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弗所書第六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弗六19那是我父親】

教育子女最有效的辦法是身教。通常我們聽說,身教重於言教,這是一點不錯的!你怎樣生活,怎樣說,怎樣行,將來你的孩子也是這樣。親職教育今天愈來愈受到重視了。

有一個人每天在上班途中習慣到酒店喝一杯,雖然他不酗酒,只是淺嘗而已。但他卻沒想到他很的孩子注意他的行動。在一個下雪的早晨,他吻別妻子之後,把小孩抱起來說:「傑米,再見!」就逕向酒店走去。沒走多遠,他就聽到孩子跟在後面,當他轉身過來時,發現孩子的小腳正在踩父親留在雪中的鞋印。他很興奮地叫喊著:「爹地,你看,我在踩你的腳印!」傑米的話使他父親為之一愕,他心裡想:我要上酒店,但傑米卻跟隨我的腳蹤!從那天起,他再也不光顧那家酒店了。為人父母的千萬要記得,子女是跟隨你們走的,你究竟帶子女到過些什麼地方呢?

我感謝主賜給我虔誠的雙視——他們現在都安息在主的榮耀裡。我敢見證:上帝的救恩就是母親的禱告和父親的楷模所帶給我的!我永遠記得在晚上及主日下午我坐在父親的膝上時,聽他講聖經的故事和耶穌的行蹤。我也記得母親每晚在床前所作的禱告,即使有一段時候我不太熱心教會的活動,但上帝的話卻始終在我心中有最高地位。「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二十二6)馬克吐溫說,讓我們在生活上努力,當我們入土時,好讓掘墓工人也為我們惋惜。—M.R.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4以身作則你們作父親的……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
有一天我在一家舊書店裡流覽,突然間一位顧客怒氣衝衝地沖了進來,大聲要求退書。他未能達到目的,於是便開始罵起店員來,他咆哮了好幾分鐘,有一位七、八歲的小女孩無奈地站在他身邊。最後,他一邊咒駡,一邊重重地踩著地板走出店去,小女孩則緊緊跟在他後邊。
我猜想那小女孩是他的女兒。若是真的話,這個下午她從父親那裡學到了什麼呢?更重要的是,這件事使我問自己:我自己的女兒在家中以及我們相聚時,從我身上學到了什么呢?雖然我經常教導她,我對生命和神的認識,但她從我的行為所學到的一定更多。
聖經說:你們做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弗64)。這告訴我,我和基督應有的關係,以及我在孩子面前應該活出來的榜樣。只有在完全接受神的教訓和指導時,我才能依他的方式養育子女。
今天,孩子們正在看著我們,來決定他們對生命和神的信仰。他們從我們身上學到了什么呢?
教年輕人應當如何,
語言文字都不管用,
整個書架的書也一樣,
唯有老師的為人才起作用。
身教勝於言傳。

──《生命雋語》


4父親的職責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
我曾聽說過一個悲慘的故事:一個父親上班時,打算順道把孩子送到托兒所去。但由於當時他正在全神貫注地思考一件事情,而竟忘記了送孩子的事。結果被留在車裡的女嬰因車裡太悶熱而死。這件意外的事故在這個父親的心裡留下了永恆的傷痛。
然而,在這個父親不小心忘記了女兒的同時,有些父親則是故意地忘記了他們的兒女。這些父親們,有的是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和尋歡作樂;有的是陷入了婚外情;有的甚至是為了工作、金錢、運動或其它原因。不幸的是,當他們被這些事情分心時,他們的孩子就失去了那些只有父親能給予的引導和照顧。
父親在孩童時期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他用教導、保護、陪伴、訓練以及自身的榜樣來塑造子女的人格。一個好父親可以為兒女提供敬虔的引導和智慧的意見(箴31~12),但是如果他忽視了他的孩子,只忙他自己的事情,他就不可能做到這些了。
父親們!千萬不要忘記你們的子女,他們需要你。
我們的孩子需要一個家,
家中充滿了愛與安全感,
使他們不致走上迷途,
使他們在愛的呵護中成長。
父親能給兒女的最好的禮物,就是他自己。
──《生命雋語》

 

【弗六4父母不可挫折兒女的銳氣】路德的父親,非常的嚴厲,幾乎到了兇殘的程度。路德常常說:『惜笞則誤其子──那是正確的;不過除了杖以外,要準備著一隻蘋果,在他做得好時,給他。』衛斯特(Benjamin West)講述他怎樣成為一個畫家。一天他的母親出去,留他在家媟茯搘L的小妹妹撒蘭(Sally)。在他母親不在家堛漁伬唌A他發現有幾瓶顏色墨水,開始畫撒蘭的像。他把墨水弄得一塌糊塗,到處都是墨水漬。他的母親回來,看見一片混亂,但是沒有說一句話。她拾起一張紙,看見是一幅畫。她說,『哎呀,這是撒蘭!』她彎身下去,吻他。此後,衛斯特常常說,『我母親的一吻,使我成為一個畫家。』鼓勵比斥責所收的效果更大。安娜布坎(Anna Buchan)講述她的祖母有一句喜歡講的話,就是到她年紀很老的時候也是如此:『不要挫折青年人。』──《每日研經叢書》

 

【弗六4亡羊補牢】

有一個父親為他的孩子講解馬太十八章迷羊的故事。這位父親講得十分生動,他說有一隻羊在籬笆找到一個缺口,就鑚出去,後來跑得太遠竟迷了路,這時出現一隻狼想要傷害小羊,正在千鈞一髮之際,牧人來了,才救回那只小羊,把迷失的羊帶回欄中,故事說完之後,父親沉默了片刻,那個聽得津津有味的孩子突然提出一個問題:「爹,他們後來有沒有把籬笆修好?」

這個孩子雖小,卻懂得亡羊補牢的道理,因為即使把迷羊尋回,籬笆的破口不即予修補,別的羊還是會走失的。每一個家庭像一個羊欄,若有了破口就應即時修補,免得孩子迷失在外面,結交不良的夥伴。家庭的破口可能是沒有每天讀經禱告,可能是電視阻礙了靈修,可能使不良書刊,可能是缺乏對子女的關懷。

但不論如何,你應當鼓勵子女善於利用時間參加有益身心的活動,你要注意做亡羊補牢的工作。迷失的羊可能是你本身而不是別人,你是否從神的欄中走失呢?——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六5~9當時對待僕人的習俗】有人估計在羅馬帝國堙A有六千萬個奴僕。在保羅的日子堙A羅馬的公民變成十分的懶惰。當時羅馬稱霸於世,因此羅馬的公民工作便會失去體面。幾乎所有工作,都讓奴僕去做。甚至醫生與教師,甚至帝王最接近的朋友,管理一切信札、上訴、財政的大員,都是奴僕。

在主人和奴僕之間,往往有很深的效忠和感情。皮里妞(Pliny)寫給一個朋友說,他心堳頇O感傷,因為有些他深愛的奴僕死去了。他有二件可以安慰的事,雖然它們也不足以消除他的悲傷。『我常常準備釋放我的奴僕。另一件事是我允准他們立下一種像遺囑一類的文件,我必定像法律一樣的嚴守。』這是和善的主人所說的話。

不過基本上,奴僕的生活是可怖的。在法律上,他不是一個人,乃是一件。亞里斯多德規定主人和奴僕之間,不可以有友誼,因為他們沒有一些共同點;『因為奴僕是一件活的工具,正如工具是一個沒有生命的奴僕。』范恩薄(Varro)寫到有關農業的事。他把農具分為三類──能言語,不能言語,無聲音。能言語的是奴僕,不能言語的是牛鞳A無聲音的是乘具。奴僕與禽獸無異,所不同的只是會說話而已。伽妥(Cato)給一個要接管農地的人的勸告。他必須要把一切東西查驗過,把過時的沒有用的拋棄;年老的奴僕也必須置之不理,任由他們捱餓。一個奴僕患病以後,給他平常的配給,也是一種浪費。

法律上的條文是很清楚的。羅馬法學家季雅斯(Caius)在法律定則婸﹛A『我們可以注意,這是大家普遍的接受,主人對於奴僕有生殺之權。』如果奴僕逃走,輕一點的,在他額上烙下字母F,表明fugitivus,意思是逃犯;重一點的,判處死刑。奴僕的可怕之處是他絕對的任他主人為所欲為。亞古士督把一個奴僕釘死十架,因為他弄死了一頭心愛的鵪鶉。樸立奧(Vedius Pollio)把一個奴僕活生生的拋在池塘堙A去餵兇殘的鰻魚,因為他打破了一隻水晶杯。猶文拿里(Juvenal)講述一個羅馬的主婦只是因為發脾氣,吩咐處死一個奴僕。他的丈夫提出異議。她說,『你稱奴僕是人?是麼?你說他沒有做錯?即使如此;這是我的決定,我的命令;我的決定就是證明。』奴僕之為婢女者,她們的頭髮被拉掉,他們的臉上常常有女主人的指爪傷痕。猶文拿里告訴說,有的主人『他喜歡聽殘忍的鞭笞聲,幻想比海上女神的歌聲更美』,或是『他陶醉於鎖鍊聲中』,或是『他叫施刑者來,在奴僕身上施用烙刑,因為失去了幾條毛巾』。一個羅馬的作者寫下說:『主人無論怎樣的對待奴僕,不應當的,在怒氣中,願意的,不願的,因著健忘,經過緻細的攷慮,有意的、無意的,都是一種判決,公正和合法。』──《每日研經叢書》

 

【弗六1018作基督的精兵】

聖經對上帝的兒女作了許多比方。有謂我們是「他身上的肢體,是他骨肉的一部份」(弗五30);有謂我們是羊的,因為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得我的羊」(約十14);有謂我們是建築用的石頭:「你們也要像活的石頭,被用來建造屬靈的聖殿」(彼前二5);有謂我們「在世上不過是異鄉人和流浪的旅客」(來十一13)。也許對信主的人來說,最有意義的比喻是把我們比作精兵。保羅寫給提摩太的信中說:「作為基督耶穌的忠勇戰士,你要分擔苦難」(提後二3)不錯,一個人一旦接受基督為他的教主,他立刻就被徵召作主軍隊的精兵。如果他不主動地對付世界、對付肉體、對付魔鬼的話,便不能算是盡職。他是一名不假外出的軍人。而真正的信徒必須是一位堅守信仰的忠勇戰士,他必須不斷的與罪與惡爭鬥。

正如軍人的一切戰抖及生活上所需的,均由政府來供給,好讓他們專心一意去打一場勝仗,上帝也一樣為所有主的戰士提供一切生活所需要的以及軍備。以弗所第六章提醒我們說:「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包括「救恩的頭盔」、「公義的護胸甲」、「真理的腰帶、」「和平的福音鞋」、「信心的盾牌」、「聖靈的寶劍」,而且必須藉著禱告和我們的軍長連系。身為基督的精兵,我們是站在得勝的一方,雖然在爭鬥的過程中驚險萬分,但我們知道最後勝利是屬於主的。——R.W.D.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六1018你時刻與主交往嗎?】

基督徒應時常與神保持密切的交通。在我們遭遇試探或困難時,更應當向神求助,祈主帶領。耶穌再三教訓我們「要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十八1)。保羅也同樣教導歌羅西教會的信徒,要經常不住的禱告。

讀早期信徒的歷史時,可發現他們見面時,都彼此勉勵祈求上帝賜福;在他們分手時,從來不忘說一句感恩的話。我們也知道在中古時代,信徒也常常在必要時,立刻為別人代禱。比方說在夜幕低垂時、聽到喪鐘、或看到一群鳥飛移表示要換季時,他們都虔誠地與神交通。湯姆斯勃朗(Thomas Browne)爵士與自己約定:「在任何安靜的時刻,隨時默想,要知道在這市內任一條街道都可能會遇見主。」

據傳約翰弗雷傑(John Fletcher)與人見面都問:「朋友,你時刻與主交往嗎?」以代替一般的寒暄。當他問你這個問題時,你會作肯定的回答嗎?靈命的維持是必須靠不斷與主交往和不住禱告的。——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六11從活捉猴子談起】經文﹕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弗611)。
  據《老撾青年報》七九年十一月一日刊登一則報導﹐茲抄錄如下﹕
  老撾各地有許多活捉猴子的巧技和妙計﹐現介紹三種。
  一、逗猴子打架。把一壇酒放在玉米地或猴子喜歡去玩的其他一些地方﹐在酒壇附近丟放幾十根可以用來打架的樹棍。群猴一見酒壇(聞到酒香)﹐就會一擁而上﹐試嘗品飲﹐它們越喝越有味﹐越有味越不罷休﹐最後都喝得酩酊大醉。這時﹐猴子看到近旁的樹棍﹐就揀起來嬉耍﹐打來鬧去﹐有的猴子可能醉倒﹐有的可能被打暈。這時﹐守在附近的人就可毫不費力地活捉群猴。
  二、引猴入籠。桑怒省的人愛用這種方法抓猴﹐他們做一個大籠子﹐門開一面﹐留下一個裝置機關的活動吊門﹐機關連在一根繩子上、繩上拴掛著許多猴子愛吃的水果。把這個大籠子放在林中猴群常去玩耍的地方。猴子見籠子生奇﹐就會鑽進玩耍﹐看見繩子上吊著許多水果﹐就爭先恐後緣繩而上﹐搶吃鮮果﹐繩子牽動機關﹐閘下籠門﹐猴子就被活活地關在裡頭了。
  此外﹐還有一種外國人喜歡用的捕猴法。這種辦法是﹐在一個椰子上﹐開一個剛能伸進猴爪的洞﹐掏盡椰瓤﹐放進猴子喜歡吃的東西﹐然後把好多個這種開了洞的椰子放到猴子常常覓食的地方﹐人則埋伏在附近﹐猴子看到椰子﹐就拿捧起來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當它們發現椰子裡有好吃的東西﹐自然就會把爪子伸進洞裡去抓。這時候埋伏在四周的人就趕出來吆喝﹐猴子的脾氣是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願丟下到手的食物﹐因此﹐只好垂手就擒。
  讀到這則有趣的報道﹐確實令人發笑。可是在笑聲中﹐想到這些猴子愚蠢無知﹐為了貪吃貪喝﹐結果受了人的騙﹐上了人的當﹐以致陷入圈套﹐束手就擒。但另一方面﹐不禁連想到我們自稱萬物之靈的人﹐又何嘗不是輕易地﹐上了魔鬼的大當﹐中了它們的詭計呢﹖
  狡猾透頂的魔鬼也常是利用人的愛好﹐設計布陣﹐投其所好﹐有的是以名利為餌﹐有的則以權勢﹐女色為引誘﹐使千千萬萬人﹐墮入它的妙計﹐成為它的俘虜。
  君不見古今中外﹐不知有若干醉心于榮華﹐有多少醉心于富貴﹐以致產生了你爭我奪﹐彼此攻擊彼此斗爭﹐結局是兩敗俱傷﹐到頭來﹐還是魔鬼從中坐收漁翁之利。
  世界上誰能識破魔鬼的陰謀﹐誰能擊敗它的詭計﹖答案只有一個﹐就是神的獨生子耶穌基督。當他在曠野四十晝夜時﹐魔鬼(也叫撒但)就在他的面前布下了三個圈套﹕其一﹐叫他。你餓了嗎﹖你若是神的兒子可叫石頭變成食物。這是世界之魔王利用生活向基督發出挑戰﹐引誘他靠自己的動作﹐證明自己確實是神的兒子。但主耶穌並沒有因自己是神的兒子而動搖疑惑﹐反而更加深信堅定不移﹐視順服父神的話比食物還重要。所以祂以堅決的口吻用神的話回擊魔鬼﹕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可惜今日多少信徒認為民以食為天以致把神的話丟在一旁。為了生活﹐為了口腹﹐不擇手段背道而行﹐結果步亞當的後塵﹐中了魔鬼的計謀。其二﹐叫祂。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從殿頂上跳下去﹐魔鬼恐怕耶穌不肯聽信﹐所以也引用聖經為憑據﹕經上記著說主要為你吩咐祂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應該指出﹐魔鬼雖然引用聖經的話﹐但它別有用心﹐乃是掐頭去尾﹐斷章取義。要知道這個應許﹐並非指著的人說的。乃是對于在順服的路上行走的人﹐才能發生有效。記住﹐路是人走出來的﹐不是跳出來的。凡是渴望一躍成名的人﹐總是不肯實事求是循規蹈矩﹐以致于投機取巧﹐弄虛作假﹐挺而走險﹐結果是跳進魔鬼的不抱裡。
  魔鬼是引經上記著說﹐但耶穌是引經上記著說﹐足見真理不是片面乃是全面。有一句西諺﹕並不是每一個發光體都是金子。也可以這樣說﹕並非是任何引用了聖經而講的都是真理。可見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是值得我們多麼重視啊﹗
  其三﹐叫祂。只要你俯伏拜我﹐就用不著花氣力﹐也不費吹灰之力﹐便垂手可以得到萬國和萬國一切的榮華。這何樂而不為﹖從古至今不是拜倒石榴裙下﹐就是在權貴之下屈膝﹐滿腦子裡充滿著崇拜名利﹐以致寧願為三斗米折腰。要知道﹐凡是屈服在魔鬼腳下的﹐是絕對沒有好日子過的。造物主創造了人的雙膝﹐唯一的﹐只有向獨一真神跪拜。所以耶穌斥責說﹕撒但退去罷。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祂。
  只不過交了三個回合﹐魔鬼耍盡了陰謀詭計﹐步步設圈套﹐處處布陷阱﹐但在戰無不勝的耶穌基督面前﹐它節節敗退﹐直至遭到全部崩潰、破滅、敗亡。
  耶穌說﹕它(指魔鬼)在我裡面毫無所有。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11大騙子要穿戴神的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
北極熊主要是以海豹為食物。為了要獵得海豹飲食一頓,通常北極熊都會耍個小伎倆。若是海豹要捕食的地方靠海邊,那麼北極熊就會憋住氣潛入海豹的捕魚口下方假裝魚兒擦冰塊的聲音。只要海豹聞聲而來,頭一伸進去,就被餓透的北極熊逮個正著。
撒但也以這樣的伎倆來欺騙我們。它以看似無傷大雅的東西為誘餌,並將醜陋的罪包裝在迷人的外表下。然後,我們就屈服在誘惑中,落入它的陷阱裡。
基督徒一旦陷入敵人的陷阱中,就沒有任何藉口可推諉。因此,我們當穿戴神的所賜的全副軍裝,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弗616)。
藉著默想神話語的信實,並依賴聖靈的幫助,你就能輕易地分辨出,什麼是屬靈的滿足,什麼是滿足自我的貪欲。別被撒但的伎倆所迷惑。
撒但是騙子,敏銳又狡猾,
它狡猾地騙我們呑下謊言,
但若隨時留意神的教導,
必能輕易地識破它。
撒但看起來像光明的天使,
但卻有獅子的爪牙。
──《生命語》

 

【弗六11忠於職守】

有一位老太太,她對任何人都有讚美的話可說,即使對無賴,她也有她的贊詞。這位老太太總是看事情的光明面,她喜歡找優點而不願吹毛求疵。她的一個朋友受不了她這種樂觀的態度,有一天跑來問她:「你認為魔鬼怎麼樣?你對它該無讚美的話可說了吧!」不料這位老太太思索了片刻之後,用那老人特有的顫音說:「對於魔鬼,有一件事我必須誇贊它,魔鬼永遠忠於職守!」這話一點不假,魔鬼一如吼獅到處遊行,尋找可以吞吃的人,有時候魔鬼扮成「光明的天使」,但它仍然沒有放下它的武器!它永遠和善良交戰,它藉種種詭計來阻止上帝的兒女靈命的長進。那些沒有穿戴上帝全副軍裝的人正是它第一號攻擊的對象。魔鬼的詭計是千變萬化的。這位老太太所說的話對極了——撒但永遠忠於職守。我們從任何事都能從光明面來發現其優點。我們也必須熟悉以弗所書第六章所記載上帝全副的軍裝,我們假如不這樣武裝起來,就很快地會為撒旦所擊倒!——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六1118撒但的阻擾】

眾撒但所從事的工作非常的多,其中也包括去阻擾上帝的聖徒。即令是大使徒保羅也免不了受它們的攻擊。保羅甚至說,他被超自然的力量所阻,以致訪問帖撒羅尼迦眾信徒的計畫,始終未能如願。舊約聖經裡的約伯,其一生也再三受到撒但的攻擊和阻擾。

約翰·達西說:「今天在我祈禱的時候,我遇到了撒但,他告訴我,『你不能真正的禱告,當你跪下時,你不是在祈禱,難道你不知道嗎?』於是我檢查我身上的裝備,我的腳仍穿著福音鞋,腰仍束著真理的帶子,仍用公義的護心鏡遮胸,又有信德當藤牌及救恩的頭盔、聖靈的寶劍,我再奉耶穌的寶血禱告,撒但自知不敵,落荒而逃,於是我見到了上帝,直接與他交談。」

幾乎很少數的基督徒沒有遭受類似的經歷,在生活上遇到惡者阻擾的苦,我們要仿效約翰·達西穿戴上帝全副的軍裝,就必百戰百勝。願我們從帖撒羅尼迦前書二18得到鼓勵,我們切記,當撒但尋找攻擊我們的時候,也正是我們與上帝親密交往的時候。不過撒但即使能在四周把你圍起來,它卻不能把上面也圍起來,使你斷絕與神的關係!——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六13一個弱點】

以弗所書六章十三節說:「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

在我辦公室後面有一條加重公路,這路專供搬運貨物的巨無霸卡車行駛,無論路面路基都能承當重荷。我們的工人便把自用的停車場用水泥敷成一條通道與公路相接。外表看來,停車場已和公路相通了,然而事實證明,兩者之間並非天衣無縫。因為工人在建造水泥道時,不注意而造成一個小點沒有被水泥敷實——結果雨水從那裡流入,在這個小點上一定掉過一粒種子,現在居然長成一枝大蘆葦來。偌大的一片場地都是敷過水泥的堅實地面,任何植物都不適於生長,只是在一個被疏忽的小點上就無法阻止植物的生長。

我默然凝視著這枝野生的蘆葦,便想起了上帝的話:「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聖經上是說「全副的」軍裝,因此我們不能裝備不齊,免得罪惡從那個弱點中乘虛而入。巨人歌利亞雖然身穿全副的軍裝:鋼盔、肩甲、盔甲、護身牌,只是他的前額卻仍然暴露著。他可能對身材矮小的大衛投出不屑一顧的神色,然而這是他的一個敗筆。大衛手中的小石子就甩向巨人的前額,就是那暴露著的一個小小的部位上,這一甩發揮了足夠的功效使巨人應聲倒地。

基督徒必須穿戴全副的軍裝,保護頭部、胸部、以及雙腳。我們如果忘記任何一件,自然就成為敵人攻擊的目標。你是否清楚地知道你的全副裝備(見以弗所六1318)呢?在你進行任何一天的戰抖之前,請你檢驗你的裝備,就是聖經上說的「全副軍裝」。

基督徒的「全副軍裝」都是用以掩遮前面,而沒有一件事用以掩遮後面的,那是因為何故?不妨想想看。——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弗六14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軍裝上有公義的護心鏡。當一個人穿上了公義,他就很難被人家攻取。光是言語,不能抵擋人家的攻擊;只有良好的生活,方纔可以。有一次,有人攻擊柏拉圖,說他犯了某些罪。柏拉圖說,『那麼怎樣呢?我們必須用生活證明他的攻擊是謊言。』應付基督教面對攻擊的唯一方法是顯明基督徒能達到的善良的高度。──《每日研經叢書》

 

【弗六18「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

一個偉大的聖徒(Monod)終生著重禱告,臨死時還說自己禱告太少。我們應隨時多方禱告,禱告永不會適宜的。在生活的環境中,沒有任何情形不宜禱告的。在婚禮或喪事,在工作或工餘,在北風或南風之中,或酷寒和暖,都應禱告。禱告必使人毫無阻礙。

在聖靈裡禱告——將次序倒過來,讓聖靈來我們裡面禱告,這意義必更真切。我們禱告使一切需求都得解決,因為聖靈必起來表顯出來。我們必需在聖靈裡,受感動,不僅在主日,也經常地接受祂以大能教導我們有關神的旨意。

多為別人代求——使徒說,為眾信徒也為禱告。

我們必須警醒——站在神的門口叩門,一直到那門洞開。要警醒,在望樓上等,神的船在晚上經過,許多恩典到了碼頭,卻沒有人去提取,因為他們都睡了。

我們必須持久——神要我們等候,祂要我們謙卑,因為祂知道我們心中所存的,祂遲延是要篩清分開穀與糠。有些我們求的並不智慧。我們若照著祂的心意祈求,祂必賜給我們。所以我們要琝圊糷[,你多年所求的福分其實離你不遠。

──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