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哥林多後書第二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林後二5~7責罰做得不好往往會把人推進撒但的懷抱。太過嚴厲會把人逐出教會團契;同情的改正把人帶入教會。拉穆(Mary Lamb)不時要發可怕的精神分裂症,常受她母親的虐待。她常嘆息說,『為甚麼我做的事,沒有一件能使我的父親歡心!』路德馬丁,因為他的父親非常的嚴厲,一想到父親,就見到一副猙獰的面貌,幾乎使他不能背誦主禱文。他常常說,『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是的;不過在杖的旁邊,要置放一隻蘋果,當孩子乖的時候,就給他。』責罰應當鼓勵人向上,不應當使人喪志。經過最後的分析,我們必須清楚知道只能在下列的條件下,始可責罰:當我們責罰一個人的時候,我們對他仍不失去信心。──《每日研經》

 

【林後二8「所以我勸你們,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

    保羅在本書中的口氣,比前書溫和很多,由此可以看出保羅的愛心,好像一個慈母責打了她的孩子以後,心裡覺得剛才的責打似乎用力太大──孩子壞,不得不責打;責打了,自己又覺得心痛,這正是保羅當時的心情。他深怕哥林多教會其它信徒不肯饒恕那犯罪的人,所以一再勸他們要向犯罪的人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也就是要顯明他們雖然責備那犯罪的人,但仍是愛他的,並沒有放棄他。哥林多人初時包容犯罪的人,後來卻苛責過甚,全是因為沒有保羅那種愛心,又放棄了真理的標準。――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林後二14『誇勝』,羅馬將軍勝利歸來時,自己走在前頭,後面隨著軍兵和服俘虜,百姓在兩旁歡呼。又在隊中昇香,香氣撲鼻,入城時這氣味(原文)對戰勝者是香氣叫他們得榮耀,對俘虜是死味,不久就要處刑了。── 牛述光

          『帥領我們誇勝』這是以羅馬軍兵凱旋的場面為比喻。得勝的將軍帥領士兵及俘虜,歡樂地列隊進行,兩旁的觀眾則鼓掌歡呼,街道上充滿著燒香料的馨香之氣。同樣的,基督徒在屬靈爭戰中,是由神帥領著他們在基督婺堻荂A神也藉著信徒,使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散發各地。──《新國際版研讀本》

         神如元帥統領軍隊(參書五13~15;創卅二1),祂能帶領我們打勝仗。當那得勝的軍隊帶俘虜回京城時,有香氣隨著他們。──《聖經助讀本》

         取材自羅馬將軍凱旋遊行的情景:在凱旋隊伍中,將軍領首,隊中士兵拿著香,散播香氣,隊末是俘虜和戰利品。保羅以此比喻神帥領信徒得勝,並藉他們到處宣揚福音。──《聖經串珠、註釋》

            『香氣』此字原來和獻祭有關係,用在這堿O因為保羅還記得在勝利遊行之時所焚的香。──《聖經新釋》

 

【林後二14北方的茶花梅花,必先經過嚴寒,才能開花放出香氣。我們想要在行為上放出基督的香氣來,也當先勝過魔鬼的誘惑。保羅在林後二14說:『感謝上帝,常帥領我們在基督婺堻荂F並藉戍畯怞b各處顯揚那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這堨蝛明說,先要我們藉旭繴誇勝,纔能顯揚香氣,能顯揚香氣,纔表明有了生命。──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林後二15「我們在神面前,都是基督馨香之氣。」】

這是一幅古羅馬凱旋行列的圖畫,在世人的眼中這景象是最光耀的,使徒先將自己喻為戰俘,被鎖鏈捆住,在勝利車輛之後,在很長的戰俘的行列中。他又描述自己好似一個僕人帶著香,這馨香之氣隨著行列綿延著。

最引人注意的是那馨香之氣,一定使人聯想過去的情景。例如剛割過草的味道,領人回憶久遠之前的兒童時代。所以使徒盼望自己的生命成為馨香之氣,洋溢在空氣中,使人想起基督,這好似說,我要好好活著,在神面前有順服、犧牲與熱心,使我的言行記得學效主在地上的生活。

基督馨香之氣!這不在我們作多少,而在我們怎樣行,不在我們的言行有多少,而在我們是否表現甜美,柔和,不自私,樂意討別人歡喜,因此造就人。生命若與主藏在神裡面,就有香氣,與祂相交也必有馨香之氣,你的生命必須包在主之品德內。

捨己與滿足的喜樂,在於屬靈的意識,好似以諾一般,逃神的歡喜,這樣就可脫離自我的意識了。

── 邁爾《珍貴的片刻》

 

【林後二15~16保羅的心堙A有一幅羅馬勝利大遊行的圖畫,基督是全世界的征服者。賜給勝利的羅馬將軍最高尚的榮譽是勝利大遊行。要獲得這種榮譽,他必須有某些條件。他必須在實際上是戰場上的總司令。戰爭必須完全結束,遍地和平,軍隊亦已班師回朝。在一次戰役中,敵軍人數不少於五千人。不只是救危卻敵,必須擴張領土。戰爭不屬於內戰,必須與外敵戰爭。

高奏凱旋的將軍的勝利遊行,依照下列的排列,經過羅馬的街道,抵達首府。首先是國家長官及元老。接是吹號者。接是從戰敗國帶回的勝利品。例如羅馬皇帝提多征服耶路撒冷,在經過羅馬街道的遊行隊伍中有七枝燈台,黃金陳設餅桌,黃金號筒。接是被征服地方的圖片,城堡及戰船的模型。接是將作獻祭之用的牡牛。於是跟行走的是被擄的以鐵練綑綁的皇族,領袖,將軍。他們不久將關在牢堙A也很有可能被處死刑。接是提棍的捕快,拿七弦琴的樂師,揮動香爐的祭司,爐媬U點了香,發出一陣陣的香氣。此後即為將軍自己。他站在四馬拖拉的戰車上;穿紫色的外套,上面繡金色的梭樹葉;又披上外衣,有金色的星星,作為標誌。在他手中握象牙的X杖,杖的上端有羅馬的鷹。在他的頭上,一個奴隸捧了羅馬主神猶皮得(Jupiter)的冠冕。隨他是他的家屬,騎在馬上。殿後的是都掛了勳章的軍隊,口堸玟菕A『唷,勝利了!』這行列都掛上勳章,戴上花環,在夾道歡呼的眾中行過。這種盛況一生恐怕只有一次。

            福音的馨香之氣既藉著信徒的見證散佈開去,世上的人雖同在這香氣中,有的接受了福音,成了得救的人;有的卻不肯相信,成了滅亡的人。洋溢凱旋大道空氣中馨香的煙霧,增加了一同凱旋之人的歡樂,但對行列中就要面對死亡的戰俘來說,這就成了『死的香氣』。因此不是播散香氣的福音信息叫有些人死亡,而是不信的人拒絕了神賜生命的恩典,雖在活的香氣中,卻走在死亡的道上。福音對接受的人是得救的盼望和喜樂,對拒絕的人便成了定罪的根據。

            使徒不是憑自己的能力有此馨香之氣,而是因為他們見證、傳揚基督的『香氣』,才能帶有這香氣。若無神特別的恩典,誰能當得起此事呢?因為能承擔此事乃是出於神(5)。──《啟導本聖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