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提多書第一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多一1「神的僕人、耶穌基督的使徒保羅,憑著神選民的信心與敬虔真理的知識,」

    “憑著神選民的信心”,“選民”在舊約,當然是指以色列民說的(詩一○五 43;一○六5;賽四十三20;六十五9,15,22)。在新約聖經中,雖然信徒也是蒙神揀選的百姓,但“選民”一詞仍多半用於以色列人(太二十四22,24;留意太二十四31;可十三20,22;留意可十三27;提後二10);亦有一處明顯是指著信徒說的,即西三12;路十八7的“選民”相同,可能通指以色列人及信徒。實際上,舊約選民所信的,與新約選民所信的相同,舊約選民的信心集中於那將要來臨,使萬族得福的“子孫”──基督──身上(加三16);新約選民之信心亦系集中在基督身上。舊約信徒因信,盼望一個更美天上之家鄉(來十一1317);新約信徒因信,也盼望天上的家鄉。所以所謂“憑著神選民之信心”,就是憑古今信徒所共有之信心的意思。

    “與敬虔真理的知識”,“敬虔”是教牧書信中所常用的字(提前二2;16;78;3,5,6,11;提後二16;5,12;多一1;12)。“真理的知識”不是普通世俗的知識,乃是神所啟示有關其救贖的計畫、旨意,以及生命之道的各種知識。這等知識雖然遠超過今世的理學,人間的哲學(西二8),但若沒有敬虔的信心與這些知識調和,就只能叫人自高自大(林前八1)。――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1「憑著神選民的信心,與敬虔真理的知識。」】

在使徒的生命中有兩顆巨星——信心與知識。這兩者是很難加連接詞的,有信心的人怕科學的知識,科學的人常常輕視信心。但是他們兩者並不矛盾。

信心——信心在一切蒙神揀選的人身上都是同一的,雖然有的人信心大些,有的下些。但是信心是對神的,信心的經驗、試煉與得勝,對信的人都是一樣會有的。我們信心所擁有的福分,也同樣可以獲取。信心是從歷代聖徒的經驗留下來的,我們都需要,而且堅持恩惠的潤澤。

知識——我們不必怕知識,因為知識只是使我們發現神的道路與心思。我們在真理的知識上必須漸長。我們要明白的知識,是有關神宇宙的事實與方法。知識與智慧不同,前者只是理性的,而後者卻是德性的。那些假充知道的人並不聰明,但是聰明的人常常是知道的。

敬虔——真知識使你敬虔,裡面被神的靈充滿,外面像神的聖潔。你有了敬虔,必然有智慧,而且知道一切事,是向聰明通達人隱藏的。真理的知識使人有敬虔,敬虔也必有真理的知識。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多一12神不說謊「憑著神選民的信心,敬虔真理的知識,盼望那無謊言的神在萬古之先所應許的永生。」】

傳道人是不是在騙人,純正的信仰是不是靠不住。追求屬天的福會不會歸於虛無,那些熱心愛主,奉獻,犧牲的是不是蠢人,白白受苦,毫無意義呢?是不是不信的人反而對,不熱心追求,仍然貪愛世界倒上算呢?對於這一切的懷疑、不信、妄想、迷惑,只有一個答覆,神是無謊言的神。

如果神是說謊的,那的確一切都變作毫無意義,所有的信仰都是虛假。因基督徒的信仰是根據聖經。聖經是神的話,如果神是說謊的,那麼聖經便不可靠,信神的話就要受騙,但神是怎樣一位神呢?如果神說謊,祂怎能是聖潔、公義、慈愛、良善、榮耀的神呢?如果神說謊,祂怎能統治宇宙萬有,管理一切呢?神如果說謊,那是祂自己羞辱自己。祂既然是至大至高無所不能的,祂又何必說謊呢?神根本就恨惡說謊。聖經明說,魔鬼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神豈能與魔鬼一樣呢?

所以神為祂自己及祂名的榮耀,也絕不能說謊。因此,相信聖經、神的話,是絕對可靠的,絕不會上當,末了一無所得的,信神的話,抓住祂的應許,絕無錯誤。──《每日天糧》

 

【多一2「盼望那無謊言的神在萬古之先所應許的永生,」

    神所賜的永生之恩,是祂在萬古之先預定的美意。既經“萬古”之時間的考驗而終於實現,足證神實在是信實,無謊言之神。保羅對這位神的信心,絕非貿然盲從的信賴;乃是根據自古以來,神眾選民所共信共知之真理知識。總之,保羅肩負使徒之職份,是具有堅定的信心、敬虔的知識、與確實之盼望的。――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2「那無謊言的神...所應許的...

            信心,並不是運用意志的力量來說事情必將成功,乃是看準這個事實:神既說過這件事必將成功,這是實在的,於是就安息下去,因為神已經說過了。

            信心能把應許變作豫言。光是應許,還須我們這一方面沒有攔阻,纔能實現。現在信心既然能把應許變作豫言,我們就可以宣佈:某件事情必會成功,因為神不能說謊。──《地上的天上生活》

 

【多一2我常聽見到處有人這樣禱告:求神給他們更多的信心;但是當我仔細聽他們禱告的時候,我就發現他們所要的並不是更多的信心,乃是更多的眼見。

            信心並不是說,「我看這件事是對我有益的,所以神必定會給我成功的;」信心乃是說,「這件事是神成功的,所以必定是對我有益的。」

            信心,在黑暗中與神同行的時候,只求一件事:求神緊緊握住他的手。── 白羅克斯

 

【多一3「到了日期,藉著傳揚的工夫,把他的道顯明了;這傳揚的責任是按著神我們救主的命令交托了我。」

    使徒保羅就是“按著神我們救主的命令”,接受了這傳揚的責任。在此,“神我們救主”將神與救主混稱的用法,是表示神與救主之合一;救主就是神,神就是我們的救主(見提前二3;10)。――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5「我從前留你在克裡特,是要你將那沒有辦完的事都辦整齊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設立長老。」

    本節所說的“從前”不會是指很久以前,大概是保羅在羅馬第一次下獄獲釋之後,回去亞西亞與馬其頓等地探望教會時(參腓二2324;提前一3;14;提後四13,20);途中經過革哩底,在那裡作了很好的工作,且留下提多處理善後的事工,並設立長老;他自己則繼續前行。三12保羅囑咐他要“趕緊往尼哥波立去見我”,尼哥波立是在馬其頓西南端的一座城。此時保羅可能正在往馬其頓途中,其後;在保羅寫提摩太后書時,提多又從羅馬被打發到撻馬太去(提後四10)。

    “在各城設立長老”,可見長老是屬“各城”、“各教會”的(徒十四23)。但“在各城設立長老”這話,不夠作為“長老”只許屬“各城”的根據,因這話也可解作那些長老無法兼顧各城。――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5革哩底在何處?該處教會由誰建立?提多何以會在該處工作?】

    一、“革哩底”(CRETE),意即“屬肉體的”,是地中海一個狹長而多山的海島,長156裡,島在愛琴海之南,其最闊處為35裡,最窄處為7裡。聖經曾有三次提及此島:一次是在五旬節的時候,革哩底人也在當時參加那盛大的聚會,聽聞福音,可能福音從當時已帶入革哩底島(徒二11)。以後保羅乘船到羅馬上訴時,他的船曾沿革哩底南邊西行(徒廿七71221)。最後一次是在本書,保羅說他曾把提多留在革哩底傳道。所以解經家一致相信,保羅在羅馬首次坐牢被釋放後,再度周遊佈道,到過革哩底,而把提多留在那裡繼續工作,發展革哩底教會。

    革哩底島當時有一百多的城市和鄉村,其主要的城市是“腓尼基”(PHENICE)、“拉西亞”(LASEA),島的東北有“撒摩尼”小島(SALMONE),西南則有“高大”島(CLAUDA)。東北的“西得羅角”(CAPE SIDHEROS)與小亞西亞的以弗所相對,西北的“斯匹特角”(CAPE SPATHA)則指向希拉的哥林多。地質學專家相信遠古的時候這海島是與小亞西亞和希拉國相連的,至今海底層仍是把歐亞兩洲連起來的。

    革哩底全島皆山,只有環島近海的地方有平地。島西的有名高山“義達”(IDA),相傳為希拉神話中有名的“丟斯”神產生地,還有不少希拉人所崇拜的假神也由本島產生。足見革哩底對希拉文化的影響。據說革哩底是歐洲古代文化的發源地。又說,“革哩底”即古時的“基利提”(撒上卅章14節),他們從革哩底入侵東方大陸,但以後為以色列人所統治(撒下八18)。

    革哩底也出詩人,曾有“名詩”傳於希拉,被人欣賞及引用,保羅在此稱革哩底的詩人為“本地先知”,引用他那對自己同鄉的中肯語說:“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多一12)。保羅在雅典傳道時,所引用的詩句,“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便是引用革哩底名詩人“伊比曼尼德”(EPIMENIDES)所作的“真言集”(CONCERNING ORACLES)。可見保羅真是一名學者,無所不學。

“伊比曼尼德”是紀元前600年左右的有名詩人,可是希拉文則早於紀元前1100已輸入本島,同時亦開始了它的鐵器時代。

考古家懷疑聖經所記載的“非利士人”、這種喜居海邊的民族,是否由革哩底島而來,因為在歐洲古史中有所謂“海上民族”(SEAPEOPLE),他們非常勇敢,喜歡航海,他們曾與地中海東、南、北各地沿海城市通商。這些“海上民族”很可能是從居比路島和革哩底島而來,不過他們水手的名譽並不佳。

    紀元前67年革哩底島歸入羅馬帝國版圖,不過羅馬帝國特別優待本島居民,給予他們很高的自治權力。因此,當尼羅皇迫害教會時,革哩底島的基督徒不受影響,提多因此可以繼續工作。

二、至於革哩底教會,到底由誰創辦?解經家意見不一:

    ①有人認為是保羅所創辦,保羅與提多及其他同工一同周遊佈道時,曾到革哩底。保羅從前坐船曾沿島南岸西行,當時可能有“再來”佈道的意念。所以在羅馬被釋放後,即來此工作,然後建立教會,讓提多在那裡任聖職。

    ②但有人認為革哩底人在五旬節時聽彼得證道而信主後,即將福音帶回革哩底,慢慢成立教會(徒二11)。請注意保羅對提多所說的話,“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設立長老”(一5)。從“各城”一詞證明,革哩底的教會是在很多城市設立的,用現在的說法,這是一個遼闊的“教區”,那麼提多便是“教區長”了。

    革哩底素有“百城之島”之稱,如果說這些教會都是保羅所成立,實為時間所不許可;但如果說是由本地人在五旬節由耶路撒冷把福音帶回來,各自成立教會,則甚為可能。

    ③更有人認為革哩底教會是由亞波羅或別的使徒所成立。

    因為保羅在第一次入獄前,並未在革哩底傳過道,所以神另外差派別的使徒或傳道人去工作,亞波羅很可能在革哩底做過不少聖工,因為保羅在本書三章13節吩咐提多,“要趕緊給律師西納和亞波羅進行”,顯然地,亞波羅和革哩底教會有過很深厚的屬靈友誼。

④還有人說,革哩底既然與哥林多及以弗所兩大城互有商業來往,那麼可能是哥林多教會或以弗所教會的信徒來此創辦教會也未可料。當時亞波羅的勢力曾影響哥林多教會部分信徒擁護他(林前一12),而提多書也提及亞波羅在革哩底,證明這點的可能性。保羅在本書所吩咐提多對聖工的任務,和對提摩太所說的,很多是近似的,則革哩底教會是由以弗所信徒來開設,也非常可能。

今日革哩底,是希拉國領上一部分,首都“伊拉克裡安”(ERAKLION)在島北中央,古時稱為“克挪素斯”(CNOSSUS),為古商業重地。新首都“幹尼亞”(KHANIA),古時稱為“居頓尼亞”(CYDONIA),在島西北“義達山”之北,是商業重地。島南的“高大”島、已易名為“加禾多”(GAVODHOS)。

    革哩底,今名KRITI,已成為今日旅遊希拉的人最佳去處。在十六世紀時,首都“伊拉克裡安”已為歐洲學者所極端注意,原因是該處有“革哩底油畫學院”。

    考古學者由此處出發研究全島考古,所以首都地位,甚為重要,考古家相信革哩底是希拉文化的搖籃,又據說在島西的大海中,紀元前二千年有一高度文化地區,已沉沒在海底,由該處逃生的人們,則在革哩底發展其天才。

    革哩底是一個多山之島,因此到處都是青翠樹木的風景,島中所植橄桃樹,葡萄樹及香蕉樹,十分引人入勝。由雅典抵此,乘飛機只一小時十五分鐘,乘船則需十四小時。── 蘇佐揚《聖經難題》

 

【多一6「若有無可指責的人,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兒女也是信主的,沒有人告他們是放蕩不服約束的,就可以設立。」

    “無可指責”並非絕對完全,毫無過失之意;乃是指一般而論,沒有什麼可被人指責的把柄(參提前三2批註{\LinkToBook:BookID=112,TopicID=162,Name=2.其個人的品德 3:2-3})。

    “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即只有一位妻子,沒有立妾。有人以為本句表示作長老的,妻子死了不可續娶,此解釋牽強而錯誤;夫妻關係只在生前,死後不論按靈性方面、或身體方面,都不再受約束。主耶穌回答撒都該人有關死後之夫妻關係時,明言在天上已無嫁娶之夫妻關係(見太二十二2330),而使徒保羅也明說:“丈夫若死了,她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羅七3)。且按當時社會制度而言,男人多妻是很普通的事,所以“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很自然的應指一夫一妻而言。

    “兒女也信主”,可見作長老的理應全家歸主。

    “沒有人告他們是放蕩不服約束的”,這“他們”可指長老的兒女,也可指長老本身。前者表示長老的兒女,也當有好見證;後者表示長老本身要有好見證,與上文無可指責之意相合。――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7「監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須無可指責,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貪無義之財;」

     “監督”epikopov,英譯作bishop,上文5節之長老原文presbuterous,英譯作elders。主張長老與監督不同的人,多根據此二字之不同;但本釋義認為,更重要的不是這兩個字的不同,乃是這兩個字同在一段經文中,被當作互相通用的。如5,7;徒二十17,28,足證這是同一的職份,卻有不同的名稱而已。其實名稱既不同,當然不同字了,就如一個人若有兩個名,這兩個名當然是兩個不同的字,但卻不能說是兩個人。――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8「樂意接待遠人,好善、莊重、公平、聖潔、自持;」

    “好善”,與行善不同。行善者未必好善,好善者不但行善、且喜好而行;行善已成為其愛好之一。

    “莊重”,與提前三2之“端正”,及提前三4之“端莊”意思相近。

    “公平”,長老既是教會領袖,必須公平待人。不偏心,不存成見,對待自己好的人和對待自己冷淡的人,都應秉公處理所發生的問題。

“聖潔”,這是一切信徒應有之生活(提前二15);長老更應當有聖潔的生活,作信徒的榜樣。

    自持,意即能自製,不易衝動或搖動。――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10「因為有許多人不服約束,說虛空話欺哄人,那奉割禮的更是這樣。」

    “許多人”,指下文那些假傳道和他們的附從者;“不服約束”,指不服真理的約束;“虛空的話”,指沒有真理根據的教訓(參提前一67批註{\LinkToBook:BookID=112,TopicID=116,Name=四 假師傅的錯謬 1:6-7})。――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11「這些人的口總要堵住。他們因貪不義之財,將不該教導的教導人,敗壞人的全家。」

    “敗壞人的全家”原文及英譯聖經均無“人的”二字,而“家”卻是多數式的,此節N.A.S.B.譯作:who must be silenced because they are upsetting whole families teaching ......,注意"whole families"必是指神的各教會的全家;所以這裡不是特指他們的教導敗壞某一個家庭,乃是指全教會的各家。――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12詩人愛皮買尼底斯,生在主前六世紀,說話正確有預言性,故稱他為先知。―─ 牛述光

 

多一12提多的壓力】地中海東部有一島叫革哩底,屬希臘。在第一世紀時,該島商業發達,但島上的人被鄰右邦國認為最不誠實、最懶惰的人;他們的生活自古則極其卑劣。主前第六世紀當地詩人伊皮孟南則如此寫「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獸,又饞又懶」(多一:12)。在希臘文學,「革哩底」一字和撒謊是同樣意思。但使徒保羅在島上設立教會後,便差派提多到那邊工作,按立長老,揀選同工。保羅要他去做兩種不同工作。第一,去傳揚永生的真理,叫人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敗壞。第二,要提多在自己日常生活上有好的榜樣,藉著動作舉止來影響島上的居民。前者是言教,後者是身教,而身教常比言教難做好。這位小使徒一定是背著百斤重的壓力登上該島,提多要面對的人和環境就是這麼可怕。

    今日我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有的也很像革哩底,而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將真光照耀在眾人面前,正如提多一樣。有時這種的壓力是需要的。——張欽煌《小嗎哪》

 

【多一12革哩底人中一個本地先知是指什麼人?】

答:這一個革哩底本地的先知,名叫伊皮麥尼德Epimenides。他生於主前六百年,是一位哲學家,也是一位詩人,其出生地是在克羅素絲Gnossus,即今新首都伊拉克裡安Lraklion。關於此人事蹟,多是屬於神話故事性質,傳說他曾在一個山洞睡了五十七年,醒後就被雅典人請到本地幫助除去該城的災害。他的著作甚豐富,有倫理學,神學,潔淨之禮,以及革哩底歷史的奧秘等類,希臘人稱他為詩人,聖人,但革哩底人稱他為先知。保羅在此寫信給提過時,是引用革哩底人稱呼這位先知的韻詩說:「革哩底人常說謊話,乃是惡魔,又饞又懶。」同時也稱讚他的見證是真的(多一13)。這可以讓我們看見,革哩底人的道德品格是相當的低劣。他們是非常驕勇,喜歡航海,許多水手們的生活行為甚為腐敗,所以詩人給以如此的描述,乃是他們被人藐視,名譽不佳的一種評價。保羅引用此詩,藉為警戒,為要吩咐提多,嚴厲的責備那些信徒,使他們在真道上要純全無暇,不受污穢不潔離棄真道之人的影響,因之,在此將那些假師傅和假教訓之人錯誤的道理,一一提出,揭露無遺。這些人不僅是革哩底,也是猶太人和奉割禮的人(多一1016,三910)。——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多一12革哩底的本地先知是誰?何以保羅會利用他們話來提醒提多?】

    保羅是一偉大學者,他無所不學,百樣精通,對於希拉文化所獲得的資料甚為廣泛。他在雅典佈道時,曾引用希拉詩人斯多亞學者“亞拉圖”(ARATUS)的詩句(徒十七28)。亞拉圖是基利家省的“蘇利”(SOLI)市人,保羅則為基利家省大數人,相信亞拉圖的詩句,在保羅童年或青年時已經背誦如流,所以引用毫無困難,保羅當時引用為多數人所喜愛的斯多亞派學者詩句,為的是要引起他們的重視而引導他們走上救思之途。

    保羅對提多所引用革哩底先知的詩句,是出自詩人“伊比曼尼德”(EPIMAENIDES),他生於紀元前600年,出生地點在“克挪素斯”(C N O S S U S),即今新首都“伊拉克裡安”(IRAKLION)。他的事績多屬￿神話,傳說他曾在一山洞中一睡就是五十七年,睡醒後被雅典人請到雅典去協助他們除去該城的災難。又說他活到157294年,且被後人稱為希拉“七聖之一”。他的作品甚多,包括倫理學、神學、潔淨之禮及革哩底歷史的奧秘等。

    希拉人稱他為詩人、聖人,但革哩底人則稱他為先知。保羅亦沿用革哩底人的稱呼法。

    革哩底人喜航海與各國通商,但水手們行為腐敗,不講道德,正如“伊比曼尼德”所批評的:“他們常說謊話,又饞又懶”。希拉文有一個字名“KR ETIZO”(音譯為“革哩底做”,意義為“撒謊”,但借用“做革哩底人”一語來表示。可見人們當時一提起“革哩底”這個地名,便有藐視之感。

保羅引用革哩底先知的詩句,吩咐提多要“嚴嚴的責備那些信徒”,因他認為以“本地人治本地人”,是最有效的方法。

從保羅在本書所題“純正道理”一語(二1)和提及許多人宣傳錯誤的道理,便知保羅引用革哩底先知的話,並非對付革哩底的一般人,乃是對付那些“假傳道人”。在這裡我們可以列出本書所題許多錯誤道理的資料:

    ①說虛空話(一10)。

    ②將不該教導的教導人(一11)。

    ③荒渺的言語(一14)。

    ④宣傳錯誤的潔與不潔的成見(一15)。

    ⑤無知的辯論(三9)。

    ⑥家譜的空談(三9)。

    ⑦律法的爭競(三9)。

    這些人包括革哩底人,猶太人和奉割禮的人。

── 蘇佐揚《聖經難題》

 

【多一14「不聽猶太人荒渺的言語和離棄真道之人的誡命。」

    在此所指的“不聽”,不是指不跑到傳異端之人那裡去聽,乃是指當有傳異端的人潛入教會,在信徒之間講說他們的教訓時“不聽”。換言之,各個信徒應知道拒絕傳異端者的教訓,不讓他們有機會“說服”自己。――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15「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在污穢不信的人,什麼都不潔淨,連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穢了。」

    凡物都潔淨(此應是指食物),這點與主耶穌的教訓相合(太十五11,1719;可七1523);又與彼得在異象中,神對他所說的話亦相合──“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徒十1416;十一410)。――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一16「他們說是認識神,行事卻和他相背;本是可憎惡的,是悖逆的,在各樣善事上是可廢棄的。」

    聖經中可憎的悖逆的都是指滅亡的罪人(太二十四15;啟二十18;弗二2;6;西三6)。――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