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提摩太後書第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提後四1「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

    顯現(epiphaneia)這字可指耶穌基督降世為人(提後一10),也可指他的再來(提前六14;提後四18),在此是指耶穌基督再來。國度是指基督耶穌再來施行審判以後所完成的“天國”。憑著的意思是根據這種信念。因著深信基督耶穌必要再來審判世人,建立他的國度,因此保羅鄭重囑咐提摩太要按他以下的指示而行。── 周天和《教牧書信》

 

【提後四1「我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祂的顯現……」】

在早期基督教文學著作中,有一本書「格利免二書」開端的話是這樣的勉詞:「弟兄們,我們應該思考基督耶穌是神,審判活人死人的。我們不應該只思念他,為從祂領受恩典。」在這聖潔的心靈裡所思想的,是將信念與品德連在一起。凡是尊重神的,還是能從神有很多的領受。

思念主,必著重聖潔——除非我們思念祂是人的表華,完全毫無玷污,我們怎麼能在日常的生活裡效法祂呢?除非我們思念祂是神的日子,能勝過一切,我們又怎麼敢學得像祂呢?有一位聖徒在屬靈的歡樂中喊叫說:我怎麼可以不愛主呢?

思念主,必著重禱告——凡到神面前的,必信有神,而且也信祂必賞賜予人。所以在你開口祈求的時候,你能向神稱呼,就在心中產生這樣仰慕的情懷,而有遠大的心。

思念主,必著重事奉——我們深信主救贖世人,父神將國度賜給祂,統管萬有。祂需要我們熱心來擁祂為主,使祂實際得著國度,權柄及榮耀。

── 邁爾《珍貴的片刻》

 

【提後四1「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祂的顯現和祂的國度囑咐你:」

         「我憑著祂的顯現和祂的國度囑咐你。」主的顯現,就是主的再來;主的國度,就是天國。二者對於信徒,都是極其嚴重的試驗。主再來的時候,要審判祂的僕人和信徒,這該叫我們警惕的活在主面前,預備接應主再來所要帶來的審判試驗。天國不是主所給信徒的救恩,乃是主所給信徒的獎賞。我們要在國度的警戒和盼望之下,努力奔跑前面的路程。

 

【提後四1~8本書是保羅最末後的一封書信,本章更是他留於後世的最末後一段話語。此時此境,在保羅的感覺堙A只剩下一件事,就是主榮耀的『顯現』(18)。這一『顯現』曾在大馬色的路上,把他從馬上摔了下來(參徒九章),也就是把他從頑強的天然生命,和沒有啟示的宗教事奉媞L了下來,使他成為『耶穌基督的囚犯』;這『顯現』也促使他,鼓勵他,叫他不能不一生之久打那『美好的仗』,跑那『當跑的路』,守那『所信的道』(7);到了今生路程的末了,就是他將要『被澆奠離世的時候』,那惟一能安慰他、激勵他、吸引他的,仍是他一生所愛這位主榮美的『顯現』。因此他也憑著主這『顯現』,來囑咐、交託他屬靈職事的繼承人提摩太,要他無論在何處境遇中,總要盡忠於主的託付──『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這是他親身的經歷,也是他對提摩太殷切期望!──《讀經指引》

 

【提後四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

    “專心”表示我們要撇下一些與我們使命無關的事情,也許那些事是重要的,有價值的。――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

         「得時,」原文就是美時、美好的機會;「不得時,」就是不是機會。―─ 牛述光

 

【提後四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我們為主傳福音作見證,不應有季節性,更不可受外在環境的影響而斷斷續續。當知主的聖道乃是『永遠生命之道』(參約六68),本不受時間的限制,所以根本無所謂得時或不得時;所以一直到主再來結束這個世代之前,每天都是我們傳道的機會。但願我們也像提摩太一樣,不分時地的,『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寒、勸勉人。』──《讀經指引》

 

【提後四3「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師傅;」

    時候要到,不單表示即將來臨,也表示將來的情形會更趨惡化。純正的道理是保羅在教牧書信中多次採用的說法(提前一10,六3;提後一13,四3;多一913,二8),用以和假師傅所傳的“異教”相對。意思是,保羅和提摩太所傳的福音真理既是真實無偽的,又是有益於人的靈性健康的。然而,由於人的耳朵發癢,有了一種病態的欲望,喜歡聽新奇的東西,結果一方面對保羅和提摩太那有益靈性健康的教訓表示厭煩,另一方面又隨從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師傅。意思是,喜歡聽那些講自己所喜歡聽的話,以及滿足自己的幻想和好奇心的假師傅的教訓。這實在是十分可哀的事。── 周天和《教牧書信》

 

【提後四3「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照著自己的私慾,為自己增添許多師傅,以撬撬耳朵」(新譯)。他們的耳朵發癢,好聽新奇的話,因此以異端邪道來解自己的聽慾。―─ 牛述光

 

【提後四5「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

    “凡事謹慎”,表示在凡事上魔鬼都可能向我們攻擊,所以我們凡事都要防避他。――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5“你卻要”原文也是 su de,即“但你”(參三1014)。再次號召提摩太要與眾(那些假師傅)不同。── 周天和《教牧書信》

 

【提後四5「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

         「作傳道的工夫,」原文『作傳福音者的工作』。神不僅賜給祂的教會有『傳福音的』(弗四11),無疑地,祂也對我們每個人說:『作傳福音者的工作』。── 倪柝聲

 

【提後四5「作傳道的工夫,」原文是作福音的工作。他們不聽,還有別人聽,因此要展開工作。―─ 牛述光

 

【提後四6「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

    “澆奠”一詞有非常深的意思。古時獻祭時,常用酒澆在上面,使所獻的祭更加馨香,稱為奠祭。保羅形容他自己怎樣甘心樂意地把自己的生命為主的道犧牲,好像馨香的奠祭一樣。舊約的奠祭並不是另一種祭,只不過是用酒附加在祭物上,一同獻上而已(民十五5,7,10)。保羅知道,並不是他獻上自己的生命,就能蒙神悅納;他這樣獻上給主、為主捨命,是因為耶穌基督曾為他捨命。他原不配獻上自己;只因基督曾為他獻上的功勞,他才能倚靠主的功勞,把自己澆奠在其上一同獻上,使主的名得著榮耀。――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6「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

         「離世,」原文是起錨、拔營、解放。離世不是消滅,乃是又走上了一條新的道路,要去一個新的環境。―─ 牛述光

         「到了,」原文是忽然臨到、突然來到的意思。―─ 牛述光

 

【提後四8  得著冠冕「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

榮耀是人最高的要求,也是神給人最高的盼望,世上的一切榮耀不過如浮雲,野花,很快消逝,毫無價值。惟獨神為人所預備的榮耀,才是真實而永久的,那只有在基督裡,才能得著所應許的最大榮耀。將來在神的國裡,榮耀不同,分別也是很大的。冠冕就是榮耀的象徵,卻不是每個信徒都能得著的。

冠冕是特別賜給得勝者,有功績的,在比賽中的得勝者,在戰爭中的得勝者,在苦難中的得勝者。聖經提到主要賜冠冕給那些人(林前925;雅112,啟210);為主忠心勞苦作工的也可以得到(彼前54)。這裡特別提到美好的仗打過了,當跑的路跑盡了,所信的道守住了,就可以得著公義的冠冕,這冠冕是不衰殘,不朽壞的,永存的,是一次而永遠決定的,見主後再沒有機會去重新得著了,一切是今生現在決定的。

我們每天在作什麼,慢慢地走嗎?作逃兵嗎?敷衍塞責嗎?或是竭力追求,拼命爭戰,至死堅守,守住主的道,行完神的旨意,勝過一切仇敵呢?時候不多了,靠主的恩典作最後的努力吧!──《每日天糧》

 

【提後四8從此以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

得救重生,不過是我們新的開始,擺在面前的還有應當奮鬥的目標,如果認為無事可作,可以輕忽度日就大錯了。保羅在這裡提到他人生的三個目標,深怕到時未能達到,直到最後將離世時才感到可以寬恕。因為:那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了,他雖然有軟弱和失敗,卻不是一個失敗者。他認識仇敵的凶惡,自己的無能,然而靠著那愛我們的主,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7)。他裡面有寶貝(林後47),外面有神的帥領(林後214),憑著主所保守的信心是能夠得勝的(約壹54)。

當跑的路,已經跑盡了。路雖然艱難,漫長,他卻不灰心,退後,也不是慢慢地走,乃是向著標竿直跑(腓314);因為擺在前面的獎賞和喜樂,榮耀和冠冕,是值得他努力奔跑的。這條路主和其他聖徒都跑過(來1212),他願意跑盡,得以歡樂見主。

所信的遭已經守住了,雖然常有偏離的可能,但用在基督耶穌裡的信心和愛心,並靠著住在裡面的聖靈,可以牢牢的守住(提後1121341),因為所信的主能保全所交托祂的,直到那日。

從此,而不是比此更早,才能有公義的冠冕存留。不過凡愛慕主顯現的人,也必都努力達到這些目標,所以也都能得到冠冕。──《每日天糧》

 

【提後四8「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

         「公義的冠冕。」這冠冕給人得著,是表明神的公義,不像神的救恩給人得著,是重在表明神的恩典。因為神的救恩是表明神的恩典,所以凡是信的就能得著。但是這冠冕乃是表明神的公義,所以必須是忠心的才能得著。

         「愛慕祂顯現。」愛慕主的顯現和愛慕主自己,是分不開的。如果我們真是愛主,就必愛慕祂的顯現。

         「愛慕祂顯現。」我們的心,該離地上升,先去迎接主,先去與主同在。愛慕主的人,都是活在主的再來跟前的,他們的心,不為地上任何的人事物所繫住。

         保羅一生受主重託,為主大用,忠心直到路終,他深信主必憑公義為他存留『冠冕』,這當然是無可疑問的。我們雖然不能像保羅一樣,也受主那麼重的託付,也給主那麼多的使用;但我們若是一心『愛慕』主的『顯現』,一直以主最終完滿的彰顯為標竿而行走在其中,就也能和保羅一樣領受主那『公義的剜冕』。哦,這是何等的吸引!我們真要像老約翰一樣的禱告說,『主耶穌阿,我願你來!』我願你向我顯現(參啟廿二20)!──《讀經指引》

 

【提前四921「你要趕緊的到我這堥荂C」這堛滿y趕緊』,在希臘文婸P『殷勤』是同一個字。人殷勤就趕緊的來,不殷勤就慢吞吞的人,──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

 

【提後四10貪愛今世「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

世上有千千萬萬的人,有各種各樣的遭遇,不同命運,有許多問題超出人自己的意志和願望,也有些是由人自己的決定和努力而成就的。但無論如何,再過幾十年之後,一切都過去了,原來那批人的得失,成敗也都隨之消逝。誰是勝利者,誰是成功者,誰是幸運者,在墳墓和塵土裡的人都無法回答,大家都是一樣地被死亡吞滅了。

但在另一個世界裡,進入永生和神國的人,卻不但照常活下去,而是過一種更高,更美,更樂的生活。在那裡所有的福樂不會失去,但在那裡所得的卻是由今生幾十年,幾年,或更少的時間一次決定性的因素造成的。那就是由於人自己所揀選的道路,正如主耶穌所說的,引到永生和滅亡,都是由於走不同的路(太71314)。

進了門,也走了一段路,但中途還是有改變的可能。一個信徒,甚至像底馬一樣是保羅的一個同工,原來是撇棄一切跟從了主,但中途轉離正路走上歧途,去貪愛現今世界,離開了主,這有什麼後果呢?冠冕,賞賜是一定得不到了。按主耶穌所說的,手扶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962)。──《每日天糧》

 

【提後四10「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撻馬太去,」

         「現今的世界,」或譯現今的世代。―─ 牛述光

 

【提後四10底馬,革勒士是誰?與保羅關係如何?】

答:①底馬Demas——意指人民的,在新約聖經中有三次提到他。為保羅在羅馬的同工,保羅寫信給歌羅西教會信徒及同工腓利門時,皆曾列名與路加等人一同問安(西四14;門24)。當保羅首次在羅馬被囚時,底馬是與路加一同陪伴,可知底馬起初熱愛保羅,仍和保羅一同受苦傳道;等到保羅被釋放之後,再到羅馬傳道之時,大概底馬早已和保羅不常來往;及至保羅再度被捕入獄時候,說到底馬因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他而往帖撒羅尼迦去了。甚至當時許多人竟都離棄他,只有路加仍在那裡忠心到底呢(提後四10,嗎611)。

②革勒士Grescens——意即增添,系一基督徒,在新約聖經中只此一處提到其名字。保羅最後到羅馬坐監時,此人亦在羅馬,以後就往加拉太去了。相信他的行動不是離棄保羅,而是前去為了傳道的工作。

③尚有幾位在別處已有解答的提多(提後四11;參三六三題),路加(提後四11;參七十六題34項),馬可(提後四11;參五十八題3項),推基古(提後四12;參二九一題),銅匠亞歷山大(提後四14;參三四O題),百基拉,亞居拉(提後四19;參一四五題10項),阿尼色弗(提後四19;參三四五題),以拉都,特羅非摩(提後四20;參一四五題1219項)等人可以按題查考,便能瞭解。——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提後四10底馬是何人?何以離棄保羅而到帕撒羅尼迦去?革勤土和提多是否也和他一樣而離棄保羅?】

    “底馬”(DEMAS),意即“聞名者”。新約聖經只有三次提到他。保羅寫信給歌羅西人的時候,曾提他的名問候歌羅西信徒(西四章14節),而且把他和路加的名字放在一起。

    保羅寫信給腓利之時,也把底馬和路加的名字放在一起,一同問候腓利門(門24節),在這堳O羅稱底馬為同工。

    不要忘記,當時保羅是在監牢堙A路加與底馬是與保羅一同坐監(陪監)的,證明底馬一向是愛護保羅,與他同工,與他一同受苦的傳道人。

    等到保羅從監獄堻Q釋放之後,再度周遊羅馬帝國各地佈道之時,可能底馬自己在各地自由傳道,並不常常和保羅在一起。以後底馬到帖撒羅尼迦去了,正如保羅為他所歎息的,他因“貪愛現今的世界”所以“離棄保羅”。似乎保羅並不怪他到撒羅尼迦去,乃是怪他離棄保羅而貪愛現今的世界。

    當時保羅已再度被捕入獄,人們“竟都離棄他”(16節),只有忠必耿耿的可愛醫生路迦仍然陪監。因為保羅這次被捕是由於尼祿皇帝,所以人們不願受誅連。不過其他傳道人都準備為主犧牲,只有底馬是例外的,留下臭名,堪為後代傳道人的鑒戒,因為可能他以前為主所做的一切聖工,在天上都一筆勾銷,前功盡廢了。

    保羅也提及革勒士往加拉太去,提多往撻馬太去,相信他兩人不像底馬那樣因貪愛世界而去,乃是為工作而去。

    “撻馬太”(DALMATIA),聖經地圖6把它畫在義大利省對面的以利哩古境內。保羅曾到過以利哩古傳道(羅十五章19節)。這時打發提多到那堨h栽培信徒。

    但有解經家謂,撻馬太是在革哩底島境內,革哩底是提多的工廠雲。

    革勒士(cRESCENS),新約只此一處提及他。中文聖經說他到加拉太去(GALATIA)。但有些聖經古卷以“嘎拉”(GAul亦譯為高盧)代替加拉太(看聖經地圖6,左下的羅馬國地圖上,今日法國境內有此地名)。傳說革勒土被保羅派往嘎拉傳道,並曾建立教會。

    嘎拉是在歐洲,加拉太是在亞洲,當然是兩個不同的區域,但有解經家謂嘎拉在第1世紀亦被稱為加拉太,因為加拉太人即嘎拉人,他們一部分進佔以後的加拉太地區,另一部分仍留居歐洲(參閱加拉太書難題研究),如果是,則革勒士乃是到歐洲去,在高盧族人原居地傳道了。

    底馬“貪愛”世界的“貪愛”,原文只有一個“愛”字,亦即“理智的愛”,“不改變的愛”AGAPAOaYan&…,與上文第8節的“愛慕”同用此字。似乎保羅又在這媢B用字技的寫作法。有些人用不改變的愛愛主,但底馬則用不改變的愛愛現今的世界,似乎底馬不能再回頭了,何等可惜。――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提後四1117「獨有路加在我這堙A..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

         保羅離世以前,兩次提到別人「離棄我」,「獨有」路加留下來;當保羅在危難中,孤獨無援時,「沒有人前來幫助」,但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主,卻站在他的旁邊,救他脫離兇惡。── 桑安柱《這時候》

 

【提後四13「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

    依照依斯敦(Easton)的研究,這裡所說的外衣(phailones),是用一塊極厚的衣料製成的“大褸”,沒有袖子,只在頂端留一個洞,讓頭穿過,用以禦寒及防風雪。保羅大概在不久以前到過特羅亞,住在加布家中,離開時把那件外衣留下。如今身處囚牢,陰濕寒冷,而且嚴冬將至(21節),因此囑咐提摩太把它帶來。加布的名字只在此處提及。我們對他的生平毫無所知。不過從保羅曾經在他家中作客,而且把好些東西留下讓他保管,可知他是一位得保羅信任的基督徒。── 周天和《教牧書信》     

    加布”的意思是“果子”,大概是特羅亞的一個信徒。――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13「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

         「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事那些皮卷。」我們可看到保羅身體的寒冷,需要外衣;也可看到他形單影隻,缺少同伴,因為人都離棄他,但他對主的心仍是熱切,雖已面臨死亡,他還要書籍,尤其是皮卷(聖經);保羅不但向提摩太介紹聖經,高舉聖經,他自己也是殷勤的讀聖經。―─ 牛述光

 

【提後四13加布是誰?皮卷是什麼?】

答:加布Garpus——意即果子,此人僅見於新約此處。他是特羅亞之居民,保羅第二次被捕解往羅馬時,因事出突然,在倉猝間不及攜帶防備,仍將外衣與無價之一些皮卷留在加布家裡,足見保羅受他接待到家中,與他同住,為親密之好友。

當保羅到了羅馬於獄中致書提摩太時,特別提到這些要緊的皮卷,要提摩太帶去羅馬。所謂皮卷就是羊皮卷Parchment,此詞希臘文複數式為(),其英文字系由拉丁文之邑名別迦摩的轉成。按此地乃為小亞細亞之古城,皮卷始創於此,系取山羊綿羊或小樣犢之皮製成的皮卷,古代基督徒在世時,想必他有使用此種材料製成書卷(耶卅六2;詩四十7;賽卅四4),及至亞拉伯人以紙輸入後,皮革仍為制訂書籍之用者達數世紀。至於保羅在此所說的這些皮卷,對於他非常寶貴,但其究竟為何物,內容是如何,是否為舊約古卷之抄本,無人知曉;不過我們深信保羅忠心傳道事主,自知將要離世,必須要將他的言行教訓,所傳佈的福音信息留下記錄,所以這些皮卷可能是他的書信草稿,或是他的私人重要文件。——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提後四13要緊的是那些皮卷】

「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提後四13

保羅在羅馬監獄寫這封感人的書信給提摩太,保羅正等候著判決的執行。在他身邊只有路加醫生一人陪伴著他,難怪保羅深感寂寞。提摩太是保羅靈性上的兒子,他在以弗所工作,保羅急於想見到他。保羅深知自己在世的時間無多,所以他寫道:你要趕緊到我這裡來(提後四9)提摩太前往羅馬須途徑特羅亞,保羅最後一次到耶路撒冷曾在那裡停留七天(徒二十6)住在加布家裡,當他走時,他留下一件外衣和幾本書在那裡——也許他決定下次才回來拿,沒料保羅後來就被抓進羅馬監獄,沒有機會回去。於是保羅要求提摩太在來看他時,順便把那些東西也一併帶來給他。

保羅所要的三樣東西是:①他的外衣,②一些書,③尤其是那些皮卷。獄中的保羅在肉體上需要——一件外衣,精神上需要——一些書,更要緊的是心靈上需要——那些皮卷。皮卷是寫靈性方面的文字用的,材料為羊皮。皮卷與一般的書不同。皮卷也許是一些已經完成的新約聖經的抄本,或者是保羅自己所寫的書信,反正皮卷上內容是和聖經相關的,保羅才至於說皮卷是「更要緊的」。他希望多一件外衣來禦寒,有一些書來滿足他精神的需要,但他尤其需要聖經!保羅把精神上的需要排在肉體需要之上。

要知,生命糧儘管多吃決不致鬧肚子。——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提後四14銅匠亞力山大是何人?他如何及為何多多的傷害保羅?】

    “亞力山大(ALEXANDER),這媞晱L為銅匠,是否即提摩太前書一章20節與許米乃在一起的那位亞力山大,在前書已詳細研究過。有人認為這位亞力山大在前書後書都提過,很可能是同一人。但有人認為在後書“銅匠”一詞,以別於前書的亞力山大,也有可能。因為當時以亞力山大為名的人甚多。

    至於這位亞力山大與使徒行傳十九章33節那位被猶太人推出去發言的亞力山大是否同一人,多數解經家認為是不同人,因他是猶太人(34節),該處並沒有說他是保羅的同工,不過亦有人猜想他或者是保羅的朋友與同工。

    我們所要研究的乃是這銅匠亞力山大如何及為何傷害保羅呢?聖經中並無跡象使我們能明白。

    “多多的害我”一語所指,相信是精神的虐待而非身體的殘害,因為在15節說明亞力山大曾“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這句話有兩個可能:

      一、極力反對保羅所傳的道。

      二、在保羅申訴時,極力歪曲事實來駁斥他。

假如他是反對保羅所傳的道,那麼這亞力山大與前書所說的亞力山大可能相同,因為前書所說的亞力山大與許米乃從事謗瀆,他們在真道上如同被破壞的船一般。

但假如是後者,那麼可能這亞力山大是賣主賣友的那種人,在保羅再度被捕而申訴時,亞力山大被收買去作控訴人或假見證人。

    保羅引用詩篇六十二篇12節的話來自慰說:“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似乎上述第二點的可能性較大。

    我們根據本章13節所說的話,似乎猜想出,保羅再度被捕是突然的,很倉卒的,防備不及的,所以他在特羅西的一切東西,都未曾攜帶在身旁。我們相信保羅首次出獄再佈道之後不久,因尼祿皇下令拘捕基督徒領袖,所以保羅突然在特羅亞被捕,以致他留在特羅亞信徒加布家中的那件外衣(原文可能指包行李用的布塊)和那些書卷與皮卷都未曾帶走。同時,我們可以相信,銅匠亞力山大是被敵人收買,與保羅作對,加諸種種罪名。當時所有的朋友大部明白,這次出於皇帝命令的拘捕,是凶多吉少的了,所以沒有人願意在他申訴時為他辯護或作證人(16節),但保羅毫無懼色,反倒利用被控訴的機會,面對一切外邦人,把福音傳開。――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提後四16「我初次申訴,沒有人前來幫助,竟都離棄我;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

    “初次申訴”大概是指保羅初次在法庭上和亞力山大對質。在法庭初次開審的時候,保羅需要人替他作見證,證明他是傳福音的,並不是想要造反,背叛羅馬政府革命的人;但竟然“沒有人前來幫助”。這話是指保羅身邊的同工,如路加等、還是其它人呢?所謂“沒有人前來幫助”,是指那些法庭認為有資格,可以為保羅作見證的人。顯然這樣的人,不會是那些和保羅親近的同工,像路加那樣的人物。既然上文第11節說“獨有路加在我這裡”,當然路加可以幫助他;但是那些被政府信任,可以出來為保羅作見證的人,竟然都離棄了保羅,恐怕自己受牽連,不敢出來為他作見證。

    “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照舊約的律法來說,如果你是見證人而不作見證是有罪的。利五1若有人聽見發誓的聲音,他本是見證,卻不把所看見的,所知道的說出來,這就是罪;要擔當他的罪孽。見人發誓而不作見證,尚且要擔當他的罪孽;那麼明明知道一個人無罪而不肯出來替他作見證,這在神面前也是有罪的。保羅說:“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他希望那些不肯為他作見證的人得到神的赦免,並體念他們的軟弱。――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17「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

    這裡的“獅子”,原文是單數式,不會是戲院裡面的獅子,因為那一定是不止一隻的。所以這“獅子”是用來形容那些敵擋他的人,好像獅子那樣殘暴可怕;雖然如此,他卻從這些人的手中被救出來了。這初次受審的情形雖然非常惡劣,但是他並沒有在那時就被定死罪;可見雖然是到了非常緊急,靠近殉道的時候,但是還不到神許可祂僕人應該死的時刻,主還是要救他脫離一切患難的。――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17「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使福音被我盡都傳明,叫外邦人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堻Q救出來。」

         『惟有主站在我旁邊,加給我力量。』保羅說這話的時候,他的境遇已經極其惡劣;然而因他感覺主站在他旁邊,加給他力量,他就能堅定、安然。同樣的,當我們遭遇逆境,身處危險之時,主也會站在我們旁邊,加給我們力量,叫我們得著安慰與鼓勵。──《讀經指引》

 

【提後四17 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一語何意?】

答:保羅說:「我也從獅子口裡被救出來」,這句話或許是一句成語,從下文更可以看出,是表明他在極端兇惡危險的處境中被主救拔出來(提後四18)。保羅在此以獸中之王的獅子,來形容他自身所遇的危險性,此時他的遭遇,好像先知但以理被仍在獅子坑中的景況一樣(但六16-23),但都能相信蒙神拯救脫離了牠的傷害。這獅子在保羅的心目中,可能就是指著羅馬鬥獸團劇場中實在的野獸而言。解經家認為這是對過去在以弗所鬥獸場中的一段回憶(林前十五32;參二三O題);但一般人認為這獅子乃是暗指當時逼迫保羅殘害教會的尼祿皇Nero。或許這獅子是指魔鬼而言(彼前五8)。保羅雖在尼祿皇的手下被害了,但他的靈魂被主所拯救,進入了天國,得那永不朽壞公義的冠冕(提後四188;林前九25)。——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提後四17 “我也從獅子口堻Q救出來”一語何所指?】

    “獅子”,可能保羅想到當時處境的危險,正像但以理被扔在獅子坑中的處境一般,但他相信神能救他脫離獅子的口,正如但以理被天使救護,脫離獅子的傷害一般。

    “獅子,在保羅的想像中無疑地是暗指殘殺基督徒的瘋子尼祿皇帝而言,保羅相信主會救他脫離尼祿皇的手重獲自由。

    不過,這句話的原文是用“已往”口氣,即“我從獅子口中被救出來”。是“已往”的,不是“將來”的或“希望”的。因此,有解經家謂這是保羅回憶他在以弗所鬥獸場中的一件過去的事實(參哥林多前書九章的難題研究)。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32節這樣說:“我若當日像尋常人,在以弗所同野獸戰鬥,那於我有什麼益處呢”?保羅可能參加過這種一年一度驚人的殘忍運動會,許多人與野獸搏鬥,勝者得榮,敗者喪生。但保羅在該運動中曾與獅子搏鬥,幾乎喪生,但被主用奇妙方法救他脫離獅子的口,所以保羅以此為信心的根據,表示主必救他脫離諸般的兇惡,和救他進入天國。

    這堣T次提到“救”字,原文是用兩個不同的字來表示:

    一、從獅子口中被“救”和“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兩次救字,原文是RUOMAL(一而tLat),指“救拔”人脫離危險而言。

    二、“救”我進他的天國一語的“救”字則指“拯救”的救,是用在救恩上的,原文是SOZOo呐…。

    當保羅寫完提摩太後書之後,正如他自己所宣佈的——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從今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78節)

    他果然完成他在世一切的神聖任務,他很安詳地等候“被澆奠”(6節),毫不畏懼,亦毫無怨言。他為後世每一個為主工作的神僕,留下最佳的傳道模範。

    當保羅在尼祿皇手下被斬首時,許多不信那穌的羅馬人因為毀滅了這位傳那穌的人而歡呼,但同時在天上,千萬天使也因這位忠心耿耿的傳道人為主犧牲而歡呼。當他的首級被斬下之後,一向服事他的天使(或天使們)出現在他靈魂眼前,帶領他愉快而勝利地往天家去,拜見他一生所事奉的主那穌。

    主那穌可能從他寶座上走下來,熱烈地歡迎他,微笑著用溫和的聲音對他說:

    “保羅,你回來了,

      你是一位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罷!”

    於是,保羅在天家開始享受那不為人所瞭解的榮耀與快樂,等候他的同工們一個一個地也回來永遠相聚。

    保羅也等候著你、我和一切忠心事主的人,回到天家去,一同分亭我主的榮耀與快樂。――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提後四18「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也必救我進他的天國。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這諸般的兇惡,可能指著保羅為主殉道前所遭遇的各種兇惡,如不合理的刑罰或恐嚇。另一方面,這“兇惡”也不一定指他所遭遇的危險,可能指著他自己在心思上所遭遇的試探;正如主耶穌教門徒禱告的時候:“救我們脫離兇惡”。兇惡原文ponerou和太六13的“兇惡”原文同字。――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18「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凶惡,也必救我進祂的天國。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我們活在世上,不免常遇諸般的兇惡,這都是從那惡者魔鬼來的。因此我們當常常照主親自教導的,禱告說,求主『救我們脫離兇惡』(太六13);也當有保羅一樣的信心,相信說──『主必救我()脫離諸般的兇惡。』──《讀經指引》

 

【提後四22「願主與你的靈同在。願恩惠常與你們同在。」

    在這末後祝福的話中。保羅將它分作兩部份:一部份是為提摩太,願主與他的靈同在;另一部份是為和提摩太在一起的弟兄姊妹,“願恩惠常與你們同在”。這樣看來,本書雖是寫給提摩太個人,但其中的信息,也是關係與提摩太在一起的眾信徒及以弗所的教會。保羅既然為“你們”祝福,可見保羅在執筆寫這封給私人的信時,是預算到其它信徒會和提摩太一起看這封信的;所以他也為他們祝福。――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提後四章】司提反在臨終殉道之時,看見『人子站在神的右邊』的異象,因而能有那樣從容、榮耀的就難,顯出了羔羊的見證──為仇敵求赦免(參徒七54~60)。這幅景象在那當時在場幫兇的少年人掃羅(就是後來的保羅)心堙A種下了深刻的印象。到了保羅自己將要為主殉道之時,他的遭遇實在比司提反更加為難;他原來殷勤服事的教會──『凡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他(15),同工『底馬因貪愛現今的世界』,也變節『離棄』他,連他所最愛的屬靈的兒子提摩太和提多,也不能和他在一起陪伴他(10),而他本身正被關在羅馬的牢獄之中,死亡的陰影已經越過越重的籠罩著他(6),並且惡人亞力山大還蓄意加害於他(14),雖經申訴,也『沒有人前來幫助』他(16)。處此四面楚歌的情境中,那一位曾為司提反站起來過的人子,此刻也『站在他()的旁邊』;換句話說,在靈的深處,他也看見了那站在神右邊的人子的異象。就是這,使他也能像司提反一樣的從容就義,一樣的滿有榮耀的盼望──『主必救我進祂的天國』(18),並且也一樣的顯出羔羊的靈,就是為那些離棄他的人求赦免──『但願這罪不歸與他們』(16)。哦,但願從寶座上站起來的人子的異象,多多向我們顯現,好叫我們帶著殉道者的靈,在此荒涼末世,為祂忠心到死!──《讀經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