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弗所書第二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弗二4~6然而神我們看到罪破壞理想。耶穌在人心堙A把理想重新喚醒過來。

有一個故事,講到在美國有一個黑人工程師,他在一艘航行河道的渡船上。這艘船已經很破舊了,不過他毫不在意;機器積滿了污垢,也沒有好好的照顧。他要完全的改變它。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回到他的渡船上,擦他的機器,直到機器的每一部份都閃閃發光,像鏡子一般。有一個常乘渡船的搭客盛讚它的改變。他問這工程師說,『甚麼東西驅使你清理擦亮你的這些古舊機器?』這工程師回答說,『先生,我要它得到榮耀。』這正是基督為人所做的。祂要給人得到榮耀。

傳說,馬特遜(George Matheson)到了在愛丁堡的一個教會堣u作。在信徒中有一老婦人住在骯髒的地窖堙C在馬特遜牧養幾個月後,要輪到聖餐禮拜。當教會堛漯囍悃麭o地窖堙A探訪這老婦人的時候,發現她已經搬了家。他追尋到了她的住址。他找到她住在屋頂下的一間小閣上。她很是貧窮,沒有甚麼奢侈的擺設,但是這間閣樓卻充滿了陽光,空氣,整潔,和地窖的陰暗,濁氣,污穢,不可同日而語。這長老對她說,『你已經搬了家。』她說,『是的,你不能聽馬特遜講道,仍然住在地窖堙C』基督教的訊息重新燃點起了理想。──《每日研經叢書》


5真基督徒(神)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
一位剛信主的基督徒讀完了四部福音書以後,告訴她的朋友她想瞭解一下教會的歷史。當朋友問她為什麼會有這個念頭時,她說:我很好奇,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基督徒變得不像基督了?
我們大概能理解這位初信者的困惑。因為生活中有太多冒著基督徒之名而本身行為和基督相差甚遠的人。事實上,很多基督徒甚至追隨世俗而不是過著效法基督的生活。
自跟隨耶穌的人被稱為基督徒(徒1126)的年代算起,距今已有二千多年了。現今我們這些信靠救主的人,仍然和早期信徒一樣在他的旗幟下前進。
聖經上說: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10)我們對世人稱自己是基督徒,那就是說基督是我們的救主,而我們正在跟隨他。
基督徒有一個無上榮耀的名字,主也賜給我們和基督同在的恩典。然而這也註定了我們肩負的使命,那就是:我們應該做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更像我恩主,更為主而活,
更充滿主愛,表顯主榮美;
更願舍自己,像我主在世間,
更像我恩主,直到見主榮面。
與基督同行,就不會與世俗同流合污。
──《生命語》

 

【弗二6「祂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

         「坐」,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當我們在行走或站立的時候,我們兩條腿要支持我們全身的重量。然而,當我們坐下的時候,我們全身的重量,就移置在我們所坐的椅子上了。當我們行走或站立時,我們會逐漸感覺疲倦,但當我們坐下一會兒時,我們便覺得很舒適了。在行走或站立時,我們要耗費許多力量,但當我們一坐下,便立刻輕鬆了,因壓力不是落在我們的肌肉與筋腱上,而是落在我們本身以外的東西上。在屬靈的事上,也是如此。「坐」就是把我們全部的重量——我們的擔子,我們的自己,我們的前途和一切,都卸釋在主的身上。我們讓祂負責一切,而中止自己的負荷。――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弗二6一位屬靈的信徒有一次告訴我們:「知道怎樣信靠、怎樣安靜,就是得到了一切。」這句話是非常有意思的。我們如果知道這個,我們工作的方法就會大大改變了。我們不會再不息的掙扎了;我們會安安靜靜的坐在主面前,讓聖靈去替我們完成我們所希望的。我們也許看不見、感不到聖靈在替我們工作,但是我們應當相信,祂一直在很出力的替我們作,我們只要把我們的靈安靜下來好了。─ 司密斯

 

【弗二10垃圾堆中的石頭】我追想古時之日﹐思想你的一切作為﹐默念你手的工作。(詩一四三﹕5
  看哪﹗這不過是神工作的些微。(伯廿六﹕14
  意大利的大藝術家米凱朗琪羅﹐在佛羅蘭斯城的馬路上閑步﹐看見路旁垃圾堆中﹐有一塊被人雕壞而拋棄的大理石﹐就前去仔細端詳﹐靜思一會兒﹐覺得這塊石頭雖被雕壞﹐但棄之太可惜了﹐于是吩咐工人把它搬回家去。不久以後﹐轟動藝壇的米凱朗琪羅的杰作少年大衛出世了﹐原來那就是用垃圾堆中那塊廢石雕成的。
  照樣﹐我們雖是垃圾堆中的一塊廢石﹐只要肯放在造物主的手中﹐你就會使我們成為你的杰作。
  保羅說﹕我們原是你的工作﹐在基督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10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10高溫精煉的鋼鐵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
法蘭克(Frank)愛好木雕,他有一個工具箱,裡面裝滿各式刀子及鑿子。他最喜愛的是一把德國制全功能的雕刻刀。他曾經再三地用磨刀石磨它,它仍然擁有鋒利的刀口。法蘭克以憐愛的眼神望著他的雕刻刀說:有一天當這刀口過薄無法再磨時,我將會很傷心。
就像所有可靠的雕刻工具一樣,那把刀是由高溫冶煉的鋼鐵製造而成的。為了製成這種耐用的金屬,要把生鐵放置在一個坩鍋裡,在那裡以高溫加熱。一旦生鐵帶著熔化的亮光呈現白熱化時,這白熱化的金屬就很精確地保持著合適的溫度,直至變成高溫精煉的鋼鐵為止。當鋼鐵冷卻後,它既不會過軟以至無法擁有鋒利的刀口,也不會太硬以至於太脆而容易數以萬計斷碎。
身為上帝手工品的基督徒,是藉著他的旨意來完成的。有時候他把我們放置在嚴酷考驗的苦難中,彼得寫到有關基督徒的信心,並且說那可能是被火試驗(彼前17),那試驗也許是以百般的試煉的形式來精煉我們的信心(6節)。
假如你現在正處在嚴酷的考驗中,且勿灰心喪志。上帝知道他在做什麼,他曾經應許過要與你同在,並且在他強壯而充滿慈愛的手中,幫助你成為有用的器皿。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
這是上帝偉大的設計,
我所走的每一步他都安排,
都是為了神聖的目的。
黃金為火所煉,人為逆境所煉。
──《生命語》


10裝修住房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
如果你想住在城堡裡,現在就有好機會。德國東部撒克松尼州要出售一些城堡,每座城堡售價一個馬克。
然而,這有個條件。根據《紐約時報》的文章報導,這些歷史性建築都嚴重年久失修,買主必須按其原來的歷史建築結構修復好這些城堡。估計每個城堡的修復費用在7百萬到6千萬美元之間。
從買一座需要自己修復的城堡所帶來的麻煩,使我想起神為我們的所做的事情。以弗所書第2章第1節直接了當地給我們指出沒有基督的情形: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但這種情形卻沒有使神怯步。
神對每個接受他的兒女進行改造和更新,以開始新生活。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5節),神以犧牲他的兒子為代價所買到的,他無償地給了我們(5~9節)。
就像修復的舊城堡比原來更加輝煌,我們經過神改變的生命能把其他人也帶到富有仁慈、恩典和愛的神面前。
付諸行動:
歌羅西書31節告訴我們與基督一同復活。因為如此,
我們是否得到一些如何生活的啟示?(5~17節)
當我們接受基督時,
神的工作並非已經完成,而是剛剛開始。
──《生命語》

 

【弗二13無法追逐】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弗二﹕13
  古時蘇格蘭有位大革命家﹐名叫白魯士﹐一天他帶看很多警犬與英軍交戰﹐不幸被打敗了﹐就騎馬逃走。當時英軍追過來﹐在白魯士營中找到幾十只警犬﹐英軍利用警犬會跟隨主人的氣味﹐就放出它們﹐跟著警犬追去。白魯士遠遠看到自己的警犬追來﹐後面跟著英軍的馬隊﹐警犬越跑越近﹐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趕急跑到溪邊﹐以鞭將馬逐開﹐他和左右的人﹐立刻逃入水中--人一入水﹐氣味全無﹐及至警犬追到水邊﹐嗅不著它主人的氣味﹐只有廢然而止了。
  朋友們﹗罪追趕你也象這樣﹐你若肯信主耶穌的寶血洗罪功勞﹐你自己罪孽的氣味就毫無所有﹐罪不能越過主的十架寶血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弗二14「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靈的合一如同一條七股聯結的繩子,將全世界的信徒緊束在一起。不管他們的性格、環境、地位是怎樣不同,只要他們都具有那位內住聖靈所賜的活的一,就沒有任何事物能將他們分開。我們的合一並非根據我們對「合一真理」的認識和接受,也不是根據我們脫離了那些違反合一的事物。聖徒合一的堅固基礎,乃是我們與基督聯合這一個千真萬確的事實。這生命的聯合是祂的十字架所做成的,並借著內住的聖靈,成為我們實際的經歷。除此以外,再沒有其它的合一比這個更結實的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弗二14中間隔斷的牆】中間隔斷的牆,是指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間隔。在猶太人的耶路撒冷殿,最外面的是外邦人的院,而後是女院,女院堶惇O以色列人的院,而後才是聖殿堛滌|。女院是指以色列的婦女可以進去,但是越過女院,以色列的婦女不可以再進去。

        所以正統的以色列人在早上禱告時,他說:『神阿!感謝你!第一你叫我不作奴隸,第二你叫我不作外邦人,第三你不叫我作女人。』因為女院與別的院分開,外邦人的院與以色列人的院分開,而以色列人的院與外邦人的院和女院當中有很矮的欄杆,上面寫了一個很大的招牌――『凡是非本族類的根本不可以進來!否則要以死刑論處。』那就好像從前上海租界的某公園的招牌一樣,『華人與狗不能進去!』保羅所說外邦人與以色列人中間有道牆,就是指這個說的。―― 陳希曾《智慧鑿成的七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