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希伯來書第十二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十二1疏或遠?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
有位前蘇聯海軍指揮官,于第一次世界世界大戰期間被派至倫敦受訓。他在那裡學會操縱蘇聯向英國購買的三艘充氣飛艇。
訓練的第一步是要先學會操縱熱氣球。當他第一次爬進吊艙時,他發現四周都是沙袋。熱氣球若要能起飛,需先將沙排出。沙排出愈多,熱氣球就飛得愈高。
這位指揮官將這個原理運用到他與神的關係,他說:現在我身為基督徒,我知道當主不斷地清除我內心的污穢時,我才能更接近主。
希伯來書121節與約翰一書215節同樣也指出了這個真理。屬世的重擔阻擋我們親近主又攔阻我們愛主的心。使徒約翰也同時告訴我們,一個人不能同時又愛主又愛世界。不知你有多少次從經驗中體會這個真理!
自私為罪所困、被屬世羈絆,都將阻擋我們親近主。然而,一旦我們卸下重擔,就必體會親近主的喜樂。
縱若撒但如獅吼叫,
我仍要過著屬天的生活,
因信,我已聽見那喜樂的聲音,
就是眾聖徒在天高歌。
與主有了距離,不妨想想是不是移動了方位。
──《生命語》

 

【來十二3現在有一種新方法恢復運動員的疲勞,就是讓他們吸氧氣;思想耶穌就像吸氧氣一樣使我們立即恢復屬靈的疲勞。── 陳終道

    行路容易疲倦的人多半是平時太少走動,身體瘦弱,或太肥胖的人;在靈性路上常易疲倦的人也必是因為閒懶不長進,不活動,靈命瘦弱和自我高大的人。他們很容易受傷,或因別人跌倒灰心,其實最大的原因是他的舊生命太「肥胖」,這都是因為沒有「思想」那忍受罪人頂撞的耶穌的緣故。── 陳終道

 

【來十二4「犧牲」是走十架道路者應具備的條件。許多優秀運動員要犧牲一切妨礙身體的享受,特別是在運動場中時,決不能穿著他所愛的衣服,一切所作都必須配合他能爭取勝利的目標而作,甚至好些明星,歌星,為保持其美容與歌喉而捨棄許多有害其職業的享受。這樣,信徒更應當為能得將來獎賞而犧牲一切有礙奔走靈程的事物,「流血」就是這種犧牲的最高表現。── 陳終道

 

【來十二5「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這是引用舊約箴言的話,給我們看見兩個錯誤的態度。有人當他受苦、被神管教的時候,把它看作平常,以為不是重要的事,很輕易的就讓神的管教從他身上過去。又有人就覺得作基督徒太難了。他是盼望說,這一條路是非常順的,是穿了潔白的細麻衣,很輕鬆的走在黃金的街道上,走到珍珠的門媕Y去。如今碰著這許多為難的事,有主的手加在他身上的時候,就覺得灰心。神的管教是有目的的,為要叫我們與神的聖潔性情有分,所以信徒一面不該輕看管教,另一面也不要把管教看得太重,以免灰心。―― 倪柝聲《初信造就》

         『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神的兒女不應該輕看主的管教。主不是無緣無故的打我們,主是要把我們打成功一個器皿。主不是沒有意義的叫祂的兒女受許多苦。光受苦不是受苦的目的,不是光要你受害,所以給你苦。所以,一有遭遇,第一個問題就要問:『這是甚麼意思?』『為甚麼要這樣作?』我們要學習重看,不輕看。輕看就是馬虎,輕看就是說神要怎麼作,就怎麼作,自己莫名其妙的,迷迷糊糊的過去就是了。―― 倪柝聲《初信造就》

         『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有的人,當他碰著主的責備,有主的手加在他身上,他就灰心了,他覺得說,一個基督徒的環境這樣困難,作基督徒是太難了。他是盼望說,這一條路是非常順的,是穿了潔白的細麻衣,很輕鬆的走在黃金的街道上,走到珍珠門媕Y去。他沒有想到,作基督徒要碰著許多為難的事。他沒有豫備好在這一種環境塈@基督徒,他覺得灰心,他覺得這條路不大好走。―― 倪柝聲《初信造就》

         主如果管教我們,我們不可輕看;主如果責備我們,我們也不可灰心。這兩個態度,都是信徒該有的。一面,輕看是不應該的;但另一面,也不要把管教看得太重。作了基督徒,一天到晚就是受苦,就是不順利,就不免灰心了。這是把管教看得太重了。―― 倪柝聲《初信造就》

 

【來十二6「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神沒有那麼多空的工夫,來對待世界許多的人。乃是主所愛的,所以祂必管教。祂管教我們,乃是因為我們是祂所愛的。祂要把我們帶到一個地步,能夠成功作一個器皿,所以祂在這堿I行管教。管教乃是愛的安排。愛替我們安排這些遭遇;愛替我們測量我們所該遭遇的;這個叫作管教。―― 倪柝聲

         「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一切被管教的人,都是有憑據說,他是蒙神收納的人。被鞭打不是被神棄絕的表示,被鞭打是專一被神悅納的事。沒有一個父親有工夫去打別人的兒子。鄰舍的兒子或好或壞,不是他的事。但是一個好的父親,對於自己的兒子,必定有一個按部就班的教訓。管教不是刑罰。刑罰是為著責備已往的錯,管教雖也是為了錯才打,卻是為著將來,有教育的目的在堶情C絕沒有一個神的兒女,神在他身上,沒有管教的手。所以,不明白神的管教,實在是一個大損失!―― 倪柝聲《初信造就》

         單憑看見異象(屬靈的啟示),是不能叫一個人的生命有所改變,這可以說是確定的。請想一想雅各所夢見的梯子。他因著自己那彎曲詭詐的行為,以致失去了家庭和父親的產業。雖然如此,神仍在伯特利向他施恩,給他一個何等奇妙的異象,使他感動地說:「這地方何等可畏!」隨著這異象所給他的應許,又是多麼的豐盈!而且是毫無條件的。然而,雅各卻相反的以「如果如果如果然後我就必」來回答神。他甚至向神也要玩弄手腕,討價還價,他仍然是那位本性難移的雅各。

         可是不久,他與拉班發生了關系,拉班是另一個像雅各那樣的人。神就是借著這些種種的遭遇,使雅各經過了多年折磨而受到有效的訓練。這個在家庭內最得寵的兒子,竟被苦待勞役。但是神的道路和方法,永遠是對的!最後當他再回到伯特利時,他已改變成了一個新的雅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來十二6有一次,我坐飛機由內地回北平,途中飛機的引擎一個壞了,只剩下一個飛行,為了安全起見,飛機上的人要把所有的行李物品扔下來,減輕飛機的重量,到了北平,一無所有。全飛機的搭客大半是傳道人,就有人說:「為甚麼上帝不保佑你們的財物?」一定是你們犯了甚麼罪得罪了神,看起來你們基督徒還不是與我們一樣,不能逃過患難與危險。」我因為失去了所有的東西,聽到別人這麼說話,心中有說不出的難過。突然之間想起神的話「我差遣天使為你預備一條路」。主所走的路是神為祂預備的,但是尚且十分難過,主藉早W難得以完全,我們也應如此。我們遇到苦難的時候,常常會自己說:我遇到這麼多難處,一定是神不看顧我,或是神要懲罰我了,其實不是的。希伯來書十二章六節說:「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 艾喜德《希伯來書略講》

 

【來十二7「你們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們。」七節乃是解釋三至六節的話,給我們看見,我們所忍受的羞辱、苦難、抵擋罪惡的痛苦,就是神的管教;五、六節的管教、鞭打,就是神的管教。當你在環境婺I著各種各樣的事的時候,你以為說,這不過是我的遭遇,你在那奡N有一個態度。你如果看見是神的管教,你必定又是一種的態度。千萬不要糊塗說:這些事不過是偶然的遭遇。要知道這些事,是神天天在那奡嬪A安排的,是神所量給你的管教。―― 倪柝聲《初信造就》

         「待你如同待兒子;焉有兒子不被父親管教的呢?」今天所有的管教臨到我們身上,就是因為祂待我們如同待自己的兒子一樣。請記得:管教是神的優待,不是神的苦待。神管教你,是為著要把你帶到蒙祝福的地位上,要帶你到能得榮耀的地位上。今天,若有人拿著鞭子來打我,也許我可以和他爭鬧,也許我可以把那鞭子奪過來,折斷了,摔在那打我的人的臉上,我都不虧負他。但若是我的父親拿著鞭子來打我,我就不能這樣作。許多時候,父親打你一頓,你覺得還是寶貝的。蓋恩夫人說:『我要親那一個打我的鞭,我要親那一個打我的手。』你如果看見這是父親的鞭,是父親的手,你就不致埋怨不平!―― 倪柝聲《初信造就》

 

【來十二11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

    每一個人都同意管教的痛苦特性。這是不言而喻的。至少,管教的當時的確是如此。一個人在受管的當時,很難體認管教的實質目的。管教和快樂似乎是絕對背道而馳的。但後來才會漸入佳境,瞭解它的實質目的。這樣的管教似乎仍然被認為是痛苦的,但卻因著所帶來的果效而稍有緩和。這個比喻是從園藝學的領域而來,在園藝學中一個共同的原則是:修剪會使一棵樹結果子更多。作者用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來解釋這個隱喻。義和平安的結合是極其自然的,因為沒有義就沒有真正的平安。平安是從義產生出來的。一個人和神保持正常關係,心裡就有平安。羅馬書五1也說到因信稱義的人會有平安。毫無疑問的,這裡所使用的dikaiosyne)字,必須以第10節之“聖潔”的亮光來解釋。這裡的所有格可以解釋為“由義所組成的”,因此把義看成是一個果子;或是將所有格解釋為“屬於”義的,如此一來,果子就是從義而來的。後者似乎比較符合上下文的意思。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把這個字置放在句子的最尾端,是為了強調它。

  那經練過的人,是指那些順服管教的人。因為這裡所使用的動詞(gymnazo),常被用來說明運動員的訓練,它很可能是本章一開始有關競技場隱喻的弦外之音。但是,說到訓練和園藝學的關係並不脫節,因為修剪作物可以解釋為“訓練”的過程。而作者卻把這個意象帶入更個人化的領域裡,因為他在這段聖經裡所要闡述的,正是個人的管教。──《丁道爾聖經注釋》

 

【來十二11「凡管教的事...不覺得快樂...後來卻...

         相傳有位德國男爵,住在萊因河畔的宮堡堙A他在樓塔之間,搭上了若干金屬線,希望這些線,因風吹拂而自然發音,成為一種類似「伊奧良」式之弦琴。但微風在宮堡之間吹過,那些金屬線沒有產生音樂。

         某晚,起了暴風,宮堡和附近山地都遭襲擊,男爵走到門口去觀看暴風帶來的恐怖景象,而空中正瀰漫著「伊奧良」琴的弦音,蓋過了粗暴的風聲。它需要暴風來奏出音樂!

         我們知道有許多人,他們在平安順利的時候,從來不會奏出優美的人生音樂的;但是,一遭遇了狂風暴雨,就奏出悠揚絕倫的音樂來了 ─ 這音樂精美得會叫我們驚奇!

         你永遠可以依靠神給你以困難的酬報,只要你用正當的方法克服困難,將來的結果,一定比以前的更為豐美。「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後來卻...」這是多大的收穫!── 選

 

【來十二11一個人到瑞士國遊歷,看見有牧羊人正在招呼一群羊。在羊群中有一隻小羊,它的腿被包式A臥在牧羊人的旁邊。這人因好奇的原故,於是問牧羊人說:「這羊的腿為什麼斷了呢?」牧羊人說:「是我把它打斷的。」那人更覺奇怪,為什麼牧人會這樣做呢?牧人回答說:「這羊常走到危險的地方,不聽命令,所以我把它打傷,後來用愛心把它包裹,等它傷處復原,它就不會不聽我的命令了。」

  這比方雖有些不大合適,但有一點可以K助我們明白,有時主叫我們受傷流淚,深受痛苦,是因為祂愛我們,藉此把我們從屬靈極大危險中帶回來,不然我們將會遭受更大永遠的損失

一位名畫家帶托人參觀他的作品,在未進畫室之先,他先帶客人們進入一間黑房,數分鐘後才到擺設畫的地方。客人覺得奇怪,於是問畫家,他回答說:「你們都是外面入來的,外面光線強,如果你們不先進入黑房,就不能看清楚畫中的色彩,你們先入黑房,才能見我作品的好處。」多少時候我們看不見主的美麗,不知道主旨意的寶貝,只看見世界,眼中充滿了世界強烈的光,對於主的工作對主的真理不覺興趣,所以主帶我們進入黑房,管教我們,等我們的眼睛開了,然後才會覺得主能滿足我們,得主勝得一切。

  弟兄姊妹們!我們的主決不會做一些不需要的事,祂不會使我們無故受苦。── 滕近輝《希伯來書七講》

 

【來十二11對你有益】"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來十二:11)

  在建築聖保羅大教堂的時候,有一位名畫家在堂頂上畫聖象,快完工的時候,他很滿意自己的工作,便先來欣賞一下,他在搭成的木架上向後退幾步,想從較遠距離看一看,那知他忘了擱板的狹小,當他的一隻腳已退到板邊,若再退一步,便會跌下去,正在千鈞一髮之際,為旁邊的一位畫匠發覺,他不敢招呼,惟恐一喊會使畫家受驚跌下,他敏捷的拿起一把畫刷在那畫象上亂塗,畫家急忙跑前責問他的幫手,畫匠答道:我這樣毀壞你的傑作,乃為救你的命,請看!你剛才所處的地位是何等的危險呀!
  有時我們做成了一件事,往往得意洋洋,自以為榮,甚至目空一切,神知道這樣有害於我祂為了拯救我們,便實施毀壞,我們當時不高興,事後才體會到那是神的保守。──《為甚麼要用比喻》

【來十二12~13不要去注意那些使你氣餒的事情。無論你的道路是崎嶇,是平坦,總當像一隻輪船一樣──不管雨天、晴天,依然向前行駛。因為你的責任只在裝載貨物按時進港。── 貝伯考克

 

【來十二14約二百年前,有一個著名向美洲紅種傳福音的人。他名叫布銳奈德。雖然他在紅種人中工作時間不多,但他將愛心,熱情,生命傾倒在他工作之上。他為他的工作熱誠的禱告,至今仍感動許許多多的人。他在二十九歲那年就離開世界,臨終前數天他寫信給他的弟弟約翰說:「我過去已經體會到聖潔的寶貝,但今天我在挨近墳墓邊緣時,我對於聖潔感覺更深。數小時後,我就要到聖潔的主面前。」── 滕近輝《希伯來書七講》

 

【來十二28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在一個將軍的墳墓上刻朽X個字,這將軍生前是一個熱心的基督徒。那幾個字是「他如此的敬畏神,所以他什麼都不怕。」人與環境我們都不用怕,我們只要怕神。── 滕近輝《希伯來書七講》


【來十二29敬畏神我們的神乃是烈火。
我曾多次和人們談論敬畏神的必要性。聽到的回應往往是:你不是真的懼怕神吧?我絕不會相信一位令人懼怕的神。
確實,我敬畏神,我不怕承認這點。就像我也怕水,從不想忘記河流、湖泊或海洋具有奪人性命的力量。但那並不意味我不喜愛釣魚和游泳。
以個人的經歷來說,我記得小時候父親愛我,處處為我著想,也知道我愛父親,需要父親,但對他總是心懷畏懼。我尊重他為父的權威也喜歡他寬厚的肩膀,卻害怕他糾正我做錯事時的方式。
我與神的關係也是如此。我敬畏他和他的聖潔,我愛他並希望親近他。我愛他所愛,憎他所惡。我願意在生活中敬畏他勝於敬畏任何人。撒但和人可以毀滅我們的身體,但神是烈火,他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太1028)我敬畏神渴望親近神,但不敢讓神替我擔憂。
我們惟有敬畏神時,才能真心地愛他。而只有那樣的愛不斷地增長,才能保證我們對神存有正確的敬畏。
敬畏神的人
必尊崇、信靠和親近神,
認知他是權能的主,
順從遵行他的律法。
敬畏神你就無須懼怕任何事情。
──《生命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