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啟示錄第三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現在的事──主給七個教會的書信()

   四、撒狄教會──預表更正的教會(1~6)

   五、非拉鐵非教會──預表弟兄相愛的教會(7~13)

   七、老底嘉教會──預表不冷不熱的教會(14~22)

 

貳、逐節詳解

 

【啟三1「你要寫信給撒狄教會的使者,說:『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原文直譯〕你要寫信給在撒狄教會的使者: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這樣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你所擁有的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原文字義〕「撒狄」餘數,餘剩者,遺留之物,恢復。

   意註解〕「你要寫信給撒狄教會的使者,說,」『撒狄』原文字義是『餘數』;『撒狄教會』預表第十六世紀改教運動興起之後,一直到現在的更正教,她的特點是恢復『因信稱義』和公開的聖經。

    『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神的七靈』表徵那具有完全的亮光(參四5「七燈」)、能力和智慧(參五6「七角七眼」)的聖靈,亦即指那全知、全能、全智的聖靈;『七星』表徵眾教會的使者(參一20),亦即指那些站住屬天的地位,在各地為主發光作見證的信徒們。

    「我知道你的行為,」『行為』原文是『工作』;『你的行為』表徵教會整體在主面前的屬靈光景。

    「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按名』表徵教會在外表上所誇示的特點;『活的』表徵教會不再憑著死的字句,而是憑著活的靈(參林後三6原文);『其實是死的』表徵教會的實際情形缺乏活的靈。

   〔話中之光〕()更正教是針對羅馬天主教注重儀文字句的缺點而有所改革更正,可惜只改革了一半,並未臻於完全,所以需要那完全的聖靈(七靈)和那完全的屬靈見證人(七星)來幫助教會。

    ()今天有很多的教會團體,她們知道「死」是主所責備的,所以想盡辦法要「活」,但她們所採行的辦法卻幾乎都是「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

    ()有的教會為了「活」,有的就用「人工」的靈恩,有的則用「熱鬧」的音樂,有的另用「振奮」人心的活動,更有的舉辦靈命復興(revival)特會,或在聚會中用「呼喊、禱讀」的方式,造成人人都可盡功用的現象。其實這些辦法在主看來,外面是活的,堶惚o是死的。

 

【啟三2「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原文是死)的;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

   〔原文直譯〕你要儆醒,並且堅固那剩下而即將衰亡的;因我看不出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是完全的。

   〔原文字義〕「堅固」加強,建立;「衰微」死;「行為」工作;「完全」充滿。

   〔文意註解〕「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那剩下』指那些曾經失去,而被改教運動所恢復的事;『將要衰微的』指名存實亡(1),外表活潑有餘,內堥癡S有屬靈的實際,所以形同將『死』(『衰微』原文是『死』)

    「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在我神面前』即指不是在人的面前,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沒有一樣是完全的』意指所有的改革工作未竟全功,半途而廢。

   〔話中之光〕()主雖承認更正教的確作了些工作,但所有的工作都只作了一半,還有「那剩下的」仍未完成,若不堅持著繼續往前改革,則有全數殆盡(「衰微」)的危險。

    ()我們對所有屬靈工作的評估,不能根據人的眼光和看法,而必須尋求神的判定(「在我神面前」)

 

【啟三3「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若不警醒,我必臨到你那堙A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

   〔原文直譯〕所以應當回想,你是怎樣領受並聽見的,應該遵守並悔改。你若不儆醒,我就要像賊一樣臨到你;你決不能知道,我會在甚麼時刻臨到你。

   〔原文字義〕「回想」記念;「遵守」保持,守衛;「幾時」如何。

   〔文意註解〕「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回想』意指主在起初的帶領是正確的,但後來人卻將主的帶領按自己的意思加以改變了;『怎樣領受』意指恢復到起初原有的情形;『怎樣聽見』意指完全照神的話,而不是照人的解說演繹。

    「又要遵守,並要悔改,」『遵守』指針對主的帶領和神的話;『悔改』指針對人的意思和所改變的情況而回心轉意。

    「若不警醒,我必臨到你那堙A如同賊一樣,」『我必臨到你那堙z指主隱秘的再來;『如同賊一樣』意指:(1)不知何時會來;(2)來時專為取走貴重的東西,意即提接得勝者。

         註:此處的『臨到』和以弗所教會並別迦摩教會的『臨到』(參二516)意思不同,因為那兩個教會在歷史上已經成為過去,不復存在,所以不可能指主的再來,而是指主審判的來臨。

    「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這話再度印證主再來的日期是沒有人能知道的(參太廿四36)

   〔話中之光〕()教會歷史一再的給我們看見:主在歷世歷代所作的恢復工作,起初的情形都是對的,因都是出於主的帶領和神的話語,但可惜後來都被人改變掉了。

    ()我們若要與主同工,就要「回想」並記念主在歷世歷代教會中起初的帶領,單純持定神的話語,切莫受任何屬靈人物的特殊影響,從錯誤的情形「悔改」過來,而「遵守」主在起初的帶領。

    ()主何時再來,決沒有人能知道;所以教會中若有人推算主甚麼時候會再來,千萬不要去聽信他們的話,以免上當,後悔也來不及。

 

【啟三4「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

   〔原文直譯〕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玷污他們衣服的,他們必要穿白()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的。

   〔原文字義〕「污穢」弄髒;「行」行走。

   意註解〕「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在撒狄』意指在更正教中;『還有幾名』意指神為祂自己留下一班人是不與教會整體的情況同流合污的(參羅十一4);『自己衣服』意指他們各人的行為;『污穢自己衣服』有二意:(1)犯罪;(2)屬靈的死亡。

    「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白衣』指光明潔白的細麻衣,就是聖徒的所行的義(參十九8);『配得過』意指相稱。

   〔話中之光〕()基督徒有兩種白衣可穿:一種是得救的時候所穿戴的基督(參加三27),這是指基督作我們的義(參林前一30);另一種是得勝的人所穿的白衣,這是指聖徒自己所行的義(參十九8)

    ()信徒最得罪神的,就是屬靈的死亡,因為在神看來,死亡最污穢,將來連死亡也要被扔在火湖(參二十14)

    ()得勝者乃是與教會整體的情況相反的那些少數人(「幾名」而已):眾人都在睡夢中,我獨醒;眾人都隨流失去,我獨作中流砥柱;眾人都沾染污穢,我獨保持清白。

    ()得勝者在今世雖然孤單,但在來世卻不孤單,因為有主同行;得勝者按人的肉眼看雖然孤單,但按靈眼看卻不孤單。

 

【啟三5「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

   〔原文直譯〕得勝的,必這樣穿上白衣;我也決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並且要在我父面前,和祂的眾使者面前,承認他的名。

   〔原文字義〕「得勝」取勝,克服;「穿」自己穿上;「塗抹」抹掉。

   〔文意註解〕「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凡得勝的』意指勝過更正教死的光景;『這樣穿白衣』意指他們在將來會因自己今天的義行,而被主承認得以穿上白衣,見證他們光明潔白的光景(4)

    「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生命冊』指『羔羊生命冊』(參十三8),凡是蒙恩得救,被遷到祂愛子國度堛漱H(參西一13),他們的名字都記錄在生命冊上(參路十20),反之,凡是屬黑暗權勢的人,他們的名字都不記在生命冊上(參十三8;十七8);『塗抹他的名』意指他不在得獎賞的名單上,但得永生的身分是不會改變的(參約十28),所以這堛滿y塗抹』應指暫時性的,並非永久性的除掉。

    「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我父』指父神;『我父眾使者』指眾天使;『認他的名』指承認得勝者的身分。

   〔話中之光〕()信徒今日在地上的光景,與將來在國度堛漕迨嶽妙妞袺騿F基督徒的「得救」雖然沒有問題,但「得勝」卻有問題;雖然生命冊上的名字不會被永久塗抹掉,但有可能暫時被塗抹掉。

    ()我們今天在人面前認不認主,關係到將來祂在神和天使面前認不認我們(參路十二8~9);我們今天在行事為人上,是否表現出認識主所該有的光景,也關係到將來祂對我們的認可和讚賞。

 

【啟三6「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原文直譯〕「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

   〔文意註解〕請參閱二729兩節的註解。

 

【啟三7「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那聖潔、真實、拿忖j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

   〔原文直譯〕你要寫信給在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那聖潔、真實的,持有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這樣說,

   〔原文字義〕「非拉鐵非」兄弟之愛。

   意註解〕「你要寫信給非拉鐵非教會的使者,說,」『非拉鐵非』原文字義是『弟兄相愛』;『非拉鐵非教會』預表從主後十八世紀弟兄會興起之後,一直到現在的無宗派自由團體。

    「那聖潔、真實、拿忖j衛的鑰匙,」『那聖潔、真實』表徵祂就是神,因為聖潔、信實乃是神的兩大特徵(參林後一12);『拿著大衛的鑰匙』表徵祂是國度的王。

    「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說,」表徵國度的門由祂掌管,接納或拒絕全權乃在乎祂。注意,這堛漯蠿禱D指福音的門,而是指國度的門;前者乃恩典的門,後者乃公義的門。

   〔話中之光〕()非拉鐵非教會最大的特點乃是弟兄相愛,凡是對真正蒙恩得救的信徒冷漠無情,而只強調道理看法須相同的,都已經從非拉鐵非教會墮落下去了。

    ()人非聖潔和真實就不能討主的喜悅(參來十二14;約四24),所以我們應當追求聖潔和真實。

    ()凡是信徒都已進了恩典的門,但必須合乎條件的信徒才能進入國度的門,這個條件決不是像有些教會團體的領頭人物所宣稱的,人只要加入他們的教會就有分於國度,這樣的說法一點也沒有聖經根據。

 

【啟三8「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

   〔原文直譯〕我知道你的行為;看哪!我已經在你面前安放了(一個)敞開的門,是沒有人能關的;因為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話,並且未曾否認我的名。

   〔原文字義〕「行為」工作;「道」話;「棄絕」說不,否認。

   〔文意註解〕「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略有一點力量,」『行為』原文是『工作』;『略有一點力量』意指與其他的公會宗派相比較,沒有龐大的組織,力量顯得薄弱。

    「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曾遵守我的道』從弟兄會所承傳的教會有一個特點,就是比其他公會宗派較持守主純正的話語,而較少傳統觀念;『沒有棄絕我的名』意指除主的名之外,並不高舉任何團體或偉人的名。

    「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意指工作的門蒙主敞開,事工無往不利;『是無人能關的』意指工作雖遭反對,仍舊照常結出果子。

   〔話中之光〕()真正屬於主的教會事工,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

    ()主所最重視的,乃是主的道和主的名,並且不是主的話之外,再加上任何人的話,也不是主的名之外,再加上任何人的名。

    ()每一個異端和極端的教會團體,都宣稱他們尊重並引用神的話,但他們若不是斷章取義,便是故意曲解本意,所以他們不是遵守主的道;他們也宣稱尊重主的名,但他們在主的名之外,再加上自己特定的名號,在基督之外另立一個中心,所以他們等於棄絕主的名。

    ()我們的事工若要蒙主祝福,賜給一個敞開的門,便須遵守主純正的話語,並且單單高舉主的名。

 

【啟三9「那撒但一會的,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猶太人,乃是說謊話的,我要使他們來,在你腳前下拜,也使他們知道我是已經愛你了。」

   〔原文直譯〕看哪!我要使那撒但會堂的──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卻是說謊的──看哪!我要使他們來在你腳前下拜,並知道我已經愛你了。

   〔原文字義〕「一會」會堂。

   〔文意註解〕「那撒但一會的,」意指撒但所利用的傳統猶太律法主義會堂組織。

    「自稱是猶太人,其實不是猶太人,」意指名目和肉身的猶太人,不是真猶太人;惟有在堶推H從靈的,才是真猶太人(參羅二28~29)

    「乃是說謊話的,」他們既是屬魔鬼撒但的,而魔鬼是說謊之人的父,所以他們當然也是說謊話的(參約八44)

    「我要使他們來,在你腳前下拜,」意指真實的基督教會將來必掌有王權(參賽六十14)

    「也使他們知道我是已經愛你,」意指主藉稱許教會,來為教會有所表白(參提前三16)

   〔話中之光〕()撒但若不能阻止我們信主,牠會改而求其次,利用我們天然的熱心,來作分裂教會的工作。

    ()主所看重的,不是外表和名目,乃是堶悸犒篕琚F不是「自稱」代表主所要恢復的教會,乃是靈媮儘鶠B深怕自己失去教會的見證的,反而蒙主稱許與表白。

 

【啟三10「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

   〔原文直譯〕「因為你既已遵守了我忍耐的話,我也必定保守你脫離那試煉的時候,(就是)那將要臨到普天下,試煉一切住在地上之人的時候。

   〔原文字義〕「忍耐」堅忍;「道」話;「普天下人」住在地上的人,整個居人之地;「試煉」誘惑,試驗。

   〔文意註解〕「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忍耐的道』意指信徒若要遵守主的話,便須面臨撒但藉人而來的攻擊和逼迫(8~9),因此就與耶穌的患難、國度和忍耐一同有分(參一9)

    「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普天下人』意指不是局部地區的,而是全世界性的;『受試煉的時候』指大災難時期(參太廿四21)

    「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按原文是『藉使你脫離那試煉的時候而得保守』,含有『在大災難時期到來之前便使你得以脫離』的意思,由此可知,只有蒙主稱許的人才會在大災難來臨之前被主提接,而免去受那試煉,至於失敗的信徒,恐不能享受這個應許。

   〔話中之光〕()遵守主的話,往往需要出代價,故稱之為「忍耐的道」;不須出代價的遵守,人人都願意,然而卻得不到主的賞賜。

    ()基督教的傳統觀念,是教會全體都要在大災難之前被主提接。若是這樣,主怎麼還會用「免去普天下人的試煉」作為獎賞呢?我們的主從來不作空洞無意義的應許,可見我們應當儆醒等候主,並且樂意遵守主忍耐的話(參路廿一35~36)

 

【啟三11「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

   〔原文直譯〕「看哪!我必快來,你要緊緊持守你所有的,免得有人奪去你的冠冕。

   〔原文字義〕「快」馬上;「持守」抓穩。

   〔文意註解〕「我必快來,」意指我們的『忍耐』(10)不會太久,因祂要快快的來提接遵守祂話的人。

    「你要持守你所有的,」『你所有的』指遵守主的道,也不棄絕主的名(8)

    「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意指就著大體的情形而論,非拉鐵非教會已經得著冠冕,但若不持守其長處,恐有失去冠冕之虞。

   〔話中之光〕()我們必須忍耐,使我們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參來十37)

    ()我們常羨慕使徒保羅,因為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參提後四8),然而那冠冕也是為著一切守住所信的道之人存留的(參提後四7),可見只要我們能忍耐著持守,就與那冠冕也有分了。

 

【啟三12「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堨X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堶陘U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

   〔原文直譯〕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決不再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並我神之城的名,就是那由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以及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

   〔原文字義〕「耶路撒冷」基礎,平安之居所。

   意註解〕「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我神殿』表徵神所建造屬靈的教會,就是將來從天而降的新耶路撒冷(參廿一2;來十二22~23);『作柱子』表徵神真理的見證人(參提前三15)

    「他也必不再從那堨X去,」表徵這見證將持續直到永世。

    「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神的名』表徵神的所是;『神城的名』表徵新耶路撒冷城的所是。

    「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堶陘U來的新耶路撒冷,」聖城新耶路撒冷表徵今天所有屬神的人,一切屬靈並屬天的建造,都積存在天上我神那堙A將來有一天,這工程必然表明出來,就是聖城從天而降(參林前三13~14;啟廿一2)

    「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我的新名』表徵基督被屬祂的人所經歷的一切;『都寫在他上面』凡我們今天在教會中對神並對基督所有屬靈的經歷,都積存在天上(參太六20)神那堙A並記在我們各人的帳上,成為我們永遠的基業。

   〔話中之光〕()人的弱點就是容易搖動和變遷,但是經過十字架的對付,我們持守主忍耐的道之結果,真理會把我們鑄造成不可搖動和變遷的「柱子」,這就是神正在我們各人身上建造的工程。

    ()我們今天屬靈的經歷是甚麼,將來寫在我們上面的名字就是甚麼,我們決不能得著超乎我們經歷之外的名字。

 

【啟三13「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原文直譯〕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

   〔文意註解〕請參閱二729兩節的註解。

 

【啟三14「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說,」

   〔原文直譯〕你要寫信給在老底嘉教會的使者:那阿們,那忠信和真實的見證人,神創造的那原始,這樣說,

   〔原文字義〕「老底嘉」眾人的意見,民眾的習俗,老城堡,公正之民;「元首」開始,起初。

   意註解〕「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老底嘉』原文字義是『人民掌權』;『老底嘉教會』預表從主後十九世紀開始,一直到現在以平信徒的意見為依歸的教會。

    「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那為阿們的』意指主對父神的安排,都阿們著領受(參太十一25~27);『為誠信真實見證的』意指凡主所作的,都是為著見證神的信實(參十九11;林後一19~20)

    「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說,」意指基督乃是神藉以創造萬物的根源(參西一16~17;來一2)

   〔話中之光〕()教會的本質乃是神治而非人治,甚麼時候神在教會中的主權落到眾人的手堙A甚麼時候教會就墮落成為「老底嘉」;別迦摩教會是聖品階級篡奪了神的權柄(參二15),老底嘉教會是平信徒篡奪了神的權柄,從一個極端改變到另一個極端。

    ()主耶穌是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8);我們這些主所拯救的人,卻自己高傲,存心掌權,這是何等的不對稱,也不配作主的見證人。

    ()主耶穌是萬事萬物的起源,萬事萬物都是因祂而有,也為祂而有(參西一16);我們在教會中任何事物,都當仰望主的帶領,而不可擅自以多數人的意見為依歸。

 

【啟三15「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

   〔原文直譯〕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寧願你或冷或熱。

   〔原文字義〕「行為」工作;「熱」沸騰的;「巴不得」寧願。

   〔文意註解〕「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行為』原文是『工作』;『不冷也不熱』指既不冷淡,也不熱心,亦即溫吞吞。

    「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主的本意是希望我們發熱心,若是不然,就算冷淡也比溫吞吞的好,因為冷淡了,最低限度會感覺自己的情況不對勁,才會轉向主,讓主有機會作工在我們的身上。但若是不冷不熱,就會因安逸而自滿(complacency),無意求進步。

   〔話中之光〕()主對不冷不熱的信徒無能為力,因為我們的主從來不單獨作工,必須我們與祂配合,譬如神雖愛我們,但我們若不以信心來回應祂的愛,神就不能把救恩單方面成就在我們身上。

    ()主巴不得我們靈堣齞騿A常常服事主(參羅十二11原文);求主不要讓我們不冷不熱,叫我們不斷的如火挑旺起來(參提後一6)

 

【啟三16「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原文直譯〕「因為你是這樣溫的,也不冷也不熱,我將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

   〔原文字義〕「吐出去」嘔吐,厭惡地唾棄。

   〔文意註解〕「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溫水』在口中的滋味不如冷水和熱水,所以比較不受歡迎;同理,我們屬靈的光景若是不冷不熱,就不蒙主喜悅。

    「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吐出去』意指被主棄絕。

   〔話中之光〕()一方面,主對我們信徒而言,乃是莫大的享受;另一方面,我們對主而言,也是祂的享受。主與我們,彼此享受(參歌二16;六3;七10)

    ()信徒自滿於現狀,乃是惹主厭惡的一件事;在屬靈的道路上,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千萬不可停滯不前。

 

【啟三17「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原文直譯〕因為你說,我是富足的,已經發了財,毫無缺乏;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和赤身的。

   〔原文字義〕「發了財」變富;「困苦」悲慘;「可憐」可悲;「貧窮」赤貧。

   〔文意註解〕「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富足』主要是指道理知識上的豐富;『發了財』可能兼指物質錢財方面的豐富。現代教會,最常誇耀的兩件事,便是自認堶惟甡敢o的和外面所擁有的很多。

    「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卻不知道』指對屬靈的實際光景,毫不知情;『困苦』指對現狀束手無策;『可憐』指亟需別人施以援手;『貧窮』指缺乏屬靈的本錢可用來改善;『瞎眼』指缺乏屬靈的眼光,沒有自知之明;『赤身』指行為沒有見證,滿了羞恥。

   〔話中之光〕()真實屬靈的判定,不是根據「你說」的是甚麼,乃是根據「主說」的是甚麼。

    ()「富足」和「貧窮」相去何遠!將自己的貧窮看成富足,必定是因為缺乏正確的眼光,同時也是因為靈命幼稚無知,所以必須從根本着手改善(18)

 

【啟三18「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原文直譯〕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得以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會顯露出來;又買眼藥膏點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原文字義〕「火煉的」燒;「露出來」告訴,弄清;被顯示,揭露;「眼藥」眼膏;「擦」塗膏。

   〔文意註解〕「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向我』指向主,惟有祂自己才是我們的拯救;『買』意指付出代價;『火煉』指我們的信心在百般的試煉中被試驗(參彼前一6~7);『金子』表徵神性,也表徵經過試煉後的寶貴信心(參彼前一7);『富足』指屬靈的富足。

    「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白衣』指聖徒所行的義(參十九8),這是我們主觀的稱義,而不是客觀的因信稱義。

    「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眼藥』意指聖靈的膏抹(參約壹二27),惟有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才能使我們『真知道祂』,並且『照明我們心中的眼睛』(參弗一17~18),使我們能看見。

   〔話中之光〕()「買」我們靈命上進的辦法沒有別的,就是必須付上代價去取得;但要小心,不可找錯了對象,惟有主自己才能供應我們靈命所需。

    ()一切屬靈的豐富必須用信心去支取,而信心又必須經由試煉的過程被成全。

    ()基督徒最羞恥的一件事,便是能說不能行,道理一大堆,行為不堪聞問,所以「知行合一」和「言行合一」乃是我們當務之急。

    ()基督徒另一件常見的毛病,便是看見別人眼中有刺,卻不知道自己眼中有梁木(參太七3~5);我們的心眼真需要聖靈的光照。

 

【啟三19「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

   〔原文直譯〕凡我所愛的,我就責備和管教;所以要發熱心,也要悔改。

   〔原文字義〕「疼愛」喜歡,愛。

   〔文意註解〕「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意指神的管教乃出於祂對我們的愛(參來十二5~6)

    「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發熱心』意指使靜止的心動起來;『悔改』意指使動起來的心改變方向。

   〔話中之光〕()神管教我們,乃是因為我們是祂所愛的。管教乃是祂愛的安排,祂的愛替我們安排一切的遭遇,祂的愛也替我們測量一切所遭遇的。

    ()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參箴四23);心的情況和方向對了,屬靈的前程才有希望。

 

【啟三20「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堨h,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原文直譯〕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人聽見我的聲音而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我要與他,他也要與我要一同坐席。

   〔原文字義〕「叩」敲;「坐席」吃,進食。

   〔文意註解〕「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門外叩門』這個門不是呼召世人接受福音的心門,乃是呼召信徒追求得勝的心門。

    「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堨h,」『若有聽見我聲音』指主的叩門雖是對著教會全體而發,但回應的人卻是個別的信徒;『開門』指打開心門;『我要進到他那堨h』指主明顯的同在,雖然信徒在相信主的頭一天,便已經將祂接待到我們的堶(參約一12),但我們往往體會不到祂的同在(參歌三1)

    「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意指與主彼此之間親密的交通與享受。

   〔話中之光〕()主的叩門雖是對著全體信徒的,但聽見而回應的人卻是個別的,所以我們將來的獎賞與懲罰也是個別的(參太十六27)

    ()我們與主一同坐席的先決條件,乃是讓主在我們的心中登上寶座,作王掌權;順服先於享受,沒有順服就沒有享受。

 

【啟三21「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

   〔原文直譯〕得勝的,我要賜他與我同坐在我的寶座上,正像我得了勝,與我父同坐在祂的寶座上一樣。

   〔文意註解〕「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得勝的』指勝過老底嘉教會墮落的光景;『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意指與主一同作王掌權(參提後二12)

    「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我得了勝』指主耶穌藉死而復活勝過掌死權的魔鬼(參來二14)

   〔話中之光〕()先有與主一同坐席的應許(20),然後才有與主同坐寶座的應許;前者是密室媬丳K的關係,後者是公開授權的關係。我們若沒有與主一同坐席的經歷,恐怕將來也沒有與主同坐寶座的實現。

    ()老底嘉教會的屬靈光景非常不好,但她得勝者所得的應許卻是最好的;我們起初的情況雖然不好,但若能發奮改過,那在後的便將要在前了(參太十九30;二十16)

 

【啟三22「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原文直譯〕凡有耳的,就應當聽()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

   〔文意註解〕請參閱二729兩節的註解。

 

叁、靈訓要義

 

【主的所是vs.各教會的光景】

    一、撒狄教會:

          1.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1)

          2.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1~2)

    二、非拉鐵非教會:

          1.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7)

          2.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8)

    三、老底嘉教會:

          1.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14)

          2.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不冷也不熱;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1517)

 

【得勝者的情形與獎賞】

   一、撒狄教會:

          1.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4)

          2.凡得勝的,必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5)

    二、非拉鐵非教會:

          1.遵守我忍耐的道,持守你所有的(10~11)

          2.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堨X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12)

    三、老底嘉教會:

          1.發熱心,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19~20)

          2.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21)

 

【主對眾教會的勸勉】

    一、你要儆醒,堅固那將要衰微的(2)

    二、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聽見的;又要遵守,並悔改(3)

    三、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11)

    四、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15)

    五、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18)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啟示錄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啟示錄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