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腓利門書全書綜合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門12腓利門Philemon意即友情。保羅在此稱他為“我們所親愛的同工”,可見他是保羅和提摩太所共同“親愛”的。保羅既稱他為“同工”,可見他也是作傳道工夫的,雖或不像使徒那樣奉召而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但也十分熱心地在教會中事奉主,以為主作見證為生活的主要目標。據傳說他是個監督,且為主殉道。從本書的內容看來,他毫無疑問是一個十分有愛心的信徒,雖然頗為富足,卻不貪愛金錢,倒是神的好管家,常按神所賜的力量行善,説明需要的信徒和主僕。

    亞腓亞Apphia一般解經家都認為是腓利門的妻子。保羅顯然和腓利門全家的人都很熟稔。他在本書既是要為一位家奴求情,所以也特別提到主母的名字,一方面表示對她的尊重,一方面也含有促使她同意收納阿尼西母的作用。

    亞基布Archippus按聖經備典說他是腓利門的兒子,但也可能只是他親密的朋友。他也就是西四17的亞基布。保羅稱他為“同當兵的亞基布”,與上節稱腓利門為“親愛的同工”略有不同。保羅對腓利門的稱呼──同工──似乎只有普遍的一種稱謂,指一切在教會中有份於聖工,共同事奉主的人。但“同當兵”是指專門傳道的同工,正如保羅對以巴弗提(腓二25)和提摩太(提後二34)也用了類似的稱謂。保羅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中曾囑咐“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可見亞基布確是一個專職傳道的人,當歌羅西教會正受異端擾亂時,保羅特別提醒他當謹慎盡職。

    “以及在你家的教會”這教會很可能就是歌羅西教會。因歌羅西不是一個大城,按當時教會發展的情形,不可能除了歌羅西教會之外,另有一個腓利門家中的教會。腓利門既是富有而熱心的信徒,家中有足夠的地方作為教會聚會之用是很合理的。聖經中除了腓利門之外,還有老底嘉的信徒甯法(西四15),和羅馬信徒百基拉和亞居拉的家(羅十六35),也都有教會。――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1~2『腓利門…在你家的教會。』這堜珨’b腓利門家堛滷郱|,就是那時在歌羅西的教會(參西一2;四17;注意『歌羅西』和『亞基布』)

 

【門2亞腓呀和亞基布是誰?與腓利門關係如何?】

答:①亞腓亞Apphia——意即耶和華所留下的,為歌羅西一女信徒,一般人的推她是腓利門的妻子,保羅在主裡面稱她為妹子。她以一家庭主婦的地位,同心合意,幫助腓利門在家中教會服事神,接待人,行各樣的善事,為基督作美好的見證,受到保羅的敬重。

②亞基布Archippus——意指管馬者,為歌羅西一信徒,據推測是腓利門的兒子,或許是其親密的朋友。保羅在此稱他為「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系指專門為主傳道的同工,可知他在歌羅西的教會責任相當重要。按保羅給歌羅西教會書信中,曾經囑咐他說:「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領受的職分。」(西四17),可見亞基布確是一位專職的傳道人,當歌羅西的教會正是異端侵擾的時候,保羅特別提醒他,務要小心謹慎,克盡其職。——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門2在你家中教會的意義和性質如何?】

答:教會一詞原文(),Church,是蒙召出來的意思,或稱為召會或有譯作聚集的意思assembly(徒十九39)。凡是基督徒奉主的名聚會的集合體,同心合意在一起敬拜事奉神,那就是教會(參第卅一題)。在新約保羅書信中,曾經提到羅馬信徒百基拉和亞居拉(羅十六3-5;林前十六19),老底嘉的信徒甯法(西四15),以及此處腓利門(門2)等各人的家中教會。這些家中教會是有人主持的,有教會組織的形態,為信徒屬靈神聖的團契聚會。在三世紀以前,那一段時期沒有可供禮拜堂的存在,信徒為了聚會的需要,許多人就開放家庭房地供為教會聚會場所(參徒一1314,二46,十二512,廿一8;路十38-42;羅十六511114-16),這樣信徒們時常聚集敬拜事奉,彼此相愛,靈裡相通,喜樂滿溢,充滿了初期教會新生命的活力。保羅這裡所說在腓力門家中的教會,會中有主人,有服事男女同工,又加上有益教會新添悔改蒙恩得救的弟兄阿尼西母,教會滿有愛心信心和行善的見證,實可謂是一個模範的家庭教會。——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門2 “你家的教會”何意?】

    “家中的教會”,在保羅書信曾提及四次;

    一、百基拉與亞居拉“家中的教會”,那是在羅馬城的一個教會(羅十六3-5)。表示百基拉和亞居拉夫婦二人除參加“教會”工作與聚會外,他們家中也有一個教會和聚會。

    二、保羅代替亞居拉與百基拉和他們家中教會來問候哥林多教會的安(林前十六19)。

    三、老底嘉的一位弟兄甯法,也有家裡的教會(西四15)。

    四、腓利門家中也有教會。

    有人以為“家中的教會”,不過像今日的“家庭禮拜”,大家聚集在一位信徒家中舉行聚會而已。

    又有人以為教會初期,並沒有今日的大禮拜堂或較大場所可以容納許多信徒一同事奉主,所以化整為零,信徒自動分成若干小團體,在不同的信徒家中舉行聚會。

    又有人以為主日則在指定的較大場所舉行聚集,平常的時候則在有較大地方的信徒家中舉行。

    可是“家中的教會”乃是一個“教會”,不是一個家庭禮拜,或—個平常聚會的代名詞。假如我們仔細研讀羅馬書十六章,便知那裡用不同的說法表示一班信徒在一起:

    1.堅革哩教會(1節)。

    2.外邦的眾教會(4節)。

    3.家中的教會(5節)。

    4.亞利多布家裡的人(10節),不說家中的教會。

    5.拿其數家在主裡的人(11節)。

    6、與他們在一處的弟兄們(14節)。

    7.與他們在一處的眾聖徒(15節)。

    8.基督的眾教會(16節)。

    顯然地,百基拉和亞居拉“家中的教會”,有別於保羅所題別的人的一班人。保羅並沒有說亞利多布或拿其數家中的教會,只題到百基拉和亞居拉的“家中教會”。證明這“家中的教會”是一個教會,這“家中的教會”是有人主持的,是有組織的,是有工作表現的,腓利門家中的教會亦然。

    其實“教會”並非“禮拜堂”或“聚會的場所”,教會乃是指“一群信徒”而言。這一群得救的信徒,在任何地方聚集敬拜及事奉主,那就是教會。百多年來“教會”的定義已給各種宗派所建設的禮拜堂破壞了,人們以為禮拜堂才是教會,這是非常錯誤的。“教會”應該是真正得救的信徒經常在一起事奉主,負起傳福音的任務,並無“人為的界限”及“任何宗派的成見”,這樣福音才能迅速傳遍而無擱阻。今日任何基督徒均可集合一群蒙恩得救的人在家中成立“家中的教會”,像百基拉、亞居拉、寧法和腓利門一樣。不必把外國宣教師帶進來的宗派招牌加在頭上,因為那是“攔阻撒該看不見耶穌的自私人群”(路十九3)。

── 蘇佐揚《聖經難題》

 

【門3「願恩惠、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多數解經者都認為“恩惠”是希臘人見面時的祝禱語,“平安”是希伯來人見面時的祝禱語。――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6「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做的。」

    “所同有的信心”,原文是“信心的交通”,N.A.S.B., R.V.都譯作the fellowship of your faith,信心使我們領受同一生命,進入一個生命的大團契裡面,彼此相交。基督的救恩使我們恢復了與神的交通,又在祂裡面彼此有交通,正如身上的任何肢體是自然有交通的。我們一被聯合在主的身體上,就不但與主產生交通,也與一切肢體都有了交通。這都是因信心所顯的果效,所以稱為信心的交通。――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6「信心顯出功效,」就成為愛心,也就是善事。「為基督作的,」基督是我們一切的中心、一切的原因,使我們的一切善行都榮耀基督。―─ 牛述光

 

【門6『與人我同有的信心』原文為『信心的交通』。人因信主耶穌與神交通,同時也彼此交通(約壹一3~7)。正如葡萄樹的枝子與樹身相聯,在樹身堶控o著樹的液汁灌輸到它堶情A使它與樹身之間液汁交流,而有生命的交通;同時所有該樹上的枝子,因各與樹身這麼相聯,也彼此液汁交流,而有生命的交通。葡萄樹的枝子這樣與樹身相聯後,就發生功效而結葡萄,基督徒因信與基督相聯,也當有功效顯出。―― 周志禹《腓利門書信息》

 

【門7「兄弟啊,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

    “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暢快”原文anapepauta,有“安息”的意思,N.A.S.B.譯作refreshed(恢復精神、提神)。太十一28;啟六11譯作“安息”;太二十六45;可六31;十四41譯作“安歇”;林前十六18譯作“快活”;林後七13,譯作“暢快”。這句話很明顯地是指腓利門所行的善事。在此可見腓利門用愛心助人的結果,不但使眾聖徒的心暢快,更使使徒保羅的心大感快慰,顯然地他自己的心也必滿有喜樂。――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7「暢快,」原文是安息、休息等義;當時沒有旅館,凡是過路的聖徒,腓利門都一概接待,因而從他得到暢快,得到安息,這安息不只是肉身的,也是心靈的。―─ 牛述光

 

【門8「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

    “靠著基督”意為保羅由基督領受使徒權,能以此權來下命令。又保羅與腓利門是師徒的關係。在信仰上,信徒當接受牧者的引導。

    “合宜的事”原意為達到某種標準。腓利門當達到的標準是原諒阿尼西母,接納他為主內的弟兄。這是與基督徒的身分相稱的事。──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8「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行合宜的事,」提倡人類平等、釋放奴僕、取消奴隸制度,這是『合宜的事』,是在基督堛漱H所必行的,是主的僕人可以『吩咐』人這樣行的。―─ 牛述光

 

【門9「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

    “憑著愛心”可以有命令的特權,卻甘願放棄,為著愛心的緣故來求腓利門。為著福音,為著靈魂的拯救,作使徒的特權甘願不用,這是保羅的習慣。人對權威或許會反抗。但是愛心可以感化人。

  “有年紀的”保羅的實際年齡不知道,此時可能已經六十左右了,經過多年來一直與艱難困苦迫害作戰的保羅,現在已身心都老成了。而且又被囚,這不禁使他感到晚年的情景,而說有年紀的。有年紀的有譯本譯為大使,保羅稱自己是耶穌的全權代表,是基督的大使。

  “被囚的”保羅再一次提起被囚,要喚起腓利門留心他所提的問題,保羅到底要叫腓利門作甚麼,還沒有講。但是說到此,一定使腓利門感覺到:這位可敬的使徒這麼誠意的要求,無論求甚麼,一定要答應他。保羅使腓利門有充分的準備,然後才漸漸說到主題。──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10「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謀(注:此名就是“有益處”的意思)求你。」

    “在捆鎖中所生”可知阿尼西母是在獄中聽到保羅的教訓而悔改的人。保羅把由他所傳的福音而得救的人當作兒子,又自認為父親。他也稱提摩太為兒子。

  “阿尼西母”保羅把阿尼西母的名字放在後面。腓利門一定想知道那位兒子是誰。若是保羅的兒子,無論如何都要接納。沒想到竟是他的逃奴阿尼西母,腓利門一定意外驚奇,同時免不了生氣。保羅預知腓利門會有這種心情。所以他為要打消腓利門的怒氣,而馬上接著寫第十一節的話。──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10阿尼西母為誰?何以保羅稱他為“在相鎖中所生的兒子”?】

   “阿尼西母”(ONESIMUS)意即“有益處”,從本書所述,表示他是一個奴僕,而且已經離開主人腓利門逃往他處。有人猜想他偷了主人的東西而逃走,但也有人以為他可能是行為不檢被主人責備而出走。他逃到羅馬,有機會聽見保羅傳福音而信主。但有人以為阿尼西母逃到了羅馬後因事被捕,與保羅一同坐監,所以有機會聽保羅傳福音。不過這種解釋不合聖經記載,因為保羅在羅馬為囚犯,是高級囚犯,他蒙准和一個看守的羅馬兵另住一處,而且後來住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足有兩年之久,自由傳道(徒廿八1630)。不過按照當時的規矩,這些高級囚犯在廿四小時之內均有輪更的兵丁看守(參閱腓立比書有關此點的詳細說明)。阿尼西母即使在羅馬被捕,也不可能與保羅關在同一監獄裡。

    阿尼西母一定是和別的人一樣到保羅所租的房子中聽道,以後信了耶穌,並甘願為保羅服務,甚至保羅有意把他留下來伺候保羅(1節)。大概阿尼西母悔改後在行為上有了很大的轉變,所以保羅非常愛他,稱他為“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

    保羅有三個屬靈的兒子,即提摩太、提多和阿尼西母,參閱提摩太前書一章的詳細解釋。

    阿尼西母的名字是“有益處”,保羅曾運用文學的“字技”來遊說腓利門說:“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11節)。後來在20節又說:“望你使我在主裡因你得益處(小字)。”

    “益處”,原文為CHR ESTOS,“無益”原文為ACHR ESTOS,“大有益處”,原文為EUCHRESTOS。第十一節的原文乃是這樣:

    他從前對你“無益”(ACHRESTOS)。

    但如今對你我都“大有益處”(EUCHRESTOS)。

    中文譯為“有益”是忘記此字是在“有益”之前加一個“EU”(即優),意即“大有益處”,這就表示說:“阿尼西母”意即“有益”,但從前對人“無益”,如今對人“大有益處”。

不過,“阿尼西母”一字與希拉文“益處”一字並不同字。在20節中文譯為“快樂”一詞的,原文乃是ONINMI音譯為“阿尼尼米”,那字與“阿尼西母”同字源,中文小字譯為“益處”。

 因此,有原文專家認為“阿尼西母”一名並非希拉文,乃是羅馬屬土的一種地方土語,意思為“有益”,不過這種土語的“有益”是人人皆知的,因此保羅用這種土語創制一個新希拉字即ONIN EMI,把名字改為動字,亦即利用“阿尼西母”這個人名來製成一個動字,所以在22節說:“望你使我在主裡因你得”ONIN EMI”(益處)。

    保羅曾打發阿尼西母和推基古一同到歌羅西去,稱他為“親愛忠心的兄弟”(西四9)。相信歌羅西書是他兩人帶去的,同時也把腓利門書帶給腓利門。

    傳說阿尼西母以後熱心傳道,而且作了以弗所附近一處教會的監督,如果這傳說是真的話,那麼,保羅所預料的話“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便果真成了事實,而且阿尼西母后半生與許多人都有益處。

    不但如此,保羅另外對腓利門說了兩句有意思的話:“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15節)。這兩句話也應驗了,阿尼西母被腓利門永遠得著,是因為他先被基督得著,基督也藉著他以後的傳道,使許多人被基督得著。

── 蘇佐揚《聖經難題》

 

【門10~18保羅善待阿尼西母對於奴隸制度有何影響?】

答:在古時候,不論東西方都盛行奴隸制度,即如希臘,羅馬時代的社會,經濟並一切的制度,是完全建立在奴隸制度上面,往往一個自由人可有四個奴隸,許多大地主就擁有一兩萬奴隸。原來這些奴隸是被異族征服俘虜來的,或因貧窮而被買來的,他們沒有法律保障,要完全被強制服從主人,去做耕種或底下的勞苦工作,如有抗命,即受鞭打,傷害,釘死,或為猛獸所吞噬。當時做了腓利門的奴隸阿尼西母,因虧負主人逃到羅馬,與保羅相遇,得聽道而歸主,受到保羅的愛護,稱「他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是我心上的人」,乃為他向腓利門求情收留他,就打發他回主人那裡去,懇求腓利門善待他,從此以後阿尼西母這種友愛的態度,所未涉及當時社會奴隸制度問題,但在他心中那種全無階級觀念,以及尊重人格與博愛平等的表現,本著福音真理待人之道,使阿尼西母得著釋放,已使整個黑暗社會奴隸制度,黯然失色而了無意義。基督教為以後提倡解放罪惡的奴隸制度之先驅,于社會改革投下了深遠的影響。——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門11「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

    “從前”和“如今”,是一個明顯的比較,表現出阿尼西母的改變。未信主之前的阿尼西母,是與人無益的人。每一個活在罪中的人,也都是對別人沒有益處的,所到之處都增加人的負累,令人煩惱,因為沒有基督生命的人,常常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結果總是使人受損。但阿尼西母重生得救之後,保羅稱讚他說:“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不但對他原來的主人有益,必定會忠心盡他作僕人的本分,而且對在監獄中的保羅也有益;這不但是因他敬愛伺候保羅,也因他生命的改變,和信主以後的長進,使保羅在捆鎖中大得安慰。有基督在心中作主的人,不論以往怎樣敗壞,現今卻都能成為人的益處。――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12「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裡去,他是我心上的人。」

    “他是我心上的人”,原文是“他是我的心(splagxna)”。中文聖經有時譯作“心腸”(如路一78;林後六12;15;腓一8),或“腸子”(徒一18)。此外腓二1;西三12及腓7,20譯作“心”。保羅認為阿尼西母跟他有同一的心腸,是保羅所深愛,像是他的心肝性命的人。――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12「他是我心上的人。」】

這封書信的片段使我們體會那種處理事情的態度,是有著基督的精神。這也說明我們與基督的關係,阿尼西母與保羅及腓利門的關係,也是我們與主的關係。

阿尼西母與保羅——阿尼西母是保羅在捆鎖之中所生的屬靈的兒子。他可能在羅馬被人發現,那裡逃犯容易隱藏他們的身份,在都市中肆意放縱。也許阿尼西母在潦倒饑餓之中,在主人的家中他見過使徒,他就來找保羅求助。保羅一定收留他。讓他現在服事這位在捆鎖之中的使徒,成為使徒心上的人。他不再是奴僕,而是親愛的兄弟。主救贖我們,若離罪惡,所以我們完全歸屬於祂!

阿尼西母與腓利門——他以前對腓利門沒有益處,我們以前對主也是這樣。現在他回去,我們也回到牧者、群羊的基督面前。他以前是奴僕,現在是親愛的弟兄。我們也不再是僕人,而是主的朋友了。阿尼西母以前得罪主人,現在罪得赦免,主人給他超越的恩惠,使他有特殊的權利是從前所沒有的。從這人身上,我們看見自己的光景,我們的罪越多,恩惠就更顯多了,主的憐憫必將我們的虧欠算在祂自己的賬上。

── 邁爾《珍貴的片刻》

 

【門12在第十二節中,保羅說:『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堨h。』譯作打發回的希臘文動詞是anapempein;這是規則動詞──有最普通的意義──就是將一件實情正式地交由別人判斷。故此我們最可能把第十二節譯作:『我把他的事件交給你們決定。』這就是說腓利門書不單寫給腓利門,也是寫給在他家中的整個教會。――《每日研經叢書》

 

【門13「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伺候我;」

    “有益”是心理上的考慮,是沒有清楚決定。意思是留阿尼西母只是一種願望而已。──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1314“我本來有意將他留下……替你伺候我”,意思也含有按愛心來說,腓利門有伺候保羅的義務。但保羅卻不想在這件事上,使腓利門有甚麼勉強或為難之處;所以不肯在未先得他同意之前,就自己作主地把阿尼西母留下。保羅這樣作顯得他十分尊重腓利門,凡事照合法的手續而行,不願意使愛主的信徒,在愛心相待的事上,有任何最輕微的勉強。――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14「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不願意”表示斷然的決定。在此保羅表示做事的原則:阿尼西母是腓利門的奴隸,不經腓利門的同意,自行處置會有虧于良心。──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14保羅代表神,腓利門代表我們。保羅不知道腓利門的心意,就不作。神不知道我們的心意如何,神就不作事。神的旨意受我們的捆綁,這表明禱告的需要。──《禱告的需要》

 

【門15「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

    “離開……得著”保羅不說逃走,而說離開。離開是用被動語態,因此阿尼西母並不是主動離開,乃是按神的安排被分開。得著有完全得到之意。此二字有明顯的對照:離開就是為了完全得著。──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16「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在我實在是如此,何況在你呢!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是按主說。」

“不再是”不是含蓄的意思,乃是現實性的。不是指腓利門可能的態度,乃是指阿尼西母的實在情形,不管腓利門接受或不接受,實際情形是阿尼西母已不再是奴僕。

    “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保羅主張基督徒不要看奴僕的社會地位,而是看他靈魂的價值。這句話不是保羅在逼腓利門釋放阿尼西母,也不是在論奴隸的法律地位,乃是說要成為兄弟來歡迎。因為阿尼西母有脫離奴隸的界限,有全備做親愛的兄弟的資格,在此所論的不是法律的問題,乃是精神上態度的問題。

  “按肉體……按主”保羅與阿尼西母不過是屬靈的關係而已,但是與腓利門則有肉體的關係,應該比保羅更親密。既然是保羅所親愛的兄弟,對腓利門則更不必說了,保羅在此要喚起腓利門的道義精神,叫他接納阿尼西母作為親愛的弟兄。

  “收納”結束勉勵的話及要求,現在開始要腓利門反應。保羅不以使徒權威來命令,乃是視腓利門為同伴。以朋友的立場來請腓利門收納阿尼西母。至此腓利門已經沒有推辭,不收納的餘地了。──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18「他若虧負你,或欠你什麼,都歸在我的賬上,」

    “虧負……或欠你”可見阿尼西母不只逃脫而已,可能還偷了主人的錢財,保羅不說,而說虧負或欠,對於已經悔改的人,不再提起舊有的惡行,這是值得效法的精神。

  “都歸在我的賬上”保羅願意接受阿尼西母的債務。這與接受全人類的罪在自己身上的耶穌基督相似。愛就是負擔對方一切的苦痛及負債。保羅就以這種愛去待阿尼西母。──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19腓利門對於保羅有什麼虧欠?】

    答:腓力門是保羅所親愛的同工,在他家中有一所教會,他在教會中是負責事奉神的人,可能他的兒子也是一位傳道人(參三六八題)。按屬靈的關係來說,他們之間的交往與友誼,是相當深厚的(參門717),但保羅對他說:「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意思顯得如此含蓄而誠摯,讓腓利門保留情面,而心中自知,在某些方面虧欠於保羅。大概這些虧欠不是指著財物說的,因為在財物方面,他可能已給予保羅愛心照顧,和安慰,而是指著腓利門的皈主,得自他的引導,在培養靈性上許多的幫組,所顯的虧欠(參5-722)。保羅對腓利門的希望,是在主裡因他而得快樂,使保羅的心在基督裡得暢快(門20),顯見屬靈的滿足重於財物上的慰藉。腓利門無論在屬財物或屬靈方面的虧欠,保羅卻都不追究,乃在於要求互相饒恕,彼此赦免。他以身作則,求情於腓利門,能夠同樣饒恕奴隸阿尼西母的一切虧欠。(門9-18)。——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門20「兄弟啊,望你使我在主裡因你得快樂(注:或作“益處”),並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暢快。」

    “兄弟們”是在加強十七節的懇求。

    “快樂”有古文當作益處,原文此字與阿尼西母同字源,因此這句可譯為“使我在主裡得阿尼西母”。

  “暢快”有安息、爽快之意。在此保羅叫腓利門使他放心。因為腓利門若能以愛心待阿尼西母,則保羅的肉體、精神都能得到爽快、安息。──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21「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服,知道你所要行的,必過於我所說的。」

    “你必順從”不是外來的權柄與強迫而勉強順從,乃是由於聖靈的催促,愛與信的順從。

    “過於我所說的”愛必能做出要求以上的事。愛是無限定的力量,一直裝填,直到滿出來為止。── 石清洲《中文聖經注釋──腓利門書》

 

【門23保羅在羅馬時與他一同坐監的有哪些人?

    答:在本書第2324節與歌羅西書四10-14節問安語中,所提到的同工名字都是相同的,如有以巴弗(參三O八題),馬可(參五八題3項),亞裡達古(參一四五題14項),底馬(參三六O題),路加(參七十六題34項)等人,不過本書少提了一位耶數又稱為猶士都(參三一九題2項)的名字,這或許是因為腓利門不認識此人的關係。在這些人當中,被保羅直接說到與他一同坐監的名字,只有以巴弗(門23)和亞裡達古(西四10)兩人;另外在羅馬書中也說到安多尼古和猶尼亞兩人(羅十六7),事實上這些人並非因犯法而坐監,而是他們同作保羅的陪伴,一同過著監獄的生活,這種愛護保羅為主同受苦難的心志,是令人欽佩的。此處值得我們注意的,是保羅在歌羅西書中,稱亞裡達古與他一同坐監(西四10),而本書中卻將這稱呼用在以巴弗身上(門23),因此有人推斷以為此系表示他們自願輪流陪伴坐監的,乃為有份於分擔監禁的時間。同時我們根據保羅所寫提摩太后書一封最後的書信看來,相信路加也是陪伴保羅坐監,而是時間最後又最久的一位(提後四11)。從此可想而知,其他同工雖未被直接提到一同坐監的話,但大多是在羅馬作過陪伴保羅監禁生活的,不過僅有底馬一人中途邊節離棄他而去罷了(提後四10)。——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23 “與保羅一同坐監”何意?】

    保羅告訴腓利門,與他一同坐監的以巴弗問候他平安。這以巴弗是歌羅西人,所以腓利門認識他。在歌羅西書四章告訴我們,以巴弗在禱告之間,常為歌羅西信徒竭力禱告,也為歌羅西教會多多勞苦(西四1213),證明這位以巴弗是非常良好的一位同工。

    保羅曾說過四個人與他一同坐過監:

    一、安多尼古(羅十六7)。

    二、猶尼亞(同上)。

    三、亞裡達古(西四10)。

    四、以巴弗(門23)。

    這些人並非因犯法而坐監,也不像保羅那樣被捕而坐監,他們乃是“陪監”,這些同工都因為愛護保羅而陪監,陪監的人是可以自由行動的。相信路加是陪監最久的一位。參閱羅馬書十六章有關“陪監”的研究,該處提及所有與保羅一同坐監及陪監的人名。

    值得注意的乃是,保羅寫歌羅西書信時,題到亞裡達古與他一同坐監(西四10),但在寫腓利門書時,則題到以巴弗與他一同坐監。證明他們是輪流陪監的,而且這兩封書信不是同時寫的,其中一定有時間的距離。

    根據保羅最後所寫的提摩太后書四章看來,最後陪保羅坐監的乃是路加(提後四11),他被稱為“所親愛的醫生”(西四14),相信是為著保羅健康之故,他甘願時時陪他在一起。傳說保羅在羅馬被斬首時,路加也在旁邊安慰他,相信保羅的首級被斬下之時,路加的眼淚已成了一條小溪流,陪著保羅為基督而流的鮮血流進千萬傳道人與信徒心中了。

── 蘇佐揚《聖經難題》

 

【門2324按西一7;12可知以巴弗是歌羅西教會的人,到羅馬作保羅獄中的同伴。除了以巴弗外還有:

    馬可是巴拿巴的表弟(西四10;徒十二12,25),也是保羅的同工(徒十二25),後保羅曾因他與巴拿巴分爭(徒十五3639),後來又作了彼得的得力同工(彼前五13)。

    亞裡達古也是保羅忠心同工之一(徒十九29;二十4),與保羅同船到羅馬(徒二十七2)。

    底馬(參西四14),後因貪愛世界離開了保羅(提後四10)。

    路加是愛主的醫生,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作者,是保羅親密的同工之一(西四14)。在保羅遊行佈道工作中,常隨保羅左右,但在使徒行傳有關佈道工作的記載中,他都隱藏了自己的名字(徒二十5,13;二十一1,7,18;二十七2;二十八1)。其後保羅第二次下監,行將為主殉道,路加仍隨保羅左右(提後四11)。

 

【門25「願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你的心裡。阿們。」

    這祝福的話與加拉太書的祝福完全相似(加六18)。在寫給羅馬及腓立比書的祝禱語中,也用了類似的話(羅十六20;腓四23)。――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門25這祝福叫腓利門想到主耶穌的恩,他自己是蒙恩的人,自然也當恩待人。―─ 牛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