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彼得後書第二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真知識的對頭】

    一、假師傅私自引進異端教訓(1~3)

          1.假師傅和異端教訓的定命(1)

          2.假師傅和隨從者的行為叫真道被毀謗(2)

          3.假師傅散播異端教訓的動機──貪心(3)

    二、神對不法之人和事的反應(3~11)

          1.他們必如犯罪的天使一樣受刑罰(3~4)

          2.他們必如上古不敬虔的人一樣滅亡(5~8)

          3.神賞罰分明,所以連大能的天使也不敢輕慢主治(9~11)

    三、假師傅的行為模式(12~22)

          1.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12~13)

          2.他們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心中習慣了貪婪(14~16)

          3.他們說虛妄矜誇的大話,用邪淫的事引誘人作敗壞的奴僕(17~22)

 

貳、逐節詳解

 

【彼後二1「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的滅亡。」

    〔原文直譯〕「但從前在百姓中也曾有假先知,照樣在你們中間也必會有假教師;他們偷偷地引進毀壞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也不承認,就給自己帶來快速的滅亡。

    〔原文字義〕「假先知」假的宣講聖言者,假充先知的人,說謊的先知;「起來」變成,出現;「假師傅」假的教師,教導錯誤道理者;「私自引進」偷偷地帶進,秘密地混入;「陷害人的」毀滅,毀壞,沉淪;「異端」分門別類,教派,邪說;「自取」臨到自己身上,自食其果。

    〔文意註解〕「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從前』指舊約時代;『在百姓中』指在神的子民以色列人當中;『假先知』指那些自稱是先知,擅自奉耶和華的名或奉別神的名說話的人(參申十八20~22)

          「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將來』指使徒時代之後任何時期;『在你們中間』即指在教會堶情F『假師傅』即假聖經教師。

          「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私自引進』意指教訓的方式並不光明正大,而是鬼鬼祟譈、偷偷摸摸的;『陷害人的異端』意指教訓的內容會損害純正的信心,將人驅離救恩;『異端』原義分門別類,轉指在教會中製造分裂的邪說。

          「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他們』指假師傅;『買他們的主』這話並不是說他們也蒙了主的救贖,而是說主耶穌是為所有的人(包括他們在內)而死(參來二9),主已為他們付了買贖的代價,只可惜他們竟不肯接受,所以他們是自外於主的救贖;『不承認』不僅指外表方面言語和行為的悖逆,並且包括內堣霅惚銩Q和存心的背棄。

          「自取速速的滅亡,」『自取』指自己召來;『速速的』指轉瞬就來到;『滅亡』按原文與『陷害人』同字。

    〔話中之光〕()從前如何在神的百姓中有假先知,現在在神的子民(信徒)中間也會有假教師(假傳道人)出現。

          ()正因為有假師傅的存在,所以信徒千萬不可輕率接受傳道人的講論,而應慎思明辨、凡事察驗(參林前十四29;帖前五21)

          ()異端的特色是「私自引進」和「陷害人」的──它們魚目混珠、不易發覺,而其後果實在害人不淺,叫許多人往錯謬堛蔗b。

          ()「連買贖他們的主也不承認,」這句話反過來佐證,真基督徒最重要的信仰真理乃是:「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二2)

          ()主耶穌雖然為人人而死,但祂救贖的功效只及於那些誠心相信並接受祂的人們身上,所謂「普世救恩(Universal Salvation)」乃是誤解了聖經的真理。

          ()假教師可能自稱認識耶穌基督,但他們的行為並不尊耶穌為「主」,他們的講論也可能輕忽十字架救贖的道理。

          ()真正認識主耶穌基督的證據,乃是尊主為大(參路一46),堅持為主而活,並忠心服事主,為主教導他人。

          ()講異端的人陷害別人,也陷害自己;使人作地獄之子(太廿三15),也必自取滅亡,受審判遭沉淪(3節;三7)

          ()一個人不可能魚與熊掌兼得;若有人同時又要服事神又要服事自己,其結局必定自取速速的滅亡。

 

【彼後二2「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毀謗。」

    〔原文直譯〕「並且將會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蕩的路,使真理的路因他們的緣故被毀謗。

    〔原文字義〕「隨從」亦步亦趨,服從其教訓,模仿;「邪淫」情慾不受約束,邪蕩;「真」真理,真實;「道」道路。

    〔文意註解〕「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許多人』包括真信徒在內,但因未能慎思明辨,便先在道理上糊塗,繼而產生行為上的偏差;『隨從他們』指隨從假教師;『邪淫的行為』指錯謬的道路,和下一句的『真道』正好相反。

          「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毀謗,」『真道』按原文不是指真理,而是指真實、正確的道路;『因他們的緣故』指因假教師和其隨從者的緣故;『被毀謗』指被局外人錯誤地評價而受貶損。

    〔話中之光〕()道不同不相為謀,真道和邪路迥異;許多基督徒何竟奔在邪路上,原因無它,全因他們接受異端邪說,乃至墮入歧途。

          ()一個人的行為常受思想的控制和左右──錯誤的思想導致錯謬的行為,所以若要行為端正,須先規正思想,棄絕異端教訓。

          ()假教師先從洗腦入手,使人們相信並接受其異端教訓,思維受到潛移默化,以假為真,以邪為正,一旦掉進「坑」堙A很難救拔。

          ()異端產生邪路,邪路產生淫行,這種結局,非常自然;今天所謂的基督教界,「邪」和「淫」層出不窮,叫主的真道蒙羞受毀謗。

          ()「真道」只有一條,就是耶穌基督自己(參約十四6);人若跟從人而不跟從主,便已走在「邪路」上了。

 

【彼後二3「他們因有貪心,要用捏造的言語在你們身上取利。他們的刑罰,自古以來並不遲延;他們的滅亡也必速速來到(原文是不打盹)。」

    〔原文直譯〕他們因著貪婪,便用花言巧語在你們身上圖利;自古以來對這種人的審判從未懈怠,他們的滅亡也決不遲緩。

    〔原文字義〕「貪心」貪婪,冀望多有;「捏造的」塑造的,偽造的,虛構的;「取利」作買賣,剝削,從中賺取;「刑罰」判決,定罪;「自古以來」長期以來,在先前的時候;「遲延」閒懶,拖拉;「速速來到」決不打盹。

    〔文意註解〕「他們因有貪心,」本句話說明了異端教訓的根本源頭,乃在貪心,就是更多佔有的慾望,這種慾望驅使人們拋棄真道。

          「要用捏造的言語在你們身上取利,」『揑造的言語』指出於乖巧的心計所發明的花言巧語,用意在誘惑老實人的心(參羅十六18);『在你們身上』指信徒身上;『取利』不僅指錢財上得利,也包括名聲、地位、從者等在內。

          「他們的刑罰,自古以來並不遲延,」『刑罰』指神對人所言所行的反應;『自古以來』指在人類歷史上;『並不遲延』有二意:(1)指神的判決乃是立即的;(2)指判決的執行乃是必然臨到的,在人看雖然時間似有拖延,實則不是躭延,乃是寬容(參三9)

          「他們的滅亡也必速速來到,」『他們的滅亡』指假教師的悲慘結局;『速速來到』指眨眼即臨。

    〔話中之光〕()單純服事主者,從不以賺錢為考量,去謀取教會中的職位,也不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提前六5),而計較如版權等權益。

          ()假教師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羅十六18)

          ()「用揑造的言語,」假教師的教訓表面上看來好像頭頭是道,實則他們是刻意歪曲聖經真理,以人意變更神意。

          ()達秘說:「當魔鬼手攜聖經的時候,牠是再邪惡不過的了。」假教師手中拿著聖經,儼然為義道的使者,口唱家傳戶曉的褔音詩歌,並流利地運用聖經的術語,只因心術不正,損人敗德。

          ()本章第二、三兩節對假教師和其異端教訓有很清楚的描述:(1)異端教訓的起源──貪心;(2)異端教訓的方法──花言巧語;(3)異端教訓的影響──導入邪淫;(4)異端教訓的後果──受罰滅亡。

          ()假教師只看眼前取利,不見結局虧損;真基督徒寧願眼前吃虧,乃求將來有所享受(參太十六25~26)

 

【彼後二4「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沒有寬容,曾把他們丟在地獄,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審判。」

    〔原文直譯〕「因為神既沒有寬容犯罪的天使,卻把他們丟入地獄底層(tartarosas),交在幽暗的坑中,拘留著等候審判。

    〔原文字義〕「犯了罪」有罪,失誤目標;「寬容」愛惜,饒恕,赦免,禁制不提;「丟在地獄」囚禁在深坑中;「黑暗」幽暗;「坑」坑洞,坑穴,地窖;「等候」看守,拘留。

    〔文意註解〕「就是天使犯了罪,神也沒有寬容,」『天使犯了罪』指不守本位的天使(參猶6),隨從撒但背叛神(參啟十二49);『神也沒有寬容』意指連天使犯罪也須受神刑罰,更何況人呢!

          「曾把他們丟在地獄,交在黑暗坑中,等候審判,」『地獄』原文『他他拉』,意比陰間更低的地獄底層,是暫時監禁墮落之天使的地方;『黑暗坑』原文與『鎖鍊』一詞相近,意指幽暗的深坑,是鍊住墮落之天使的黑暗地方(參猶6);此處『地獄』和『黑暗坑』雖係兩個不同的字,但可能指同一個地方;『等候審判』指等候大日的審判(參猶6),極可能就是白色大寶座前之審判的第一個階段(參啟二十10~12)

    〔話中之光〕()墮落的天使先受監禁,後受審判;監禁意思是使牠們不能為所欲為、迷惑人(參啟二十3)。犯罪的直接後果是生病,或甚至死亡,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監禁,使犯罪者不能為所欲為。

          ()神並不以外貌待人(參加二6),乃照各人所行的報應(啟廿二12),天使犯罪也須受罰;我們信徒的身份雖已得救,但得救後的行為仍須交賬,神決不會不過問我們得救之後的所行所為(參彼前四17)

 

【彼後二5「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

    〔原文直譯〕「並且()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界,曾使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界,卻保守了傳揚義()挪亞(一家)八口。

    〔原文字義〕「上古」古時,古代;「世代」世界,世人,時代;「洪水」淹沒,災難;「不敬虔的」不敬畏神的;「保護」看守,保守;「義道」公義;「一家八口」第八(意指挪亞是第八個,即連他一共八個人)

    〔文意註解〕「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沒有寬容』意指曾經懲治了不法的事;『上古的世代』指人類歷史的初期時代,當時幾乎整個世界都敗壞(參創六11~12)

          「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意指使洪水氾濫在地上,以毀滅一切有氣息的活物(參創六17);『不敬虔』指對神沒有敬畏的心,就是不怕神──人一切的惡行由此產生。

          「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保護』指藉指示製造方舟,使其免受洪水的災害(參創六1419),而方舟乃豫表耶穌基督所成功的救贖;『傳義道』原文無『道』字,是將義表明或宣揚出來的意思,而『義』字是指在神和人面前都是正直的,舊約聖經並無明文記載挪亞如何傳揚義,故此意極可能不重在指口頭的傳揚,而重在指他以生活行為和長年建造方舟來表明他的正直和信心,因此蒙神稱義(參創六9;來十一7);『挪亞一家八口』原文乃『挪亞是第八個人』,意指包括他在內共有八個人蒙保守、免被洪水毀滅。

    〔話中之光〕()按著我們的本性和行為,實在不配蒙神寬容,但如今卻蒙神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實,就白白的稱義(參羅三23~24)

          ()基督徒的生活方式,乃是一篇「傳義道」的最佳講章,所以我們的行事為人應當與基督的福音並所蒙的恩相稱(腓一27;弗四1)

 

【彼後二6「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

    〔原文直譯〕又判定了所多瑪和蛾摩拉諸城覆亡的罪,把它們燒成灰燼,作為後世將要過不敬虔生活之人的鑑戒;

    〔原文字義〕「判定」判為有罪,定罪;「傾覆」毀滅,推倒;「焚燒成灰」變成灰燼;「後世」將要來的;「鑑戒」榜樣,殷鑑。

    〔文意註解〕「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所多瑪、蛾摩拉』乃因隨從逆性的情慾行淫(參猶7;羅一26~27),而被神定罪、降罰(參創十八20;十九24),故此二城即同性戀罪行的淵藪,而同性戀行為是神所憎惡的(參利十八22;二十13;林前六9;提前一10)

          「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傾覆』意指他們的同性戀行為既然顛覆了神所定規的正常方式,神就判定他們被顛覆(upside down)的異常災禍(catastrophe);『焚燒成灰』有二意:(1)無原跡可循;(2)其遭遇可作鑑戒。

          「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不敬虔人』指不尊重神的旨意,只隨從人的情慾和心意之人(參彼前四2~3);『作為…鑑戒』指前人的遭遇如何,這末世行同樣之事的人也必如何(參林前十11)

    〔話中之光〕()聖經在題醒我們應當注意假教師(1)的同時,提起同性戀罪行遭神懲罰之事例,正是今日基督教自由派神職人員的當頭棒喝,他們違背聖經的明文教訓,還自以為是聖經專家。

          ()在神看來,同性戀傾向不僅是一種病態,而且是顛覆性的反常;同性戀行為不是另一種生活方式,乃是惹神憎惡的罪行。

          ()那些主張教會應當包容同性戀者的聖品階級和教派,無疑是假教師們在當權,將人的看法置於神的話語之上,神必報應。

 

【彼後二7「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

    〔原文直譯〕只搭救了那常因不法之人的邪淫行為而憂傷的義人羅得

    〔原文字義〕「搭救」使脫離,拖走;「常為」置身底下,竭力承擔;「惡人」不法的人;「憂傷」受困,受壓,被折磨,耗盡;「義人」公義,公正。

    〔文意註解〕『只搭救了』表示其餘的人都被神懲罰,無論他們是否犯了同性戀淫行;『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這是羅得和那地的眾人不同之處:羅得不同意惡人淫行,卻又對此無能為力,因此身心備受煎熬(8),而其餘的人則司空見慣,不以惡人淫行為怪;『義人羅得』表示羅得乃神所稱義之人──在亞伯拉罕的代求和神的對答之中(參創十八22~33),雖沒有明指羅得,但均暗示他乃屬義人之一。

    〔話中之光〕()我們活在世風日下的環境中,雖然不同流合污,但若見怪不怪,對周遭的惡行冷淡漠視,就不討神的喜悅。

          ()紐曼(Newman)有句名言:「見罪而震驚之心,乃防罪之最佳保證。」信徒的良心遲鈍,對罪惡視若無睹,是墮落的開端。

          ()我們的行為容或有缺陷,但若存心正直,仍可蒙神稱義。

 

【彼後二8(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

    〔原文直譯〕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和聽見他們不法的行為,他的義魂就天天感到傷痛。

    〔原文字義〕「住在…中間」居住其間;「不法的」沒有律法的,犯法的;「義心」公義的魂;「傷痛」受痛苦,疼痛,不斷的打擊。

    〔文意註解本節乃上節的腳註,詳述羅得內心對周遭情況的反應。

          「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那義人』指羅得;『住在他們中間』指住在所多瑪(參創十三12;十九1)

          「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看見聽見』眼睛和耳朵是一個人接觸外界的器官,非眼瞎、耳聾的正常人,自然會對生活環境中所發生的事,有所目睹和耳聞;『他們不法的事』指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隨從逆性的情慾一味的行淫(參猶7)

          「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他的義心』指他在神面前正直、公義的魂;『天天傷痛』指其心緒天天因看見並聽見周遭之人的惡行而憂傷,因此感受痛苦折磨。

    〔話中之光〕()信徒活在世上不能離群獨居,自然需要寄居在世人中間;問題乃在於身體雖然「入世」,但心靈卻要「超世」。

          ()主說:「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五4);我們對於世人的敗壞,往往無力阻止,但最低限度應當為此感到憂傷痛苦,主必記念這種存心。

 

【彼後二9「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等候審判的日子。」

    〔原文直譯〕主知道(怎樣)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又把不義的人拘留到審判的日子受刑罰,

    〔原文字義〕「知道」看見,知曉,洞察;「搭救」使脫離,拖走;「脫離」出來;「試探」試煉,磨難;「不義的人」惡人;「刑罰」修剪,砍去,處罰。

    〔文意註解〕「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主知道』指主知道我們的存心、難處和忍受的限度;『搭救敬虔的人』指主必不叫敬畏神的人所遇見的難處過於他們所能忍受的(參林前十13);『脫離試探』指脫離罪惡的環境所給的引誘和苦難(參雅一14;來二18)

          「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不義的人』指作不法之事(8)的人;『留在刑罰之下』按原文的時態,表示審判惡人已經開始,且會持續至神最後的審判。

          「等候審判的日子,」『審判的日子』指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參三7)

    〔話中之光〕()我們並不知道將會遇到怎樣的試探和試煉,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勝過試探和試煉,但是「主知道」──這就夠了。

          ()主所搭救的是「敬虔的人」,所棄絕的是「不義的人」;人必先自重,然後才能蒙神尊重。

          ()神必拯救敬畏祂的人脫離試探,必不叫他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我們開一條出路,叫我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

 

【彼後二10「那些隨肉身、縱污穢的情慾、輕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們膽大任性,毀謗在尊位的,也不知懼怕。」

    〔原文直譯〕尤其是對那些隨從肉體,放縱污穢的情慾,和輕慢掌權者的,(更是這樣)。他們膽大任性,毀謗有尊榮的人而不知戰兢。

    〔原文字義〕「隨」在後面;「肉身」肉體,身體;「縱」橫過,行走;「污穢」不潔的;「情慾」邪情,貪欲;「輕慢」藐視,小看;「主治之人」統治者;「更是如此」特別是這樣;「膽大」不知害怕,厚顏無恥;「任性」傲慢,自我陶醉;「毀謗」褻瀆;說僭妄的話;「在尊位的」有尊榮者;「懼怕」戰兢,發抖。

    〔文意註解〕「那些隨肉身、縱污穢的情慾,」『肉身』指人墮落之後含有罪性的肉體,肉體和靈性相爭(參加五17;彼前二11),屬靈的信徒不容肉體作行事的主導者(參羅八5~6);『那些隨肉身』指隨從肉體行事的假師傅(18);『縱污穢的情慾』指其情慾不受約束,所行所為顯出種種污穢(參弗四19)

          「輕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輕慢主治之人』指不尊重神在人身上具統治權的人,包括不尊重那些真正具有屬靈權柄的人(註:今日在教會中有很多人宣稱他們具有神代表的權柄,但實際上他們所有的,不過是是外表地位上的權柄,而不是真正屬靈的權柄)

          「他們膽大任性,毀謗在尊位的,也不知懼怕,」『膽大』指不懼怕任何後果;『任性』指唯我獨尊,只求自己喜歡;『在尊位的』包括在社會上和在教會中的領袖。

          本節所用的現在式時態,暗示當時在教會中即已有假師傅存在。

    〔話中之光〕()我們信徒的個格(),應當隨從靈的引導行事,不應當隨從肉體的喜好(參羅八5~6;加五16)

          ()隨從肉體行事的人,至少具有兩樣特徵:(1)放縱污穢的情慾;(2)輕慢主治之人,毀謗在尊位的也不知懼怕。這表示他們不能自我約束,也不受別人的約束。

          ()敬畏神的人,今日行事懼怕得罪神,將來必得平安;隨從肉體的人,今日行事不知懼怕,但將來必要嚐到懼怕的滋味(參三7)

 

【彼後二11「就是天使,雖然力量權能更大,還不用毀謗的話在主面前告他們。」

    〔原文直譯〕「即使是力量和權能更大的天使,尚且不用毀謗的言詞在主面前控告他們。

    〔原文字義〕「力量」持有的能力,內在的力量;「權能」大能;「毀謗」污蔑,毀損名譽;「主」上主,主人;「面前」向著;「告」依照。

    〔文意註解〕「就是天使,雖然力量權能更大,」『就是天使』指正常、守住本位的天使(參猶6);『力量權能更大』這是指天使和世人的比較,在一般情況下,天使的地位和能力比世人更大(參來二6~7),但他們卻為信徒服役(來一14),信徒將來且要審判天使(林前六3)

          「還不用毀謗的話在主面前告他們,」『不用毀謗的話』這是和假師傅的毀謗(10)作對比。『他們』有二意:(1)指在尊位的(10),撒但曾經作過天使長,故天使長米迦勒不敢用毀謗的話罪責牠(參猶9)(2)指假師傅,因與『在主面前告』連用,天使奉差遣為信徒効力(參來一14),雖然識透假師傅對信徒們居心不良,卻不用毀謗的話在主面前控告他們。

    〔話中之光〕()「力量權能」越大,說話就越有分寸;反之,說話越是隨便的人,就越顯出他們的「才能」不大。

          ()天使的力量權能使他們能清楚明白事情的原委,但他們並不敢具以攻擊犯錯的人,可見我們信徒應當小心說話,以免犯了「毀謗」的罪。

 

【彼後二12「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

    〔原文直譯〕但這些人,好像沒有理性、生來本是要被捕捉宰殺的牲畜;他們毀謗自己所不知道的事,必在自己的敗壞中徹底滅亡。

    〔原文字義〕「沒有靈性」無理性,不合理的;「畜類」牲畜,動物;「宰殺」朽壞,毀壞(與本節兩個「敗壞」同字);「不曉得的」無知的;「敗壞」(與「宰殺」同字)

    〔文意註解〕「但這些人好像沒有靈性,」『這些人』指假師傅;『好像沒有靈性』意指好像缺乏理性,不懂得推理,也就是好像不是『人』的意思,因為凡是『人』必先經過推理,然後才說話行事。

          「生來就是畜類,以備捉拿宰殺的,」『生來就是畜類』意指他們只憑動物的本能行動,絲毫不經過人類所特有的思考能力;『以備捉拿宰殺的』意指活得像野獸、牲畜的人,其結局也必如野獸、牲畜一般的被對待。

          「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意指他們妄自批評論斷他們所不明白的屬靈事物(參林前二14)

          「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意指害人反害自己。

    〔話中之光〕()世人憑「是非之心」行事(參羅二15),我們信徒更當憑良心行事為人(參徒廿三1)

          ()凡是我們所不曉得的事,千萬不要妄加評論,以免獲罪。

          ()我們怎樣待人,神也必怎樣待我們(參啟十八6);反之,我們若願意人怎樣待我們,也要怎樣待人(參太七12)

 

【彼後二13「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他們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正與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

    〔原文直譯〕(行不義的),就必得不義的工價。他們喜愛在白晝縱情宴樂,成了有污點與瑕疵(的人),和你們一同坐席的時候,就以自己的詭詐作為享樂的快事。

    〔原文字義〕「行的不義」虧負,傷害,作惡;「得了不義」承受不義,受傷害,被虧損;「工價」報酬,薪資;「白晝」天天;「宴樂」沉溺,著迷;「被玷污」被污染,污漬;「瑕疵」缺點;「一同坐席」同吃,同享;「詭詐」欺騙,迷惑。

    〔文意註解〕「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意指種豆得豆,種瓜得瓜,自食其果。

          「這些人喜愛白晝宴樂,」『這些人』指假師傅;『喜愛白晝宴樂』這並非指參加婚筵或教會中的愛宴,乃意指喜歡吃喝玩樂,為肉體安排(參羅十三13~14);『白晝』在一般正常情況下,是屬作工的時間(參尼四22),而非宴樂的時間。

          「他們已被玷污,又有瑕疵,」意指他們的為人有問題,不配作別人的師傅(參腓四9;提前四12;多二7~8)

          「正與你們一同坐席,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正與你們一同坐席』意指在教會中一同參加愛宴聚餐,或甚至擘餅記念主的聚會;『就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意指以滿足自己的私慾為出發點,來從事教會中一切的活動。

    〔話中之光〕()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六7);作工的得工價(羅四4),人作的是甚麼工,得的是甚麼工價,這是必然的道理。

          ()能說不能行,乃是假師傅的特徵(參太廿三2~3);真實的屬靈教師,乃是以身作則,行為和教訓並重(參提前四16)

 

【彼後二14「他們滿眼是淫色(原文是淫婦),止不住犯罪,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

    〔原文直譯〕滿眼淫色,而且不住地犯罪,引誘那些不堅固的魂;(他們)的心習練了貪婪,是應當被咒詛的族類。

    〔原文字義〕「滿眼」眼睛充滿了;「淫色」淫亂,淫婦;「止不住」不停的;「引誘」羅網,捕捉;「心」魂;「不堅固的人」搖移不定的人;「心中」有心懷;「習慣」操練,熟悉;「種類」兒女,子孫,子民。

    〔文意註解〕「他們滿眼是淫色,止不住犯罪,」『淫色』按原文應作『淫婦』,舊約聖經用來隱喻假神偶像(參何一2;三1)──在真神之外另有崇拜和追求的對象,而拜偶像在聖經中常與姦淫相提並論(參林前六9;西三5;啟二1420),故繙作『淫色』並沒有錯,假師傅既不敬畏真神,當然就另有所追求,包括追求肉慾的享受,甚至欲罷不能,止不住犯罪。

          「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引誘』原文意思是『用魚餌誘魚上鈎』,指假師傅喜歡利用詭計來欺騙信徒;『那心不堅固的人』指靈性幼稚、軟弱的信徒,他們不能分辨好歹(參來五13~14),容易被各種教訓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參弗四14)

          「心中習慣了貪婪,正是被咒詛的種類,」『心中習慣了貪婪』指不是偶而起意貪心,乃是以貪婪為懷,不斷設計要貪得錢財、名利和地位等(參提前六3~10);『正是被咒詛的種類』指他們活該受到神的刑罰(39節;三7)

    〔話中之光〕()凡是在真神之外,教導信徒另有所追求的,例如「成功術」、「享受人生」等,都屬於假師傅之列。

          ()信徒應當竭力在靈命上長大成熟,以免上了假師傅的當。

          ()假師傅喜歡引用聖經來證明他們的教訓是正確的,連魔鬼也會引經據典(參太四6),所以我們必須對聖經具備全面的認識,才能達到信心堅固的地步。

          ()貪財是萬惡之根,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參提前六106)

 

【彼後二15「他們離棄正路,就走差了,隨從比珥之子巴蘭的路。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

    〔原文直譯〕他們因離棄正路而迷失方向,竟至跟從了比珥(兒子)巴蘭的道路。(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酬金的,

    〔原文字義〕「離棄」丟下,撇下;「正路」直的道路;「走差了」迷路,引入歧途;「隨從」跟從,同走;「貪愛」愛慕,全心去愛(與「聖愛」agapao同字);「工價」報酬,薪資。

    〔文意註解〕「他們離棄正路,就走差了,」『正路』指正直的路,是『真道』(2)的另一種說法(參申十一16;撒上十二23),意思是行為模式正直而不彎曲、純正而不邪惡;『離棄正路』指主動地棄絕真道;『就走差了』指走入歧途。

          「隨從比珥之子巴蘭的路,」『比珥之子巴蘭』是米甸人先知,受雇於摩押王巴勒欲咒詛以色列人,經神再三阻擋,終未如願(參民廿二至廿四章);『隨從』指緊緊跟隨;『巴蘭的路』指因貪愛錢財而走向滅亡之路(參猶11)

          「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貪愛不義之工價』意指他們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參提前六5);『先知』原文在此並無此詞。

    〔話中之光〕()凡在屬靈的路上有所貪圖的,就已走在差路上了。

          ()異端邪說的教師,都具有一個共通的特點,就是貪愛不義的工價,不但自己被引誘離了真道,並且引誘別人同走歧途。

 

【彼後二16「他卻為自己的過犯受了責備;那不能說話的驢以人言攔阻先知的狂妄。」

    〔原文直譯〕他卻曾因自己的過犯而受了責備;那負重且不能說話的驢,竟用人的聲音說出話來,制止了這先知的狂妄。

    〔原文字義〕「過犯」逾越律法,違規;「責備」指責,駁斥,揭露;「不能說話的」無聲的,啞吧;「言」說話的聲音;「攔阻」阻擋,禁止;「狂妄」瘋狂,喪失理智。

    〔文意註解〕「他卻為自己的過犯受了責備,」『自己的過犯』指他為錢財意欲前去咒詛以色列人的存心。

          「那不能說話的驢,」『驢』原文是『負重的牲口』。

          「以人言攔阻先知的狂妄,」『先知』是為神說話的人(參申十八20),教導使人認識而敬畏神的道理;『狂妄』指非理智的作為。

    〔話中之光〕()神常藉異乎尋常的現象來攔阻我們犯罪,只是我們卻視為偶然,而不知從不尋常的境遇來領受教訓。

          ()任何不順服神旨意的作為,皆屬「狂妄」,非正常人所該有。

 

【彼後二17「這些人是無水的井,是狂風催逼的霧氣,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存留。」

    〔原文直譯〕這些人是無水的泉源,是被暴風吹飄的雲霧,有黑暗的幽冥為他們長久存留。

    〔原文字義〕「無水的」沒有雨水的;「井」井口,泉源;「摧逼」摧趕;「墨黑的」陰暗的;「幽暗」黑暗;「存留」保守,看守。

    〔文意註解〕「這些人是無水的井,」『這些人』指假師傅;『無水的井』形容他們虛有其表,不能發揮正常的功用,反而對人有害無益。

          「是狂風催逼的霧氣,」形容他們的教訓,如『霧氣』一般沒有實用價值,不像雨水可以滋潤土地,反而籠罩四野,令人視界模糊,又容易被一陣狂風所吹散,所給人的應許頓成泡影(19)

          「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存留,」『墨黑的幽暗』形容他們的前程漆黑無望,只配在幽暗地獄中永遠受罰;『為他們存留』指他們的結局已定,只待時間來臨。

    〔話中之光〕()異端教訓非但不能解人乾渴,反而處處設下陷阱,叫人掉入其中,不能自拔。

          ()異端教訓對人生問題非但沒有助益,反而叫人身陷一團濃霧之中,進退無據,前程無「亮」。

          ()異端教訓有如被風吹動的霧氣,飄忽不定,叫人跟著團團轉,沒有一定的方向,不知何去何從。

          ()異端教師今日給人們製造了暫時昏暗的現狀,卻為他們自己製造了他日永遠漆黑的悲慘結局。

 

【彼後二18「他們說虛妄矜誇的大話,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引誘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

    〔原文直譯〕因為他們說虛妄誇大的話,用肉體的情慾和邪蕩的事,引誘那些勉強(或剛剛)逃脫在錯謬中生活的人。

    〔原文字義〕「虛妄」虛空的;不真實的;「矜誇的」自負的,誇張的,不正常的腫脹;「引誘」誘惑,用魚餌勾引;「妄行」錯誤的行為,謬妄的行事。

    〔文意註解〕「他們說虛妄矜誇的大話,」意指他們的講論言過其實、極度誇張,甚至達到讓聽者生厭的地步。

          「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意指他們引人關心肉身的正常需要和肉體的邪情私慾,過於屬靈方面的追求。

          「引誘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和『那心不堅固的人』(14)是同義片語,意指那些靈命幼稚的初信者,好不容易才勉強脫離犯罪生活方式,信心不堅固的人。

    〔話中之光〕()異端教師和現代自由派傳道人的特點有三:(1)辭藻華麗,旁徵博引,令聽眾入神,但實則內容貧乏,空洞無物;(2)誘使聽眾體貼肉體的需要和慾念,追求現實生活中魂的滿足;(3)只能騙取那些對屬靈事物認識淺薄,對埃及的韭菜葱蒜尚無法忘懷的人(參民十一5)

          ()基督教界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一般來講,那些異端教師和自由派傳道人比較能說善道,較會吸引聽眾的興趣。

          ()現代傳道人吸收新會友、令教會迅速增長的秘訣,就是多講成功繁榮、關懷照顧之道,少講十字架、定罪肉體之道,加上三寸不爛之舌,自必人山人海,但如此龐大教會,並不是主所想望的(參路十三23~24)

 

【彼後二19「他們應許人得以自由,自己卻作敗壞的奴僕,因為人被誰制伏就是誰的奴僕。」

    〔原文直譯〕他們應許給人自由,自己卻作了敗壞的奴僕;因為人被誰制伏了,他就被迫作誰的奴僕。

    〔原文字義〕「應許」宣稱將獲某種結果;「卻作」卻成為,在下面,是,存在;「敗壞」朽壞,宰殺;「奴僕」奴隸(首字),被囚禁者,被拘捆者(末字);「制服」劣於,輸給,被打敗。

    〔文意註解〕「他們應許人得以自由,」『自由』在此特指不受『道德律』的拘束,他們宣稱在基督堨i以為所欲為,因祂已釋放了我們(參加五1)

          「自己卻作敗壞的奴僕,」意指表面上似乎自由,實際上卻仍受敗壞的轄制(參羅八21),作了肉體、罪惡、世界、撒但的奴僕。

          「因為人被誰制服就是誰的奴僕,」本句乃解釋『奴僕』的意思,就是受其轄制,不能不聽命於對方,遵照其指令而行。

    〔話中之光〕()基督徒沒有不聽命於主的自由──人若不受主的管轄,必作敗壞的奴僕;人若甘作基督的奴僕,反得真自由(約八36)

          ()人若作了敗壞的奴僕,作惡或行善均由不得自己,前者不能不作,後者想作卻作不得(參羅七18~19),結局乃是淪亡。

 

【彼後二20「倘若他們因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得以脫離世上的污穢,後來又在其中被纏住、制服,他們末後的景況就比先前更不好了。」

    〔原文直譯〕「倘若他們因認識(我們的)主和救主耶穌基督,得以逃脫世界的污染,但後來又在其中被纏住而制伏,他們末後的景況,就變得比先前更壞了。

    〔原文字義〕「倘若」如果,假使;「認識」真知識,辨識;「世上的」屬世系統的;「被纏住」纏累,套住;「末後的景況」結局,後來的光景。

    〔文意註解〕「倘若他們因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倘若』是假定語氣,並非事實;『他們』按上下文一致的原則,應指假師傅,而不是指『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18);『認識』非僅客觀道理上的認識,尤指主觀經歷上的認識(亦即真認識或完全的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是對主耶穌的一個完整稱呼,在全部新約聖經中僅出現三次,且都在彼得後書中(參一11;二20;三18);『主』指祂的權柄;『救主』指祂的工作;『耶穌』指祂謙卑為人;『基督』指祂榮耀受膏。

          「得以脫離世上的污穢,」『得以』乃回應上句的『因』字,表示人若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才得以如此;『脫離世上的污穢』意指脫離與神為敵的世界(參雅四4)和其上罪惡的污染(參約壹二16)

          「後來又在其中被纏住、制服,」意指作了敗壞的奴僕(19),被其所轄制,乖乖地遵照其指令而行事為人。

          「他們末後的景況就比先前更不好了,」『情況』指邪惡的程度;『末後的情況』指認識主卻變節以後的情況;『先前』指還未認識主之前的情況。

          註:本節經文不能用來證明人在信主得救之後,仍有失去救恩的可能。此段聖經(20~22)旨在指出假師傅自稱基督徒,他們自以為認識基督和真道,但他們的所行所為完全和真道相背,倒不如不認識為妙,因為必受更重的刑罰(參雅三1)

    〔話中之光〕()知而不行,倒不如不知;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四17)

          ()一般世人的行為,除了受到國家法律和社會倫理道德的規範之外,也受內心一絲微末的良知所約束;但對於那些自稱基督徒卻明知故犯的假師傅,就再也沒有甚麼可以約束他們了。

          ()主耶穌所舉「被污鬼所附的人,污鬼被趕離之後,另帶七個更惡的鬼住進來,那人末後的景況,比先前更不好了」的比喻(參太十二43~45),正應驗在假師傅們的身上。

 

【彼後二21「他們曉得義路,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倒不如不曉得為妙。」

    〔原文直譯〕「他們倒不如未曾認識義路,這比認識那傳給他們的神聖誡命,後又轉離(的情形)為妙。

    〔原文字義〕「曉得」(兩次均同字)認識,準確地知道;「背棄」轉身,轉回;「聖命」神聖的命令,神聖的誡命;「倒不如」還是,仍以;「為妙」更美,更強。

    〔文意註解〕「他們曉得義路,」『義路』與『真道』(2)、『正路』(15)都是同義詞,從不同的角度來形容這條道路或生活模式的特徵:(1)『義路』特指對神和對人均正當且公義;(2)『真道』特指堨~一致、符合真理;『正路』特指正直而不彎曲、純正而不邪惡。

          「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背棄』指轉身離開,暗示曾經接受某種道理,但後來卻予棄絕,就是背道的意思;『傳給他們』暗示曾經有福音傳給他們,但僅表面接受,而未真心相信(參羅十14~18);『聖命』意指神話中的神聖誡命或生活規範。

          「倒不如不曉得為妙,」這句話暗示『曉得』附帶著一項責任,就是要將它付諸實行。

    〔話中之光〕()福音的內容,除了將來永生的福份之外,還包含現今生活的本份;可惜基督徒大多注目於將來所得,而忽略了今日所該付的責任。

          ()多給誰,就向誰多去;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8)。我們在主婸漼的越多,所負的責任也就越大。

          ()聽道而不行道的,是自己欺哄自己(參雅一22~23);時下基督徒聽道的多,行道的卻少。

          ()傳道固然重要,教導人守道更重要。而教導人守道的最佳策略,便是自己率先行道(參提前四16)

 

【彼後二22「俗語說得真不錯:『狗所吐的,牠轉過來又吃;豬洗淨了又回到泥堨h輥。』這話在他們身上正合式。」

    〔原文直譯〕「但在他們(身上)所發生的,正像俗語所說的:『狗轉過來,又吃牠自己所吐的;豬洗淨了,又到污泥中去打滾。』

    〔原文字義〕「俗語」格言,箴言;「真不錯」真實的,誠實的;「所吐的」自己的嘔吐物;「洗淨了」洗澡過;「輥」翻滾,打滾;「正合式」落在,體驗,遭遇。

    〔文意註解〕「俗語說得真不錯,」『俗語』指當時流行的俗諺;『說的真不錯』意指正好可以借用來形容假師傅的情況,非常合適。

          「狗所吐的,牠轉過來又吃,」本句引自箴廿六11;『狗』在舊約聖經是屬於不潔淨的畜類(參利十一27),在新約聖經被用來稱呼猶太律法主義者之類的假師傅;『所吐的,牠轉過來又吃』意指其心性已習於污穢之物。

          「豬洗淨了又回到泥堨h輥,」本句出處未見於聖經,可能是當時的一句俗語;『豬』在舊約聖經也是屬於不潔淨的畜類(參利十一7),在新約聖經被用來稱呼不認識神的惡人(參太七6);『洗淨了又回到泥堨h輥』意指其行為已習於在污穢中打滾。

          「這話在他們身上正合式,」『這話』指狗堶捱D於污穢不潔之物,豬外面慣於污穢不潔之物;『他們』指假師傅;『正合式』意指假師傅在神眼中堨~均污穢不潔,必要遭神毀滅(312節;三7)

    〔話中之光〕()約翰˙加爾文說:「福音是一劑潔淨心靈的良藥,又是一盆洗滌罪行的清水。」假師傅表面上可能聲稱相信福音,但其惡性和惡行顯明他們實際上並未接納福音,豬狗不如。

          ()開始好──狗吐、豬洗淨──並不就表示問題已經解決了,我們還得觀察其後續情況──是否轉過來又吃、又回到泥堨h輥──基督徒生命的改變,必然會顯明在往後一生的生活中。

          ()有些基督教領袖的惡行被揭發之後,往往會公開表示痛悔,然而真情如何,遲早將會顯露。

 

叁、靈訓要義

 

【假師傅的四大罪

    一、欺騙──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1)

    二、否認主──連買他們的主也不承認(1)

    三、邪淫──邪淫的行為(2)

    四、貪心──在人身上取利(3)

 

【假師傅欺騙人的方式】

    一、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1)

    二、用揑造的言語(3)

    三、毀謗別人(1012)

    四、使用詭詐的手段(13)

    五、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14)

    六、說虛妄矜誇的大話(185ˊ)

    七、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引誘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18節下)

    八、應許人得以自由(19)

 

【假師傅(異端教師)的特徵】

    一、私自引進異端(1)──使人們不知不覺地上當

    二、不承認買他們的主(1)──口媮鷅晱D為主,內心和行為卻不尊主為大

    三、行為邪淫(2)──行為放蕩不羈,不受真理的約束

    四、貪財取利(3)──為利混亂神的道(林後二17)

    五、捏造言語(3)──創造新的術語、名目和說法(參徒十八15)

    六、隨肉身縱污穢的情慾(10)──追求肉身的享受

    七、輕慢主治之人(10)──目中無人,惟我獨尊

    八、膽大任性,不知懼怕(10)──無法無天,玩弄法律和政制

    九、毀謗在尊位的(10)──說別人壞話,以高抬自己

    十、好像沒有靈性(12)──看不出是隨從靈而行(參加五1625)

    十一、喜愛白晝宴樂(13)──公然追逐聲色之娛

    十二、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13)──以欺騙別人為能事

    十三、滿眼是淫色,止不住犯罪(14)──被淫亂思想所驅役,結果終有一天爆發男女問題

    十四、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14)──專以靈性幼稚的人為對象

    十五、心中習慣了貪婪(14)──貪婪成性,永不知足

    十六、離棄正路(15)──棄絕十字架的道路,轉向「成功」哲學

    十七、是無水的井(17)──沒有生命的流露

    十八、是狂風催逼的霧氣(17)──興風作浪,喜搞運動,卻一下子就無影無蹤(沒有結果)

    十九、說虛妄矜誇的大話(18)──常自誇多屬靈、多有亮光

    二十、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引誘人(18)──使人從屬靈的事物轉向追求今世的享受

    廿一、引誘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18)──以初信主的人和屬靈造詣不深的人為作工的對象

    廿二、應許人,自己卻(19)──所講論的,自己作不到;只會描繪「美門」,自己卻不能進去(參徒三2)

    廿三、曉得義路,竟背棄了聖命(21)──有真理知識,卻不受神話語的管束(參太廿三2~3)

    廿四、狗所吐的,他轉過來又吃(22)──自己所定罪的,卻照行不誤

    廿五、豬洗淨了,又回到泥堨h輥(22)──只會依著人的意思懊悔,過後又犯(參林後七10)

 

【假師傅的態】

    一、對神:

          1.連買他們的主也不承認(1)

          2.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21)

    二、對人:

          1.用揑造的言語,在信徒身上取利(3)

          2.輕慢主治之人,毀謗在尊位的(10)

          3.敗壞人(12)

          4.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和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1418)

          5.應許人得以()自由(19)

    三、對己:

          1.隨肉身,縱污穢的情慾(10)

          2.已被玷污,又有瑕疵(13)

          3.心中習慣了貪婪(14)

          4.自己卻作敗壞的奴僕,被世上的污穢纏住制伏(1920)

    四、對事:

          1.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1)

          2.毀謗所不曉得的事(12)

          3.喜愛白晝宴樂,以自己的詭詐為樂(13)

 

【假師傅的大罪行】

    一、縱慾──隨肉身縱污穢的情慾,滿眼是淫色(1014)

    二、毀謗──毀謗在尊位的和所不曉得的事(1012)

    三、敗壞人──引誘那心不堅固的人(1214)

    四、行不義──他們以被玷污,又有瑕疵,止不住犯罪(13~14)

    五、貪婪──貪愛不義的工價(14~15)

    六、離棄正路,就走差了(15)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彼得後書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彼得後書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