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創世記第五章拾穗

 

【創五1「亞當的後代記在下面……」】

{命題17}由此章(第五章)與第十章的年代加起來共有4000年左右,如果解釋人類學所認為人類的存在更久遠?

〔難題〕如果將第五章和第十章的族譜年歲加起來,並且和另外舊約的年代一同計算,總共不過四千多年。 但是由考古學與人類學算出人類存在的時期比這更早,可能早好幾千年(至少一萬年以前)。

【解答】

有一些證據確實支持人類至少有6000年的歷史。 但是另外有一些證據顯示聖經中人類家譜(族系 genealogy)的記載中間有一些間斷(Gap;或空白未記載)。首先我們都知道在馬太福音的家譜系列中就有一個間斷。馬太福音記載「約蘭生烏西亞」(太一8)。但是與歷代志上第三章11-14節比較,我們看到馬太將三個世代(亞哈謝,約阿施,亞瑪謝)遺漏了。

下表列出比較:

   

馬太福音

歷代志上

約蘭(Joram)

約蘭(Joram)

亞哈謝(Ahaginh)

約阿施(Joash)

亞瑪謝(Amaziah)

烏西亞(Uzziah)

烏西亞(亞撒利雅;Azariah)

   

(2)其次,在創世記的家譜中至少有一個世代被遺漏了。路加福音第三章36節記載:該南(Cainan)介在亞法撒(Arphaxad)與沙拉(Shelah)之間,但是該南在創世記的家譜中並沒有列出(見創十24)。所以創世記第五章與第十章的族譜是適當的(adequate 而非絕對完全的族譜。

因此,在家譜系列中有一些遺漏的世代間隔,所以人類的歷史年代不能單單把第五章和第十章的年代並加起來就算數。──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創1 後代】 本章以「亞當世系之書面記略」(NIV;和合本:「亞當的後代記在下面」)作為開始──正如二章4節是指天地的記略一樣。本節譯作後代toledoth)的字眼,是創世記共用了十一次的標記。舊時多譯作「世代」,現今則作「記略」(和合本:二4作「來歷」,三十七2作「記略」,其他十次則作「後代」或「家譜」)。在其他經文,它與家譜的關係最為密切。部分學者相信這字在創世記中,是顯示作者編纂本書時所引述的史料。然而,它亦可能不過記述從這一人,「衍生」出來了什麼人和事。無論怎樣,用它來作本書各段落的分界,總是十分方便。──《舊約背景註釋》

 

【創132 家譜的重要性】 家譜是延續和關係的象徵。在古代近東,勢力和威望往往是其使用的宗旨。直系式的家譜有起點(如:亞當夏娃被造)和終點(如:挪亞和洪水),目的是作為兩個重要事件之間的橋梁。此外,亦有家譜是縱觀式的,描述一個家庭(如:創三十六15943之以掃)的後代。在直系式的家譜中,代與代之間的實際時距,似乎沒有它所代表的圓滿或切合宗旨(如:多結果子、遍滿地面的命令)那麼重要。縱觀式家譜的重點,是作為家庭或部落成員身分的證據(以斯拉記二章,利未人的家譜即有此用)。美索不達米亞屬於家譜的史料不多,已知的大部分都是直系式的。並且主要是王室或文書的家譜,大都只有三代,超過十二代的一個也沒有。埃及的大部分都是祭司的家譜,也都是直系式的。這些家譜有些延伸到十七代之多,但要到主前第一千年紀才普遍起來。家譜的格式通常是順應文學上的需要寫成的。例如亞當到挪亞,和挪亞到亞伯拉罕的家譜,兩個都是各有十代,最後一代有三個兒子。比較聖經的各個家譜,顯出每個家譜往往都有幾代是省略了的。* 亞述的家譜記錄也有這種跳代的情形。因此以為聖經家譜和現代家譜一樣,都是以記錄每一代為宗旨,是不必要的。──《舊約背景註釋》

 

【創3 形像樣式和亞當相似的兒子】 《* 埃努瑪埃利什》史詩也是用同樣的措詞比較神明的世代。安薩爾(Anshar)生亞奴,與自己相似,亞奴又按自己的形像生努丁穆德(Nudimmud,即恩基)。──《舊約背景註釋》

 

【創332 長壽】 洪水前的長壽雖然沒有令人滿意的解釋,* 蘇美洪水前的君王名單中,有些傳說在位期間長達四萬三千二百年。蘇美人所用的是六十進制的數字系統。蘇美君王名單上的數字如果換算為十進制,便很符合創世記洪水前家譜中年歲的幅度。希伯來人和其他閃族人一樣,從有文字以來,都是採用十進制的系統。──《舊約背景註釋》

 

【創五4亞當、夏娃的其中兩個兒子有娶妻,他們的妻子從何而來?】

     創世記五4告訴我們,在亞當九百三十年的壽命中(生塞特之後八百年),他還生育了另外的子女。因為神命令他們繁殖一個大家庭,使人類遍佈全地(創一28),因此我們有理由假設,在當時使人類長壽的理想環境裡,他們繼續生兒養女。

    毫無疑問,在亞當夏娃以下的一代需要兄妹通婚,才可以再繁殖後代;若非如此,人類便要絕種了。到了以後的數代,人類才可選擇表親及血緣關係更遠的人作為配偶。在亞伯拉罕的時代以前,聖經似乎沒有明確地指出兄妹通婚是犯了亂倫罪。當亞伯拉罕下埃及時,向埃及人強調撒拉是他的妹子(參創二十12),亦即向埃及人暗示,假若撒拉是他的妹子,便不能成為他的妻子(創十二13)。

利未記二十17詳細記載關於兄妹通婚的禁令,但該隱和塞特,還有亞當的其他兒子,都必須選擇姊妹作為妻子。──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創五5「亞當活了 930歲就死了。」】

{命題18}人如何能活過900歲?

〔難題〕「亞當活了九百三十年」(創五5),「瑪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歲」(創五27 ),而且他們平均歲數都超過九百歲。然而,聖經認為大部份一般人一生的年歲為70-80年(詩九十10)。

【解答】

首先,詩篇九十篇所說的歲數是針對摩西時代的人說的(主前1400年),而後來人類的壽命減到70 歲或最多到80歲,雖然摩西自己活到120歲(申卅四 7)。

有些人認為這些年歲事實上是月數(months), 如果這樣計算的話,就是將900個月,就等於70-80 年,然而這種說法難以讓人接受。有兩個理由這個說法難以讓人置信:⑴第一,在希伯來經文內從沒有將 “年”解釋為“月” 的前例;(2)第二,當瑪勒列(Mahalalel)65歲時生了雅利(創五15 ),而該南 (Cainan)70歲時生了瑪勒列(創五1),如果換算成“月”數,表示他們在6-7歲時就有能力生育子女;由生物學的觀點看這是不可能的。

有人認為這些名字代表他們個人的家譜系列或宗族(clans),其年數那麼長,是一直算到他們個人世代完全消除終結為止。然而這種說法也不盡確實。 理由是:(1)第一,家譜上有一些名字(如亞當,賽特,以諾,挪亞)確實是表示個人的存在,而且他們的事蹟和作為聖經也有確切的描述(創一九章);(2)第二 ,家譜系列不會生出(beget)不同名的另一家譜系列;(3)第三,個人死了家譜系列並不會消除終結(創 5811);(4)第四,由「生兒養女」(創五4)這句話看出來,它並不適用於這種宗族的看法(clan theory

最後,我們還是認為以實際的“年”來解釋,即 1360天,最為適切。有幾個理由支持這個看法: 1)人的生命年歲後來由於神對人的懲罰而減少到 120年(創六3 );(2)人的壽命在洪水之後由900(創五5)減少到600年(閃;創十一10-11),再減到400年(撒拉;創十一 14-15,又再減到200年(拉吳;創十一 20-21);(3)從生物學的觀點看,人沒有理由不能活到百歲以上,科學家常常被人的老化和死亡的問題困惑;(4)不只聖經記載遠古的人類生命活過幾百歲,一些古老的希臘和埃及文獻也曾記載人類的歲數曾活過幾百年。──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創五5;詩九十1O為何現代人類不像以往人類一樣的長壽?那時計算日子的方法是否與現在的不同?(D*)】

     亞當與夏娃被創造後,他們被神安置在一個理想的環境裡,那地方可以保持人類的壽命得以長久。伊甸園是一個極理想的地方可以使亞當夏娃保持健康的身體,而精力也不會損耗。當他們被趕出伊甸園,在外面生活的時候,各方面的條件似乎仍比洪水以後的好得多,還可使人類長壽。然而,這些有利的條件卻逐漸減弱了,特別是在那次恐怖的洪水審判之後,人類可以存活的壽數便日漸減短。在摩西的時代,人們認為七十歲是正常的壽數,而存活至八十歲或以上的人,通常都會患上各種疾病,身體不適,直至結束他們的人生旅程為止(參詩九十10,回溯至摩西時代,約主前一四OO年)。由此看來,縱然在始祖墮落之後很久,罪的敗壞結果似乎仍對人類的體格及精力有不良影響。

有人認為在人類早期歷史中,計算日子的方法與現在的不同,假如這種意見是正確的話,地球圍繞太陽作公轉的速度就必須比現時快;因為地球圍繞太陽轉了一圈才可算為一年。依照創世記一14,地球的公轉及自轉由最初時已訂定,地球的運行似乎不可能因為人類的創造而大受干擾了(雖然不是絕無可能)。──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創2124 神將以諾取去】 第七代的以諾是塞特世系最特出的一員。他與神同行(這句話表示虔誠)的結果,是他以被「取去」來代替死亡──家譜說明這是其他所有人的厄運。經文沒有說明他被取到哪裡,可能表示作者也沒有自認知道。我們無疑可以假定他所到的是更美之處的信念,因為這是與神關係密切的賞賜。然而經文卻不肯說明他是到了天堂,或是與神同在。美索不達米亞洪水前七哲的第七位烏圖阿朱(Utuabzu),據說是升上了天堂。在埃及金字塔文獻中,掌管空氣的舒神(Shu)也受指示將王帶到天堂,免得他在地上死亡。它不過是代表由必死轉變到不死。舊約時代之後的猶太著作對於以諾大肆臆測,將他描繪為古代啟示和啟示文學的異象之源(次經以諾一、二、三書)。──《舊約背景註釋》

 

【創五21~24以諾是何等人?他未經過死亡麼?】

答:以諾--意即奉獻。在舊約中記載有兩個同名以諾的人,一是該隱的長子,此人行事未有詳記(創四1718);一是雅列的長子,他就是最長壽的瑪土撒拉的父親(創五月192127)。關於這個以諾,據阿拉伯人傳說,它是第一個書縫製皮衣的,也會叫人以皮子制鞋,並且發明瞭用筆寫字的方法。他和挪亞在世上都是與神同行的人(六9)。以諾活到六十五歲以後,與神同行三百年,神將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創五2124,詩七三24)。

以諾約生於亞當被造之後第六二二年,是當洪水以前的世代,處在一個極為邪惡的社會中,他還能分別為聖,與神同行(彌六8),這種敬虔的生活,是很難能可貴的見證。照希伯來書由作者說:「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於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神喜悅他的明證。」(來十一5)這樣看來,以諾確是因著與神同行的信心生活,所表現的美好見證而得神喜悅(來十一6),將他活活的接去了;因此他是沒有經過死亡的。他和以利亞同是一樣傳奇性的人物,他們都是未受過死亡定律約束的人(來九27),是蒙神恩寵而得享有如此特別的權利和榮耀。不過以利亞是乘旋風升天的,記述他的事蹟,比之以諾更清楚而詳盡(王下二111,參王下一10,太十七3)。這兩個人活活的被神接去,可以喻為主再臨之時,那些還活在世上肉身被提之信徒的影像(帖前四1417,啟三10,太廿四21)。

    在新約聖經猶大書中,提到亞當七世孫以諾(即亞當、塞特、以挪士、該南、瑪勒列、雅列、以諾,創五118),曾豫言基督降臨,要在眾人身上施行審判的事(猶1415);由此可知,以諾乃為聖經最早的一位先知。據次經說,他和以利亞二人,可能又是啟示錄中所題的那兩個穿毛衣的見證人(啟十一34,);他們是因著為神作見證的緣故,在末世的日子,又回到世上來,由於反對敵基督者而被殺,成為殉道者,不過他們又在第三日復活,在雲彩中被提,與主相會了。次經的記載當然不足為憑,在此不過姑且一提而已。――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創五24在舊約聖經中,是否有經文顯示古代的以色列人擁有著天堂的盼望?】

     若認為在舊約裡神的子民沒有對天堂的盼望,就是錯誤了。根據創世記五24的記載,以諾的一生都敬畏神,後來被神取去(laqah)這節經文的含意很明顯:由那時開始,以諾便在神面前了(來十一5更肯定了這種意見:「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於見死,人也找不著他,因為神已經把他接去了。」因此,以諾並沒有死去,而是直接去到神面前)。

    我們從約伯記可看出,雖然族長約伯的情緒極度低落,一點也不振作,但在說以下一句話時,仍可顯出他的信心——「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照原書翻譯是[在我肉體內])得見神[在前一節(十九25),神剛被指為約伯的救贖主(go'el)]」(伯十九26)。(翻譯作「在我肉體之外」,與前置詞min[由]的用法不符;在約伯記的其他經文裡,這個前置詞與動詞「看」一起使用;本節經文的「看」,原文是hazah,而較常用以代表「看」的是ra'ah,無論前者及後者,都與min連在一起用。在舊約的其他經文中,min都是指人藉以向外觀望的那一點。)

    在詩篇裡,大衛及其承繼者都提供了一些經文,暗示了人將來與神在一起的生命。詩篇一5也肯定說不敬虔者和罪人「必站立不住……在義人的會中」,暗指有一個最後審判,定人的罪或接納人。假如人在地上的生命過去後,只會留下一堆腐朽的骸骨,這句詩文又有何意義呢?詩篇十六10提及對於肉身復活的盼望(可以清楚地應用于形容基督的復活,參徒二2731)。及後,又堅定地說:「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十六11)本節經文用以代表「永遠」的希伯來文是nesah;由其他有關這字的經文看來,Nesah不能簡單地解作「我在世上的生命中止了」。反之,其含意很清楚——在墳墓的另一邊有永恆的存在。詩篇四十九15亦有如下記載:「只是神必救贖我……脫離陰間的權柄,因他必收納我[laqah,或帶走我]。這節經文好像在表達一種信念;神不只會保護詩人,免他英年早逝;他更會永遠生存著,與神在一起。這與惡人及對屬靈事愚昧的人剛好相反,他們最終的居所就是陰間(參10-14節)。詩篇七十三24亦表達了相同的信心:「你要以你的訓言引導我,以後('ahar)必接(laqah)我到(或『與』)榮耀裡。」

    轉而查察先知書,我們會發現以賽亞書二十五8與本文論述的主題有關,是值得注意的一段:「他已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淚水,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二十六19再次提及「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阿,要醒起歌唱……地也要交出死人來」。將這段經文與但以理書十二2相比:「睡在塵埃中的,必有多人複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遠被憎惡的。」(據太二十五46的記載,耶穌也曾間接地引用這節經文,而在馬太福音處的上文下理與人死後生命有關。)但以理書十二13向但以理個人發出以下的祝福應許:「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來,享受你的福份。」

    從以上引述的經文看來,舊約聖經無疑記載有一些肯定的教訓,與信徒死後的生命有關,他們會得到神自己的照顧,甚或是在神的面前。

    新約聖經亦有這方面的證據,基督堅持說亞伯拉罕看到基督來到這世上的日子,就歡歡喜喜(約八56)。此外,亞伯拉罕仰望一座在天的城,這城是「神所經營所建造的」(來十一10)。但在此要加插提出,除了一小撮例外的人(如以諾、摩西和以利亞),其餘絕大部份已被救贖的子民,都要等待各各他救贖代價付出以後,才被高舉到神滿有榮耀的面前(參太二十七52;弗四8;來十一39-40)。因此,關於被救贖者在天堂榮耀裡的喜樂情況,留待新約時才作較詳細而生動的描寫,就較為恰當了。──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創29 安慰我們】 「挪亞」一名的意思是「休息」,再次顯出這主題在古代近東的重要性(見二13註釋)。美索不達米亞的神明降下洪水,是因為人類世界的喧嚷使他們無從休息。在那種情況下,洪水為神明帶來了休息。但挪亞在此卻是與從神明的咒詛中,為人類帶來休息有關。──《舊約背景註釋》

 

【創五章:為何在聖經中極重視洪水以前的族譜?假如整個世界都被洪水毀壞了,豈不是全部人類都擁有同一血統,源於挪亞和他的家庭嗎?換言之,我們豈不是都有親屬關係?】

     對!我們事實上都是挪亞的後裔,因為洪水以前的家庭都被毀滅了。(根據創七21的記載是:「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動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和爬在地上的昆蟲,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創世記五章記載一份族譜,是要使人知道挪亞的祖先。他源于亞當,是真正相信神並與神立約的人的後代,這才是經文的重心所在。同樣,路加福音記載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族譜,也有列出這幾個洪水以前的祖先(參路三十36-38),為要顯示「第二個亞當」乃源於「第一個亞當」。而且,在這些領導者當中,亞當的兒子塞特,還有塞特的兒子以挪士的敬虔行為,其含意亦非常重要。此外,以諾與神有著密切的關係,他到了三百歲時便被神接去,與神一同住在天堂的榮光中。──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