仍然受罪惡轄制,作罪奴僕的人,是尚未接受主的救恩。

另一方面是從心裡順服真道的模範,以此為追求的目標和依據,排除人的看法,和自己的想象,從今以後只遵循主的道和聖經中所指明的楷模,不再猶疑,不服。雖然肉體不服神的律,也是不能服(羅87),但內心卻已經順服基督和真道了(彼前1232;林後108;腓212)。以上兩方面也是互為表裡的,只有從罪裡得到釋放,才能真順服真道的模範。反過來也是這樣,只有從心裡順服真理,才能不再作罪的奴僕。因此我們要求神藉著聖靈的大能,光照感動我們脫離罪的引誘, 並從心裡愛神,順服神,行祂的道。──《每日天糧》

 

【羅六18「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

    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亦即,從罪的暴政中得到解放,與第7節因稱義脫離罪不同。——《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8「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我們在未信主前,乃是罪的囚奴,受罪的轄制,是不能不犯罪的。但感謝主,祂把我們從罪中釋放,使罪再不能作我們的主人,我們就心甘情願的作了神的奴僕,來服事這位榮耀的神。――《讀經指引》

 

【羅六19「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

    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和合本照原文直譯,RSV譯為:因你們天然的限制)。亦即,我現在所用的是人的比喻(參林前十五32),恐怕你們不瞭解我的意思。——《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19希臘文「義」的意義,是把人及神應得的歸給他們。這種義的生活引領進入『成聖』。『成聖』的希臘文不是一種已達完成的狀態,乃是一種在進行中的過程。乃是朝向聖潔的道路。

 

【羅六20「因為你們作罪之奴僕的時候,就不被義約束了。」

    你們……就不被義約束了。亦即,那時你們的主人是罪,而不是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21「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當日有什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

    當日有什麼果子呢?(和合本按原文直譯,RSV作:“報酬”這可能是一個完整的問句,其答案是: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

  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參“死亡的果子”(七5),及一32:“神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22「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

    就有成聖的果子。(和合本按原文直譯,RSV作:你們的報酬是成聖),與21節可恥的死亡的果子相反。得蒙稱義的人,現在又得成聖;此時沒有成聖經歷的人,便沒有理由假定自己已經得蒙稱義。——《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22「你們既從罪堭o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

成聖是重在從神之外的一切分別出來,歸神為聖,雖然不是專在脫離罪,當然也是包括脫離罪。所以從罪堭o了釋放,也是成聖的經歷,因此就有成聖的果子。

「作了神的奴僕,」我們不光是神的僕人,更是神的奴僕。僕人是平常的,奴僕是專一的。奴僕就是一個賣身為奴的人。我們得救的人乃是神用重價買來的奴僕。神不光是我們的神,也是我們的主人。所以我們是祭司,要專一事奉神;我們是奴僕,更要忠誠事奉主。

         羅馬六章的奉獻,是叫自己得益處,叫自己結成聖的果子。羅馬十二章的奉獻,是叫神得益處,叫神的旨意得著成功。羅馬六章奉獻的結局,就是從罪得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一天過一天,活出得勝的生活來。羅馬十二章奉獻的結局,不只能蒙神悅納,並且能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得勝的生命》

 

【羅六23「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死……永生。重複了2122節。這裡的死與永生都是來世的事,但因著神的白白的恩賜(charisma),信徒在基督裡現在就可分享祂復活的生命,得以先行品嘗自己在末日復活之時所有的生命。——《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六23「罪的工價就是死,」工價是該得的報酬。死不是人白白得來的,乃是人作犯罪的工作,所該得的工價。人犯罪服事罪這個主人,這個主人也不會叫人白白服事,必要給人一個報酬,這個報酬就是死。

         「工價」是兵丁的工資,是因他出生入死、汗流浹背獲得的酬報;是他應得的,不能從他那媢雈h的。「恩賜」是有時在軍隊中受到的完全白白的、不勞而獲的賞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