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提摩太前書第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提前一12蒲魯塔克(Plutarch)述說一個斯巴達人(Spartan)在競技中得勝的時候,他獲得的賞賜,就是在戰場上可以站在皇帝的身旁。有一次,一個斯巴達摔跤手在奧林匹克比賽前,有人想用一筆可觀的錢賄賂他,希望他在比賽中自動放棄;但他拒絕了。結果他幾經努力搏鬥而取得最後勝利。有人對他說:『唷!斯巴達人,現在你已獲得勝利,但你付重大代價,所得到的又是甚麼呢?』他回答說:『若皇帝出征的時候,我有權利站在他的前面!』他所得的酬報就是事奉,並且當需要的時候,他願意為王捨命。保羅知道他被選派乃是事奉,而不是誇耀。――《每日研經叢書》

 

【提前一13波咸(Boreham)敘述一位老清教徒(Thomas Goodwin)如何寫信給他的兒子:『當我驚懼於傳道的熱忱冷淡,當我迎接安息日清晨的來臨,或準備施聖餐時,心中仍未充滿因上帝賜我的恩典而感到奇妙,你知道我平常會怎樣做嗎?我常會追憶自己從前生活中的罪過,我就立即得一個憂傷痛悔的心,正如當初我的罪蒙饒恕時的那種感受,叫我有力量可以準備講道。』他又說:『我每逢走上講台站在梯級最下層的一剎那,我的腦海必會浮現以往所犯的罪過;我每逢準備講章的時候,我總會在書桌上追念從少年時代直到如今的罪過。在許多個安息日的早晨,因為這個星期缺少祈禱的緣故,當我覺得心靈冷漠無情時,當我踏上講台之前,我就思念以往的罪惡生活,我的剛硬心腸便會軟化,叫我在開始講道之前,我的靈便與福音的信息更加接近。』――《每日研經叢書》

 

【提前一13「降世」說明祂原來的地位並不屬此凡俗之世界。某年(大約是一九六四年)英國一位伯爵,到香港訪問,他特別要尋查一位在日戰時期曾幫助過他的一個漁婦,後來終於由香港政府的警察為他找到了,伯爵特別接見她並給她獎賞。這漁婦依然生活貧寒,靠著打魚為生,對於得著伯爵的尋訪和賞賜,她感到無限光榮,這件事也成為香港報紙上大標題的新聞。但那些報紙所以會用大標題刊登這項消息的主要原因,不是因為那個漁婦,乃是因為那位伯爵,他能不因自己尊貴的身分輕視這貧窮微賤的漁婦。可是今日當人們聽到「基督耶穌降世」這句話的時候,常常並未體會到其中所含的愛和奇妙的降卑,而忘記了基督若不降世,我們永不能得救。但,感謝主祂降生了,並且還為我們死而復活。――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前一15罪人蒙救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提前115

  大佈道家司布真曾說:我讀過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在得救問題上感到困難,那晚作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站在天國門口,見有一隊光榮的隊伍,執著勝利的旗幟,唱著甜蜜的詩歌,步伐整齊地從他面前經過。當穿過天國之門時,遠處響起一陣悠揚的樂聲來歡迎他們。
  他們是什麼人?他向一位天使請教。
  他們是上帝的先知。天使回答說。
  唉!我不是先知,如何能進去呢!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過了一會兒,又有一隊人來了,他們個個榮光煥發,可愛可慕,身披白袍,高唱凱歌而來,同樣進入天國。裡面也起了一陣歡迎的呼聲。
  他們是誰呢?他又問那位天使。
  他們是使徒和傳道者。天使回答。
  唉!我不會傳道,也無份在其中。他更難受了。
  他仍逗留在天城門口,不一會兒,那邊又來了一隊手舞棕樹枝的人。問天使知是殉道者,他失望得更深了。
  到了後來,他卻見更多的人,唱著和諧的歌,闊步而來。其中有那犯罪的婦人,十字架的強盜,暴君瑪拿西,以及許多同類的罪人。這時他想,這些人一定被關在天國門外,誰知,天門卻大大開放,全天庭都齊聲歡迎,其響聲比前幾次響六倍,他目瞪口呆地站著。天使告訴他,這些人都是大罪人,但卻被主救恩所拯救了。他聽了之後,大聲說:感謝上帝,我現在可以與他們一同進去了。這人的困惑解決了。── 佚名《喻道小品》

 

【提前一16保羅在這堣犍峇@幅很生動的圖畫,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可以給將來信基督的人作一個輪廓草圖(中文聖經譯作:『榜樣』)。這個字就是希臘文hupotuposis,可以解作外形,輪廓草圖,初稿和初步模型。保羅好似這樣說:『你們看基督所替我作的事,倘若像我這樣的人尚且可以被祂拯救,那麼,每一個人也都有得救的希望。』設若一個人患了嚴重的病,必須進行一項帶有危險成份的大手術,能夠給他最大的鼓勵就是讓他與一位曾經接受過同樣手術而結果獲得痊愈的人彼此交談。――《每日研經叢書》

 

【提前一18同樣的事也曾在諾克斯(John Knox)身上發生。他在蘇格蘭聖安德烈教堂擔任教席。他本來是一種私人性質的教師,然而慕名而來的人逐漸增加,因為他的教誨的確帶有重要的信息。於是別人便鼓勵他『接受宣教的工作;但他極力推卸,認為上帝既然沒有呼召他,他就不能勝任……他們私下商議,並且取得林茜爵士(Sir David Linsay of the Mount)的同意,決定在主日講道的時候,由他的禮拜堂牧師當眾授命,請他擔當傳道人的職責。』

   到了禮拜日,諾克斯前來守禮拜,而擔任講道的牧師是約翰魯夫(John Rough)。『當時傳道人約翰魯夫在會眾面前直接向諾克斯說:「弟兄啊!請你不要因我的話而觸怒;我奉命對你講;就是這堨會眾的意願:奉上帝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的名;也是奉這婸E會之人的名,藉我的口,吩咐你接受這個神聖的天職毋違……你要接受這公開的職事,負責傳道;你要討上帝喜悅,並渴望祂的恩加倍降在你身上。」牧師說完這話,就轉向會眾:「這是否你們給我的授命?你們同意授他這個天職嗎?」他們回答說:「不錯,我們全體同意。」當時諾克斯聽了這些話,心中極其困窘,立即淚如泉湧,然後走回自己的房間。從那天開始,直至他被迫站在公眾地方講道之前,他的臉容和行動足以見證他心靈的憂傷;沒有人看見他露出一點笑容;經過多天,當他與任何人相處的時候,總是默默寡歡。』

   諾克斯被揀選;但他不想接受這個呼召。然而這是上帝所作的揀選;故此他必須接受。經過許多年後,摩頓(Regent Morton)在諾克斯的墓碑上寫了一段著名的話:『他既然擔當宣講上帝信息的責任,他就必須履行;他雖然是個軟弱,不配的人,也是一個畏懼的人,但他從來沒有畏懼人的面孔。』認識自己的被揀選給了他勇氣。――《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