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歌羅西書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西二1「我願意你們曉得,我為你們和老底嘉人,並一切沒有與我親自見面的人,是何等的盡心竭力;」

         『一切沒有與我親自見面的人』由此顯出他的關心不是個人的喜好問題,而從神來的託負。――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盡心竭力』又可譯作『竭力奮鬥』。保羅的奮鬥是內心的奮鬥,大概不是限於為他們迫切的禱告,一定包括為他們掛心、內心的憂慮等。――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盡心竭力』原文與『較力爭勝』(林前九25),『打仗』(提前六12;提後四7),『努力』(路十三24),『爭戰』(腓一30)都是同一個字。――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1「我願意你們曉得我為你們和老底嘉人,並一切沒有與我親自見面的人,是何等地盡心竭力,」

    “盡心竭力”原文agona,與林前九25的“較力爭勝”是同一個字。在提前六12譯作“打仗”,腓一30譯作“爭戰”。所以這句話不但說出保羅怎樣在禱告上為信徒“打仗”,也說出他為信徒靈性的事,何等熱切地肯付代價。雖然有許多信徒是他還不認識的,他也同樣關懷。他實在不愧為神的管家,神的忠僕,因他自覺對神一切的兒女都有責任。雖然自己還在監獄中,但對於從未見面的歌羅西信徒,卻仍有親切的負擔和熱誠,知道他們信仰上有錯誤,便要極力挽回他們。──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歌羅西書》

 

【西二2「要叫他們的心得安慰,因愛心互相聯絡,以致豐豐足足在悟性中有充足的信心,使他們真知神的奧祕,就是基督;」

         『真知』是充分認識,而這種認識是從經驗中領受來的。――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3「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祂堶授繭菕C」

         『智慧』是指領會屬靈真理的意義的能力,『知識』則是領受的真理;這兩詞在原文共用一個冠詞,表示兩詞代表一件事;真正的知識和真正的智慧是分不開的,兩者都隱藏在基督堶情C――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一切的寶庫都存在基督堶情A但卻像隱藏的珍寶一樣,不是不可知,而是要用功夫去發掘。――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5「我身子雖與你們相離,心卻與你們同在,見你們循規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堅固,我就歡喜了。」

         『規』是畫圓的工具,『矩』是畫方的器具,『蹈』就是實踐的意思,『循』就是遵循的意思。一個基督徒若是有生根建造的學習,就會遵循屬靈的原則,實踐信仰生活的規矩,做到應盡之本分。―― 陳尊德《更加豐盛―歌羅西書的信息》

 

【西二5先稱讚,後勸戒,這是勸戒人的一個好方法,容易使人領受。――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5『見你們循規蹈矩,信基督的心也堅固。』

   真正教會必須有像兵士的紀律。正如標準修訂本所譯,保羅因聽聞歌羅西人的信仰能夠合乎規矩order)和堅固firmness),心就歡喜了。這兩個字是足以展示一幅鮮明的圖畫,因為它們是軍隊堶悸犖D用詞語。譯作規矩的希臘字是taxis,解作行列或者有條理的安排。教會必須像一隊整齊的士兵,每人都有自己的崗位,隨時準備和願意聽候命令。譯作堅固的希臘字是:stereo{ma,解作堅固的堡壘,或一個不能動搖的方陣。它描寫一隊士兵以方陣的密集防禦,能夠抗拒任何侵略的敵人。故此教會必須有紀律化的規矩,和堅固的陣形,像士兵們具有的紀律和訓練。他們必須在祂堶生根建造。──《每日研經叢書》

 

【西二5他想像自己是一個軍官,在檢閱準備妥當、排列整齊的軍隊。循規蹈矩堅固兩詞乃軍事用語,前者形容一營兵士的井然排列,後者描述他們表現出來的穩固陣形。保羅看見(雖不在肉身卻在心堙^歌羅西信徒怎樣忠於神的道,就歡喜快樂。──《活石新約聖經註釋》

 

【西二6「你們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穌,就當遵祂而行,」

   抵擋錯誤教訓的惟一方法,是在我們的屬靈經驗和所學到的真理上站穩。――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67“遵祂而行”,原文是“在祂裡面行動”的意思,參N.A.S.B., R.V.等英譯本,中文新舊庫譯本譯作“當在祂裡面行動生活”,就是以基督為範圍地生活。

    “生根”指靈命方面說的。信徒應當“生根”於基督,就能從祂結果子。“根”是向下生的,可以表明謙卑。

    “建造”顯示使徒在此將信徒的靈性看作一種工程,像建造房屋那樣(太七24,26;林前三1015)。這建造之工程是包括生活與工作兩方面。

    “生根”注重隱藏部分,向下深入;“建造”是注重向上的發展,是向外表現的部份,信徒應在這兩方面一同生長。“生根建造”英譯rooted and buildedR.V.)。──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歌羅西書》

 

【西二7「在祂堶悼肸瓻堻y,信心堅固,正如你們所領的教訓,感謝的心也更增長了。」

         『生根』指隱藏的生活,有下面的講究:(1)證實開始生長。(2)開始尋找供應。(3)立不見的工夫。(4)使生命更穩固。―― 陳尊德《更加豐盛―歌羅西書的信息》

         『建造』指顯露的生活,有如下的講究:(1)按照藍圖。(2)善用建材。(3)精確無誤。(4)注意美觀。(5)方便使用。―― 陳尊德《更加豐盛―歌羅西書的信息》

         人性是喜埋怨,而這種埋怨的心會使心情沉重而苦悶,反之則會心情愉快而積極,所以感謝是治療埋怨的良方。―― 陳尊德《更加豐盛―歌羅西書的信息》

 

【西二7『建造』是現在式的分詞,如同房屋一樣,要繼續不斷的建造增長,直到完成。基督徒的生命在基督埵酗F根基,就要繼續不斷在上面建造。――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扎根、建造、在生命上長進、在信心上堅定,這些也可能成為試探,使人覺得自己已經得勝,滿有成就,所以還要存感謝的心。明白自己經驗神的恩典愈多,愈會謙卑;感謝神就是承認這些好處不是我自己的,乃是神所賜的。――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7『生根』原文是今成時體,『建造』乃今恆時體。生根是一次成功的,在我們信主的時候就好像一顆樹生了根。建造是繼續進行的,我們信了主之後,還要像建屋那般不住的在上面建造。――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堅固』有聯合的意思,聯合得緊緊密密的,好似水泥,使房屋堅固。『感謝的心增長』原文是『溢於感謝』。――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7第四件事是「感謝的心也更增長」。「更增長」的原文有充滿、滿溢、突出的、卓越的與優於的意思。保羅在這堛熒N思是說,我們前面幾樣的追求,雖然動機是出於自己的心願,但成就乃是出於神的恩典。所以為著我們靈命上的獲得與長進,我們更當傾心感謝神。── 沈保羅《真知灼見──歌羅西書講解》

 

【西二8「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謹慎』是現在時式,表示繼續進行的動作,意思是說,要經常不斷的儆醒防備,否則便容易落在敵人的圈套堙C――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理學和虛空的妄言』可譯作『哲學和騙的空談』,這兩個名詞是連在一起的,只有一個冠詞,表示是一件事。騙的空談是形容哲學的。――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這些異端教訓不是照著神在基督堜珣狴靰滲u理,而是照著人的傳統和世俗的言論。『傳統』通常是口頭傳來,或是間接得來的資料。――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小學』指這些異端師傅所誇耀的知識,並不是很深奧,只不過是初步的知識。『世俗的』意思是指屬於著個世界的,而不是超然的。――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8『理學』歌羅西的異端是注重理智過於注重信心。他們以為得救是藉著智慧。―― 陸德禮《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8『理學』就是哲學,是喜歡知識的意思,其原文就是『喜歡』和『知識』二字合成的。――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小學』可譯作『原質』或『形質』(彼後三10~12)。異端者主張宇宙間的風、雲、雷、電、金、木、水、火等物質,各有神靈管理,所以世上的小學就是宇宙間這些物質或管理這些物質的神靈,猶如中國迷信的身神、水神、火神、雷公、雷婆等。――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8「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

    “理學”原文philosophia,是由“喜愛”與“知識”二字合成的,新舊庫譯本譯作哲學(參英譯)。保羅在本節聖經中勸勉信徒謹慎,恐怕有人用他們的哲學和這世上虛空的妄言,不照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將他們引誘了。──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歌羅西書》

 

【西二8理學,人間的遺傳,世上的小學是指什麼?】

答:在本章中所論主要的內容,為保羅對於歌羅西教會信徒盡心竭力的責備勸說,以及嚴厲的謹防邪說,駁斥異端的錯誤,在此他特別提到理學和虛空的謊言,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這些混合的異端邪說,為引誘迷惑信徒純正的信仰,是不合真理的學問,務要謹慎防備,免得受其欺騙,作了它的俘虜,走向滅亡之路。這裡所謂理學——既是哲學(注一),乃是當時出於人的錯誤理想,和一些玄妙的真理,聽來似乎合理,而實系虛空的妄言,這種道理不切實際,不遵循正路而行,不是照著基督的真理,乃是根據人間的遺傳,是屬於一種秘密的學理,只流傳于某種學派之內(參十六題),成為一種欺騙的理論而已。所謂人間的遺傳——大概是指當時在歌羅西的異端。有的是憑人意以外表的敬虔,所發明的教義,和所訂立的某種規條。就法利賽人而言,他們除了嚴守律法之外,還憑已意訂定若干規條,而漸將這些人間遺傳的規條,當作道理教訓人,要人去遵守(太十五1-9;加一14)。此並非福音真理的內容,所以對於人的得救毫無幫助。所謂世上的小學——在本章821節兩次提及,在加四39節也曾提及,此一詞義,原文字為(),是一個很有趣的字(注二),就保羅在此所提實際上的意義而言,概指今世的一般哲理,虛而不實。在人看來,或以為是高深莫測,玄秘奧妙,其實它與福音真理相比,不過是世上的小學而已。此外乃是指為猶太教的律法,它不能使人脫離罪惡,沒有能力引人得救,亦只不過是無用的世俗的小學罷了(參二六二題)。

:理學——原文(),是由()(喜愛——情感的愛)與()(智慧)二字組成的,英譯Philosophy意即哲學(參新譯本)。在使徒行傳十七18節中,有學士一詞,原文即為()哲學家(參新譯本)。聖經除此兩處外,他處並未用過此字。至於哲學二字,在我國文化系統上,原無此專有名詞,乃由外語翻譯而來,其原文字為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572-479 B.C.)所創,譯成拉丁文為Philos(愛)-Sophilos(智)二字而合成為「愛智」,故哲學亦稱為愛智之學,日本學者西周于一八七三年(日本明治六年),由西文譯成中國漢字為「哲學」,系采自中國爾雅書的「哲者,智也」之意,中國學者採用了日人譯名,稱之為哲學。

:小學——原文()(( )行列,等級),有原質,校本,原則,入門之文字,地上之五行等意思(加四39;西二820;來五12),其中的變化是很有趣的。最初的詞意為「排成一行的許多物件」,後來變成為「文字中的字母」,如小學生所念的頭幾個字母A,B,C,再以後用以代表「任何科目的初階」,複經過多次不同的變化,希臘哲學將此字用為組成宇宙物質的幾種原素Elements,即火、水、風、土,與中國五行的金、木、水、火、土相同。最後希臘宗教家引用此字,指為管理風雨、星、宿、雷電的神靈而言,為空中的眾堂權者。保羅指出這些理論,為傳異端的根據,並不能代替基督的權柄,與祂為元首的地位(西二10),所以是必須嚴加駁斥而拒絕的。——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西二820~21 “理學”、“虛空的妄言”和“世上的小學”是指什麼而言?】

    一、“理學”即“哲學”,哲學一詞英文為PHILOSOPHY是從希臘文PHILO8OPHIA(匈Aodom)一詞而來。該字由PHILE O(*人*)情感的愛,及SOPHIAaodi a)(智慧)二字合成,即“喜愛智慧的理論),使徒行傳十七章18節有學士一詞,原文為哲學者PHILOSOPHOS(叭入6aodioQ,除此兩處經文外,聖經他處並未用過此字。

    保羅在此所指是那些攪擾歌羅西教會的異端而言。顯然地,這些披著漂亮哲學外衣的騙術要貶低基督的崇高地位,他們好像用小學的ABC課程來冒充大學的高級學問,所以保羅由9節至15節這一段把基督高舉,高舉到這些傳異端的人,無可置喙。

    當時所謂“哲學”(理學),實在是一種錯誤、或偏於某一方面的人生觀。有些哲學之士把人生看得太悲觀,有些則放縱自己來盡情享樂,過猶不及,以致人們無所適從。歌羅西教會受這些錯誤思想與言論的迷惑,所以保羅警告他們:“不要被這些虛空的妄言所擄去”。“虛空的妄言”一語是指上文的理學而言,“妄言”可譯為“欺騙”,原文APATE(&n*…,指不遵循正路而行之意,保羅認為那些過猶不及的所謂哲學,乃是一種欺騙的理論而已。

    (有關當時哲學的事,可參閱使徒行傳十七章18節難題的研究,即以彼古羅與斯多亞兩門學士的理論。)

    二、“世上的小學”一詞,在8節及2021節曾提及。原文“小學”一詞是很有趣的一個字,該字sTOICHEIONaro txe山…,原意指小學生最初所念的頭幾個字母(即英文所謂ABC),意即“初學”的課程。泥水匠作磚的初步手續。希臘哲學家用此字指物質的幾種元素,即“火、水、風、土”,與中國所流傳的“水、火、木、金、土”五行相同。希臘宗教家用此宇指管理星宿、雷、電的神靈而言。英文譯為RUDIMENTS原出拉丁文,指未成熟或未發展的事物,英文最新譯本(RSV)則改譯為ELEMENTS,即元素之意。

    到底在此採用此字時,指上述四項意義中的那一種來說的呢?解經家意見不一。但指第三與第四項的可能性甚大。當時那些哲學家與宗教家用這些理論來擾亂歌羅西信徒們的信仰,保羅指出“水、火、風、土,,四行的理論,並不能代替基督的權柄與恩典的豐盛(東方基督徒亦有人受“五行”理論的束縛,或把似是而非的理論參在基督的啟示中,是一種錯誤的事)。基督是萬有的主,在本書第一章已有詳細敍述。所以基督徒不應受“四行”所支配,不吃這個,不可摸那個等(二章2122節),與中國人迷信相同。事實上,所謂“四

行”,乃是受基督所支配也。

    另外,那些宗教家迷信管理星辰電的神靈,以為真的有神靈管理自然界一切現象,所以要崇拜這些神靈以保平安,這和東方人所信的甚為近似。所以保羅在下文要高舉基督,稱他為“元首”(10節)。相信基督便夠了,不必懼伯這些“小學”所指的一切。――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西二9「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居住在基督堶情A」

         『有形有體的住在基督堶情z,是表明道成糅身的基督乃完完全全的是神。――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9『有形有體』四個字駁斥了那神的豐盛暫居耶穌之身的謬論,也駁斥了異端者所謂物質為惡的學說。――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9「因為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居住在基督裡面,」

    “豐盛”原文pleeroma在太九16;可二21譯作“所補上的”,可八20譯作“裝滿”,約一16;羅十一12譯作“豐滿”,羅十一25譯作“添滿”,羅三10譯作“完全了”,林前十26譯作“充滿”,加四4;弗一10譯作“滿足”,弗一23;19譯作“充滿”,弗四13譯作“滿”,西一19及本節則譯作“豐盛”。而在此譯作“豐盛”,可能是因為這裡是當作名詞用(英文聖經譯作fullness)。“神本性”指神公義、慈愛、良善……的性格,神本性的每一樣美好都是十分充足的,所以統稱為“豐盛”;而這些“豐盛”都居住在耶穌基督裡面。──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歌羅西書》

 

【西二10「你們在祂堶惜]得了豐盛。祂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

   與基督聯合的人已經得著了神在基督堛甄袉情A不必再倚靠任何其他的方法。――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你們也是在祂裡面得了豐盛,祂是一切執政掌權者的元首” 這句話的重點在“你們是在祂裡面”。“豐盛”的意義是從第九節得來的。這裡的經文翻譯得很正確,但很難將文字的構造表達出來。在基督裡面的人是在靈裡與祂完全聯合的人;既然神本性的豐盛完全在基督裡面,與基督在靈裡聯合的人自然也能得著神的豐盛。

    “祂是一切執政掌權者的元首” 前面一章十八節講到基督是教會的頭,這裡保羅更進一步說祂是一切執政掌權者的頭。──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在異端的教訓中,這些執政掌權者,在人和神中間佔著重要的地位;但保羅說基督才是真正是頭,祂是一切的中心。――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1「你們在祂堶情A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禮,乃是基督使你們脫去肉體情慾的割禮。」

         「基督的割禮」(原文)是指基督在我們身上所行的割禮。當我們藉著信接受與主「同死」的事實,我們就得著解除肉體情慾統治的救贖,進而過一個得勝的生活。

   基督徒所受的割禮不是除掉身體的一部分,而是除掉整個的肉體,除掉老我和舊人的生命,內心得到潔淨,這才是真正的割禮。――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除掉肉身”的割禮,指基督的受死;下面的“你們在洗禮中已經與祂一同埋葬”,就將基督受死的意義更清楚的表明出來。信徒藉著洗禮表明和基督一同受死,這就是那“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禮”。基督徒所受的割禮不是除掉身體的一部分,而是除掉整個肉身;正如基督的割禮是祂在十字架上受死,舍去生命,我們要受的割禮也是一樣,除掉老我和舊人的生命,內心得到潔淨,這才是真正的割禮。──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12「你們既受洗與他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他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神的功用。」

    “也在洗禮中,因信那使基督從死人中復活的神所運行的動力,與祂一同復活了。”在接受洗禮的時候,浸入水中表明和主一同埋葬,從水中起來,表明從死裡復活,所以洗禮是表明神使基督從死人中復活的大能。使基督從死裡復活是神能力的運行,歌羅西人已經接受了基督從死裡復活的事實,這就是神大能運行的表現;他們倚靠這大能,因著與基督聯合,也能經驗同樣的好處,享受神本性在基督裡的豐盛。

    洗禮表明和基督一同埋葬,又一同復活,但是功效不在洗禮的動作上;要叫洗禮能有屬靈的功效,受洗的人必須先有信心:“因信”。基督徒的一切屬靈經驗都是因著信心,憑著信心除掉肉身,把老我看作死的,不是憑著感覺或經驗;也是憑著信心進入新的生命。洗禮只是一個記號和見證,真正有功效的是神使基督復活的能力、基督受死的功勞,和聖靈的工作在人的生命裡發生作用。因著信心,這一切功效就能在人生命裡成就。基督徒因著信心過勝利的生活,就是因著信心,把和主同死、同埋葬、同復活的真理活出來。──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要叫洗禮能有屬靈的功效,受洗的人必須先有信心;基督徒的一切屬靈經驗都是因著信心,憑著信心除掉肉體。――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2「你們既受洗與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與祂一同復活,都因信那叫祂從死奡_活神的功用。」

         唉呀!有些人因所受的教導,竟把埋葬看作一條進入死亡的路,他們想要借此達到死亡的目的!讓我強調的說,除非我們的眼睛被神開啟,看見我們已經在基督裡死了,並與祂一同埋葬,那我們就沒有權利可以受浸。我們踏進水裡的原因,是由於我們認識到,在神的眼光中我們已經與基督同死了!我們就是為此做見證。神對這個問題是很簡單而清楚的。「基督已經死了,我已經把你包括在祂裡面。現在,你對這事實有什麼反應和表示呢?」我要怎樣回答呢?「主阿,我相信你已經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我「阿們」你所給我的死和埋葬。」祂已經帶同我進入祂的死和墳墓(並復活),我現在要求受浸,乃要公開承認這一個事實。――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西二13「你們從前在過犯和未受割禮的肉體中死了,神赦免了你們(或譯:我們)一切過犯,便叫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

         『赦免』一字和『恩典』是出於同一字根,赦免是神的恩典。――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然而神赦免了我們的一切過犯,使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歌羅西的基督徒的需要有兩方面,一方面他們有了過犯,一方面他們“原是死的”。過犯是違反神啟示的行為,好像是欠了神的債,卻又沒有能力償還,只有神的赦免才能除掉。“赦免”一字和“恩典”是出於同一字根,赦免是神的恩典。罪人原是死在罪惡過犯之中,現在他們的過犯得赦免了,神使他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一同”表明了信徒與基督的關係,因為他們是與基督聯合成為一體,所以神使基督復活的時候,與祂聯合的人也和祂一同活過來了。

    在這兩句話中,保羅將代名詞改了,“我們”改成了“你們”,“神赦免了我們”,“使你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他這段教訓的主要對象是“你們”,歌羅西人,但是提到罪得赦免的時候,他常常將自己也包括在內,他也是蒙恩得赦免的罪人,以神赦免的恩典為榮。──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14「又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

    “字據”原文xeirographon,按Arndt & Gingrich新約希英字彙是指古人用手寫的欠單。──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歌羅西書》

 

【西二14「又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

    “塗抹”和前面的“赦免”是時式完全相同的詞,兩字所代表的動作是同時發生的。“塗抹”解釋神如何“赦免”。“塗抹”一詞在新約中用過很多次,都是表示被塗抹的東西就不再存在了,例如“罪得著塗抹”,“塗抹他的名”,“抹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在聖經以外,這字的意思是將蒲草紙上的字“洗掉”,紙可以重新再用,或將帳上的一筆款項“除掉”。這裡要塗抹的是寫在規條上的字據。

    “寫在規條上”“規條”一語在新約中常譯作條例旨意等,通常是指著神的律法說的。這裡保羅不用“律法”,而用此多數的字“規條”,是要表明神啟示出來的一條條具體的旨意。我們若違犯了這些規條,這些規條就成了一些具體反對我們、與我們為敵的字句,要成為具體的證據定我們的罪。

    “與我們為敵的字據”“字據”一字在新約中只用過這一次,但是在當時的法律上卻是一個常見的字;通常是指一個合同、借據、定單等,由當事人簽了字,就要負責履行其中的條件。神的啟示,特別是神的律法,就如同一個這樣的字據。我們若不遵行律法內所列明的規條,就如同在合約上簽了字,卻沒有履行其中的條件,這樣我們就要對合約中所列的規條負責任。當然這裡保羅用的是一個比方,所以在解釋的時候要很小心。我們外族人並沒有親筆來立這張字據,但比方中這表示的責任問題卻非常恰當。外族人都有責任來遵行字據中所列的條件,因為雖然沒有摩西的律法,但我們仍然能行律法上的事,因為有律法的作用刻在我們心裡,這樣就證明了我們和別的人一樣有遵守律法規條的責任。現在我們沒有遵守其中的規條,這張“字據”就成為證據要定我們的罪。──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14「又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它撤去,釘在十字架上。」

         『塗抹』這字的意思是將蒲草紙上的字『洗掉』,紙可以重新再用。『塗抹』表示被塗抹的東西就不存在了。――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字據』是指一個合同、借據、定單等,由當事人簽了字,就要負責履行其中的條件。『撤去』的意思是把一個障礙物挪開。――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4『塗抹』塗抹的希臘字是exaleiphein。人若明白這個字便會同時明白神的奇妙恩典。古代書寫文件是用蘆葦紙──由蘆葦草的莖製成,或由動物的皮革造成的皮紙。這兩種東西都是非常昂貴的,故此人們不會隨便浪費。古代的墨汁沒有酸性,所以寫在紙上的字不會腐蝕紙張(現代的墨水有腐蝕性)。有些時候一個抄寫書記為了節省紙張,便利用寫過字的蘆葦紙或皮紙再書寫。他只需事前用一塊海綿把從前寫的字擦去便可以了;因為這些字只輕輕的附上紙面上,只要用力一刷,以前所寫的字便會消失,好像從來未寫過一般。神的奇妙恩典也是這樣,祂會把我們的罪孽記錄一併塗去,並且完全不留痕跡,好像我們未曾犯過罪一般。──《每日研經叢書》

 

【西二14『字據』用人手寫或指控字據的希臘字是cheirographon。它的字意就是親筆簽字。它的專門意思──可以說是每一個人都明白的──就是一個負債者的親筆簽名。表示承認所欠的債務──正如我們俗語所稱的借據──(I. O. U.I owe you我欠你)。──《每日研經叢書》

 

【西二14『把它徹去,釘在十字架上。』照戎j代的習慣,當一項法律或律例被廢除的時候,這些條文便會貼在告示木牌上,並用釘刺穿條文,表示不再生效。但我們懷疑保羅是否會想起這幅圖畫。保羅很可能思念忖Q字架──這些指控我們的字據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一起被釘。它象徵行刑的目的,是把這些與我們敵對的指控全部清除淨盡,而且我們以後亦不會再看見。保羅似乎搜索了人類活動的一連串圖畫,希望展示神的恩典,能夠完全擊毀那些與我們敵對的譴責。──《每日研經叢書》

 

【西二14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何意?】

    答:這裡提到字據一詞,原文()(( )手,( )寫,hand-written),意思是手寫的紙件,如債主所執之欠約收據等件,保羅借用此字說到神「塗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把他撤去,釘在十字架上。」喻指舊約摩西律法上的一切律例,規條,仿佛視為罪人的摘據。因律法是公義的,它叫我們知罪,指正我們的失敗,而我們常因活在罪惡過犯之中,卻又不能遵守律法,這樣律法就成為攻擊控告我們,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是我們在良心上為罪自責,就在遵守神的律法上,成了欠債的人,不能與神親近來往交通;但因基督為我們釘死十字架,塗抹了我們的最,償還了我們的這些債,神也就免了我們的債;祂將我們的摘據拿來一筆勾銷而丟棄了,也就是除去了我們一切的障礙。我們如今是不再受律法的捆綁和轄制,不再欠律法的債,乃是在基督裡一切蒙赦免,得釋放,成為自由的人了。——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西二15「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

    靠著十字架一語原文是靠著祂,或靠著它,或在祂裡面。如果全句的主詞是基督,此句譯作靠著十字架很合理,若主詞是神,則靠著似乎較好。邁爾認為神是全句的主詞,但仍將此句解釋作藉著十字架,神的整個救贖都是因著十字架成就的。神的赦免和除掉與我們為敵的字據都是因著十字架,自然也是靠著十字架勝過一切執政掌權的。基督的十字架是勝利的關鍵,也是這些異端理論的答案。有了十字架的真理,還到別的理論中去尋求答案,這是多麼愚拙的事!──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15「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

         基督的十字架是勝利的關鍵。我們有了十字架的真理,還到別的理論中去尋求答案,這是多麼愚拙的事!――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這堛滿y執政掌權的』只能解釋作與救恩為敵的惡天使,撒但的使者。『擄來』亞伯特解作『完全的解除武裝』。神在基督堜狶@成的是完全的救恩。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不單除掉了人類罪的刑罰,而且打破了罪惡的權勢。――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5 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的給眾人看是指誰?】

     答:基督「即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顯明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這節聖經是保羅借用羅馬軍隊戰勝仇敵,凱旋歸國時,讓百姓觀看的一種隱喻(參二三五題),其意義可作以下的兩點解釋:

    ①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這裡擄來一詞,原文字()(()離去,()脫出),意即脫盡、脫去、原有奪盡敵人之戎服輜重之意(西三9),此處所用者為假借之字(西二15)。這執政的,掌權的,在以弗所書六12節內,也曾很明白的提到,顯然是指魔鬼仇敵王國中的一切首領或它的使者而說的(參八二及八七兩題)。耶穌基督,祂與這些人肉眼所不能看見的眾執政掌權者交戰,奪盡(解除)他們的武裝,既然仗著十字架誇勝,就在凱旋的行列中,便把牠們公然示眾(參新譯本及呂譯本)。

②執政的,掌權的——有人認為這是指當時歌羅西人所相信而崇拜的天使(西二17);但主耶穌基督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西二10),祂已解除了他們的權勢,天使們已為承受就救恩的人效力,作了信徒們的僕役(來一14)。就猶太人來說,他們原是相信有天使執掌各樣的律法,因律法是藉天使經中保之手設立的(加三19;參五九題);然而由於基督的得勝,祂不但將律法上那些有礙於我們的字據撤去(參十四題),而且連這執掌律法權的天使也將廢除。從以上這兩點解釋情形看來,使我們得知不論對於律法或是天使,或是什麼掌權者,都因依靠基督十字架的得勝能力,無所畏懼,而不受他們的轄制了。——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西二15 “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招來,明顯給眾人看”,如何解釋?】

    一、這節聖經與以弗所書四章8節所說甚為近似:“他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在以弗所書已經詳述該節的真正意義,假如該處所研究的“第五種見解”是正確的話,即“主那穌在升天時與魔鬼在空中有一場惡戰,結果主那穌獲得勝利,所謂擄掠,即戰勝之意”,那麼歌羅西書二章15節便是列出所擄掠的仇敵的名單的一節經文了。

    至於“明顯給眾人看”一語,正如在以弗所書該處經文所研究的第二說所述,是借用羅馬軍隊戰勝仇敵、凱旋歸國時的情景來作比方。他們把所擄掠的仇敵放在軍隊後面的囚車中,讓國民觀看;然後再把這些仇敵當作奴隸分贈與某些民眾(參閱哥林多後書二章15節香氣的研究)。

    二、但另有解經家根據原文來解釋“擄來”一詞,認為這字的翻譯不恰當。因為原文該字是APEKDUOMAI(&llelc8oI1a(),是一個拼合字,由APO(離去)與EKDU O(穿)二字合成,即“不穿”或“脫去”之意。這字在歌羅西書曾用過三次,其他兩次均譯作“脫去”(二章11節脫去肉體情欲的割禮。三章9節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在本章用過兩次,前後相距甚近,既然其他兩次均作“脫去”解,為何本書譯作“擄來”呢?如果本處也譯為“脫去”,則全句應譯為“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脫去(解除武裝),明顯給眾人看”,也是根據羅馬軍隊戰勝仇敵時的一種情景,敵人被脫去軍裝,繳交兵器,成為俘虜。

    這樣翻譯和解釋,既合原文,亦合保羅引用當時軍隊戰勝的習慣,實無不可。基督在十字架上戰勝了魔鬼,雖然在他釘十字架時曾被羅馬兵“脫去”他的外衣,也為他的內衣拈鬮。但主那穌在十字架完成救贖或在升天時在高空中作戰時,卻“脫去”了仇敵的武裝,使他們成為俘虜。

    至於“執政的、掌權的”等仇敵,正如在以弗所書六章也提及的,那堣騆詳列,即“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等,顯然地這是指魔鬼王國中的一切領袖而言。

    但亦有人認為這是指歌羅西人所相信不同階級的天使而言,那些天使是管理宇宙間一切現象的。所以他們要崇拜許多天使,但主那穌已“解除”他們的職務,信徒不必信靠任何天使,天使已成了為承受救恩的信徒們的僕人,正如希伯來書作者的見解(來一章14節)。

    三、古代教父如奥古斯丁等則有另外一種解釋,他們說“脫去”一詞是指基督自己“脫去身體”而言,所以這節可以這樣譯:“既然脫去身體,就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明顯給眾人看”,意即基督釘死在十字架之後,埋葬、復活,不再受身體所束縛,同時在升天時戰勝

仇敵。

    正如一位參加希臘的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角力員,必須“脫去纏累身體的衣服”,纔能在角力時得勝一樣。

    這種古老的見解是否合乎真理,頗值得懷疑,因為“脫去”這一個動詞,既然是用在基督身上,則“執政的、掌權的”兩個名詞前後便少了一個“動詞”可用,便成不完全的句子了。

    紀元後70年羅馬將軍提多毀滅聖城耶路撒冷時,曾“擄去”聖殿中聖所的金燈檯、陳設餅的聖桌,和許多樂器,令眾兵士抬出聖城,抬回羅馬,一路讓歡呼的民眾觀看,使他們覺得十分榮耀。――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西二16「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

    “不要讓人因著飲食……批評你們”,飲食等若成了他們受批評的原因,保羅說這是錯誤的。“批評”一語的意思是“評判”。“評判”的結果可好可壞,但“批評”卻常常包含著有“壞的評判”的意思。人若因著飲食節日等事褒貶你們,都是不應當的,因為用這些東西作評判的標準根本就錯了。不要叫人因這些事批評你們,也不可希望用這些事得人的稱讚。基督徒若再追求遵守這些事,就等於回到律法規條的捆綁裡面去。──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雖然在不違反聖經原則的情況下,基督徒有自由可以行任何事,但也不該因著飲食節日等事而讓人褒貶。――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8「不可讓人因著故意謙虛和敬拜天使,就奪去你們的獎賞。這等人拘泥在所見過的(注:有古卷作“這等人窺察所沒有見過的”),隨著自己的欲心,無故地自高自大,」

    “不要讓人奪去你們的獎賞,這等人因樂於謙卑,敬拜天使;迷於自己所見的;憑著肉體的意念,無故的自高自大” 這節聖經的主要思想是一個勉勵:“不要讓人奪去你們的獎賞”。主詞是“讓人”的“人”,然後一連有四個分詞“樂於”、“迷於”、“自高自大”和第十九節的“相連”,都是形容要“奪去你們的獎賞”的那人。全句的構造很困難,用字和意義也很難解釋。──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18「不可讓人因著故意謙虛和敬拜天使,就奪去你們的獎賞。這等人拘泥在所見過的(有古卷:這等人窺察所沒有見過的),隨著自己的慾心,無故地自高自大,」

         『奪去』意思是如同運動場上的評判宣佈比賽的人失敗,或甚至失掉比賽資格。――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拘泥』或譯『迷於』,此字的原意是進入、居住、久留等,是形容當時人進入秘密宗教的儀式的一部分。『所見過的』一語可能是指異象,也可能是指一種特別的知識,異端的人以為這是他們獨有的權利或資格,他們以此自豪,迷於自己所見過的。――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18『所見過的』應譯作『所見到的』。異端者思想,人太卑賤,不配直接敬拜至高的神,只好敬拜天使,有天使把他們的敬拜和禱告轉達到至高的神面前。這就是他們所見到的。其實這種見地,完全是揣測,是毫無根據的。――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18故意謙虛的意思就是假謙虛。謙虛乃是很自然地表現出來,不是故意裝出來的。敬拜天使是當時的異端,他們敬拜加百列和米迦勒等天使長。有些人揚言曾看見過天使,就自高自大。── 何曉東《新約聖經難題探討》

 

【西二18『奪去獎賞』原文是『判下來』、『落第』的意思,這字是運動場上所常用的字。比方運動員在場上賽跑,有跑第一的,應該得獎了。但如評判員說:這人不守規則,越出範圍,不能得獎,那麼,只因評判員一句話,就把這可得獎賞的人判下來了。――周志禹《歌羅西書講義》

 

【西二18這等人拘泥在所見過的意義如何?】

答:這一句話,是指著當時歌羅西敬拜天使的異端者而言,他們自謂時常看見各種天使和幻象,乃堅持拘守他們憑肉眼見所信的為正確,保羅所以如此說:「不可讓人因著故意的謙虛和敬拜天使,就奪去你們的獎賞,這等人拘泥在所見過的,隨著自己的欲心,無故的自高自大。」(18)這裡就是指出以傳異端者的種種虛偽行為,來警告信徒,不要受他們的引誘和迷惑,以免動搖自己所信守永恆不變的真理,保守自己所要得的獎賞(約貳8;腓三14)。因這等人是憑著他們的眼見,去尋求得救之路,是靠著肉體私心虛假的欲念,去臆測神的作為。他們只是徒有私意崇拜宗教之熱誠,卻沒有信心接受基督信仰的實際,竟然自顯清高,不持定元首為基督(西二19),此為分離信徒與基督關係的邪說,破壞信仰合一的致命傷。

在「拘泥在所見過的」這一句話下麵,有小字古卷作「這等人窺察所沒有見過的」(見和合譯本),照這意思可有兩方面的解釋:①是說明這等人,他們對於福音沒有認識,存著窺視,懷疑,和虛偽不信的態度;對於基督恩典沒有經歷,沒有誠心領受,是以證明他們不是真實基督的信徒。②是指著這等人並沒有看過任何天使和幻象,只不過是出於他們拘泥與自己的主張學說,和虛假的臆測而已,是以信徒應當不被他們這樣虛幻的窺察支倆所迷惑。——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西二18 “拘泥在所見過的”與小字所譯“窺察所沒有見過的”有何不同,何者合聖經原文?原意何所指?】

    一、“所見過”與“所沒有見過”的句子顯然是相反的,到底原文是“見過”抑“未見過”呢?這是因為有兩種不同古卷之故。多數古卷是寫“所見過的”,但有些古卷則加一“不”字,全句便變成“沒有見過”的了。

    原文是“HA(那些)HEORAKEN(看過的)EMBATEUON)(拘泥或窺察或闖進,。三一*u*…,eO,但有些古卷加“不”字在“看過的”以前,該字為M**…。

    這句所說的是指歌羅西當時崇拜天使的神秘主義而言,他們自稱常看見各種天使和異象,堅持他們所信的為正確,所以說“拘泥在所看過的”,但後人在抄寫聖經時可能認為這些崇拜天使的宗教完全是虛假的,所以加一個“不”字進去,變成“拘泥所沒有見過的”,意即他們並沒有見過任何天使或異象,不過拘泥他們自己的主張,或說設法要“窺伺”天使而根本一無所見。因此有了兩種不同的古卷。

    二、另有一原文專家認為,原文既無標點符號,在寫字時完全用大楷,同時所寫的字在皮卷上或抄本上兩字的距離疏密不一,所以這句可能變成這樣:

現有的經文:

HE HE ORAKEN EMBATEU ON,可能變成

另一意義:

AERAKENEMBATEUON

    AERA(空中的)KENEMBATEUON(踏著或闖進),因此原文可能是指他們“踏著空中的虛無”,或同樣意義的解釋。

    如果原文是這樣安排了的話,則原意變成是“他們拘泥或窺伺空洞之物”,,指那些崇拜天使的人們所謂看見天使與任何異象均是虛假的,空洞的。

    這樣看來,不論譯為“ 所見過的”或“所沒有見過的”均指虛幻的學說,其意相同,並無矛盾。

    英文聖經是採用中文小字的譯法“沒有看見過的”。最新英文譯本改為“堅持異象”,與中文大字同意。――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西二19「不持定元首。全身既然靠著他,筋節得以相助聯絡,就因神大得長進。(此包括西二18-19)

    “不與頭緊密相連” 這是最末的一個分詞,形容第十八節的“奪去”的主詞。“緊密相連”是一個極其主動的字,代表一個動作,而不是單單代表一種關係。原文有“抓住”、“持有”的意思。基督徒和主的關係不是單單被動的與主聯在一起,而是要有一種主動的持守,要抓住主。葡萄樹和枝子的關係非常美,肢體與頭的關係也非常重要,但這些比方只能表達基督徒和主的關係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要主動的去持守他和頭的關係。──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20~21「你們若是與基督同死,脫離了世上的小學,為甚麼仍像在世俗中活著,服從那『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等類的規條呢?」

         『拿、嘗、摸』可譯作『摸、嘗、觸』;『摸』有拿住或抓住的意思,『嘗』比『摸』的動作輕一點,『觸』比『馳』的動作又輕一點。這三個命令所牽涉的動作,一個比一個輕,也就是說命令的本身一個比一個更嚴厲。――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21「你們若是與基督同死,脫離了世上的小學,為什麼仍像在世俗中活著,服從那“不可拿、不可嘗、不可摸”等類的規條呢?」

    有人將“不可摸”的“摸”字解釋作婚姻生活中夫妻的關係。這樣的解釋看起來很新鮮,而且哥林多前書七章一節“男人不親近女人倒好”的“親近”和這裡的“摸”是同一個字,所以這樣的解釋看起來似乎有些道理。但事實上,正如萊特弗特所說,全本歌羅西書都沒有提到禁止婚姻的問題,而這裡將一個這樣重大的問題,用這樣隱晦的字句說出來,好像不大合理,因此沒有必要在這幾句話中找出這樣特別的意思來。──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22「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導的。說到這一切,正用的時候就都敗壞了。」

   『朽壞』一詞有溶解、溶化等意思,用在食物上也極其適合,食物一經消化,就不存在了。『這些東西』都不過是物質,本身沒有屬靈的價值,基督徒不應被這些東西轄制。――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西二22「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導的。說到這一切,正用的時候就都敗壞了。」

    “這一切東西”在原文是代名詞,是指甚麼東西說的呢?前一句話只有幾個動詞,沒有名詞,但這些動詞都需要有客詞,就是摸的東西,嘗的東西,觸的東西,“這些東西”就是指這些動詞的客詞說的。“使用”一詞有經使用而用盡的意思,有些東西經過正常的使用就會用盡,用了就不可以再用,例如燃料、食物等。食物一經吃過,就不再是食物了,一經使用就用盡了。若是這樣,這句話更加證明前一節的命令是指飲食說的。“朽壞”一詞有溶解、溶化等意思,用在食物上也極其適合,食物一經消化,就不存在了。“這些東西”都不過是物質,本身沒有屬靈的價值,基督徒不應被這些東西轄制。

    “這些規條是照著人的命令和教訓而定的”這句話的構造和上一句同樣簡潔,原文只是“照著人的命令和教訓”,用來形容第廿一節的“不可摸、不可嘗、不可觸”。“命令和教訓”只有一個冠詞,兩個名詞是屬於同樣性質的事,是同一件事的兩方面,或者傳達過程中的兩個步驟。這句話的基本思想很可能是從以賽亞書廿九章十三節來的,“主說,因為這百姓親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主耶穌引用這節聖經時,將人的教訓解作“人的傳統”87,猶太人遵守人的傳統,卻離棄了神的誡命。這些歌羅西異端的師傅也犯了同樣的毛病。今天我們若過分注重人的命令和教訓,也會犯同樣的錯。──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西二23「這些規條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其實在克制肉體的情欲上,是毫無功效。」

    “故作謙卑”原文只是“謙卑”一個字,在文法上與“隨著己意敬拜”一詞的構造一樣,萊特弗特認為“隨己意”的意思也應當和“謙卑”連到一起,因此這裡譯作“故作謙卑”很適合。謙卑的意義和第十八節的用法一樣。

    “和苦待己身的事上”這句話也最好解釋作和前兩句平行。的確如萊特弗特所說,前兩句的重點是在信仰方面,這句是注重實際生活方面,但是也不必因此就將這三句話的文法構造看為不同。歌羅西的異端本來就有禁欲主義的傾向,這句話就把這種傾向表明出來了。在生活中有節制、不放縱自己肉體的情欲本是應當的,但聖經上從來沒有說過,我們可以單憑刻苦己身來達到屬靈的地步。

    “表面上有智慧之名”這話可以有兩種譯法:把動詞譯作“是”,或譯作“有”。如果譯作“是”,全句就譯作“是智慧之言”;如果譯作“有”,則為“有智慧之名”。智慧之言的“言”常常有“名聲”或“名譽”的意思,亞伯特和萊特弗特都從聖經以外的文學中舉出許多例子,來證明這樣的用法。特別在這裡,在文法上“言”是客詞,應該是“有”的客詞,因此譯作“智慧之名”比較恰當。這句話按文字來說沒有“表面上”一詞,但從整個句子的構造可以看見,真正的重點是在相反的意思上93,“人都以為這規條是有智慧的,但實際上不是如此。”── 鮑會園《天道聖經注釋──歌羅西書》

         『私意崇拜』意思是『按著自己的意思或方式來敬拜』。――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

   在生活中有節制,不放縱自己肉體的情慾本是應當的,但聖經上從來沒有說過,我們可以單憑刻苦己身來達到屬靈的地步。―― 鮑會園《歌羅西書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