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啟示錄第十九章註解

 

壹、內容綱要

 

【兩個筵席】

    一、羔羊的婚筵(1~10)

          1.哈利路亞──頌讚真實公義的神(1~6)

          2.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7~9)

          3.預言的靈乃是耶穌的見證(10)

    二、天空飛鳥的大筵席(11~21)

          1.那騎白馬的誠信真實者(11~16)

          2.飛鳥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17~18)

          3.那獸和假先知被擒拿扔在火湖裡(19~21)

 

貳、逐節詳解

 

【啟十九1「此後,我聽見好像群眾在天上大聲說:『哈利路亞(就是要讚美耶和華的意思)!救恩、榮耀、權能都屬乎我們的神!」

    〔原文直譯〕這些事以後,我聽見天上好像有一大群人大聲說,哈利路亞!救恩、榮耀、權能,都歸於我們的神。」

    〔原文字義〕「群」許多的,極多的;「眾」眾人,百姓。

    〔文意註解〕「此後,」指巴比倫大城被傾倒以後(參十八221),也就是大災難期將近結束的時候。

          「我聽見好像群眾在天上大聲說,」『群眾』原文指極大群的人們,就是新舊約所有蒙恩的信徒和聖徒(參十八20);『在天上』此時,已死的人復活,活著的人也和他們一同被提(參帖前四16~17)

          「哈利路亞,救恩、榮耀、權能都屬乎我們的神,」『救恩』可見頌讚的群眾中包括蒙恩的信徒,就是教會(參七9~10);『哈利路』意讚美;『亞』意耶和華,就是主神。

    〔話中之光〕()這些群眾是在地上經歷了苦難,認識了神的恩典和祂大能的作為,如今在天上不能不讚美神;並且經歷越深刻,讚美就越大聲。

          ()得救不在乎我們自己(參弗二8),得勝也在乎祂榮耀的顯現和祂大能的作為,因此救恩、榮耀、權能都理當歸給我們的神。

 

【啟十九2「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因祂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

    〔原文直譯〕因為祂的審判是真實、公義的;因祂審判了那大淫婦,那用她的淫行敗壞了這地的,祂並且從她手裡為祂僕人們伸流血的冤。」

    〔原文字義〕「判斷」審判,判定是非;「敗壞」毀壞,朽壞;「伸冤」責罰。

    〔文意註解〕「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祂的判斷』指神的審判;『真實』指祂的審判是按照實際的情形;『公義』指祂的審判是跟據公正合理的方式。全句與『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參十五3)同義,表示所判給大淫婦的刑罰是合情又合理的。

          「因祂判斷了那用淫行敗壞世界的大淫婦,」『那用淫行』指其所利用『混亂』的方式;『敗壞世界』指迷惑世人並使之糜爛;『大淫婦』指巴比倫大城(參十七18),在宗教方面施以異端教訓,並逼迫聖徒(參十七6),在物質方面引誘世人奢華、腐化。

          「並且向淫婦討流僕人血的罪,給他們伸冤,」『流僕人血』指殺害忠於真理的信徒;本句特指她在宗教方面所犯的罪行。

    〔話中之光〕()人推斷事情,大多根據自己主觀的看法和自私的立場,所以推斷的結果既不合乎事情的真相,也有失公允。

          ()自有人類的歷史以來,神一直在觀看,所以祂對一切實情都有透澈的瞭解,祂也從不偏心待人(參代下十九7),到了時候,必然照各人所行的給予報應(參太十六27),所以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

 

【啟十九3「又說:『哈利路亞!』燒淫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

    〔原文直譯〕他們第二次又說,哈利路亞!燒她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

    〔原文字義〕「往上冒」上來,長起來;「永永遠遠」世世代代,永遠的永遠。

    〔文意註解〕「又說,哈利路亞,」在本段聖經(1~6)中,共有四次哈利路亞(1346)

          「燒淫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燒淫婦的煙』意指她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的煙(參十四10~11),『直到永永遠遠』意指她所受的刑罰是永永遠遠的。

 

【啟十九4「那二十四位長老與四活物就俯伏敬拜坐寶座的神,說:『阿們!哈利路亞!』」

    〔原文直譯〕「那二十四位長老和四活物,就俯伏敬拜那坐寶座的神,說,阿們!哈利路亞!」

    〔原文字義〕「俯伏」伏下,仆倒;「阿們」實實在在,誠心所願。

    〔文意註解〕「那二十四位長老與四活物,」他們是天使和一切受造活物的代表,與天上蒙恩的群眾有別(參四9~11;七9~11)

          「就俯伏敬拜坐寶座的神,說,」『俯伏敬拜』意指敬拜以誠(參約四23~24)

          「阿們,哈利路亞,」這堿O第三次『哈利路亞』,乃是天使和受造活物對蒙恩者『哈利路亞』(13)的回應。

 

【啟十九5「有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神的眾僕人哪,凡敬畏祂的,無論大小,都要讚美我們的神!』」

    〔原文直譯〕就有聲音從寶座上發出,說,神的眾僕人哪,一切敬畏祂的,無論大小,都要讚美我們的神!」

    〔原文字義〕「出來」離開,出去;「敬畏」懼怕,恐懼。

    〔文意註解〕「有聲音從寶座出來說,」這是天上的宣告,是主耶穌所發出的『聲音』,為要帶領眾弟兄在會中向父頌揚(參來二12);主耶穌復活升天之後,祂站立在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參五6)

          「神的眾僕人哪,凡敬畏祂的,無論大小,」『神的眾僕人』指一切屬神的受造物,包括天使和活物,特別是指蒙恩的信徒(參廿二39);『凡敬畏祂的』範圍比眾僕人廣,指猶太人和外邦人信徒中敬畏神的人;『無論大小』範圍又比前兩者更廣,指神所有的子民。

          「都要讚美我們的神,」這是主帶領天上聚會的主題(參來二12)

    〔話中之光〕()讚美神乃是每一個屬神的人該盡的本分,無論他屬靈的年日長或短,也無論他屬靈的度量大或小,每一個人都陔讚美。

          ()我們經常祈求神,卻很少讚美神;其實,最有效的祈求,乃是讚美神。

 

【啟十九6「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原文直譯〕我又聽見好像一大群人的聲音,像眾水之聲音,又像大雷的聲音,說,哈利路亞!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原文字義〕「大」甚大,厲害;「主」在上,主人;「作王」掌權。

    〔文意註解〕「我聽見好像群眾的聲音,眾水的聲音,大雷的聲音,說,」『我又聽見』本節是對上節主的帶領的回應,天上爆發和聲;『群眾的聲音』形容聲音巨大且眾口一致;『眾水的聲音』形容聲音宏亮且持續不斷;『大雷的聲音』形容聲音震撼且餘音繞樑。

          「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哈利路亞』這是第四次『哈利路亞』,乃是蒙恩者、天使和一切受造活物同聲一致的頌讚;『作王了』原文是『已經作了王』,祂一直都在作王,只是到現在才完全顯明出來。

    〔話中之光〕()許多時候,聖靈一直在我們的堶捷坅P我們,應當開口出聲讚美神,但我們卻因見那麼多人而膽怯,好多可以榮耀的機會就這樣失去了,也讓好多等待著要共鳴的心靈就這樣銷聲了。

          ()甚麼時候,我們的心眼看見祂作王了,甚麼時候,我們的嘴唇就不能不獻上讚美的祭(參來十三15)

 

【啟十九7「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祂。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

    〔原文直譯〕我們要喜樂歡騰,將榮耀歸與祂,因為羔羊的婚期到了,祂的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

    〔原文字義〕「歡喜」喜樂;「快樂」極為喜悅,歡騰,歡躍;「婚娶的時候」婚禮,婚筵。

    背景註解古時猶太人新郎迎娶新婦時,擺設筵席,通常連續長達七天之久(參創廿九2227~28)

    〔文意註解〕「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祂,」這堛磳鳦怞炱B娶,對人乃是值得歡喜快樂的大事,對神乃是配得榮耀的計劃。

          「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指主耶穌基督迎娶新婦、擺設筵席(參太廿五10)的時候。根據聖經,羔羊的婚筵是在絕大多數信徒被提升天,大淫婦被毀滅之後(1~2),即開始舉行。而這婚筵的內容包括:(1)同享得勝的喜樂(11~21)(2)同享作王的喜樂(參二十4~6)。時間長達一千年,一直到新天新地出現,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新婦(指全體信徒,亦即教會)才完全妝飾整齊(參廿一1~2)

          「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新婦』此時的新婦並不是指全教會,而是指信徒中的得勝者,他們是新婦的一部分,有資格代表新婦,因為只有他們是『自己預備好了』的。注意,這堛滿y自己』具有很深的意義,我們的『得救』完全是本乎恩典,並不是出於『自己』(參弗二9);但我們的『得勝』必須自己竭力追求才能得著(參腓三12~14)

    〔話中之光〕()傳統的基督教觀念,全教會都會在災前被提,並且自動成為本處「羔羊的新婦」,那是因為人們把本章的新婦和廿一章的新婦(參廿一2)混在一起,弄不清楚其間有微妙的講究。

          ()又有人強詞奪理地說,「新婦」是指團體,並非指任何個人,言下之意似乎是說,神不會過問各人的行為。若果如此,那麼前面「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2)的話。難道僅適用於大淫婦而不適用於新婦嗎?

          ()聖經一再地說神「要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參太十六27;羅二;林前三8;林後五10;弗六8;彼前一17;啟二23;二十13;廿二12),這話必定成就,所以我們各人得救以後,都要各自負起自己行為的責任。

          ()信徒的問題點乃在於,我們是在千年國度之前「自己預備好了」呢,或是在千年國度以後才「妝飾整齊」了呢?

 

【啟十九8「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

    〔原文直譯〕並且賞賜她,使她得穿上明亮潔淨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的義()。」

    〔原文字義〕「得」給,允許;「光明」明亮的,光耀的;「義」公正,公平。

    〔文意註解〕「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蒙恩得穿』意指信徒的得勝雖然出於自己所作的工夫,但也是因著三一神的裝備和運行,才得以達到這個地步(參弗二10;腓二12~13);『光明』指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參腓二15~16);『潔白』指潔淨自己,像祂潔淨一樣(參約壹三3);『細麻衣』指義行。

          「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義』字在原文是複數,表示行為上的義;『聖徒所行的義』聖徒身上有兩種義的衣服:(1)得救時所穿上基督作我們的義(參林前一30)(2)得救之後在行為上彰顯基督是我們的義(參腓一11)。聖徒所行的義就是指後者,只有自己預備好了,穿上『義行』的衣服,才能參加羔羊的婚筵(參太廿二11~14)

    〔話中之光〕()一般基督徒常把主耶穌基督所成就的義,和我們藉著基督所行出來的義,也就是把客觀的義和主觀的義,兩者混雜不清;即使懂得了這個道理的神學家們,在論到末世的被提和婚娶時,卻又罔視主觀稱義和成聖的必需,一味地說「平安了,平安了」(耶六14),恐怕將來很難向主交代。

          ()每一個蒙恩得救的人,在客觀的地位上是已經被神稱義了(參羅三28),但在主觀的經歷上還必須活出「義」的行為來(參雅二24)

 

【啟十九9「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對我說:『這是神真實的話。』」

    〔原文直譯〕「他對我說,你要寫下來:凡被請赴羔羊婚筵的有福了。他又對我說,這些是神真實的話。」

    〔原文字義〕「被請」呼召;「婚」婚禮;「筵」筵席,晚餐;「有福」快樂,福樂;「真實的」真的,可信的;「話」道(logos)

    〔文意註解〕「天使吩咐我說,你要寫上,」『你要寫上』意指讓我們後世的人能念而又遵守(參一3)

          「凡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根據《啟示錄》,這些有福的人共有兩種:(1)在主堶惘茼漯漱H(參十四13)(2)主再來時那儆醒看守衣服的人(參十六15)。也有解經家認為這些被邀請赴婚筵的人,是新婦的同伴,所以不是指信徒,而是指新舊約中敬畏神的猶太人聖徒。

          「又對我說,這是神真實的話,」『神真實的話』意指這些話並沒有是而又非的(參林後一18~20),並且是十足可信的(參廿一5;廿二6)

    〔話中之光〕()我們讀聖經的人,最好不要為別人讀經,而當把聖經應用在自己身上。惟有得勝的信徒,才能進去與主一同坐席(參三20),無論如何,我們總得出代價求能被邀赴羔羊的婚筵。

          ()「有福了」這話說出這不是一般信徒所有的共同的福氣,乃是一種恩上加恩的福上加福,是必須達到某種要求的有福(參太五3~12)

          ()「這是神真實的話,」含有鼓勵我們去追求而得的意思。能夠赴羔羊之婚筵,不僅是與主一同坐席得著一份額外的享受而已,並且還能在主的寶座上與祂同坐(參三20~21),與祂一同作王一千年(參二十4~6),這才是真的有福了。

 

【啟十九10「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拜他。他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為耶穌作見證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神。』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

    〔原文直譯〕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敬拜他。但他對我說,不可以這樣!我和你,並你那些持守耶穌見證的弟兄,都是同作僕人的;你當敬拜神。因為預言的靈,乃是耶穌的見證。」

    〔原文字義〕「千萬不可」不,不要;「同是作僕人的」同伴,一同作僕人的伙伴;「預言」受靈感說話,先知講道;「靈意」靈,氣,風。

    〔文意註解〕「我就俯伏在他腳前要拜他,」這是使徒約翰在本書中所作的兩次糊塗舉動之一(參廿二8~9),他將這事不隱瞞的記錄下來,相信對我們具有啟發性的意義。

          「他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為耶穌作見證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為耶穌作見證』原文是『守住耶穌的見證』,重在指我們的所是和所行,不要誤以為傳道才是為耶穌作見證,凡是基督徒都負有耶穌的見證(參十二17),只是可能有些人沒有守住該有的見證。

          「你要敬拜神,」意指在神以外不可有所敬拜。

          「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證,」『因為』說明為何不可敬拜天使;『預言的靈意』原文是『預言的靈』,意指聖經中所有的預言,特別是《啟示錄》中所有的預言,它們的功用、用意和目的,是在作耶穌的見證。注意,天使在此是奉差遣向使徒約翰說明『赴羔羊婚筵』的預言(9),而天使本身是靈(參來一14),所以這句話也可以解釋成我也和你一樣,都是同作耶穌見證的僕人。

    〔話中之光〕()就著目前的外形和本質而言,我們人的確比天使微小一點(參來二7),尚且不可敬拜天使,更何況對那些同作耶穌的見證、同是僕人的弟兄,更千萬不可敬拜。

          ()然而事實是,只要稍微具有恩賜、才幹的信徒,到處都受人們的「崇拜」,被崇拜的人沾沾自喜,而崇拜別人的人卻在那埵蛚磛隞’a以為自己不過是尊敬,不是敬拜。凡效法人過於聖經所記,在你我心中產生「貴重這個,輕看那個」(參林前四6)之看法的,恐怕不僅是尊敬而已。

          ()主耶穌道成肉身最大的特點乃是自己卑微(參腓二6~8),所以存心謙卑,乃是為耶穌作最好的見證,比講數千篇道理信息、寫數百部神學巨著更有見證。

 

【啟十九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祂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

    〔原文直譯〕我又看見天開了,看哪,有一匹白馬,那騎在馬上的,稱為忠信、真實,祂憑著公義審判、爭戰。」

    〔原文字義〕「開」打開,敞開;「誠信」信實的,忠心的;「審判」判斷,分辨。

    〔文意註解〕「我觀看,見天開了,」『天開了』指主再來時公開的降臨,祂不是在空中雲(參帖前四17),而是眾目都可以看見祂(參一7;徒一11)

          「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騎在馬上的』就是基督自己;『稱為誠信真實』意指祂此行乃是『忠信地』(原文)成就祂所應許的,也就是使祂的應許成為『實際』(原文)

          「祂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審判爭戰』這兩件事乃是一體的兩面,審判帶來爭戰,爭戰完成審判;『都按著公義』公義的審判,對付人的堶情F公義的爭戰,對付人的外面。

    〔話中之光〕()基督向著神、並向著我們信徒,乃是「誠信真實」的;但祂對撒但、對跟從魔鬼的世人,乃是「公義」的。

          ()相對於敵基督的欺騙和虛假,基督乃是誠信並真實的,祂的再來不但「忠信地」成就了祂所應許的話,並且也使祂藉聖經所揭示給我們的每一句話,都成為「實際」。

 

【啟十九12「祂的眼睛如火焰,祂頭上戴著許多冠冕;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沒有人知道。」

    〔原文直譯〕「祂的眼睛如火焰,祂頭上戴著許多冠冕;(身上)有寫著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沒有人能認識。」

    〔原文字義〕「知道」察覺,看出。

    意註解〕「祂的眼睛如火焰,」表徵祂的審判乃是根據祂所看見的,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向祂隱瞞(參一14;二23)

          「祂頭上戴著許多冠冕,」表徵祂配稱為『萬王之王,萬主之主』(16),因祂已經得著了各種尊貴榮耀的冠冕(參來二79)

          「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祂自己沒有人知道,」『名字』表徵祂的所是和經歷;『除了祂自己沒有人知道』表徵祂的所是和經歷,沒有人能夠完全識透。

    〔話中之光〕()主的眼目洞悉一切,並且煉淨一切。

          ()我們的主實在遠超我們所能認識的,祂的豐富也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所以我們應當追求更多認識祂並享受祂。

 

【啟十九13「祂穿著濺了血的衣服;祂的名稱為神之道。」

    〔原文直譯〕「祂穿著浸過血的衣服;祂的名字稱為神的話。」

    〔原文字義〕「濺了」蘸上,浸染;「道」話(logos)

    〔文意註解〕「祂穿著濺了血的衣服,」『濺了血』這血不是指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而是指祂在爭戰中所濺敵人的血(參賽六十三1~6);全句意指祂戰無不勝,所向無敵。

          「祂的名稱為神之道,」『神之道』即神的話;全句意指基督乃是神的發表、顯明、彰顯(參約一1418;約壹一1)

    〔話中之光〕()主耶穌已為人人流出寶血,但若有人對祂的寶血無動於衷,便須受主審判,並付出血的代價,就是自己的性命。

          ()基督乃是神的話,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祂堶(參西二9),並且成為信祂之人的享受。

          ()聖經乃是神的話,是為基督作見證的(參約五39);我們每次讀聖經,都要存著來到神的話中朝見基督,並且從祂得生命的態度(參約五40),才與我們有益。

 

【啟十九14「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祂。」

    〔原文直譯〕「在天上的眾軍,都穿著又白又潔的細麻衣,騎著白馬跟隨祂。」

    〔原文字義〕「眾軍」軍隊;「潔」清潔,乾淨;「跟隨」跟在後面,同走一路。

    〔文意註解〕「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在天上的眾軍』有解經家認為是指眾天使(參太廿五31),但根據下一句的解釋,更該是指得勝被提到天上的信徒,就是那些蒙召被選有忠心的(參十七14),也就是被請赴羔羊之婚筵的(9)

          「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表徵聖徒的義行(8)

          「跟隨祂,」意指一直與基督同在(參帖前四17)

    〔話中之光〕()基督如何,跟隨祂的人也如何:基督騎白馬(11),跟隨祂的眾軍也騎白馬;基督爭戰按著公義(11),跟隨祂的眾軍也穿著義袍──又白又潔的細麻衣。

          ()認真地說,這些在天上的眾軍,就是羔羊的新婦──新郎決不會把新婦撇在一邊,另率一班人出征的。羔羊之婚筵的序幕,乃是與主同享得勝的喜樂。

 

【啟十九15「有利劍從祂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祂必用鐵杖轄管(轄管:原文是牧)他們,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

    〔原文直譯〕有一把利劍從祂口中出來,藉著它可以擊打列國;祂必用鉄杖牧養他們,祂並要踹那全能神烈怒的酒醡。」

    〔原文字義〕「出來」出去,前往;「擊殺」攻擊,砍,打;「轄管」牧養,餵養;「踹」踐踏。

    意註解〕「有利劍從祂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利劍』表徵從主口中所出的話,一面是祂審判的標準(參約十二48),一面也是祂擊殺敵人的利器(參弗六17;帖後二8)

          「祂必用鐵杖轄管他們,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意指這一仗具有雙重的目的:(1)消極方面,滅絕一切的叛逆──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參十四17~20)(2)積極方面,帶進千年國度,就是神國度的實現──用鐵杖牧養(參二27;十二5)

    〔話中之光〕()神的話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參來四12),可以用來攻擊敵人,也可以用來對付自己一切消極的成分。

          ()在神的國度堙A必須百分之百的順從主的治理,無人能夠反抗祂的「鐵杖」;但主的治理卻是百分之百和地上的征稅、剝削不同,因祂是用「牧養」(原文)來治理祂的子民。

 

【啟十九16「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意註解〕「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祂衣服』指祂爭戰時所穿濺血的衣服(13),表徵祂佔無不勝、攻無不克的能力;『大腿』表徵祂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15)的能力所在。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指祂的王權和主權出自祂的大能,在萬有之中無人能與祂抗衡,祂的大能超乎萬王和萬主之上。

    〔話中之光〕()我們信徒仍舊帶著與生俱來的逆根性,時常想自己作主,結果吃苦的還是自己;最好我們能及早從祂的作為和管治(衣服和大腿),認識到我們用腳踢刺是難的(參徒廿六14),完全順服下來。

          ()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意思是說,在祂之下,仍有萬王和萬主的地位與獎賞;誰順服祂越多,或者為祂受苦越多,就越有機會在神的國度塈@王和作主(參羅八17;提後二12)

 

【啟十九17「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

    〔原文直譯〕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中所有飛著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都來聚集,參加神的大筵席,」

    〔原文字義〕「天空」空中;「聚集」集合,聚合。

    意註解〕「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表徵基督乃是公義的日頭(參瑪四2)

          「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天空所飛的鳥』可以按字面的意思,飛鳥就是飛鳥,神在大自然中安排了一些專吃屍首的飛鳥;也可按象徵的意思,飛鳥表徵生命達到超脫屬地的羈絆者,他們的生命可以吞滅死亡(參林後五4)

          「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神的大筵席』是與『羔羊的婚筵』(9)相對;其實這兩個筵席何嘗不能看成一體的兩面,從正面的意義說是『羔羊的婚筵』,從反面的意義說是『神的大筵席』,兩者都是享受,前者重在指與羔羊聯合為一的喜樂與享受,後者重在指與羔羊爭戰得勝的喜樂與享受。

    〔話中之光〕()主耶穌在講到祂降臨的光景時,突然插進一句:「屍首在那堙A鷹也必聚在那堙v(太廿四28),無論就字意或靈意而言,本節正與主的話相吻合。

          ()信徒若平素享用神所賜的美物,就會如鷹反老還童(參詩一百零三5),而滿有生命的新樣(參羅六4);又經常等候耶和華,就必從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參賽四十31);爭戰之時也必蒙神招聚,如鷹咂血(參伯卅九30),以生命吞滅死亡。

 

【啟十九18「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原文直譯〕「可以吃君王的肉、將軍的肉、壯士的肉、馬和騎馬者的肉,以及自主的、為奴的、小的、大的,所有人的肉。」

    〔原文字義〕「肉」肉身,身體;「自主的」自由的。

    意註解〕本節按原文一共提到五個『肉』字,空中的飛鳥是以這些肉為食物。人因著屬乎血氣(原文是肉),結果就帶來了神的審判(參創六313)。在本章這末日的決戰中,神所要對付的也是所有悖逆之人的血氣()

    〔話中之光〕()肉體的情慾永遠是與聖靈相爭(參加五17),所以我們應當靠著十字架來對付我們的肉體,和肉體的邪情私慾(參加五24)

          ()信徒並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活著;我們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就必要活著(參羅八12~13)

 

【啟十九19「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祂的軍兵爭戰。」

    〔原文直譯〕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了來,要與那騎馬的並祂的軍隊爭戰。」

    〔原文字義〕「軍兵」軍隊;「爭戰」打仗,交戰。

    意註解〕本節給我們看見,在宇宙中有兩個不同的陣營,彼此為敵,沒有妥協的餘地,也沒有中立的可能。

    〔話中之光〕()敵基督所能爭取的同伙,不過是地上的君王和屬地的軍兵,只要我們不怕死,牠就對我們無可奈何(參十二11)

          ()地上的君王戀棧屬地的權勢,所以容易上敵基督的當;這事實也給我們看見,權力會腐化人心,叫人淪為魔鬼的工具。

 

【啟十九20「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堙F」

    〔原文直譯〕那獸被擒拿,那曾在牠面前行過奇事,藉以迷惑了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牠一同(被擒拿)。這兩個活活的被扔在那有硫磺燒著的火湖裡。」

    〔原文字義〕「擒拿」捕捉,捉拿;「活活的」活著;「扔」丟,拋。

    〔文意註解〕敵基督和假先知的結局,是『同被擒拿』,意指不能逃脫;並且牠們未經『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參二十11~12),就直接『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堙z,意指自唉那堨羶楊痛苦(參二十10)

 

【啟十九21「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

    〔原文字義〕「吃飽」飽足。

    〔文意註解〕首領如何,跟從者也是如何;只不過他們是先被殺死,屍首被飛鳥吃盡,然後復活受審判,最後仍難免被扔在火湖(參二十1315)

    〔話中之光〕()今天不聽從神的話的人,將來要受神的話的審判。

          ()在教會中盲目跟從領袖的信徒們,他們以為領袖錯了,與他們這些跟從者無關;領袖當為他們自己的錯誤負責,而他們是無辜的跟從者,或許會蒙神赦免。請記得,瞎子領瞎子,兩個人都要掉在坑(參太十五14);領袖的結局如何,跟從的人結局也如何。

 

叁、靈訓要義

 

【四個哈利路亞】

    一、哈利路亞,因救恩、榮耀、權能都屬乎神(1)

    二、哈利路亞,因祂的判斷是真實公義的(3)

    三、哈利路亞,敬拜坐寶座的神(4)

    四、哈利路亞,因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6)

 

【兩個筵席】

    一、羔羊的婚筵

          1.主角:羔羊(7)──基督

          2.特色:新婦自己預備好了(7~8)──享受得勝的喜樂

          3.受邀請者:有福的人(9)

    二、神的大筵席

          1.主角: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17)──那位公義的日頭基督

          2.受邀請者:天空所飛的鳥(17)──生命超脫如飛鳥

          3.特色:吃肉(18)──享受得勝的喜樂

 

【一個爭戰──哈米吉多頓大戰】

    一、天開了(11)──基督公開降臨

    二、騎白馬者稱為誠信真實(11)──凡祂所應許的都必成就

    三、祂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11)──討伐一切的不義

    四、祂的眼睛如火焰(12)──祂洞悉一切

    五、祂頭上戴著許多冠冕(12)──祂配得一切尊貴榮耀

    六、寫著無人能知的名字(12)──祂的所是無人能識透

    七、祂穿著濺了血的衣服務生13)──戰無不勝,所向無敵

    八、祂的名稱為神之道(13)──祂是神的彰顯和解釋

    九、天上的眾軍(14)──有得勝的眾聖跟隨

    十、有利劍從祂口中出來(15)──祂口中所出的話是殺敵利器

    十一、祂用鐵杖轄管他們(15)──帶進神的國度

    十二、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15)──殲滅眾惡

    十三、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名號(16)──超越一切的權能

    十四、擒拿敵首(19~20)──直接扔在火湖

    十五、殺盡敵軍(21)──為天空飛鳥擺設筵席

 

── 黃迦勒《基督徒文摘解經系列──啟示錄註解》

 

參考書目:請參閱「啟示錄提要」末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