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啟示錄第二十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啟廿二12生命水是什麼?(生命樹的葉子醫治萬民何意?】

答:①在啟示錄的頭一段經文(啟廿二1-5),是續論約翰在異象中,所見新聖城內的情況,是承接廿一章末段的描寫,「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啟廿二2)。按照靈意的解釋,這新聖城乃為恢復的樂園,在聖經首末皆有樂園,那先前在地上的伊甸樂園(創二8-17),是這永遠完全之樂園的預表,人曾因犯罪而失落的樂園,至此複得,且所複得的更為美好,其中這生命水的河,是表明神為活水泉源(耶二13),非物質的河流,乃是屬靈的力量,屬靈的喜樂和滿足(參詩卅六89,四六4)。以西結先知在異象中所見的江河(結四七1-12),與這聖城的河流也有相似之處,並且也表明聖靈充滿,象徵活水江河,從信徒身上流出來(約七3738),信徒亦成為生命的泉源(箴十11,十三14,十四27,十六22)。這道河流的泉源,清潔明亮,是直接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的(參啟七17)。寶座表明君王的權柄,羔羊表明耶穌救贖的恩愛,因此這王的權柄和救贖的恩愛,發出一稱美好的感化能力,永遠不絕。

②「在河這邊與河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啟廿二2)。這生命樹,在始祖時代的伊甸園中也曾提到,在新聖城內只是沒有分別善惡數的果子。因為在那裡人不再受試驗,也不再犯罪,生命樹不是一棵,乃是有許多棵栽在河的兩旁,使人可以隨意喝水吃果,這果子與十二樣,而且結十二回,每月一回,使果子永不斷絕(結四七12),表明其永遠豐盛之生命。況且這每月二字,並非意味著在新天地裡還有什麼時間觀念,不過是要使我們現在地上的人,能夠明白那將來永遠的福樂而已,這裡的十二數字,同時也象徵舊約十二支派和新約十二使徒,正日廿一章多次的提到十二,象徵新舊約一切信徒都能結出果子,此果並非物質之果,因為果子也是預表行為(加五2223;太七1617;賽三10),在新天地裡永存的人,其一切的行為表現,都是良善美好的。至於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醫治原文()意即醫護,護理,或看護,這萬民是與廿一26節的列國同為一字,葉子是醫護那些住在城外更新的列國。

正如那生命河,生命果的意義,並不表明在聖城內仍有饑渴(啟七16),而是指那生命永遠的豐盛,住在這永遠新天地裡的人,也是不能離神而獨立,乃是還要時常仰賴神的恩典和能力,這就是生命水,生命果,生命葉所表明的要義。這三樣不是屬地的自然物質,乃是從神而有,此三者與神和羔羊的寶座,都發生了直接的關係。這一切的奧秘,只有等主再來時,便要完全明白了。——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啟廿二l~6的話是複述新城耶路撒冷的情形呢?還是追述千喜年時代人們的生活呢?】

    一、第一派人士相信這是追述千喜年時代人們的生活,理由如下:

    新天地裡沒有海(廿一1)。既然沒有海,則沒有河,因為如果有河,河水一定要流到海裡去。這一段聖經既然說有一道生命水的河,從神和羔羊的寶座那裡流出來。請問,這條河水流到那裡去?既然新天地裡沒有海,也應該沒有河,那麼,這一條河是在千年時代裡耶路撒冷所流出的河,是根據撒迦利亞書十四章8節所預言的。

    新天地的人如果都是有靈體的人,何以還有疾病?因為這裡說生命水的河邊結十二樣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既然有醫治,一定有疾病。可見是追述千年國裡人們的生活,也偶然會有疾病,這些樹葉可以醫病。但在新天地裡的人不可能再有疾病。

    這裡也說,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3-4節),這些僕人是指第七章所說那十四萬四千的神僕而言,他們的額都受了神的印記。所以這是指千年時代的以色列人而言,而非指新天地的人而言。

    因為啟示錄廿一章講新天地之後,啟示錄的一切預言已經完畢,廿一章追述千喜年的情形,以安慰當時受逼迫的信徒也。

    還有,那些在新天地的人都有靈體,既無太陽與月亮,人們已無時間觀念,因為時間乃是在永遠中可以計算的一段;但那些在新天地裡生存的人,都是進入無終的永遠裡去享受永生,當然不再以年、月、日計算時間,根本已不需要時間。可是這裡題到那些生命樹,每月都結果子。既然有月,也有年,也有時間,一定是千喜年的時代裡的情形無疑。

    二、但是另外的解經家認為廿二章是補充有關新城耶路撒冷情況的說法,並非追述千喜年時代的情形:

    1節明說城內街道的情況,是承上文廿一章有關新城的描寫。

    5節說不再有黑夜,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要光照他們。顯然是指新天地的情形,與甘一章23節所說相同,因為在千年時代裡,仍有日夜之分。

    至於生命水的河,是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的,撒迦利亞所說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十四8)。那是指千喜年的河,但在新城的河的來源是神與羔羊。

    至於在新天地裡既然沒有海,何以會有河流的疑難,解釋可分兩種;

    A.神有他自己的方法,仍未為科學家所明白。現在的河水全部流入湖中或海中,但神另有一種方法,使河水流出而不要入海的,仍保守秘密,不過在所羅門的傳道書中,曾洩漏天機說: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一7)。在新城耶路撒冷的河流,從神與羔羊的寶座那裡流出,然後流回神與羔羊的寶座中,是一條循環的河流,不需大海來接受這條河流的水。

    B.河如作靈意解,則非物質的河。

        a.神為活水泉源(耶二13),非流質的水,乃是屬靈的力量(參詩卅六9)。

        b.信徒亦為泉源,指生命的泉源,非流質的泉水(箴十11,十三14,十四27,十六22)。

        C.聖靈充滿象激活水江河,從信徒身上發出(約七3738),這是主耶穌所宣佈的。

    因此新城內的生命河,是象徵神的能力,與信徒的榮耀。

    每月都結果子,並非指在新天地裡還有時間觀念,不過要使我們仍生存在地上的人們明白將來的福樂,所以要用人們所能明白的詞句來解釋,表示有十二種(或十二回)果子。十二乃是象徵舊約十二支派與新約的十二使徒,正如哲一章多次題到十二,象徵新舊約一切信徒,都有果子結出,而結果子並非物質的果子,因為果子是預表行為,正如保羅在加拉太書五章22-23節所宣佈的聖靈的果子(仁愛喜樂和平等),並非可吃的物質果子,乃是可愛的好行為。

    在新天地裡永存的人一切的行為表現,都是良好的。

    至於葉子乃為醫治萬民一語,一向是使解經家惶惑的,但如果仔細研究聖經原文,醫治有兩個不同的字(參拙著原文解經24235課有說細解釋),一個是醫治”IAOMAI,是普通的醫病。另一個是醫護”“護理看護”THERAPEU O,前一種是立刻的行動,後一種則是長久的服務。

    這裡所用的字醫治,原文是第二個字,即醫護”“護理之意。神永遠看顧一切生存在他面前的人,並非說他們有病需要醫治,乃是他們永遠需要神的護理。因為在廿一章清楚表示,神要與人同住,並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這些都是因為神永遠護理他們之故。

    至於說他的僕人們都有神的名字寫在他們的額上,並非指那十四萬四千人而言,因為在第三章12節已說過神要將神的名,和主耶穌的名寫在那些得勝的信徒之上,並以他們為神殿中的柱子,可見那些凡在新天新地居住的義人都有此享受也。

    本段5節提及永永遠遠,證明這是新天新地的情形,因為千年時代只有一千年,但新天新地是永遠的,無時間的限制,而事實上那時的人已無時間觀念了。

    以上二說,均有人採用,而第二說則較合啟示錄的程序與事實。── 蘇佐揚《聖經難題》

 

【啟二十二2「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注:“樣”或作“回”),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

         「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果子。」在啟示錄那裡有一道河,不像創世說那裡有四道河——其中有兩道(希底結和伯拉河),日後竟成為神子民的憂患。在啟示錄這裡是只有一道充滿了生命水的河,從神和羔羊的寶座中流出來,使神的聖城歡喜。

         在聖城裡也只有一種樹,就是生命樹,每月都結果子。在那裡沒有秋天,也沒有貧瘠的冬天,所以無需從上一個月的收成來儲備以後的需要。借著生命樹的果子,我們可以得著永恆新鮮的知識,繼續不斷地認識基督。因著這每月都結十二樣的果子,我們不僅從一方面,乃是從多方面去認識並享受基督。

河與樹,代表了基督的豐滿和祂的永恆新鮮,沒有了它們,我們就不能生活行動。如今我們無論到哪裡去,必須帶此俱往——這就是基督生命之道,能叫萬國得著亮光和醫治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啟廿二2{\Section:TopicID=344}新天新地

問:啟示錄二十二章二節所說「生命樹上葉子乃為醫治萬民」;在二十一章四節「不再有死亡、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這節怎樣又說醫治萬民?既說醫治,定有肉體,方有疾病、疼痛、死亡;請問新天新地時候,是靈體還是肉體呢?

答:在新天新地的時候,眾人像千年國度一樣,分為兩等:君王與百姓。請分別啟示錄二十一章三、七節的「子民」與「兒子」。兒子居住城堙A就是古今所有得榮耀的聖徒。這些人是有靈體的。城外的「列國」──「子民」,是仍有肉體的。他們是從千年國度媟h過來的。那時雖然有肉體的,卻沒有死亡、疾病等等。但是既有了肉體,雖無疾病死亡,也免不了軟弱。生命樹的葉子是為「醫治萬民」的,叫他們永遠強壯在新地上。我們信主得勝的人,不是吃葉子,乃是吃果子(啟二7);讚美主!―― 倪柝聲

 

【啟二十二34「祂的僕人都要事奉祂,也要見祂的面,祂的名字寫在他們額上。」】

天上的福祉有三方面:

事奉——主教導門徒的禱告中,求神的旨意行在地上。神賜予的安息完全,毫無缺乏。一切活動也自然而且容易,一點沒有緊張、努力或竭盡的力氣。但是如果只是這樣的事奉,反而是無可忍受的痛苦。這樣會在忍耐中厭倦,無法持久的。

異象——他們要見祂的面。現在我們仿佛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現在好似那兩個門徒在以馬忤斯的路上,不認識那位元旅伴,甚至他們心中雖然火熱,卻要等到眼睛明亮之後才認出主來。以後主不不再消失,卻使我們大為驚異。

變像——祂的名要寫在他們的額上。神的名有祂完全榮美的整體。他們額上的名,表明他們完全像祂,因為得見祂。

於是聖經的記載就結束了,見人從花園裡出來,到一座沒有罪與死的權勢城裡。在那裡恩典因神的義而作王,且有永生之福,使人有更崇高的福分,還比伊甸園更好,比天起涼風的景色更宜人!——邁爾《珍貴的片刻》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啟廿二35事神作王「祂的僕人都要事奉祂,……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今生的機會、地位、恩賜、工作等都不是均等的,差別很大,有人有很多機會為神工作,有人卻機會很少,有人有許多知識、恩賜、好的環境、地位、金錢,可以為神用;有人卻沒有適當條件,像古時的奴僕,甚至人身自由都沒有,這難道是神不公平嗎?有人毫無作用,默默無聞,度過此生,而將來又得不到什麼報償,永居人下,他失去榮耀嗎?

不是的,神不偏待人,祂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羅2611),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托誰,就向誰多要(路1248)。那個窮寡婦所有的是太少了,但在神面前蒙悅納,得稱讚的機會與那些財主是均等的(路211  ~4)。這不在乎外面的條件和機會,乃在乎內心的情況和態度,在極困難的情況下,為主所作的雖少,卻勝過條件好而未盡到本分的人(林後823)。

真正的地位、工作、權柄、榮耀乃在永世裡,但是由今生而定的,今生謙卑事奉神,作祂忠心的僕人,可能只在一些小事上忠心(太2521;路1917),盡了所能的(可148),就要在永世裡有機會作神的僕人,事奉神並且作王直到永永遠遠,所以不要抱怨機會少,能力小,乃看是否利用最少的機會,盡到最大的忠心。──《每日天糧》

 

【啟廿二67真實可信「這些話是真實的,可信的,……看哪,我必快來,凡遵守這書上……有福了。」】

聖經上的話,神的指示都是真實的,可信的,沒有一句是虛謊,不可靠的,預言將來都必應驗,應許將來都必成就,一切道理都是事實,全部聖經都是真理。人怎樣對待聖經的話、主的道,關係至為重大,生死禍福全都在此,永遠的前途由此而定。一到主來的時候,就顯明了,聖經上的話將人分開了,遵行的人有大福,有永福了,不是等到那時才遵行,乃是現在遵行而得福。

按聖經的未卷啟示錄來說,其中的預言何等奇妙,所講到的福分是何等的深遠,就以對得勝者的應許來說,賞賜也是太大了。以末後的新天新地聖城新耶路撒冷來說,榮耀,喜樂真是無法形容,遠超世人所能想象的。

如果今天在地上某處有一點什麼利益、快樂、幸福,多少人都爭先恐後,竭力追求,不肯放棄機會,而所得的實在微不足道;就是用盡一生心血所得又算什麼,還不是如同捉影捕風一般,終歸空空。聖經中神所應許預告的那樣大的福氣,好處,為什麼少有人去追求呢?就是因為不信,就是半信半疑也要失去愛慕追求的心。但若真的相信神的應許,預言都是真實的,可信的,那能不撇下一切,將萬事看作糞土呢?──《每日天糧》

 

【啟廿二12將有賞罰「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應當知道我們所有的行為都記在主的賬上,都積蓄在那裡等到主來的時候,要作為最後賞罰的依據,極其公平,絕無偏袒。我們千萬不要以為作一件小惡算不得什麼,作一件小善也無足輕重,每一筆都記在那裡,每一件都有它的效果,給一杯水有它的賞賜(太1042),說一句閑話論斷人,也不能放過(太1236,羅1410  ~  12),愛主有多少就有多少的賞賜,愛世界有多少就有多少的損失。遵行神的話有多少就有多少的福分,違背神的話有多少就有多少的懲罰。

犯罪認了罪可得赦免,卻免不掉報應(詩998),赦免是祂的慈愛,報應是祂的公義。若不赦免,將要有更嚴重的後果,但所撒的種卻照樣收割,將來絕不會把愛主的和不愛主,事奉神的和不事奉神的,敬虔的和不敬虔的,同樣看待(瑪318;太13394148;彼前418)。一個人行為的善惡、好壞,都要受報的(林後510)。為此聖經教訓信徒該恐懼戰競,謹慎自守,敬虔端正,不可隨便,以求那日不至羞愧(林前927;腓212,彼前47;提前22;約壹228;來1317)。──《每日天糧》

 

【啟二十二15

{\Section:TopicID=345}犬類

問:啟示錄二十二章十五節說:「城外有那些犬類」,據《御覽新約註釋》謂「這犬類比罪人惡性……」;那時候還有罪人的存在!豈不是恢復未犯罪前的伊甸園嗎?罪在那堙H可不是乾乾凈凈經百折歷萬難的基督人嗎?所有罪人,豈不是像第二十章末兩節所說的,都扔在火湖堨h嗎?

  答:不錯,犬類是指罪人說的。不錯,新天新地是恢復伊甸園的光景。不錯,罪人是扔在火湖堙C不錯,那堥S有罪了。新天新地堨u有得救的人。不過,你有點誤會這節的意思。將這節與二十一章八節相較,就知二十一章八節是說罪人在甚麼地方──火湖;二十二章十五節是表火湖在甚麼地方──新地。罪人是在火湖堙A罪人又是在城外;則火湖必定是在城外。舊日的所多瑪湖是近耶路撒冷,所以地獄也更近新的耶路撒冷。所以新地堨畢酗@地,是火湖。火湖是一個地方。這是何等的警惕!―― 倪柝聲《聖經問答》

 

【啟二十二16「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啟示錄乃是把耶穌基督展示的一本書(也即希臘文「開蓋」的意思)。它揭開幔子,把祂啟示出來。這卷書基本的目的,不在乎給我們看見那些快要來到的事,諸如:敵基督,羅馬帝國的假設復興,聖徒被提,千年國度或撒但最後的覆滅等。使徒約翰很明顯不是借著七印、七號和七碗那些表記的事物,來醫治我們時代的弊病。這本書並不是為了滿足我們理智上的好奇心而寫的,其重要意義,乃是將耶穌基督自己豐滿的啟示出來,借此來應付我們屬靈上一切的需要,好叫我們可以認識祂。因為基督就是我們一切問題的答案。惟有首先清楚認識祂,然後才會知道我們所應該知道的一切「將要來的事」。祂是那一位復活而得勝的萬王之王。因著祂這一個所是,一切隨後而來的事,也就於焉發生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啟二十二17「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這兩個『說來』,是聖靈和教會的一個禱告,求主回來。下面接著就是『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可見求主回來,接著就是傳福音。在我們迎見主的這條路上,如果有我們可以作的,我們就應當作,特別是傳福音,我們總是當盡力去作。── 倪柝聲

 

【啟二十二20「證明這事的說:“是了,我必快來!”阿們!主耶穌啊,我願你來!」

         『主耶穌阿,我願你!』這是聖經所記,人在主面前末了的一個禱告,也是聖經所記,人向著主末了的一個心願,和人對主末了所表示的一個態度。這個態度,這個心願,這個禱告,乃是每一個愛主的人所該有的。――《聖經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