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羅馬書第十三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羅十三1「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有人曾問,這裡“在上有權柄的”是指有權柄的天使,還是人,或兼指天使與人。聖經一般的觀點是,世上權柄不但受“在地上……地上的列王”支配,也受“在天上……天上的眾軍”支配(賽廿四21,“天上”和合本作“高處”)。何況,保羅也曾用複數的exousia(“權柄”)。指天使的權柄(參八38;弗一21,三10,六12;西一16,二1015)。我們可以參照他在哥林多前書二8所說“世上有權(archontes)……的”,就是將“榮耀的主”釘十字架的;在那裡他似乎不單指人而言。然而從這裡的上下文看來,最好將“在上有權柄的”解釋為掌權的官,他們用“劍”刑罰惡人,保護良民,因此有權下令,要人順服,人民也當繳合宜的稅金及其它當納的物給他們,並要對他們表尊敬。保羅在別處提到天使的權柄時,從來沒有要求基督徒順服他們;相反的,因著與基督聯合,信徒已經脫離了他們的審判,因為基督是這一切權柄的創造者與元首(西一16,二10),若他們與祂和祂的子民為敵,基督便是他們的征服者(西二15)。

  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這個原則與哥林多前書六18的論證並不衝突;那裡是勸基督徒不要在世俗的法庭上彼此控告、起訴。承認政府的權柄,對基督徒家醜不宜外揚的事實,沒有任何差別。雖然官府或法官是神所指派的,這種法令在教會中並沒有地位:他們是“教會不算數的人”(林前六4NEB)。——《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1「在上有權柄的,人人都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世人順服地上掌權的,是因為懼怕法律的制裁;我們基督徒順服掌權的,乃是由於敬畏神,因為權柄都是出於神主宰的許可和安排。――《讀經指引》

         神的兒子,從不在外面頂撞地上的權柄,不論這權柄是對是錯,是好是壞。這是因為:(1)尊重父神主宰的安排;(2)接受環境的遭遇;(3)神兒子的國度是屬天的、屬靈的,不須與屬地權柄正面衝突。主耶穌的順服肉身父母(路二51),不反對納稅給該撒(太廿二21),接受彼拉多的審問,承認他的權柄(約十八36;十九11);以及保承認辱罵大祭司是錯(徒廿三5),大衛絕不敢稍微為害掃羅(撒上廿四1~15),都是這個原則;他們這些光景,都是神兒子的見證。――《讀經指引》

 

【羅十三2「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顧爾曼說:“新約中很少有一句話像這句一樣,被大大誤用。”他特別是指人誤用這句話,來要求人對極權政府絕對服從。從這裡的上下文,以及從使徒著作的大範圍來看,政府能要求人服從的限度,只在神所託付它的目的之內──而若它要求唯有神才配得的尊崇,我們不單可以抗拒,而且必須抗拒。

  “基督徒對政府的順服從來不是絕對的,最多只是部份的、有條件的。因著兩種互相競爭的要求,基督徒總是活在壓力之下;在某些狀況中,違背政府的命令,不僅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責任。這個歷史悠久的教義,自從使徒宣稱,應該順從神,而不順從人之後,就已經成立了。”

  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他們“對自己將要承受的刑罰,只能怪咎自己”(NEB)。——《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3「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作官的原不是叫好行為懼怕,乃是叫壞行為懼怕。(按英譯)。摩法特譯為:“作官的不會令誠實人驚懼”(譯注:與和合本相似),是根據一種抄本,其支援的證據弱,但本身很引人注意,即讀作如agathoergo,而非agatho ergo

  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參彼得前三13:“你們若是熱心行善,有誰害你們呢?”(緊接著這段之後的話,即彼前三14,設想到情況可能有所轉變:“你們就是為義受苦……”。——《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4「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他不是空空的佩劍。劍象徵羅馬官員的統治權;

    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後半句英譯為:“將祂的怒氣傾於作惡的人”。)因此,政府受託的職責,正是基督徒被禁止不可去行的事(十二17上、19)。後代的基督教國家,當然不包括在保羅的這段訓勉之內;基督徒統治者或法官,並沒有得到特別的指令,告訴他們身為基督徒要將冤情“聽憑主怒”,和身為官員要負責“傾倒祂的怒氣”,集這兩者于一身之時,當如何協調。這不是說,他不能從本段以及類似的經文中,摘取原則作為指南。但是此處顯然假設了兩種“服事”神的範疇。

  “聖經常准許以強制的方法約束罪惡,這些經文令現代許多基督徒感到困擾,因為似乎與基督的愛和祂不抵擋罪惡的觀念背道而馳。但這種看法是由於未能辨明保存世界與拯救世界乃兩回事。其實,聖經既肯定那‘惹動忿怒’的律法(羅四15),又肯定那‘使人生髮仁愛的信心’(加五6);即對基督特殊的工作與正常的工作都予以肯定。”——《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5「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

    也是因為良心。基督徒順服官長的動機更高,超過因恐怕不順服會帶來不愉快的後果。基督徒知道,這種順服合乎神的旨意,如此服從便能向神保持清潔的良心。——《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6「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

    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RSV將這個子句譯為直述句,而不作命令句,或許是正確的;希臘文並不清楚(此處動詞可解作命令,亦可能作直述語)。“因為外邦官長是執行神的工作,所以你們理當付稅給他們(這件事令許多猶太人良心不安,可能有些基督徒也有同感)。”愛任紐引用這一節,反駁唯知識論(諾斯底派)的解釋,證明保羅在這一段“不是指天使或眼不能見的掌權者,好像某些人對這段經文大膽的解釋;他乃是指真實的掌權之人”。

  他們是神的差役。希臘文此處“差役”一詞為leitourgos(非第四節的diakonos),這個字在新約與早期基督徒文獻中,特別用來指宗教方面的工作。——《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7「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或許是回應耶穌的命令:“該撒的物,當歸給(或“交還”,apodote,與此處的形式相同)該撒”(可十二17)。但是接下去的經文卻顯明,順服世俗掌權者的義務是暫時的,只適用於目前“黑夜”的時期(12節);在那“將近”的“白晝”,將會有新的治理狀況,“聖徒要審判世界”(林前六2)。世上的政權都將消亡(這一點保羅與馬克斯的看法相同);“神的城將永遠長存。”——《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7「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懼怕』也可譯作『敬畏』。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就是不敬畏神、不畏懼人的人。『懼怕』多著重內心,而『恭敬』偏重外貌。―― 牛述光

 

【羅十三8愛的虧欠「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就完全了律法。」】

人都是自私的,只知道愛自己,求自己的好處,人人如此。所以都成為心地狹小,心情苦惱的人。因為既不愛人,也就得不到人的愛,即使得到一點物質的東西,內心仍不會滿足,只有愛能滿足人的心,使人得到真正的快樂和安慰。神就是愛,所以宇宙才充實。

世人缺乏愛,信徒卻不該如此,要以愛人不夠為自己的虧欠。因為蒙神的愛太大太多,也有責任去愛人;這是神的命令,也是人對我們的希望。一個信徒沒有愛人的心,就失去基督徒的特點,缺乏基督的生命,他心中必定沒有平安,喜樂。因為他一直在那裡虧欠人而不想去補還,但愛人的人卻充滿生命,活力,甘甜。生活就有了新的意義,有所給的人才是真正富足的人。

愛的人生才是不虛度的,有今生和永遠的價值。在神面前受到重視也為人所喜悅。愛人是不會沒有機會的,因為天天都有機會遇見人,愛有許多表現的途徑和方式。真正有愛,會自然流露出來,人也會感覺到的。──《每日天糧》

 

【羅十三8「凡事都不可虧欠人;惟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基督徒的生活是以義為基礎的,是凡事不虧欠人;有一個清潔的手和無虧的良心;基督徒雖凡事不虧欠人,但在他自己卻仍以為虧欠,就是在愛上的虧欠,愛是無窮的,沒有一人能還清了這筆債。我們欠鄰舍福音的債(羅一14)。我們作完一切,只有向神說:免我們的債;我們盡量愛了鄰舍之後,還得向鄰舍說:我們虧欠你們。―― 謝模善

 

【羅十三8「凡事不可虧欠人,」我們原有墮落的天性,總是喜歡占人便宜,而使人受虧。但主住在我們堶悸熒s生命,卻常使我們覺得對人有虧,因此凡事都不敢虧欠人。――《讀經指引》

 

【羅十三8~10「凡事不可虧欠」(原文),「愛人如己」和「不加害於人」這兩處的人是鄰舍,或譯為臨近的人。鄰舍彼此間不是生命的關係,只是住戶的關係,所以不稱弟兄。―― 牛述光

 

【羅十三9「像那“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婪”,或有別的誡命,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不可姦淫、不可殺人、不可偷盜、不可貪婪。”即十誡的第七、第六、第八,與第十條(出廿1317;申五1721);此處顯然沒有按照次序,乃是隨意選擇。參馬可福音十19

  “愛人如己”。耶穌稱之為“其次”大的誡命(太廿二39;可十二31);雅各書二8稱之為“至尊的律法”(NEB作“聖經中至高無上的律法”)。參加拉太書五14,“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10「愛是不加害與人的,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

    愛就完全了律法。“完全”所譯的字是Pleroma,此字意義很廣(十一12譯作“豐滿”,十一25譯作“數目添滿”,十五29譯作“豐盛”)。——《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10「或有別的誡命,都包括在愛人如己這句話之內了。」誡命有許多條,但其總綱乃是『愛神』,並『愛人如己』。所以我們只要得著基督的愛,並向神、向人流露出這愛,就不須逐條遵守誡命了。――《讀經指引》

         「愛是律法的完滿」(直譯)。這話說出:(1)神一切律法的本意,原是愛。神賜律法,非僅以此定罪人、刑罰人,乃為顯明人的本相,領人歸順而蒙恩,這就是愛了。(2)這愛就是基督,惟有愛的基督才完滿成全了神的律法,使神一切律法的要求不致落空。(3)我們只須活在基督的愛堙A自然能夠符合神的心意,也就包括了,甚至超出了律法的要求;所以我們無須活在法下,向律法負責,逐條遵行律法的定規。――《讀經指引》

 

【羅十三11「再者,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

    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使徒的教導中,時常吩咐信徒要保持儆醒;參帖前五411

  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這裡的得救是以將來完全實現的觀點來看,即八23所說,信徒所等候的“兒子的名份,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參彼得前書一5“末世要顯現的救恩”,根據那段經文,信徒是“因信蒙……保守”的。這件事將與基督在榮耀中的顯現同時實現(參來九28)。——《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11「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

         這堜珨〞滷o救,是指著我們身體的得救,不能是指著我們靈的得救。因為我們靈的得救,是在我們信的時候就得著的。只有我們身體的得救,是在主再來時得到的,所以越過越比我們初信的時候更近。

 

【羅十三1112趁早睡醒「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黑夜已深,白晝將近……」】

大地幽暗,世人沉睡(賽602)。許多信徒也在朦朧之中,過著夢幻的生活, 並未清醒過來,在光中行走,仍然隨從肉體,留戀世界,為今生的思慮所累(路2134),度著虛空的年日,整天閑站,白占地土,沒有清楚遵行神的旨意,為主而活,作一個屬靈的人, 並不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而是天天只想吃什麼,穿什麼,以地上的事為念,與世俗為友,順著情欲撒種。像浪子一樣,遠離父家和朋友一起玩樂,卻沒有看見災難將臨,人不可靠,好景無常,世事多變。也像無知的財主一樣,只知為今生打算、積蓄、享受、卻不知今夜將失去靈魂,一切歸誰呢?自己到那裡去呢?

的確,「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裡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弗514)應當聽到半夜呼聲,「新郎來了,你們出去迎接他。」(太256)你是否像聰明的童女已經預備好了油在器皿裡;像良善忠心的僕人,為主作了工賺了利,或是像愚女惡僕一樣,沒有預備好,將被關於門外,丟在黑暗裡!

黑夜已深,白晝將近,預兆已經應驗,晨星已經出現(彼後119)。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太433),還有這最後一點點的時候,那要來的就來,絕不遲延(來1037)。所以應當趁早睡醒起來,脫去暗味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每日天糧》

 

【羅十三12「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

    暗昧的行為……光明的兵器。NEB作:“因此讓我們扔掉暗昧的行為,拿起我們的兵器,好像光明的軍人”。保羅的作品中經常出現光明與黑暗的對比(參林後六14;弗五8;西一1213;帖前五45),約翰亦是如此。新約與昆蘭經典,在這一個觀念和用詞上顯然相通;昆蘭經典說,人類或是被光明之君治理,或是被黑暗的天使轄制,末世最大的衝突則被稱為“光明之子與黑暗之子的戰爭”。“光明的兵器”,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五8與以弗所書六1317描述得更詳盡。——《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13「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

    好像行在白晝。“白晝”是清醒的時間,因為“醉了的人是在夜間醉”(帖前五7)。——《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十三14「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欲。」

    披戴主耶穌基督。“披戴”的這種用法,在文學上有一個類似的例子。哈利卡那撒斯的狄奧尼修斯(Dionysius of Halicarnassus)所著“羅馬古跡”(Roman Antiquities)中,用“披戴達昆(Traquin)”形容扮演達昆的角色。

  初期教會對信基督的人實際生活的教導(參六17詮釋{\LinkToBook:TopicID=145,Name=3 奴隸市場之喻(六1523}),為了便於記憶的緣故,似乎採用一些搶眼的字,“披戴”(或譯“穿上”)便是其中之一。信徒應當“穿上”基督徒的美德,好像穿上新衣服(參西三12);這些美德既然是他們信主之時所領受的,包括新的基督徒個性的每一方面,就不妨說他們應當“穿上新人”(弗四24),或生活要像已經穿上新人的人(西三10)。既然這個“新人”是基督的性情複製在祂子民身上,因此只要稍微改一下,便可說:“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三27);或者,像在這裡一樣,勸勉信徒“披戴”基督,亦即將他們內在所經歷的,表現出來。保羅在當時並沒有我們所見寫成文字的福音書,因此,他推薦給讀者,要他們培養的美德,正是福音書作者對我們主的形容,而他所吩咐的話是“披戴耶穌基督”,這一點很值得我們注意。

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欲。參六121314兩節的話,曾在奥古斯丁心中燃起神聖之愛的烈焰。——《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