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腓立比書第三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腓三110基督的豐富】

當彼拉多審訊耶穌的時候,他三次提到,「我查不出他有罪」(見路加福音)。我們應當注意彼拉多在這裡的態度是消極的,這是不信主的人對救主的典型的態度。感謝主,我們信主的人,能採取積極的態度。和保羅一樣,我們能夠體驗到主的每一樣恩典。我們一旦受到聖靈的啟發,就發覺到認識主是世上最快樂最有福氣的事。腓三9說,為了要贏得基督我把一切當作垃圾般丟棄了。換句話說,萬物若與基督相比,就都成了不屑的垃圾!尤其是基督復活的力量,更是我們人人所期盼得到的。在保羅的生命中,基督是居首位的。如果你把你最珍貴的事物寫在一張表上,基督究竟是出現在第幾項呢?

住在倫敦一個貧民窟中的一個垂死的婦人,曾經很興奮的說,「我有基督,復有何求?」這位姊妹,她毫無屬世的財物,但基督的豐富已填滿她的人生。朋友,耶誕節不是剛過不久,它可以天天存在,基督能夠天天誕生在我們心中,「我有基督,復有何求?」這也是你的心聲嗎?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腓三111丟得好】

一位老姊妹帶著孫女一道上街,當她們遇見一個乞丐時,老姊妹給了他十元。走到街角,她們看見救世軍的慈善「鍋」,老姊妹投了五十元進去。小女孩禁不住對祖母說:「祖母,你作基督徒以後,損失不小吧。」老姊妹說:「是啊,從前我認為很重要的事物。後來才知道正是那些累贅的東西攔阻我接受耶穌。依靠世上的財物,使我得不到心靈上的平安。我知道過去一心一意追求物欲和社交快樂是一種壞習慣。自從我接受耶穌為救主之後,我把一切的罪都丟掉了,貪心和自私的意念也完全不見了!」

多數基督徒都能開列一張「有益的損失表」。自從接受基督之後,許多壞習慣和罪惡都不復存在了。我們已棄絕世界短暫的享樂,而獲得永恆的喜樂。我們已拋棄了自我的貪圖,而寧把最好的獻給上帝和別人。從前認為「有益」的,現在卻認為「有損」,將一切屬世的喜愛的丟棄,的確實丟得好!

我們能夠像保羅一樣,以得到基督和祂復活的能力為最大的喜樂嗎?我們能把丟棄的屬世享樂當作「糞土」嗎?我們若越接近無罪的基督,就和有罪的世界離得更遠!——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腓三715適當的目標】

任何成功的機構都有一些明確的既定目標,讓每一份子,特別是經理人員,能時刻把這些目標存記心中,且不斷針對這些目標盡全力去達成使命。若不是這樣,則一個盲無目標的機構,會產生混亂而終告失敗乃是可預卜的。

在個人生活上也是如此,人若不知道他從那裡來?他為什麼活在這裡?他要往那裡去?那他的存在是沒有目的,也沒有意義的。基督徒更應該決定如何計畫他的一生。而該項計畫則必須符合眾人的利益,同時也滿足上帝的心願,做上帝所喜悅的事。

講到這裡,忽然讓我想起教會裡的一張告示說:「在聖經裡我們讀到有一個名叫耶穌的人,他定意行善。因此使我感到慚愧,因為我的人生絲毫沒有經過設計,卻自以為很滿意。我們往往像一個肩上背著獵槍的鄉下孩子,當人問他:『阿弟,你準備打什麼?』他回答說:『我也不知道,我還沒有找到目標呢!』」

你在你的人生中尋找什麼?你的人生目的是什麼?保羅知道他要往那裡去,和他要的是什麼。他說,「我忘記背後,全力追求那前面的事,因此,我向著目標直跑,為要得到獎賞。」這是他的人生目標!這也是你的人生目標麼?——R.W.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腓三721寄居的與朝聖者】

關於十九世紀波瀾作曲家蕭邦,有這樣一段有趣的故事:當他在二十歲離開華沙到歐洲去一展才華時,他被告以不得再見故國。於是他很憂傷的用一個小銀盃盛滿了波瀾的土壤。無論他走到那裡, 總是隨身攜帶這個貴重的聖餐杯。二十年後他因患肺病死於巴黎。當他的棺木置入墳墓時,他的朋友忽然想起他的寶藏,遂將那一杯泥土散置在蕭邦的靈柩上!雖然他時常在世界各地旅行,然而他的朋友們都知道他的心一直都在波瀾!

基督徒住在這個世界上,但卻不屬世界!他們是鍾情于一個有根基的家鄉。基督徒在世上不過是寄居的,他們不斷的朝向天上的父家走去。他們對地上的罪惡和世界的世故必須是陌生的,因為他們乃是天上的國民(弗二19)。從基督住到我們裡面的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就時刻渴慕天上!正如蕭邦經常隨身攜帶故鄉芳香的土壤——基督徒必須讓聖靈隨時伴著我們,因為聖靈向我們保證上帝的應許於賞賜(弗一14)。讓我們時常思想歌羅西三14和約翰壹書二1517,免得我們過分被世上的事物所吸引。

當太陽下山,一天將結束的時際,我覺得距離永恆又接近一些了,你是否也覺得自己更靠近天家呢?——H.G.B.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腓三8「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

   要發光必須先有損失。發光體受了相當的損失以後,纔會有光照出來。燭不燃燒,根本便沒有光。有了燃燒,然後纔能有光。我們自己若不先有損失,就不能有益於人。燃燒好似人生中的痛苦。信徒必須經過痛苦,然後纔能有益於人。可是我們見了痛苦,卻常喜歡逃避。

   當我們被喚到一旁,在苦痛中磨鍊的時候,例如病倒了,或煎熬於患難之中,我們所有活動都遭停止,這種時候,我們覺得自己已不再有何貢獻了。

   但是,假若我們有耐心,肯服從主,我們就可確信,我們在受苦難中,對世界的貢獻,更大於活動工作。我們此時正如蠟燭在燃燒,光明燦爛是從燃燒中發出來的。

   明天的榮耀,是因今天的痛苦。許多人只要榮耀,不要十架;只要發光,不要燃燒;但是我告訴你,十架是冠冕的先鋒;沒有十架,就沒有冠冕。── 選

   當那五穀成熟的季節,農民高唱著歡樂的歌,把農產物收藏在倉堙C但是,讓我們想一想,如果不是有一粒麥子先死在地堛爾隉A怎麼能結出這麼多的子粒來呢?屬靈的事情也是這樣。我們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死,怎麼能活出基督的生命來?所以,讓我們不再顧念我們自己的安樂和幸福。我們必須將自己生命完全釘死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不但將犯罪的慾望和習慣釘死,連天然生命中一切無罪的、美好的,也該一起釘死。因為如果我們要多結果子,就必須先被埋在地堙C

   親愛的,恐怕你一定會像我一樣,一聽到這個信息,心中會感到非常失望。但是讓我們記著,主竟看上了我們,要我們與祂一同受苦,在我們這豈不是一件極榮幸的事麼?並且,一切所遭遇的,無非要把我們造成合乎主用的器皿。痛苦生豐富,死亡生生命,這是神國中的定律。──《靜默的時候》

 

腓三8識寶與不識寶】經文﹕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38)。
  他看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因他想望所得的賞賜(來1126)。
  這是一段從報紙上抄錄下來的新聞﹕
  一個罕見的中國明代瓶子﹐今天在此間蘇比拍賣行賣得廿六萬五千英鎊。這個瓶子的女主人曾把它放在後門外面﹐當作栽花之用﹐這個十五世紀的瓶于是蘭白兩色的。高四英寸多一點﹐寬六英寸半。蘇比拍賣行的董事伯爾尼前往達文群托基市一位寡婦家中﹐替她估計一幅畫的價值﹐無意中發現這件珍貴的寶物。
  一個不透露姓名的買家用電話落了最後的投價﹐這個最後的投價比拍賣行的估價高出兩倍半。
  蘇比拍賣行的專家湯普遜說﹕這個瓶繪上蓮花﹐黍和蝴蝶的圖案﹐並有淳化的漢字標記。淳化是中國瓷器制造的一個著名時期。
  伯爾尼說﹕瓶子的主人告訴他﹐她的先夫多年前﹐在東方工作時﹐獲別人贈送這個瓶子作為禮物。他說﹕當我打電話把拍賣消息告訴她時﹐我預先問清楚她是否坐下來﹐以防受驚動而吃不消。
  從這則新聞可以看到兩種人﹐一種是不識寶﹐一種是識寶。不識寶的女主人把寶貝視如普通的栽花花盆﹐放在後門外面﹐不足輕重。識寶的伯爾尼﹐把這瓶子視為珍品﹐在拍賣行賣到廿六萬五千英鎊。
  保羅自從大馬色路上悔改以後﹐他的心思﹐他的意念﹐他的愛好﹐他的志向﹐有了徹底的轉變﹐已往是把萬物看為至寶﹐而把耶穌基督視為眼中釘非除掉不可。現在是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可是也讓我們聯想到當時猶太人﹐經受祭司長和文士的挑唆和煽動﹐在彼拉多面前﹐捏造事實控告耶穌﹐視耶穌為不共戴天的仇人。所以極力大喊﹕除掉他﹐除掉他﹐釘他在十字架上方以為快。豈知﹐適得其反﹐耶穌不僅沒有被除掉﹐祂復活的靈反而充滿大地充滿人心。誰也沒有想到正因為祂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祂(約1232)。可是猶太人反被分散飄流各地。
  所以耶穌說﹕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約828)。
  一個人若曉得這塊地埋有寶貝﹐他就肯付出代價﹐歡歡喜喜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參太1344)。
  另外門徒正因為認識到耶穌基督為至寶﹐因他有永生之道﹐所以寧願撇下自己所有﹐來跟從主﹐但主對他說﹕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的﹐必要得著百倍﹐並且承受永生(太1929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腓三13~14一個倒空的人】保羅不保留一件事,只保留主耶穌。今天人把聖靈充滿看得太容易了,若想要經常保留聖靈的同在,我們必須付出相當大的代價。除了耶穌以外,不能保留任何一件事。保羅的一生一直經歷一件事,就是被倒空。所以保羅無論到什麼地方,都能充滿聖靈,照射人子,彰顯主耶穌的榮耀。

今天有多少人稍微有了一點恩賜和經歷,他就好像大過主耶穌了;稍微為主作了一點工作,他的榮耀就好像不得了了。從前我讀過這樣的一個故事:希臘帝國有一個很有名的君王亞歷山大,一天他騎著馬到鄉下去,遇見一個鄉下人問他說:「你有沒有看見過國王?我如果看見國王,這一生就滿足了。」亞歷山大王對他說:「你若想看見君王,就騎在我的馬背後,你就會知道誰是君王了。」於是鄉下人就興高采烈的騎在他的馬背後。等他們進了京城,這人看見所有的術士都立正向他們敬禮,所有的百姓能都出來在屋頂上、馬路旁,沿途向他們喝彩、歡呼、敬禮。此時這鄉下人實在覺得很榮耀很快樂,一生從沒有這樣榮耀過。於是亞歷山大問他說:「你現在知道誰是君王了吧!」你想那個鄉下人怎樣回答呢?他說:「當然知道,若不是你是君王,那就是我是君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這個鄉下人,他不過是在君王的背後,沾君王的光而已,但是他竟然會說出這樣愚昧的話來。今日我們何嘗不是這樣,在跟隨主的路上,最大的陷阱就是我們自己,若是己沒有被倒空,主就沒有辦法一直無限量的來充滿我們,使用我們。——史伯誠《雙倍的聖靈》


13~14視力和記憶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有個故事說,有一個人漸漸地喪失了記憶,經過檢查,醫師告訴他,動一次腦部手術,也許可以改變現狀,恢復記憶。但是,由於手術很困難,也可能由於切斷一條神經,雙眼就會全瞎。
醫師問他說:你到底要什麼,視力?還是記憶?病人思索片刻後回答:視力。因為我寧願看見我往哪裡去,這比只記得我曾去過哪裡更重要。
腓立比書第3章說,使徒保羅在靈性上作了同樣的選擇。對於過去。不管是成功或失敗,榮耀或羞辱,他選擇記憶。他最在乎的是盯住目標向前奔,好得著基督的贊許。
這種想法是成熟的基督徒的明顯標誌。使我們生命成長的是神作工的結果(313~15)。當然我們忘不了過去,但我們不必活在過去。我們所有的成就都來自神,所以我們心裡充滿感恩。當我們為罪懺悔時,罪就埋藏在深海中了。我們不要一再地把它挖掘出來。
你會怎樣選擇?要看見還是要記得?
向前向上規劃你的路,
忘卻失敗力爭獎賞,
以達到主的標竿為目標。
如果你不斷往後看,你就不會有屬靈的進步。
──《生命語》


20一心嚮往天堂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
我們都聽說過那些太看重天上之事的人,根本不是人間客。我們也聽到有些牧師承諾信徒在天上得大賞賜,但卻忽略他們生活中的艱難。有些人指責他們是在空中畫餅的先知,他們忘了我們仍必須活在世上。
然而,希伯來書的作者卻說,有一種是平衡天上與人間、此世與彼世的屬天的心志。那心志是使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因著信而在迦南住帳棚生活的關鍵(創118~10)。
路易士在《如此基督教》一書中,提到:若你讀歷史,你會發現對現今世界盡上最多心力的基督徒,正是對來世思索最多的人,眾使徒本身……,建立中世紀的偉人們,廢除奴隸買賣的英國佈道家,他們都在世留下了印記,因為他們一心嚮往天堂。
而自從基督徒多半不再思想另一個世界起,他們在世界上就變得不太有作用了。定睛在天上,就會投入世界。
若我們的心是以天上為重的,
就會在世上做更美更好的事。
以禱告單獨與主到賜福的聖山,
然後下到山谷作工,
你臉上必發出耶穌愛的光芒。
當你看重世上的職責時,要紀念天上的事。
──《生命巂語》


20~21我們會像他主耶穌基督……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
有一年秋天,我的幾個孫子從野外採集到一些蠶繭。它們一點也不漂亮,乾巴巴的,一動也不會動,孩子們把它們掛在一個陰涼之處準備過冬。第二年春天,他們把蠶繭搬到照得到溫暖陽光的地方。過不了多久,有一個蠶繭中冒出一個美麗的生物――一隻淡綠色的大飛蛾,優雅地展開翅膀,準備飛向天空。它色彩之豔麗是無法形容的,它緩緩地展開嬌嫩的翅膀,姿態是無可言喻的優美。
是的,春天是復活節的時節。不過大飛蛾的蛻現,不是真正從死中復活,而是生命的蛻變,形式的改進,因為蠶繭本身具有生命。而耶穌則是從死中復活,不過這過程也是蛻變――耶穌變成了永生的完美生命,我們的復活也會是如此腓立比書321節中的改變的符合的是譯自希臘語,意為改變形式蛻變。由於耶穌從墳墓中升起,我們可以堅信我們的軀體也會改變,變得像他的榮耀的身體。
是的,有一天我們會像他。
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像他!
我見他而時我會像他!
像他直到永遠!
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像他!
當我們面對面地見著他,
我們會反映出基督的榮耀。
──《生命巂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