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啟示錄第七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啟七1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四方的風何意?】

答:在第六印已經揭開之後,約翰看見了這種異象。這四位天使——為神所差遣的聖天使,他們是服役的靈(3,來一14),來管理地上四方的風。地的四角——是指世界四方各國。四方的風——是指東南西北之風,或指喻為各樣異端左道(參弗四14)。至於地的四角與四方的風,舊約也有多處同樣的提到(參耶四13,廿三19,四九36;結七2;賽十一12,六六15;亞六5,九14;伯卅七9)。這四角並不表示地球是方的(參賽四十22)。四是地的數目,表明地球為天使們工作的範圍。四風在此顯然表示為審判的工具,為四天使有權柄所用以傷害地和海和樹木的。他們此時禁止風暫且不吹,為要保護人,直等到另一位天使在神眾僕人的額上印完了印為止(啟七23)。可知神的降災施刑或拯救,必按祂的旨意而行。——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啟七1天使站在地的四角,執掌地上的四風,如何解釋?

    一、地有四角與四風,有二解釋;

    古時人以為地面是平的,地也是四方的(所以中國人稱地為地方),因此地有四角,東西南北四方面的風便是從地的四個方向吹來的。管理四方的風有四位天使,因為天使是神的僕役,古人以為管理風是有不同的天使專司其事的。四是地的數目,一切有關地上的事件,均用這數目字來表達。

    但根據二次大戰後,某些大學科學家研究結果,地果然是有四角的,即地球在四方面有特別突出之處,頗似四個角。因此人造衛星的構造法也是在該的四邊有突出的四枝長管,以維持該人造衛星的飛行平衡。地球雖是圓的,但在四個相對的方向是有突出之處,並不是高山的突起,乃是地球本身的突出。如果這個事實的報告可靠,則證明啟示錄該處經文所說的地的四角,是有科學的事實為根據。不過仍需科學家對此點有更多的資料來作更詳盡與清楚的證明。

    二、天使執掌四方的風。這是猶太人傳統的信念,他們相信天使分別管理風、火、水等自然的勢力。例如有一個天使管理(啟十四18),既然神准許約翰如此記錄,相信是正確的。另有一天使管理眾水(啟十六5)。

至於地的四角與四方的風,舊約聖經有數處也提及同樣的觀念可作參考。例如耶利米書四十九章36節說:神要使四風從天的四方刮來。以西結書七章2節說:以色列地的結局到了,地的四角(中文四境,原文為四角)。以賽亞書十一章12節說:神必從地的四角(原文)聚集分散的猶太人。撒加利亞書六章5節也提及地的四風。詩篇一O四篇4節說神以風為使者(來一7引用此節)。

舊約又有數處提及可怕的旋風,猶太人相信也是由天使掌管的,例如那鴻書一章3節,撒迦利亞書九章14南方的旋風,耶利米書四章13節又廿三章19節。以賽亞書六十六章15節。至於約伯記三十七章9節的暴風,原文也是旋風。

    這裡說,這四位執掌地上四風的天使,叫風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樹上,直到另一任務完成,即下面所說的另一天使拿印去印神眾僕人的額。這正如次經以諾傳六十六章l-2節所說:管理眾水的天使,要等到挪亞的方舟製造完成,動物都依照次序進入方舟之後,天使才放水到地上使成為洪水。又如次經巴錄傳所記,當巴比倫人圍攻耶路撒冷之時,管理火的那位天使抑制火的降臨,等到聖殿中的器皿被隱藏妥當之後,然後讓巴比倫軍攻陷該城,縱火焚燒一般。

── 蘇佐揚《聖經難題》

 

【啟七1~8注意但與以法蓮二支派,因著拜偶像犯罪而被塗抹,又流便支派因為犯罪而失去了長子的地位。── 牛述光

 

【啟七3~8;十四1的十四萬四千人是何所指?】

     根據啟示錄七3,「神的僕人」要在額上受神的印記,之後,神才容許掌管風暴能摧毀世界的四位天使施行毀滅性的大災難。受神印記的總共有十四萬四千人(5-8節),來自以色列的十二支派,每支派有一萬二千人。請留意上述經文沒有包括但支派,原因可能是但支派中一些壞分子不願留在劃分給他們的地業內,卻擅自北上,甚至越過亞設北界。根據士師記十八27,這批但人還屠殺擄掠,又闖入以法蓮山地米迦的住宅,搶走他的神像以弗得,供奉為他們自己的神像(參士十八18-26)。還有一點使人感興趣的是利未人;根據摩西律法,利末人生生世世為祭司,不入任何一支派,但啟示錄七章視利未人為一支派。此外,上述名單中的約瑟應該是指以法蓮;而瑪拿西自成一支派。因為以法蓮全支派居住於約旦河西,而瑪拿西有半支派留在約旦河東岸,因此,用約瑟代表以法蓮,也是以法蓮支派應得的光榮。

    有些學者假設十四1所指十四萬四千這總數,是十二支派中歸向基督的猶太人。那時是米吉多大戰前最後七年的首三年半。然而,上述假設難以成立,尤其是現今的猶太人多半自稱屬猶太支派,只有一小部分自稱利末人或源於利未的柯亨人(Cohens)。縱使小數猶太人源于其餘十支派,但絕大部份歸信基督的都屬猶大族,這情況在公元一世紀時已是如此。究其原因,可追溯至公元前七二一年及其後亞述擄去北國十支派。

    至於為數一萬二千一組,合共十二組的人,所有解經家都認為是指舊約神子民的十二支派,以及新約時代由十二使徒領導的信眾。上述兩類人由二十四長老代表,啟示錄多次記載二十四長老在天堂的情景(參四4,五8,十一16,十九4)。若將上述兩組的十二相乘,結果應是一四四,卻非相加而得的二十四!若將十二乘以一千,所得結果可比較民數記三十一4-6,該段經文是聖經之中首次記載特別選派神的子民到戰陣迎敵。其後在士師時代,以色列人也循相似步驟從十一族中選派戰士懲罰犯了罪的便雅憫人(士二十10)。在摩西及大衛時代,一個軍團包括一千名戰士。

    綜合上述因素可知,但以理書九25七十個七的最後一個七,外邦與猶太信徒同心協力,使宣教工作更有果效,福音傳得更廣。十四萬四千可能是宣教士的總數,他們都熱心為主,是主的精兵,由十二個地區領袖領導著。從啟示錄七9看來,十四萬四千名宣教士的工作異常成功,他們傳福音使「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的」信靠了基督,這許多的人來自世界各族各方。教會被提之前,最後一七的首三年半,福音傳得前所未有的熱烈。(這當然假設了教會於最後七年的中間被提,這個觀點未成定論,尚待學者討論研究。)

    至於啟示錄十四1-5的十四萬四千,似乎是選民的總數;換言之,是代表被提到天上的教會,信徒因得以與基督面對面而歡欣雀躍。要符合上述假設,經文中的「錫安山」應該是天上的錫安山,而非地上的聖城耶路撒冷。據加拉太書四26可知,天上也有耶路撒冷:「但那在天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他是我們的母。」希伯來書十二22也指出:「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這樣看來,將啟示錄十四1的「錫安山」解作天上的耶路撒冷,實有先

例可援。這錫安山位於天庭,有天使吹號角,又有得榮耀的聖徒。

    啟示錄十四1特別強調這十四萬四千名聖徒的忠信與貞潔。他們有神的名字在額上;寄居世上時,他們拒絕接受獸的印記。其次,經文指出他們是「守童身」的(parthenoi),因為他們「未曾沾染婦女」。(經文並非指嫁娶而言,因為根據希伯來書十三4,嫁娶之事乃神聖的,毫無污穢可言。因此,啟示錄所言似乎是行淫雜交;在這末世,道德淪亡,行淫雜交越來越普遍。)然而,啟示錄十四章所謂「童身」,其含意遠超婚姻貞潔方面,而是指完全信靠神,忠於天上的新郎,熱切盼望他重臨世上,迎接新婦回天家參與羔羊的婚謙(啟十九9)。

    關於啟示錄十四章十四萬四千人的身份,福音派學者解釋可歸納為兩類。一般來說,佩恩(PayneJBEncyclopedia of Biblical Prophecyp.597)、昆高爾、亞爾弗、林斯基及米利根(BengelAlfordLenskiMilligan)認為啟示錄七章及十四章的十四萬四千都是指新約信徒教會。他們沒有顧及第七章提及支派的原因,又認為十四萬四千這數目只含象徵意義,代表古老十二族長和新約十二使徒。但昆高爾有如下評述:「因為利未禮儀尚未斷絕,所以利未與眾弟兄同列。」(Gnomon of the New Testament LondonNuttWilliam and Norgate,[19621]

    我們必須回顧主耶穌對門徒的應許:「你們這跟從我的人,到復興的時候,人子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你們也要坐在十二個榮耀的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太十九28)主耶穌這句說話,肯定是指十二支派齊集一起接受審判。(當然有人認為上述說話的含意是,在舊約時代已經散失了的十二支派,最後會齊集天庭,獲得賞賜或者懲罰。)千禧年劃分聖地時,十二支派的地位顯然保存著。(至低限度是以歷史上的名字命定此十二區。)根據以西結書

四十八章,有七塊互相平行東西走向的地業分給七族(但[雖則可能是錯誤了,不過原文如此]、亞設、拿弗他利、瑪拿西、以法蓮[並非約瑟]、流便及猶大)。聖城南面的地業劃分給餘下五支派:便雅憫、西緬、以薩迦、西布倫及迦得(約但河東再無支派居留了)。

時代論的學者認為啟示錄第七章的十四萬四千人乃單指猶太人而言,因為七5-8提及以色列的眾支派。馮士色(Fausset)指出:「在摧毀一切反基督勢力的審判中,十二支派裡信靠神的餘民得以保存。」(Jamieson-Fausset-Brown,Commentary)甯哈錄(Harol Lindsell)採取中間路線:「十四萬四千似乎難以被視為全數是歸信了的猶太人,但有人認為十四萬四千是猶太人歸信的總數,他們憑信心作亞伯拉罕的後裔,神預知又揀選了他們。在歷史最後一頁,他們會轉向基督。」(Harold LindselledHarper Study Bible,New YorkHarper and Row1964── 艾基斯《新約聖經難題彙編》

 

【啟七4~8受印的十四萬四千人是何等人?】

答:在聖經裡的印記意義,就是表明所有權的憑據,如某物屬誰所有,且為誰保證和保護(參二三三題)。這裡提到(約翰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數目,有十四萬四千人(啟七4,十四1;參五二四題)。意思就是叫人認清他們是屬神的。解經家認為這是在大災難期中,賽在悔改歸主得救的以色列人,因為神未永久棄絕以色列。如保羅所得啟示:「以色列人有幾分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羅十一2526;參路廿一24)。這十四萬四千,也就是十二乘十二的積。十二又是以色列家支派的數目。十二乘一千,等於每支派一萬二千(啟七5-8)。一千是禧年國度的數目,所以這十四萬四千與一萬二千,必是按實意字句而解,表示他們蒙神拯救的團體人數而言。但在此以色列十二支派各冊中,為何遺漏了但與以法蓮的兩個支派,而卻將利未與約瑟帶進去呢?古代的教父如愛任紐Irenaeus(主後一三O至二OO年),和注釋家,都認為敵基督者將會出於但支派(參創四九17),近代的注釋家們,多半認為但是最先祭拜偶像的(參士十八1-31)。而以法蓮也是親近崇拜偶像(何四17,八11)。因此之故,這二支派名冊上就被遺漏了。他們的額上沒有神的印。不過,在先知以西結預言彌賽亞降臨地上為王時,但支派和以法蓮支派,都在分地業的事上有分(結四八15)。可見他們並非至終要被遺漏,因為敬上明言:「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在大災難的時候,這十四萬四千受印的人,要被神保護,免去那快要臨到的審判。這些人乃是歸耶和華為聖,為祂的聖名作見證,宣傳福音於普天下。本章下文說到那在大患難期,從世界各國而來無數是救的異邦人(910),可能就是他們所作見證的結果呢!——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啟七4~8七章的十四萬四千人是什麼人?

    十四萬四千人是誰?解經家一向有不同的主張如下:

    一、這是在大災難時期中悔改信耶穌為救主的以色列人,而下文所說無數的人,乃是在大災難中信耶穌的非以色列人,即各國各族的外邦人(914節)。

    但為何以色列人悔改歸主的竟有一個整數十四萬四千人呢?這可能是代表全以色列而言,因為根據保羅所獲得的啟示,以色列人要全家得救(羅十一26)。十二乃是以色列家支派的數目,十二乘一千等於一萬二千,一千乃是千禧年的數目,所以每支派有一萬二千人,乃是代表該支派所有的人而言。

    但又何以這十二支派中沒有以法蓮兩支派,卻把利未與約瑟放進去代替他們呢?古教父愛理紐認為將來敵基督會從但支派而出,因為但支派是北國(以色列北部)崇拜金牛犢之處,正如在南部是在伯特利一樣。

    而於以法蓮,也因為是拜假像之故(何八11),也在這十二支派名單中被塗抹。

    二、另一派解經家認為這十四萬四千以色列十二支派的人並非按字面解,這些人乃是指真以色列人而言,理由乃是:根據新約時代的神學觀念,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惟有裡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羅二2829)。又說: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羅九6。)又說: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加三29)。又說: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的(腓三3)。

    因此,這裡所說的十四萬四千人乃是代表神的教會,在地上已獲得安全保障,即外邦人信主者的數目添滿(羅十一25),而且已經蓋上神的印(弗一13),這教會是神的新以色列,被保羅稱為神的以色列民(加六16),因為那肉體的以色列十二支派最少有十支派已失落,無法尋回雲。

    主張這一說的解經家則認為教會要經過大災難的考驗,蒙神保守,不受傷害(3節及三10普天下人受試煉時,得蒙保守)。但9節以下的信徒則是在大災難中才信耶穌的,所以有無數的人也。

    至於何以在十二支派名單中沒有以法蓮,其理由與第一說相同。

    三、第三派的解經家認為這十四萬四千人乃是在大災難中的傳道人,因為第3節明明說他們是神的眾僕人。當教會被提之後,大災難已來臨,以色列人全家覺悟而接受耶穌為彌賽亞,立即有許多以色列人願意作大災難中宣傳福音的人,於是每一支派有一萬二千人自願獻身傳道,所以神為他們蓋印,不受大災難所傷害,以便安全地在各處傳福音。

    至於何以沒有以法蓮二支派的人在內,可能是因為這兩支派的人無人願意作傳道人,或因他們從前是熱心崇拜偶像的人,所以神不揀選他們在大災難中作傳道的人。

    這十四萬四幹人以後如何傳道,並無下文記載,他們可能到某一時候,當他們為主作完見證之時,便為敵人所殺害,這正如在十一章那兩個見證人一樣(l-7節)。

    所以,在第十四章,這十四萬四千人(並非另外的十四萬四千人)已經到了天上(2節),他們成了從地上買來的3節),顯然是在天上無疑。

    四、還有一派的解經家認為這是由主耶穌升天後、直至主耶穌再來的時期中,全世界隱居各地的以色列人(包括失去的十支派,但神知道他們已經變成什麼民族),每支派揀選一萬二千人雲。

    不過主張這說的人,忘記本章經文所說這十四萬四千人被印是在大災難已經開始的後的一件事,神吩咐天使先為他們蓋印,然後執行大災難的下一節目。

    我們寧願採用第三說,比較合理,而第一說亦合。

── 蘇佐揚《聖經難題》

 

【啟七4~8何以十二支派的名單失去以法蓮,卻用利未與約瑟來代替他們

    我們先要列出聖經中、各處所說的十二支派名單,來作一比較;

    一、按著雅各所生十二兒子的次序如下(創二十九,三十及卅五章):

    利亞所生的乃是:

    流便   西緬   利未(在悉帕生子之後又生)猶大   以薩迦西  布倫

    拉結的使女辟拉所生的乃是:

       拿弗他利

    利亞的使女悉帕所生的乃是:

    迦得   亞設

    拉結所生的乃是:

    約瑟   便雅憫

    二、雅各為十二子祝福的次序及名單如下(創四十九章):流便  西緬   利未  猶大   西布倫  以薩迦(此二名先後有更換)但  迦得   亞設   拿弗他利(此處次序又有更換)約瑟  便雅憫

    三、下埃及的以色列眾子名單如下(出一1-5)。流便  西緬  利未   猶大  以薩迦  西布倫   便雅憫(此名在此處排在中間)       拿弗他利   迦得  亞設  約瑟

    四、在西乃山曠野的以色列十二支派軍隊的數目,在此名單中,利未與約瑟不在其中,代之者為約瑟的兩個兒子成為兩支派的新名字(民一章),因此以色列的後裔變成十三支派。但利未人已分別為聖,專司會幕聖職,神揀選他們代替以色列十二支派一切頭生的獻給神(民三12-13),所以以後都不把利未支派算在十二支派名單中:

    流便    西緬   猶大    以薩迦   西布倫   以法蓮   瑪拿西(約瑟此二子排列在中間)    便雅憫    亞設  迦得  拿弗他利(此四名亦不按原來次序)

    五、摩西吩咐十二支派守營時,其次序亦不同(民二章):

    東邊有猶大    以薩迦   西布倫

    南邊有流便    西緬   迦得

    西邊有以法蓮     瑪拿西    便雅憫

    北邊有但    亞設   拿弗他利

利未人不在內。

    六、以色列人團拜偶像,遭瘟疫而死去一部分,之後摩西再數點軍隊的數目,其次序又不同(民廿六章):

    流便    西緬   迦得(排在猶大之前)猶大  以薩迦   西布倫  瑪拿西    以法蓮    便雅憫      亞設   拿弗他利

    七、摩西打發十二支派的十二個首領去窺探迦南地時,其次序如下(民十三章):

    流便   西緬  猶大  以薩迦    以法蓮    便雅憫

    西布倫    瑪拿西      亞設   拿弗他利   迦得

    這在十二人中,只有猶大支派的迦勒和以法蓮支派的約書亞有信心主張立刻上去攻佔迦南(30節,十四6-9),證明以法蓮族曾有一個偉大的領袖出生。

    八、摩西臨終為以色列人祝福的話語中,十二支派的次序恢復利來與約瑟的名字,但次序亦不同(申卅三章):

    流便    猶大   利未   便雅憫     約瑟(包括以法蓮與瑪拿西)   西布倫    以薩迦  迦得     拿弗他利   亞設

    九、約書亞進佔迦南後,將地業分給十二支派之時,其名單如下(書十五至十九章);

    猶大    以法蓮   瑪拿西   便雅憫  西緬   西布倫   以薩迦    亞設    拿弗他利      利未  流便  迦得(最後的這兩支派全部人數已在約但河東岸)

    利未人並非得一完全的地業,只是由各支派分出若干城市給他們居住。

    十、歷代志上二章至九章所記以色列的眾兒子的家譜,其次序如下:

    猶大    西緬     流便  迦得   利未   以薩迦    拿弗他利    瑪拿西   以法蓮   亞設    便雅憫

    值得注意是在這十二支派後裔名單中,支派失了蹤,聖經沒有說明原因。只有一個解釋,乃是但支派後裔的名單被抄經者所遺漏。還有,使雅憫支派的名單有兩次,而西布倫亦失蹤,可能六章6節的便雅們是西布倫之誤,八章1節的便雅憫是對的,但這問題頗難解決,只能歸咎於抄經者的不小心。

    十一、以西結書四十八章所列的十二支派名單,是預言彌賽亞降臨在大地上為王之後、各支派所得的地業而言,該名單乃是由北至南順序而下的。

       亞設    拿弗他利  瑪拿西  以法蓮   流便(在北)    猶太(在中間)利未人之地則在猶太與便雅憫之中    便雅憫    西緬   以薩迦   西布倫  迦得(在南)。可是王城的十二門所刻十二支派的名字則不同:

    北面三門為流便    猶大   利未    東面三門為約瑟   便雅憫 

    南面三門為西緬   以薩迦   西布倫    西面三門為迦得    亞設   拿弗他利

    在這些城門的名稱中,以法蓮、瑪拿西沒有被錄用。在啟示錄廿一章也提及新耶路撒冷有十二個城門,門上寫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但沒有列出十二支派的名字是什麼。可能就是以西結書所詳列的名字。

    在以上各處所列出的十二支派名單中,雖然有時用利未與約瑟,有時用以法蓮與瑪拿西代替利未與約瑟,但除了一次失去的紀錄外,每次均有以法蓮二支派名字在十二支派名字中,可是何以在啟示錄七章這十二支派神的僕人名單中,有利未約瑟,卻失去了以法蓮呢?

    一、古教父愛理紐認為將來敵基督會從支派中產生,正如上一題所述,他的根據是創世紀四十九章雅各臨終的預言,謂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17節),暗示但支派有人如蛇,即魔鬼的化身,將來成為敵基督者。

    可是這種理論並不能使人十分同意,因為敵基督者到底以何處產生,解經家也是人言各殊,因聖經並無明文。

  又有人說是在北國以色列之北、崇拜金牛犢的地點,這是耶羅波安使北國百姓陷在罪裡的惡行(王上十二29),因此在神前有了污點,在大災難期中傳道的人,不揀選他們。

    可是,難道只有但支派的人才拜金牛犢麼?以色列國其他支派的人豈不也一樣的拜牛犢麼?所以這種解釋也不能使人滿意。

    至於以法蓮的名字被除去,理由也如上述,因為以法蓮崇拜偶像。但這種解釋法無法使人滿意。

    二、屬靈派人士根據這十二支派名單每名的意義來尋求解釋,謂這十二名字的涵意拼起來,成為一篇簡要的救恩信息,但如加上以法蓮,則破壞這篇救恩信息的完整,因為意即審判以法蓮意即昌盛

    (名字)     (涵意)         (救恩信息的結成)

      猶大         讚美               讚美神,因

      流便        看見兒子         看見神的兒子,就變成

      迦得          萬幸              萬幸而

      亞設          有福              有福之人。

    拿弗他利        相爭            與仇敵相爭而得勝,

      瑪拿西        忘記              忘記自己,

      西緬          聽見              聽從神命,

      利未          聯合              與主聯合,

    以薩迦         有價值            成為有價值的人(乃是重價買來的),

      西布倫         同住              有聖靈同住,

      約瑟           增添           增添福氣,直至主耶穌再來,

     便雅憫         右手之子        在世界的晚年,即世界末期,

              (晚年之子)為榮耀之子。

    在這救恩信息中,如加上(即審判)與以法蓮(即昌盛),則不適宜雲。

    不少人認為這一解釋很動聽,願予採用。

    可是,這種解釋是否即為神原來的心意,則值得研究。

    三、根據聖經原文抄經者的錯誤,可以找到一個較合理的解釋。這解釋乃是,啟示錄本處的十二支派名單與摩西臨終為以色列人十二支派祝福語中的名單應完全相同,即有利未在內,同時亦有約瑟在內(約瑟包括以法蓮與瑪拿西二支派),所以這十二支派的名單應該是:

    猶大、流便、迦得、亞設、拿弗他利、但(不是瑪拿西)、西緬、利未、以薩迦、西布倫、約瑟、便雅憫。

    因為如果將但支派除去,代以瑪拿西是不合理的。既然以法蓮不在這名單內,則瑪拿西也應除去,因為既有約瑟出現,則以法蓮與瑪拿西應包括在約瑟之內。如果瑪拿西在十二支派名單中,則以法蓮亦應有名,而約瑟的名字應該除去才合理。

    其次一名的原文為DAN,瑪拿西原文為MANASS E可能在約翰記錄時為DAN),後來抄經的人,世代傳下去,越抄越錯,把DAN(但)抄成MANASS E(瑪拿西),因為瑪拿西一名頭三個字母與近似,容易抄錯雲。

    這一說頗合理。所以在以西結書四十八章預言在彌賽亞降臨在地上為王時,十二支派所分得的地業是有瑪拿西、以法蓮(即約瑟的二支派)和但的。可是在新城耶路撒冷的十二城門的名字卻採用利未和約瑟,也是很合理的,因為這樣可以永遠保守十二支派的原有名字,但在地業的實際分配上則讓瑪拿西與以法蓮的子孫去享受。

── 蘇佐揚《聖經難題》

 

啟七4~9{\Section:TopicID=340}但被除名

問:啟示錄第七章內所記,受印者十四萬四千,獨但支派未有受印,而約瑟與其子瑪拿西,佔兩支派。究有何奧義?希為指教。

答:這十四萬四千人,並非謂以色列人中,得救者只有此數而已。此十四萬四千人,乃是當主耶穌在千年國塈@王時,與主政治有關者的人。這堥S有記但的名字,但是,以西結書第四十八章一節,明記在千年國時,但的地位是在巴勒斯坦地之最北邊。觀此,可知,此十四萬四千人並非得救進入千年國的以色列人數目,乃是另有作用。

至於但所以被除的緣故,則自創世記第四十九章始,聖經中所有對但的記載,都是表明但的背道和衰弱。歷代志中,已經一度除抹其名了。因戌是一個拜偶像的支派,所以,神除掉他,叫他與基督的政治工作無關。在千年國時,他的地位,不過判斷他自己的民,作一個支派而已(創四九16)。約瑟與其子佔二支派,原因記載於歷代志上五章一至二節,創世記四十九章二十六節。―― 倪柝聲

 

【啟七9「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手拿棕樹枝』,棕樹枝表明得勝。意即這些身穿白衣的人是得勝的信徒,他們被提到了天上。── 倪柝聲

 

啟七9~17“大患難是指什麼患難?那些無數的人是什麼人?他們當時是在地上抑天上?

    大患難一詞,原文是用重複指件字(即英文用兩次THE,此處為THE TRIBULATIONTHE GREAT)來表示,即那大的、那患難,這種用重複指件字來表示的名詞,往往是指過去曾有人題過,人人皆知的事而言。英文修訂本與中文聖經均失去這重要性。

    約翰看見無數的人,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而來,站在神面前,以後有一位長老告訴約翰,這些人是從那大的、那患難中出來的。究竟這十分被重視的那大患難是指什麼大患難而言呢?我們可以從但以理書和馬太福音中找到來源。

    但以理書九章25節預言七十個七的奧秘之時,曾提及艱難的時候,在十二章1節則提及大艱難,原文的涵意與大災難相同,特別是十二章1節的大艱難,是很清楚地預言末世的大災難,即約翰在此處所提及的大災難而言。

    主耶穌在橄欖山上對末世的預言,是記載在馬太福音廿四章,在21節說,那時必有大災難,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很清楚地,主耶穌所說的這個大災難一定是那位長老對約翰所指明的同樣的大災難無疑。主耶穌所預告的這個大災難,被他的門徒重視,所以在談話中必定用那大的、那災難這種重複指件字,表示人人皆知的事。

    大災難當然是指著由啟示錄六章開始一直到十七章所詳述的各種災難而言,在六章11節有話說: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顯然地,在這些災難當中,許多人被殺。第七章這無數的人,是在大災難當中因誠心信耶穌而被殺的,所以那位長老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出來表示已經不在人間,他們的靈魂已到天上,他們是在被殺的人中,為要滿足被殺者的數目。

    二、這些無數的人乃是在教會被提到空中之後,在地上相信耶穌的,他們可能是以前聽過福音,甚至已經加入教會,但未真正悔改得救,現在因為教會已被提而覺悟,所以誠心信耶穌為救主,他們也是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的信徒,不過在地位上次於教會而已。

    亦有人相信因為那十四萬四千以色列人在全世界各地方去傳福音,所以這些各國各族的人都願意相信耶穌,因而被殺,成了從大患難中出來的無數人

    三、這些人是在天上、並不在地上,因為這裡明明說他們來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讚美神。又說神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而且羔羊必牧養他們,證明他們不在地上了。

    可是仍有一些解經家相信他們仍在地上的,又有人相信這是自從耶穌升天後一切相信耶穌為救主的各國的人,他們在異象中出現,被約翰所看見而已。

    有一件事是值得我們注意的乃是:當時那十四萬四千為神傳福音的以色列傳道人,可能把福音真正的傳遍各國各族各民各方,完成這些世紀以來各國宣教師未能完成的任務。── 蘇佐揚《聖經難題》

 

【啟七14「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

         『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這堜珨〞滿y大患難』,不是那三年半的大患難,乃是主所說『在地上你們有苦難』(約十六33)的大患難。怎麼說它是大呢?因為從十二使徒、司提反、保羅等一直下來,都是受這樣的苦難,所以說是大患難。── 倪柝聲

 

【啟七14『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這堛滿y衣裳』,是指著信徒得救後的行為(啟十九8)。我呒得救之後的行為,雖然常會受罪的玷污,但我們能藉著向神認罪,而用主的血把它洗白淨。――《聖經要道》

 

【啟七16~17這些得勝被提的信徒是站在神寶座前,所以他們所得的這些福氣是在天堂堨羶楫犖眳臐C這堿O講永世堛漸景,這是明顯的。但從以賽亞四十九6~10看,我們現在就能預先嘗到天堂堛煽味。現在雖然不能享受得完全,但至少可以得享四分之三。── 倪柝聲

 

【啟七17『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我們並非不流淚。擦乾眼淚是到了天堂才有的。連我們的主耶穌在地上時也常流淚哀哭,可見流淚是在今世不可免的。不過,我們的眼淚,神都記在冊子上,裝在皮袋(詩五十六8)。所以,有一位基督徒說,流淚是苦的,可是,神顧念我們的流淚,這也是一種福氣!── 倪柝聲

 

【啟七17「寶座中的羔羊必牧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

我們在重生之前,沒有真的存活。重生時才開始生活,以前的年月完全浪費,但是我們接受永生神賜予的生命,就開始永遠生活了。

重生後我們進入羊群——我們不再抗拒或掙扎,也不再自誇,反引以為恥,我們成為純淨,溫和、謙卑與順服。我們甚至願意為別人捨命,我們跟隨十字架的路,沒有怨言。每次我們吃餅喝杯,都向世界證明神兒子羔羊的性情。所以羔羊必引導並收養我們這些小羊。

神賜的生命必然滿足——乾渴的羊群渴求溪水,在岩石中旋轉,所以神的羊羔在今世與來世,必尋求永生的神。神的羊群只有神才可滿足。我們在主耶穌裡得著滿足。在祂裡面永生的神必走近我們,我們就歡然跟隨著祂,毫無驚懼。

這生命必定增進不已——主引導我們從這水泉到另一個,越走越近天堂的地帶,因為一切的中心總是神自己。所以我們常常滿足,容易不住擴大,也必有更豐富的體驗,祂必照祂自己的應許更多的顯明出來(約翰十七章二十六節)

──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