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弗所書第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弗四1「我為主被囚的勸你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

         我是否已經有所領悟,那住在我裡面的神的靈是有位格的呢?我只是一個瓦器,但在這瓦器裡藏著一個無價之寶,就是榮耀的主。神兒女們的眼睛如果被開啟,看見了他們身上所帶著那豐足的資源能綽有餘裕應付他們的任何需要,那麼他們所有的憂慮與煩擾,就會於焉終止了。如果他們認識那藏在他們心中的寶庫是何等浩大,他們的輕率浮囂,也就不復存在了。如果你口袋裡只有一塊錢,你可以很輕鬆的沿著街道步行,你知道即使失掉那塊錢,也是不大要緊的,因為這只是一個很小的數目。但若你所攜帶的數目是五千塊錢,情形就會大不相同,而你所有的態度也就不同了,你心裡會有很大的喜樂,但卻不敢在路上輕忽遊蕩了。你不時會慢步下來,伸手往口袋裡去,靜靜地摸摸你的寶貝,然後在喜樂的嚴肅中,繼續你的路程。是的,我極其鄭重的說:「你們這些從神的靈重生的人,是在心裡帶著神!」――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弗四16教會裡的和諧】

兄弟和睦相處時多麼美多麼善,兄弟合一,是何等的主的喜悅啊!可是,實際上,在一般教會裡免不了有爭吵、造謠、中傷、惹事生非的現象。這種光景使聖靈憂傷,同時也攔阻了基督的工作。

德國巴門豪生附近一家修道院的門口,掛著兩對永遠交纏在一起的鹿角。這兩對鹿角很久以前就掛在那兒。顯然的,這兩隻鹿拼得很厲害,終於,它們的角盤纏在一起,而無法解開。結果,兩鹿終於先後餓死。卡(Kerr)博士說:「我希望能帶這些鹿角到家庭或學校去,警告人們相鬥的結局就是像這樣的自取滅亡!我也希望能把這些鹿角帶給每一個教會的弟兄姊妹看,讓這無言的信息,能深深地印在他們的心版上,使他們每逢有與人爭執的衝動時,就能記起這一景象。」

當以色列人所行不智時,先知尼希米說,「你們所行的不善」(尼五9)。他要求眾人歸還以前不當的索取。眾人卻很謙卑的說:「我們必癸亥,不再向他們索要,必照你的話行。」會眾都說阿們,又讚美耶和華!眾人非但不因為傳道人的指責而惱怒,反而虛心受教,改變他們的態度和行為,彼此相愛和睦同居。保羅說,「以和平彼此聯繫,盡力保持聖靈所賜合一的心」(弗四3)這樣的教會可說是必然和諧的。——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四2謙虛】面對自己是世界上最貶抑自己的事。我們中間,大多數人都是在扮演。有的地方,有一個故事,講到一個人,他在晚上睡覺以前,夢想他醒時的夢境。他看見他自己是在怒濤堙A在烈燄中,一個救人的大英雄;他看見他自己是一個偉大的演說家,無數的聽眾,都被他的演講吸引住了;他看見他自己在板球賽中獲得最高的分數;他看見他自己在國際足球賽中,其球技佳,為千萬觀眾驚嘆;一切都以自己為中心。我們中間大多數人,都是如此。真正的謙虛來臨,當我們面對我們自己,看見我們的軟弱,我們的自私,我們在工作上、在人際關係上、及在事業上的失敗。──《每日研經叢書》

 

【弗四2謙虛】基督徒的謙虛來自把自己的生活與基督的生活相比以及上帝向人的要求

上帝是完全;要達到完全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把自己與次好相比,或許我們覺得還是不差。不過當我們把自己與完全相比,我們看見自己的失敗。一個女孩或許想她自己是一個很好的演奏鋼琴者,不過當她聽了一個著名的鋼琴家演奏後,她的想法就不同了。一個人或許想他自己是一個玩高爾夫球的能手,不過當他看見了一個世界第一流的選手打高爾夫球,他就會自覺不如了。一個人或許想他是一個學者,不過他讀了一本學識豐富,偉大的老學者所寫的書,他會自嘆,距離所謂學者很遠了。一個人或許想他自己是一個善於講道的講道者,不過他聽了講道的鉅子所講的道,他不會作如是想了。

自我的滿足依賴我們比較的標準。如果我們和我們的鄰居比較,哉們很可能會覺得很是滿足。但是基督徒的標準是耶穌基督,以及上帝完全的要求──以此為標準,我們很難有地方值得驕傲了。──《每日研經叢書》

 

【弗四4『合一』的一不是你,不是我,也不是他,而是主基督那個祂。合一是合到基督堙C當你、我、他都不再是我,乃是基督,除祂以外,不堅持自己的立場、意見、感受,如唱片只有單一運轉的軸心,就自然會奏出和諧的樂音。如果每個人都將自我看得很大,各搞一個中心,那唱出來的準是噪音。―― 周神助《榮耀的教會――以弗所書的信息》

 

【弗四4據個人粗淺的估計:教會間百分之六十的爭論是沒有必要的,其實是同一信理,只有層次、取角、深廣度的差異,有的則根本是拘泥於人的遺傳或私心自用。百分之二十也許該追究,而且可能會有好結果。另外百分之二十在人間怎麼爭也爭不出結果的,那是屬神的奧秘,除非神將來願意揭曉。我們實在應該先把那些不必爭、爭也徒然的放下,在靈合一,竭力追求那最妙的真道――愛。―― 周神助《榮耀的教會――以弗所書的信息》

 

【弗四15誠實的話】蘇格蘭哲學家休謨(David Hume, 1711-1776)以懷疑論著名。他經常參加正統信仰的教會聚會,去聽一位嚴肅的教牧講道。講道者是名佈道家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有人遇到他,問他是否自相矛盾,聽這樣的講道。
   休謨說:“我全不相信他所講的,但他相信;我願意每周一次,去聽一個人相信他自己所講的。”“

  “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弗四:15── 于中旻《喻道集錦》

 

【弗四15~16連於基督】"凡事長進,連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弗四:15-16)

  老高自小生長在窮鄉僻壤,生性純樸勤勞,後來為了謀生把家從鄉下搬進城市,租到一所小房,既無電燈又無自來水,他看到鄰居牆上裝有自來水龍頭,一扭開就有水嘩啦啦的直流出來,心想我家要能有這東西就太方便了,於是問鄰居到什麼店裡可以買到這水龍頭,然後就上街買回來,在牆上鑿一個窟窿,立刻裝上水龍頭,高興地拿大木盤接水,可是等了半天沒有一滴水。他以為買來的水龍頭有毛病,於是去店裡換一個,但還是不出水,他就去責問老閣:喂!為什麼賣給我的自來水龍頭個個都是壞的?老閣檢查卻沒有毛病,就問他:你把它裝在什麼地方他說:我把它裝在牆上。原來他沒有接在自來水管上,難怪不出水。同樣基督徒若不連於基督,生命就枯乾,人生就乏味,也就不能見證榮耀主名。
  主基督是葡萄樹,我們是枝子,我們離了主,就不能結果子。(約十五:1-5) ──《為甚麼要用比喻》

【弗四22脫去舊人】脫去舊人,乃是因為新生命在堶悸齯j,就如舊葉子從樹上脫去,乃是因為新葉子長出來了,新葉子的新生命頂掉了舊葉子了。―― 倪柝聲《真理》

 

【弗四24改過自新】晉朝時,陸機去洛陽度假歸來,乘船經過江淮,載很多行李;給當地游手好閒的幫會分子看見,要來行劫。領袖戴淵,在岸邊摺椅上,從容安坐指揮,看來英俊而有智度。陸機在船上面向他說:“你有這樣的才華,為甚麼作打劫生涯!”
   戴淵聽了,立即涕泣改過,丟下劍歸從陸機,跟他談論學習,日有進步。陸機推重他,舉薦他,後來官任征西將軍。

  聖經勉勵信徒:“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弗四:24── 于中旻《喻道集錦》


25不說謊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
父親與他的孩子正在看一輛腳踏車時,一位送貨員正巧也來到店裡。他的手推車上堆滿了盒子,使他無法看到貨架上的東西,他一不小心,就把一架電視機撞下來,砸爛了。這位父親和孩子目睹這一幕時,店老闆對送貨員說:不要擔心,我們不會要求您賠償的,我們會告訴製造廠,它是在搬運的過程中弄壞了,他們就會給我們一架新的。好一個天大的謊言!
這位身為基督徒的父親,沒有買任何東西就離開了這家商店。他不想和一位不假思索就說謊的人作生意。
不說謊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是如果偶爾地撒一次謊,很快地,我們會不知不覺地撒更多的謊。它可能變成生活的一種習俗。到後來我們可能為了節省幾塊錢,就會把聖經的基本原則賣掉(弗425),也可以放棄為主作見證的機會。
神話語的標準很高。我們不能夠因為貪得財物或是因為擔心生意受到影響,而降低神的話語的標準。我們在生意上或是生活上的準則應該是:不說謊。
主,讓我永遠不要說謊;
大膽地誠實地說出真相,
聖經上說神就是真理——
我的真理應和他的一樣。
會說謊其實是一種損失。
──《生命語》


26殯儀者的話不可含怒到日落。
在湯瑪斯林其所寫的暢銷書《殯儀業:從陰鬱的交易中探討生命》當中,他借書中美國密西根州一個小鎮的殯儀業者,來反應自己的想法。二十五年來,他見過大約五千次葬禮。這些經歷深刻地影響了他的思想。
我總想儘快地解決糾紛,湯瑪斯林其說:因為我親眼目睹有的人離家上班,卻再也沒有回來。
多少次,我們曾在早上怒氣衝衝地奪門而出?或是在夜裡熄燈時,心中仍燃著熊熊的怒火?我們心中這樣想:最後我們是會把問題解決的,不過,還不是現在。讓對方在冷漠的死寂中再多受一陣子苦吧。然而,如果我們像湯瑪斯林其先生那樣,經常面對心碎的生者,必會影響我們的想法和行為。
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弗426~27)聖經如此勸誡: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裡饒恕了你們一樣。32節)重點並不在於別人對我們做了什麼,而在於基督為我們做了什麼。
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機去道歉、饒恕別人、及修復無價的情誼了。殯儀業者很清楚這一點。
付諸於行、躬行實踐:
是什麼阻礙了我立即處理憤怒?
當對方對和好的意圖不予回應的時候,我當如何做?
請看羅馬書1217節至21
慢慢地生氣,快快地悔改。
──《生命語》


26~27共同的敵人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
我的房子前面有幾棵樹,烏鴉和藍堅鳥又在那裡爭吵不休。我知道它們總是爭論不休,但以前從來沒有像這次這般激烈。它們用翅膀和叫聲進行的戰爭,只見一隻具有一對褐色翅膀的鳥停在附近的樹枝上。那不是烏鴉,而是一隻它們共同的敵人――貓頭鷹。在遇到更大的敵人時,它們把它們之間的喜好拋向一邊,聯合起來對付外來的威脅。
這情形使我聯想到,作為耶穌的門徒,我們也應該學習這種精神。我們的共同敵人是撒但。我們有充分的理由把我們的分歧拋在一邊。在以弗所書第四章就反映了這一點,保羅要我們把個人的喜惡,我們的憤怒和個人的興趣拋在一邊。當我們專注於這些屬世的事情時,就是給魔鬼留地步27節)。魔鬼是希望看到我們互相爭鬥,而不是聯合起來對付它。
所有萬王之王的追隨者,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如果我們僅僅擁抱十字架,
我們就一定能獲得勝利。
撒但以分裂攻擊,基督徒以合一得勝。
──《生命語》

 

【弗四28盜亦有道】孟高謨利(James Montgomery, 1771-1854) 英國詩人,聖詩作家和慈善家。他定居在舍斐德 (Sheffield),為當地居民普遍愛戴。他所作聖詩的名句:“求賜火焰的舌頭和愛的心,傳揚和好的福音”,顯明其注重宣道的熱忱。有一天,他家中遭賊偷竊,失物中有婦女們合贈的一具精美墨水盂。社區群情嘩然。
   幾天後,那失去的墨水盂送還了,附有一紙便箋寫著:

“敬愛的先生:我們偷了你的家中的東西,不知道你寫過那樣美好的詩。我記得,當我年幼的時候,母親告訴過我你的詩句。從墨水盂上的字,我們才知道我們行竊的屋主。敬愛的先生,這是我分得的贓物,現在奉還。希望你和神能夠赦免我。”

  “從前偷竊的,不要作偷;總要勞力,親手作正經事,就可有餘,分給那缺少的人。”(弗四:28── 于中旻《喻道集錦》


29潔淨環境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
污染是一個多么令人沮喪的問題!每個人都因它而受苦,然而每個人也都製造污染。
污染有許多的形式,但有一種卻常被忽略。思溫德·察爾思稱它為言辭上的污染,這污染經由發牢騷者、埋怨者、批評者而四處流傳。思溫德寫道:悲觀主義之毒在於大量散播負面思想的氣氛,在此氣氛下每件事只有壞的一面被強調出來。
有一群基督徒朋友逐漸關心這種形式的污染及他們置身其中的部份,所以他們約定說要在整個禮拜之間避免說出批評的話語。他們很驚訝地發現他們可以說的話是那么的少!當他們持續這個實驗時,他們似乎必須重新學習交談的技巧。
在以弗所書第4章中,保羅叫信徒要做出那種決定性的行動,他說我們要脫去舊人及叫聖靈擔憂的行為(22,30節),並且穿上那可以建立他人的新人(24節)。當我們依賴聖靈的幫助時(加516),我們可以在我們的行為上、思想上及言辭上做那些改變。
如果我們要革除那些言辭上的污染,我們必須要選擇改變並請求神的幫助,這是開始潔淨我們靈命環境的一個好方法。
切勿說一句話污穢的話,
或魯莽、或無益、或不友善的話!
喔!慈悲的主啊!
我如何能找到這個起初完美的印記?
為了有助於根絕污染,潔淨你的言語吧!

──《生命語》


31徒勞的吵鬧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譭謗、並一切的惡毒,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有位法官常被一位律師冷嘲熱諷地調侃著,他非但沒施壓要他閉口,還面帶笑容地咬著自己的鉛筆,人們都對他竟有如此的耐心百思不解。
在一個晚宴上,有人就問他:你為什么不對那位目空一切的律師採取行動?法官放下刀叉,用手托著腮說道:我們鎮上有一位寡婦,她養了一條狗,每逢滿月時,那條狗就整夜吠個不停。然後法官就安靜地繼續吃他的食物,另有一人問道:但是,法官,這跟狗和月亮又有什么關係?他回答:哦,月亮只會繼續地發出光芒。在所有的罪中,沒有比譭謗更會乘隙而入了。當我們被冤枉時,自然的反應就是以牙還牙。然而真正像基督的明證,就在於能以德報怨,並繼續為主而活。我們應當像我們的救主一樣,他即使被誤會、誹謗、並上了十字架,都沒有以惡報惡(可153-5;彼前221-23)。
求主賜下恩典,使我今日雖處在那些討厭的人之中,仍繼續為主發光。
無論天父給我的是什麼,
我都要感恩地承受這愛;
無論惡意來自朋友或敵人,
我都要以琱[忍耐去愛。
以同樣的方式響應未必都是好的。
──《生命語》

 

【弗四31發脾氣的罪】

所羅門說:「忿怒為殘忍、怒氣為狂瀾,惟有嫉妒誰能敵得住呢?」(箴廿七4)。在傳道書七章九節,他又說:「你不要心裡急躁惱怒,因為惱怒存在愚昧人的懷中。」

聖經裡頭提到的生氣有二種類型。一種是義怒——為義而發怒;另一種是血氣的忿怒,這是聖經所指責的。我們生氣時極可能犯罪,因為生氣會使人失去理性的能力。

當我們怒火中燒時,最好的方式是守口如瓶,並儘量抑制我們的忿怒,勿使形之於外。生氣就像一把火,如果沒有氧氣助燃,它很快就會熄滅。

一位姊妹有一次對佈道家畢利桑戴說,她雖然脾氣不好,但她生氣永遠不會超過一分鐘。桑戴牧師說:「手槍的爆炸,也僅不過一秒鐘而已,但你知道手槍的殺傷力究竟有那麼大!」。人生氣時最大的傷害,就是從口裡發出的。怪不得雅各說,若有人在言語上不犯罪,他就是一個完全的人了。

驕傲的人眼中沒有上帝,嫉妒的人心中沒有鄰居,發怒的人就連自己也不存在。——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四32「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媊ヴ中F你們一樣。」

         如果你赦免一位弟兄,那赦免人的實際,就會把生命帶給基督的身體,而無須再做出任何明顯的表示。如果你真實愛一位弟兄,即使你絕不開口告訴他,你那個愛就會建造基督的身體。有一次,我在臨時的通知下,要在英國一個大聚會中,擔任講臺上的職事,而出乎我意料之外,一個日本籍的弟兄,也是那聚會中的一個講員。我們以前未曾遇見過——並且我們雙方的國家正在爭戰的狀態中。我不知道那弟兄心裡的感覺如何,因為我們只有極簡短談話的機會。我只知道當他在講話時,我感到主裡弟兄彼此的愛和交通的滋味。這愛超越了國家的界限,也無須我們以話語去表達。――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