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啟示錄第十四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三種收割與四種宣告】

    一、三種收割:

          1.大災難前初熟的果子(1~5)

          2.大災難末期地上的莊稼(14~16)

          3.大災難結束時熟透的葡萄(17~20)

    二、四種宣告:

          1.傳揚永遠的福音(6~7)

          2.宣告巴比倫大城傾倒(8)

          3.宣告拜獸者的刑罰(9~12)

          4.宣告在主裡死者的福氣(13)

 

貳、逐節詳解

 

【啟十四1「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祂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寫在額上。」

    〔原文直譯〕我又觀看,看哪,羔羊站在錫安山上,同祂在一起的有十四萬四千人,他們的額上都寫著祂的名和祂父的名。」

    〔原文字義〕「錫安」乾石,陽光充足的,歡樂的。

    〔文意註解〕「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錫安山』指天上的錫安山(參來十二22),因為一至五節的經文是記載初熟的果子(4),在大災難期以前被提到天上的情形。

          「同祂又有十四萬四千人,」『十四萬四千人』與以色列人中受印的十四萬四千(參七4~8)是不同的兩班人,那堿O指大災難期中在地上受神保守的猶太人,而這堳h是指大災難期之前被提到天上的信徒。

          「都有祂的名和祂父的名寫在額上,」『祂的名和祂父的名』指羔羊的名和父神的名,名字表示從屬關係,意即這些人是屬於羔羊和父神的。

    〔話中之光〕()「十四萬四千」是十二乘十二的一千倍,象徵永世豐滿的完整;神救恩終極的目的,是要得著一班人,作祂永世豐滿的見證。

          ()羔羊的名和父神的名表徵三一神的所是,被屬祂的人完滿享受的結果,得以在永世塈@神榮耀的彰顯與見證。

 

【啟十四2「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

    〔原文直譯〕我聽見有聲音從天上來,好像眾水的聲音,又好像大雷的聲音;我所聽見的聲音,好像彈琴的彈奏他們的琴(所發)的聲音。」

    〔原文字義〕「彈琴的」琴師,彈奏的人;「彈」彈奏(動詞)

    〔文意註解〕「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形容聲音宏亮,雄壯渾厚;『大雷的聲音』形容聲音威嚴,端莊鄭重。

          「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形容聲音好聽,美妙悅耳。

    〔話中之光〕宇宙間最美的歌聲,是全心的讚美;最感人的音樂,是全人投入的彈奏。

 

【啟十四3「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

    〔原文直譯〕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長老們面前唱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

    〔原文字義〕「新」新鮮的,新的;「買」購置,買贖;「學」效法,學會。

    〔文意註解〕「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在寶座前』指天上神的面前;『四活物和眾長老』指天上寶座中和周圍的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參四46);『新歌』指從未唱過的歌,應當與他們得勝的經歷有關,因為那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也曾唱過救贖的新歌(參五8~10),但他們所唱的是客觀認識的救贖之歌,而這班人所唱的是主觀經歷的救恩之歌。

          「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從地上買來』這話證明他們此刻是在天上,並且他們是蒙贖的信徒;『沒有人能學這歌』因為在他們之前,尚未有任何人有過與他們相同的經歷。

    〔話中之光〕()信徒每一次對主全新的經歷,都在為我們在天上的新歌譜曲作詞。

          ()我們身上總得有某些地方是跟別人不同的,是別人所學不來的,這就是我們個人與主之間隱密交通所留下來的記號。

 

【啟十四4「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堨h,他們都跟隨祂。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

    〔原文直譯〕這些人是沒有與婦女玷污自己的,他們是童身。無論羔羊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這些人是從人間買來,做初熟果子歸給神和羔羊的。」

    〔原文字義〕「沾染」污穢,玷污;「婦女」和女人一同;「童身」童貞,處女;「初熟的果子」初結的果子。

    〔文意註解〕「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這句話不能照字面解釋,因為若是按照字面,則得勝者必須是弟兄,並且他們從未結過婚才有資格。這堛熒N思是,他們始終持守著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參林後十一3)

          「羔羊無論往哪堨h,他們都跟隨祂,」按照本句中動詞的現在時式看,這堣ㄨ釩e面是指他們的過去,而是指他們的現在和將來,都一直緊緊的跟隨主,表示他們與主最親近,亦步亦趨。

          「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從人間買來的』意指他們都是人,不是天使,並且都是主的信徒;『初熟的果子』是同一季果子中最先成熟的,也是品質最好的,表示他們這一班人與大多數的信徒不同,他們乃是因具備了得勝的資格而最先被提升天的,至於大多術的信徒,將被撇下留在地上,受大災難的管教,最後也終於成熟被提(15~16)

    〔話中之光〕()我們的行為縱使有不完全的地方,但我們向著主的存心總得完全(參太五48)

          ()願主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祂(參歌一4)

          ()主自己是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3),愛主的人也切盼能夠完全像祂,在屬祂的人中間作個初熟的果子。

 

【啟十四5「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

    〔原文直譯〕在他們口中找不出謊言;他們是沒有瑕疵的。」

    〔原文字義〕「察」遇見,找著,看見;「謊言」虛假,虛謊;「沒有瑕疵」無瑕無疵。

    〔文意註解〕「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意指他們具有和基督一樣誠信真實的品格(參三14;十九11)

          「他們是沒有瑕疵的,」意指他們不僅因羔羊的血,而有客觀聖潔的地位,並且在主觀上有聖潔的經歷,他們的行為是潔白沒有瑕疵的(參十九8)

    〔話中之光〕()基督既是那位誠信真實者,我們所說的話,便不可是而又非(參林後一18)

          ()我們的生活表現雖然夠不上聖潔沒有瑕疵,但總得天天對付、時時悔改,或者我們也得以在神面前是光明潔白的(參約壹一7)

 

【啟十四6「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

    〔原文直譯〕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在天空中飛著,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傳給各國,各支派,各方語言和各民族。」

    〔原文字義〕「空中」天空中間,天的頂處;「傳」傳揚,宣佈;「國」國家;「族」支派,部族;「方」方言,語言;「民」民族,種族。

    〔文意註解〕「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在空中』這表示使徒約翰現在所看見的異象,不再在天上,而是在地上,仰首看見天使飛在天空之中,正要對全地的人作一重大的宣告。

          「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永遠的福音』與信徒所傳揚『恩典的福音』不同,恩典的福音是叫人因信主耶穌而得永生(參約三16),永遠的福音則是叫人因敬畏神而得進入永生(參太廿五46)

                注意,得永生與進入永生不同。得永生是永遠的生命進到人的堶情A進入永生是人得以進到永遠活著的領域堶情F得永生的人是享受神的生命作一切,進入永生的人堶惆S有神的生命,他們仍需靠生命樹上的葉子治病(參廿二2)

          「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各不同國家或聯邦、部族或支派、方言或語言、民族或種族,都在大災難期中會得到最後一次機會,聽見永遠的福音,卻不是恩典的福音。

    〔話中之光〕()感謝神,神是慈愛且公義的,祂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所以祂必定會給每一個人都有公平的機會來作選擇,難怪在此最後的關頭,神仍差遣天使傳揚永遠的福音。

          ()神顧念各國、各族、各方、各民,無論你的出身如何,神對待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公平正直的。

 

【啟十四7「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祂!因祂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

    〔原文直譯〕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歸榮耀給祂,因為祂審判的時候到了。應當敬拜那造天地海和眾水之泉源的。」

    〔原文字義〕「敬畏」懼怕,害怕;「施行」(原文無此字)

    〔文意註解〕「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祂,」本節所述乃永遠福音的內容,主要是勸人要敬畏神。

          「因祂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施行審判』按原文是『祂的審判』,指基督榮耀寶座前的審判(參太廿五31),當基督公開地降臨時,仍活在地上的萬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接受審判,那時,將要根據各人是否敬畏神,而善待屬神的人(包括信徒和猶太人),或對他們漠不關心,而得賞賜或被定罪(參太廿五31~46)

          「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意指應當敬拜造物的神,而不可拜那受造物偶像。

    〔話中之光〕()敬畏神是智慧的開端(參箴九10),敬畏神的人,在他身上不乏美善的事物。

          ()我們若能天天、時時在神審判台的亮光之下行事為人,就不用害怕神最後審判的時候來臨了。

 

【啟十四8「又有第二位天使接著說:『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

    〔原文直譯〕另有第二位天使跟著說,傾倒了,大巴比倫傾倒了,那曾叫列國喝她烈怒淫亂之酒的!」

    〔原文字義〕「邪淫」淫亂,賣淫;「大怒」忿怒,烈怒;「傾倒」倒塌,落下,跌落。

    〔文意註解〕「又有第二位天使接著說,」這是緊接著第一位天使傳揚永遠的福音之後的宣告,是針對巴比倫大城的判決。

          「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邪淫大怒之酒』指按對象之不同而給兩種不同的酒:(1)對不忠於主的人,給邪淫的酒,使他們犯屬靈的淫亂;(2)對忠於主的人,給大怒的酒,以懲罰他們。

                『巴比倫大城』按著靈意,巴比倫城有宗教和物質兩方面的表徵(參十七、十八章),這埵乎偏重於指宗教方面的巴比倫城;『傾倒了』指覆滅的意思。

          本節對巴比論城的宣告,乃是提綱挈領地宣告判決文的主題,至於詳細判決內容則記載在第十七和十八兩章。

    〔話中之光〕()人人都要為他今天的行為負責;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六7~8)

          ()人在地上的建造,無論多麼的堅固,總會有傾倒的一天;但我們若照著神的話去行,卻永不會倒塌(參太七24~25)

 

【啟十四9「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

    〔原文直譯〕另有第三位天使跟著他們,大聲地說,若有人拜獸和獸的像,在他的額上或手上受印記的,」

    〔原文字義〕「接著」跟隨,跟在後面;「印記」記號,雕刻。

    〔文意註解〕「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這是第三個宣告,是針對拜獸之人的判決。

          「若有人拜獸和獸像,」指直接或間接的拜敵基督。

          「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指公開或不公開的拜敵基督。

 

【啟十四10「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

    〔原文直譯〕「他也必喝那調在祂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之神烈怒的酒。他必定在眾聖天使面前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中受痛苦。」

    〔原文字義〕「斟」調和;「忿怒」震怒,惱怒;「純一不雜」沒有調和。

    〔文意註解〕「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神大怒的酒』意指神以震怒顯祂公義的審判(參羅二5;詩七十五8)

          「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純一不雜』表示在此審判中將不再存有憐憫與恩典,而純粹以神的忿怒報應那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人(參羅二8)

          「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指火湖的永刑(參十九20;二十1014)

    〔話中之光〕()神已往在對人的發怒中,總是帶著一些憐憫和恩典,但是有一天,將會是全然忿怒,沒有絲毫的憐憫和恩典。

          ()人最得罪主的事,乃是不僅在人面前不認祂,反而承認是敵基督一帮的人(9);凡是真實相信主的人,千萬不可礙於情勢,隨口胡說,企圖在人面前蒙混過去,但在主面前卻已經記錄下來。

 

【啟十四11「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牠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

    〔原文直譯〕他們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的,以及凡受牠名字印記的,晝夜都得不著安息。」

    〔原文字義〕「往上冒」上來,升上;「安寧」安息,歇息。

    〔文意註解〕「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形容所受痛苦達於至極的程度,以及痛苦的永續性。

          「那些拜獸和獸像,受牠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晝夜不得安寧』表示持續不斷的受痛苦。

 

【啟十四12「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

    〔原文直譯〕聖徒的忍耐就是在此,為著持守神的誡命和耶穌的信仰。」

    〔原文字義〕「忍耐」堅忍;「誡命」命令,條例;「真道」信仰,信德,信心。

    〔文意註解〕「聖徒的忍耐就在此,」意指聖徒在大災難中寧死不屈的忍耐,在此顯明所付出的代價是值得的。

          「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守神誡命』指守住神誡命的猶太人,特別是守住第一、二誡──不可有別的神,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參出二十3~4);『守耶穌真道』指守住對主耶穌之信仰的信徒,特別是守住救恩的道理(參來六6)

    〔話中之光〕()信徒在苦難中,最要緊的乃是忍耐,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廿四13)

          ()對我們基督徒而言,神的話和基督的信仰,乃是我們行事為人的底線,凡事都要以是否違背神的話,以及是否牴觸基督的信仰,來作為衡量的標準。

 

【啟十四13「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堶惘茼漯漱H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原文直譯〕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對我說,寫下來:從今以後,那在主裡面死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他們的勞苦,他們的工作也隨著他們。」

    〔原文字義〕「息了」停止,止住;「勞苦」勞碌,辛勤;「作工的果效」工作,行為;「隨著」跟在後面。

    〔文意註解〕「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第四個宣告,只聽到天上的聲音,沒看見是誰在說話。

          「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堶惘茼漯漱H有福了,」『在主堶惘茼漯漱H』指在大災難期間,受敵基督迫害至死的殉道者(參二十4);『有福了』指痛苦已經成為過去,此後得以享受永遠的福氣。

          「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聖靈說』這是因為在他們受苦之時,聖靈一直幫助他們渡過苦難;『息了自己的勞苦』這是指消極方面的有福,不須再受掙扎與煎熬之苦。

          「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作工的果效』原文是『工作』或『行為』;這是指積極方面的有福,神必根據他們在大災難期間的表現賞賜他們(參羅二7)

    〔話中之光〕()信徒寧願在主堶惘茼滿A不願在主之外貪生怕死;寧可因服事主勞累而死,不可為享受安逸而無所事事的度日。

          ()我們若為基督活著,死了就有益處(參腓一21);一個以活著彰顯基督為職志的信徒,才能將生死置之度外(參羅十六3~4)

 

【啟十四14「我又觀看,見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頭上戴著金冠冕,手堮陬菃秸I刀。」

    〔原文直譯〕我又觀看,看哪,有一朵白雲,雲上坐著的仿佛是人子,祂的頭上戴著金冠冕,祂的手中拿著一把快利的鐮刀。」

    〔原文字義〕「好像」如同,類似;「戴著」有;「快」銳利,鋒利。

    意註解〕「我又觀看,見有一片白雲,雲上坐著一位好像人子,」『我又觀看』這是指另外一個異象,所描述的事大約接近大災難的末期;『雲上坐著』就是駕雲降臨(參一7);『一位好像人子』就是主耶穌基督,祂在末世是以人子的身分審判所有的人(參約五27)

          「頭上戴著金冠冕,手堮陬菃秸I刀,」『戴著金冠冕』祂因曾嘗過死味,故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參來二9);『拿著快鐮刀』表徵祂要收割地上的莊稼(15~16),根據《馬太福音》,在世界末了時收割的人,乃是天使(參太十三39),故祂手中的快鐮刀,乃表徵天使。

 

【啟十四15「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

    〔原文直譯〕另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伸出你的鐮刀去收割吧;因為你收割的時候到了,因為地上的莊稼熟透了。」

    〔原文字義〕「收割」收成;「熟透」枯乾,成熟。

    意註解〕「又有一位天使從殿中出來,」這一位天使是傳令的天使,他在傳達父神的命令。

          「向那坐在雲上的大聲喊著說,」『那坐在雲上的』就是主耶穌基督。

          「伸出你的鐮刀來收割,」『伸出』按原文是『差遣』;本句意即差遣天使收割。

          「因為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意指此時大災難已經將近結束。

          「地上的莊稼已經熟透了,」『地上的莊稼』指屬主的人中在大災難期前,因未達『初熟的果子』(1~5)被提的標準,而被撇下留在地上(參太廿四40~41),接受大災難之痛苦管教的信徒;『已經熟透了』指信徒經過大災難的痛苦管教,屬地的成分漸漸減少,如同莊稼被太陽曝曬,水分漸乾,而得以成熟。

    〔話中之光〕()基督徒若不主動的愛主、追求主,而在生命中快快的長大成熟,總會有一天被動地愛主、追求主,在加倍的苦難中長大成熟。

          ()日頭的曝曬煎熬,竟也有助於莊稼的成熟;神所量給我們各人艱難的環境,應當感謝著領受,因為它有助於我們靈命的成熟。

 

【啟十四16「那坐在雲上的,就把鐮刀扔在地上,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

    〔原文直譯〕那坐在雲上的,就向地上投擲祂的鐮刀,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

    〔原文字義〕「扔」丟,拋,投;「地上的莊稼」(原文僅有『地』字)

    意註解〕「那坐在雲上的,」表徵主耶穌基督。

          「就把鐮刀扔在地上,」表徵差遣天使。

          「地上的莊稼就被收割了,」表徵提接預備好了的信徒。

 

【啟十四17「又有一位天使從天上的殿中出來,他也拿著快鐮刀。」

    〔原文直譯〕「又有另一位天使從天上的殿中出來,他也有一把快利的鐮刀。」

    意註解〕「又有一位天使從天上的殿中出來,」這是另一個異象,天使奉神的命令,在大災難期結束時,要先將敵基督的邪惡軍隊聚集在哈米吉多頓,以便屠殺毀滅他們(參十六12~16;十九11~21)

          「他也拿著快鐮刀,」『快鐮刀』若不是指眾天使,便是指天使藉以屠殺的利器。

 

【啟十四18「又有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管火的,向拿著快鐮刀的大聲喊著說:『伸出快鐮刀來,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

    〔原文直譯〕「又有另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掌管火的;他向有快利鐮刀的大聲呼著說,伸出你快利的鐮刀,收取地上累累的葡萄串吧,因為它的葡萄熟透了。」

    〔原文字義〕「葡萄樹的果子」葡萄枝,葡萄串,葡萄樹。

    意註解〕「又有一位天使從祭壇中出來,是有權柄管火的,」『祭壇』暗示這一次的行動,與祭壇底下被殺之人的靈魂求神伸冤有關(參六9~11);『有權柄管火』暗示現在乃是答應眾聖徒的禱告,將壇上的火倒在地上的時候(參八3~5)

          「向拿著快鐮刀的大聲喊著說,伸出快鐮刀來,」『伸出』原文是『差遣』,即命令天使付諸行動。

          「收取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因為葡萄熟透了,」『地上葡萄樹的果子』原文是『葡萄』或『葡萄串』(vine),表徵邪惡的外邦人;『葡萄熟透了』意指惡貫滿盈,該是受誅滅的時候了。

 

【啟十四19「那天使就把鐮刀扔在地上,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神忿怒的大酒醡中。」

    〔原文直譯〕那天使就向著地投擲他的鐮刀,收取了地上的葡萄,丟在神烈怒的大酒醡中。」

    〔原文字義〕「收取」摘取;「丟」扔,投,拋;「酒醡」壓酒池。

    意註解〕『神忿怒的大酒醡』指哈米吉多頓(17節註解),又稱約沙法谷(參珥三9~13),敵基督的邪惡軍隊將在那堻Q踐踏,如同在大酒醡中踐踏葡萄一樣(參賽六十三1~6)

 

【啟十四20「那酒醡踹在城外,就有血從酒醡堿y出來,高到馬的嚼環,遠有六百里。」

    〔原文直譯〕那酒醡被踹在城外,有血從酒醡中流出來,流到一千六百斯達第那麼遠,有馬的嚼環那麼高。」

    〔原文字義〕「踹」踐踏;「六百里」一千六百斯達第(stadia),約合約三百公里。

    意註解〕「那酒醡踹在城外,」『城』指耶路撒冷城(參十一13;十六19)

          「就有血從酒醡堿y出來,」意指血肉橫飛,慘烈異常(參十九15)

          「高到馬的嚼環,」意指血濺到那騎白馬者和天上眾軍所騎的馬(參十九13~1519)

          「遠有六百里,」原文是『一千六百斯達第』,意指敵基督的軍隊連綿長達約三百公里,到處屍橫遍野,死人無數。

 

叁、靈訓要義

 

【三次的收割】

    一、初熟的果子:得勝者

          1.時間──在大災難期之前(參十二5)

          2.人數──十四萬四千(1)

          3.非凡的經歷──所唱新歌,無人能學(2~3)

          4.資格──貞潔、無虛假、無瑕疵(4~5)

          5.任務──緊緊跟隨羔羊(4)

          6.目的──從人間買來,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4)

    二、地上的莊稼:成熟的信徒

          1.時間──收割的時候已經到了(15)──接近大災難末期(參七14)

          2.人數──沒有人能數過來(參七9)

          3.資格──熟透了(15)──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參七9)

          4.目的──地上的莊稼(15~16),滿足神──晝夜在神的殿中事奉祂(參七15)

    三、地上的葡萄:敵基督的跟從者

          1.時間──在大災難期結束時(參十六17)

          2.人數──屍橫遍野,血流滿地(20)

          3.原因──神忿怒的大酒醡(19)──受審判(10)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啟示錄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啟示錄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