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哥林多前書第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林前四1~5管家的希臘文詞oikonomos英文繙作經理(manager),而管家職分oikonomia繙作管理(management)。今天英文steward一詞使人聯想到的是在客輪或飛機上的男女管事(包括空中小姐),即那些照料乘客的需要的人。在英國,同一職名是指那些監察大競賽,像賽馬和格蘭披治賽車之類的人。希臘文oikonomos原意卻指一個管理家務的人。在新約時代,富有的人家雇用管家去督管奴僕和管理家堛漕が,管家本身通常也是一個奴隸,不過他已賺取得家主的尊重和信賴,所以家主將他擢升到受尊重的地位。── 蔡偉賢《學習領導──屬靈領袖典範》

 

【林前四5X光名稱的由來】經文: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 8:12)
  主後一八九五年德國物理學家倫琴,發現了一種奇異的光線,這光有非常強的穿透能力,能穿透木材,人體,纖維等不透明物體,並將骨髓都照透。當時對這光無以命名,就根據《聖經》希伯來書四章十二節這段話的意思,取希臘文基督字母的首字X為名,稱為X(愛克斯)光即基督光。
  這是多麼有意思的命名。
  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那是X光無法可以比擬的。
  X光雖強,但強不過基督之光。X光只能照到人的五臟六腑,但基督之光能把人的內心世界,心思意念都穿透,宛如赤露敞開,瞭若指掌,明察秋毫。也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林前 4:5)
  希伯來書告訴我們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並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地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412-13)
  "所以時候未到,什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祂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那時各人要從神那裡得著稱讚”(林前 4:5) ──《為甚麼要用比喻》

 

【林前四5水的故事】

不管我們把工作做得多好,距離完全的理想仍然很遠。路加十七10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即使我們遵照救主的要求全力以赴,我們只是盡責而已,並無功勞可誇!如果我們的動機純潔,做事熱心,有一天,上帝會誇贊我們的。

有一個故事說,某人在沙漠中旅行,發現一處的泉水清新無比,於是他決定帶一壺回去呈獻給君王。在他喝完之後,他的皮袋盛滿了清涼的水,便啟程回去。當他把水呈獻給王時,那水因為在沙漠烈日照射下和在容器中起變化的變壞了。國王嘗了一口,仍說很好。在他離開後,群臣也過來品嘗,覺得那水根本就不好,他們正在大惑不解時,國王解釋說,我讚美的不是這水,而是那人的愛心和對王的敬意。同樣,我們為主做工可能做得並不理想,但主是「查看我們的動機」的,不管別人怎樣批評我們,主仍欣慰于我們的忠心。

讓前述「水的故事」鼓舞你為主效命的熱誠。我們雖是無用的僕人,但終有一天,上帝還是會讚美你的!而真正存心為耶穌的緣故做事的人,是不在乎有沒有酬勞和讚美的。——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林前四616我們效法主的僕人,但不可過於聖經所記;每個人都有缺點、特點,如果我們過於效法他們,我們就必落到人堶悼h。保羅又求我們效法他,到底怎樣效法呢?乃是我們效法他,如同他效法基督,也就是效法他身上的基督。每一位神的兒女都有像神的一點,我們每人就是要學他們的這一點,如此我們也就要像基督。正如有一個故事:許多兒子們找一個畫家,要為他們故去的父親畫像,但是沒有照片。畫家就照他們每個像父親的那一點畫出像來。―― 謝模善

 

【林前四8「你們已經飽足了,已經豐富了,不用我們,自己就作王了。我願意你們果真作王,叫我們也得與你們一同作王。」

    你們已經飽足了(kekoresmenoi este),原本的動詞是指食物的(例徒二十七38),表示飽滿了(LB作“你們已有了一切屬靈的食物”,有種滿足的感覺。若拿耶穌說有福的人來對照一下,(“饑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太五6),哥林多人則自覺一無所缺。下麵兩個動詞說:已經豐富了和作王了,表示哥林多人甚為自滿,再不需要甚麼,正陷於危機中(參啟三17;比較羅八17)。莫法特說得對,他引用了斯多亞派的口號(戴奧革尼宣導的):“只有我富足,只有我掌王權”;又參腓羅(Philo),“聖人的國度,是神的恩賜”(On Abraham, 261)。哥林多人不但沒有在信仰上進步,反而跟隨了斯多亞派自視自足的尺度。有人認為不用我們是“不用我們幫助”的意思,但看這一節下半部,意思其實是指“不用我們在場”。哥林多人以為已有相當身分,不再憑藉保羅或其它使徒了。保羅說他倒希望他們真有那自以為有的尊位,那麼他和同工們也可以沾點光呢!保羅用的句法表示這願望根本未實現:“我願意你們果真作王(事實上並不)”。——《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9「我想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

    列在(apedeixen)這動詞,意味著神特意把他們放在如今的地位,那比喻取自競技場,如莫法特的寫法:“神要我們使徒最後出場,像場上死路一條的競技員!”Epithanatious,定死罪的囚犯,是個罕見的字,顯然是指定了死罪的犯人,公開示眾,受人唾駡。他們是一台戲給人看(theatron就是“戲院”,指“人在戲院看的東西”)。使徒在大舞臺上展覽,給整個宇宙(kosmos)看,也給世人和天使看(天使是人世百態的觀眾,參十一10;約一51;提前三16,五21;彼前一12,等等)。天使和世人合起來,就包攬了一切有位格的存在。——《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9在一個羅馬的將軍獲得大勝之後,他可以率領他勝利的軍隊,在城中街市上遊行,展示他的戰利品;這行列稱為『凱旋大遊行』。在行列的末尾,有一小隊將受死刑的俘虜;他們被帶往競技場,與猛獸博鬥,結果死在場中。這一般驕傲囂張的哥林多信徒,猶如勝利的將軍,展示他憑大能而得的戰利品;使徒們則好像將受死刑的俘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