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羅馬書第十五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羅十五4「從前所寫的聖經,都是為教訓我們寫的。」

         基督教不單建立在訓律上,也建立在具體的榜樣上。神教導人的方法之一,乃是借著史實。聖經中歷史的記載,告訴我們人類如何認識和遵行祂的旨意。我們因著留意古聖的生活,就不但可以發現神對我們的旨意,更學習了應如何去完成它。神的手在生活中給他們帶領,並在此表達了對他們的願望,祂也要我們注意這些事物,好叫我們借此更清楚明白祂在我們身上所策劃的工作。

         我們是否需要很清楚的去教導一個小孩子去做每一件事呢?是否每一項生活細節,都必須個別的加以准許或禁止呢?難道小孩子不能單從觀察父母親的行動生活而多獲訓益嗎?我們從觀察所學的,比從聆聽所學的是更快更多。並且經由前者所產生的印象,在我們裡面也顯得更為深刻,因為訓律無疑是抽象的,而榜樣即將真理的運行方法,很具體的表達出來。在原則上,神的工作方法在今時代與在聖經的日子仍然是一樣的。祂在新約和舊約裡,給了我們許多史實,好叫我們因著聖經上的忍耐和安慰,一同可以得著盼望。――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羅十五5效法基督耶穌】佐治麥當奴(George MacDonald)是蘇格蘭的一位作家,他的作品深深影響了魯益師(C.S. Lewis)。他其中一本小名《男爵之歌》,主角是一名孤兒。雖然這孤兒承襲了男爵的位銜,卻是長於貧窮和逆境中。這孩子因生理上的殘缺不能說話,但他有溫良和善的德性,默默地四處行善,幫助在困難中的人。

         當環境迫使他離開城市,要往高原地帶尋找安身處時,他跟一些純樸的村民住下,那些人接待他如同他們的一分子。當時認作他母親的珍欣有讀經的習慣,後來也讀給他聽。

         麥當奴這樣寫:『珍欣告訴他關乎主耶穌的事,直至他整個生命都充滿著主耶穌的工作、話語、思想和生命。他幾乎不期然地變為主耶穌生活的樣式。

         雖然這名孤兒最後成了男爵,物質生活也因承受了爵位和遺產而豐富起來,但他仍保持一貫的謙卑,如鏡子般把他的主反照出來,繼續到處幫助有需要的人。他的生命就是主的反映,在蘇格蘭凹原上,成為無聲但有力的見證。

         雖然這是一部小說,但它是以美麗和刺激思想的文筆描述那種生命,又是每個信徒應有的特徵。我們這些能說話的人應該用我們的聲音,把主的恩典告訴別人,然兒更有效的是我們生命的影響力,因為這應該是主榮光的反照。

 

【羅十五7只要不是異端,對持不同意見的人都應接納】對持不同意見之信徒的接納,應超越食物和日子,而擴展至教義,只要沒有違背福音的真理。

         威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像約翰衛斯理那樣,都是大有能力的佈道家。他倆在早期的事奉中有密切的交往。但隨著時間過去,衛斯理選定了亞米紐斯(Aminian)的立場,而威特腓德則變成了加爾文派。從此,他們不再能享受以往密切的交往。

         當威特腓德在美國新英倫一個佈道旅程中逝世時,在美國為他舉行了一個追思會。儀式過後,有人問衛斯理,是否渴望在天堂跟他相見。

         『不是﹗』衛斯理說:『請不要誤會我。我的意思是,威特腓德是如此接近神的寶座,像我這樣的人永不能瞥見他。』

         但願耶穌基督教會內的弟兄姊妹,雖在信仰的基本範圍外有教義上的差別,卻仍能以愛心和尊重彼此對待,以致能向這不信的世代,顯基督所祈求蠅堛漲X一。

 

【羅十五18~20基督是保羅傳道的中心和能力的來源。

         在倫敦莊麗的聖保羅大教堂西北塔上,掛著一個大鐘叫『偉大的保羅』。當這鐘聲響起來時,周圍很多里內都能聽見它的響聲。

         這鐘上刻有一適當的拉丁文金句――『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九16)。這『偉大的保羅』之回響聲,和這教堂及鐘的命名,都喚起我們對這位傳道者有力事奉的回憶。

         但願所有傳道人和一切信徒(不論他們從事甚麼行業),都有這奉獻的心志,忠心地傳揚基督的好消息,以此做為人生的主要目標。

 

【羅十五30~31保羅請求羅馬教會與他一同禱告,『叫我脫離在猶太不順從的人』。當然,保羅和信徒向神發出的禱告都是真誠的,但神的回答不是他們所預期的,因為保羅受到攻擊並要坐牢,再不能到達那些基督的名未被傳過的地方。

         神的計劃跟保羅的願望不一樣,然而,保羅終抵達羅馬。在那兒的獄中寫下新約中他的一些偉大書信。腓立比書向我們顯明,他怎樣學習接納(甚至在其中有喜樂)神在他生命中的旨意,雖然這並不是他所預期的。

         奧古斯丁在他的《懺悔錄》中告訴我們,在違反他母親的禱告和懇求下,他離開迦太基前往羅馬。那時他母親仍是迫切地為他的得救禱告。他母親或許會將他離家的事看為神拒絕了他的禱告。然而,那次到義大利的旅程,卻成奧古斯丁悔改的途徑。

         奧古斯丁評論說:『神阿,在你隱藏的智慧中,確實賜與她願望的實質,但你拒絕她所求的東西,好叫你能在我身上實現她一直祈求的。』

         當我們為某些事向神祈求時,很多時候神像在說『不』,其實祂一直是以一個比我們能預期更好的方法,去應允我們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