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拉太書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加二1「過了十四年,我同巴拿巴又上耶路撒冷去,並帶著提多同去。」

    十四年是一個長時間。經過十四年之後,保羅仍然在忠心事上。從他開始傳道到十四年之後,他沒有離開他的職守,沒有改變他的信息,沒有搖動他的心志,也沒有依賴耶路撒冷教會的供給。並且十四年之中,耶路撒冷教會也沒有反對他所傳的福音,或禁止他所傳的信息。所以這十四年的年日,是一項證據,說明他的工作,已實際上被耶路撒冷的使徒所承認。──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2「我是奉啟示上去的,把我在外邦人中所傳的福音對弟兄們陳說,卻是背地裡對那有名望之人說的,惟恐我現在或是從前徒然奔跑。」

    “所傳的福音”說明保羅向猶太信徒所報告的,不是他自己的才幹與勇敢,乃是神的福音,在那些沒有神的外邦人中所發生的果效。

“背地裡”原文idian意即私下的,或僻靜的。在路九10譯“暗暗的”,太十四13譯作“獨自”。

    “唯恐我現在、或是從前,徒然奔跑”,這句話的意思,大概是要強調他向耶路撒冷弟兄陳述在外邦傳道之情形,目的是為要證明外邦人可以不必受割禮得救。──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3~5提多受過割禮麼?假弟兄是誰?】

答:①提多TITUS——意即悅心者、中意者,是希利尼的一個信徒,為保羅的同工(加二3;林後十二18,八23;多一4)。保羅說:「提多雖是希利尼人,也沒有勉強他受割禮,因為有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私下窺探我們在耶穌基督裡的自由,要叫我們作奴僕,我們就是一刻的功夫,也沒有容讓服從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加二3-5),從這些前後句子的意思看來,有人認為提多確是受過割禮的,保羅雖然提到這一件事,但是沒有勉強他受割禮;有人認為保羅是沒有讓提多受割禮,因為有假弟兄的出現,私下窺探他們的行動,是要叫他們重作律法的奴僕,為了避免福音真理受虧損,導致不良的後果,所以保羅時刻堅決表示,不能順服假弟兄,未讓提多受割禮。試想保羅曾在路司得為提摩太行了割禮(徒十六1-3),以後將會受到人的攻擊把柄,他原曉得為外邦人行割禮是不應該的,是受了法利賽人的影響,上了假弟兄的當(徒十五12524;林後十一26;加二4),豈肯為他人再行割禮呢?

②假弟兄——就是概指猶太教中的一些法利賽黨徒們,以後加入教會作信徒的人(徒十五15),這些人是嚴守摩西的律法,他們拘守古禮,堅持主張不論是猶太人或外邦人,均應按摩西的律法規條受割禮才能得救。保羅和巴拿巴曾和他們大大爭辯,且為此問題上耶路撒冷,去見眾使徒和長老作一番討論,最後經大會議決,外邦人信耶穌不必受割禮(徒十五1-24),可是這些假弟兄以後仍常出現活動,擾亂教會,影響使徒們的行為,他們是危險的人物。在保羅書信中曾兩次提到,並且警戒教會信徒們,遠避其荒謬的言行(林後十一26;加二4;提前3-520;多三910;猶41819)。——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加二4在基督耶穌堛漲菪恁j『只要它是勇者的,它就是塊自由的土地。』退役軍人新聞分析家艾瑪戴維斯(Elmer Davis)在他的書《但我們生來就是自由的》(But We Were Born Free)中如此寫道;相信他的信念一定會得到使徒保羅的附和。對保羅來說,他在基督媊暔F的自由遠比名望甚或安全寶貴得多。因此他願意為了那個自由而戰。── 華倫•魏斯比《作個自由人──加拉太書》

 

【加二4~5 “假弟兄”為誰?他們在保羅和其他使徒傳道的事工上有何攔阻?】

    “假弟兄”一詞在保羅的書信中曾兩次提及,即此處及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6節。這些假弟兄主張任何信那穌的人,不論是猶太人或外邦人,均應“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他們在耶路撒冷如此宣傳,到了安提阿也如此強調(徒十五章l節),以致保羅與巴拿巴和他們大大爭辯。

    因此,保羅與巴拿巴為此問題上耶路撒冷見眾使徒和長老,就此問題有所討論。於是使徒和長老們在耶路撒冷舉行重要的“大會”,辯論此事,正如在使徒行傳十五章所詳述的;大會討論後決定,外邦人信那穌,不必受割禮,但另外為外邦信徒設立“四戒”(徒十五章20節)。

    可是,這些假弟兄的活動,竟曾影響大使徒彼得,那就是彼得到安提阿視察教會時,曾與外邦基督徒作“分離”的表現,先是一同吃飯,後來因怕奉割禮的人而“隔開”(加二章11l3節),甚至與保羅一同奉差遣到海外去傳道的巴拿巴也一同裝假,以致保羅在安提阿公開責備彼得。

    這些假弟兄活動的目的,是要基督徒重作律法的奴僕(加二章4節),他們本是法利賽人,以後加入教會作門徒的,這是使徒行傳十五章5節所透露的。法利賽人是嚴守律法的人,他們認為受割禮是十分重要的一個記號。

    這些本是法利賽黨徒的基督徒,用他們的“混合主義”迷惑其他的信徒,而攻擊保羅。因為保羅曾為提摩太行割禮,卻不為提多行割禮(加二章3節),說保羅前後矛盾,忽是忽非 。提摩太是信主的猶太婦人之子,父親卻是希利尼人,保羅為他們割禮的原因是:“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利尼人”(徒十六章13節)。這個理由似乎不充分,而且保羅為提摩太行割禮是在耶路撤冷大會之後,該大會既然決定不叫外邦信徒像猶太人一樣要守割禮和摩西律法,保羅在路司得就不應該為提摩太行割禮,授人攻擊的把柄。這是假弟兄影響保羅的一個例子。

    等到保羅三次海外佈道歸回耶路撒冷向雅各眾長老報告傳道經過時,又碰著那些假弟兄,他們遊說保羅帶四個“有願在身”的人(可能是信主的猶太人)到聖殿去行潔淨之禮,並請祭司為他們獻祭。結果闖出彌天大禍,耶路撒冷全城大亂,也是保羅被捕及被解到羅馬的主要原因(參閱使徒行傳二十一章).我們相信保羅這次是上了假弟兄最大的當。保羅為什麼要聽他們的話,做上述那些“猶太教徒”的事呢?

    所以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6節所說“假弟兄的危險”和加拉太書二章的“偷著引進來的假弟兄”,果然是極大危險的人物。

    保羅以後寫信給提摩太之時,也曾提醒他提防有人傳異教(提前六章3節),和似是而非的學問(六章20節)。保羅寫信給提多時,也提醒他要遠避無知的辯論和家譜的空談(多三章9節),可能都是指著各地的假弟兄的行為而言。

    至於猶大書所詳述的假弟兄的荒謬言行,則可稱之為“假弟兄之言行錄”了。――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加二5「我們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沒有容讓順服他們,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們中間。」

    保羅對異端絕不妥協讓步,絕不給他們留下一點可以繼續別人的機會。但注意,保羅這樣不讓步的原因,並非為著自己的面子,或血氣的爭競,乃是為真理的緣故。

    注意:保羅強調那些與他為難的弟兄是假弟兄,他所不能容讓的也是這等人。可見當時那些真正蒙恩的弟兄,並未為難保羅。──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6「至於那些有名望的,不論他是何等人,都與我無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並沒有加增我什麼,」

有名望的人,似指當時耶路撒冷之教會領袖。

這句話並非表示保羅要與他們對立。保羅不想討好人,但也不會故意與人作對,或傲慢地不把人放在眼內。神是“不以外貌取人”的;所以我們也不要憑外貌討好人,或憑外貌輕視人。

    有解經者以為“沒有加增我甚麼”是指保羅所傳的福音說的,意即保羅所傳的福音已像其它使徒一樣是完全的福音,所以其它使徒未在他所傳的福音再加上什麼。──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7「反倒看見了主托我傳福音給那未受割禮的人,正如托彼得傳福音給那受割禮的人。」

    “正如”及上句首四字“反倒看見”,表示保羅這次上耶路撒冷的種表現,以及他以往在外邦中所作的工作,雖然完全不向那些有名望的人討好,卻並未激怒他們。──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8「(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作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作使徒。)」

    神借著祂的“感動”將祂所要託付的工作交給人。祂要交付人什麼責任就給人什麼感動,那種感動不是一時的衝動,是繼續在人的心中,使人覺得好像負了一個擔子一樣,若不順服它就無法放下。──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9「又知道所賜給我的恩典,那稱為教會柱石的雅各、磯法、約翰,就向我和巴拿巴用右手行相交之禮,叫我們往外邦人那裡去,他們往受割禮的人那裡去。」

    右手相交之禮顯然含有表示同情與承認的意思。它絕不是一種職位的封立,乃是站在同等的地位上所作的一種公開的見證,使各地信徒對保羅的工作更為信任。──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11「後來磯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

    後來大概是指耶路撒冷大會議之後。到了安提阿,未說明是否長在安提阿,但大概是訪問性質。安提阿是外邦的第一個教會(徒十一26),而耶路撒冷則系猶太的第一個教會。因他有可責之處指下文所說的事。抵擋美國新標準譯本與Williams譯本,都譯作oppoped反對。抵擋似乎用於抵抗侵犯則比較適合。在此應當是反對的意思。──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12「從雅各那裡來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飯;及至他們來到,他因怕奉割禮的人,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

    本節所指從雅各那裡來的人,就是從耶路撒冷教會來的人;因雅各是負責牧養耶路撒冷教會的。按徒十五1219的記載,可知雅各在耶路撒冷教會中占重要地位,其言論為教會使徒所尊重。這句話表示當時來拜訪安提阿教會的不只是彼得一人,也包括若干教內弟兄,但彼得大概先行,其餘的人稍後也到了。──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13「其餘的猶太人也都隨著他裝假,甚至連巴拿巴也隨夥裝假。」

     本節指出彼得一人軟弱的結果,所發生的壞影響不小。其餘的猶太人大概是指在安提阿教會中的猶太信徒,包括保羅的同工巴拿巴,竟也隨夥裝假。──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14「但我一看見他們行得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眾人面前對磯法說:“你既是猶太人,若隨外邦人行事,不隨猶太人行事,怎麼還勉強外邦人隨猶太人呢?”」

一看見幾個字十分重要,就是在看見的當時的意思。不但說出保羅對於這種違反福音真理的行動,毫不猶疑地加以反對,也表示保羅的責備彼得,並非一種積怨的發洩,更不是在事後暗中的譭謗。他所說的話乃是句句都可定準(太十八16),人人不敢反駁的;是十分光明磊落,坦白而適合的。這種當面的責備,遠勝過許多當面的稱讚和背後的論斷。

這裡的外邦人似乎是指巴拿巴,因巴拿巴是利未支派的猶太人,卻長在外邦的居比路(徒四36)。──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18「我素來所拆毀的,若重新建造,這就證明自己是犯罪的人。」

    素來所拆毀的就是指憑律法稱義的道理,也指割禮。這道理在保羅認識基督之後,已經當作有損的(腓三7),且認為應當拆毀。在保羅歷年工作中,已經成為他素來所拆毀的道理。若重新主張、贊助或同情這種道理,就等於重建自己所拆毀的了。若是這樣,就證明自己是犯罪的人,換言之,就是不誠實事奉神,行事不光明,出爾反爾的人了!──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19「我因律法,就向律法死了,叫我可以向神活著。」

    “因律法就向律法死了”,這意思就是:因律法的無能和不能救人脫離罪(正如羅八3“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只給人知識,使人知道什麼是罪,並在人犯罪之後,定人的罪,卻不給人能力勝過罪惡。既然律法的功用只是如此,保羅便說:“我因律法就向律法死。”意思是他就不再仰賴律法得救,倒借著信賴基督擺脫了律法,不再在律法之下,使他可以向神活著。──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20「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這“我”指保羅自己。他追述自己蒙恩的情形,也代表了一切信徒的蒙恩經歷,因保羅所經歷的救恩,也是一切信徒所能經歷的。

    “已經”表示保羅是在追述那已經成功的事實,就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事實。表示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的罪受死時,也已經一併解決了我們這難以對付的“我”。基督救贖的恩典的內容,不但包括使我們說離罪惡的力量,也包括救我們脫離“舊我”的種種敗壞。這樣,我們不要只經歷這救恩的一部分──罪的赦免,也該經歷救恩的全部──“我”與主同釘死。──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加二20「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同釘十字架對於我是什麼意思呢?我認為群眾向主耶穌呼喊「除掉祂」那句話,是最好的總結性的答案。神從來不容許「與基督同釘十字架」這件事,只作為一個道理停留在我們身上,雖然我承認多年以來,這件事對於我也是如此。我自己會用這些名詞,傳講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但在經歷裡,卻是我所不認識的。到有一天,在那戲劇化的突然之間,我看見了我倪柝聲已經在十字架上與主同死了。當他們向主耶穌呼喊「除掉祂」時,他們也無意中把神的判決,應用到我身上來。同時神在我身上的宣判,也已經在主身上執行了。這一個新的發現,大大的影響了我,這就好像我第一次發現救恩一樣。我告訴你們,我向來最濃烈的興趣,乃是站講臺做出口,但這個新發現把我整個人謙卑下來,甚至有一段時期,我完全不能站起來講道。――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加二20「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如今我在肉身活著。」】

保羅清楚地要我們明白,他所集中的心思,都在救主的十字架上釘掉了,基督的生命也已完全替代。有人提到基督的生命,總覺得太神秘,好似不夠真實。但是不必疑惑,新約的真理永遠是實在的。

死亡是生命之門——這是自然界的現象。每年一度自然界一切都埋入墳墓之內,在沉睡之中,然後才再走出來,進入更新的榮美。常常在某方面朦朧,就在另方面得以蘇醒。密爾頓盲眼之後,成為「失樂園」的作者,在生命的經歷中另一方面死去,就使這一方面屬靈的能力有新的感應。我們不能同時有自我的生命與基督的生命。無論什麼時候,有神的恩惠,我們將十字架樹立起來,將自己釘在其上,基督的靈就發出生命的能力。

在肉身卻不從肉體——我們在內身活著,作日常的工作不可再所從自私的法則。世上的吸引無法像永生與未見的有更大的力量,激流雖急,卻無法擾動裡底的溪水。

現在活著不再是我——我們雖有神的兒子愛我們贖我們,我們卻由祂愛的眼光引導。祂不只將我們聚在一起,也將我們個別分開,賜以恩惠,為我們代求,不住的顧念我們,祂的寶血也永遠有功效的。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加二20是主活著「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

我們如果接受主的替死,也是和祂同死了,就能與祂一同復活,也是經過審判的復活,永遠活在神的面前,成為一個聖潔,無罪的新人,是在基督裡的人,舊事已過。舊的人也與主同釘死了(羅66)。現在活著的就不是以前的我,以前的那個人,乃是另一個人了,這是我們自己沒有資格作的,也不能作的,只有基督能,所以只應有基督在我們裡面活著。

這在保羅身上不僅是一個道理,也是一個事實,一個經歷。惟獨這樣,才能真正在神面前活著,是神所要求的那個人。神不讓我們仍是以前的那個「我」,那個舊人活著,那個舊我是神所定罪的,活著也是死的;在神面前毫無價值,毫無意義。所以今天我們屬靈的問題是誰在那裡活著?誰活在我們裡面?是基督呢?或仍然是我自己?如果仍然是我自己,那就不能討神喜悅,也作不出什麼好的事來,從我們自己出來的,根本沒有良善,只是罪惡、敗壞、污穢。只有讓基督在我們裡面活著,才是活在神的旨意之中。──《每日天糧》

 

【加二20生命需要長大】今天二十世紀的人,也是這樣要立刻、要速成。我初到美國,看他們樣樣都要立刻、快速;連吃喝都等不及,食物是快速的,咖啡也不必煮,用咖啡精一沖就好。不久這種風氣也流到了東方,現在我們也有了速食麵,用開水一沖就可以吃了。這一種的心情在世界上是如此,也帶進到神兒女的中間了。── 江守道《基督福音的三根柱石》

【加二21「我不廢掉神的恩;義若是藉著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

    若行割禮才可以稱義──“義若是藉律法得的”──就等於廢掉神的恩,就是主張要藉行律法稱義了!若我們能藉律法稱義,基督便徒然死了。──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