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希伯來書第八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來八2在真帳幕塈@執事】耶穌沒有把自己的尊貴身份視為私有享受的財產。羅馬皇帝中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君王,名叫馬可奧熱流(Marcus Aurelius),他的行政才幹是無人曾出其右的。他終身以事奉人民為己任,到五十九歲才死去。他可以說是一位賢明、刻苦而有自制的聖賢君王。當他被選立承繼皇位時,朝廷史家加別多尼(Capitolinus)說:『他當時的神情憂愁多於歡悅,而且還帶猶疑的態度離開母親的私邸,遷往皇宮堨h。人們問他為何悶悶不樂時,他就列舉出做一位權力威嚴的皇帝所牽涉的辛苦工作和責任。』這位皇帝視他的皇帝工作是事奉而不是站在尊貴的地位去享受。耶穌就是集中自己的尊貴地位和事奉的使命在一身的好例子了,祂知道自己的神聖身份,但不以此而自豪,或萌出自私的念頭。祂要人跟祂一同分享上帝給祂的榮耀。在祂的身上,尊貴的和作僕人事奉的兩種身份常混合在一起的。――《每日研經叢書》

 

【來八5 ;十1“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與“將來美事的影兒”二語如何解釋?】

    希伯來書作者曾兩次提及“影像”或“影兒”,原文同一字,即SKIA。此字指“影”,“影”是從一個實體中因光的照射而出現的。先有“實體”才有“影兒”,影兒是根據實體的大小長短而出現,影兒不能脫離實體而單獨存在,世間絕無此種現象,影兒也不能先於實體而出現。

    作者認為舊約一切的律法與祭禮不過是“天上事”與“將來美事”的影兒,既是“影兒”,便不是“真實”(REALITY)。地上和歷史上所出現的一切,在人眼中看來,樣樣都是真實的,但在天上的立場看來,都是“鏡花、水月”,是真花與真月的反映。

    當摩西在山上領受由神所指示的製造帳幕方法之時,神警告他說,“作各樣的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所指示你的樣式”(八5,出廿五40)。有人以為“山上的樣式”是指著在山上真的有一個“帳幕的模型”擺在那裡,神一方面指示摩西,一方面把模型指給他看。但有人以為“山上的樣式”是指神的“教導”而言,正如在出埃及廿五章以後所詳載的,並非在山上真的有一個模型在那裡。

    可是,希伯來書作者在八章5節所說“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之事,他看得更遠,不只在山上,乃是在天上。即使摩西在山上果真看見一個帳幕的模型,那模型也是“天上事的影像”而已。因為任何可以被肉眼看得見的事物,都是“天上真實”的“地上影兒”。

    天上的一切,與山上的一切和地上的一切,這三種是不同的,舉一例言之:

    許多人喜歡用顏色影片拍攝七彩的“風景”,拍攝之後,由影片公司製成“幻燈片”,拍攝的人再把幻燈片放映在“銀幕”上。於是這裡有三種不同的“像”,一是真實的風景,二是幻燈片上的風景,三是銀幕上的風景。那銀幕上的風景瞬即消逝,幻燈片上的風景仍可久存,而真正的風景遠在天邊,不在眼前。

    主耶穌是從天上降到地上來的,也只有他是這樣到世上來的,他為我們帶來了一切的“真實”。他來了,一切影兒就毫無價值。一個人到了風景區去親眼看看,那些幻燈片的圖畫與銀幕上的風景就不足重視了。

    保羅在歌羅西書也題過“後事的影兒”,又說:“那形體卻是基督”(西二17),其啟示相同。

    老約翰則從正面發揮這啟示說:神的兒子已經來到,且將智慧賜給我們,使我們認識那位“真實的”,我們也在那位“真實的”裡面,就是在他兒子“耶穌基督”裡面(約壹·五20)。

    我們已親身到了風景裡面去了,我們成了風景區裡的一個成員。

── 蘇佐揚《聖經難題》

 

【來八6中保】中保mesite{s),這個字的原來意思是中間mesos)。所以中保站在兩者之間,負責把雙方拉在一起。當約伯心媯J急的問,有誰肯將他的事情帶到上帝面前,便失望地說:『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mesite{s)』(伯九33。現代本譯作仲裁者,編者註)保羅稱摩西為中保(加三19)因他把律法從上帝手中帶給人類。在古時的雅典城,有一班巿民全部都是六十歲過外的,專門替巿民的申訴作仲裁評判。他們主要的目的是說服訴訟人言歸於好。在羅馬有些人被稱為和事官arbitri)。法官專責法律上的訴訟和判斷,和事官則秉公處理糾紛,與和解一切的紛爭。希臘文的mesite{s是一個保送人保證人擔保人。他替受審的朋友付出保金,替人還債或付出透支的錢,所以中保是願意為朋友償債務,存心把事情弄好的人。――《每日研經叢書》

 

【來八10只有寫在我們心上的律法才是完美的,它能幫助我們向神說:『我愛你。』

   一天早上,一位年輕的母親在早餐時發現桌上有一封『給媽媽』的信。信封上貼了十個簇新的郵票,堶惘酗@張紙,這樣寫著:『親愛的媽媽:國華對你生氣,因為你不讓我們到隔壁去和美寶玩,但我沒有對你生氣,因為我愛你。你的女兒小玲敬上。』──《影子的背後》

 

【來八10~11你必須是甚麼,你才真知道甚麼。比方,你看見飛鳥在空中自由翱翔;你不是飛鳥,你怎麼知道牠們是快樂呢?你看見豬在污泥堨景u;你不是豬,你怎麼知道豬是苦惱的呢?所以我說,你若不是甚麼,就難以真知道甚麼。照樣,今天我們能知道人的事,因為我們是人。同時我們也是神的兒女(牛的兒女是牛,我恭敬的說,神的兒女也當然是神),所以也能知道神的事。―─ 俞成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