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翰一書第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約壹一1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有人質疑:既說從起初就有,何以我卻一無所知?試舉一比方來說明。假設整個世界祇有一個顏色——紫色——無論人物、樓房,街道,通是紫色。後來有個人作見證說,他見過紅色,起初當然沒有人信有這個可能。後來見證的人多起來,人就確知有紅色。當人未知有紅色時,其實它早已存在。因紫色原是紅、藍二色合成的。約翰說:這生命之道,是起初原有的,非人所創;當人將生命打開,就能夠經歷到祂,是無比奇妙的經驗。──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1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      生命是在我們內面,所謂內在的生命,你有生命,我不知道;我有生命,你也不知道。個人有此內在的生命與否,只有自己知之。從前北方某國王,在自己誕辰的那一天,大張筵席,歡宴群臣。所以有許多人送禮物給王。至晚上,王問其年僅六歲的幼兒說:今天那麼多人送禮物給我,你是我的愛子,也當送給我禮物纔成。他答道:我的禮物,早已預備了。遂急攜出小包來,雙手獻與父王,王解開一看,包內仍有小包,再拆了,拆了,五層之後,才看見中有一『心』字。王問其送一心字,有何意義?他答:我沒有甚麼禮物可送,只有奉獻我的片心而已。王說:你獻心給我,我甚為悅納,不過為何用五層厚紙封包,豈非有意弄巧嗎?他答道:不是,你看我衣服不是在外嗎?但衣服之內,尚有皮,皮之內,尚有肉,肉之內,才是心之所在,此『心』字用五層厚紙封包,是表我所獻給父的心,是在我最深處的心之意。國王始恍然明白。我們有內心,亦有外心。屬肉的可聽肉心,屬魂的可聽魂心,屬靈的可聽靈心。在我們堶悸漱腄A既可分成此三種,那麼我們不應用魂心或肉心來接納主,惟有用靈心來接納主為我們的生命。──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1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美國有位牧師,在某旅店住了月餘,臨行時算賬,對司理人說:我是牧師,請你在旅費上,減少一點吧!旁的一個工人即搶氖﹛G他不是牧師。牧師說:我有名片為證,你怎樣說我不是牧師?那工人說:我見你喫飯前沒有做禱告,平時也沒有讀聖經怎麼是牧師?牧師很慚愧的無話可答。哦!沒有屬靈的生命,自然不能表顯屬靈生命的動作。沒有屬靈生命的動作,為旅店的工人看不起,更將何以為上帝看得起呢?──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1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北方有一小教會,在六七年間,突加進二百餘教友,其所以有此進步非關傳道人之力,乃一啞吧教友所作的工。怎麼說呢?因這教會有一啞吧教友,富有基督的生命。他見己既不能用口作證主道,乃因用行為宣揚主名。他住在附近,有一條很小的沙河,既沒有船資可過渡,也沒有橋可利行人,故行旅每過此河,必須脫除鞋襪以涉水,多人苦之。那啞吧教友就利用此河來為主作工,每日用三四點鐘時間,坐在河邊,自動的背人渡河。渡後,則指示那人看他預先在沙地上所寫就的『信耶穌得救』的五個大字,歷數年而不懈。因而許多人受感而歸主。他也曾背我,我請他指示我看見那五個大字,他搖首示意,意即你已信了耶穌,可不必看了。這是北方某教會奮興的緣因。那啞吧的教友,不會講話,也沒有甚麼動人的新奇方法,他只憑忖@腔熱血,喜背他自己的十字架。他每次背人,則當作背十字架,故能救己而救人了。──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1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某地有一位可愛的弟兄,他是個木匠,當日告訴我一般經驗,說:一次,鄰家請他作工,他用刨削舊的木板,那知板有釘子,刨子碰旭v子,釘子乃將刨子碰壞了,他惱極罵了一頓。回來心中極其難過。我不是基督徒麼?為甚麼竟破口罵人?乃即祈禱求神赦免。明天,又到那塈@工,仍舊是刨舊木板,仍舊是碰壞了刨子。此時,他的口像被封閉了似的,絕口不罵了,但口雖不罵,卻從心婼|。回來,良心仍受責備,乃再禱告說:『神阿!我的口雖不出污穢的言語,惟心堣揖R滿詈罵的念頭,我真是個該死的人阿!』第三天,再往那塈@工,刨子仍是給釘子碰壞了,這原是當心不來的事。那時候他口固不罵而心也不惱了。他喃喃地唱汎g美的詩歌,身心也得忖@種莫名的平安喜樂,他已戰爭得勝了。這是證明堶惘陰o勝的生命,外面才表現得勝的行為。──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1~2親眼看見】有人講到懷德(Alexander Whyte),那蘇格蘭的偉大的傳道人,有人對他說:『你今天的講道,好似有上帝與你同在,從祂那堥茠滿C』懷德回答說:『大概是的。』我們不能像約翰一樣,看見基督的血肉之體;不過我們仍然可以用信心的眼睛看見祂。──《每日研經叢書》

 

【約壹一13所聽見】他說,他親耳聽見過基督。好久以前,西底家王問耶利米說:『從耶和華有甚麼話臨到沒有?』(耶卅七17)。人所要聽的不是人的意見及猜想,乃是從主來的話語。有人說起有一個偉大的傳道人,他必先聽上帝對他說話,然後他纔對人說話;有人說哈丁敦(Haddington)的約翰.布朗(John Brown),在他講道的時候,一再暫歇,似乎在聆聽上面的聲音。真正的教師有從耶穌基督來的訊息,因為他能聽見祂的聲音。──《每日研經叢書》

 

【約壹一1~4與神相交】我五六歲的時候,家埵酗鬙嚏A姐姐。姊上學,我在家,父親不許我和不信主的小孩子玩,怕我學他們打人罵人,我惟一的同伴就是母親。一回,我一個人玩,很覺孤單,過不久就叫媽媽,她答應我,一二分鐘之後又叫她一聲,她也答應。幾分鐘之後又再叫。母親問:「你叫我作甚麼事」?我說沒有事。但我叫她一聲,她答應一聲,我心就很舒服。暑假回家叫聲父母心就滿足,這是相交啊。有時我們仰天叫聲天父,心奡N滿足。賈玉銘牧師一天在海邊禱告,半個鐘頭,呼叫阿爸父,抬頭望天,心很快樂。家人同坐,母親把眼睛看一看小孩,小孩心就覺得快樂,心已有了相交。朋友,你信主多年,你是否跟人進禮拜堂唱詩聽道,而心堥S有與主相通?請你打開心門,讓主住在你心堙A和你相交。本書一章一至四節告訴我們怎樣與主相交。──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1~4與神相交】有主的生命才可與主相通,生命不同就不能相交。花草牛馬都有生命,但與人的生命不同,所以不能和人相通。人不能和狗作朋友,把自己的心事告訴狗。人和狗的生命不同,所以沒有交通。亞當夏娃沒有犯罪之前,他們的生命與神相同,所以他們與神有相通。犯罪之後,生命變質,正如這杯水可以喝,但若放了毒藥下去,就不可喝。亞當聽了魔鬼的話,鬼的毒進了心,使他像人又像鬼。例如一個人早上起來,和人談話,柔和謙卑;飯後怒目舉拳打人。上半天不同下半天。幾分鐘前後都不同,舉動行為,非人非鬼。一天看見丈夫打妻,扯她的頭髮!用拳頭打她!妻用口咬丈夫!兒子大哭!你看好看不好看?原因是因太太買了兩尺布沒有告訴丈夫。丈夫怒目揮拳,形狀像鬼!──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1~4與神相交】我們與主相交,根源是先有了主的生命,生命改變,生活也改變。從前喜歡犯罪;現在犯罪心很難受!一個信徒信主八年,我們看名冊逐一談論每個信徒的生命如何,若是發現有人信主而還沒有得救,我們幾個同工就分頭去和他談話。一個女傳道在院中遇見那受洗八年的弟兄,就問他:「是否清楚知道你堶惘酗F主的生命」?他說:「清楚知道我有主的生命,因為我信主已八年了」。那女傳道說:「我們看見你常來禮拜,常捐錢,但是我們不放心,因為看見你的生活不很長進」。他很生氣就走了。可是一面走,一面有聲音說:「受洗八年,得救不清楚,我到底如何」?他禱告一點鐘,神光照他。他哥哥還沒有信主,分家的時候,大哥哥得多一畝地,並得多三十餘元。他和長兄相罵。三年不和他說話。聖靈對他說:「你是主的人,怎能這樣?三十塊錢和一畝地算甚麼?為甚麼弟兄三年不說話?你哥哥病你就說:死了還好。信主的人罵人死,你怎能叫人信」?再者,一次在人的西瓜地偷了人兩個瓜。他信主八年,那是頭一次禱告一兩點鐘。禱告後心奡N平安。第二天,主對他說:「你光是向我認罪不行,你要向你哥哥認罪啊」。他心婸﹛A這是一件難事。

  他出門看見哥哥回家,他求神加他力量,於是對他哥哥說:「哥哥,你回來了嗎」?哥哥說:「是的,我回來了」。他心很快樂!主對他說:「光是叫他不夠;要向他認罪」。於是他請人幫忙他禱告。二人同到哥哥面前。他向哥哥叩一個頭,又向嫂嫂叩一個頭。他說:「嫂嫂到我家堣G十年,我沒有叫過一聲嫂嫂,真是對不起」。嫂嫂快樂得很,一天她走到禮拜堂大聲叫說:「先生,我來禮拜,我小叔給主改變了,我也要來聽主的道……」。──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2神如果祇是一個抽象觀念,就不能成為敬拜的對象和信仰的基礎。舉例來說:我想你認識我兩女兒中之一,於是我對你縷述她種種特點:她是女性,姓我的姓氏,住在我家;縱使我不厭其詳地再加描述:她的重量,體型,高度,髮色。你也無法構成我女兒的具體形像。照樣我們對神的特徵,譬如說:「神是愛。」我們何由證實。如果我們當中有人需要愛,關懷,他的問題可在基督堭o次捄炕C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死。也就是祂親身進入世界的理由。──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2~3所有研究生物的人都知道,生命有兩個基本的特點:一個是喜歡保存生命,怕死要活;同時,生命也怕斷絕,沒有交通。你把一隻雞擺在一個地方,牠就顯得無聊;你把許多隻雞擺在一個地方,牠就顯得活潑。所以生命的特點是喜歡保存生命,也喜歡交通。―― 倪柝聲

 

【約壹一2~3人不是一座孤島。信主的人,也不是孤島;連當年沙漠中隱修的聖徒,也跟別人有一定的聯繫。而對於聖徒一家的人,則更必然有生命上的聯繫,因為“宗教”(religion)的字義,就是源於聯繫。這是說,先聯繫於基督屬天的生命,然後與同一生命的人,聯繫在一起。這就是“團契”(koinonia)的意思。── 李既岸《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3我們若是在使徒所代表之教會的交通堙A也就是在神和主的交通堙F反過來說,我們若是在神和主的交通堙A也就必定是在使徒所代表之教會的交通堙A因為主的交通和教會的交通,乃是一個交通的兩方面,也就是一個交通。主的生命在我們堶情A一面叫我們與主有交通,一面又叫我們與教會有交通,就像電燈堛犒q,一面叫這電燈與發電所有交通,一面又叫這電燈與本市一切電燈有交通。

 

【約壹一3有一位朋友,是為總統駕駛飛機的:一次,到達羅馬尼亞國內,他辦完手續後,在街頭漫步。突然聽見有歌聲送來,雖然不明白歌詞的說話,但音調是熟識的。他趕忙上前就近那人,但苦於言語不通;但當他用英文唱出同一聖詩時,他們就完全明白,兩人擁抱起來。我們屬於一個家庭,彼此相交團契,也是與神相交。──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3「相交」這個詞原意包含有「相同之處」。當兩個陌生人相遇,有必要交談時,他們會嘗試找出相同之處。「你從那堥荂H」「你在那堣W學?」「你有甚麼嗜好?」兩人還未找到共同之處前,中間始終還是隔著一堵牆的。同樣,人如要與父並祂兒子相交,彼此也必須有共同之點。── 彭德歌《願與祢相交》

 

【約壹一3~4「相交」這詞語在本章中出現了三次(367),這字在希臘文中有很深的意義,表示「彼此屬於對方」,好像身體上的器官一樣,互相聯屬,彼此貢獻,組成一個合一的生命。換言之,他的事亦是我的事,我既然有分於他,就應有所貢獻。──《新舊約輔讀》

 

【約壹一4喜樂與能力】有一位事奉神的人,多年來為他兄弟,不斷忠心地代禱。直至有一日神在對他心中說話,使他停止祈求,而對神感謝讚美。繼而,開始見到神在動工,他兄弟突從東邊原來工作處調往西邊。他又遇到一位基督徒同事,與他分享自己的信仰,兩月後成了一位真正的基督徒。我們要學習喜樂,祂本身有大能力,神是知道如何成就祂自己工作的。──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4喜樂乃因神愛我們,關心我們】蘇格蘭有位有名傳道人,年輕時在一家店舖內作工。一日,工作至很晚,需走五哩路回家。半路有森林,常有強盜出沒。當這少年行到一段黝黑地帶時,因心中恐懼,不期哼次硅q來壯膽。突然聽見遠處有呼他名字的聲音,便愕然卻步;接扣白不遠處站的是他父親,就不期將恐懼完全驅除。父親與他同行,聽見父親的腳步聲,就恍如有回到家堛犒蝩R感覺。──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4相交帶來滿足的喜樂】基督的喜樂不是因為得著這世界的貲財。祂警告那些要作祂門徒的人:「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太八20)。祂的生活一貧如洗,要交稅了,祂只好打發彼得去釣一條魚,從魚口得一個銀子作兩人的稅款;祂要在慷慨的人家借宿,然而,祂有無窮的喜樂。祂的喜樂,純然由於祂與神同在,也由於祂有神的生命。

         約翰告訴這些屬靈的兒女,斷不可能從他們的成就或財富堨h找,他們只有在與神的相交上,就是與豐盛生命的源頭相交上,才能找到。── 彭德歌《願與祢相交》

 

約壹一4相交帶來滿足的喜樂】九龍有個禮拜堂名喜樂堂,這不是名詞,乃是生活。你心中有平安快樂嗎?若沒有,我告訴你,是因你和神交通不好。你與神交通好,你必定平安快樂。──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5光的性質與作用】光的性質幫著我們明白神的聖潔與祂和我們的相交。首先,光有顯明的能力。如果我們遺失了甚麼,我們會打起燈來找。當人的心性變昏眛了,因而失去神啟示時,耶穌基督就來成為光,為要顯明聖潔的神的本性(約一18)

         光有潔淨的作用。記得那年我們的家庭醫生告訴我們不用再隔離我的弟弟,我便搬回我和他共用的房間。再回到一度被猩紅熱污染的房子時,心中何等驚悸!醫生說我們應把房中每一物品拿到陽光下去曝曬,我便幫著母親把蓆子、毛氈、簾子、空抽屜,一一搬到樓下,散開在草地上。等這些物品被陽光潔淨以後,我睡在上面時,便不怕受到傳染了。

         光還有一種特殊的性質,就是它本身不會受污染,因此從沒與污穢的光這回事。窗門如果不乾淨,部份揚光也許不會射進房子堨h,但射進去的陽光根本就不會受窗子上的污穢影響了。

         光又能使人得安慰。當夜闌人靜,小孩子醒來發覺四下無人,驚慌啼哭起來時,做父母的會怎樣作呢?他們只要走來,亮了燈,驚慌便過去了。光便帶來了慰和舒適。── 彭德歌《願與祢相交》

 

約壹一5大發明家愛迪生尋求真理】摩樓菲力(Philip mauro)在他所出版的報上宣佈他和愛迪生的一次的談話。事情是這樣起始的:數日前,這位主筆內心覺得有一意思要寫信給愛迪生,論到他自己的見證,就是他心中和良心中的不安,就是因信靠耶穌基督而得的。結果,愛迪生請他到自己的化學室去晤談。他住在紐裘首的扼朗奇。愛迪生現在是八十歲了;他頭腦的敏捷,仍是顯然可見。他一生對於那些看不見的事物的觀念,——神,人的靈魂,將來的生命等等——是極端懷疑的。

但是,在他有如落日似的餘年中,卻存著一個要知道真理的心志,他已實行查考這些大事,然而他仍是堅持著要有證據。『我要事實』,是他素常查考觀念的態度。因為愛迪生是聾子,所以這位主筆很難和他談話。

但是,這並不為害,反而有益;因為他應該要留心去讀閱於討論此事的一封短信。像他這樣的風燭殘年,卻回頭鄭重的注意到這些大事,豈不是一件超乎平常的事麼?我們又豈可不存盼望的心;求神施恩以光照他呢?各位讀者,你願一同為此事祈禱,以待此事之結果麼?

摩樓菲力,所寫給他的信是這樣:愛迪生先生:我很歡喜再見你的面,再聽你的聲音。更好的,是昨日談話中論到的事,使我更多的去思想它。你要事實,我亦然。一個明理者的信仰,必不憑依任何『非屬實』的,勝於憑信『有證據的事實』,因此就給你一個事實。

神(就是你恭敬地稱為『最高的知識』的)愛你,要你以愛相報答。雖然我的拜訪和這封信,不能算是滿意的見證,使你滿意;但神是看顧愛迪生多馬這個,你可以等著。

又一個事實:神是光。我如何能知道呢?只有一個法子使我曉得,就是能以知道光——因著實驗。因為光的本性是只讓實驗的知識把它顯明出來。我是對一個人說話,就是對那比一切生在這黑暗世界的人,用多的工夫以發明人造之光的,或者他也對於光,在實驗上比別人知道的更多些。那末光的本性和存在,如何能被一位一生之久關閉在黑暗小室中的人所證明呢?這只能用這種法子,就是開一窗戶,光就必進來,也把自己證實了。

我說這個,是因你尋求生命奇妙的分解,也用天然界的比例以尋求靈魂。這是很好的。許多真理能用這種法子得著;如同白脫羅(Butler)所著有名的比例書已豐富的彰顯似的。我盼望你要繼續你的發明,也是照著你貫通的方法;因這是你工作中所最注重的。與此相關的,我要叫你注意到一又清楚又確切的比例:是你所要求的明證的特色,只能用實驗來得著。

在我個人,我知道神是光,他對於那些禹著他開門的人,就把光射在他心裡,在二十三年以前,我已把這事置諸實驗,此後,就享受靈光的自覺。並且我的經歷,也就是千萬人的經歷,讓我提醒你,光決不會勉強的從一嚴閉的地方進來;若留有一線的小隙,它就進來——把自己證實了。

照樣,基督就是那『真光』,決不反對人的意志,勉強的進入一個人靈魂的房屋裡去。然而卻一直等在門外;若是有要他的,他就預備進來了。所以你若願意,就可以有這證明。因為事物的本性可以用試驗顯明,像紫羅蘭的香氣,落日的顏色,或是蜂蜜的滋味。這本『好書』,你叫我不必引用的,說:『你來看』,『嘗嘗滋味而後看』。這不是確切合科學的理麼?

你確已作了那益人的神的工作,就是把天然界的黑暗照亮了。然而尚有一個屬靈的黑暗。所以當照著這個比例去作,它就要領你直接得到真理,和人生存在完全奇妙的分解。(下略)一九二七年十月《基督人報》——倪柝聲《造就故事(卷二)》[譯]

 

【約壹一5~6與神相交心堳雈明。各位弟兄姊妹,你心埵陳囿漸嗎?很多人相信主,但心堣捶S有光。有些人聽道很久而不理會,總有一天神的光照在他心堙A他就覺悟。從前每天都是思想衣食住行,一天忽然覺悟而對自己說:我活在世上作甚麼?常常犯罪,心思言語舉動都是犯罪。現在看出自己是個罪人。正如一個房子多年不開窗戶,住在堶悸漱H也不出門口,房中沒有燈光,非常黑暗,一天窗子穿了一個洞,光由洞照進來,發現堶惚雃藕屆A灰塵數寸,爬蟲滿地,當時不甘心住在堶情C立刻開窗啟戶,洗掃潔淨。神光照人心也是這樣,從前不覺得自己不信,現在知道自己是個罪人。──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6『我們若說是與神相交,卻仍在黑暗埵獢A就是說謊話,不行真理了。』

         我們相信主之後,得救了之後,如果得罪了神,我們和神中間的交通就出事情,我們和神眾兒女的交通也出事情。比方小女孩背著她母親偷吃東西,事後雖然收拾乾淨,但她怕母親已經知道她所作的事,所以總想要躲母親。這不是說偷吃了東西,女兒就不是女兒了。女兒還是女兒,可是與母親的交通出了事情。―― 倪柝聲

 

【約壹一6「我們若……」,就希臘文用法來講,有三種用法。

一、是假定那事真發生。

二、是純屬假設。

三、可真可假,不予確定。

舉例來說:譬如座中有人曾打劫銀行,以為我未知,而我想鼓勵他自首,扮作不知。就用第三種語氣:「如果那一位曾打劫銀行,他就錯了。」這是一種很客氣不固定是否的語態。──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6如果一個人要相交,就不可以將罪隱藏起來。光明與黑暗不能同時存在於一個人的生命中;正如光明與黑暗不能同時存在於一個房子堙C──《活石新約聖經註釋》

 

【約壹一6約翰設下了這率直的真理,凡人口婸〞漪O一件事,行出來的卻是另一件事,是一個說謊言的人。他並不是說那些已經盡其所能,結果失敗的人。威爾斯(H. G. Wells)說,『一個人可能是一個非常低劣的音樂家,但是他可以是一個深愛音樂的人』;一個人可能常常意識到他的失敗,但是他可以深愛基督和基督的方式。在約翰心堙A他所指的乃是那自稱,他的知識、聰明、靈性,已經達到了可以達到的最高k,而仍然沉浸在他知道是禁止的事中。凡宣認愛基督,卻有意的不順服祂,是犯了說謊的罪。──《每日研經叢書》

 

【約壹一6某信徒與一友人很同心事主,一日他在街上遇見一人,在背後看來,十分酷像他的朋友,頭髮裝束,行動,身材,……都十分相對。但一會兒,那人闖進酒館去,他才知道自己是看錯了。原來他是一個常到禮拜堂去的人,怎能結交一個涉足酒飯的朋友呢?一個常到禮拜堂的人,是不能和一個常到酒館的人相交的。不同性質,不同聲氣,同行照不可能,況相交嗎?── 嚴雅各《猶大書與約翰一書》

 

【約壹一6~7真信徒的生活,天天離暗就光。一位太太禱告說:「主啊,我感謝你,我信主兩年,悔改也差不多了」。她自己以為很好,不拜偶像,不打牌,常常去做禮拜,很不錯啊。其實一個人在街上沒有光,不知道自己衣服污穢,離光近就微小的污點也看見了。我們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我們就看見自己不忠心。禱告少,愛心少,忽略,糊塗。各位弟兄姊妹,你有這經驗嗎?──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7有一次,達秘用這一節聖經講︰『我們如果在福音的光中行』。講到一半,衛斯理會的但以理斯底兒受不了,就站起來質問說;『如果有人的背朝著光走,怎麼辦?』達秘的回答頂好︰『感謝神,這一個光,就照在他的背上。』── 倪柝聲

 

【約壹一7人與神相交,心奡N有神的光照,能看出自己有罪。正如一個房子多年不開窗戶,住在堶悸漱H也不出門口,房中沒有燈光,非常黑暗,一天窗子穿了一個洞,光由洞照進來,發現堶惚雃藕屆A灰塵數寸,爬蟲滿地,當時不甘心住在堶情C立刻開窗啟戶,洗掃潔淨。神光照人心也是這樣,從前不覺得自己不信,現在知道自己是個罪人。從前不想到得救的事;現在想有罪怎麼辨?聖靈光照人心,不但叫人知罪,而且知道主耶穌是救主。──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7天天與神相交,天天有神光照,神兒子的血洗淨他的罪。原文不是說洗一次,乃是常常洗淨。以前所未知的罪,現在發覺出來,寶血也常繼續洗淨。一個老牧師他說:「全身一百多斤都是罪」!他像保羅所說:「肉體之內毫無良善,我是個罪魁」。知罪的人是因蒙了聖靈光照。一天,一位弟兄說:「我很不喜歡說謊。但謊言不知不覺流出嘴來。人問我吃飯沒有,我說吃了,實在我還沒有吃。我怕人請我吃,我就說吃了,其後我心很難過,因為我說了謊」。一位姊妹說:「楊牧師,怎麼辦?我捐錢也犯罪」。我問她怎樣犯罪?她說:「教會開奮興會,有奉獻箱放在門前。我看見有錢的人捐一毛兩毛,我心堳賵c。他們沒有愛主的心,同時我想,我捐五元沒有人知道。你看,我一則恨別人捐得少,一則怕人不知道我捐得多。」──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7如果我們在神的光明中行事,就自然地彼此相交了!就像住在同一間房子堛漱H,自然會天天見面,不用另外尋訪,也必然相遇的了。――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行在光中和離開黑暗實際上是同一件事的兩方面,是同一動作,不是分開的兩種行動。但我們若行在光中,就可以常得主血的潔淨,常存清潔無愧的良心,而得能力,勝過罪惡。例如一個人偷了別人的墨水筆,只求神赦免,卻不肯歸還那枝筆,還想把它據為己有。這樣的求赦免,實際上只是安慰良心,並不是真的得光照。因為他根本還沒有看見罪的可憎厭,還不肯丟棄罪。――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約壹7隱秘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使徒提醒我們,神就是光,在他毫無黑暗(約壹15),但如果確實如此的話,聖潔的神怎麼可能與我們相交呢?
杜斯妥也夫斯基在他的《死屋手記》一書中寫道:每個人都有一些過去的事情,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也許只想讓他的朋友知道,還有一些事情,他甚至不想告訴他的朋友。也許只將秘密保留給自己。還有一些事情,他連自己都不願意正視。每個人心裡都有一些這樣的事情。
如果我們的內心有那麼多黑暗的秘密,我們如何保持自己與神的聯繫?馬丁·路德的生活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榜樣。路德夢到自己站在神面前,撒但在那裡指責他,打開記錄他一生功過的書,數落他一生中所犯下的種種罪行,路德絕望了。然後他想起了十字架,他轉向撒但,引用約翰一書17節的話說: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由於耶穌的緣故,罪人可以得到赦免,可以站在聖潔的神面前。你今天能面對神嗎?
認真想想
神就是光(約壹15)其含義是什麼?
是什麼造成了我們與神之間的距離?(6810節)
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什麼?(79節)
神可以赦免我們最隱秘的罪過。
──《生命語》

 

【約壹一7~8神就是光,你一和神交通,接觸著神,就沒有辦法不碰著光。交通把你擺到神面前,也就是把你擺到光中。你一在光媕Y,就沒有辦法不看見罪;一在光中,罪就顯明出來。比方房屋堛漯躓臐A乍看似乎很乾淨。但是太陽光一射進來,馬上我們就看見,空氣媕Y有許多灰塵在那媊が吽C如果沒有太陽光的顯明,我們就看不見這些。同樣的,如果缺少和神交通,不在光媕Y,我們也不會覺得自己有錯。我們一在光中,我們的光景定規顯出來了。這光景一顯出來,良心必然定罪。若沒有血來洗淨,必然有虧欠。良心一有虧欠,我們和神之間的交通就中斷了,我們就從主堶悼X來了。

 

【約壹一7~8在神的光中,罪就顯明出來】我住在新港海灣的一個鎮上,在那堥C到黃昏都有直昇機巡邏,以便搜尋竊賊和一些非法行為。所以有時當我們正悠閒的享受著『夕陽無限好』的黃昏美景時,突然間就會有轟隆作響的直昇機在頭頂上,用它亮度無比的探照燈掃視附近住戶。而如果有強盜躲進鄰近的叢林堙A燈就能掃瞄到他,而後警察就能捉到他。

         和神在一起,無物不顯明。約壹一5說神就是光,第7節說神在光明中,同樣都用來形容神,但在意義上卻有些不同。當神說祂不只是光,還是『在光明中』,祂的意思是說包括祂自己也是敞開的、顯明的、可知的。

         所以你在祂面前的情況,就好像你是那在叢林中的竊賊,待神的直昇機一照到你,你就全然被顯明出來了。── Raymond C. Ortlund穿上新人》

 

【約壹一7~9這一段聖經所說的赦免,並不是我們得救的時候的赦免,也不是教會所給我們的赦免。乃是在我們信了主,作了基督徒,得著了永遠的赦免之候,我們在主面前,又發軟弱、犯了罪,叫我們與神的交通出了事情,同時也和神的眾兒女的交通就出了事情(比方一女孩子背著她母親偷吃東西,雖然收拾得乾淨,但她和母親之間親密的關係出了事情,母親一喊,她的心就跳起來,以為母親已經知道她所作的事。)為著恢復正常的交通,就要這堜珨〞獄{罪和赦免。這個赦免,叫作交通的赦免。── 倪柝聲《初信造就》

 

【約壹一7~9已得救的人,天天有神光照,神兒子的血洗淨他的罪。原文不是說洗一次,乃是常常洗淨。以前所未知的罪,現在發覺出來,寶血也常繼續洗淨。一個老牧師他說:「全身一百多斤都是罪」!他像保羅所說:「肉體之內毫無良善,我是個罪魁」。知罪的人是因蒙了聖靈光照。一天,一位弟兄說:「我很不喜歡說謊。但謊言不知不覺流出嘴來。人問我吃飯沒有,我說吃了,實在我還沒有吃。我怕人請我吃,我就說吃了,其後我心很難過,因為我說了謊」。一位姊妹說:「楊牧師,怎麼辦?我捐錢也犯罪」。我問她怎樣犯罪?她說:「教會開奮興會,有奉獻箱放在門前。我看見有錢的人捐一毛兩毛,我心堳賵c。他們沒有愛主的心,同時我想,我捐五元沒有人知道。你看,我一則恨別人捐得少,一則怕人不知道我捐得多。」──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7~9前年在北平一位弟兄對我說:聖靈光照他,他一天買東西太便宜,心很不安。他說一個人因貧窮而把家中物件出賣給我。我故意裝作不需要的樣子,其後很便宜的買了。那天晚上賣東西的夫妻流淚。主對我說:「你佔人的便宜,有貪心的罪」。各位,在神明的眼光中看你是怎樣的人?神可否對你說:「孩子啊,你真是信」。真信徒的生活,天天離暗就光。一位太太禱告說:「主啊,我感謝你,我信主兩年,悔改也差不多了」。她自己以為很好,不拜偶像,不打牌,常常去做禮拜,很不錯啊。其實一個人在街上沒有光,不知道自己衣服污穢,離光近就微小的污點也看見了。我們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我們就看見自己不忠心。禱告少,愛心少,忽略,糊塗。──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7~9一天,我在書房禱告,發現我沒有愛人靈魂的心。親戚朋友很多還未信主,我心也平安。他們下地獄,我也不托獢C一次在天津講道,看見有個老太太,她兒子大學畢業,人恭喜她,她滿面春風。我問她甚麼時候信主,她說信主二十多年了。我問她:「你的兒子信主嗎」?她說:「信是信,但是很馬馬虎虎的。有時禱告,有時不禱告」。她一點不托獢C試問若是兒子跳井自殺,你能不能說:「他喜歡跳,就任憑他跳罷」。── 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7~9慕迪先生他還沒有傳道之先是幫忙教主日學。他做校長,學生一千五百餘人,教員一百多個,是他負責請的。一天,一位教員對他說:「今天我病了,請你替我教主日學罷」。於是他代替授課。真是麻煩,二三十個小孩子很不聽話。交頭接耳,說東說西。甚至說:「你看慕迪先生的鼻子多麼大」!他恨不得拉他們出去!禮拜一他去對那教員說:「你的學生太難教,我不肯教了」。那教員哭而說:「我因病快要離開這堙A我不是怕死。我想得些時候到每個學生家堻X見他們」。於是慕迪先生和他同去,到學生家幾分鐘就出來。小學生拉住那教員的手。慕迪先生看出他們捨不得那教員。過幾天,慕迪先生送那教員上車,他看見小學生已經比他先到月台上。車開了。所有的小學生舉手說:「先生放心,我們已經得救了」。先生學生都流淚!慕迪先生大受感動,立志做一個專心救人的人。惟願每個教會負責的人都如此。──楊紹唐《約翰壹書的信息》

 

【約壹一8人皆有罪】讓我們用點幻想作個比方,來說明此真理。我們得到一隻好看的小豬,把牠洗濯清潔,又加上打扮裝飾,並且教曉了種種規矩儀注。甚至能與家人一同起居,儼然是我家一個新成員。小豬也安之若素。忽一日,戶門無意敞開,小豬瞥見泥潭污水,頓時興高彩烈,衝出門外投身其中,如享至樂。人的內心具有對神反叛的本質,與渴望與神相交,同樣存在。所以,人若說自己無罪,就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堣F。──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8寧死不說謊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
從小被教著說實話的孩子是有福的。有位成人感恩地說:因為幼時所受的教導,我直到今日寧死也不願說謊。
對他人誠實是很重要的,但對自己誠實也同樣重要。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察覺他人的過錯很容易,但要承認一個真實自我則難上加難了。
牧師兼作家鮑勃·史密斯列了一份自欺的清單:在他人身上,是懷有成見;在自己身上,是頗有定見;在他人是自負,在我則是自尊;你花時間打扮是虛榮;我塗脂抹粉是善用神所賜的資源;對你,那是小題大作;在我,則是敏感入微;對你,那是杞人憂天;在我,則是深思熟慮。
使徒約翰教導我們如果言行不一致,那就是在說謊了(6節),是自欺(8節),甚至是以神為說謊的(10節)。既已論斷不誠實為罪,約翰在9節中為此開了一劑藥方――認罪,別為自己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了。
若我們向神認罪,就可蒙赦免並洗淨一切的罪。蒙潔淨的最佳報償就是行在光明中的自由(7節)。付上誠實的代價總是值得的!
拋除一切的虛謊,
主啊,在你面前我們無所遁形;
主啊,求藉你靈的力量,
讓我們言行一致,誠實無偽。
實話過於珍貴,以致有些人吝於使用。
──《生命語》

 

【約壹一8~10從自首談起】經文﹕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並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來41-13)。
  事情發生在一九八零年九月廿九日上午﹐日本大阪市府池田市幸福相互銀行﹐突然來了一個手持尖刀的強盜﹐對著女職員威脅﹕把錢交出來。
  這時旁邊一位男職員大聲喝道﹕干甚麼強盜一時著了慌﹐沒有搶到什麼﹐轉身走出去騎上摩托車跑掉了。
  但這一場強盜搶劫銀行活動﹐全部被銀行裡安裝的自動電視攝影機拍下來了。當晚六點鐘大阪市新聞電視就播映了這場強盜搶劫活動的實況。
  當晚在這個強盜的家裡﹐他的廿一歲的兒子正在看電視﹐一眼看出那個強盜就是自己的爸爸﹐不由得驚呼起來啊﹗那是爸爸。過了不久爸爸回來了﹐兒子立刻上前問道﹕爸爸你剛才是不是出去搶人家﹐要說老實話﹐我同你去自首。
  在兒子一直責問下﹐老子低下頭﹐經過勸說﹐兒子領著父親一同去警察局自首。
  原來這個強盜名叫福本岩﹐年四十八歲﹐自高中畢業後﹐先在一家旅館作事﹐誠誠懇懇﹐勤勤儉儉﹐積蓄了一點錢﹐自己開一家肉店﹐生活還好過。只因後來染上了賭錢惡習﹐什麼都賭﹐不僅把所有的輸光﹐同時又欠了二千多萬日元的高利貸﹐在走投無路﹐心裡一橫﹐拿出肉店一把尖刀﹐干起搶劫的勾當。
  當我閱過這則新聞﹐感觸甚深﹐看到今日科學如斯發達能自動把一個當場作案強盜搶劫銀行活動﹐如實拍攝下來。在電視臺向著大眾播映﹐使這個作惡犯罪分子無處可容﹐真是防患周密達到極點。
  不由地使我聯想到我們所事奉的神﹐宇宙的主宰。痘不僅對任何人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甚至內心的一思一念﹐在痘面前也是留下不可磨滅的實況記錄﹐那怕你如何狡猾﹐如何隱瞞﹐如何遮蓋﹐如何推卸﹐如何抵賴﹐但在痘面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俗語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若未報﹐時候未到。聖經告訴我們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也許你會說﹕我沒有犯過搶劫﹐殺人﹐奸淫﹐偷盜等違法犯罪行為。可是在神的眼裡洞察到隱藏在你心底下﹔惡念、陰險、嫉妒、貪婪、詭詐、淫念等。凡是不可告人的也都是罪惡。
  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神為說謊的﹐他的道也不在我們心裡了(約壹18-10
── 佚名《喻道故事續集》

 

【約壹一8~10從自首談起】有一年我在美國大學教書,同時擔任做一個教會的牧師。我在教學時講:基督教非宗教體系,乃是因信與神相交。當時教會有位姊妹與一未信青年相愛,後來這男子與我約時見面,在幾次晤談中,我對他解釋怎樣作主門徒。與他一同禱告,帶領他認罪並接受主耶穌。這男子離去之後,我沉思這否都對,因我未將許多基督教信仰教曉他,例如如何加入教會,和作信徒的本份等。但這樣我又把基督教當成行為體系了。後來女子父親——執事會主席問我,這男子是否真作了基督徒。我知他回到家中時,作了見證,對家人承認悔改接受基督。──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一810這兩節堙A討論信徒對於與父神相交的錯誤觀念。有些人認為人與神能夠相交,是因為人失去了他的罪性。有一位愛爾蘭牧師告訴我有人這樣對他說過:「慕林牧師,我三十年未犯過罪了。」牧師屏息說:「你三十年未犯過罪?」「沒有,我真的沒有。」牧師回答他:「兄弟,再持守四年吧,你便在天堂名列榜首了,因為主耶穌只活了三十三年而沒有犯過罪。」── 彭德歌《願與祢相交》

 

【約壹一9從前有一位主日學的先生,問兩個小姊妹是怎樣得救的。姊姊站起來說:「感謝神,因神的恩典,我得救了。」接妹妹就站起來說:「感謝神,因神的公義,我得救了。」姊姊用手臂碰妹妹一下,說:「不,要說因神的恩典我得救了。」妹妹聖經很熟,就背了一節聖經,就是約翰一書一章九節:「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神的話告訴我們,我們的罪得赦免,我們的不義得洗淨,是因神的公義。這個妹妹的見證是很有膽量的。―― 倪柝聲《神的義》

 

【約壹一9曾有人說︰『我躲在寶血之下,天天犯罪。』又說︰『我白天犯罪,晚上到神面前去認一認,就得赦免。第二天再犯罪,晚上再認,再得赦免。因為約翰壹書一章九節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祂要因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替死,不能不赦免我的罪──就是在神面前承認過的罪。』無知的人哪!當知道神的恩典,是帶領你悔改的,不是鼓勵你犯罪的。你若以為寶血是可以由你去任意浪費的,就寶血從來沒有洗過你『這樣認』的罪。── 倪柝聲

 

【約壹一9認罪得釋放】瑞士的心理學家Carl Jung說:『因為我們不能面對更大的罪,所以我們常常迫切認的都是那些微小的罪。但因著沒有真正的認罪,就沒有真正的得釋放。』── Raymond C. Ortlund穿上新人》

 

【約壹一9認罪得釋放】我以前曾在加拿大一大學教書,又在些教會講道。又組成男聲合唱團同往教會唱詩,有一隨軍牧師邀我們往他的教會講道。會後駕車返校已到翌晨。一位同行的男同學希望與我交談,我們就一起回到宿舍。我看出他內心有極大波動,他流曳\對我傾訴:在神學第一年當中,他曾在許多次考試中作弊。但沒有給人發覺,卻給人看為屬靈長進的人;被選為學生會會長。但他卻失去與神交通,沒有內心喜樂。後來,我陪他到校長面前,對校長說明真相。神的賜福再臨到這人,神也特別地使用他。── 艾理德《約翰壹書的研究》


約壹9清除垃圾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一輛卡車每週一次,緩緩地開進我們的街道,在每一家門前停留一會,工人把垃圾桶抬起來,將裝滿的,有時甚至是外溢的垃圾倒進車中,再將桶子歸還原處。接下來的一周裡,隨著垃圾的堆積以及日益增加的臭味,我們又急切地盼望垃圾車快點開來。
然而,有一種廢物比這些日常生活中的垃圾更令人憎恨,就是那些沉積在我們的靈魂中的仇恨、流言蜚語、怨恨、私欲,它們像垃圾一樣毒化著我們的心靈。有時候,當我們把令人討厭的自傲和一些看起來是好的行為摻在一起時,這些行為也會像垃圾一樣發出惡臭。
聖經稱罪是我們內在的垃圾。約翰壹書19節清楚地闡述了神是如何清理這些垃圾的:如果我們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認罪就是向神承認我們的罪。我們不用害怕向他暴露我們的罪,因為他早已知道。
感謝神,他無時無刻都在為我們提供清除罪的服務,而不只在星期天的教堂裡營業。他希望我們扔掉垃圾。我們為什么不這樣做呢?在我們向主認罪的那一瞬間,他就把我們的垃圾扔進了深海(彌719)。
他已經把它們都埋起來,
埋在沒人能看見的地方!
他已經把我們所有的罪,
全都投入了深深的海洋!
向神真誠地懺悔是世界上最好的清潔劑
──《生命語》

 

【約壹一章  聯誼】

你喜歡和基督徒聯誼嗎?主日晚間崇拜結束,你們在一起聊天,談話的主題是關於我們的主嗎?你們喜歡交換對上帝的話的心得嗎?你們以守住主的榮耀為樂嗎?你們歡喜聽其他弟兄姊妹所作的見證嗎?「聖徒相通」在你認為,會只是一個神學名詞嗎?它只是指你在教會裡坐到別人的旁邊嗎?假如這正是你靈裡和弟兄姊妹接觸的光景,那就太遺憾了!

我記得我父親講過,有一個老太太對得救的確據絲毫沒有把握,不管人家怎樣引用聖經來向她解釋,都沒有用。後來有人問她:「假如你看到一群人手裡端著酒杯,興高采烈地唱著世界的歌,每個人酒氣薰天;但附近另有一小群人——他們手持聖經,為主作見證,吟唱頌主的福音詩歌,在這兩群人當中,你願意和那一群人交往呢?老太太毫不猶豫地說,她願意和屬主的人交往,也只有和屬主的人交往才感到習慣。那位明智的協談者說:「啊,你的取決很有意義;你看,那些在光明中行走的人,他們喜歡和光明的人交往。你一定是約翰在他的書信所說『心清手潔』人中的一個!」這一席話替她解除了撒但多年來的捆綁,使老姊妹覺得她喜歡和屬主的人交往。

神的兒女可以在教義上容許有小小的歧見,在崇拜儀式上不同,但他們愛主的話和愛主的心,以及被主的寶血潔淨的果效則一,因他們喜歡「聖徒相通」!H.G.B.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