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哥林多前書第十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林前十四611話要說清楚】

這段經文的大意可以歸納為五個字:「話要說清楚」。如果別人聽不懂我們所說的話,說得再多也沒有用。講道的情形也是一樣,每句話應該簡明有趣,讓小孩子也能明白。小孩子既然明白你所說的話,大人自然也會懂得。更重要的是,你所用的詞句千萬不要被人誤會。我們說話要說清楚,保羅在這段經文所提出的忠告,是我們避免被人誤會的妙策。

美國有一位法官最近在審理一宗離婚案件時,對被告說:「我決定每個月補助你的妻子四十美元。」那個丈夫聽完不禁喜上心頭,他說:「法官,你真是太好了,我也會偶爾給她一、二塊錢當作零用的。」這當然是一場誤會,然而再也沒有比這更嚴重的事。傳講上帝的道,如果含糊其詞,同樣也會產生嚴重的後果。我們應當說得清楚,罪是與生俱來的,我們必然要受到地獄的永刑,但耶穌為我們死,也為我們復活,他拯救了我們。現在凡憑信心接受基督的人,都能白白的得到救恩,這樣是否清楚呢?如果還不清楚,那就請你去讀約翰福音第五章二十四節。——M.R.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林前十四7我願作簫、作號,讓聖靈來吹;我更願意得到別人的繙譯,或自己悟性的領會,好叫我被吹出一個曲來,叫別人得到益處。我堶悸瘋F感會叫我親近神,如同切愛父母的小孩子;但靈感也會叫我神志清明,講道清楚,叫我作一個分析條理、教授有方的教師。―― 牛述光

 

【林前十四815所唱的是出於真心嗎?】

假使你跟一個聽不懂你話的人講話,那又有什麼用呢?每當我聽到有人唱聖詩時,這個問題就浮現在我的腦中。除非我熟悉這些聖歌的歌詞,否則他們唱什麼我連一個字也聽不出來。每次我聽人唱歌——不管是獨唱或者是合唱——如果我聽不出他們唱什麼,就有受騙的感覺。我雖然欣賞他們所唱的旋律,但我更希望得到聖歌的信息。因此又產生了另一個問題:「你明白你所唱的信息嗎?」在崇拜聚會中,當你跟著會眾站起來唱詩時,你是否注意到聖詩中的意義?你是否曾經問過你自己:「我唱詩也明白詩歌的含義,或只是發出一些聲音而已?」我們所唱的真是我們心裡所想的嗎?我們對嘴裡所唱的歌詞認真過嗎?我們時常唱「禱告良辰」,然而事實上,我們每天不曾到主的施恩座前作十分鐘懇切的禱告或代求。我們唱「基督精兵」,精兵是必須參與屬靈戰役的,但我們卻躊躇不前。又比方我們唱「假如我能說十種語言」,可是我們卻吝於口舌,沒有作主福音的出口。此外,我們也唱「讚美恩主」或「主內合一多麼美善」。然而弟兄們對我們有一點點誤會,我們卻不願寬恕他。我們更時常唱「我真愛說這故事」,但不曾為主作過見證。當然還有「緊隨恩主」、「撇下一切」、「背負十架」、「寧更愛主」等等不一而足,而我們都能大言不慚的唱。但請你不要生氣,讓我重新問你一次:「你所唱的是出於真心的嗎?」——M.R.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林前十四10「世上的聲音或者甚多。」】

自然的聲音——海洋浪濤衝擊海岸的低音,冰河的撞擊聲,天上星辰的合唱,雀鳥的歌唱,蜜蜂的甕聲,樹葉的搖撼發出尖銳的銅樂,雨水的擊拍,暴風雨的合奏,多麼不同,卻多麼動人心魄!如果我們能站在遠處細心諦聽,必會聽出完美的和諧。

生命的聲音——首先有母親的聲音,又有家中兄弟姊妹的聲音(那些孤寂孩子就慘淒了)還有傳道者與教師,友朋情人的聲音。那些聲音都不會缺少的,也各有意義,我們都不能不聽。

生活的聲音——現在我們也必須經歷音樂與悲哀,獲得與損失,災難的艱困以及陽光的舒適。在一切的背後,神正在說話,所以你要聽,留心注意一切,要學習這些功課就是神要我們留心的。祂對你所說的,在這個時候,在這種環境中,是什麼呢?祂的聲音是勸導、警戒、安慰還是責備呢?

神永生的聲音在那裡?那未經罪與世界擾害的心靈在那裡得神完全的控制?我聽見神的聲音在我裡面,不住地呼籲著,我們總不可這樣辜負這祂。

── 邁爾《珍貴的片刻》

 

【林前十四24~25阿西比亞德(Alcibiades)是雅典人寵壞了的寧馨兒。他是蘇格拉底的朋友。有時他常對自己說,『蘇格拉底,我憎恨你,因為每次我遇見你,你使我明瞭我自己。』撒瑪利亞的婦女羞慚驚訝的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約四29)。上帝的訊息,第一件事是使人知道他是一個罪人。

         崇拜的考驗是:『我們是否覺得上帝的同在?』吐維乞爾(Joseph Twitchell)告訴我們,有一次他往訪布士內納(Horace Bushnell),那時他已年老。晚上,布士內納帶他到山邊散步。當他們在黑暗中漫步時,他突然說,『讓我們跪下禱告。』他們就跪下禱告。吐維乞爾以後告訴人說,『上帝和我們這樣的接近。我怕在黑暗中伸出手來,會碰到祂。』當我們覺得上帝和我們這樣的接近,我們實在的融化在崇拜之中了。

 

【林前十四26聚會只靠著一位牧師,只靠著一兩位屬靈大漢,人所有的東西是有限的,那一皮袋水是不夠很多人喝的;就是一擔水也不夠這人一碗、那人一盆,不久就被人用光了。今天我們不可再靠一兩個人,必須回到身體堶情A各人把他堶悸滌繴交通出來,這樣各人所碰到的完全是基督。身體是豐富的,是滿了服事,滿了供應。有一位神的僕人說,我自己只有兩隻眼睛,又只能向前看;但在教會的聚集中,我就前後左右都滿了眼睛。―― 謝模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