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羅馬書第二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1醫治論斷的處方你在什么事上論斷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
一間教堂的週報上刊登了一篇有關批評的小詩,它寫道:
一粒小小的種子睡在土裡,不久便開始發芽了;在所有的花中,我要成為哪一種呢?它沉思著,那粒種子接著說:我不想成為玫瑰――玫瑰有刺,我也不想變成百合――百合沒有顏色。我當然也不要成為紫羅蘭――紫羅蘭太小,太貼近泥土了。
這首關於這顆吹毛求疵的種子的詩結尾是這樣的:那粒妄自尊大的種子,貶盡了每一種花,直到一個夏天它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一株雜草!
使徒保羅在羅馬書123節中指出,我們不要妄自尊大。在給腓立比教會的信中,他寫道: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醃23)當我們沒有遵行這些教導,彼此挑毛病時,實際上我們就是在論斷自己了(太71~2;羅21~3)。
醫治論斷最好的處方
就是誠實看待自己,而不是別人。
當你看到別人的錯誤,
在你論斷之前,
請注意:
你也有一些短處,是要他人容忍的。
寬以待人,別人也會這樣對你。
──《生命語》

 

【羅二2「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神必照真理審判他。」

         神握有一切事實的真相,所以祂能照真理判斷。

       祭司以利看見哈拿在那堙A當時她只是『心中默禱,只動嘴唇不出聲音,因此以利以為她喝醉了』(撒上一14~16)。以利誤會她,因他不知道這事情的全部真相。

         在沒有掌握一切事實前,我們要何等小心不去妄下判斷。

 

【羅二15「律法的供應刻在他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

這是偉大的宣告,說明神能審判那些未曾聽過聖經真理的人,他們沒有類似十誡的律法,卻以良心的見證為准。

良心是原有的功能,我們不必追溯其根源,那計算的準確性比數學加減乘除更要大,也比藝術家欣賞力強。這使我們的德性感受有力,在良心之後有「應當」的成分,可以在神施恩寶座前更確實、更堅定。

良心是神在我們裡面的審判座,你一定會知道良心說話的聲音,那是沒有猶豫、疑惑或取巧的態度,什麼都說得十分確實,絕對而直接說出罪來。她說到時候,必指著白色寶座前的宣判。

但是良心若許久輕忽,在行動上也可能會有問題,甚至滲雜著人的行動,當神的聲音再響起,仍會被人變更。傳道的事工就是手持工具,清楚一切灰塵,使律法的碑文清晰可見,不致模糊。在童話故事裡,王子在寢宮門口一吹號角,除去魔法,以致在裡面的人全都醒來,重新活躍起來。神的靈也藉著真理,向良心呼喚,重新蘇醒。

── 邁爾《珍貴的片刻》

 

【羅二15人類良知的運作好比羊皮紙】現代的人很少聽到『羊皮紙』的字眼。在希臘文,這字的意思是『刷完可以再刷』。一本字典給它的定義是:刷去舊字,以供寫上新字的羊皮紙或其他材料,在紙張未發明前,當一張羊皮紙寫滿以後,那些資料若沒有保存的必要,舊的字就被刷去,以致能寫上新的資料。通常是將紙轉到一個角度,以致新的線條與舊的成一直角。這種刷去寫上的方法,跟人類良知的運作很相似。神把認識祂存在和聖潔的本能,及人必要在神面前陳明在世生活的這個事實,都寫在每個人心堙C然而,在人類認為自我足能應付一切的心態下,總喜歡把這些真理刷去,把心版轉九十度,然後在上面寫上自己的意念和慾望。

         有時我們以為刻在心底對神之認識的本能已經完全根除,以致我們所作所為只需向自己和周圍的人群負責。但終有一天,我們生命中的手稿要顯露於神聖潔的目光中。那時,神和我們都會清楚地看見原本的文字,就是祂按著自己形像造我們時寫上的。

 

【羅二1729真基督徒】

在保羅時代的猶太人雖自命為「亞伯拉罕的子孫」,相信可以藉亞伯拉罕和他們的關係「榮登天城」。保羅向他們指出,他們雖受了身體的「割禮」,但他們的罪並沒有被切斷,也沒有與上帝聯合。事實上,他們缺乏真正的靈命,由於他們不敬虔的生活,使得上帝的聖名在外邦人當中受到褻瀆。誠然,「宗教的外表」與「內在實質的靈命」之間有極大的差距。佈道家司布真說,「洗刷屋子的窗門,可能保證住在屋裡的人的清潔。房屋外面的設計與裝璜,未能使住在裡面的人更健康、更聖潔!」所以,今天若自稱為基督徒,卻不遵守主的教訓,不但會讓教外的人厭惡他,同時也唾棄了福音的真理。

據說在壓力山大大帝的部隊裡,有一名士兵正巧和他同名,但他們並非親戚。有一天這位將再發現這名士兵服勤不認真,把他叫來要他改名或者作一個更好的士兵!因為這名士兵的行為影響到將軍的令譽。因此,基督徒不當的行為也會影響到基督的聖名。最好的方法是,我們時常自問:「我必須怎樣來榮耀基督?」

不要因為你的緣故使上帝的名字受到褻瀆,寧可用你的善行,藉著聖靈能力來榮耀你在天上的父(太五16)——H.G.B.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羅二22「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嗎?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

    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保羅在此到底是指什麼事,我們很難斷定。也許他是指一些惡名昭彰的事件,如約瑟夫所記(Antiquities十八8184),西元十九年,有四名羅馬的猶太人,勸一位已經歸信猶太教的著名羅馬女士,捐一大筆款項給耶路撒冷聖殿,卻將其中飽私囊;而其中領頭的那位,自稱要教導有興趣的外邦人認識猶太教信仰。這件事被查出來之後,提庇留大帝下令,驅逐所有猶太人離開羅馬。這類事件使“猶太人”的名聲,在外邦中一落千丈。但是,那次事件是以色列神的聖殿遭偷竊,此處既與偶像崇拜並論,應該是指偷竊偶像廟中之物。無論是哪一項,偷竊神物(hierosylia)都是最嚴重的罪。使徒行傳十九37,書記宣告保羅和他的同伴並沒有犯這項罪,就是偷竊以弗所亞底米神廟中之物。——《丁道爾聖經注釋》

 

【羅二25~29人們以外面的形式代替了真神】人類容易把一些形式和禮儀代替真正的信靠神,甚至有時會到一個荒唐的地步。據說有個海員把主禱文刺在背上,作為抵擋災難的護身符。

         他說母親在臨終時吩咐他永不可與家中那本常用聖經的底頁分離,因為上面印有金色字體的主禱文。有一段時期,他每次出海都隨身攜帶著它。但有一次,他與另一海員打鬥起來,不知怎的,身上的經文跌入海堨h了。從此,一切事情似乎都不如意。一位朋友聽聞他的煩惱,又侄道那底頁經文的事,就勸他把主禱文紋在背上。他接受了這勸告,在過程中吃了不少苦頭。

         可憐的是,今天仍有許多人像這個迷信的水手那樣,他們把信心放在儀文、禮節、會籍或其他外表的東西上,卻忽略了把他們生命和心靈交託在那一位全能的神和祂的愛與能力中。

 

【羅二29「惟有裡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猶太人的名字源于其先祖猶大(希伯來文Yhuda)這名字在舊約是與動詞yada“讚美”有關;他的母親在他出世時曾說:“這回我要讚美耶和華”(創廿九35),他的父親臨終前為他祝福說:“猶大啊,你弟兄們必讚美你”(創四十九8)。——《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