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羅馬書第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羅一1『耶穌基督的僕人』:一位父親帶著兒子在紐約逛街,經過摩天大樓,望見一個工人在修理頂樓。兒子問父親:『為甚麼這個人看起來那麼小?』父親還未吭聲,這個小孩子便自問自答地說:『一個人爬得愈高,看起來愈小。』我們自己的大小與我們的靈命高低絕對成對比。事實也確是如此,我們愈接近主,也愈願意多服事人。

 

【羅一3『從大衛後裔生的』:美國有一個白人名叫格里芬(Howard Griffin),在一九五九年故意用藥物、太陽燈、染料將自己的膚色染黑成像一個黑人,藉以體驗一下真正黑人的遭遇。他去美國南部各州走了一趟,結果受到各種非人的待遇:有的車子他不能坐,有的餐館他不准進,他的旅館他不能住,有的廁所他不准用;他遭受了不少的逼害、輕視、欺騙,這些都記載在他的《Black Like Me》的書中,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為了要救我們,無限的神成為有限的人,聖潔的神成了罪身的形狀,永生的神成為替死的囚犯。

 

【羅一7『奉召作聖徒』:葛培理博士在英倫的佈道會中,有一個小偷參與盛會,並且在坐同一行的一位紳士身上扒去一只錢包。這位紳士在葛培理呼召時,決定要走到台前信主。經過這個小偷座前請他讓他走過去時,這個小偷也受了感動,站起來對這位紳士說:『我同你一起去。』同時將錢包還給紳士說:『請你原諒我,這是我從你身上扒竊的。』主的拯救在這個人的道德行為上起了立時的變化!

 

【羅一7恩惠和平安不是來自財富:過去有一家庭移民來美國,起初因語言問題,夫婦作工賺錢,後來自己開餐館。經濟情形自然不同於前,但是夫婦二人天天吵架。有一天四個兒女跪在他們夫婦面前說:『爸、媽,從前我們沒有錢時,是一個快樂的家庭;現在有了錢,你們倆天天吵架。這樣我們寧可沒有錢。』

 

【羅一12單純的信心:一個母親走過小兒子的睡房門前,看見他依床跪著禱告,但只聽他在唸英文的a,b,c等廿六個字母。第二天早餐時,母親問他昨晚禱告時為何只唸廿六個字母?小兒子說:『天父知道我心堶n的是甚麼,祂會把字母拼成字,再造成句子!』多麼單純的信心!真叫我們大人感覺慚愧,因為我們的知識往往成為我們懷疑的酵素。

 

【羅一14~15委身傳揚福音的偉大成就:

         在北美維珍尼亞山脈的心臟地帶,屹立著一座古舊的灰石禮拜堂。靠近這禮拜堂的牆旁,躺著以槍、斧頭和詩歌去征服這曠野的先驅者。

         在禮拜堂正門的石塊上,刻上了這樣的字:『這禮拜堂是由一群敬畏神的居民建立的,以表達他們對我們主耶穌基督福音的愛。』

         這例證清楚地說明了向基督和祂福音委身的成就。但更大的成就,是把人的靈魂贏過來歸主。灰石可能屹立數個世紀,最終也會倒下。但那些歸到基督名下的人,能持續地在永恆中見證神的恩典。

 

【羅一14~15傳福音是基督徒無可迴避的責任:美國雷根總統執政時代,頒給一個十幾歲的女孩一份特殊的榮譽獎狀,因為她在火災中把她的小弟弟救了出來,自己燒傷得面目全非。在救出弟弟而自己負傷時,她不住地說:『這是我的責任!這是我的責任!』

 

【羅一16福音的大能】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
  創進化論的達爾文旅行南美洲的時候﹐曾到過一個小島﹐見到那裡的土人﹐沒有文化﹐過著野蠻的生活﹐赤身露體﹐居住山穴﹐茹毛飲血殺人而吃﹐他看到這種情形﹐便下結論說﹕這樣的原始民族﹐倘若要進化到象我們一樣﹐最少需要一個世紀。但卅年後﹐他再經過那個野人島時﹐發現那裡的人屬溫文典雅﹐性情善良﹐有文化﹐有禮貌﹐居住房屋﹐身有衣著﹐原有的野蠻氣象已無﹐而變成文明之人了。經打聽以後才知道原來有一些基督教宣教士冒生命危險﹐把福音傳給他們﹐領他們信了主耶穌﹐所以全島的人民生活和風氣改得這麼快﹐這麼好﹐使他驚佩不已。
  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羅一16~17我們讀到這兩節聖經時,序曲已經終了。保羅福音的號角吹響了。許多偉大的古典音樂的協奏曲以轟轟烈烈之聲開始,然後才奏出他們將要舖張發展的主題。其理由是,開始這些樂章是在一所廣大屋子堙A私人的集會中演奏。當鋼琴演奏家開始坐在琴邊的時候,仍然有談話的嘈雜聲。他彈奏這些轟烈的聲音,為要吸引人家的注意。當大家安靜下來的時候,主題出現了。當保羅寫到這兩節的時候,他已與受信的人建立了關係。他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現在導論已經結束,主題即將說出。

 

【羅一18農夫若破壞生產律,就沒有收成;人若破壞建築律,所建的房屋就會倒塌;人若破壞健康律,身體就會害病;何況人破壞神的律法,豈不更當被神定罪,在神的忿怒中受到應得的報應嗎?

 

【羅一1825別再傻了】

有兩位頗具聲望的科學家在同一個大學教書,他們志趣相投,又是鄰居,慢慢地就成為密友。只是在宗教方面,兩人的見解未能妥協。基督徒科學家用種種方法,想勸服對方捨棄宇宙的形成是出於逐漸進化的想法,但卻都不能打動他的心。不信主的那位說:「博士,請你不用操心,我是絕不會去相信聖經,和它對創造宇宙的那一套無稽之談的。」

後來信主的那一位想到一個好點子。他向一個藝術訂購了一個塑膠的地球儀。儀上的山脈、海洋、陸地都和實際的地球維妙維肖,而且塗上色彩,藍色的海洋、棕色的沙漠、高低不平的丘陵也都仿製得很好。然後他把地球儀擺設在桌上,便邀他的朋友來看。他的朋友看了這個傑出的作品後問:「是誰做這個地球儀送你的?」基督徒回答說:「沒有人!」他的朋友說:「別開玩笑了,說正經的,這是誰做的?」老基督徒仍然說「沒有人!」「那麼你是從那裡得到的?」「說也奇怪,這個地球儀大概是沙粒偶然彙聚在這裡的。」「別說了!我上了你的當了,現在我弄清楚了,算你贏了吧,我相信是有上帝的!」從那時起,一個愚昧的人終於成為一個智者。——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羅一18192632你聽過一件醜事嗎?】

聖經指出,人的本性是「污穢」的,藏在人心底的是不潔、污穢、見不得人的念頭。你如果懷疑我所說的,可以仔細讀一讀詩篇第十四篇,然後你注意一下街頭的書報攤,陳列許多言情、黃色、低級趣味的書刊。數以億計的不良刊物和壞書,被所謂「可敬的」美國大眾在購閱(我們社會還不是這樣)。不錯,人的本性是髒汙腐敗的——不管他如何巧妙的運用文化、教育、宗教來掩飾他的外表,但骨子裡,他還是喜歡聽人講那些下流的笑話。

你如果願意聽一件醜事——這裡就有一個。一羣十幾歲的孩子站在學校門口講下流的笑話,每個人都想勝過別人。這時候湯姆(他們稱他為娘娘腔的)走過,他們都知道他是基督徒,因此想用髒故事使他震驚。不料湯姆知道他們所說的。他說,我也有一個髒故事:有一個小夥子自認抽煙、喝酒、咒詛、做不道德的事是英雄好漢,因此,當他喝了酒,就打母親,用刀刺傷最好的朋友,他是世上最可惡的人。有一晚在佈道會中,他看見了自己的污穢,於是就求主潔淨,你們知道他是誰嗎?那壞蛋就是我!——一時大家為之語塞。—M.R.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羅一19~20無神者的論點】經文﹕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詩531)。
  第一次大戰後﹐某城鎮想用科學的方法﹐宣傳無神思想﹐便在廣場上筑了高臺﹐請三位博士向全城人進行宣傳。第一位是天文博士﹐他上臺講了許多無神論以後﹐便大聲說﹕我用望遠鏡觀察宇宙二十年之久﹐從來沒有看見過神﹐所以神是一定沒有的。眾人掌聲不絕。
  第二位是醫學博士﹐講完了許多無靈魂的理論以後﹐說﹕我解剖了人體各部分﹐從未發現過靈魂寄托的地方﹐到底是在心臟呢﹖還是在頭腦裡﹐血液中﹖我解剖過幾十年都未嘗見過﹐所以靈魂一定是沒有的。于是掌聲如雷。
  第三位女文學博士慢步上臺﹐揚起喉嚨﹕人死如燈滅﹐死了死了﹐一死就了。絕無天堂地獄﹐絕無死後審判﹐我讀過古今中外各書﹐皆無此項記載。
  三位說完﹐群情激昂﹐主持者很得意﹐向眾民宣告﹕論何人如對三位博士所說持有不同意見的﹐均可提出討論。等了許久見有一位鄉下老太婆走近主持者﹕我也可以提幾個問題嗎﹖”“歡迎﹐歡迎。主持者說。于是老太婆轉向天文博士你用望遠鏡望了二十年﹐你可曾見過風﹖它是什麼形狀﹐是長的還是方的﹖”“風倒沒有見過。博士說。那麼你望遠鏡看不見風﹐世界上就沒有風了嗎﹖博士目瞪口呆了。
  老太婆轉向第二位醫學博士你愛不愛你的妻子﹖”“當然愛的。博士莫名其妙的說。請你把解剖刀子借我一用﹐把你肚子剖開來。看一看﹐你愛你的妻子的那個﹐到底是在身體的那部分﹐在頭腦裡﹐在血液中﹐抑在心臟裡﹖﹐說畢哄堂大笑﹐博士脹紅了臉無言可答﹕。
  老大婆轉向女博士你光讀過古今中外各書﹐可惜你沒有讀過《聖經》﹐這經上明明寫著﹕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又說﹕信子(耶穌)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你莫以為死了﹐死了﹐一死就了﹐要知道無論善惡神都審判。’”
  這場無神宣傳﹐就這樣適得其反地結束了。
  聖經明明記著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的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119-20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羅一21人失迷了方向,不知為何而活:有人說的好:『今天我們好像一個受過嚴格訓練的最佳射手,擁有最好的弦弓、最利的箭頭。然而,不幸的是,當這位射手把弓弦拉滿時,卻不知往那堮g!萬事俱備,只欠箭靶,…一個沒有價值標準、價值方向的現代社會也正是如此。難怪今日我們在行為上的危機也就日甚一日,難以挽救了!』

 

【羅一242628神任憑他們。參使徒行傳七42,因以色列人執意敬拜偶像,“神……任憑他們事奉天上的日月星辰”。對這個報應的原則,魯益師(C. S. Lewis)有一段犀利而現代化的說法,在“痛苦的問題”(The Problem of Pain,1940, pp.115f)一書中,他說:“失落的人曾要求可怕的自由,他們將永遠享有,且因此成為自己的奴隸。”——《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一2432好辯的團體】

哥林多教會是一個結黨、糾紛的團體(參閱林前一1113)。我發現他們同時也是非常喜好辯論的一群。我經常收到一些信,是和我持不同意見的人所發出的挑戰,他們常希望和我作公開辯論。有些雖不要求公開辯論,認為用信函辯論便能滿足他們。對於這一類的信,我一律回復他們:我是傳福音的,而不是和人辯論的。福音是正面、積極的信息,其中滿了「上帝這樣說」的句子,它並不是說一些模棱兩可的話。保羅在提摩太后書二14忠告提摩太說:「你要提醒大家,在上帝面前鄭重地勸誡他們;不要在言詞上爭辯,那是毫無益處的,只會腐化那些聽的人。」

今天我們常讀到、聽到一些護教學的東西,他們想藉著考古、地理或歷史文件的發現來證明聖經的的真實性,這毋寧說是聖經證實了這些史地或考古的新發現,而不是它們證明了聖經的不假。兄弟的愚見是,聖經時用不著去加以證明的,我們只須忠實地傳講聖經,用堅定的信心、熱心和權威來傳上帝的道。我們的目的是要培養聽者的信心,而不是引發一場場爭辯。——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羅一28故意的「偶然」】

我們靈性上的罪,從某一個角度來說,是我們故意造成的「偶發」事件。在這裡我想到一則歷史上的故事。那就是:「糊塗的柯立更」。

主後一九三八年,柯立更(Douglas Corrigan)獲得這個不太好聽的稱號。因在那年柯先生從紐約的布洛克林區駕機駛向加州的長堤。結果,約在二十三小時多一點,他的飛機在愛爾蘭的都柏林降落。他問當地的官員說:「這裡是洛杉磯麼?」幾十年來,大家都笑柯立更「估計錯誤」,直到一九六三年(即二十六年後)柯立更才承認,他橫渡大西洋是故意的「偶發」事件,因在當時,他沒有申請到政府允許他渡海的航行證。

而我們基督徒在行為上,和這個故事非常相像,因為我們在本性上是我行我素,討厭上帝來支配我們的。即使我們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但我們行走自己道路的劣根性,仍未完全脫去。因此,在我們心中,時有聖靈和意欲的戰抖,而我們必須全力來支援聖靈的一方,讓我們順服上帝的旨意,行走在義路上。——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