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哥林多後書第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林後四1「我們既然蒙憐憫,受了這職分,就不喪膽,」

    不喪膽當然是不懼怕的意思。這和四12所說到的大膽講說意思類似。在消極方面是不輕看自己的地位,不自暴自棄。因為我們是從神受了託付,而且主所交托給我們的真理,是屬天的啟示,不是人間的哲理,我們不該把它看作是卑下的。這不喪膽也是指保羅在傳說真理受到逼迫反對的時候不喪膽。――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1「我們受了這職分,就不喪膽。」

         我們從哪一方面來辨別神最高的目的——是恩賜的事奉,或是生命的事奉呢?為著使教會獲致短暫時間的造就,有些人就借著神奇的恩賜來服事。但在這段經文裡,保羅向我們指出,那最有價值的,不是恩賜的服事,乃是從基督死而復活之生命來的服事。問題不在乎恩賜,乃在乎十字架的工作——這是對一個人屬靈身量的測量方法。

         為著造就年幼的教會和拯救靈魂,屬靈恩賜有時會有特別顯著的作用,但它們不是成熟的標記,更不是一些值得誇耀的東西。只有愚昧人才會因神所賜給他的話語而驕傲。事實上神豈不是已經顯示,如果有需要的話,祂可以借著一隻驢來說話麼?――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林後四1~2真正受託付的人,(1)會有膽量──『不喪膽』,而剛強作見證。(2)棄絕『暗昧可恥的事』,就是在工作上,用政治的手腕──『行詭詐』,在信息上,講不準確的道──『謬講神的道理』;而將神的真理──基督,正直而準確的釋放出來。(3)能薦與人的良心,叫人口服心服。──《讀經指引》

 

【林後四2「乃將那些暗昧可恥的事棄絕了,不行詭詐,不謬講神的道理,只將真理表明出來,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薦與各人的良心。」

    “不行詭詐”是特別指傳講神的道那一方面說的,在傳講真理的時候,不投機取巧,不一味迎合人的歡喜。不行詭詐跟棄絕“暗昧可恥”的事有關連。“暗昧可恥”的事就是卑賤的事,自私而含有罪的成分。“不謬講”包括了兩面的錯:第一種錯是因講的人沒有把真理認識清楚,所以講錯。第二種錯是雖然清楚明白真理,可是不想按他所認識的來講,故意牽強附會,迎合人的喜歡,以致謬講神的道,這種人更是不可原諒。“只將真理表明”這意思就是沒有在真理以外擅自增加或者減少什麼。“把自己薦與各人的良心”,注意保羅不是說把自己薦與各人,而是說“薦與各人的良心”。那就是說,就算別人在情感上反對我們,或在畏懼惡勢力之下表面上拒絕我們,但在他們良心裡,還是接受我們的。使徒並不在乎人在外表上怎樣惡待他,卻要人在良心上承認他是神的忠心僕人。――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2『詭詐』是狡猾的心思,『謬講』是摻假,『將真理表明出來』原文是『只在真理的表彰』,人情手段可以買服人的感情,只有真理才能說服人的良心。── 牛述光

 

【林後四4「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

    “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這些不信的人所以不信,是因他們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所謂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也就是被世界的各種物欲、主義、虛偽的宗教、學說、各種的偏見……弄得不會分辨福音真理的寶貴,也不明白救恩原理的奇妙。他們留戀這世界的罪惡,醉心於各種物欲的引誘,聽從魔鬼的試探,以致他們心靈的眼睛瞎了,看不見福音的真光。

    “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不是基督福音的光不照著他們,而是他們不開啟自己的心門,以致于福音的光沒有法子照到他們。

    “基督本是神的像”本句似乎跟這裡的論題不連貫,其實本句的意思還是緊接上文的。許多不信的人說他們不能夠認識神,因為他們看不見神;但使徒指出耶穌基督就是神的像,祂就是讓人可以看見、可以認識的神。可是他們卻故意不接受基督,也不接受祂在世上所說所行的一切。――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4『弄瞎』是起煙蒙蔽,藉以昏昧人們的心思。『心眼』乃心地,即心思。── 牛述光

 

【林後四4『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按著常理,福音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但人聽了福音之後卻不相信,其原因乃是魔鬼弄瞎人的心眼,所以在傳福音之先,必須好好禱告,求主敗壞魔鬼在人心堛漱u作,使人堶控o見福因之光,就能即刻歸主。──《讀經指引》

 

【林後四4世界的神是指什麼?】

答:保羅曾對哥林多教會指著那些滅亡的人說:「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關照著他們。」這世界的神,就是指著管轄這幽暗世界的王撒旦魔鬼說的。聖經把造成現世制度的責任歸於撒旦,它是蒙蔽人心的,引人犯罪,其工作的目的,乃是使人不來就光,離棄基督,走向不信之路。但牠的敗壞最後結局,是要遭受神的審判而終歸滅亡(參十五題)。——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林後四46神吩咐光從黑暗中照出來,照在基督的面上,反映在我們的心(6)。換言之,神是光,基督是像(4節末句),我們猶如照像機。所以若非神的光照,無人能看見榮耀基督;而神光照的積極意義,乃在把基督的榮耀,映入我們心堙A使我們得見祂的榮形。而撒但也正是要打岔這件事,因此牠千方百計要弄瞎人的心眼,不教『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入他們。人拒絕福音的基本原因,就在於此。可見看見榮耀基督,乃是神鬼在人心上爭執的焦點。我們已否眼睛得開,看見基督呢?──《讀經指引》

 

【林後四5「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並且自己因耶穌作你們的僕人。」

         『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新約聖經沒有一卷像哥林多後書,是保羅講自己。在哥林多後書中的話是被逼出來的,假使徒毀謗他,哥林多教會又誤會他;更可惡的是這神聖使徒的職分受了謗瀆,主的福音受了蒙蔽,信徒受了迷惑,保羅為著神與福音和教會,就不能不把自己向眾人擺出來;可是保羅講卻不是傳自己,乃正是傳揚基督──傳揚基督耶穌為主。保羅不只用言語傳揚,也用行為、生活來傳揚;他的謙卑、勞碌、遭難、遭險,都是傳揚基督耶穌為主。── 謝模善

 

【林後四5職事的中心,『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至位主』(5節另譯)。這話何等簡明,何等確定!我們傳甚麼呢?──《讀經指引》

 

【林後四6「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

    本節保羅說他和他的同工已經得著神的光照了。他們所以不傳自己,不喪膽,不行詭詐……,就是因為他們已經得了光照,知道他們自己算不得甚麼。並且知道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惟有忠心傳揚耶穌基督,才能夠把神榮耀的光照在人面前。如果傳揚他們自己,就不能夠把神榮耀的光反照出去了。――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6「……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

         什麼是救恩?救恩就是神的光照射進來。那光如被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但神的光已照進我們這些罪人的心裡,只要看見這光,這就是救恩!當我們眼見救主面上的榮光時,我們就在那一霎時得救了。如果我們僅是明白和贊成一些道理,那是毫無果效的,因我們尚未看見這位真理的主。但我們必須如照相機快門一開就攝取影像一樣,在見到主是救主的一刹那,裡面就會立刻開始改變。而那對於我們是「天上之異象」的,便成為「祂兒子啟示在我心裡」(徒2619,加116)。對於這種活生生的經歷,我們無須花力氣去提醒自己,因為這件事是我們永不會忘記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林後四6神“吩咐光從黑暗媟茈X來”與神“創造光”有何分別呢?到底在創世紀一章所說,神是否曾“創造”光?】

    神創造宇宙時,是否也包括“光”在內,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首先,創世紀一章所記,只是說:“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一章3節)。並不像下文所說的“神造出空氣”,“神造了兩個大光”,“神造出大魚”,“神造出野獸”及“神造男造女”等,均有“造”字。只是對於“光”,並不說“造光”,乃是用“吩咐”的方式,使光出現。

    保羅深明此中奧秘,所以不說“神創造光”,乃是說“神吩咐光從黑暗媟茈X來”。關於這堛滿坏”,科學解經家在過去數十年曾尋求多種方法去解釋它:

    一、有人說這是“北極光”(AURORA),即在地球北部(北半球)晚上能看見的奇妙光輝(附圖是北極光之一)。又有科學家稱之為,“宇宙光”。該種光並非出自太陽,乃是存在於宇宙的另一種光輝。神在創造的第一天,即吩咐這種宇宙光從黑暗中(即空虛混飩與黑暗的狀態中)照耀到地面上,以作神造物的準備。這種光,神在創世紀一章1節的創造時期已造好雲。

    二、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其實在創世紀一章1節的創造時期中,神已造好了太陽,但在一章2節的“秘密轉變為空虛混飩”之後,地球一度為黑暗所籠罩,神在第3節開始“複造”一切時,便首先吩咐太陽透過黑暗,照耀大地,作神“複造”萬物的準備。但在第四天

才整頓日月星三光的運轉程式。

    三、我認為除我們所熟悉的太陽之外,宇宙中當然還有許多種不同的光,如月光、星光、彗星光、流星光、極光(第一說的AURO-RA)和裙形的宇宙光(這種裙形宇宙光絕對不是從太陽來的,但北極光是否與太陽有關,科學家仍在研究及爭論中)。裙形的宇宙光,在北歐各國時常可以看得見,有時在深夜看來,頗為可怕。但是否這種光,就是“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的光,無人可以知悉。或者當時另有一種光出現,以後等到太陽光出現後,這種光才消失,亦未可料。

    雅各書有神為“眾光之父”一語(一章17節),表示光有許多種,神則為“一切的光源”。顯然地,太陽光並不是世上唯一的光源。

    約翰也說:“神就是光”(約壹一章5節),表示“光來自神”,神把他的光“分”一些出來,便成為世上各種不同的光,正如神把他的“能力”分出來一些,便成為各種的“能”一般。

    我們有理由相信,創世紀一章3節所說“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並非用“創造”的方法,乃是用“吩咐”的方法,他把自己的光“賜”與世界,世界便有了光明,而且與黑暗有別。

    神所吩咐“從黑暗照出來的光”未必是太陽的光,可能是神所“預備”的另一種光,正如神在埃及降十大災難時,“預備”一種黑暗,使全埃及地均黑暗,“這黑暗似乎摸得著”(出十章2l節),但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則有亮光一般。

    當時神所預備的光,照耀混飩黑暗的大地,配合著聖靈的運行,使萬物有了新的秩序。今日這種光,在屬靈方面,也照耀人心,使人們獲得新生。――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林後四7『我們有著寶貝放在瓦器堙C』這寶貝就是主耶穌,這瓦器就是我們。瓦器是卑賤的,脆弱的;寶貝卻是貴重的,永存的。所以我們基督徒的價值,完全在於堶悸滌繴。──《讀經指引》

 

【林後四7寶貝放在瓦器裡有何意義?】

答:瓦器本是用泥土造的,當初神造人時也是用地上的塵土造的(創二7)。詩人大衛說:「祂知道我們的本相,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詩一O14),可知我們人的身體是這樣卑賤,如同塵土瓦器,沒有什麼多大價值和用途。但神原來眷愛我們這些如同瓦器的人,我們在祂的手中,如同瓦器在窯匠的手中,祂任意造成怎樣的器皿,就成為什麼樣的器皿,我們自己沒有能力足以自豪的地方(參耶十八1-4),只有神的手放在我們的身上才有能力,祂造我們才有用處。所以使徒保羅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這裡所說的寶貝乃是指著基督,祂是住在我們裡面掌管我們,使我們身上有祂生命之光,而藉著我們將神莫大的能力和榮耀顯明出來,這是神的寶貝基督放在瓦器——信徒身上所能發生的效驗,是完全出於神所成就的。保羅原知自己已是一個罪魁,然而他是蒙了憐憫(提後一15),在此他以瓦器卑微自居,被神揀選,神的寶貝便在他身上,因此基督是在他裡面活著,他活著就是基督,他是成了一個為主而活的人,作了信徒的榜樣(加二20;腓一21;羅十四8)。——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林後四7~12保羅在林前十二章7~11節列舉許多聖靈的恩賜,話語與表現是保羅所同時強調的。但在這(林後四章)只講表現。因此,有兩種方式來建造教會。最能建造或最給人幫助的,並不是恩賜或有那些恩賜者的話語,乃是一些被十字架對付過,從堶掩{識十字架而天天背負的人所流露出的生命。恩賜常隱含著極大的危險,就是屬靈的驕傲。神等候已久且正在進行的大工,就是要得著一些器皿,藉著聖靈將祂的話語透過十字架的工作,組織躲們的最深處,直至成為我們的生命;然後我們所有的就成為一個生命的職事,這生命是因死在我們媕Y不段作工而湧流出來的。所以任何過份相信恩賜的人是愚昧的,因為恩賜不能改變堶悸漱H。一個教會想要用恩賜來建造,遲早會落成屬肉體的教會,這不是神主要建造的方法,只是在幼稚、嬰兒的階段中才使用的。恩賜只能應付當時的需要。然而我們必須長大。── 倪柝聲

         人的東西若不被拒絕、破碎,神的東西就沒有法子彰顯在人身上。你這樣的人若沒有了結,你求神幫忙,神不能答應。神從來不幫忙人。你自己在那塈@,神就不動手。有一天神要給你看見,凡出乎『我』的都是祂的仇敵,『我』若不除去,祂的生命就沒有出路。這光照就叫你沒有法子活出自己的生命來。十字架一作殺死的工作,復活就來了。死在那堙A復活就在那堙C在你堶惘釵漯漱u作,就在你堶惘陷_活基督的靈顯出來。這樣,你就叫人碰著基督。── 倪柝聲

 

【林後四8「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

         自從我悔改得救之日起,我衷誠的抱負,是要做一個真實的基督徒。當然我對基督徒的標準有自己的概念,而我是竭盡所能的去達到那個標準。我認為一個真實的基督徒一定從早到晚都是笑容可掬的!只要他流一滴眼淚,那他就不是活出得勝了。此外,他隨時隨地必須是勇氣百倍,只要他稍有絲毫畏怯,那他在信靠主這件事上已經大大的失敗了。這樣的人,事實上離我的標準很遠了。

         不過,我不久發覺,基督徒的生活與我所料想的,卻迥然不同。原來基督徒的生活是在軟弱中剛強,在痛苦中喜樂,在疑惑跟前表現出信心的勝利,是一個矛盾的統一。當一個基督徒在主裡面最剛強的時候,他自己往往大感無能,當他最勇敢之際,他可能深知自己內在的畏懼,當他最喜樂的時辰,一種愁困的感覺又再向他回襲了。只有神那「何等浩大的能力」(弗119-20),纔能把他提升到高處。――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林後四8~10這媯鳩畯怓搢ㄚO羅的環境和他的生命。他外面有頂多的壓迫,他堶惜]有頂大的能力。他外面的壓迫不過是顯出他堶悸滲鄐O而已。我們各人的環境,都是神為我們安排的。無論你的環境或順或逆,記得,神是要你彰顯基督的復活生命。每個基督人能否長進,只要看他如何對付他的環境,所有壓迫我們的事,都是要訓練我們,叫我們來得復活的能力。── 倪柝聲

 

【林後四8~10『四面壓迫的,卻不被擠窄的』;『心中無路的,卻不是至終無路的』;『被追逼的,卻不是被丟棄的』;『被打倒的,卻不是沉淪的』(新譯)。── 牛述光

 

【林後四8~11職事供應惟一的道路,就是『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殺死』(原文),『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10~11)。但我們之所以進入死而不致消滅,反而供應生命,乃因我們堶惘陷_活的基督這『寶貝』。因此我們能『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塈@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致死亡。』這四個『卻』字,正說出死而復活的奧秘!──《讀經指引》

 

【林後四10「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怎麼帶著耶穌的死呢?就是站在像主耶穌被人釘死的那一種光景。也就是常常帶著耶穌十字架僕人的記號。被世人看作是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41113)。但就在這樣軟弱、卑微的情形下,使徒保羅把福音傳遍了小亞細亞和東歐,以致影響整個世界的歷史,拯救了無數的靈魂,實在顯明了他的工作是出於基督的能力。

    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由於使徒們那樣甘心為基督站在被人輕賤,被世界丟棄的地位上,卻還勇敢、忠心地傳福音,基督榮美的生命,就借著他們,在這看得見摸得著的肉身之生命上顯明出來了。――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10『耶穌的死』或譯『耶穌被治死的光景』,這意思是終日為主被殺,背著十字架跟隨主;不是死了,乃是受死、去死、有死的情形、死在身上發動、被交死地、像將被殺之羊的人生。這樣背十字架的人生,也就有了十字架的效果,叫別人得生命,是有希望的,就是復活。── 牛述光

 

【林後四10~12哥林多後書是書信中經歷苦痛最多的一卷,我們看見神的僕人──祂揀選的器皿──如何經過可怕,如烈火般的試煉與苦難,似乎別的使徒或主僕們都不曾這樣經歷過。苦難的經歷貫穿了全書,有些是身體上的,有些是心緒上的,有些是達到靈的深處;有些是暫時的,但也有許多是長期的。他卻透過下面的話解釋這許多苦痛的原因︰『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身上。』這就是所有生命職事的根基。若要讓基督的生命顯大,患難與痛苦是必須的,十字架是不可或缺的,『這樣死是在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搭動。』今日的職事普遍地貧窮和膚淺究為何因?乃是由於傳道人親身的經歷太少了,每當神把十字架量給他們,他們常是設法逃避。── 倪柝聲

 

【林後四11「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所謂帶著耶穌的死就是常被人看為是該死的,常處於幾乎被處死的地位上。本節下半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是解釋第10節下半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這二節的下半節意思很接近。而11節下半特別加上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只是強調這肉身的生命是必死的而已。基督曾在肉身顯明了神的大愛與大能,現在祂卻要用我們這些還在肉身活著的人,顯出祂的大愛和祂的榮美生命。――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11「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

         上面的經文是什麼意思呢?這句話很簡單的說明,只有當我倚靠主時,我纔能有所行動。我會發現自己的殘缺不逮。我不敢因著已有的一點力量而擅自舉步。亞當因著吃了禁果,他就有了天然的能力去行動做事,但這不過是落在撒但權勢裡的一種能力。當你認識主,你就會失掉這個能力。你現在是借著「另一個」生命而生活,並且從祂那裡支取了一切。

         哦,朋友們!我想我們都有幾分認識自己,但許多時候,我們並不實實在在的對自己感到恐懼。我們也許會在禮貌上對神說:「主若不願意,我是不能做的。」可是實際上,我們卻相當肯定自己能夠做得不錯!我們常會被人、事、物所牽引而去做決定、去行動、或去運用祂以外的能力。因為「己」在我們裡面長得太大了,以致基督在我們身上顯得太小了。願神赦免我們。――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主耶穌基督從死奡_活,這是復活的事實。但復活也應當在我們身上得著證明,這個就是復活的原則。復活的原則就是根據於復活的事實的。復活的原則,就是經過死,而依然生存。死的捆綁在他身上沒有權力。在他堶惘酗F一個比死更有能力的東西,就是經過死了,依然是活著,不為死所摸著的。一切出乎天然的是不能經過死而依然存在的。一切屬神的經過了死,反而活著。── 倪柝聲

 

【林後四12死的發動「這樣看來,死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

我們所能給人的印象和影響是從生命裡發出的,這不可能有假冒和勉強。凡想要為主作見證,為主作工,對人有幫助和益處,必須從這裡下手。只想憑智慧、口才、行為或其它任何形式來使人受感動,得真正造就的都是幻想,結果是毫無價值。

耶穌基督使人有最大的感受和改變,不是祂的教訓和神跡,乃是祂生命的流露和彰顯,才使人認識神,願意親近神,愛神。這是今天每個信徒,特別是為主作工的人,所當追求的,那就是能顯明基督的生命。

怎樣才能呢?只有一個途徑,就是先有死。才有生。只有在我們身上帶著主的死,向罪,向世界,向自己,向別的一切都死了,因為這是必定的結局。我們接受祂的死,與祂同死,也就向那一切死了,而單獨向神活著,主復活的生命,在我們死的基礎上,就要顯明出來,同時帶著屬天生命的能力,在別人身上發動。──《每日天糧》

 

【林後四12「這樣看來,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

    本節的“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這“發動”原文energeo,在中文聖經中多半翻成“運行”,如林前十二6,11;弗一20;但在羅七5則譯作“發動”;林後一6譯作“能叫……”,雅五16譯作“發”(所發的力量)。

    “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就是說當死在我們身上作工運行的時候,生就在別人身上作工運行。

    英文N.A.S.B.譯本,本節譯作So deathworks in us but life in you.(即:這樣,死在我們裡面工作,生命卻在你們裡面工作)。――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12「這樣看來,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

         基督的十字架是多麼的寶貴!它存在於每一個基督的肢體裡,並能引起基督整個身體的生命高潮,只要基督徒肯讓十字架在他裡面嚴厲地對付那天然的生命。你們問我:如何纔能讓神使用,將生命供應給別人。我的回答是:不是借著在外多工作,也不是借著退修而不做工,乃是讓基督的死和復活之大能,運行在你與神同行的整個生活中。那些只是借著話語和工作而事奉的人,當環境把他們陷於緘默和停頓的時候,他們的事奉就止息了。他們只能在工作和說話時,才顯出他們的用處,這是不應該和不正常的。只要讓「耶穌的死」在你裡面工作,生命就必在別人身上顯明出來。因為這是基督身體的一個不變原則:「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凡是在自己身上尋求生命的,反而得不著生命。是死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命就在別人身上發動。照樣,我們不要在自己身上尋求能力,我們只要問自己有沒有膏油。膏油在我們身上,能力就顯在別人身上。── 倪柝聲

 

【林後四13『但我們既有信心』,按原文可譯為『我們既得信心』。我們的信心,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弗二8)。── 倪柝聲

 

【林後四16~17藉著死而復活的經歷,『外面的人』逐漸『毀壞』,『堶悸漱H』卻逐日更新。在時間堣@份短暫的『苦楚』,都能換來永世堣@份長存的『榮耀』。(在今生受苦,原是為永世的榮耀作『儲蓄』阿!)所以我們若顧念所見的苦楚,就會『喪膽』;我們若顧念所不見的榮耀,就能歡唱說,『我堅持古老的十字架,等有天,我將它換冠冕』!──《讀經指引》

 

【林後四17「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這些“至暫至輕”的苦楚,會使我們的屬靈生命得到“極重無比”,又是“永遠”的榮耀。所以,保羅不喪膽,不懊悔,不因所受的苦難發怨言。他有屬靈的眼光,已經看到這樣為基督受苦是合算的,因為所受的是“至暫至輕的苦楚”,所得著的卻是“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四17『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是有重量的,是持久的,是不會浮起來的,是不會消失的。這一種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惟獨神有。不夠重的,不能持久的榮耀,都是『虛浮的榮耀』(腓二3)。虛浮的榮耀,人還不一定能得著,不過心堻g圖而已。── 倪柝聲

 

【林後四18「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所見的地上財利,今生福樂,均是暫時的;人縱然得著,也是轉眼成空,成為泡影。惟有主自己,雖是肉眼看不見,卻有永遠的價值。我們應當以主為追求的目標。──《讀經指引》

 

【林後四18顧念不見「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保羅將所有的事分為兩類,一是所見的,一是所不見的。一般人當然是顧念追求所見的了,因為這是現實,能得到的,有用的,而所不見的,則似屬渺茫,遙遠,不知其究竟能否解決現實的需要,所以漠然置之,甚至不屑一想。

但是保羅說,我們卻是顧念所不見的,那些屬靈,屬天,在主裡面的事,因為所見的無論多好,多實際,多有用都是暫時的,是轉眼之間即行消逝的,為之費心費力,思考,追求是太沒有意義和價值的。有的人還沒有得到就已經去世了,即或得到,也很快地就變為無影無蹤。世人因為不知道有更美長存的,所以只求些暫時虛空的了。

然而信徒已經相信有看不見的,是實在的東西,雖然肉眼看不見,信心卻知道。神為愛祂的人已經預備了,人眼未曾見到的更美的事(林前29;來111340)。那在天上的是永遠長存的。我們有了永遠的事可以盼望和追求,豈能再注意追求那些暫時之事呢?一個是真的,另一個是假的;一個是實在的,另一個是虛空的;一個是重愈高山,一個是輕過羽毛;一個是無價之寶,一個是賤如糞土。人的時間和精力應用在那方面呢?──《每日天糧》

 

【林後四18「原來我們……乃是顧念所聽不見的。」】

我們在看得見的事物上要看得透澈,好似透過玻璃窗望過去。你看見一些稀有的珠寶擺設著,不必浪費時間來羡慕,只要看得澈底,就從這物質與短暫的,看到神永遠的目的。神的心意是在深的低處。

那些看見的只是象徵,因為看得見的價值不在那裡。物質的存在有屬靈的涵義,代表一些意義,是外表不足表達的。有一件諺語說:一切事物都有雙重的涵義,足見其中的真理。

你要在一切的事上尋求神的心意,在環境中及日常生活的經驗裡,不要只停留在外面,要看到內在與永在的,在肉身的痛楚底下有神的恩典。在試煉困苦的境域中有天上的經歷,在甜蜜的家庭關係下,有友情的溫馨,永遠不會陳舊與消逝,在聖經的字句定下有精意;在禮儀之下有合一;在文化世界之下有神永遠的作為。

我們內心的態度就是這樣,苦楚衡量起來實在沉重,但實際是輕省的,年月拖拽得冗長,實際只是片刻而已,在所有的經歷中,品德必有更深永遠的榮耀。

──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